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受困

    圣历2109年8月11日,阿尔斯山。

  “西龙大人。”风杨面色凝重地走了进来。

  “什么事?”西龙有点意外地问道。

  “有三个士兵在附近轮奸了一个柔弱的民女。”风杨特别强调“柔弱的”三个字,“另外,还有十几个士兵彻夜未归,今天早上才醉醺醺地来到兵营报告。”

  “那你准备怎么处理他们?”西龙问道。

  “轮奸民女的已被我处决了。”风杨说道,“至于那几个喝酒的士兵则是关禁闭一个月。”

  “先斩后奏啊!”西龙笑了笑。

  “属下感到万分担忧的是,‘前进军’中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事,这在过去,简直是闻所未闻。这说明现在我们的军队纪律实在太过松散,应该认真地整顿整顿了。”风杨面色沉重,严肃地说道。

  “那你准备怎样整顿?”西龙也敛起了笑容。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治军之道在于用重典。”风杨挺直身体。

  “也不要把他们逼得太紧。”西龙微微叹了一口气,“如今想起来,让魔武、星狂、杰伦出兵倒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否则的话,一百多万军队扎在这里,不出大问题才怪。”

  风杨低头沉默不语。片刻之后,就有士兵送来了星狂的信,让西龙明白当初让他们出兵是多么的“明智”,而这种明智又造成了怎样的后果。

  “在审问完一个探子之后,我们深知己方在科斯特的布防已经为对方所知,当下,为了扭转形式,我们便于第二日率军离开科斯特城,继续向开兰方向挺进。” 星狂在信中这样写道,看到这里,西龙摸了摸自己的耳垂,松弛了一下神经,以使自己能忍受接下来的内容。

  “在这两天之间,我们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攻下了两座城池。现在我带领部下驻扎在离开兰较近的切莱特城,而魔武大人的大军则押后,驻扎在莱温斯基城。”

  接下来的内容则明显出乎西龙意料之外。

  “西龙大人,此时我们想起了你常常跟我说要仁慈的话。于是,我们便厚待俘虏,给他们饭吃,甚至为他们开联欢会;我们对城里面的老百姓秋毫无犯,那些普兰斯人民纷纷歌颂‘前进军’如同新世纪的太阳,散发着慈爱之光。”星狂这样写道。

  “‘慈爱之光’?”西龙摇了摇头,叹道,“风杨,你相信吗?”

  “那些老百姓又哪有说话的机会?恐怕一个个早成了刀下亡魂了。星狂、魔武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清楚。”风杨也叹道。

  “是啊!他们说得越是仁慈,就证明事实越是严重。”西龙黯然道。

  随后,一个运粮草去支援魔武、星狂的军官发回来的信证实了西龙的想法。

  而西龙在看完此信之后,只说了一句话:“人间地狱啊?他的说法是不是太含蓄了?”

  风杨则是把眉头皱得紧紧的,手里按住了刀柄,搞得西龙很是紧张,深怕他感情冲动起来,跑去找星狂单挑。至于风杨会不会去找魔武,西龙倒是一点都不担心,两人完全不在一个层次,恐怕打也打不起来。

  ※※※

  切莱特城。

  “星狂团长,根据探子的信息,玻利亚大军已驻扎在距离我军不到六十里的温比平原上,我们要怎么办?”维拉说道。

  “我准备让玻利亚进入我的包围圈,然后围他们个一年半载的,让他们对我们求饶。”星狂淡淡地说道。

  “太棒拉!让他们也尝尝被围困的滋味。”维拉兴高采烈地说道。

  “这可能吗?也不用脑子想想,我们现在是在人家境内,跟他们打持久战?恐怕到时候求饶的是我们。”星狂脸色一变。

  “属下知道了。”维拉苦着脸道。

  “有你这样愚蠢的部下,我星狂可真是三生有幸了。”星狂喟然道。

  “红花还需要绿叶的陪衬,我愚蠢正是为了显示团长的英明。”维拉恬不知耻地说道。

  星狂摇了摇头,暗叹自己怎么会有这种部下,不过他却又喜欢听这样的话。

  “那么,星狂团长你又为什么不让魔武大人的军队跟我们在一起呢?难道仅仅是为了争一口气,要与玻利亚单独斗过?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放弃魔武大人这支战斗力超强的军队,都是一种非常大的损失。”维拉又问道。

  “是啊!星狂团长。”菲雅克打着呵欠,睁开因酒色过度而总忍不住眯缝起来的眼睛,随声附和道。

  “所以说你们头脑简单,暂时的放弃,正是为了更好的利用。”星狂说道。

  “什么意思啊?”星狂的话完全超出了维拉的理解能力。

  “上一次为什么我们会被玻利亚困在里面?”星狂白了他一眼,反问道。

  “因为我们急功冒进,全军尽出。”维拉说道。

  “对了,正是因为我们全军尽出,才会被困,如果我们后面还有援军,我们还会被困吗?”星狂问道。

  “星狂团长,我明白了,留魔武大人在后面是为了他在必要的时候对我们施加援手。”维拉拍着脑袋,兴高采烈地道。

  “总算还没有蠢到家。”星狂说道。

  “但万一魔武大人来不及支援,我们已经被玻利亚吞掉了呢?”维拉的高兴劲并没有维持多久,另一个新问题又涌上他的脑门。

  “说你是猪你还不信!别说我们不会再次被困,就算是我们被困了,以魔武大人的速度,方圆一百里之内,他顶多只需要一天便可以赶去支援,在一天之内,谁可以将我们的军队消灭掉?除非他们是神仙!”星狂对维拉的设想嗤之以鼻。

  “菲雅克,你在干什么?”星狂冷不防用手捅了捅一直发愣的菲雅克,嚷道。

  “没,没有。”菲雅克被吓了一大跳,脸一直红到脖子。

  “嘿嘿,看他这副模样,肯定又是给哪个小妞迷住了。”维拉幸灾乐祸地说道。

  “你别胡说,我在想着对付玻利亚的计策。”菲雅克显得十分尴尬。

  “那么,尊贵的四王子,你想到什么计策了?”维拉看来是故意让菲雅克下不了台。

  “暂时还没想到。”菲雅克恢复了平静,很坦然地说道。

  “好一个暂时还没想到。”维拉不怀好意地冷笑道,“星狂团长,我突然又有一个问题,万一我们真的需要魔武大人的支援,那岂不是很没面子?”

  在维拉心目中,星狂这样狂妄,无时无刻地想要向玻利亚报一箭之仇,面子对他来说的确是个大问题。

  “面子重要还是性命重要?”对于维拉这个自讨没趣的问题,星狂只是黑着脸冷冷地答道。

  ※※※

  圣历2109年8月12日,“永久之谜。”

  “已经进去两天了。”修罗不无忧虑地说道。

  “别心急,青华太师父不是说手术可能要很多天才能完成吗?”话虽这么说,但一向稳重的请学心里其实也是备受煎熬。

  “这种情况之下,我能不急吗?”修罗悠悠叹道。

  达修则不停地踱来踱去,额上都是汗,完全失去了一个武学大师应有的风范。

  “喂,达修老友,不要老在我面前这么晃来晃去,好不好?”杨秋可不管达修的附近还有两个徒弟,直接道。

  达修没有答话,只是看了杨秋一眼,从他身边走了开去,在另外一个地方继续他的踱步,仿佛永远也不打算停下来一样。

  而罗素则一直不停地蹂躏着身旁那棵树,经过他两天不停歇的努力,那棵树也快变得光秃秃了。

  最冷静的还要算天行,他自始至终都盘坐在地上,闭目养神。

  “师父,你看里面进展得怎样了?”莫问皱着眉头,明明知道不会问出什么答案,但还是开了口。

  “这个问题我早就告诉你了,你应该去请教青华老儿,而不是来问我。”杨秋说道。

  莫问微微笑了一笑,也学着达修在走来走去,地面的叶子在他的脚下发出令人心烦的声音。

  “已经进去两天了。”修罗又说道。

  “这句话你刚刚才说过。”请学提醒道。

  “是吗?我说过了吗?”修罗下意识地反问道,接着,又沉默了下去。

  “天行,你看里面进展得怎样了?”这一群人里面也就杨秋对天行直唤其名。

  “顺利,很顺利。”

  “天行前辈,那你知道手术还要进行多久吗?”莫问一听便来了精神。

  “我又没看到,怎么知道。”天行说道。

  “天行前辈,那你怎么知道手术顺利呢?”莫问不禁疑惑地问道。

  “很简单的逻辑,不顺利的话,绝对不会一点声音都没有。”天行说道。

  “哦。”莫问恍然大悟,看来自己的确是傻掉了,这么简单的问题也没有想到。

  “天行前辈,以前青华师父动过这种手术吗?”达修闻讯突然停下脚步,问道。

  “没有,这是他的第一次。”天行答道。

  “第一次?”莫问脸上不禁浮现出害怕的神色。

  “放心,青华手术的成功率到目前为止都是百分之百。”天行仿佛看穿了莫问的想法。

  他们在表现得非常紧张,里面的青华更并不轻松。璐娜已经被青华催眠了,躺在一张洁白的冰床上,平静、圣洁得像一尊圣母像,她的旁边,有一颗晶莹透亮如同水晶一样的心形玻璃球,勿用置言,这自然是青华准备换给璐娜的心。

  毫无疑问的是,在这个时候,如果璐娜是有意识的,她一定会感到非常开心,因为,她的心正逐渐被摘下来。从三天前起,青华的双手一刻也没有停过。

  执行这个手术,本身对青华就是一种考验,这不但需要高超的医术,还要有莫大的勇气、毅力。

  依维斯还没有被抬出来,他依旧静静地躺在水晶棺材中,表情和几个月前在不言山倒下去的时候毫无区别。

  青华的精神高度集中,对于周围发生的一切已经到了不闻不听的程度。

  谁也不知道这个手术还需要进行多久,最后能不能成功,连青华自己也不知道。

  ※※※

  圣历2109年8月13日,夜。温比平原。

  附近的密西西比河流发出哗哗的流水声,树林里的野兽蛰伏着。以往它们在这样的夜晚总会出来草原觅食、游荡,但今晚,它们呆在各自的洞穴里,只是偶尔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吼叫。

  平原上火光密布,天上的星星也相形失色。假如再看仔细一点,便会发现这些火光不但非常密集,而且分布甚广,几乎把整个平原都占满了。每一束火光之下,都是一个营帐,巡逻的士兵并不算多,但无疑是极有效率的对付这样一支军队,利用夜晚进行偷袭似乎起不了什么作用,然而,却偏偏有人选择在这个时候来袭。

  “在夜晚,人的警惕性无论如何是要比白天差一点的。”在出发之前,星狂是这样对维拉说的。

  ……

  星狂的军队在距离温比平原五里之处就已经被发现了,当侦察兵跌跌撞撞地跑到大帐中报告的时候,玻利亚正和帕潘、瑞里奇兹在里面商议御敌之计。

  顷刻间,号角声齐鸣,刚才还一片寂静的军营立刻喧闹起来。

  片刻之后,士兵们便已经集合完毕,温比平原又恢复了刚才的寂静,除了战马偶尔的响鼻声,便只有风卷着旗帜和火把发出的“忽忽”声。

  在温比平原的不远处,开始出现了一些影影绰绰的黑影,夜里的声音显得特别大,甚至可以清晰地听见那群人走动时衣甲的摩擦声。

  普兰斯的士兵不禁都有些紧张,“前进军”来了!那群被人们称之为魔鬼的化身的“前进军”来了,上一次,他们曾经把这群魔鬼围困长达两个多月,这一次呢?

  双方的军队在各自的统帅的命令之下,迅速地移动,大战前的气氛显得如此沉寂而肃杀。

  玻利亚的大军停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默候着星狂军队的到来。不过,在这个时候,星狂也并没有像以前每一次打仗那样,命令士兵奋不顾身地冲过去,再傻的人也该知道对付玻利亚这样的敌人,只凭一股勇力要取得胜利简直是在做白日梦。

  双方对峙着,中间相隔大约三里,在得知星狂命令军队停止前进的时候,玻利亚同时也命令士兵熄灭火把。四周一片漆黑,天上撒落下来的几点星光对消灭黑暗几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每一个人都听到自己的心在卜卜乱跳。士兵竖着耳朵,只等着那一声发动进攻的命令。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双方都并没有有所动作,谁都不想率先发动进攻。玻利亚心中的打算是让星狂军队一进入平原,就仗着人多把他们围困起来。而星狂的心思却不在这里,在派出无数士兵侦察之后,他得知除了平原上的敌军之外,附近根本就没有什么埋伏。不过,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不敢立刻命令士兵发动进攻。

  双方就这样默默地对峙着,拼着耐性。

  ※※※

  圣历2109年8月14日清晨5点,对双方而言,发起进攻的时候到了!

  双方的士兵不停地互相靠近,在接近的过程中轮番发射弓箭,双方的头顶都被密集的箭矢遮盖住了,不时传来中箭士兵、马匹的痛叫声,中间也夹杂着盾牌挡住箭矢的叮当声。不知不觉之间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

  星狂首先命令第一、第二骑兵团从中央突进。而第一、第二步兵团紧随其后,以便在先发骑兵之后,巩固战局。指挥战争的经验越来越多之后,星狂也变得十分重视步兵的运用。

  第三、第四骑兵团从左翼进攻,务必以最快的速度冲到敌人的后方,截断玻利亚军队的退路,阻击玻利亚军队的主力部队对他们的增援,配合第一、第二骑兵团,形成对玻利亚军队的围攻。自然,后面也跟随着两个步兵团,分别是第四、第五步兵团。

  第五、第六骑兵团自然是从右翼进发,他们的任务是支援第一、第二骑兵团。

  其余的军队,星狂为了防止再次被对方围困,便都驻扎在温比平原进口处观望,随时听候指挥,保证后撤的通道。

  ……

  凌晨5点35分,星狂最引以为傲,并且赖以称霸一方的骑兵出发了!片刻之后,双方的战斗开始了,温比平原到处都是喊杀声、马匹的嘶鸣声、兵器激烈撞击的铿锵声。不断地有人倒下,鲜血很快染红了整个温比平原。

  玻利亚以令人难以置信的平静望着眼前的一切,从开战到现在,他甚至没有开过口。

  上午10点35分,星狂的第一、二骑兵团与第一、二步兵团,撕破了对方的第一道防线。普兰斯士兵出人意外的软弱,仿佛是玻利亚并不打算真正地战斗。

  而在第一、二骑兵团连奏凯歌的时候,星狂的第三、四骑兵团却遭遇到了对方顽强的抵抗,寸步难行,士兵们一波接着一波的攻势都被对方瓦解。“前进军”伤亡惨重。

  第五、六骑兵团的情况类似于第三、四骑兵团,不过,由于星狂分配给他们的主要任务并不在于进攻,而是在于掩护中间的第一、二骑兵团,所以他们的损失相对于第三、四骑兵团要少了很多。但是,现在的情况是,他们非但不能支援第一、二骑兵团,反倒需要第一、二步兵团的援手。

  对于这种情况,星狂内心非常焦急,他急忙命令第一、二骑兵团放慢速度,与两翼的军队齐头并进,以便必要时可以互相支援,不致于孤军深入。星狂的怀疑是玻利亚想将第先将第一、二骑兵团诱入包围圈,所以故意一路放行。

  很快的,战况便验证了他的想法。第一、二骑兵团开始感觉到他们好像是被一个旋涡吸进去,即使想保持慢速的前进也不可能。而在两翼的“前进军”骑兵团也正在不知不觉地慢慢向着中间靠拢。

  星狂神经质地捋了捋自己的胡须,远远地观望着这战争的进展。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一切都在照他的预想进行着,战况却变成了这样。

  “难道玻利亚已经把我的一切战术摸透了?”星狂脑中涌现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

  战场上的喧嚣声越来越大,普兰斯军队开始反击了。这支单兵战斗力并不强的军队,现在却似乎似乎已经拥有着几乎可以把一切摧毁的力量。

  不同于不停举起双臂呐喊的瑞里奇兹,玻利亚的表情仍是一径的平静,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在他的掌控之中。他对他的士兵的能力感到满意,虽然还称不上十分满意。

  “普兰斯万岁!”

  “赶走侵略者!还我河山!”

  从普兰斯士兵的呐喊声是如此之大,整个温比平原似乎都被他们喊得震动起来,他们似乎是想把这么多天以来的怒气一次发泄出来,反攻正式启动了!刚才的层层包围和诱敌深入现在产生了效果,凭借着人数上的绝对优势,普兰斯士兵把“前进军”分散纳入他们的包围圈之中,疯狂地砍杀着对方。

  刚才还在拼命往前推进的“前进军”士兵猝不及防之下,突然遭遇敌人的强大反扑,一时之间也显得有点凌乱。一个个普兰斯士兵围住了“前进军”士兵,乱劈乱砍,在这个时候,他们根本不用去讲究什么用刀或者用枪的技术,总之,目标就在中间,只管往那个地方招呼就行了,总会有人刺中“前进军”士兵,总会有人劈中。

  失去了主人的战马嘶叫声,不受控制地四处乱跑,不时有士兵被它们踩到。陷入包围的“前进军”士兵像是大海里的孤舟,随时都有可能被海浪吞没。

  “星狂团长,好像局势不是很对头。”菲雅克脸上呈现出一丝惶恐。

  星狂只是没有回答他,虽然他的表情看起来仍然很平静,但内心却是越来越是焦灼,他感觉到自己的军队就像是落入蜘蛛网中的昆虫一样,怎样也无法摆脱对方。

  星狂竭力地使自己镇定起来,他的身后还有六个团的骑兵,加上四个团的步兵。不过,此刻他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应该将兵力投入战场,还是应该下令撤退。他再一次意识到玻利亚的过人之处,在前几个月的战斗中,他已经见识过了玻利亚的神妙战术。当时,他还觉得是自己一时不察,再有机会,便可以顺利地扳回,但是,现在,他发现自己完全错了。

  他默默地观望着,不时聆听着来自前方的报告,想找出足以改变局势的方法。然而,他一直都没有找到,平常灵活的头脑,在这个时候,却完全失去了作用。

  “星狂团长,属下觉得我们还是暂避锋芒吧!”维拉建议道,“对方很明显是有备而战,我们占不到一丁点的便宜。”

  “现在撤退代价会跟继续战斗一样大。”星狂只是简略地说道。尽管战局不利,但此时他仍打算将战争进行到底。

  ※※※

  白天很快就过去了,血战仍然不休不止,星狂开始命令骑兵后撤,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特别是玻利亚这样的敌人,一向作战勇猛不大考虑后果的星狂也不敢投入兵力继续作战了。他对上一次被困仍然是心有余悸。

  便普兰斯军队却对他们紧追不放,普兰斯人不可能放弃辛辛苦苦才得到的优势。

  “预备队,上。”

  立刻,大地剧烈地颤动起来,马蹄声轰隆如同雷鸣。星狂背后一半骑兵立刻出列,以风卷残云之势冲向敌军。在一声声的哀叫之中,普兰斯士兵丢盔弃甲,四处奔逃,缺口在一刹那之间竟然似乎被打开了。被对方围困许久的“前进军”爆发出一阵阵兴奋的叫声,他们纷纷精神一振,放弃了一直保持的防御姿势,开始猛烈地攻击对手。

  对这意料之外的情形,普兰斯士兵显得非常惊慌,纷纷四散而逃。兴奋的“前进军”骑兵们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居然又开始一直往前冲去。

  “星狂团长,我们重占上风了!”菲雅克兴奋地道。

  但星狂却高兴不起来,对方似乎太过不堪一击,这其中一定有蹊跷。

  “撤退!马上撤退!”星狂忽有所悟,厉声道。

  可是,还没等星狂的命令传下来,他们就又全部都陷入了包围圈中,在几分钟之前还四处逃奔的普兰斯士兵现在重新围了上来。“中计了!”此时,每一个“前进军”士兵的脑中都冒出了这个想法。只不过,他们可没有后悔的时间,普兰斯人的刀枪正不断地向他们招呼过来。

  风在头顶呼啸而过,到处是刀光剑影,人数zhan有优势的普兰斯士兵轮番激烈地攻击着“前进军”,在普兰斯人这种战术之下,“前进军”的骑兵无计可施,死伤人数越来越多。

  星狂恶狠狠地咒骂着,心中涌起的是深深的挫败感。

  菲雅克则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切,情势似乎对“前进军”越来越不利了,然而,更不利的还在后头呢!

  8月15日凌晨6点整。

  “星狂团长,我们被包围了!”一个侦察兵跌跌撞撞、浑身是血地冲到了星狂的马前,嚷道,“后面有埋伏!”

  “后面?”星狂猛地掉转头,心中一惊。

  敌人的军队已经从后面冲过来了!军队打着的是帕潘的旗号。原来,在听到星狂进军之际,玻利亚便已经命令帕潘率领军队从一条峡谷神不知鬼不觉地绕到了星狂军队的后面,准备和温比平原的普兰斯士兵会合起来,成包围之势。

  “我竟然没有想到!天啊!”星狂痛苦地呻吟道。这一次,他的的确确地感受到自己在战略战术方面跟玻利亚至少要差一个层次。

  此时,即使不用星狂宣布迎战,他身后的士兵也自动地掉转了头,人群中一阵炸响,这样的局势令他们想起了上一次在比利亚丽小镇的情景。他们已不再想重蹈覆辙,被困死在一个地方,那种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冲出去!不管战场的另一边会发生怎样的事情,冲出去再说,即使冲不出去,战死也比被困死好过。

  在上一次对阵时,帕潘的军队曾经被星狂杀得大败而归,但是,这一次情况明显已经不同了。星狂的军队大部分已经被困在温比平原,根本就无法调动。用剩下的这么些人,能够经受得住帕潘几十万大军的冲击吗?

  星狂回头望了望温比平原,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士兵的人数实在是太少了,几乎全部被淹没在普兰斯人簇动的人头之中。

  “‘前进军’万岁!跟他们拼了!”被逼入死路的士兵们反倒焕发出惊人的斗志,趁着帕潘军队立足未稳,尚未发动攻击之际,他们如同潮水一样冲过去。他们抱着即使是死也要拖几个来垫背的念头,疯狂地扑杀着敌人。一根根长枪如同毒蛇吐信。

  在他们这种疯狂的攻击之下,帕潘的部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尽管在人数上zhan有绝对的优势,但他们已不由自主地开始溃退了。

  “后退者,斩无赦!”帕潘高声嚷道,声音传进了所有在这里的普兰斯士兵的耳朵中,甚至就连在温比平原那边的双方士兵们也隐约可闻。

  但已经无心恋战的普兰斯士兵们在对方那样的穷追猛打之下,对帕潘的话也置若罔闻,帕潘的威胁对他们来说比“前进军”的威胁要小很多。他们只知道拔腿逃跑。

  只不过,逃窜并不代表就能活命,一大片一大片的帕潘士兵倒在血泊之中,挣扎着,然后气绝身亡,菲雅克紧紧地跟在星狂的周围,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是给他一万个胆,他也不敢从星狂身边走开,维拉自然也不例外。

  ※※※

  看到这情景,玻利亚依旧没有一丝激动的样子,对于帕潘失败,他仿佛早有预料。瑞里奇兹却在一旁急得满头是汗,双脚不停在马腹附近晃来荡去。

  “瑞里奇兹,你快去支援帕潘。”玻利亚终于开口说道,“一定要将星狂的军队留在温比草原。”

  “是!玻利亚元帅。”话音未落,瑞里奇兹已经挥手招呼士兵们,纵马狂冲而去。

  此时,已经是早晨十点了,瑞里奇兹带着他的士兵像暴风雨一样倾泻而出,在温比平原上鏖战的普兰斯士兵纷纷让路,而措手不及的“前进军”士兵却有相当一部分人被这群普兰斯士兵杀掉了。瑞里奇兹高呼着冲开了一条血路,向着帕潘败退的方向奔去。

  在这个时候,帕潘却苦笑着举剑准备自杀殉国。在兵力比对方多出至少十倍的情况下,还被人打得落花流水,这叫本来就相当绝望的他如何接受得了?

  “玻利亚元帅,我对不起你!”帕潘长长地叹了一声。

  “玻利亚元帅派兵从温比平原冲过来了。”

  “帕潘将军,瑞里奇兹将军率兵来支援我们了!”

  一声声兴奋的叫声从帕潘响起,帕潘不禁精神一振,提剑四顾。溃逃中的普兰斯士兵掉转枪头,开始迎向“前进军”,援军的到来使他们的斗志大增。

  突然遭受到敌人的反抗,而后面又有强敌到来,前后夹攻之下,“前进军”片刻以前的优势消失殆尽。

  “杀!”瑞里奇兹喝道,一瞬间,“前进军”士兵发出一阵阵凄厉的叫声,他们现在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绝望。

  原野上风声四起,惨叫声不绝于耳,只有天才知道这次会战还要持续多久。

  

第十章 受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