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神秘的白衣少年

    圣历2106年9月1日,埃南罗帝国士官学院正式开学。

  在开学典礼上,照例应该是帝国士官学院校长也就是克努杰国王进行一段讲话,但是由于克努杰身体有恙,不便出席公众活动,所以只好由常务副校长佛都代替。

  “埃南罗立国之前,你们现在所站的土地是一片荒原。这里野兽群集、恶禽汇聚,一般人根本就不敢踏足与此。但是数百年后的今天,你们——埃南罗的希望之光,却齐集与于此,打开你们通往骑士之路的大门。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你们有谁可以告诉我?”站在讲台上的佛都是无敌的,他的一举一动都充满神圣不可侵犯的深刻含义。

  讲台下的人们开始窃窃私语,但是没有人敢回答。

  “是因为剑。”佛都说着,将佩剑拔出,高举,“数百年前,就是我们的祖先,手持神圣之剑,横扫四方、荡平群寇,将所有禽兽和像禽兽一样的人渣清除出这个神圣的国度,才会有今时今日我们齐集于此的盛况。诸位,诸位!你们是帝国将来的希望,帝国总有一天要靠你们的双手来保护,这个世界的天总有一天要靠你们的双肩扛起!”

  佛都的声音越来越激昂,而讲台下的学员们的心情也被撩拨得越发火热。“埃南罗万岁!国王陛下万岁!”

  “剑!请你们永远记住,无论是在什么时候,无论是在什么地方,也无论你们正在做着什么,请你们永远记住,握紧你们的剑。因为,你们手里握住的每一把都是帝国的擎天之剑!你们的剑就是帝国的剑。无论是怎样的岁月,也不论这个世界变成怎样,有一个真理永远不会变——只有剑,才可以维护这个国家的荣誉!

  “或许,你们生长在温和的环境,从小到大都承受着父母与长辈的关怀。但是,我要告诉你们,从今天起,你们美好的少年时代已经过去!从今天起,你们再不被你们的父母、你们的长辈、你们的国家所保护!从今天起,将由你们来保护你们的父母,你们的长辈,你们的国家。

  “这个世界并不像你们想象中那么和平,这个国家的敌人布满四周,他们散布在世界各个阴暗的角落,随时准备对我们可爱的祖国不利。所以我要再次提醒诸位,请随时握紧手中的剑,以便祖国无论在什么时候召唤,你们都可以立即奔向祖国需要你们的地方。”佛都说到这里,猛地将剑插在地上,将声音提到最高点说道:“剑!国家!

  忠诚!”这正是埃南罗的校训。

  站在讲台下的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被老练的佛都这么一撩拨,一个个热血沸腾到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只是高声跟着一遍遍地大喊,“剑!国家!忠诚!剑!国家!忠诚!剑!国家!忠诚……”“这就是王者的风范吗?”星狂暗自赞叹道。

  “佛都殿下!”巴蒂以崇拜的目光看着讲台上的佛都。

  “想不到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比西龙还能说。”就连依维斯也不禁对他表示佩服。

  学员们的欢呼声连绵不绝,一直到佛都伸出双手,表示要大家安静,学员们才慢慢地安静了下来。

  “下面,我要跟你们介绍一下你们新的武技总教练。”佛都说道。

  “新的武技总教练?是谁呢?”虽然说悄悄话的人比率很小,但是七八万人站在一起,声音聚在一起,也是够大的,所以广场又马上炸开了窝。

  “当然是巴蒂元帅了,白痴!”有稍微老练的人不齿地对那些呆头呆脑问话的新人说道。

  “真的是巴蒂元帅吗?那可是非常伟大的人物啊!”有人赞叹道。

  “除了巴蒂元帅还有谁?巴蒂元帅是埃南罗国内惟一的一流位,论武技放眼国内谁与争锋?若是论战功声誉,除去已经过世的特依公爵还有谁可以跟巴蒂元帅比肩?”老练的人继续毫不留情地耻笑新人。

  “哦,是啊,是啊,应该就是巴蒂元帅了。唉——真是一个没有悬念的答案啊。”有好赌的人叹息道。要是有一两人跟他实力稍微接近的人该多好啊?那样,又可以好好的赌上一场。唉,真是可惜。“你们的新任武技总教练就是来自普兰斯不言山,位列西部大陆十大高手第三位,普兰斯第一武者达修的惟一入室弟子——依维斯!”为了给依维斯撑场面,佛都将本来属于达修的称号念得好像属于依维斯一样。说完,佛都就将手往后一指。

  “啊?依维斯?”这下广场是真正的炸锅了。将来的武技总教练竟然是个不久前才来到卡纳亚的新人物?虽然说西部大陆各国间国家概念并不是十分浓,国家间人才流动也很正常,但是,像依维斯这个急速窜红的,未免也太奇怪了吧?而且,在场的学员大都听当初参加巴蒂元帅府宴会的父母讲过(因为学员大都尚未成年,所以大都没有参加那日的宴会),依维斯好像是一个很年轻,而且有些孤僻的年轻人。武技总教练这样重要的职位怎么能这么轻易地就授给他呢?

  “该上去了。”星狂在依维斯身边捅了依维斯一下。依维斯不情不愿地走上讲台。被人先在台上大肆介绍一番,然后对着一指就上台,而台下的人又拼命地鼓噪,怎么这个上台仪式跟杂技团的猴子几乎一样?

  “这位就是依维斯!”佛都握住依维斯的手,高举起来,大声说道。

  哇,这下全场就不是炸锅,而是连灶都炸掉了。

  “他?”

  “就是他吗?”

  “我看他还没有我弟弟大吧。”

  “太荒谬了!简直是儿戏!”

  “依维斯,露一手。”佛都不动声色地对依维斯说道。

  “啊?什么?”依维斯不明就里地问道。

  “拿出你的实力表演一下,镇镇场面。”佛都笑对着台下躁动的人群道。现在,台下的人慑于他的威望还不敢擅动,但是要是再这样发展下去,就没有人能够保证一定不会发生什么了,更何况这些人里无论如何都会隐藏这一些心怀不轨的分子。所以现在,依维斯出手让全场的人看到他的惊人武技,无疑是最好的方法。

  “为什么要这样?”对于佛都这个提议,依维斯十分反感。表演?自己难道真的是只猴子么?武技这样神圣的东西怎么能用来表演?

  “依维斯……”佛都有些急了,他又赶紧说道。但是他的话还没有完,就看见一个黑影纵身飞到天上。

  “魔武?”依维斯抬头看着飞到天上的魔武,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有谁不服气,可以和我单挑!”魔武的身体飞到天上之后,一动不动地说道。

  “啊……”场下所有的学员都不敢再鼓噪,只是目瞪口呆地望着整个身子都好像钉在空中的魔武。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只有二流位以上的人才可能做到这一点,而且,在场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定是武者的升空,而不是魔法师的升空。因为,假如是用魔法升空的话,由于是借助神明的力量,所以不可能完全控制。那么,也就不可能像现在的魔武一样,像钉子一样钉在半空。

  “有没有人要单挑?要抓紧时间才好。”魔武又漫不经心地说道,但是漫不经心这四个字并不适用于场中的众人。事实上,魔武散发出的冰冷杀气,让在场所有的人都从心里生出无限惧意。

  “单挑?大哥,换个别的话题比较好吧。”大家心里都是这样想。

  “这位,就是将来的武技总教练的助教——魔武。”佛都不失时机地介绍道。

  于是,场中不再有人胆敢鼓噪。助教都这么强,那总教练就是再弱也有限吧。

  更何况,人家魔武已经发话了,不服气?可以!单挑啊!

  而场中的众人,别说老妈多生给他一个胆,就是他老妈把他再生一遍,又有谁敢惹魔武?找死,路多着呢,何必选这条?

  ※※※

  在魔武的淫威之下,依维斯虽然不是很顺利,但是也总算稳当地坐上了帝国士官学院的武技总教练。

  但是,自上任以来,这个武技总教练的表现正如人们所预料的那样糟糕。不但每周一次的例行训话取消,就是每周一次的例行亲临指导也每次都是草草了事。

  在背后,人们对新任武技总教练的不信任感不可遏抑地发展起来,但是,至今为止,还是没有人胆敢直接冒犯依维斯。因为在众人的心中,魔武那个全身着黑的家伙实在是太可怕了。不过,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一定会发展到激烈对抗的地步的,因为,依维斯实在堪称数百年来最不负责的武技总教练。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似乎所有幕后真正的操控者都不约而同地保持了沉默。尽管帝国士官学院闹得沸沸扬扬,但是表面上看起来,卡纳亚却是都出乎意料的平静。而对于依维斯的玩忽职守,佛都也没有出面指责,而是由之任之。这一切,实在是太不可理喻了。

  太平静了,这不是正常的平静!大概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最后一刻宁静了吧。所有有着精明政治头脑的人都轻而易举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高手之间对峙的时候,总是会有一段时间,互相对视,大家都试图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真正的意图。但是,这段时间通常都会很短,而且,即使一滴水滴下来也可以结束这段短暂的平静。而现在,整个卡纳亚,整个埃南罗都在等待这滴水滴。

  时间已经不再是以一天一天来计算,而是一个小时地计算着,一个小时。宁静,令人窒息地纠缠着每一个可以感受到的人的心。

  终于在圣历2106年9月13日,水滴滴了下来。

  “二殿下,传闻蓝达雅与埃南罗边境出现了一群怪兽,四处扰乱边境居民,如今已死伤数十人,导致如今边关居民骚乱不已。”巴蒂对佛都说道。

  “你信吗?”佛都微笑着问巴蒂道。

  “臣当然不信,怪兽之说向来虚无飘渺,有无尚在讨论之列。再说,数百年来,埃南罗边境与蓝达雅边境从来没有听说有什么怪兽,怎么现在却突然会跑出来一大群怪兽呢?难道怪兽是从天而降么?”巴蒂侃侃而谈道。

  “怪兽不是来自天上,而是来自人的心里。”佛都说着,冷笑一声。

  “接下来,特普就应该以平息骚乱回到第一军团驻地吧。”巴蒂道。

  “巴罗怎么样?现在何处?还有几天到?”佛都问道。

  “已经离开普兰斯国都,正在返回途中,大概还有一个月左右就可以抵达卡纳亚。”

  巴蒂道。

  “一个月?还来得及。”佛都自言自语道。

  “殿下,臣的信,臣的属下也已经收到了。”巴蒂又道。

  “你有把握能够绝对控制第二军团吗?”佛都问道。

  “有。”巴蒂轻吐一字。

  “好!”佛都也是一个字,说完,拍案而起,“巴蒂,跟我来!”

  “二殿下,去哪里啊?”巴蒂问道。

  “依维斯!该是他出场的时候了。”佛都一边大步向前,一边说道。

  “依维斯?”巴蒂有些疑问地轻轻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连这样一个人也可以被驾驭吗?呵,巴蒂真是太单纯了,就算不能驾驭,但是利用一下还是可以的啊!

  而此时此刻的依维斯正和璐娜在花前日下,共赏美丽的黄昏。夕阳的光不再像它在正日那样刺眼,而是柔柔的,照射在人的眼里也是暖暖的,丝毫不会让人觉得耀眼。而在这个时候,人们眼里的女子也是最美好的。恰巧,此时的璐娜又正在依维斯的眼前端坐着。

  看着璐娜,依维斯突然发现一个被他忽略许久的现实。

  “有人告诉过你,你很美吗?”依维斯望着璐娜,突然说道。

  “没有。”璐娜的脸不知怎地,有些红。

  “你很美。”依维斯说。依维斯说的是真心话,他真是这么觉得的,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恭维才显得别样的动人。

  “是吗?怎么从来没有听人说过?”璐娜尽力装作不在意,但是她几乎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显然,她不是一般的高兴。

  这种感觉,很多人都试过的。就在热切的盼望一个人称赞你的时候,他称赞了你,这样巧合的默契带来的欢乐是值得回味一生的。

  “我真是傻,怎么这么久了才发现呢?”璐娜娇羞的样子愈发动人,惹得依维斯盯着她不放。

  “好,好,好,给你看个够。”璐娜被依维斯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抬起头对他嚷道。本来这样做,是为了掩饰自己心中的羞涩之情,但是她这一抬头,却再也低不下来。

  依维斯的眼睛专注地望着她,仿佛看着人世间最精美的艺术品。他的眼珠一动不动,水汪汪直定定地望着她。璐娜抬起头一看见这双晶莹的眼睛,就再也低不下。试问,这世上又有几人可以对抗这双眼睛如此诱惑的注视?尽管,它本身并不想诱惑谁。

  两人就这样痴痴地对望着,背景是一轮温柔的夕阳,身上是温暖的光,身边什么人也没有(粘人的魔武自从担任了依维斯的助教以后,就实际担任了武技总教练几乎所有的工作,所以现在较少在依维斯身边。)。

  “啊,如此良辰美景,是不是应该发生些什么?”璐娜在心中想到,想着,她将眼睛缓缓闭上。依维斯是个感情弱智,但是不是白痴,再说,这种情况下,似乎并不需要用到什么智慧,只要用到男人的本能就够了。于是,两人的脸越贴越近,越贴越近。

  渐渐的,已经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温暖的鼻息在彼此的脸上急促地抚过。隔着一层几乎可以忽略的控制,两人可以感觉对方的唇是那样滚烫。是年轻的心在唇上跳动!

  “依维斯!”这时,听到有人在呼唤,是星狂的声音。两人本来的默契,被这一声呼唤弄得变成了尴尬。两人赶紧面红耳赤地站了起来,手忙脚乱地梳理着自己身上的衣衫和头发。尽管都没有乱,但是还是煞有介事地收拾着。

  唉,自古多情总是风吹雨打去!

  “依维斯,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啊?”星狂这时候看到了两人,问道。

  “我们什么也没干啊。”璐娜急忙说道。唉,原来做贼不遂也会心虚的。

  “找我这么急有什么事啊?”依维斯忙上来打岔道,尽管已经是捺住心思,但是不耐之情还是表露无遗。这是情理之中了,你要是被人这样打断,难道还会对他感恩戴德么?

  “我是不是……”星狂这家伙奸得都要滴油了,眼下这事情难道还看不出缘由吗?

  “没有,什么都没有?”璐娜又赶紧用奇快的语气说道。

  “哦……什么也没有。”星狂用奸诈无比的眼神,扫视了一下两人,一脸肃穆地说道。那表情仿佛在说,我信你们的啊!我一向都信你们的啊!你们说什么我都信的啦!

  “找我有什么事?”依维斯赶紧干咳一声,又问道。

  “二王子正在找你啊,说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见你,所以我才……”星狂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老弟,可不是我要打扰你的啊,这都是二王子的错。走,我跟你一起去扁他。

  “那走吧。”依维斯说着,闷着头就往前走。而璐娜也闷着头跟着往前走,一点也不敢东张西望,生怕看到星狂贼溜溜的眼睛。

  ※※※

  “二殿下,这么急找依维斯有什么事?”依维斯被星狂领进一个房间,就看见佛都、巴蒂和魔武都已经在里面了。依维斯行了个礼,问道。

  “依维斯,佛都有一事相求。”一看到依维斯,佛都就拱手说道。

  “殿下何出此言?”依维斯有些惊愕地问道。

  “但请依维斯先生务必答应才是。”佛都说着,就做出要下跪的样子。

  “殿下有事但说无妨,依维斯答应你就是了。”人都是挨得起骂经不起捧的,被佛都这么一弄,依维斯就不可能不答应他了。

  “我想请你组织一支青年近卫军。”佛都马上站直身子,说道。

  “青……年……近……卫……军?”依维斯一字一句地问道。

  ※※※

  在普兰斯境内,两骑在急速地奔驰,看得出来,骑马的人一定有着什么紧急的事情。

  此二人正是西龙和巴罗,两人收到巴蒂的信后以后,将所有的辎重都抛下,轻装上阵。

  “西龙,你说卡纳亚的事情发展到了什么地步了?”正在骑马奔驰的巴罗问西龙。

  “你放心,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在我们赶到之前,局势应该还在控制之中。”西龙说道。

  “还需要多少天啊?”马跑累了,两人只得下马休息。巴罗望着埃南罗的方向,自言自语道。

  “照现在的速度,进入埃南罗边境大概还有七八天,到达卡纳亚还要半个月左右。”

  西龙答道。“凯罗他们什么时候会到卡纳亚?”巴罗又问。

  “回到不言山复命之后,应该就会来吧。”西龙道,说着,他又歪着脑袋问巴罗, “巴罗,你看坎亚这个人怎样?”

  “他?是个不简单的人啊。”巴罗神秘地一笑,道。

  “那是自然,能够那么容易得到全体赛亚人的认可,年纪轻轻就当上族长的人当然不简单。”西龙也笑了一下道。

  “不过,我看他的志向似乎并不是只是想领导赛亚人。”巴罗说着,缓了一阵,望着天空,又道,“希望他不要打埃南罗的主意,否则……”

  “但愿他不会。”听了巴罗的话,西龙的心情有些阴郁起来。

  “好了,不说这些了,上马了!”巴罗站起来,用力地一挥手,道。

  “好,走吧!”西龙也站起身。就在这时,山坳里走出一个人。

  “哈,我终于找到你们了。”那人看到他们两人似乎非常高兴。

  “你是谁?”西龙定睛一看,居然是一个全身着白的少年,看起来最多也就十四五岁,兴许比依维斯还要小一些。看他的样子,金黄色头发,白色皮肤,高鼻梁,与普通西部大陆人无异,但是一身衣服全是稀奇古怪的,从没见过。如果达修在这里,他一定会发现,这人的衣服款式和当初那个人一模一样,惟一不同的是,那个人的衣服是红色,而他的是白色。

  “你有资格问我的名字吗?”那人仍然是一脸笑意地道。

  “你有什么事?”显然,少年的傲慢让巴罗有些微怒。

  “找你们比试。”少年道。

  “我们现在没有空!”西龙道。

  “重要的是我有。”那少年仍然在笑。

  “那么不要再说什么了?”巴罗知道再多说已经没有意义,速战速决吧。

  “我不是要和你比。”那少年道。

  “那我来吧。”西龙一听他的话,也将剑抽了出来。

  “我也不是要找你比试。”那少年又道。

  “你到底要怎样?”西龙有些火了,你这不是找茬吗?

  “我是找你们两个比。”少年悠悠道。

  “能赢得了我再说吧。”西龙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握剑在手,冲了上去。一个十几岁的小儿居然敢要他们两个联手对付,也未免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西龙这一招用了整整五成功力,招式是“君临天下”第一式“骑士之光”。对一个未成年人下这么重的手,可见西龙是真气坏了。

  但是,生气的西龙在挥剑的三秒之后,满头大汗,因为他在少年的两米开外就再也冲不进去。这是什么意思?一个有着几近二流位实力的人使用五成功力的一击,居然连敌人的身都近不了?

  “我说过,我是要和你们两人比。”那少年笑容不改。

  “西龙。”巴罗的脸色黑了下来,骑到马上,握枪在手,冷冷地唤了西龙一声。西龙一言不发地走到巴罗身边,和巴罗比肩而立。在常人眼里,两个二流位的高手围攻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要是传出去,算得上西部大陆本年度是最大的笑话,但是两个人当事人并不这么觉得。相反,他们并没有丝毫要留手的意思。毫无疑问的,这一招都将是全力施为。

  “这样才对嘛。”那少年笑得愈发开心,慢慢将腰间的佩剑拔在手里。

  三人就这样对峙着,而地上的沙石似乎被惊动一样,在轻轻地颤抖。一秒,两秒,三秒,出击!

  “绝!”巴罗叫道,这是他两年前练成以来,第一次用,没想到对手居然会是一个少年。

  “侯爵之光!”西龙喊了一声。

  一人一马,两道流光激射向那少年。普兰斯的高山作证,这一次两人完全没有留手。

  而那少年却岿然不动,仍然是笑盈盈地看着两人。

  “锵!”一声之后!三人都是岿然不动。

  一秒之后,巴罗摔下马来,他的座骑已经身首异处,而他的枪和西龙的剑都已经断裂在地,虎口是鲜血在横流不止!

  “没想到,你们也不能挡住一招!”那少年将剑插回剑鞘,有些落寞地说道。

  “你到底是谁?”在少年就要消失的时候,西龙终于忍不住问道。

  “你有什么资格问我的名字?”少年头都不回地说道。

  西龙与巴罗无奈地只好这样看着少年消失在视线里。

  “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是不在我们意料之中的呢?”巴罗问道。

  “太多太多了!”西龙不禁说道。

  “好了!我们出发吧,卡纳亚还在等着我们呢!”踌躇了一阵,巴罗振奋精神道。

  “对啊!毕竟,能左右这个世界的不止是武者!”西龙也给自己打气,大喝一声,说道。

  “喝!”两人于是合骑一匹马直奔卡纳亚。尽管看起来,他们的勇气并没有因为这次事情受到太大的打击,但是在内心深处,年轻的勇者们多少还是留下了阴影。失败并不是从来没有试过,但是败得这么惨终究还是第一次。

  

第一章 神秘的白衣少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