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运筹帷幄

    圣历2109年9月19日,皮尔瓦拉。

  自从杰伦和风杨的军队进驻之后,皮尔瓦拉城显得热闹了不少,虽然在大街上晃晃荡荡的主要都是些士兵。虽然这些士兵穿着一模一样,但是,他们来自五湖四海,各属于星狂、杰伦、风杨三人的管辖,混杂在一起的话,明眼人却也不难分辨出来:星狂的士兵大都吊儿郎当,一副二流子的神态,天不怕地不怕的,他们张大着眼睛四处环顾着,时不时爆发出一声声喊声,令人侧目而视;杰伦的士兵则比较桀骜不驯,那副神态就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和人打架一样;而风杨的士兵则是最平和的,他们非常遵守军纪,在人群之中默默无闻,绝不显眼。不过,这些士兵至少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一到了战场他们都是拼命三郎,对敌人绝不会留情。

  虽然皮尔瓦拉城原来的居民全都已经跑掉或者被星狂军队杀掉了,但是,皮尔瓦拉城现在却还是有一些平民百姓。这些人大多是跟随着军队从“永久中立之地”搬迁过来的,在这样的境况之下,竟然敢于亲身涉险,真可谓是胆大包天。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淘金!他们认为战乱过后的地方总有毁坏的地方,那就需要重建,重建就会促进消费,而且皮尔瓦拉城里面聚集着这么多的士兵,士兵是最好的消费者,为了钱这些人连命也不顾了。因此,说这些人是平民百姓实在有点牵强,因为他们本质上是一群唯利是图的商人。

  这些商人卖的东西几乎是应有尽有,战场上的用品,比如马匹、武器、盔甲……生活用品,例如内裤、盆子、木杯子等等,甚至,在皮尔瓦拉城最大的一条街里面,已经开了几间妓院。真不知道这些商人是用什么办法把那么多女人弄到这里来的,而在这样的情况下,生意自然是红火得要命,惹得那些卖杂货的老板们一阵眼红:“早知道我也顺便弄几个婆娘来这里了!”

  不过,其实那些开妓院的商人有时也是叫苦不迭,因为经常会出现召妓不给钱的事情。而一旦他们去投诉,得到的回答则总是,“知道了,我们会处理的”,“再等等吧!我们会给你们满意答复的”。话说得很好听,但却迟迟未见处理的公文,到了后来,那些商人干脆不再去投诉了,并采取投标和先付费、后消费的结合方式,既增添了刺激性,又增加了收入,真可谓是两全其美。

  但是,不管如何,还是会出现一些问题,这不,现在,星狂正在处理一桩因召妓而殴斗的事件,殴斗的双方分别是星狂的士兵和杰伦的士兵。根据旁观者——风杨士兵介绍,刚开始的时候只有两个士兵在扭斗,但到了后来竟发展成了恶性群殴。

  “******,你们吃饱了没事做啊?在战场上又不见你们这么拼命。”星狂气得胡须直往上翘。

  “星狂团长,是他先挑衅我的,我投标赢了,他居然不服,妈的!”听这样的口气,都知道这个一定是星狂的士兵了。

  “星狂团长,你千万不可听信他的一面之辞,杰伦团长经常教导我们要遵纪守法,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呢?”

  “靠!问其他人就知道了。”

  “哈,我知道你们先来到皮尔瓦拉的,不过,要是以为这样就可以占我们便宜我可不会答应。”

  “你们有完没完?”星狂大声喝止道,“这那有一点‘前进军’的风范?对待敌人要象寒冬般严酷,对待朋友要象春天般温暖,凡事要谦让,连这个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们也不懂吗?”

  “星狂团长,他不是我的朋友!”

  “你也不配,哼!”

  “住嘴!”星狂脸色一黑,“妈的,维拉,把这两个人拖下去各打三十大板,然后发点抚恤金让他们回家耕田去。”

  “星狂团长,我知错了!”星狂的士兵马上磕头认错。

  “哼,谁敢打我,我是杰伦团长的属下,又不是星狂团长你的属下。”

  “好,好!说得好,有骨气嘛!把他拖下去给我重重地打五十大板,我自己去向杰伦交代。”星狂勃然大怒。

  “星狂团长,饶命!”那个士兵见星狂不象是在开玩笑,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他马上双手高高举起,然后放下,并且磕头认错。

  “哼!这次就放过你们,下一次要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无论是谁,也不用再来请示我了,直接重打三十大板,发配到边疆去做苦役。”星狂恨恨地说道。

  “星狂团长,急报!杰伦团长、风杨团长已经在议事大厅等候多时了。”正在此时,一个士兵急匆匆地跑过来禀告道。

  “我马上去。”星狂应了一句。

  ※※※

  片刻之后,议事大厅。

  “星狂,巴蒂已经将大量军队转调到本来兵力最弱的天鹅堡了。”一见到星狂,风杨便开口说道,“另外,蓝达雅的魔法军团正在赶往埃南罗。”

  “哈哈,巴蒂这个老家伙,果真是老奸巨猾啊!”星狂大笑不已。

  “很明显,巴蒂是准备固守天鹅堡,等候蓝达雅的魔法军团到来,再与我们决一死战的了。”杰伦沉吟道。

  “这样的话,两个月内,如果我们在埃南罗的防线上撕开口子的话,埃南罗就会岌岌可危。但是如果让巴蒂坚持过了两个月,等到他们跟魔法军团配合的话,那么恐怕就轮到我们担惊受怕了。”风杨分析道。

  “确实如此,虽然那些魔法军团我想也很难和埃南罗人齐心协力,但一旦他们加入到战争之中,对我们的危害还是不小的。”星狂收起笑容,点了点头,“那么,现在,你们两位觉得我们的突破点应该放在哪里呢?”

  “我们本来的计划是在天鹅堡,因为那里兵力较弱。”风杨说道,“星狂,你觉得我们是否应该调整战术,把突破点移到别的城市呢?”

  “你们商量的结果呢?”星狂不答反问。

  “我们俩的意见是还是要把天鹅堡作为主攻方向!”杰伦说道,“这样做的原因大致有三个:第一, 天鹅堡虽然兵多将广,但是八十万普兰斯部队是拼拼凑凑而成的,而且那两个普兰斯亲王,可约和提兰,绝对不是非常稳妥之人,也都心怀鬼胎,真正打起来,弄不好还会成为巴蒂的累赘。

  第二, 第四兵团最偏远,战争一旦展开之后,要是巴蒂想命令其他兵团支援的话,所花的时间也最长,消耗自然也是最大。

  第三, 在天鹅堡打败巴蒂的话,可以在心理上摧毁埃南罗军队的斗志,其他的几乎可以达到不战自胜的地步了。

  就是不知道星狂你还有什么补充?”

  星狂听得点头连连,听杰伦这么一问,便答道:“这个计划好是好,不过好像目的性太明显了,很容易全盘暴露。”

  “星狂果然是星狂!”杰伦对着风杨笑了一笑,“基于此,我和风杨准备要在原来的基础上加多一点‘花样’,让他们摸不透我们到底主要是在攻打哪一方。”

  “哦!看来,在战略上,我们和巴蒂都是心知肚明的,就看我们双方谁的运气好了。哈哈!”星狂大笑道。

  “运气的确是个好东西。”不苟言笑的风杨在星狂的感染下也笑了一笑。

  “那么,现在我们就该开始部署了。”杰伦有点害羞地摆出一副总指挥的模样,“我决定亲自率领两个军团的兵力,也就是五十万人佯攻埃南罗第二军团驻地千和城,也就是凯罗的驻地。而风杨则率领五个军团,总共一百二十五万的兵力主攻天鹅堡。”

  “那我呢?”星狂没听到自己的任务,便问了一句。

  “你率领三个军团的兵力猛攻埃南罗第三军团,注意,这个有可能是真攻,要是有机会的话,就真的把风远城攻下来。”杰伦说道。

  “好,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让巴蒂把头脑转昏。”星狂抚掌大笑,“但其实就凭这样的小计谋,要骗到巴蒂大概也是不可能的吧!”

  “那是自然,不过,我们的目的主要并不是欺骗巴蒂,只要能欺骗到他的那些手下就算成功了。”杰伦终于说出了自己真正的意图,“而且,假如我们不去执行就自认这个计划不可行,那么我们就太没有魄力了。”

  风杨也点了点头。

  “那么,明天我们就都要出发了!”杰伦又说道。

  “对了,驻守沛水城和冰河城里的魔武大人的黑暗斗士军团怎么办?”星狂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就让他们来巩固后方吧!调回到皮尔瓦拉,大家看怎样?”虽然魔武军队所向披靡,但杰伦还是坚持着自己的偏见,不大看得起有勇无谋的魔武。

  “让全军之中最凶猛最能起到震慑作用的军队来镇守后方是不是太浪费了点?”星狂眨巴着眼睛,他对魔武和他的黑暗斗士是又惊又敬,想不到杰伦竟然会这样处理。

  “说实话,魔武大人勇则有之,论智谋则有所不及,而且他虽然没什么特定的官职,却是依维斯总统领的好朋友,调度起来多有不便,我是生怕他到时坏了我们的事。”杰伦为自己的观点辩解道,“更何况,魔武大人在皮尔瓦拉也可以起到很大的震慑作用呢!这样一来,我们的后方就无比坚固了!”

  “言之有理。”风杨赞同道。不过,他赞同的理由除了杰伦说的之外,还有杰伦现在是总指挥,他提出的观点只要没有大的谬误,都应该同意。最后一个原因则是因为风杨觉得黑暗斗士过分嗜杀,放在前方去,会对埃南罗人造成极大的伤害,而他自己也埃南罗人,虽然现在是两军对阵,丝毫也容不得心慈手软,但是可以避免的杀戮他还是想尽量避免。风杨想着只要军队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那么自己在奠定胜局之后便可以立刻下令停止追杀,但是,如果是黑暗斗士的话,不管胜负谁属,恐怕是要一方死去方休的了。

  “风杨?”星狂想不到风杨居然也同意杰伦这个馊主意,对此表示了极大的不理解。

  “皮尔瓦拉附近盗贼丛生,的确是需要黑暗斗士这样的军队来治治。”风杨随口敷衍道。

  “盗贼?那来的盗贼?”星狂瞪大着眼睛,“雷克纳的那个盗贼团早给我击溃了,现在这里不可能还有盗贼。”

  “我是说附近!”风杨说道,“皮尔瓦拉盛产盗贼,你也是埃南罗人,不可能没有听说吧?”

  “是啊!我明白了!”星狂一听到“埃南罗”这三个字,便恍然大悟,心中也明白了风杨的一片苦心,又暗暗地自责了一番。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就这样决定了。”杰伦说道。

  “杰伦,我请求给我随时调动黑暗斗士军团的权力。”想了一会,风杨提出意见,风杨觉得,不管怎样,黑暗斗士都是一支值得大用特用的攻城拔寨的军队,如果因为自己是埃南罗人,害怕杀戮过重,而不用黑暗斗士,结果导致失利,那实在是大错特错的。

  “没问题!你那里是主攻方向,需要人!接下来,我们就都要回去准备明天出发的事情了,那就散会吧!”杰伦看了看风杨和星狂,见他们都没有再表示什么异议,便说道。

  “遵命!杰伦总指挥!”星狂肃然立正,大声嚷道。

  “哈哈哈!”

  随着杰伦和风杨一阵的大笑,这个军事会议便在一种和睦热烈的气氛之中结束了。

  ※※※

  半个小时之后,费丽采居处。

  “费丽采姑娘,昨天我忙于军务,没来看你,你还好吗?”很难想像,平时粗豪无比的星狂,此时竟然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慢声细语地说着。

  “看与不看,都是一样,我有什么好看的?你堂堂一个男子汉,本该志在四方,不该经常来我这里。”对于星狂的好意,费丽采并没有表示出相应的热情。

  “我只是……只是关心你罢了。”星狂嗫嗫嚅嚅。

  “不必了。”费丽采的语气让星狂如坠入冰窟之中,浑身发冷。

  “今天的饭你还满意吗?合口味吗?”顿了一顿,星狂又问道。

  “没什么满意不满意的。我听说你们就快要进军了,有这回事吗?”费丽采完全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度,仿佛星狂是她的仆役一样。

  “哎!是的,今天,我是来向你告别的。”想了想,星狂终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语气中透露出无限的恋恋不舍和关切之情,“明天,也就是圣历2109年9月20日,我将带兵出征,相见只怕是遥遥无期了,你可要好生保重啊!”

  “战争,又是战争,埃南罗的平民又要遭殃了!”费丽采脸上呈现出怜悯的神色。

  “据说,埃南罗大部分平民都已经被迁移到了卡拉平原,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他们。”星狂安慰道。

  “搬迁的仅仅是其中一小部分,而且最终,他们还是免不了深受其害。”星狂的话丝毫也不能使费丽采得到慰藉。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战争是残酷的,不流血的战争根本是不可能。”

  “流血?哈,一定要战争吗?一定要流血吗?我猜想你们根本不知道为何而战。”费丽采突然神经质地笑了一笑。

  “为依维斯总统领报仇。”星狂的眼神无比坚定。

  “够简单!”费丽采嘲笑道,“果然是一个猪头。”

  “哎!我是猪头也好,人头也罢,都是一样,你保重就是了。”星狂幽怨得象一个刚刚失恋的少女。

  “不劳你费心了。”

  “我走了,他们还在等着我呢!”星狂嗒然若丧。

  “你……”费丽采很随意地望了星狂一眼,犹豫了一下,“也保重吧!”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虽然费丽采对星狂的第一印象并不大好,但是,星狂这一阵子对她的默默关心、爱护,她还是很感动的,虽然暂时还没有发展到爱的程度。

  “谢谢你!”星狂突然觉得好像有一个太阳在照射着,金光万丈,生活充满希望。

  “我只希望你如果抓到埃南罗士兵,便善待他们,俘虏也是人,也是生命,凡是生命,我们都应该去保护它,而不是去毁灭它。”费丽采表情有点激动,“以前,我爸爸常常告诉我,这个世界是神制造出来的,神总是制造,而人却总是在自相残杀,我的家人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被牺牲掉的,哎!我总在想,这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啊?”

  “我向你保证,我会的。”星狂深情地望了费丽采一眼,转身走了几步,又停住脚步,回头望了望,只见费丽采满眼的哀伤,他的心也好像被一根根针刺痛一般。但是,咬了咬牙,他扭过头,三步并做两步,快速地离开了。

  当天晚上,星狂破例请维拉和菲雅克撮了一顿他珍藏的燕窝,使粗茶淡饭已经很长一段时间的维拉和菲雅克高兴得几乎整晚也睡不着,说什么齿颊生香,星狂团长真是太好人了之类的话。而他们的内心却也非常明白,知道一定是费丽采对星狂说了什么话,并祈祷着费丽采天天对星狂说些他喜欢听的话,那样的话,大家的日子便都好过许多了。只不过,他们再聪明也想不到令星狂欣喜万分的那句话仅仅是四个字:“你保重吧!”热恋之中的星狂,在这句简单的话中所得到的快乐却是局外人怎样也无法想像得到的。

  ※※※

  圣历2109年9月21日,“前进军”总部阿尔斯山。

  “白木,‘永久之谜’那边有没有来信?”西龙一见到白木,便问道。

  “‘永久之谜’没有,但是皮尔瓦拉城那边倒是有紧急信件。”

  西龙接过来仔细地看了看,皱着眉头望了望远方,仿佛已经看见一大片一大片血流成河,听见杀声震天,“哦,风杨他们准备发动进攻了。”

  “另外,西龙大人,我们的报纸已经开始发行了,而且还联合了其他国家的一些私人报纸机关,请过目!”白木书记官自认优雅地将一大扎报纸捧到西龙的面前。

  “‘前进军’报仇雪恨,普兰斯罪有应得。”

  “埃南罗大限将至,‘前进军’神威无敌!”

  ……

  一份份散发着油墨香的报纸敞露在眼前,一个个醒目的标题,西龙随意地翻了几翻,大都是对“前进军”歌功颂德的文章。写文章的人极尽夸张之能事,甚至不惜凭空捏造出许多光辉“事实”,主要内容不外乎是说“前进军”当初攻打普兰斯是因为普兰斯人间接害死了依维斯,所以那是一场正义的战争。而在接下来“前进军”对埃南罗的战争,“前进军”必然会发扬以往的光荣传统,把“埃南罗”人杀个片甲不留云云。

  “西龙大人,你觉得怎样?”白木翘首而问。

  “干得还不赖嘛!白木。”西龙笑了一笑,风杨率军出征之前所最想做的事情终于略有成就了,无论如何都是值得高兴的。

  “那就好。”白木松了一口气,现在战事迫在眉睫,军中无论是谁,都处在紧张的状态之中。

  “怪不得伟大的军事家狄弗齐奥会说出这样的话:‘钱,钱,钱,即为战争的神经。’就连出报纸也不例外哦!”西龙打了个哈哈。

  “是啊!有钱能使鬼推磨,确实如此。”一直默不作声的那兰罗发表自己的高见,“不过我只想问问,报纸的销售状况如何?”

  “这种报纸哪里会有人买啊!都是无偿赠送的。”白木答了一句,底下还有一句,但他觉得不应该在这种场合说,那句话就是:平常人家都是拿回家垫锅或者当柴火烧,大部分人根本连看都不看。

  “我还以为就算不能盈利,至少也能持平呢!原来却是一门亏本生意啊!”那兰罗神情颓然。

  “那兰罗大叔,每件事情都想着赚钱是不对的。”西龙强忍住笑意,“这是为了军事目的,而不是为了别的。”

  “这说明国民的文化水平过低,西龙大人,我们是否应该考虑大力推广教育呢?”白木眉头一皱,一个念头涌上脑门。

  “我知道,不过钱可不是那么容易赚的,特别是现在,军队消耗很大!实在不宜把金钱浪费在没有多少益处的地方。”那兰罗苦口婆心道,他本质上是一个商人,因此万事只想着赚钱,根本不会真正去考虑什么顾全大局,更不知道舆论对于战争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堂堂‘前进军’,不可能连这点小费用也负担不起吧?”西龙开解道。

  “虽然是,但是节省一点总归错不了。”那兰罗答道。

  “对了,那兰罗大叔,现在你的农业研究院状况如何?”

  “获得的成就十分喜人,仅仅上个月,我们便收获青菜两万吨、西红柿一千吨、马铃薯九千吨。”一提到自己一手创办的农业研究院,那兰罗便完全换了一副模样,眉飞色舞,滔滔不绝的,“我准备在这附近再开辟一大片土地,让士兵们下去学习种田,另外,我还准备……”

  “等等!那兰罗大叔,你想让士兵们去种田?他们可是用来打仗的!”白木打断了那兰罗,提问道。

  “他们这不是闲着嘛!年轻人,整天游手好闲的也不是个事,该让他们多劳动劳动,才会知道物力维艰,一粥一饭,来自不易!免得他们都坐着就等吃闲饭啊!”那兰罗坚持道。

  “哦!”白木不再反驳,他知道那兰罗这种老顽固,一旦认定自己是对的,几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而且,现在士兵们的求战yu望相当之高,纷纷要求上前线,去和埃南罗人大干一场,这也是精力过剩的表现之一,做点农活可以平衡一下。”那兰罗又说道。

  “那兰罗大叔这个提议很有创见!能够更充分地利用人力,兵农一体,自给自足。”西龙由衷地赞扬道,“太好了!就这么办!”

  “真有这么好?”那兰罗刚才不过是随口提提,没有料到却得到西龙的大力认同,现在连他自己也惊诧起来,觉得应该更严肃认真地重新审视一下这个意见。

  “好!棒!棒极了!”西龙兴奋地答道,“不过,毕竟士兵们的主要职责是打仗,守卫边疆,这些农活只有在训练完之后才让他们去做,千万不能本末倒置。”

  “是!”那兰罗丝毫也没有得意忘形之色。

  兵农结合这个策略在后来对军队产生了相当惊人的影响,赋予了军队新的意义,这一点聪明如同西龙在当时也没有完全估量到。

  “那么,推广教育的计划呢?”白木问道。

  “以后再说吧,现在兵荒马乱的。”西龙微微一哂。

  ※※※

  圣历2109年9月22日,天鹅堡。

  “两位亲王,在下巴蒂,有失远迎,还望恕罪!”巴蒂朝普兰斯两位亲王,可约和提兰客客气气地拱了拱手。

  “巴蒂元帅威名远播,还这么谦恭,真是折煞我们两个了。”可约还了一礼,而提兰则只是傲慢地点了点头。

  “哪里,哪里!大家以后就都是一家人了。”巴蒂笑了一阵,指了指一旁的铁诺,“这位是铁诺团长,也是我们埃南罗有名的将领、勇士。”

  “铁诺团长,久仰大名!”可约向铁诺打了一个招呼。

  “可约亲王太看得起我了,在下实在不敢当。”铁诺很随意地应酬了一下。

  “可约亲王、提兰亲王,‘前进军’跋扈不逊,不可一世,此次虽然是在埃南罗联军抗敌,但请你们两位不要见外,就当自己是埃南罗的主人吧!”巴蒂说道。

  “好,好!‘前进军’于我们有灭国之恨,而且,要不是佛都亲王收留我们,我们还不知道流落到什么山旮旯。因此,我们一定会倾尽全力,跟你们同仇敌忾,把他们赶出埃南罗!”可约一副豪气干云的样子。

  “哈哈哈,可约亲王太会开玩笑了,这哪里是什么收留!其实,胜败乃是兵家常事,你们也不过是一时落难罢了,将来一定还可以东山再起,大有可为。”巴蒂大笑着说道。

  “巴蒂元帅真是太看得起我们兄弟俩了!”可约感激地点了点头。

  “两位亲王这一路赶来想必非常辛苦,还是先请回营歇息,改天再谈军务吧!”巴蒂拱了拱手。

  “好,那我们先告退了!”可约和提兰都巴不得巴蒂讲这句话,一听之下,急忙告退。

  “总指挥,我看这两个所谓的普兰斯亲王并不可靠啊!”可约和提兰走后,铁诺便说道。

  “他们现在已经是走投无路了,我相信他们不敢造次。”巴蒂说道。

  “只不过,刚才看他们的军队鱼贯而入,阵容却甚是散乱,只怕战斗力很一般。”铁诺面有忧色。

  “他们的劣迹我也不是没有听说过,至于士兵的战斗力更不用提,总之,聊胜于无吧!”巴蒂笑了笑。

  “总指挥,你难得一点都不担心他们到时会反戈?”

  “反戈?他们投降‘前进军’?这不可能!他们与‘前进军’之间的仇怨多不胜数!”巴蒂用一种十分肯定的语气。

  “哦!”铁诺应了一句,心中却在说:世事无绝对!

  ※※※

  “可约亲王,提兰亲王,刚才你们见了巴蒂之后,感觉如何?”拉什尔见到他两个主子走了回来,便马上凑上去问道。

  “还行,我本以为他会是一个古板的军人,但是,一见之后发现他还是挺客气,看来,他对普兰斯人对我们都没有什么偏见。”可约笑脸呵呵。

  “怎么说两位都是普兰斯亲王,地位尊贵,非同一般,巴蒂又怎敢怠慢呢?”拉什尔谄媚地笑了一笑。

  “哼!那可是笑里藏刀啊!”提兰却是紧绷着脸。

  “九弟,我们现在可是寄人篱下,人家这样对我们已经算好了。”可约平心静气地说道。

  “是啊!好,太好了!你没看旁边那个铁诺,瞪着对死鱼眼,好像我们欠他很多钱一样。”提兰嘲笑了一句。

  “呵呵,九弟,你不也站在一边一言不发嘛!”

  “我再怎么落魄,也是普兰斯亲王!凭什么去跟这种人点头哈腰?我更不会象某人一样,说去什么山旮旯!”提兰明显是在讽刺可约。

  “那不过是客套话,你也忒认真了,归根到底,我还是觉得只要主将对我们好就行了,我们没理由要求每个人都对我们好吧?那是不可能的!”

  “哼!过几天人家还要让我们去打头阵呢,那才叫好呢!”

  “九弟,不是大哥说你,你有时真是太偏激了点。大家既然同盟了,自然是要上战场打仗的了,至于是不是头阵,那就要看战术安排了。”

  “你想死,我可不想。”提兰拂袖而去。

  “你看看你的九亲王,就是这个样子。”可约苦笑了一声,其实要不是他在中间斡旋,以提兰这样的性格,即使不战死沙场,也早就走投无路了。

  “大亲王一片苦心,属下心知肚明。”拉什尔答道。

  “回去吧!”可约拍了拍拉什尔的肩膀,心中感到莫名的压抑,自从跟‘前进军’打仗以来,自己一败再败,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转转运气。

  

第十章 运筹帷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