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模棱两可

    圣历2109年10月10日,风远城近郊。

  “星狂团长,那巴罗可真能撑,顶了这么久还没有给我们打垮,也算是创下了我们攻城时间最长的纪录了。”维拉开口说道。

  “你大概是忘记了当初我们在普兰斯曾经给玻利亚围困两个月了吧!”星狂说道。

  “可那时我们是处在被动,不象现在,我们是主动一方。而且,当时玻利亚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而在这里,这三方面的有利条件却全被巴罗独享了,我们一个也没有!但是,我们仍然能够围着他们猛攻猛打,这不仅说明我们‘前进军’士兵英勇善战,为达目的,不怕牺牲,也说明星狂团长你的指挥艺术非常高超,比玻利亚有过之而无不及。”维拉说着向星狂竖起了大拇指。

  “要是玻利亚手下的军队是我们的士兵的话,哼哼,恐怕十个星狂也早被他干掉了。”星狂说道,“其实,都是打仗嘛,没什么两样的,我们能够在包围圈中撑两个月,巴罗他们能做到这一点也不奇怪啊!”

  “星狂团长,你变了,你变得太多了。”维拉若有所思地说道,往常的星狂最忌讳说到这段令他十分耻辱的陈年往事,但现在他竟然主动提起,而且是以一种非常平静的语调和极端客观的观点,这使维拉大为吃惊。

  “人总是要变的,总不能老是那个样子吧!”星狂笑了笑。

  “也许,这就是爱情的魔力!”菲雅克插嘴道。

  “爱你妈个头。”星狂有点尴尬地说道。

  “难道星狂团长不是很喜欢费丽采姑娘吗?”菲雅克口里问道,心里却想:哎,星狂那有什么变化,还不是那个样子,粗口满天飞。

  “看你这副样子,好像个哲学家一样。”星狂用手推了推菲雅克,岔开话题道,“不过,我们都攻了十来天了,还是没有攻下来,哎!巴罗可真是个硬骨头啊!不愧是巴蒂的儿子。”

  “他跟星狂团长正好是棋逢对手,可以大打一场。”维拉说道。

  “说是这么说,但这样下去,情况对我们很是不妙,不管我们怎么办,巴罗都是龟缩在城里,不肯出来,我们拿他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也难怪星狂忧心忡忡,自从第一次攻城,巴罗因为率军追击星狂军队,吃了一次亏之后,无论星狂军队怎么动作:假装溃败也好,故意把阵型弄得很乱也好,巴罗就是不让军队出来。而且,停军之后搞突然袭击又瞒不过巴罗的耳目,在这样的情况下,星狂除了让士兵们拼命地往城里放箭、拼命地冲上城墙之外,也没有任何别的办法了。

  “是啊!星狂团长,你得想个办法!”维拉说话的语气,让人觉得他只是个局外人,与这场战争毫无关联。

  “人家说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我们三个合计合计一定可以想出办法来的。”菲雅克说道。

  “可惜,这三个臭皮匠之中,有两个是从来不干事的。”星狂冷笑道。

  “星狂团长,我对不起你,不能为你分忧,我有罪!”维拉跳下战马,在地上狠狠地磕了几个头,好像是要把土地砸出个洞来一样。

  “星狂团长,菲雅克无能!”菲雅克也学着维拉的样子,把额头拼命地往地上撞。

  “算了,算了,真是受不了你们俩。人家说血可流,头可断,可你们这血也流得太不是地方了,要是真想流血的话,那就跟着士兵们冲上去攻城,那才叫英勇呢!”星狂连连叹息。

  两个人的额头都流满了血,不过,在事后,菲雅克却是这样对自己亲信说的:“我还没有蠢到象某人一样把自己的额头真往地上磕呢!告诉你,我事先便在死尸上装了一袋血了,在磕头的时候我便弄一些捧在手心里。现在你知道什么叫智慧了吧?这就是!”而维拉在风闻了菲雅克的话之后,明显不屑一顾,“这样的小聪明,实在是毫无必要,要是让星狂团长发现了,那可绝对不会仅仅是流一点血了。”

  “星狂团长,我也是个团长,虽然是比你这个团长要低一级的团长,但是,我也算是个高级将领,要负责指挥军队,不可以轻易上去冲锋的,要是我上去冲锋那是逞匹夫之勇,不是我这种靠脑袋吃饭的人该做的事情。”维拉理直气壮地辩解道。

  “星狂团长,我是外宾,而且每次你去见费丽采姑娘时,都把我当成高级顾问,为了‘前进军’的声誉,还有星狂团长的幸福着想,我也不可以轻易牺牲自己的生命。”菲雅克也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得了,你们俩都给我起来,这样象什么?还敢说自己是靠脑袋吃饭?依我看是靠膝盖和额头吃饭。当士兵们在前线冲锋陷阵,舍生忘死的时候,你们却缩着脑袋在这里说闲话,高级将领,高级顾问,哼,真亏你们说得出口!”对维拉和菲雅克层出不穷的狡辩和做法星狂早就习惯了。

  “遵命!”维拉和菲雅克马上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又翻身骑上了马。

  “那你不会叫我们上去冲锋了吧,星狂团长。”菲雅克怯生生地问了一句。

  “就你们俩这副样子,我怕你们上去会丢人现眼。”星狂对菲雅克的问话嗤之以鼻。

  “那就是不会派我们上去了。”菲雅克和维拉都并不以为耻,兴高采烈地说道,要不是星狂在场的话,此刻他们恐怕就要欢天喜地地嚷上几嚷了。

  “其实,星狂团长,我也真不是不想上去冲锋,上一次我还在皮尔瓦拉杀掉了很多敌人呢!其中包括对方两个厉害人物,叙拉和切特。再上一次,我在普兰斯,也立下了赫赫战功。”维拉媚笑道,“只不过是这几天身体很不舒服,有点偏头疼,加上鼻子发炎,我怕精神不集中,上去非但杀不了敌人,反倒会使星狂团长你损失一个得力助手,使‘前进军’损失一颗正在熠熠闪光的将星。”

  “我上一次也在……”菲雅克也不甘示弱。

  “行了,再吹下去这牛皮就要爆了。”星狂不以为然地打断了菲雅克的话。

  “上一次?哈哈,上一次你在乱军之中穿着一条裤衩的样子可真是威风八面。”维拉忍不住讽刺道。

  “有完没完?真不象话!”星狂脸色一黑。

  “完了。”菲雅克和维拉马上都紧紧地闭上了嘴巴。

  星狂抬起头,看着“前进军”士兵不停地向着风远城涌去,战场上风云变幻,鲜血使周围的空气也变得潮湿起来,不禁思潮翻滚:巴罗尚且如此,巴蒂肯定更加老辣,那么,风杨在天鹅堡遇到的障碍和抵抗一定比这里要严重多了。可惜的是,自己又不能速战速决,然后挥军去援助风杨。不过,好在风杨现在所遇到的困难事先大家也都估计到了,分给他的兵力也比较多。而杰伦的任务仅仅是佯攻而已,根本不能对他有什么别的指望了。对了,还有魔武大人的黑暗斗士兵团,只不过风杨过于善良,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用调动他们上去打仗。哎!这个埃南罗,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它全部攻下来。

  ※ ※ ※

  圣历2109年10月11日,天鹅堡。

  “佛都王子来信,蓝达雅的魔法军团将会提前20天来到天鹅堡。埃南罗的兄弟们,胜利的曙光已经在我们面前闪耀了。只要我们再坚持12天,也就是到10月23日,那么,我们就大功告成了!”巴蒂看完佛都的信之后,大喜过望,在城头上高声嚷道。

  “埃南罗万岁!埃南罗必胜!”

  “佛都亲王万岁!”

  “让‘前进军’都见鬼去!”

  血战中的埃南罗士兵群情汹涌,一个个扯开喉咙,高声嚷着。而许多糊里糊涂的普兰斯士兵也跟着嚷了几句,他们大概已经忘记了自己是那里人了。

  “巴蒂元帅,为什么只有你称呼佛都亲王为佛都王子的?”站在巴蒂旁边的可约问了一句。

  “整个埃南罗,也只有我们总指挥一个人叫佛都亲王为佛都王子而已。”旁边的侍卫自豪地答道。

  “巴蒂元帅跟佛都亲王的关系可真够亲密的。”可约谄媚地笑了笑。

  “那当然!他们两个可都是我们埃南罗的顶天柱哩!”那侍卫又说道。

  圣历2109年10月10日,风远城近郊。

  “星狂团长,那巴罗可真能撑,顶了这么久还没有给我们打垮,也算是创下了我们攻城时间最长的纪录了。”维拉开口说道。

  “你大概是忘记了当初我们在普兰斯曾经给玻利亚围困两个月了吧!”星狂说道。

  “可那时我们是处在被动,不象现在,我们是主动一方。而且,当时玻利亚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而在这里,这三方面的有利条件却全被巴罗独享了,我们一个也没有!但是,我们仍然能够围着他们猛攻猛打,这不仅说明我们‘前进军’士兵英勇善战,为达目的,不怕牺牲,也说明星狂团长你的指挥艺术非常高超,比玻利亚有过之而无不及。”维拉说着向星狂竖起了大拇指。

  “要是玻利亚手下的军队是我们的士兵的话,哼哼,恐怕十个星狂也早被他干掉了。”星狂说道,“其实,都是打仗嘛,没什么两样的,我们能够在包围圈中撑两个月,巴罗他们能做到这一点也不奇怪啊!”

  “星狂团长,你变了,你变得太多了。”维拉若有所思地说道,往常的星狂最忌讳说到这段令他十分耻辱的陈年往事,但现在他竟然主动提起,而且是以一种非常平静的语调和极端客观的观点,这使维拉大为吃惊。

  “人总是要变的,总不能老是那个样子吧!”星狂笑了笑。

  “也许,这就是爱情的魔力!”菲雅克插嘴道。

  “爱你妈个头。”星狂有点尴尬地说道。

  “难道星狂团长不是很喜欢费丽采姑娘吗?”菲雅克口里问道,心里却想:哎,星狂那有什么变化,还不是那个样子,粗口满天飞。

  “看你这副样子,好像个哲学家一样。”星狂用手推了推菲雅克,岔开话题道,“不过,我们都攻了十来天了,还是没有攻下来,哎!巴罗可真是个硬骨头啊!不愧是巴蒂的儿子。”

  “他跟星狂团长正好是棋逢对手,可以大打一场。”维拉说道。

  “说是这么说,但这样下去,情况对我们很是不妙,不管我们怎么办,巴罗都是龟缩在城里,不肯出来,我们拿他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也难怪星狂忧心忡忡,自从第一次攻城,巴罗因为率军追击星狂军队,吃了一次亏之后,无论星狂军队怎么动作:假装溃败也好,故意把阵型弄得很乱也好,巴罗就是不让军队出来。而且,停军之后搞突然袭击又瞒不过巴罗的耳目,在这样的情况下,星狂除了让士兵们拼命地往城里放箭、拼命地冲上城墙之外,也没有任何别的办法了。

  “是啊!星狂团长,你得想个办法!”维拉说话的语气,让人觉得他只是个局外人,与这场战争毫无关联。

  “人家说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我们三个合计合计一定可以想出办法来的。”菲雅克说道。

  “可惜,这三个臭皮匠之中,有两个是从来不干事的。”星狂冷笑道。

  “星狂团长,我对不起你,不能为你分忧,我有罪!”维拉跳下战马,在地上狠狠地磕了几个头,好像是要把土地砸出个洞来一样。

  “星狂团长,菲雅克无能!”菲雅克也学着维拉的样子,把额头拼命地往地上撞。

  “算了,算了,真是受不了你们俩。人家说血可流,头可断,可你们这血也流得太不是地方了,要是真想流血的话,那就跟着士兵们冲上去攻城,那才叫英勇呢!”星狂连连叹息。

  两个人的额头都流满了血,不过,在事后,菲雅克却是这样对自己亲信说的:“我还没有蠢到象某人一样把自己的额头真往地上磕呢!告诉你,我事先便在死尸上装了一袋血了,在磕头的时候我便弄一些捧在手心里。现在你知道什么叫智慧了吧?这就是!”而维拉在风闻了菲雅克的话之后,明显不屑一顾,“这样的小聪明,实在是毫无必要,要是让星狂团长发现了,那可绝对不会仅仅是流一点血了。”

  “星狂团长,我也是个团长,虽然是比你这个团长要低一级的团长,但是,我也算是个高级将领,要负责指挥军队,不可以轻易上去冲锋的,要是我上去冲锋那是逞匹夫之勇,不是我这种靠脑袋吃饭的人该做的事情。”维拉理直气壮地辩解道。

  “星狂团长,我是外宾,而且每次你去见费丽采姑娘时,都把我当成高级顾问,为了‘前进军’的声誉,还有星狂团长的幸福着想,我也不可以轻易牺牲自己的生命。”菲雅克也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得了,你们俩都给我起来,这样象什么?还敢说自己是靠脑袋吃饭?依我看是靠膝盖和额头吃饭。当士兵们在前线冲锋陷阵,舍生忘死的时候,你们却缩着脑袋在这里说闲话,高级将领,高级顾问,哼,真亏你们说得出口!”对维拉和菲雅克层出不穷的狡辩和做法星狂早就习惯了。

  “遵命!”维拉和菲雅克马上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又翻身骑上了马。

  “那你不会叫我们上去冲锋了吧,星狂团长。”菲雅克怯生生地问了一句。

  “就你们俩这副样子,我怕你们上去会丢人现眼。”星狂对菲雅克的问话嗤之以鼻。

  “那就是不会派我们上去了。”菲雅克和维拉都并不以为耻,兴高采烈地说道,要不是星狂在场的话,此刻他们恐怕就要欢天喜地地嚷上几嚷了。

  “其实,星狂团长,我也真不是不想上去冲锋,上一次我还在皮尔瓦拉杀掉了很多敌人呢!其中包括对方两个厉害人物,叙拉和切特。再上一次,我在普兰斯,也立下了赫赫战功。”维拉媚笑道,“只不过是这几天身体很不舒服,有点偏头疼,加上鼻子发炎,我怕精神不集中,上去非但杀不了敌人,反倒会使星狂团长你损失一个得力助手,使‘前进军’损失一颗正在熠熠闪光的将星。”

  “我上一次也在……”菲雅克也不甘示弱。

  “行了,再吹下去这牛皮就要爆了。”星狂不以为然地打断了菲雅克的话。

  “上一次?哈哈,上一次你在乱军之中穿着一条裤衩的样子可真是威风八面。”维拉忍不住讽刺道。

  “有完没完?真不象话!”星狂脸色一黑。

  “完了。”菲雅克和维拉马上都紧紧地闭上了嘴巴。

  星狂抬起头,看着“前进军”士兵不停地向着风远城涌去,战场上风云变幻,鲜血使周围的空气也变得潮湿起来,不禁思潮翻滚:巴罗尚且如此,巴蒂肯定更加老辣,那么,风杨在天鹅堡遇到的障碍和抵抗一定比这里要严重多了。可惜的是,自己又不能速战速决,然后挥军去援助风杨。不过,好在风杨现在所遇到的困难事先大家也都估计到了,分给他的兵力也比较多。而杰伦的任务仅仅是佯攻而已,根本不能对他有什么别的指望了。对了,还有魔武大人的黑暗斗士兵团,只不过风杨过于善良,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用调动他们上去打仗。哎!这个埃南罗,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它全部攻下来。

  ※ ※ ※

  圣历2109年10月11日,天鹅堡。

  “佛都王子来信,蓝达雅的魔法军团将会提前20天来到天鹅堡。埃南罗的兄弟们,胜利的曙光已经在我们面前闪耀了。只要我们再坚持12天,也就是到10月23日,那么,我们就大功告成了!”巴蒂看完佛都的信之后,大喜过望,在城头上高声嚷道。

  “埃南罗万岁!埃南罗必胜!”

  “佛都亲王万岁!”

  “让‘前进军’都见鬼去!”

  血战中的埃南罗士兵群情汹涌,一个个扯开喉咙,高声嚷着。而许多糊里糊涂的普兰斯士兵也跟着嚷了几句,他们大概已经忘记了自己是那里人了。

  “巴蒂元帅,为什么只有你称呼佛都亲王为佛都王子的?”站在巴蒂旁边的可约问了一句。

  “整个埃南罗,也只有我们总指挥一个人叫佛都亲王为佛都王子而已。”旁边的侍卫自豪地答道。

  “巴蒂元帅跟佛都亲王的关系可真够亲密的。”可约谄媚地笑了笑。

  “那当然!他们两个可都是我们埃南罗的顶天柱哩!”那侍卫又说道。

  “两位亲王,现在我们就静等着喝庆功酒吧!”巴蒂望着可约和提兰说道。

  “跟巴蒂元帅你合作真是我们的荣幸啊!”可约说道,“希望大家以后可以继续合作,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一直到这个世界上没有‘前进军’这支军队为止。”

  “好说,我们埃南罗欢迎之至。”巴蒂很随意地敷衍道,蓝达雅的30万魔法军队就要赶到这里来了,他觉得对这些贪生怕死的普兰斯人也就不用那么客气了。

  可约只是赔笑不迭,提兰则摆着他在天鹅堡最常见的姿势:黑着脸,一动也不动。

  ※ ※ ※

  在埃南罗一方兴高采烈的时候,接到风杨的求援信之后的黑暗斗士军团也沉浸在一片喜悦之中。“哈哈,我们终于又有仗可以打了。”“很久没有上战场,也很久没有杀人了,哎,我都快有肚腩了。”“我比任何时候都更盼望着鲜血的浇淋,滋润。”各种各样穷兵黩武的言论从黑暗斗士的口里吐出,而最极端最变态的莫过于军务官格里高尔的话:“人生最快意莫过于摧毁别人的家园,把别人弄得妻离子散,看着他们的老婆和孩子在门槛上哀哀哭泣。”

  也难怪,当这群黑暗斗士开出皮尔瓦拉直向天鹅堡而去的时候,皮尔瓦拉的居民一个个都如释重负,心情欢快。甚至,商人们趁机推出了一系列的优惠酬宾活动,商店上悬挂着一条条长长的横幅:“为庆祝黑暗斗士军团征讨埃南罗,本店自即日起直至他们返回之时,所有商品一律五折大优惠!”“跳楼价!庆祝黑暗斗士光荣离去。”所有的横幅字面上的意思对黑暗斗士是客客气气的,但是潜台词却都是:但愿他们不要再回来了,给埃南罗人杀死也好,在路上给雷劈死也好,或者换个城市也可以,就是不要回来了。

  不过,实际上,黑暗斗士在这座城市并没有做过任何一件血腥的事情,甚至,在魔武的严令之下,所有的黑暗斗士每天都只有一个钟头能够在街上溜达。但是,他们身上那股杀气,那股冷得刺骨的气息,即使距离很远,也让居民们如同身临其境,一个个惶恐不安。而自从黑暗斗士来到皮尔瓦拉之后,每当小孩子哭哭啼啼的时候,不胜其烦的大人们只消说一句:“再哭,黑暗斗士就要来。”那些小孩子便马上睁大着眼睛,即刻停止哭泣。只不过,通常,大人们也不大敢用这种方法来折磨小孩子,因为,每次吓完小孩子之后,大人们自己也被吓到了,晚上睡觉便恶梦连连,更不用说那些被吓的小孩子了。

  在这个时候,魔武率领着黑暗斗士军团,以最快的速度向天鹅堡开进。

  “黑暗斗士王,你说我们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到达天鹅堡?”一路上,格里高尔已经不下十次地重复了这个问题。

  “快了。”魔武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我一想到鲜血就兴奋。”格里高尔激动地在马背上晃动着,那只马要是会说话的话,恐怕会跟格里高尔吵架:“你就不能坐稳点吗?难道不知道这样弄来弄去的我会很难受吗?”

  魔武再不答理,兴奋莫名的又何止是格里高尔一个呢?在他们后面那群黑暗斗士又有那一个心里不是充满着杀人的念头?只不过,格里高尔的兴奋是叶公好龙式的,叫他上去冲锋他肯定不干。但黑暗斗士们可就不同了,杀人已经成为他们的生理需要。

  “黑暗斗士王,是不是我们一到那里就要开始打仗啊?”格里高尔又问道。

  “一切都要听从风杨的调遣,风杨说打,我们就打!”魔武冷冷而且有点不耐烦地说道。

  “黑暗斗士王,据说你当初在‘前进军’中是依维斯总统领的副手,威风八面,如此说来,应该是你说了算,我们又何必听命于风杨这种小人物呢?想打就打,只要黑暗斗士王你一声令下,所有的人便都会‘哗啦’一声洪水一样冲上去,紧接着,埃南罗阵中便是哭嚷声四起:‘黑暗斗士来啦,我们快跑啊!妈呀!再不跑就没命了!’但我们的士兵一点也不会留情,所过之处,死伤这不计其数,血肉就象属下说话时的唾沫一样横飞,最终,我们便把埃南罗人打得夹着尾巴弃城而逃。”格里高尔说得眉飞色舞,天花乱坠。

  “谁说风杨是小人物?到时你要是敢不听命于他,我一定要了你的命。”魔武盯着格里高尔,一字字地说道。

  格里高尔从来没有见过魔武如此严肃过,只觉得一阵阵阴风四起,吓得马上低下了头,小声嘀咕着:“是!”

  “听着,到了天鹅堡之后,你们一定要服从风杨团长的命令,否则的话,格杀勿论!”格里高尔的话点醒了魔武:黑暗斗士军团之中肯定还有许多人抱着与格里高尔一样的念头。于是,在顿了一顿之后,魔武高声宣布道。

  “遵命!”如果不是亲历其景,恐怕谁也无法想像到一万个人一起发出的声音竟然可以显得如此整齐、如此冷入骨髓。

  ※ ※ ※

  圣历2109年10月12日,埃南罗国都卡纳亚。

  “王兄,现在可以放下心了,天鹅堡很快就会有魔法军团来相助了,加上巴蒂元帅的调度,我们胜利在望!”满脸倦色但是强打精神的佛都对辛夷说道。

  “有你在,朕早就放心了。”辛夷会心地微笑道。

  “只要我们解决了这场迫在眉睫的危机,王兄,假以时日,全面胜利必将展现在我们眼前。如此以来,我们称霸天下的鸿图大业又将踏上平坦大道了!”佛都一副满心欢喜的样子。虽然私底下他总会被某些事情烦扰,但在辛夷面前,他从来不会透露出半点消息,永远都是这么乐观。因为,他十分明白辛夷只不过是一个知足长乐的人,假如不在辛夷面前表现得信心十足的话,辛夷一定会对称霸天下的计划感到犹疑,甚至放弃。而一旦失去了辛夷的支持,那么,佛都要想称霸天下难度就会比现在更大了。

  “哎,佛都,你清瘦了很多,千万要注意调养才是。”辛夷看着佛都苍白的脸颊,怜惜地说道,“只有你身体保持健康,才能保证我们的计划得以顺利开展下去。”

  “多谢王兄,我会注意的。”佛都感激地鞠躬道。

  “就算你不为自己,为了埃南罗的子民们,你也应该好生保养。”辛夷又加上了一句,“朕后宫里存有不少补品,待会我让太监给你送些过去。”

  “多谢王兄!”佛都再次深深鞠躬道,“只不过后宫里面的东西都是给王兄和皇嫂你们用的,佛都何德何能?又怎么敢接受这样贵重的东西呢!”

  “你我本是兄弟,情同手足,何须如此客气?如果你都受不起的话,普天之下就没有一个人能受得起。”辛夷说着,眼神转而有些伤感起来,“当初,我没有当上国王的时候,你可没有跟我这么见外过。”

  佛都凝视着辛夷,眼神里饱蓄着浓厚的感情,口里却不出一声。

  “启禀陛下,皇后有恙。”

  太监那阴阳怪气的声音一下子便把这温馨气氛彻底破坏了,佛都苦笑了一下,“王兄,嫂子身体不适,还是请您快些去照看她吧!臣弟就此告退!”

  这个莉莎,总选择在这个时候搞鬼,辛夷不满地“哼”了一声,“佛都,别理她!朕又不是医生!”

  王兄夹在中间也不好做人,佛都心想着,表面上却是满不在乎地笑了笑,“王兄你是一国之君,而嫂子是一国之后,此等大事,臣弟又怎么敢耽搁呢?不过,在这段时间内,臣弟恐怕也很难有时间来这里朝觐了,王兄可要多多保重啊!”

  佛都说没有时间来和我见面,是怕和莉莎再起冲突吧!辛夷望着佛都点了点头,“朕知道了!”

  ※ ※ ※

  出了皇宫之后,佛都坐上了马车。以前从皇宫到他的住宅这段路程,他都是步行着回去的,但现在他却只能选择这种方式,这一方面是由于军务繁忙,时间紧凑;另一方面佛都自己对他的专用医生也有所解释:“最近走路时总觉得重心不稳,脚步蹒跚,也许是劳累过度吧!”

  路上人声鼎沸,偶尔还听见路边小贩那高亢的叫卖声,佛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总是有许多事先没有料到的障碍出现。比如莉莎,虽然并不能真正影响到我和王兄之间的关系,但是,她老是跟我作对的话,我的许多计划又不知不觉有了许多障碍,而我又不可能向她公开开火,这样的话,便只有尽量避开她了。

  而假如这场仗最后真能打赢的话,我国想必也是受创非轻,也许从某种程度来说,现在这场仗也是称霸天下的一个必经阶段,但是,“前进军”的发展实在又是另一大意外,我又怎么会想到他们经过征讨坎亚、海罗、普兰斯、基欧等等国家之后,实力非但没有下降,反而提升到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呢?

  但要是连这场仗都输的话,恐怕我国与如今的普兰斯等国也就没有什么区别了。

  不过,称霸天下真有那么重要吗?……值得为之付出整个埃南罗的兵力和钱财?值得使无数人奉献其鲜血甚至生命?

  这个想法划过脑际,佛都不禁为之愕然,在马车里急促地挪动着身体,弄出一阵阵“咯吱咯吱”的响声。有所察觉的马车夫急忙问发生了什么事,他胡乱答了几句,又回到沉思之中。

  肉体上的虚弱也许真的可以让精神上也变得软弱吧!以前,我可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征服世界称霸天下的理想。

  但是,天下之事,合久必分,分就必合,最终总会有人横空出世,一统天下的,无论如何,这条路我都应该一直走下去!

  把世界从一盘散沙变成一个整体的话,大部分人的生活都会有所改善吧!

  只不过,我这副身子骨……

  “两位亲王,现在我们就静等着喝庆功酒吧!”巴蒂望着可约和提兰说道。

  “跟巴蒂元帅你合作真是我们的荣幸啊!”可约说道,“希望大家以后可以继续合作,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一直到这个世界上没有‘前进军’这支军队为止。”

  

第六章 模棱两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