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黑暗斗士与“前进军”

    青华的“幻岚”部队驻扎区。

  达修、罗素、请学、修罗四个人刚刚飞入“幻岚”部队驻扎区,从半空中望下去,阵营井然有序,错落有致,虽然气势并不庞大,却自是透露出一股子慑人的杀气。

  “尊师成立的这支‘幻岚’部队可真是非同小可。”罗素对达修说道。

  达修也没有为他的师父表示谦让,“这也是我师父花费半生精力,苦心经营才有的啊!”

  “你们是谁?站住!”正在这个时候,周围的树林闪出几个戎装笔挺的士兵,齐刷刷地亮出武器,将他们团团围住。

  “青华师父派我来的,我是达修。”达修说着举了举青华给的兵符,“快带我们去见你们的长官。”

  “遵命!”那几个士兵一见到兵符,立刻收回武器,立正并敬礼。

  “几位大驾光临,末将未能远迎,实在是失敬得很。”一个军官打扮的人说道。

  “不用客套,我叫达修,这位叫罗素,这两位是我的徒弟请学和修罗。”达修一一介绍道。

  那军官不卑不亢地一一点头示意道:“末将乌江,见过各位。”

  “刚才我们一进入这里,便被士兵发觉了,看来,你干得还不赖。”达修看了看乌江。

  “末将只是在这里临时监管军队罢了,做的事情远远不够!”乌江躬身答道。

  “那你也知道今天我们是来干什么的吧?”达修问道。

  “青华总统帅曾经对我说过,如果有一天我见了带兵符来的人,就直接把军队交给他。”那军官答道。

  达修等几个人环视了一下乌江的住处,只见墙上挂着几幅详细的军用地图,一把弓、另外还有一柄刀,刀鞘漆黑。除此之外,别无长物,足见乌江生活之简朴。

  “好!咱们开门见山吧!”达修说道,“先介绍一下‘幻岚部队’的基本情况。”

  “是,长官。”乌江不卑不亢,“现在‘幻岚’部队分为四个师团,每个师团人数为一万。在战时,其中第三师团便主要负责运输物品,其它三个在前线冲击。而在平时,这个师团也要参加正常的军事训练,以备不时之需。”

  “我们的分布区域就在这里方圆大约二十里之内。在这个区域之中,第一军团主要分布在东边,第二军团在西边,第三军团在南边,第四军团在北面。”乌江说着手指在画满红线的军用地图上指指点点。

  “青华果然是青华,就连手下一个小小的将领也有如此本事。”罗素不禁在心里暗自赞道。

  “目前为止,共有战马四万余匹,每一匹马依照其承载能力,配备战马重甲或者战马轻甲。基本做到每个士兵都有马骑,而且,士兵们在马上作战的能力和在平地的作战能力都是一样的优良。”

  “至于粮草方面,这里共囤积粮食一万两千吨,要是以每人一天用粮食两斤计算的话,差不多可以用上10个月。而草料,则有两万吨。

  “另外,装备方面无论放在大陆的那一个地方都必定属于领先地位,每个士兵都备有战士重甲、战士轻甲各一套。特别要说明的是,我们的甲胄也是自己作坊制造出来的,特点是耐用、重量轻,战士重甲只和外面的战士轻甲一样重,抵抗能力、韧度却又高出不少。至于战士轻甲,不仅是轻,抵抗能力、韧度都基本能和别的地方的战士重甲持平。

  另外,运输部队还装有特别飞马,这是由青华总统帅专门培育出来的新品种,他们都生有翅膀,下地比千里马跑得更快,飞在天上比苍鹰更高!所以我们的运输能力已经相当于神话级。”

  “哦,还有武器,士兵们全都至少配备两种武器,比如刀和长矛或者剑和长矛,总之一长一短,场合不同,取材也不同。”

  “资金方面完全不用担心,大约存有……”说到这里,乌江故意停顿了一下。

  众人听完乌江的介绍后,不仅啧啧称赞。当乌江提到提到资金的时候,又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乌江,各自在心里想像着这个数字。

  “三十万钻石币!”乌江接着说道。

  修罗对这些琐碎而枯燥的东西本来不大关心,但此刻却是惊诧不已,“三十万钻石币?四万个士兵用三十万钻石币?那要用上几辈子啊?”

  请学倒是一点都不惊讶,比这个数目更大的他以前在“前进军”做军师的时候已经见得多了,“修罗,打仗的时候,花钱的地方可不仅仅用在吃饭上哦!”

  修罗看着请学,“武器、装备什么都有了,除了吃饭还能用在哪里啊?”

  这个师弟潜心武学,对行军打仗之事可真是一窍不通呢,请学笑了笑,“上了战场,很多东西都要不停地更新啊!比如盔甲会破烂,武器会受损,修罗,那就需要钱了。该花钱的地方还多着呢!对于一支军队来说,再多的钱也是不够的。”

  “特别飞马的草料也是秘密从西部大陆采购的珍贵原料,加工而成的,异常复杂,而且昂贵!”乌江插言道。

  修罗点了点头,也不再辩驳。

  “各位长官,该说的属下大概也都说了。”最后,乌江说道,“自从任此职以来,属下一直战战兢兢,深怕辜负青华总统帅的期望。而属下才干有限,本来就不甚胜任,现在,我终于可以卸下这个重任了,实在是如释重负啊!”

  “辛苦你了。”达修、罗素齐声说道,他们心中自然也是深知乌江所承受的压力,因为他们自己一接到青华的命令也感到了沉重的压力。

  “根据乌江介绍的情况,既然‘幻岚’部队分为四个师团,我准备这样分配,大家看好不好。”达修说道,“第一师团由我和修罗监管;第二师团暂时由请学监管,以后有更合适的人选再将兵权转交;第三师团,也就是运输部队,由乌江暂时监管;第四师团就请罗素监管。分别守护在‘永久之谜’四方。”

  “如此甚好,我没意见。”罗素率先表态。

  修罗鞠了一躬,“师父,我也没意见。”

  “末将听令。”乌江答道。

  “师父,我倒有个建议。”请学说道。

  “说!”达修望了请学一眼。

  “现在青华太师父正在闭关,依维斯和璐娜也还在沉睡之中,他们那边仅仅有天行前辈、杨秋前辈和莫问几个人在照看,是不是少了点?”

  ※※※

  圣历2109年9月2日,魔武、星狂联合兵营。

  维拉和菲雅克象往常一样在星狂的帐里坐着,坐累了又站起来伸伸胳膊,踢踢脚。星狂则是呵欠连连,平淡无奇的行军让他厌倦不已。

  “星狂团长,士兵们个个都在反映整晚都失眠,睡不着。”维拉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一拍额头,禀告道。

  “失眠?格老子,好好的失什么眠?我每天都不知道睡得多甜美。”星狂诧异不休,“真是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怪!”

  “星狂团长,有句话属下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在我面前你还扮什么矜持,说!”

  “士兵们说他们失眠是因为……”说到这里,维拉又停顿了。

  “维拉,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星狂沉着脸,“我星狂最讨厌的就是那些说一截留一截的人。”

  “星狂团长,士兵们说他们失眠是因为魔武大人和他的黑暗斗士。”维拉边说边打量着星狂。

  “这又是为了什么?”星狂皱了皱眉头,事情一关系到魔武,对他来说就复杂了。

  “星狂团长,你想想,黑暗斗士浑身都散发着凉气,那股凉气能让人即使是在大热天仍然感觉到透骨的冰冷,士兵们能不怕吗?白天碰到,哦,别说碰到,就是想到都会不寒而栗了,况且是晚上跟这些人睡在差不多地方。星狂团长,你说,士兵们能不心惊胆颤吗?能不失眠吗?”

  星狂脸色阴晴不定,想了想,说道:“我就不相信,大家以前在战场上天天睡死人堆中都不害怕,现在跟一小撮大活人一起居然害怕了?”

  “难说啊,星狂团长,活人比死人可怕多了。想想魔武大人就知道了。”维拉意味深长地说道。

  “这事我得先想个法子。”星狂一听到维拉说魔武,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对士兵们的处境立刻便有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属下替各位弟兄多谢星狂团长了。”维拉没有忘记向星狂灌迷魂汤。

  “谢什么谢,我******一想起要去见他头皮就发麻,舌头就打结,这件事情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星狂团长这种舍生取义的大无畏精神,令属下敬佩之情滔滔不绝。”维拉不失时机地吹捧道。

  星狂立马破口大骂道:“不绝个鸟,你们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弄不好我就要此恨什么绝什么期了。”

  “此恨绵绵无绝期,星狂团长。”一直默默无言的菲雅克补充道。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当我一点知识都没有啊!画蛇添足,多此一举!”星狂冷冷地说道。

  “对,对,星狂团长连画蛇添足这么高难度的成语都知道,那能不知道此恨绵绵无绝期呢?菲雅克,这就是你的不是了。”维拉干笑了两声。

  “是,是,其实我也只不过是替星狂团长说出来而已,没别的意思。”菲雅克唯唯诺诺。

  “那你们俩有什么办法可以让魔武大人率军撤离这里?”星狂问道。

  “我相信一向计谋过人的维拉团长一定有好办法!”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对于菲雅克来说已经是驾轻就熟的了。

  “我暂时还没想到呢!而且,说到运筹帷幄谁能及得上星狂团长呢!”维拉说着暗骂了一声:妈的!菲雅克这个混蛋,又把我摆上台面了。

  “饭桶,两个饭桶!打仗说让星狂团长想,连这种事情也要让星狂团长想,老子前世欠你们啊?”星狂骂道,“吃饭和泡妞又不见你们会让老子代替。”

  “星狂团长视世间女子如俗物耳,那会在意呢!只有我这种胸无大志的人才会耽于玩乐。”菲雅克说道。

  “我就不能谈谈情说说爱了?什么鸟话?”星狂怒道。

  “是啊,是啊,菲雅克真是个王八蛋。”这样的境况,维拉又怎么会忘记煽风点火呢?

  “别扯远了,快想办法!”星狂说道。

  “星狂团长,属下认为不妨跟魔武大人直说。”维拉说道。

  “怎么个直说法?”星狂望了望维拉,心想:难道这小子转性了,居然能想出个办法来?

  “就跟魔武大人说‘前进军’士兵们跟他的黑暗斗士相处会不适应,求他领兵撤离这里,否则我军战斗力跟士气都会受到严重的削弱,相信魔武大人会体谅我们的苦衷的。”维拉直了直身体。

  “你说的这么头头是道,就由你去跟魔武大人说吧。”星狂说道。

  “星狂团长饶命!”维拉吓得几乎趴下。

  星狂怒道:“妈的,这种馊主意你也敢出,你的命值钱,我的命就不值钱了?”

  “星狂团长,我错了。”维拉说道,“我肚子疼,要上茅厕。”

  “去吧!一有事情就说要上厕所。”星狂说道,“菲雅克,你呢?有什么想法?”

  “星狂团长,我帐篷里那个妾侍身体不好,我已经出来这么久了,现在该回去看看。”菲雅克说着便走了出去。

  “我怎么会有你们这样的部下?”星狂顿了顿足,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菲雅克现在跟他的部下也一般无异了。

  维拉和菲雅克走了之后,星狂在大帐里徘徊了一会之后,终于打定了主意:去!一来和黑暗斗士兵团分开的确会少去很多压力;二来把魔武军队放在后面,可以起到麻痹皮尔瓦拉的雷克纳的作用,必要时立刻调动他们挥军向前,这可是一路奇兵呢!

  ※※※

  “格里高尔老兄,你在这儿溜达啊!”隔着老大远,星狂就热情洋溢地对格里高尔打招呼道。

  “是啊,星狂团长,你也来这里逛啊?”格里高尔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这周围的景色可真漂亮哦!风景秀丽宜人,格里高尔老兄格调可真是太高了!”星狂说道。

  “哦。”格里高尔冷若冰霜,心想:这个混蛋一定是有事情要求自己,不然才不会这么好声好气,不过,他不先说是什么事情,我才不会提起。

  “呵呵。”星狂干笑了几声,“我是想来求见魔武大人的。”

  “我们黑暗斗士王就在那帐篷里面。”格里高尔用手朝帐篷指了指。

  “我是想劳烦格里高尔老兄通报一下。”星狂赔着笑脸,心里却想:我星狂一世英雄,却要来求这种人,窝囊透了。要不是害怕进去之后,刚好碰到魔武大人心情不好,让他怪罪,我才不会这么做。

  星狂朝格里高尔怀里塞了一大把钻石币,边说道:“格里高尔老兄,帮个忙嘛!”

  “既然如此,我就勉为其难吧!”格里高尔说着笑嘻嘻地领着星狂走向魔武的帐篷。

  片刻之后,格里高尔便将星狂带了进去。

  “魔武大人。”星狂耷拉着脑袋。

  “哦,什么事?”魔武打了一个呵欠。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属下想我们的军队这么庞大,是否应该把战线拉长一点,这样才会显得比较有层次感。”可怜的星狂在别人面前威风八面,但是一到魔武的面前就半点脾气都没咯!

  “层次感?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

  “属下是想魔武大人的黑暗斗士攻势凌厉,速度飞快,和我的那些部下搁在一起,反倒影响了速度。而且,两支军队分开也可以形成首尾互连之势,便于作战。”星狂说道。

  “倒也可以,上次和玻利亚作战就是如此。”魔武沉吟道。

  “因此,属下觉得这次还是让属下领军在前方作为前锋,魔武大人你在后方压阵。”

  “你在普兰斯的战绩过于一般,要不是我们及时赶到的话,恐怕你早就全军覆没了。现在还想冲到前面去?”

  “魔武大人你那是重点部队,重点部队自然是押后的了,再加上杀鸡焉用牛刀,还是让我先吧!”星狂脸色一红,“而且,从战略上考虑,魔武大人你的军队押后的话,就可以随时支援我了。而我的军队要是押后的话,却显得底气不足,万一我们被敌军从后方偷袭了,魔武大人你的军队又在前面被拖住,那星狂我可就小命不报了。”

  星狂可谓是狡辩,因为别人既然可以偷袭星狂,也就可以偷袭魔武了,到时双管齐下,结果还是跟星狂说的一模一样。

  “不错!黑暗斗士王,我们的黑暗斗士地位尊贵,是该留在后方,黑暗斗士王你更是至高无上,也不能轻上前线。”格里高尔说道。

  “是啊!是啊!”星狂感激地望了望格里高尔,心中想:钱还是没有白给。

  “算了,无所谓,就这样吧!”魔武心中虽然不是很满意,但也懒得争辩。

  “多谢魔武大人。”星狂鞠了一躬。

  就这样,星狂所率领的“前进军”和魔武手下的黑暗斗士拉开了一段距离,星狂在前,魔武在后,继续向着皮尔瓦拉城方向前进。

  ※※※

  皮尔瓦拉。

  上一次,魔武率领着黑暗斗士从这里路过的时候,雷克纳风闻是佛都故意放行,避其锋芒,他自然也是一点都没有犹豫,立刻命令军队撤离皮尔瓦拉。对于这个命令,他是这样向他的亲信解释的:“就连鼎鼎大名的佛都都撤了,我们还不撤,那不啻于是自找苦吃。”加上魔武当时也是报仇心切,根本就没理会其他事情,所以,雷克纳的军队也并没有和魔武军队发生任何冲突。

  而自从上次和巴蒂联军大败给依维斯之后,回到这里之后,雷克纳又开始励精图治,蓄精养锐。而且,由于有了前两次失败的经验,他现在更加知道,怎么样去组织军队,应该朝那个方向去发展。也正因为如此,现在军队阵容日见整齐,士气也空前高涨。

  通过这一段时间的招兵买马,雷克纳的军队又已经有了50万之数。这些士兵大多是些亡命的盗贼之徒,另外还有一些因为粮食歉收而不能维持生活的农民也来投靠他,为他卖命。不过,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再老实的农民一旦投靠了这样的军队,也难免改变了本来的面目,因此,依然用老眼光来看这些人,说他们是农民已经有点牵强了。

  当然,不管怎样扩充,雷克纳军队的核心还是当初在马拉昂和星狂对阵时突围而出的那两百多个士兵。甚至,雷克纳曾经私下里这样说过:“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即使是全军覆没,只要我这两百多个久经战火考验的士兵还在,我就一定有机会重新来过。”

  雷克纳之看重那两百多个盗贼,由此可见一斑。但是,雷克纳也知道,重用这些人本身是无可非议的,只不过,要是过分依赖他们的话也会适得其反。因为,盗贼就是盗贼,虽然他们都对雷克纳忠心耿耿,可以为他上刀山下火海而无半点怨言,但在纪律方面却是比较散漫,而且弄不好也会居功自傲,虐待手下的人,导致军心涣散。对于这些,雷克纳自然有充分的估计,并制定了适当的限制,超过了这种底线的话,无论是谁,都必定受到应有的惩罚,一点也不留情。

  曾经就有三个当年和雷克纳冲锋陷阵的盗贼,由于前一晚一起去喝酒****,而缺席了军事训练,而被雷克纳命令士兵每人各打军杖三百。后来,其中两个屁股被打得蜜蜂窝一样,另一个打到二百军杖的时候,已经一命呜呼。打完之后,雷克纳下令厚葬被打死的那个,又扶起那两个还活着的盗贼,满眼热泪地说了一句话:“军法难容。”那两个盗贼居然一点也没有怀恨之情,反倒跪在地上磕头连连,大呼对不起雷克纳。在场的士兵无不感情汹涌,大受感动,雷克纳如此公私分明,情义并兼,他们除了在训练场上努力训练,在战场上奋力作战之外,还有什么话说呢?

  此刻,有两个当年曾参与马拉昂一役的盗贼正结伴从外面走来,要找他们的统帅雷克纳报告近日事宜。这两个人分别是负责通信营的叙拉和负责军队日常管理训练的切特,也正是雷克纳最倚重的两个人,因为他们都颇具才干,而不象其他盗贼一样有勇无谋。

  “切特,我们军队现在的训练状况还可以吧?”叙拉若有所思。

  “还好!士兵们比以前有了一定的进步,训练效果也不错啊!”切特如实说道。

  “那就好了,这一次要派大用场呢!”

  “大用场?要开战了?最近是不是有什么消息?”切特打量了叙拉一眼。

  “嘿嘿,佛都那边正在调兵遣将呢!而且这次被任命为前敌总指挥的可是巴蒂啊!你说还能有什么消息呢?”叙拉故弄玄虚。

  “埃南罗要和谁开战?妈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情?”

  “别忘了我是通信营的头儿。”叙拉笑了笑,“你整天忙于训练士兵,哪有空去理会这些。”

  “别顾左右而言它了,你还没告诉我埃南罗要和谁开战呢!”

  “除了死灰复燃的‘前进军’之外,还能和谁呢?”

  “瞧我这榆木脑袋。”切特说着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刚才我差点以为埃南罗人要和我们开战呢!”

  “你这样想也没什么大错,其实如果不是有‘前进军’的话,埃南罗人见我们日渐兴旺,势力越见其大,怕早就要置我们于死地了!”

  “我就是这样想的!因此,‘前进军’也好,埃南罗也好,迟早我们都要面对他们哩!”

  “知道吗?这一次我们要面对的还是我们的死敌星狂呢!”叙拉咬了咬牙。

  “正好为死去的千千万万弟兄报仇雪恨!”切特凶神恶煞般。

  “到了!”叙拉望了望雷克纳大殿的门,迈了进去,边说道。

  “佛都的信,你们看看怎样?”叙拉和切特一进去,雷克纳就抬起头对他们扬了扬自己手中的信件,算是打了一个招呼。

  “佛都真是精明啊!”叙拉接过信,并率先看完了信,一边递给切特,一边说道,“利用我们来对付星狂,自己在一旁坐山观虎斗,还说什么要无限量支持我们。这个王八羔子,生来就会算计人。”

  “佛都精明自不必说,但当初要不是他,恐怕我们这些兄弟都还在四处晃荡,不知所终。两位还有什么看法呢?”雷克纳问道。

  “除了迎战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属下认为,我们与星狂不共戴天,我们的大仇早晚有一天要报的,既然如此迟报不如早报。”切特率先说道。

  “那是肯定的,按理来说,佛都没理由坐视不理我们的死活,因为一旦我们被突破,埃南罗就将面对着‘前进军’。而且,无论佛都支持我们与否,我们都只有一条路可走。”雷克纳目露凶光,“那就是跟这个星狂决一生死!”

  “哼!上次要不是他命好,早就给统帅你杀掉了!”叙拉说道,“不过这次他们来势汹汹,无论兵力和士兵的单兵作战能力都在我军之上,这仗……可难打得紧。”

  切特自然也是附和,“连普兰斯的玻利亚都给星狂收拾掉了,这小子机诈得很,不可不防。”

  “此言差矣,普兰斯士兵的战斗能力之差可是世界闻名的。玻利亚只是生错了地方,要是他归顺在我们手下,区区一个星狂又怎能是他的对手?”一听切特这么说,刚才还一副悲观论调得叙拉却反而说道,“而且,星狂之所以能战胜玻利亚,主要还是因为他背后那个魔武和黑暗斗士,不然的话,怕也给玻利亚灭掉了。”

  “言之有理。”雷克纳点了点头,“毕竟是通信营的,消息十分灵通,也分析得在情在理。”

  “这么多消息经过了我的头脑,再笨的人也可以猜出个大概,属下实在不敢居功。”叙拉丝毫也没有得意的表现。

  “至于切特你虽然是负责训练士兵,但对通信营的消息可也要涉猎涉猎啊!”雷克纳语重心长。

  “属下知道了。”切特面有愧色。

  “星狂虽然骁勇善战,而且诡计多端,但是上次我们突围的事实就可以看出他的作战计划也并不周密。而我最担忧的,却反而是他背后的拿权黑暗斗士啊!那样的力量,不像是人力所可以对抗的啊!”雷克纳说着,叹了一口气。

  黑暗斗士?几乎忘记向雷克纳大帅告知这件事情呢,叙拉赶紧说道:“大帅,根据最新消息,星狂已经与魔武分兵而行了。”

  “啊?” 雷克纳先是一愣,继而拍了拍大腿,喜上眉梢, “好,太好了!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

  但是他却不知道一场劫难正在前头等着他呢。

  “三军待命,只等大帅一声令下!”切特立正敬礼,一副壮志将酬的样子。

  “嗯!”雷克纳赞许地点了点头。

  ※※※

  在雷克纳自顾陶醉在豪情壮志中的时候,杰伦却正在被一些琐碎小事烦恼着呢。

  “报告杰伦将军。”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走进来说道。

  “什么事?”杰伦问道。

  “昨晚有三个士兵外出彻夜不归。”

  杰伦皱了皱眉头,“军队就停这么一小会,居然还有士兵外出不归?打仗又不见他们这么拼命,你是怎么管教你的部下的?”

  “属下管教不严,请杰伦将军治罪。”军官略显尴尬。

  “算了,这也很正常,都是年轻人嘛!”杰伦口中说着,心里同时想道:当初父亲还在世时,我在基欧也是天天出去花天酒地的,实在没什么。

  “但他们今天早上回来了。”

  “回来?他们当然是要回来的,不然他们还能去哪里?”

  “他们是回来了,不过……”那军官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你想处置他们就随便处置,这样的小事,就不用请示我了。”

  “杰伦将军,他们是被附近的村民抓回来的。”军官鼓起勇气。

  “什么?居然是被抓了回来?”杰伦气直往上冒,“简直丢尽了我的脸。”

  “村民们说他们擅闯民宅,意图强奸未遂。”军官边说脚步边往后移。

  “哈,可真是风liu成性呢!”杰伦冷笑不已。

  “杰伦将军,那到底应该如何处置呢?”

  “全部军法处置,砍了。”杰伦脸色一沉。

  “现在军队正在用人之际,请杰伦将军手下留情,略施薄惩也就算了。”军官求情道。

  “你还记得上一次我们的士兵去抢农民东西的事吗?”

  “记得,属下自然记得,上一次杰伦将军只是好言劝慰农民们,并没有对违法士兵多加惩罚。”

  “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属下不知道,只是属下心想,既然上次杰伦将军可以放过那帮抢劫的士兵,这次应该也可以放过这两个人。”

  “糊涂,真不知道你这官怎么当的,上次那些士兵没有被抓,这次他们俩被抓了,要是传了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我们军队的颜面何存?”

  “属下还是不明白,除了被抓之外,不是都一样吗?”

  “作为身经百战的军人,居然被普通人民抓住了,你是该死不该死?”

  呵呵,原来如此,强奸个把民女倒不算什么,只是被抓就太伤杰伦的面子了。那军官总算知道杰伦的意思了。

  “属下明白了,属下这就把事情给办了。”军官说着便要转身离去。

  “等等,你知道怎么办了吗?”

  “把他们砍了啊!”

  “砍了之后呢?”

  “向村民道歉,隆重道歉。”

  “道歉?你还是没弄明白。”

  “那杰伦将军的意思是?”

  “道歉岂非是承认这事情是我们士兵干的?”

  “啊?”军官越发不明白了,这事情本来就是他的士兵们干的,这哪里还有什么疑问?

  “你再想想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村民们保密?”杰伦说道。

  “杀人灭口。”军官脸上马上充满了杀气,肃然道。

  “下策,比道歉好一点点而已,再想想。”杰伦循循善诱。

  “想不出来了,请杰伦将军指点迷津。”军官把脑袋搔了好一会,无计可施 “哎!”杰伦叹了一口气,“那几个士兵是假冒的。”

  “属下明白了!”军官恍然大悟。

  军官出去之后,立刻宣布将那两个士兵斩首示众,并且对村民说这两个人不是他们军队中的人,而是伪装到处行骗的,让他们以后要多加注意,不要给那些二流子轻易得逞。村民们千恩万谢而去,对“前进军”为他们主持公道的事情十分满意,并到处宣扬。只不过,军队里的士兵看着那两个被枭首的头颅,却有了类似以下的话。“这两个人怎么那么眼熟。”“我记得我以前还跟他们并肩作战过呢!怎么他们不是我们军队中的人吗?”“我前天还跟其中一个去玩呢!”等等。

  ※※※

  35分钟之后,一个侍卫走进来说道:“杰伦将军,素特维求见。”

  “素特维?到底是谁来的?”杰伦问道。

  “马尼罗团长派他带兵过来支援我们的啊!”侍卫说道,“杰伦将军,你不知道?”

  “啊!我真是忙糊涂了。”杰伦笑着拍了拍脑袋,“快快有请!”

  “遵命。”侍卫应声而下。

  片刻之后,侍卫带着一个样子粗豪,身高足足有六尺的大汉进来,看起来威风凛凛,杰伦在他面前倒好像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一样。

  “末将素特维参见杰伦将军!”素特维行礼道。

  “免礼。”杰伦点点头,又说道,“马尼罗现在还好吧?”

  “马尼罗团长甚好,就是十分挂念杰伦将军,临走时他还牵着末将的手,让末将千万把他这一番心意转告呢!”

  马尼罗怎么可能会象素特维说的那样做呢?还牵着手呢,这素特维也太夸张了点,杰伦沉吟道:“你带来的军队现在哪里?”

  “离这里大约五里之处。”素特维躬身答道。

  “这么大的事情,怎么没人向我汇报?”杰伦横了自己的侍卫一眼。

  “杰伦将军,属下以为你跟马尼罗团长通过信,事先已经知道了。”那侍卫答道。

  “类似的事情我绝对不希望有第二次!”杰伦冷冷地说道。

  “是,属下以后再也不敢擅作主张了。”那侍卫低着头认错,羞惭万分。

  当着我的面叱骂自己的侍卫,看来是要给我下马威呢!素特维打了打圆场,“想必是这位兄弟看到杰伦将军你日理万机,所以这等小事就不事先通报,杰伦将军就不要责怪他了。”

  “几十万个士兵,还是小事?”杰伦盯了盯素特维,“我不管马尼罗是怎样教导你的,到了我这里,无论什么事情可都马虎不得!”

  “属下错了。”素特维这才发觉杰伦的厉害之处,立刻朗声认错。

  “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且行且停,就是在等你的到来。”杰伦放低语调,“今天你终于来了,我心甚慰。”

  “属下明白。”素特维弯着身子。

  “本来应该先为你接风洗尘的,不过,军事紧急,你还是先去把军队带到我这里来。”杰伦说道,“我要好好地重新整顿一番。然后再为你们大家接风洗尘。”

  “遵命,杰伦将军。”素特维恭恭敬敬地说着便告退了。

  “星狂团长那边有什么消息没有?”素特维走后,杰伦看了看侍卫,问了一句。

  “他已经快到皮尔瓦拉了。”那侍卫说道。

  “皮尔瓦拉,雷克纳,星狂。嘿嘿,一场好戏又要上演了!”杰伦笑了笑,“不知道我们是否赶得上去看呢?”

  “杰伦将军,我们虽然比星狂团长早出发,但却是从海罗那边来的,而且一路行军速度又比较缓慢,估计至少也要比星狂团长迟七到八天才能到达。”那侍卫有板有眼地说道。

  “我知道。”杰伦说道,“但从今天开始,和素特维那些军队会合之后,我们便要开始加快速度了。”

  侍卫不出一声。

  “对了,总部阿尔斯山那边有没有消息?”

  “暂时还没有。”那侍卫答道。

  杰伦点了点头,默然良久,“一旦和素特维的军队会合之后,自己的军队总数大概就有75万之多了,兵力可是越来越强了啊!”

  

第三章 黑暗斗士与“前进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