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第四次神圣之战

    圣历2109年11月1日,表面上看来和往常的日子一点区别也没有,一样的秋高气爽,一样的落叶满地。本来,没有人会去在意这样一个日子。然而,一场酝酿已久的巨变却在今天发生,以致那以后,只要是生活在这个时代里,无论男女老幼,都必将彻底地记住这个日子。

  往常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魔宫,现在由于重要人物的出击而变得一片死寂,再加上阴森森的气氛,更显得可怖。这一天,妖怪王撒马拉和魔王马拉维都已经等待很久了。

  “终于到来了!”当妖怪王迈出阴冷的魔宫时,他不禁微微地叹了一口气。许久以来的屈辱,设想中即将到来的扬眉吐气,一起浮现在他的眼前。他紧紧地攥住拳头,手上青筋凸现,在胸前挥了挥,并下意识地做了一个迎接胜利的手势。

  “胜利是属于我们的!”看着妖怪王,马拉维感到信心十足。

  所有出战的魔族,在出击之前总不免心怀忐忑,但是,此时,当他们从魔宫里出来之后,却都已将那忐忑不安和疑惧置之度外,他们现在只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有花,有清新的风和绿得簇新的青草。每一个魔族脸上都缀满了笑容,虽然这种笑容展现在他们那又丑又黑的脸上显得那么生硬。不过,毫无疑问的是,从这冰冷的笑容里,看到的是求胜的决心。

  “我们一定可以取胜的!”就连留守在魔宫里的魔族心中也都充满对胜利的渴望和信心,在魔宫里祈祷着他们的子弟兵们旗开得胜,荡平神族。

  而人族的守护神们,却依然没有摆脱第三次神圣大战所遗留给他们的那种心灰意冷的感觉。他们的寿命无穷无尽,他们的忧愁仿佛也因此而绵延不绝。

  魔族在妖怪王的带领下,有条不紊地遍布于空中。看来,妖怪王对己方的实力有足够的自信,并不准备偷袭神族,而是下定决心要和神族光明正大地大干一场,虽然这种光明正大的前提是其已经不够光明正大地准备了许久。

  在浑浑噩噩之中被眼前事实震惊的神族,并没有选择在魔族布完阵之前攻击他们,虽然他们心中都明白对手势力强大,但这些习惯了闲云野鹤般过日子的天神,好像早已对一切都已无所谓了。态度随便的他们并没有趁机连成一气,而是伫立在原地不动。

  ※※※

  天神的段数一共分为十三段,如果依照另一种分法,第一段至第四段便相当于天使级,而从第五段到第八段则是大天使级,第九段到第十二段属于天神级,至于第十三段则是大天神级别。

  而现在,神族总共有41个,在这41个之中,有11个属于大天使级;其余的都是天神级。其中,大天使级的都是第七段;第九段则有14个天神;第十段有12个天神;而战神、复仇之神的段数是第十一段;光明之神与黑暗之神,则是十二段的。

  很快,整个天空,便站满了密密麻麻的魔族。41个神族被包围在里面,显得势单力薄、孤立无依,但他们脸上的神色却没有紧张的迹象。

  自有宇宙到现在,神、妖魔之间的战争便时有发生,谁也没有想过这样的争斗到底有什么真正的意义,如果说仅仅是由于想改变自己的生存环境,似乎太粗略了些。也许,神与妖魔在本质上就是势不两立,就好像水、火一样,凑在一起总难免有摩擦,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前三次的结局都是妖魔铩羽而归,然而,这一次,看起来,结局堪忧。

  按理说,魔族和妖怪王要想铲除神族难度非常大,但是,此时的情况是魔族筹谋已久,而且又演习了“生死无极”的阵法,而神族的斗志却降落到历史最低点。因此,胜利的天平似乎是朝着魔族倾斜的。

  即使是最低级别的神族,现在也都看出了魔族和妖怪王所布的阵法正是“生死无极”。

  “撒马拉,你还是不甘心吗?”光明之神一开口,整个天空都抖满了光辉灿烂的粒子,一颗颗如同灰尘一样飘散而下。

  撒马拉的脸庞如同冰块一样散发着寒气,他环顾了一下身边的魔族,抬起头望向光明之神,“我只是来要回我们应该得到的东西罢了。”

  “真的必须如此吗?”光明之神的语气中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悲戚,“我们真的要让这段恩怨继续下去吗?”

  “是的。”撒马拉冷冷地说道,“直到有一方全军覆没为止。”

  “非要见个你死我活的话,那就来吧!”黑暗之神可没有太多悲天悯人的感情,声音里带着浓烈的火yao味。

  “嗯——”撒马拉故意把尾音拖长,在场的神和魔族竟都被他牵进了回忆中,以往的混战仿佛又历历在目地显现在眼前,惨死的神、惨死的妖魔,甚至还有人类,“我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了,而现在,这一天来临了,你死我活自然是必不可免。”

  撒马拉的语气无比平静,对于这场战事,他志在必得。而从魔族凶恶而狂热的神情上天神们也可以看得出来,这一次的结局恐怕会跟撒马拉刚才所说的一样:直到有一方全军覆没。

  “那么,就让我们开始吧!”黑暗之神一皱眉头,几乎把天空的光线都遮盖住了。

  “从今天开始,这个世界的命运将由我们——妖魔大联盟掌控。”撒马拉挥了挥手。

  “做到了再说也不迟。”说话的是一直不吭一声的战神。

  ※※※

  十几年前,依维斯的父亲洛河就曾经领教过“生死无极”,但当时组成此阵的武士跟今天的魔族高手比起来简直有天渊之别,而且仅仅只有81个,所以他毫无损伤。但是,天神们现在碰到的情况比洛河当年碰到的要麻烦得多。

  “第一式,‘知我者,谓我心忧’。”妖怪王轻轻吟道,身形暴长数尺。

  强烈的光线遍洒整个寰宇大陆,仿佛要将它照透,并烧成一个空心球。刹时间,杀气弥漫整个空间,魔族和妖怪王身上发出的邪气,让这光线更加显得妖艳。天神们不敢再有丝毫的大意。被分割成41个部分的他们,几乎同时发出自己的力量。41股不同的力量从不同方向与41股魔族凝聚起来的庞然气流相撞,一阵阵烟花般的鲜血蹿升上去,整个空间仿如在展示着一幅幅瑰丽的水彩画。没有人听见有任何的声音,因为那声音已大大超越了耳朵的倾听范围。

  ********恐怕也不外乎如此了!光明之神心中一凛,阵形才刚刚催动就有如此威力,再继续发展下去的话……

  其他天神心中也惊诧不已,功力最低的11个天神在这一轮撞击中,都已经脚步踉跄,不停地往后退,长长地呼吸了一轮才平复下来。然而,自身的功力却在这一瞬间已经消耗了不少。

  “不愧是妖怪王啊!”黑暗之神那极具感染力的声音在每一个魔族的耳朵里颤响,“带领着一群乌合之众仍然可以使阵法发挥出这样的威力,我实在是应该向你表示崇高的敬意!”

  “多年不见,想不到你的嘴巴仍然这么刻毒,脾气仍然这么暴躁。”妖怪王冷笑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只见“生死无极”的阵法倏然一变,影子憧憧而过,高速飞旋移位,带动得空气中的粒子发出“咝咝”响声,衣衫也猎猎作响。强大的风liu把最低等的天神刮得东歪西倒,狼狈不堪。

  “这招叫做‘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十一段以上的四位天神心中“咯噔”一下,“生死无极”本来仅有三招,第二招是“问苍天,何怒之有”,怎么突然变成了“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呢?

  “不错,这一招是我自创的。”妖怪王仿佛听到了那四位天神心中的想法,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自创的招数还多着呢,嘿嘿!”

  妖怪王双拳轻轻一握,在半空中徐徐放开,紧接着,一团如夜明珠般散发着光芒的气体便出现在他的双拳之中。妖怪王把手一振,气体飞喷而出,化为一阵阵凄风冷雨,定力稍差的天神立刻感到自己如同在风雨交加的大海之中飘摇的一叶扁舟般。迷茫、无限的怅惘油然而生,在这一刻,久违的喜怒哀乐、七情六欲涌上心头,某些天神忍不住沧然涕下,捂住眼睛,任凭泪水从指缝之中滑落。

  “不过都是些华而不实的招数罢了。”尽管心里越来越受震动,但在表面上,黑暗之神对妖怪王的这一招却嗤之以鼻。

  “是不是华而不实的招数,一会便知。”妖怪王高高地跃上云端,转身背向天神们,双手打了一个手势,“回头是岸!”

  原来,刚才他的招数仅仅使到“苦海无边”而已,现在才是“回头是岸”!魔族们纷纷学着妖怪王的样子,在原地背转身体,双腿和双手不停地搓着圆圈。他们手中的热气渐渐腾腾而起,而周围的气温却急剧下降。即使坚韧如天神,也觉得凉意阵阵侵入骨髓,浑身发冷。

  在鏖战的时候,将自己的后背暴露给对方,毫不防备,这一招也太匪夷所思了。光明之神暗叹道。

  此刻,所有的天神心中都以为背转过去之后必然是极端厉害的杀着,但是,无论是十二段的光明之神、黑暗之神,还是最低段的12位天神却都无法估计出对方这一招到底将怎样运用,他们只能提起所有的斗气护住全身,不求有攻,先求自保。

  “哈哈!”妖怪王的笑声依旧那么刺耳,“这些胆小鬼。”

  蓦地,所有的魔族几乎在一眨眼之间全部转过身来,掌力如同大海波涛一样滚滚而出,冲击着被他们分而围之的天神们。瞬间过后,11个大天使级的天神全部毙命,他们的身体慢慢地飘落下来,在即将着陆的时候,化为11阵清风飘散而去,惹得陆地上的走兽四处奔逐。

  “中计了!”黑暗之神本想冲破重围去救援那11个大天使,怎奈在妖怪王的重点掌控下无法脱身,只好眼睁睁地看着11个同袍死去,心里愤恨不已。

  “还是你醒悟得快啊,黑暗之神。”妖怪王讥刺地说道。原来,刚才那招他所利用的正是天神们那一刹那的犹豫。这确实是其险无比的招式,如果天神们在他们转身之际不考虑任何后果,奋不顾身地出击的话,那么,魔族将蒙受极大的损失。然而,正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懈怠已久的天神们不但武技没有丝毫的进步,甚至,脑袋和胆量大概也在不断地退化之中吧!退一万步而言,假如魔族刚才碰到的是因无知而无所畏惧的其他高级动物,那么,这一招根本无法发挥效果。

  11个大天使级的天神牺牲了,虽然他们在临死之前爆发出来的反抗力量也使“生死无极”阵中的魔族精英和魔族斗士各死伤了5000个和1万个。但是,毕竟80个大天使级别的魔族和妖怪王所受的影响几乎为零。因此,剩下的30个天神压力陡增,八段以下的天神头顶上都开始冒袅袅白烟了。

  在大战即将开始的时候,光明之神心中估量,己方有41个身经百战的天神。在魔族这样的大举进攻之下,就算最终会败给他们,也应该可以消耗对方99%的实力,如果能支持到人族醒悟,与他们联手的话,胜利必定属于己方。因此,此刻的他甚至有点难以接受自己低估敌方实力的事实。他怎么也没料到,仅仅在两招之间,己方便已经牺牲了整整11个神族,相当于整个神族的四分之一还要多。当年第三次神圣之战时萎靡不振甚至临阵退却的魔族现在竟然变得这么厉害,光明之神实在不得不感到惊讶不已。

  “神”如其名,光明之神是天神之中最乐观的神,他尚且已经心生惊诧,余下的天神就更不用说了。

  “大家小心点。”光明之神用神族独有的语言说道。他轻轻地皱了一下眉头,尽管“生死无极”的原理每一个天神都懂,但是,在它面前所有的天神却都束手无策。

  “假如打不过的话,我们不如撤退吧!”战神也用神族语言建议道。

  “一向主张战斗到底的战神竟然变得如此畏缩,难道时间真的使你失去勇气了吗?”复仇之神讽刺道。

  “我的主张是战略上的撤退。”战神反驳道,“这一次的战斗绝不是单靠匹夫之勇就可以取得胜利的。”

  “我们撤退了,人族怎么办?”光明之神轻叱道,“难道要我们看着亲手制造出来的东西灭亡吗?”

  “东西没有了可以再制造,可是,我们一旦失去生命的话,没有东西可以代替。”战神分析道,“更何况,人族也不会束手待毙的。”

  “我看你们都是在做梦吧!想从这个阵法之中脱身?”黑暗之神淡淡一笑,“妖怪王绝对不会轻易就让你们走掉的。”

  神、人、魔、妖到底有什么区别呢?都是一样的吵吵嚷嚷,争执不休。也许,神还更自私呢!妖怪王见到似乎在争吵的天神们,心想。

  “那就让我先来试试吧!”早就跃跃欲试的战神窥了一个空,拼尽全力猛地冲杀过去。

  战神只觉得自己在一大片亮光中飞翔,一米的距离至少被分割成上万个段落。

  就快要穿过去了!直到此时,战神的心头仍然镇定,长久的征战生涯使他懂得,在事情尚未成功的时候就得意忘形是最愚蠢的。

  身边再无比何压力,邪气仿佛已被抖得干干净净,“穿过了?”战神环顾着四周,其他天神都距离他很远很远,“真的穿过了?”一向冷静的战神,此刻也有点欣喜了,毕竟是从世界上最神秘、威力最巨大的阵法中逃脱出来啊!

  不对,好像有点不对劲!一股巨大无匹的力量将战神卷了进去,凶悍的他此刻也只能自保,而发不出任何可能伤害到敌人的力道。

  尽管遭遇到这样的事情,但战神仍保持着微笑,虽然显得那么勉强,“看来不行啊,各位同仁,唯有苦战到底了!”

  “生死无极”大阵依旧在运行不休,阵形又是一变,魔族按照功力高下来布阵,功力最低的在最下面,功力最高的在最上面,一个叠着一个,如同叠罗汉一样高高叠起。81座超强的堡垒平地竖起,旋转着,越旋越高,80个站在最上面的大天使级魔族脸孔越来越黑,甚至还有一个个的气泡从上面冒出来,形状可怖至极。而妖怪王则稳稳地坐在最大的魔族“堡垒”顶端,脸色非常平静,但从他那凸出的眼睛,可以看出他正在往上提升功力,沟通、融化、增强那80个大天使级魔族的功力。

  此际,再没有一个天神开口了,在对方阵形运行的时候,他们也正在凝聚自己的功力。

  光明之神和黑暗之神率先完成这个过程,已经吃了一次亏的他们,没有再像上次那样犹豫,而是奋不顾身地将力道发出。在这个危急关头,光明之神和黑暗之神已经形成了默契:只有他们俩先将自己的对手击倒,然后再去帮助其他天神,才有挽回败局的可能。

  但是,光明之神和黑暗之神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妖怪王的确考虑周详,对付光明之神和黑暗之神的魔族明显要比对付其他天神的要更多,而且也要更厉害。两股巨力在震荡着“生死无极”大阵,魔族们如同狂风之下的波浪一样翻滚不休,一层接着一层,光明之神和黑暗之神的力量竟然被化于无形。

  “如果只攻击最上面的那个魔族,也许会有点效果!”说完,黑暗之神第二股力道马上发出。只听“嘭”的一声,位居于最上面的魔族在硬接之下果然口吐黑血,栽倒下来,而在他下面猝不及防的魔族斗士也因冲击而死了八成。

  与此同时,光明之神也尽力施为,获得了与黑暗之神同样满意的结局。两击两中的情况下,光明之神和黑暗之神欣喜不已,当然更不会放弃这样的良机,“嘭嘭嘭”两人各自又连发三掌,掌掌皆中。

  “还是有点智商嘛!”妖怪王嘿嘿冷笑着,经过他改编的“生死无极”,8个大天使级的魔族的重伤对他的阵法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余下的72个迅速聚合在一起,如同森林般将天神们再次团团围住。

  “你们居然听信这个所谓的妖怪王的话,真是无知之至,假如妖魔真的可以战胜神族,那么,就不用等到现在了。你们这群浑蛋,被妖怪王利用了还不自知,他不过是让你们跟着他来发泄一己之私愤,并且做无谓的牺牲罢了。”黑暗之神嚷道。

  而对于黑暗之神的话,所有的魔族表面上都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只是默默地听着。但他们心里却对此次战争的胜利产生了怀疑。黑暗之神所说的一切他们并非没有想过,然而,他们却又忍受不了夺取陆地,在阳光下快活生存的诱惑。此时的他们也逐渐觉得妖怪王绝对没有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单纯:只是为了争一口气,为了让妖魔重见光明。

  有些魔族已经开始后悔自己来参加这次行动了:根深蒂固的天神们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被铲除呢?霎时间,他们只觉得自己像三岁孩童一样被妖怪王用一小颗糖便哄得乖乖的。

  “废话少说,轮到我们了。”妖怪王低喝一声,“‘一石激起千重浪’。”

  忽然,刚才堆垒起来的魔族哗啦啦地直倒下去,用他们的身体去和天神们对撞,紧接着是“劈里啪啦”的一阵阵响声。大部分魔族压在了一起,而少部分却顺利地完成了任务,将某些闪躲不及的天神压得死死的。

  “这些魔族,竟把自己当石头般投掷?真是丧心病狂啊!”黑暗之神凭借着自己高超的武技飞身避过。

  “邪魔外道就是邪魔外道!”光明之神下结论道。

  “只要可以胜利,又有什么招数不可以用呢?”妖怪王的声音越发令人难以忍受了。他仍然为此感到得意,因为这一招之下,有10个天神竟被活生生地压死了。

  这些高高在上的天神又怎么会懂得什么叫做计谋呢?假如我催动阵法最强的一招,恐怕他们大部分都早死了,只不过,让他们轻易死去的话,我实在是不甘心!想到这里,妖怪王又嚷道:“我受过的苦,现在要加倍让你们去忍受!哈哈哈!”

  “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黑暗之神放声说道。

  而在这个时候,由于又杀死了10个天神,而且阵中的魔族莫名其妙地觉得自己的功力迅速提升起来。于是,反复无常的魔族又开始相信自己当初的选择没有错,跟着妖怪王一定会很有前途。

  “一时的挫折是吓不倒我们的,我们一定誓死跟着末日王,把神族杀个一干二净!”魔王马拉维的话代表着大部分魔族的意见,然而,马拉维自己还留有潜台词:万一不行的话,为了保存实力,还是尽早撤退吧!以后再图个东山再起。

  “我们要尽量走到一起去!”黑暗之神那黑色的眼珠儿一转。

  “是的。”光明之神立刻表示同意,假如让他们联合在一起的话,把20个天神的力量凝聚在一起会比成堆成群的魔族快的多,在时间抢先,功力又成倍大增,对付敌人要比单打独斗时容易得多,“可是,怎么走到一起呢?”

  光明之神的问题让所有的天神都感到一筹莫展,魔族密密麻麻,象阴魂夜鬼一样缠绕着他们,怎么才能摆脱得掉呢?

  “上天无门,落地也无门。”妖怪王冷笑不已,“‘问苍天,何怒之有’!”

  无穷无尽的黑暗笼罩整个大地,悲伤使地上的走兽和低空的鸟儿也掉下眼泪,有的走兽干脆咬舌身亡,而有的鸟儿则在半空不受控制地坠落。

  第九段的一个天神罗亚忍不住热泪盈眶,他束起双手,呆呆地看着,感觉到仿佛有一道缓缓降落于自己面前的光影。作为天神,他绝对不会轻易动感情,但是,当被这种彻底绝望,无天无我的感觉笼罩住的时候,他的感情已和一个平常人没有区别,忍不住地坠进子虚乌有的回忆之中。这本来就是妖怪王改编“问苍天,何怒之有”这一招后会产生的效力,利用强大的气流来控制天神的思想和感情。

  一幕幕虚构的往事在眼前掠过,罗亚难以压制住情绪的波动,恍惚之间,他回到了一间小小的草屋,分不清是什么时候,也许是一万年前吧。一轮明月使星星变得更加暗淡无光,蚯蚓、虫鸣,更衬托出那夜晚的幽静。

  有个蒙胧的身影走了过来,一袭长发在风中轻轻飘扬,仿佛有泪水滴落,似珍珠一般。孤单和寂寞在瞬刻之间无影无踪,而他的心,激烈得好像快要从胸口蹦出来。

  “啊!”罗亚轻轻地“哼”了一声,他已经忘记自己置身于何时何地,更忘记自己面对着的正是想将自己碎尸万段的魔族。就这样,在发出了最后一声富含感情的“啊”之后,罗亚被凶狠的魔族扯成片碎。随后,第十段的天神们也因为相同的原因而全部牺牲了。

  “哈哈哈!”妖怪王的笑声令人毛骨悚然,“在那一刻,他大概是幸福的吧!”

  “无耻!”黑暗之神怒骂道。

  “我只是想证明所谓的天神也会动感情,用你们最无视的东西让你们死去,羞辱你们,大概也是一种顶好的报复方式吧!”妖怪王得意非凡地嚷道。

  黑暗之神此时再没有话说,假如天神们内心之中没有脆弱部位的话,他们也便不会受到“生死无极”阵法的影响啊!

  “进攻!”战神高声喊道,“趁他们转换时的间隙进攻!”

  复仇之神的眼像要喷出火焰,双腿飞快地向前剪去,只听一声声骨骼断裂的声音回响不休,围攻他的魔族在这样疯狂的报复之下,一边哭爹喊娘,一边连连后退。

  复仇之神在逼开魔族之后,高叫一声:“复仇之剑!”一道光芒划开黑暗从天而降,散发着棱形的强光。在剑锋未落下之时,那股强烈的剑气已经先将对方的护身气体劈开,然后,剑刃从四面八方朝敌人狂杀过去,稍一接触,断臂残肢四处横飞。刹时间如同置身地狱,黑色血液如河流一样狂洒而下,愁云惨雾,不堪目睹。

  其他天神也使出平生绝活,狂风扫落叶一般地屠杀着魔族。不过,他们依然无法冲破一开始便被包围进去的那个怪圈。

  杀死一些也好,不然,即使把天神尽歼,以后魔族怕也会造反!妖怪王暗自思量着。

  要是天神们在临死之前把妖怪王杀掉,他们同归于尽,那以后就不用受妖怪王的气了,这个世界便全是魔族的了。魔族用心之狠毒也不在妖怪王之下。

  这样一来,妖怪王和魔族都既盼望着对方遭受损失,又害怕对方受到太大的损伤,以致一时半会还无法消灭天神。

  

第一章 第四次神圣之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