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毁灭

    在神圣之战的同时,正在前往卡纳亚的前进军被迫暂时停住了前进的步伐。

  “这是什么鬼天气啊?时暗时明,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天地要变了?”星狂疑惑不已。

  “属下曾经听说太阳内部有一种叫黑子的东西,大概是光线给黑子挡住了吧!”维拉自作聪明地说道。

  “哦?维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知识的?”星狂借着一刹那的强光看了维拉一眼。

  “跟着星狂团长多了,自然也变聪明了啊!”虽然是在逢迎星狂,但维拉自己也是得意洋洋。

  “不过为什么会突然黑暗突然又明亮啊?不会是黑子在太阳里面跳来跳去吧?”星狂瞪大着眼睛,对于维拉的这个解释,他难以感到满意。

  “星狂团长英明,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属下深感敬佩!”维拉鞠了一躬,虽然当时四周又变成一片漆黑,他那一躬根本就没有人看见,但是,所谓“礼多人不怪嘛”,维拉抱着这样的念头。

  “我倒觉得不过就是有几朵乌云在天空上面晃来晃去罢了。”杰伦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跟维拉和星狂在一起他总是想逗乐,这一点,连他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哪有乌云晃荡得这么快的?乌云又没有骑着马。”维拉当即表示疑问。

  “为什么没有?”杰伦反问道,“那你又知道太阳里面有黑子?有什么根据?”

  “呃……这个嘛!我也没什么证据,除非是亲自爬到太阳里面去瞧瞧了。”维拉随口乱说。

  “什么话,那不等于什么都没说?”杰伦哼了一下,“我倒是有根有据的,维拉,想不想听听?”

  “杰伦总指挥想说,属下当然是洗耳恭听。”维拉说道。

  “强台风来的时候,我们这么重的人在马上都会坐立不稳。”杰伦说道,“由此可以想到,当强台风在天空上刮的时候,那些轻飘飘的云流动的速度会有多快。哗啦哗啦,这里一朵,那里一朵,乱飞过去遮盖住太阳,于是便时暗时亮咯。”

  “好像有点道理哦!”维拉半闭着眼睛,想了想,说道,“不过,其实我也有证据的,杰伦总指挥。”

  “你也有?我倒想听听。”杰伦眨了眨眼睛。

  “只要叫魔武大人飞到太阳去看看不就得了,有没有黑子一目了然!”维拉故作聪明的样子实在让人忍俊不禁。

  “那不把魔武大人给热死。”索特解开自己的盔甲,用手扇了扇风,插嘴道。

  听到这里,风杨却不禁皱了皱眉头,“对了,魔武大人呢?”

  “魔武大人?”星狂也叫了一声,“奇怪,他还不至于沉默如斯啊!”

  “嗯,至少,我们叫他的时候他会应一句的。”杰伦也说道。

  “格里高尔?”星狂又嚷了一句,可是,依旧没有人回答,“两个人都不见了?”

  “我在这。”魔武的声音听起来像往常一样冷冰冰,但却多了一种有气无力的感觉。

  星狂更加惊讶万分了,“魔武大人,你没事吧?”

  魔武没有回答,此时天空又是一亮,风杨等几个人一齐向着魔武的方向望去,只觉得魔武那本来黑乎乎的脸显得非常苍白。

  “病了?”维拉叫道,“魔武大人,您病了?”

  “魔武大人是魔武双xiu的人,怎么可能会生病?”星狂教训道,“真是愚钝!”

  “那是什么?”维拉问道。

  对于自己回答不了的问题,星狂采取的方法是:别过头去,不再理会问话的人。

  “不用管我,我会好的。”魔武低声说道。他冷汗涔涔,手脚都在轻微地发抖,只感觉到自己身体里好像有某种东西在不停地流溢出来,至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也不明白。

  “格里高尔这个浑蛋居然趴在马背上睡觉!”维拉低低地骂了一句,这些人之中也就只有他注意到格里高尔了,其他人都在关注魔武。

  “嗯,你比他好不到哪里去。”星狂哼了一声。

  魔武怎么了?杰伦诧异不已,口里叹道:“看来,我们的前进步伐真的要被阻碍了,唉!”

  风杨也悠然一叹,虽然他也知道在埃南罗境内,拖得越久便对自己的军队越不利,但还是乐观地说:“今天不行就明天,明天不行就后天,总有一天我们会到达卡纳亚,并攻破它的!”

  “但愿如此吧!”星狂的语气明显要比风杨低沉一点。

  “哈,佛都大概要感谢上苍了!”杰伦故作开心地说。

  “不过,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星狂到底是藏不住话的人,“从来没听过会产生这样的景象,你们不觉得太奇怪了吗?”

  “我也有同感。”杰伦答道,“但事情已经到了这地步了,也只有让大家就地扎营休息吧!”

  “只能如此了。”风杨随即点了点头。

  ※※※

  埃南罗国都卡纳亚。

  屋子里点着两根蜡烛,烛影在墙壁上摇曳着,身体越来越虚弱的佛都依旧躺在床上,他的床头摆放着一碗八分满的燕窝,热气袅袅升腾而上。

  “佛都亲王,您还是喝点吧!”管家脸色悲怆,“再这样下去,就算是铁打的身子骨也受不了啊!”

  “没事的,我习惯了。”佛都摆了摆右手,其实,他又何尝不知道要吃点东西呢?只不过,他实在吃不下去。

  “为了埃南罗,佛都亲王一定要保重啊!”管家布满皱纹的脸庞有泪珠滚落,“即使是喝不下,也必须强迫自己喝一点。”

  佛都叹了一口气,他实在不忍心让这个为他掌管家务多年、一直忠心耿耿的管家担心,“拿过来吧!我尽力。”

  “好,好!”管家欣喜万分,用汤匙在燕窝里搅拌了一会,然后舀了半汤匙,用嘴巴轻轻地吹了几吹,送到佛都的唇边。

  佛都深深地看了管家一眼,张开嘴巴,而管家也立刻把汤匙微微倾斜,让燕窝缓缓流进佛都的口中。

  “咳咳咳!”佛都忍不住一阵阵咳嗽,粥并未喝下。

  “佛都亲王!”管家别过头去,强忍住行将跌落的泪水。

  佛都苦笑一声,万分歉意地望着不知所措的管家。

  “你下去吧!”佛都轻轻闭上了眼睛,“我要休息了。”

  心事重重的管家在门口处几乎一头撞到来人的肩膀上,他下意识地望了望,然后贴近那人说道:“巴罗团长,是你啊!”

  “是啊!我来找佛都亲王。”巴罗眼睛里闪烁着一丝兴奋和紧张之光。

  管家小声地说道:“佛都亲王刚刚休息呢!他已经很长时间不吃不喝也没有睡觉了,巴罗团长,你看是不是过一会等佛都亲王醒过来时再说呢?”

  “啊,这么不巧!”巴罗稍微犹豫了一下,“那我还是一会再过来吧!”

  “巴罗,过来!”佛都沙哑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生病的人听觉都特别灵敏,因此,隔开这么远,佛都仍听见了巴罗的声音。

  “是。”巴罗盯了管家一眼,点了点头,走上前,推开佛都房间的门,迈了进去。而管家则望着巴罗的背影,恍然若失,并轻轻地叹气,“佛都亲王还是挂念着国事。”

  “有什么事情吗?巴罗。”佛都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呵欠,问道。

  “现在外面天色时明时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巴罗说道,“但毫无疑问的是,这样一来,前进军前进的步伐将会被拖慢很多。”

  “好!”佛都脸上呈现出欢愉之色,不过一刹那之后,他又恢复了原先那苍白木然的神情,“只可惜,魔法军团的速度也会因此减慢。”

  “嗯,说到底,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巴罗说道。

  “那是当然。不过,拖得越久对我们越有利,毕竟这里是我们的国土。”佛都蹙紧着额头,“魔法军团那边,有什么新消息吗?”

  “暂时没有。”巴罗肃然道。

  “也许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吧!”佛都既像是在对巴罗说话,也像是在喃喃自语,“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他们临阵变卦,龟缩回蓝达雅。”

  “蓝达雅人反复无常,实在是不可不防。”巴罗附和道。

  “不过,我跟他们打这么久的交道,按理说,他们应该不会变卦了。而且,考虑到他们自身的利益,他们也应该全力以赴才是。”顿了顿,佛都说道。

  巴罗默然不语,他对蓝达雅人实在没什么好感。

  屋子里一片沉寂,佛都闭上了眼睛,好一会才又睁开,“卡纳亚现在状况如何?”

  “良好!”不擅长说假话的巴罗迟疑了一阵,“所有的国民都坚信我们一定能够打败前进军。”

  “真的?”佛都微微一笑,“巴罗,我想听的是真话,不要骗我。”

  巴罗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属下说的都是真话。”

  佛都只是盯着巴罗的眼睛,一言不发。

  哎!什么都瞒不了佛都亲王,巴罗心中悠然一叹,终于说道:“如今,卡纳亚形势有点紊乱,各种意见都有,总的来说可归纳为两种:主战和求和。”

  佛都眨了眨眼睛,示意巴罗继续说下去。

  “主战派占大多数,但主张求和的也不少,比如左各特大人。连陛下也好像有点犹豫不决。”巴罗一边说一边留心着佛都的反应。

  “情理之中。”佛都下了一个简短的结论。

  “主战派中的一小撮人,还有主和派大部分人,一致认为如果不是佛都亲王的错的话,埃南罗现在一定是风平浪静、国境安定,无缘无故去争什么天下,实在是太不自量力了。”巴罗说话的速度很慢,似乎一边说一边还在考虑着该不该说下去,“但是,其他人都一致认为佛都亲王没有错。”

  “认为我有错的人想必是大多数吧?”佛都笑了笑。心想:如果巴蒂在世的话,上面这些话大概会这样说——很多人都认为佛都亲王没有错,但也有一些人觉得佛都亲王错了。这样一说,意思虽然差不多,但听起来却无疑顺耳得多,看来,巴罗还有欠老辣啊!

  “正所谓燕雀焉知鸿鹄之志。”巴罗朗声道,“那些人不过都是些墙头草罢了,如果这一次是我们得胜的话,他们大概就会努力地歌颂亲王您吧!因此,对于他们的大放厥词,您实在无须介怀。”

  “我从来就没有在意过。”佛都说道,“而且,既然选择走这条路,我就不会去在意这点小小的挫折。”

  佛都的一席话说得巴罗肃然起敬,“对于这次天色的变幻莫测,有些人认为这是老天对前进军杀戮无度的惩罚;但也有些人说这预示着埃南罗已走到穷途末路。”巴罗继续实话实说道,“当然,属下认为这些都是无稽之谈,不值一哂。”

  “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民心的动向。”佛都笑道,“你把这个说出来,说明你也有注意到这个方面,我很欣慰!”

  “属下能注意到这些全都是先父的悉心教诲。”巴罗面色悲戚。

  “巴罗,你父亲巴蒂元帅之死也是这场战争最让我心疼不已的事情,让我如失左右臂膀啊!”佛都连连喘气,面色激动,“我好恨!”

  “属下明白。”巴罗强自压抑住激动的感情,说道。

  “现在,我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希望你可以秉承父志,为埃南罗排忧解难。”佛都有点上气不接下气。

  “属下一定不负佛都亲王重托。”巴罗咬着下唇,眼中充满着炽热的光芒。

  佛都又眨了眨眼睛,“这样我就放心了。”

  假如佛都亲王出一点差错的话,父亲大人在天之灵一定不会安乐的,而且,失去精神支柱的埃南罗也会因此而一蹶不振。巴罗想着,眼睛定定地看着佛都,“佛都亲王千万要保重身体。”

  “我知道。”佛都语气坚定地说道,“我没事!”

  “不过,属下听说佛都亲王最近食欲不振……”巴罗迟疑着,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问错话了。

  “我不会有事的。”佛都说着竟然奋力从床上坐了起来,“你看,我这不是很好吗?”

  “请佛都亲王还是躺着休息吧!”巴罗立刻上前扶住佛都,惶恐万分地说道,“都怪属下多嘴!”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佛都不会有事!”佛都虽然仍然气喘吁吁,但却自有一种令人信服的神色,“你出去办该办的事情吧!”

  “那属下告退了。”巴罗行了一个军礼,心事重重地走了出去。

  ※※※

  在永久之谜闭关之中的青华和依维斯正处于关键时刻,全身心投入到修炼之中,对这世界正在发生的一切不闻不知。

  “莫问,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璐娜问道。

  “不大清楚。”莫问尽量用最无动于衷的语气答道,“连我师傅也不知道。”

  “一定是大事情!”天行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但我也和你们一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说完,天行便走了开去,心想:两个年轻人在聊天,我这个老家伙在这里会招人厌的。

  “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影响依维斯练功。”璐娜低着头,忧愁满面。

  “不会。”莫问很有把握地说,“练功之时,心思无限地关注自身,根本就对这世界正在发生的一切无所听闻。”

  “真的吗?”璐娜眼神幽幽,“要是这样,我就放心了。”

  难道爱一个人便注定是要失去自己吗?不论何时何地发生什么情况,璐娜最先考虑到的总是依维斯。莫问心头一凉,口里说道:“放心啦,璐娜,依维斯福大命大,又怎么会有事呢?呵呵,连死去都可以活过来,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他呢?”

  “是我多虑了,老是担心这担心那的。”璐娜莞尔一笑。

  好动人!莫问不禁呆了,陶醉在这璐娜的笑容之中。

  “喂,莫问,你怎么了?”璐娜笑嘻嘻地用手指戳了戳莫问。

  莫问脸孔一红,“没什么,一时走神而已。”

  “想什么哩?”璐娜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姿势。

  “想——”莫问眼神闪烁,支支吾吾,“想起和我师傅在死神之渴望时发生的事情。”

  “哦。”璐娜脸色又是一沉,“那是什么事情呢?呵,害得我也想起了往事呢!”

  “没什么,就是每天都在那渺无人烟的沙漠里徘徊。黄沙万里的,跟这里可真是千差万别!”莫问随口搪塞道。

  “我倒是有一次在那里碰到了一只美丽的鸟。”璐娜微微一笑,眼角却隐约有泪花溢出,她想起了那时是如何地思念依维斯,如何地想见到依维斯,心里蓦地生出一种恍若隔世之慨。

  “一定很好玩吧?”莫问注意到璐娜的神情,问道,“你运气可真好,我在那里那么久都没碰到过什么。”

  “是吧!”璐娜低声地应了一句。

  “璐娜,你又不开心了?”莫问忍不住问道,“该死!是不是我又说错什么话了?哎,一定是的,哎,该死!”

  “跟你无关。”璐娜抬起头看着莫问,“我只是突然在想,也许,得不到就是最珍贵的,而我和依维斯这样的结局,其实可能已经是最好的吧!”

  莫问不敢接触璐娜的目光,情不自禁地垂下了头,“老是想这些事情的话,又怎么能开心呢?璐娜,我相信一定会有峰回路转的时候,你可不要伤心,千万不要!”

  璐娜苦笑了一声,掠了掠头发,“我相信因果循环,相信命运轮回,得到一些总会失去一些,呵,上天让我救活了依维斯,我已经很感激它了,我并非是一个贪心的人,不会去奢求和他在一起。况且,世界上的事情又怎么会有完美的呢?”

  莫问不知道如何作答,只好胡乱地搓着双手。

  “莫问,真的很感谢你一直陪我聊天。”璐娜又说道。

  “又来了!朋友之间本来就该互相帮忙嘛!”莫问装作故作轻松的样子。

  “以前,我经常在想,要是有一个地方,一个很平常的地方。可以是一个广袤无边的沙漠,可以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村庄,我和依维斯一起在那里生活,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那该多好啊!”说着说着,璐娜仿佛已经进入到那样一个地方,“我只是想跟心爱的人过最平常的生活,为什么却这样难呢?”

  “会有的,璐娜,一定会有的。”莫问抚着心口。

  “假如能够这样,即使是心碎而死又何妨呢?”璐娜动情地说道,“我真的宁愿用我的生命去换那一秒钟的幸福啊!”

  莫问十分勉强地咧嘴一笑,“可是,我不愿意璐娜你离开呢,别胡思乱想啦。”

  “嗯,又给你看到我的笑话了。”璐娜说着用手抹去眼泪,无奈地笑了笑,“我就是不争气。”

  “人之常情嘛!”莫问应了一句,心里痛恨着自己的无能:我真是一头蠢驴,连安慰别人都不会。

  “不说这个了。”璐娜双手在背后交叉起来,轻轻一跳,“做人应该开心点嘛!”

  莫问又是一呆,心里突然想到:难道我喜欢上璐娜了吗?不会吧!璐娜喜欢的是依维斯,依维斯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怎么可能会喜欢璐娜呢?我只是同情她,只是陪她聊天罢了,是的,一定不是喜欢她!一定!

  ※※※

  神圣之战还在继续着,此时,天神只剩下功力最高的光明之神和黑暗之神了。半空中漂浮着魔族的尸体,不计其数。

  “投降吧!何苦作困兽之斗呢?”妖怪王发出一阵阵得意的笑声,“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如果你们两现在投降的话,我倒可以让你们做我们的左右护法。”

  “道不同不相为谋,休想!”光明之神目光一转,冷哼道。

  “哎,那就不要怪我不留情面了。”妖怪王的语气之中竟透露出一丝遗憾和惋惜。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黑暗之神忍不住接茬道,“以众凌寡的你还妄想我们投靠你吗?”

  “你们也算聪明,知道这一次我是绝对不会留下一个天神的。”妖怪王阴笑道,他的想法转变之快,恐怕连他自己也觉得奇怪,“还有,你们神族不是一向自命高人一等吗?现在却又说什么以众凌寡,哈哈!”

  “黑暗之神,光明之神,我们杀掉了这么多天神,实在是抱歉得很啊!嘿嘿,我看你们两还是专注于战局才好,不然的话,恐怕命不久矣。”马拉维也开口道。

  “真可怜啊!被别人利用还不自知。”黑暗之神冷笑一声,反唇相讥,心想:擒贼先擒王,只要先将妖怪王打败,或许还能有一点生机。他窥了一个破绽,身体倏然加快,急速地向着妖怪王飞去。顿时,一股黑色旋风向妖怪王当头罩去。

  “黑色旋波?”妖怪王笑意顿收,这可是黑暗之神的绝技,威力巨大。当年,第三次神圣之战之时,黑暗之神正是用这一招杀死当时魔界的第一高手要离,使魔界信心大减。

  虽然“黑色旋波”可以使发功者的功力提升两倍以上,但每发一次,发功者便会自动损失一半以上的功力。而通过使用这一招式损失的功力,如果要修炼回来的话,一般要用先前修炼的两倍时间。更重要的是,一旦黑暗之神一击不中,那么,由于自身功力的急剧下降,便很可能让魔族乘虚而入。黑暗之神决定使出这一招,也是出于无奈,随着战斗的进行,他强烈地感到今天不可能全身而退了,于是便下定决心,干脆拼个两败俱伤、鱼死网破。

  “看来,这一次你是下重本了。”妖怪王轻轻一笑,却丝毫也不敢大意。从怀中掏出令旗,向着半空挥舞不休,而魔族自然依令行事。

  黑暗之神眼见就要接触到妖怪王了,但是“生死无极”的阵形却又一转,妖怪王隐而不见。黑暗之神大失所望,费尽全身力气的一招竟然只是卷起了一些魔族,而对妖怪王的伤害几乎为零。那些魔族在旋流中挣扎着,肌肉一片片地被撕得粉碎,黑色的汁液滴了下去。

  “果然厉害!”妖怪王看着整整20个大天使级的魔族被高高卷起,然后狠狠地摔在地上,身受重伤,忍不住赞叹道。

  此时,大天使级的魔族也仅仅剩下30余个还完好无损,而受伤的大天使级魔族留下40来个空缺自然由下一级的魔族代替。不过,这一轮混战过后,魔族也全部伤亡过半了。

  “苍天啊!”黑暗之神仰天长叹,想不到最终还是难损妖怪王分毫。而“生死无极”的力量并没有停下来,正源源不断地向着黑暗之神冲去。躲避和硬接都已经不可能的了,黑暗之神已经完全被那力量缠绕住。

  只听黑暗之神大笑不已,声音震得“生死无极”阵法中某些糅合在里面但较为微弱的力道四散飞回,把那些发功的魔族射得浑身是洞,爆炸声接二连三地响起。黑暗之神身上的衣服无风自动,他撑开双掌,将全身的功力全部凝聚在双掌之中,然后,狠狠地往前击去。此时,极端强劲的力量穿透他的护身斗气,将他的身体炸得粉碎,然而,令围攻他的魔族意想不到的是,黑暗之神的双掌竟然丝毫不受影响,如同两个硕大无比的铁锤一样,向他们敲来。魔族们躲避不及,惊恐万分,一片片狼嚎鬼哭,抱头鼠蹿。

  “这是什么招数啊?”

  “妈呀,快闪啊!”魔族嚷道。

  然而,他们飞得再快也快不过黑暗之神全力发出的两掌。“砰、砰”,两声闷响几乎同时响起,一阵浓浓的血雾过后,四周竟又澄清一片,而黑暗之神的两只手也早已化为风而去。

  光明之神也同时出手攻击妖怪王,未遂,不过,他仍活着。

  “终于又死掉一个了。”妖怪王嘿嘿冷笑着,“只剩下你一个了,光明之神。”

  光明之神心中一凛,但手下却丝毫不慢,接连发出几掌,一团团耀目的金光从他的身体散发出来,迎着那扑面而来的汹涌邪气,碰溅出一阵阵悦目的火星。

  “还想继续死撑吗?”妖怪王的脸容扭曲已极,“哈哈,我终于可以尽雪当年之恨了。”

  光明之神哈哈大笑,“第三次神圣之战至今已经很久了,你还没忘记吗?”

  “有些事情我永远也无法遗忘。”妖怪王气势汹汹地说道,“从今天开始,过去所有的耻辱将被洗刷干净,并涂上胜利的色彩。”

  “为了争这个天下,而牺牲了这么多神魔,你真的认为值得吗?”光明之神脸色黯然,生存与否在他看来已经无关紧要了。

  妖怪王强笑了三声,“值得!值得!”然后又咬牙切齿恶狠狠地露出满嘴獠牙,“太值得了!”

  光明之神摇头叹息,“你真可怜!”

  妖怪王脸色一变,“我可怜?哈哈,你都死到临头了,你才可怜呢!”

  “除了仇恨和贪欲,你的生命还剩下什么呢?”光明之神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从容至极,看起来仿佛是妖怪王有生命危险,而不是他面临死亡。

  “我只知道我多年以来的梦想终于可以实现了,神族即将成为过去,未来的世界是妖魔的世界!是我们的世界!”妖怪王掉过头,“弱者在强者的面前说他可怜,想借此来打击他。光明之神,你不觉得你天真得有点可笑吗?”

  “你比谁都可怜。”光明之神一字字地说道。

  “‘生死无极’最后一式,‘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妖怪王也不再申辩,冷冷地下令道。

  霎时之间,“生死无极”幻化出一个太阳般的球体,慢慢地升腾而起,并逐渐扩大,整个天空被一片无穷无尽的光明照耀着。

  烈焰逼近光明之神的躯体,阵阵疼痛侵袭着他。然而,光明之神并没有屈服,他的嘴角绽露出一丝微笑:“这就是传说中‘生死无极’的最后一式,也就是威力最大的一式?妖怪王,你真看得起我哦!”两只手猛地暴长数尺,抱元守一,双手叠合固定在肚脐之处,脸色不断褪白,双腿也在萎缩之中。肚脐部位越来越亮,一颗月亮似的丹状物涌了出来。

  “光明之神要引爆自己?”妖怪王脸色大变,“一个魔或者妖引爆之时所产生的能量已经匪夷所思了,更何况一个吸尽天地灵气的天神?”

  此刻,无论是妖怪王、魔族、还是光明之神都屏住了呼吸,整个战场沉浸在一片死寂之中,一丝风也没有。只有那无处不到的光明,还有四处渗透的绝望。

  轰然巨响,整个天空仿佛都爆炸了一样,耀眼的白光迸散满空,那光芒使所有在场者都无法睁开双眼。爆发时所产生的高温,将所有经受不住的在场者烧成灰烬。而,没有一个在场者会注意到在这个时候,一缕强光向着永久之谜的方向飞去。

  十分钟过后,一切又恢复原样,光明之神在引爆自己之后,能量全部消耗完毕,灵魂并不像其他天神一样化为其他东西,而是彻底从这个宇宙消失无踪。神圣之战也随着光明之神之死宣布结束,有史以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神圣之战的获胜者是妖魔。

  “哈哈哈哈!”功力大退的妖怪王发出一声声歇斯底里的笑声,但同时,他的内心突然感到一阵阵空洞,有一种无所着落的感觉。

  “哈哈哈哈!”疯狂已极的魔族也跟着咆哮起来,整个天空仿佛被它们的笑声震荡得不停摇晃。

  “末日王,我们终于成功了!”同样身受重创的马拉维兴奋地嚷道。

  ※※※

  恶浪谷。

  修炼中的昔日的“梦幻天使”之一的幽雅心头猛地一亮,心有灵窍的她明白魔法散尽,自己的大限也已经到了。

  她缓缓地走出小竹屋,漫过一条小溪,注视着飘零的花瓣和树叶在水面上随波逐流,溪水流淌的声音好像比往常更加清脆悦耳了。幽雅抬起头,望着远方,随风飘来一些鸟叫的声音。

  五彩斑斓的夜空,一片云彩缓缓地遮盖住月亮,幽雅宁静地看着月亮在幽深的空中漂浮,接近云彩之时,月光将云彩黑暗的边缘镶上了一道金边,倏地,月亮又钻进了云层之中。

  幽雅默默地往前走,如同一叶扁舟滑过浪涛,衣衫拖在地上,缀满了嫩绿的草叶,还有晶莹剔透的露珠。

  “终于到了哦!”幽雅用手把头发掠向一边,注视着她哥哥的坟墓,“哥哥,我来了,我们又可以重新在一起了。”

  幽雅轻轻地躺落在坟墓前的草地上,那动作是那样的优美绝伦,不带一丝丝世俗之气。

  一颗流星倏忽地划过天际,一闪而过,幽雅把手贴在嘴唇边,喃喃许愿:“天上的星星,请不要为我伤悲;地上的小草,不要偷听我的秘密;我只有愿望一个:如果有来生,我但愿再次和哥哥在一起,永远也不要分离。”

  幽雅的躯体慢慢地升了上去,全身充满了柔和的光辉,一粒粒美丽的光斑透射而出,刹那之间,全部飘散在夜空之中。

  整个恶浪谷只剩下那悠悠的风声穿过树林,发出呜呜响声,仿佛是在哀悼着一个圣洁的灵魂的消逝,也仿佛是在庆祝着这个灵魂的重生。

  ※※※

  神魔大战之后,妖怪王的水准从介于十三段到十二段之间降低到第十二段,1万个魔族精英只剩下1千多个,而80万魔族斗士,仅仅剩下7万多。80个大天使级的魔族高手,有78个重伤,要闭关修养十年,剩下的两个则是轻伤。不过,魔宫里面还有3个大天使级高手,而且还有魔族士兵300多万。

  所以现在,魔族的实力是1千多个魔族精英,每个的战斗力相当于1千个人族士兵;7万多魔族斗士,每个相当于100个人族士兵;300多万魔族士兵,每个相当于3个人族士兵。另外,还有5个大天使级的高手,一个大天使级相当于10万人族士兵,还有12个天使级的十二魔族护法。

  此外,当然少不了那个战斗力相对于100万人族士兵的九段天神级妖怪王。

  而人族此时东部兵力总数是700万左右,与西部的几百万兵力彼此对立。

  另外永久之谜还有幻岚部队4万,分别有1万空中运输部队,还有3万战斗部队,每个士兵的战斗力相当于100个人族士兵。

  青华是十段天神级;天行是大天使(即8段天神级)顶级;杨秋是七段大天使级,略逊于天行;天行的一个徒弟,若炎,还有杨秋的徒弟莫问都是超一流,而且都是第四段天使级。

  从这样的实力对比看来,人族可谓是岌岌可危。

  史载:圣历2109年11月2日,持续了两天两夜的第四次神圣之战结束,天神从此绝迹,妖魔联盟取得最终的胜利,无所依托的人族则从此陷入惶恐之中。

  

第二章 毁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