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心灵转折点

    而在卡纳亚,另外一个整个西部大陆惟一可能可以和神秘少年对抗的依维斯正面临一个人生的大抉择。

  “青年近卫军!”佛都斩钉截铁地重复了一遍依维斯的话。

  “我?”依维斯无比疑问地问道。

  “是的,就是你。”佛都说道。

  “为什么?”依维斯看佛都严肃的样子完全不像开玩笑,所以问道。

  “埃南罗请求你的帮助!”佛都说道。

  “殿下言重了。”依维斯心里一寒,说道。他知道佛都的每一句谦卑的话后,一定藏有一个让人无法抗拒的陷阱。

  “是这样的。”这时候,巴蒂插进嘴来,“国王陛下近来身体微恙,对于处理国事已经日益力不从心,而克努杰国王的弟弟克洛亚亲王,一向心怀不轨,这次,一定又会生出事端。当今天下四大军团,有三个掌握在他的手里,卡纳亚的卫戍司令又是他的心腹。所以,现在我们需要一个强而有力的人在卡纳亚组织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以防事变。”

  “而依维斯你,就是我们认为最合适的人选。”佛都说道。

  “我们……”依维斯问道。他知道这个我们除了巴蒂和佛都,可能还包括其他人。而依维斯对于这个其他人,抱有相当大的兴趣。

  “辛夷太子也是这样认为。”佛都说道。

  “是吗?”这句话对依维斯有点作用。因为,依维斯对于辛夷的印象颇为不错。虽然眼前这个佛都一而再,再而三地帮自己的忙,说他坏实在说不过去。但是佛都在一而再,再而三地救他的同时,依维斯觉得他同时也在一而再,再而三的利用自己。因而,相对这个狡猾的二王子来说,依维斯对于辛夷所抱有的好感还是要多一些。所以,现在在这里听到辛夷的名字,依维斯颇为心动,很有些想帮他忙的感觉。依维斯觉得,毕竟自己欠他一份情。

  “是的,这是辛夷太子的手书。”说着,佛都将一封书信从怀里掏了出来。

  依维斯接过信,上面只写了寥寥一行字——“不知道我们算不算是朋友?”

  “这是你教太子殿下写的吧。”这信本是只需数秒时间就可以看完,但是依维斯看这信却是看了许久,仿佛满纸都是字一样,之后,他将双手交到身后,望着佛都,问道。

  “这确实是太子殿下的心意。”佛都避重就轻地说道。

  “好吧,你想怎么做?”依维斯无奈地长舒一口气,问道。尽管明知道是上当,但是依维斯为了还辛夷的人情,也只能睁着眼睛往陷阱里跳了。

  “我打算将帝国士官学院的四五年级学生集中起来进行正规军队的训练,对外就说是为了训练未来士官的实战能力。其实这支军队是将被长期保留的,也就是我们口中所谓的青年近卫军。”佛都说道。

  “这种临时集结能够维持多长时间呢?”对于俗事一向漠不关心的依维斯事实上拥有超乎所有人想象的处理问题的能力,他之所以一直没有展示这方面的才华,只是不愿意而已。而这样简简单单一个问题,就可以看出他对眼前这个问题看得多么透彻。魔武倒没什么,巴蒂和星狂却在心里微微一惊。”这家伙聪明着呢!”

  “啊……这一点我已经考虑到了。在克洛亚抓到口实公开反对前,我们最长可以维持半年。”佛都顿了顿,说道。看来,他并没有太多惊讶。他从来就没有当依维斯是个头脑简单的人,他知道,依维斯只是不屑于想这些事情而已。

  “半年内乱事一定会发生吧?”依维斯微微笑笑,说道。

  “是。”佛都脸色微僵,简单地说道。现在,他知道跟依维斯再耍什么心眼已经没有意义了。

  “我要对抗多少人?”依维斯又问。

  “只需要对抗卡纳亚卫戍部队就行。”佛都道。

  “卡纳亚卫戍部队有多少人?”依维斯又问道。

  “一个军团的编制。”佛都道。

  “两万对二十万?我很想知道你对这个对比有什么看法?”依维斯带着些嘲讽的口气,问道。

  “虽然卡纳亚卫戍部队的最高长官是克洛亚的心腹。但是这些部队更是埃南罗的将士,我相信到时候一定不会每个人都愿意跟着克洛亚干的……”巴蒂站出来,试图解释道。

  佛都举起手来,打断巴蒂的话,然后眼睛直盯着地板,一字一句地说道:“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你,依维斯!”

  “那么好吧,替我转告辛夷太子,我会认真做这件事情。”依维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站起来说道。

  “好。”佛都也高兴地站了起来。

  圣历记载,这是依维斯与佛都惟一一次结盟,结盟时间是2106年10月4日。

  “还有,请你转告辛夷太子,依维斯从此与他互不相欠了。”说着,依维斯一甩身走出房间,魔武紧随其后。

  面对这个情景,星狂很尴尬地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跟出去好像对不起佛都,不跟出去好像对不起依维斯,怎么做都得罪人啊。

  “你也跟着去吧。”佛都看着他为难的样子,说道。

  “臣尊旨。”星狂听了,赶紧膝盖一点地,就小跑着追了出去。

  “巴蒂。”佛都唤了一声。

  “臣在。”巴蒂应道。

  “看不透,我还是看不透,而且是越来越看不透啊。”佛都的表情看上去有些颓然,他似乎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一个局面。和一个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见面,但是还是无法揣摩到他的内心。

  “殿下放心,依维斯品性端正,断然不会有事。”巴蒂宽解道。

  “我所担心的不是这个,唉……你不明白,以后你就知道了。”佛都有些含糊地说道。说完,就挥挥手,坐在椅子上,一副头疼的样子。

  “殿下……”巴蒂上前一步,正想劝解。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让我好好想想。看来,我应该想一些更远的事情才是啊。”

  佛都一边又挥挥手,示意巴蒂不要说话,一边双眉紧锁若有所思。这是巴蒂从前从来不曾见过的情景。在他的心里,他的二殿下永远都是成竹在胸,没有任何人或事可以逃出他的算计。他从来没有想过他的二殿下也会有今天的表情,但是,这种表情以后还会陆续有来,而且都是因为这个让人看不透的依维斯。

  ※※※

  而在另一方面,依维斯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换上他那套崭新的总教练制服。当然新啦,这套衣服还从来没有穿过呢。

  “依维斯,你这是……”一向少话的魔武看着依维斯这绝对反常的举动,问道。

  “从今天开始我会认真半年……就当是玩一个严肃的游戏吧。”依维斯说道。

  “但是,你为什么会突然……?”魔武的不解丝毫没有减少。

  “第一,我喜欢辛夷这个人。第二,我觉得自己欠他一份情。第三,”说到这里,依维斯的嗓音稍微顿了顿,“我想试试看,我到底能不能适应这个尘世。”

  “我会永远站在你的身后。”魔武的话听起来更像是宣誓。

  “我要永远陪在你身边。”想着不久前和依维斯卿卿我我的情景,璐娜也不顾什么少女的矜持,用手箍着依维斯的手,说道。

  正当依维斯不好意思间,门外传来另一个声音,“既然这样,那就让我站在你的身前做你的挡箭牌吧。”

  “你不要拿人当挡箭牌就不错了。”对于发言人很感冒的魔武,冷冷地讽刺道。

  “你……”星狂正要发作,却被依维斯轻轻按住了。

  “从今天开始,星狂就是我的第二助教。”依维斯说道。

  “什么?是真的吗?”星狂每天梦想着的就是能够飞黄腾达,一步登天。眼前这个职位,虽然不算什么正规职衔,但是按照这个职位的等级,将来在军队里不敢说什么正副军团长,当个圣万骑长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啊。从一个小小的军需官到一个几近于圣万骑长的职位,这两者之间用上一步登天也不并不是不可。虽然是日思夜想,但是真正发生的时候还是难以相信,也难怪星狂这么激动了。

  魔武本来还想讽刺他一声“功利小人”,但是碍着依维斯的情面还是没有说出口。

  “英雄是不是就是我现在这个样子?”正当魔武和星狂两人都不对眼的时候,依维斯却突然转过脸,对着璐娜问道。

  “为什么这样问?”璐娜觉得依维斯的这个问题问得太突然了,于是反问道。

  “书上说,大陆的少女所希翼的梦中情人都是英雄。”依维斯直白地说道。他毕竟还是一个初涉世事的少年,还不大懂得隐藏自己的心思。

  听了依维斯的话之后,璐娜“啊”一声就满脸通红地将头低了下来,从没见过像这样莽撞的人,怎么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样隐私的话呢?但是,尽管如此,璐娜的心里还是很高兴。这不正是自己渴望他说的话么?

  “你说是吗?”依维斯却完全没有璐娜的羞涩感,仍然继续问道。

  “嗯。”璐娜说道。其实她很想说,“你是不是英雄有什么要紧,只要你是你就好了啊。”但是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毕竟,旁边,还有两个大活人看着呢。

  魔武倒无所谓,像根棒槌一样杵在那里,完全可以当他不存在,只是星狂那家伙却一脸猥琐地在那里挤眉弄眼。璐娜虽然是个大胆热情的人,但到底是个女孩子家,这样的话又怎么可以说得出口?于是,只好化作简简单单的一个“嗯”字,但是百种娇羞,千样情怀尽在这个“嗯”字里头。

  “好。”依维斯看了看璐娜,说了一声,就径自走向门外。不待吩咐,魔武二人自然是赶紧跟在身后。璐娜却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痴痴地站在身后看着依维斯的背影,她的心里有些讶异,但是更多的是甜蜜。讶异的是,一向对俗事漠不关心的依维斯,怎么会突然有这么大的转变?甜蜜的是,无论如何,她知道依维斯的这个转变,有很大原因是因为她——璐娜。你所爱的人愿意为你改变自己,这世上有多少比这更能让人觉得幸福的事?

  “等等我。”等到她发完呆,依维斯已经走出好远,璐娜忙大叫着,大步追了上去。

  刚起步,又觉得这样有些辱没淑女风范,于是赶紧改作小步猛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璐娜的脑里居然有了淑女这个概念。爱情啊,永远是让人无法捉摸的东西。

  “依维斯,我们现在这是要去哪里?”一边追赶依维斯的脚步,星狂一边问道。

  “一个军队的新统帅就位的时候,一般会做什么?”依维斯问道。

  “立……威?”星狂有些疑虑地问道。

  “对。”依维斯微微笑了一声,说道。

  “是不是要召开第一次全体训话?”星狂的反应很快。

  “加上你和他们,我一共给二十五分钟。”依维斯说道。

  “是!”星狂一听,脸色一紧,不再追逐依维斯的脚步,而是独自狂奔而去。

  “要开始了么?轰轰烈烈的事业?”一路狂奔的星狂,拼命地喘着气。他喘气不是因为累,更不是因为紧张,导致他急速喘气的原因是他内心深处传来的激动。这个不到十五岁的年轻人就是他星狂大展拳脚的开始么?

  “依维斯,只有二十五分钟,星狂真的能够做得到吗?”站在依维斯身后的魔武问依维斯道。

  “就是啊,只有二十五分钟,要集结几万人啊?哪有那么容易?”璐娜也一脸不信地说道。

  “等一下就什么都知道了。”依维斯微微笑一声,和两人一起走到广场演讲台的幕后。深不可测的依维斯用脑的时候,一百个魔武再加上一千个璐娜也想不到他所能想到的事。不管多少万人,只是区区数百万平方米内,花二十五分钟集结一支训练有素的士官学员都做不到的话,那么有什么资格做依维斯的第二助教?

  ※※※

  “总教练大人,出了什么事?有什么大事要宣布吗?”没有多久,就有一群学院长老冲进后台,为首的那一个对依维斯问道。除了正副校长以外,武技总教练就是帝国士官学院地位最崇高的人物,所以,这位长老对依维斯说话的语气还算恭敬。但是,言语之间,他还是忍不住流露了一些“年轻人就是爱胡闹的”情绪。

  “我要训话。”依维斯说道。

  “啊?但……”长老想说,现在不是规定的训话时间啊。不过,他才说两个字,就感到魔武阴寒的目光盯着自己,只好乖乖地闭嘴。看来,任何问题到最后还是用武力威胁最为干脆有效。

  “诸位,我是受佛都殿下之托,特此召开这次特别训话的。”依维斯对着他们说道。

  “哦,是副校长的主意啊,但是为什么事先都没有通知我们呢?”这群人一听,马上脸上就不像起初那么不满,只是稍稍有些不悦地问道。

  “现在通知应该还不算太晚吧。”这时,众长老就听到了佛都爽朗的笑声。

  “参见副校长。”佛都在学院内就是副校长,所以他们跟他就算是同事。按照克努杰十五年前特颁的法令,他们不用行跪拜之礼,因此,他们对着佛都只是微微鞠躬。依维斯等也跟着众人一起行了礼。

  “依维斯,想不到你行动这么快。”站在佛都身后的巴蒂,笑着对依维斯说道。

  “趁着精神好,多做些事情,省得懈怠了之后,又不想干了。”依维斯说道。

  “这样好,一鼓作气嘛!”佛都也笑着赞道。

  “参见佛都殿下。”这时,星狂进来了,看到佛都,赶紧跪下行礼道。

  “以后在学院之内见到副校长不用行跪拜礼。”正当星狂接着要向众位长老和巴蒂等人行礼的时候,依维斯出言道。

  佛都、巴蒂与众长老马上用或疑问或奇怪的眼光注视着依维斯。

  “星狂已经是我的第二助教了。”依维斯道。

  “怎么我们不知道这事……副校长恐怕也不知道吧。”虽然总教练有权任命自己的助教,但是程序上还是需要通报各长老,并且报正校长批示,若正校长不能批示,那么副校长批示同样有效。所以,长老团中有人有此一问。但是,这句话与其说是疑问,倒不如说是质问。

  “诸位这不是已经知道了嘛。至于我,现在就批示,准!”佛都依然是笑道。

  众长老本来还要说些什么,但是被佛都这么一顶,就什么话都不好说,只好讪讪地闭上嘴巴。

  “谢副校长!”星狂尽力想让自己表现得平静些,但是他说话的同时还是禁不住跪倒在地上。

  “跪什么嘛?先前依维斯不是说过了,以后在学院之内不用下跪。以后仰仗星狂你的地方还多着呢,可不许这么客气。”佛都笑盈盈地俯下身,扶起星狂。先前看到星狂的时候,虽然觉得他颇有潜力,但是也不见佛都对他如此亲切,然而现在星狂身为依维斯的第二助教,马上所受到的待遇就不同,可见佛都这人心中等级观念还是颇为分明的。但是,这丝毫不妨碍星狂对他感激涕零。在不久之前,他星狂只不过是一个无人注意的小小边境军需官,但是,现在他却已经受到了帝国最高层的关注。这种变化所带来心理上的冲击,断然不是旁人所可以理解的。

  “臣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被佛都这一扶,星狂立马眼含热泪地示忠了。

  “说这些做什么?赶紧办正事吧。”佛都见好就收,这次施恩已经够火候了,再这么下去,恐怕就显得做作。于是,佛都赶紧提醒道。

  “是,殿……副校长。”星狂毕竟是职业军人,赶紧收拾心情,转过身,对依维斯说道:“禀总教练,全体学员共计七万一千四百六十四人,实到七万零一十三人。”

  “也就是还有一千四百五十一人没到?”依维斯问道。

  “是。”星狂答道。

  依维斯不语,只是看着佛都。

  “我授权你全权处置他们。”佛都马上看懂了依维斯的意思。

  “十分钟内没有出现的话,建议全部开除。”依维斯心平气和地对着佛都说道。

  “副校长!”长老们听得依维斯如是说,都惊得大声叫了出来,一次开除一千多人?

  帝国士官学院自成立以来还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啊!这么个开除人法,这个学院还要不要开了。更何况那些学员们的父辈非富即贵,哪个是可以轻易得罪得起的啊。

  “我刚才说了,一切听总教练的。”佛都板着个脸说道,“再说了,不是还有十分钟嘛。”

  话说到这个分上,众长老再傻也明白了,也不敢再争辩什么了,只是个个跑了出去,在学校的各个角落开始搜寻那些落单的学生。他们很清楚,这些胆敢不听学校的号令,随便行动的,都是颇有家势的人物。而且这些人里面还有很多人都是他们的亲戚呢。

  “真是些废物。”巴蒂不满地看着他们的背影,骂道。

  “我们也出去四周看看吧。”佛都笑了笑,对巴蒂说了一声,就自己出去了,巴蒂赶紧追在身后。

  ※※※

  “殿下,你不觉得依维斯这样有些太独断专行了吗?看来殿下你的担心果然是有道理啊。”跟在佛都身后得巴蒂对佛都说道。

  “你错了,我所担心的并不是今天的这些。一位年轻的统帅通过一些非常手段来树立威信并没有什么不对,而且,虽然依维斯看上去是要一口气开除上千人,但是我告诉你,最后真正被开除的,顶多也就是数十人而已。”佛都说道。

  “嗯,二殿下言之有理,倒是我多虑了。”想着刚刚冲出去的诸位长老还有二王子和自己,他知道他们一定可以将绝大多数人找回去的。”那么……殿下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我所忧虑的事与眼前的形势无关,也用不着你来考虑。以后再说吧。”佛都叹一声。

  “是,万事有殿下深思熟虑,属下只要高枕无忧就是了。”巴蒂这话说得有些幽默,想来是为了逗佛都开心。只有他知道,每天笑容满面的佛都殿下真正开心的时候实在是太少太少。

  “好,好,什么都我深思熟虑,你就高枕无忧。”佛都禁不住被巴蒂逗乐了,拍着巴蒂的肩膀,轻松地笑着打趣道。这是真的笑,似乎也只有在这位忠心耿耿的部下面前,佛都才会露出他真性情的一面。

  “呵呵。”看见佛都笑了,巴蒂也跟着呵呵地笑了起来。

  “好了,我们快点找吧,多找到一个,就少被开除一个啊。”佛都又赶紧敛起笑容,说道。

  “是。”巴蒂答了一声,赶紧将身体升到半空,运转目力,认真搜寻起来。

  

第二章 心灵转折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