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青年近卫军

    正在诸位长老和佛都二人搜寻未到的一千多学员的时候,依维斯等人正端坐在演讲台的后台。

  “真正让你当上第二助教的是依维斯。”魔武对刚才星狂的举动颇为不满。

  “是,是,是,星狂谢过了。”星狂赶紧面红耳赤地对着依维斯打千道。

  “说这些做什么?真正能让你飞黄腾达的是佛都王子,不是我。”依维斯淡淡道。

  “依维斯,我……”星狂一听,马上想解释。

  “好了,好了,大家一起撑好这半年就是了,以后的事以后说吧。”依维斯挥挥手,阻止了星狂的话。

  “是。”星狂不情愿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现在的依维斯,他的心里居然有些忐忑。依维斯变了,星狂打心眼里感到了这一点,从前的他不会有这么多心眼的啊。

  为什么呢?是什么让依维斯变得这么快?聪明的星狂开始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原来也没有什么难的嘛。”而依维斯看着星狂诚惶诚恐的样子,心里却是在暗自得意着。原先以为自己在尘世中要做到像西龙一样游刃有余会有多难,原来真的做起来,远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难嘛。

  又过了几分钟,十分钟的限期到了,依维斯说道:“星狂,去查点人数。”

  “是。”星狂说着就出去了,过了几分钟又进来。

  “怎么样?”依维斯问道。

  “现在只有六十一个人没到。”星狂简略地说道。

  “嗯,果然不出我所料,长老们和巴蒂元帅的手脚还真是快啊。”依维斯笑笑,站了起来,“走,现在可以出去看看了。”

  魔武和星狂跟在依维斯身后,三人一起走了出去。而璐娜则留在后台。

  “我能胜任吗?”走出后台,即将独自面对无数人直视的依维斯在心里悄悄地问了自己一声。虽然,看上去眼前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但是其实依维斯是在一边做一边学,对于目前他所做的所有事他没有任何的经验。

  心里虽然忐忑不安,但是依维斯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表露。他微微调整了一下呼吸,终于坚实地踏上了讲台的大理石台阶。

  “总教练好!”看到依维斯出现之后,众人一起叫道。数万人一起这么念实在是有些滑稽,但是单就声音来说还是颇为雄壮的。

  依维斯却没有像正规的模式那样挥挥手说:“大家好。”而是冷冷地看着广场中所有人,包括那些仓促中散乱在四周的长老们。他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众人,他的目光好像谁也没有看,也好像谁都看了。这种若有若无的目光让所有人都不由得紧张起来。几万人的大广场,居然难得的一片寂静。这样奇怪的局势维持了近一分钟。

  “总教练好?这是你们的真心话吗?”依维斯低下头来说道。话音虽低,仿若自言自语一般。但是由于话音中蕴涵一流武者的内力,所以全场任何一个人都听得非常清楚。

  “我知道,你们觉得我坐这个位子很不称职,你们天天都在盼着我滚下这个位子。甚至希望天上掉下一块石头来砸死我,是吗?”依维斯说完,又抬起头来扫视一遍全场。全场没有人敢和他的眼神对望,只是个个低下头来。

  “我告诉你们实话吧。或许总教练这个职位在你们眼里是多么崇高,是多么神圣。但是在我依维斯的眼里,它完全不值一提。”依维斯提高语气,说道。后面不值一提四个字说得尤其的重。

  这话马上让广场骚动了起来,广场中的人大都是出身贵族的骑士。怎么能容忍一个外族人这样蔑视他们心中这样神圣的职位。

  “红头发的外族人,不许你这样侮辱这个神圣的职位!”终于有一个家势较大,胆子也较大的高级学员壮着胆子大声叫道。

  “不许侮辱总教练这个神圣的职位!外族人,滚出帝国士官学院。”事情总是这样,只要有第一个人发出呼声,盲目跟随的人总是很多。更何况,克洛亚在诺大的帝国士官学院怎么可能没有一个内线?经过他们这些人一鼓动,广场的气氛立马变得激烈起来。多日来对武技总教练的积怨总算找到一个机会发泄,这些人怎么会不竭尽全力呢?

  在很多人偷笑的同时,在场外有一个人悄悄而又着急地对佛都说道:“殿下,依维斯今天怎么了?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我们是不是……”

  “巴蒂,依维斯不是你可以想象的人物。”佛都脸色有些凝重地说道。同时,他在心里说道,“或许也不是我可以想象的人物啊。”

  “我知道,你们很愤怒。但是你们又能怎么样?”依维斯一边说着,居然还一边走下演讲台,走向激昂的人群。无论是谁,孤身走向数万个已经有些丧失理智的群众都是太危险了。当然,依维斯不可能是孤身一人的。他的身后紧紧跟着他的两个助教呢。

  跟着依维斯身后的星狂完全不知道依维斯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尽做些不可理喻的事。看着眼前汹涌的人群,说心里话,他还真有点怵呢。不过,既然身为依维斯的第二助教也只好强打精神,故作镇静地跟着依维斯。而另外一个助教魔武也完全不知道依维斯到底都在干些什么。不过,对他来说,这并没有什么要紧。他才不管这些人,至于紧张什么的就更是废话了。魔武脑子里什么时候都只有一个念头,“不要惹我,谁惹我我就干掉你。不要惹依维斯,谁要是惹依维斯,我就干掉你全家。”

  依维斯的话让人群的愤怒又推上一个台阶,虽然碍着身份的差别,但是作为血气方刚的青年,想冲出去痛打依维斯一顿的,决不在一万人之下。

  “好,我给你们一个机会,让你们和我战斗!谁?你们有谁敢站出来?”依维斯突然大声叫嚣道。“我!我!我!”军队中举起无数只手。看来想痛扁总教练的学员还真是多。

  “让我来!”最后有一个声音特别浑厚!这个声音一出立马所有的声音就稀落了起来。

  “是个颇负民意的家伙?”依维斯将视线注视到发出这个声音的人身上。

  一百八十公分左右的身高,看上去二十多岁,浓眉大眼的。“一个有点早熟的家伙。”依维斯在心里这样对他评价道。

  眼前这人正是帝国第三军团团长风习的儿子风杨,埃南罗帝国公认最有前途的青年之一。现年十九岁,帝国士官学院四年级生,但是由于长相比较老成,年龄容易被认错。

  他创造了帝国士官学院的一个纪录,就是连续三年测试,武技、兵法、政治全校第一。帝国士官学院建校数百年来,奇才出过不少,但是像风杨这样全面发展型的超级人才倒还是第一个。在埃南罗,只有一个年轻人可以压得住他的风头,那就是巴罗。

  但是,也有很多人猜测说风杨只是由于身在学校没有表现的机会,只要他毕业一定可以用比巴罗更短的时间获得巴罗现在的地位,甚至更高。

  一般来说,帝国士官学院在读生很少有人去参加普兰斯的入流大赛,因为入流虽然是所有武者的梦想,但是真正能作到的毕竟只是少数。大家要搞清楚,帝国士官学院一般的武技教练都只有七流位的程度而已。但是这个风杨却是个四流位。

  总而言之,在帝国士官学院所有学员的眼中,无论是哪一方面,风杨都是一个模范。

  加上风杨显赫的家世,他在众学员当中享有崇高的声望,一些低级教员见到他,甚至还会跟他行礼。

  但是这个在帝国士官学院地位超然到不像个学员的学员在依维斯这个总教练眼里,却只不过是个“一个有点早熟的家伙。”不知道风杨如果知道依维斯对他的评价会有什么感想。

  “你要怎么比?”风杨望着依维斯问道。

  “你觉得你能赢吗?”依维斯问道。

  “不能。”风杨道。看来,他和那些头脑盲目发热的白痴还是有区别的。也难怪能连续这么多年拿第一。

  “那你居然还敢挑战?”依维斯道。

  “我并不是为了胜负而战。”风杨道。

  “那是为了什么?”依维斯又问道。

  “为了帝国士官学院的尊严而战!”风杨义正词严地说道。

  “好。”周围的叫好声之大,让身处后台的璐娜蒙住耳朵依然被震得耳膜生疼。

  “你能靠近我身体三米之内就算你赢。”依维斯笑着踱着步子走到离风杨大概四五米远的地方,说道。

  “你们两个也站到五米之外。”同时,依维斯对魔武二人低语道。二人于是不再说话,悄悄地走到一旁。

  “你可以开始了。”依维斯转过身,对着风杨说道。

  “三米?”要说打赢依维斯,风杨不敢夸这个海口。虽然他不清楚依维斯的实力到底有多少,但是他非常清楚地知道依维斯的实力绝对不是他可以挑战的,但是要说连身体范围三米之内他风杨都无法进入,那又未免太托大了。四流位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风杨自度自己的实力现在已经可以突破中品,到达上品三流位的地步了。要说让他拼尽全力连三米都进不了,就是一流位也不一定能够做到。(当然,这只是他自己的想法,他迄今为止,还没有碰到过一流位的对手,就是他老爸也就是个二流位的水平。)

  “学生遵命。”虽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但是风杨还是不忘行了个礼,然后就站在原地暗自运劲。慢慢的,广场中的人就看见他的全身发出淡淡的红光,这就是他的家传绝学“烈风疾火”,也是一门刚猛的功夫。最适合于在战场上冲锋陷阵。武将之家有这样的功夫也是很正常,而这个风杨虽然并没有什么创举,但是倒也学得中规中矩,到如今竟有了他父亲八九成的功力。

  若是在战场上,这样慢慢蓄力是断然行不通的,在你在这蓄劲的时候,人家早就一刀把你给砍了,哪还等你蓄完劲跟人家拼命。但是现在不同,没有人会在他蓄劲的时候冲上来砍他的脑袋。所以,风杨可以悠哉游哉地在这使劲蓄力,一直到将自己所有的潜力都逼出来。

  将近三分钟过去了,风杨仍然站在原地一步未动,只是身上的红光越来越烈,靠近他三米之内的学员都能感到自己的脸上被无形的杀气肆虐而不得不走避。

  三分钟过去之后,连眼睛都发红的风杨终于开始动了,一步一步往前走。虽然不快,但是每一步都走得无比坚实。

  五米,四米,三米半,没有出现任何艰难的状况。风杨所走的每一步都和他的第一步一样,虽不快,但是胜在稳重。如果按照先前的步子的话,只要再走一步就一定可以走进这个令人痛恨的总教练的三米之内。

  “只是一步就好了。”风杨在心里深吸一口气。

  他凝住全部内力,将左脚伸了出去。伸出一点,没事,再伸出一点仍然没事。再有一点点,只是那么一点点,他的脚就要踩在地上了,这也就是意味着三米之限已经被打破了。人,只要是一个人,无论他是多么理智,在面对唾手可得的成功面前总是会有些昏头的。即使明知道成功不可能那么容易得到,但是人们希翼奇迹的心总是在这个时候发挥作用。

  “或许,他只是虚张声势。”在自己的脚就要触地的时候,风杨在心里说着连自己都不信的话。这个时候,依维斯做了一个没有人注意到的笑脸。

  然后,我们可爱的高才生被一股强大到完全来不及反应的力量推到足足十米之外,而在这个过程中,风杨的脚是没有沾地的。而且,与其同时被推dao在地,在地上被推着滑向远处的不下百人。只有魔武一个人来得及躲开,就连星狂也没有逃过被推开的感觉。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很好运地没有摔倒,保住了他为了师表的形象。

  待到众人稳住阵势,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他们发现风杨已经被举到了半空中。整个脸都是苍白的,脸颊痛苦地扭曲着,汗水拼命地往下流。

  “放下他,你会杀了他的。”终于有一个长老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大声地说道。

  依维斯不说一句话,脸色平静地看着升在半空中的风杨,丝毫不为所动。

  终于,人群失去了控制,像潮水一样涌向了依维斯。而魔武却出人意料地没有阻止他们,只是抓着星狂飞到了演讲台。

  这绝对是帝国士官学院最值得珍惜的一副画面——数万学员围殴他们的武技总教练。

  看来,在创造纪录这方面,依维斯一点也不比风杨差。

  但是,令人惊讶的是,当人们靠近依维斯不到十米的位置就不用再往前冲了,因为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将他们自动吸了过去。之后,他们就和风杨一样脸色苍白,脸颊痛苦地扭曲着,汗水拼命地往下流。

  一个,十个,一百个,两百个,一直到四五百个。这些人像一群蚂蚁一样将依维斯彻底的“包围”了起来。弄得其他学员就是想冲过去帮忙也没有办法,只能徒劳地抓着那些被吸住的同学们,希望上天赐予他们力量,能将他们救出来。

  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奇迹并没有发生,学员们只看见他们的同学痛苦地流着汗水,甚至口水。

  最后,随着“砰”的一声巨响,这数百人又被震飞到天上,然后以自由落体的姿势掉在地上。不过奇怪的是,他们掉在地上都没有发出撞击声。

  “你怎么样?你怎么样?”学员们赶紧跑过去抓住自己相识的同学,关心地问道。

  “我没事。”几乎每一个被震飞的学员以又不可思议的神情跟旁边的人说道。刚才被那股力量吸住的时候真的很痛苦,但是当被震开之后,这股痛苦却突然消失。以至于,此时此刻的他们有点不大敢相信刚才的痛苦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如果是在战场上遇到我,你们已经伤亡了数百个战友。”这时候,站在一旁的依维斯说道,“武技总教练又怎么样?家世显赫,学业优秀,众人称赞又怎么样?”依维斯冷冷地扫视一遍四周用不解的眼光看着自己的学员说道,“今天是我给你们上的第一课,忘掉你们自己是谁。在战场上,在与敌人的刀锋相对的时候,这些所谓的身份和良好的评价给不了你们任何助力。能够保住你们的性命,让你们继续飞黄腾达的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实力!”

  “今天我的讲话完了,散会吧。”依维斯说着,自顾自地走向后台。突然,他又一转身,“对了,顺便说一声,经我提议,副校长批准,今天没到的六十一个学生以后就不用再来这个学校上课了。请大家互相转告。”

  话说完,依维斯就再也不理会身后学员们的目光,径自走向后台。

  广场上没有人敢说话,大家只是静静散开,虽然没有交谈,但是每个人心里无疑都是思绪万千。从来没有上过这种课的他们,在今天无疑被依维斯真真正正地震撼了一把。也许,每个人心里所想的都不一样,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依维斯所说的 “立威”的目的,绝对是百分百地达到了。

  “有这样上课的么?”巴蒂又好气又好笑地对着佛都说道,刚才他可是手心捏满汗。

  要不是佛都阻止,他可能早就冲进去救人了。

  “唉,不可琢磨的家伙。”佛都也只能苦笑一声,说道。

  从此以后,依维斯这个名字在帝国士官学院没有人敢再提起。至于什么外族人、红头发的家伙、乳臭未干的小子等等更是无人敢说。要是硬要称呼的话,他们也会中规中矩地说道:“总教练。”而且,很有意思的是,这一届最多可能被取外号的总教练也是惟一一个没有外号的总教练。

  无论怎样,依维斯走到哪里,终于有人给他敬礼,而且是那种一敬到底,一直到看不到他背影为止的那种敬礼。

  “依维斯,这就是你要的效果吗?”星狂有些奇怪地问道。

  “或许吧。”依维斯尽量装作不在意地说道。事实上,他自己也不知道,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现在的他,可以压制自己不要想那么多为什么。他只是知道自己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半年内建立“青年近卫军”,并使它能够对抗卡纳亚卫戍部队。

  ※※※

  依维斯的动作很快,但是佛都的手脚也不慢。在依维斯惊世骇俗的那次讲话之后的第六天,也就是10月10日,恰巧是普兰斯重大的节日圣父节,依维斯和佛都紧锣密鼓地商量下午的建军仪式。

  按照佛都的解释,“青年近卫军”并不能算是一支正规的军队,因为它的成员都是帝国士官学院的高级学员,所以它带有非常强的荣誉性质和实习性质。一般来说,每个成员都只有一年的任期,任期结束之后就可以拿到毕业证书,离开帝国士官学院到各地军队去任职。但是由于这次是第一届,所以加上了四年级的学员,四年级的学员只需要实习半年就可以回到学院继续读书了。

  其实,解释来,解释去,全部是屁话。说穿了,只是想建立一支脱离军队系统,完全置于自己控制之内的军队而已。

  不过,佛都循例给克洛亚亲王、特普元帅和卡纳亚卫戍部队司令官受延发了请贴,请他们参加这次建军仪式的观礼。克洛亚亲王和特普元帅都托病没有来,不过,受延倒是按时到了。

  “这位就是受延元帅,是我们帝国五大元帅中最年轻有为的一位。”佛都向依维斯介绍道。

  依维斯对眼前这个斯斯文文,白白净净,更像是白面书生的元帅微微一笑,伸出手。

  “我哪里算什么年轻有为,依维斯阁下的年纪连我的一半都不到呢。早就听闻依维斯阁下智勇双全,今日一见名不虚传。”受延赶紧握住依维斯的手,笑着恭维道。初一见面,就可以看出人家智勇双全?难不成智勇双全全写在脸上。实在虚伪得不像话。

  “哪里。”依维斯笑道。

  “有空依维斯阁下可以到我那里去转转,也好让我有机会跟你多多讨教啊。”受延的笑脸仿佛挂在脸上一般。

  “那是自然。”依维斯说道。

  “巴蒂元帅。”这时候,巴蒂走了过来,受延伸手打了个招呼,依维斯赶紧趁着这个机会逃跑。跟这种一天到晚不说人话的家伙在一起,害得自己都不能说人话,真是可恶。

  “依维斯。”这时候,他听到佛都在后面唤他。

  “什么事?”依维斯回头问道。

  “你对这个受延可不能掉以轻心,除了巴蒂元帅以外,他可是帝国第一高手。而且,若论谋略,巴蒂元帅恐怕还逊他一筹。”佛都道。

  “怪不得三十二岁就可以爬上元帅的高位。”依维斯道。

  “可惜这样的人才却偏偏投向了克洛亚。”佛都有些惋惜地说道。

  “或许是投向了自己也说不定。”依维斯不屑地说道。

  “是啊,他这样的人,确实不像是甘居人下的人。”佛都说着,转过身望着受延的方向,喃喃道,“元帅恐怕并不是受延最终的梦想吧。”

  “副校长,总教练,一切都准备好了。”这时两人看见魔武和星狂风风火火地走了过来。

  “那走吧,去看看你的青年近卫军。”佛都对依维斯笑道。

  ※※※

  建军仪式正式开始,循例来说的话,应该是佛都首先讲话,然后依维斯,然后嘉宾,然后阅兵,然后放烟花,结束。但是这次佛都却破例没有让他的魅力挥洒在帝国士官学院的讲台上,他放弃了讲演的机会。建军仪式的进程直接从依维斯的讲话开始。

  在别人看来佛都真是给足依维斯面子,为了让依维斯光辉,宁愿躲在背后甘当绿草,但是依维斯却是真不喜欢这样的“厚爱”。不过,好在星狂昨天晚上已经为他写好了演讲稿。星狂的这篇稿子写得很精炼,他知道依维斯是决不可能在台上当着数万人长篇大论的。

  但是当依维斯真站到台上之后,他却发现自己好不容易背熟的那篇稿子,突然全忘光了,于是他只好靠自己的脑子了。在台上站了数秒,但是还是想不出什么冠冕堂皇的话来,依维斯心一横,说真话吧。于是他又抛出一番经典的言论。也是托这次演讲的福,从此以后人们对于任何国内斗争的话题都有了一个统一的说法,那就是“依维斯的论调”。

  “诸位,我知道你们现在的感受,站在这里,一定让你们觉得很轻松自在,又感到无比荣耀。但是,在这里,我却想要打破诸位这种美好的气氛。”说到这里,依维斯顿了顿,扫视了一遍全场。全场一片愕然。而巴蒂也是有些奇怪地望了一眼旁边的佛都,“依维斯这家伙又要有什么惊人之论?”

  至于佛都,对于依维斯,他已经不会再有什么惊讶了。他带着浓厚的兴趣望着依维斯,他发现原来世界上存在着一些自己所不能把握的事和不能理解的人也是一件快乐的事。

  “请你们准备流血,准备做好献出生命吧。”说到这里,底下有了稍稍的骚动。

  “流血?献出生命?现在是在国都啊,怎么说这样奇怪的话?”

  “你们一定觉得很奇怪吧,你们正站在帝国的最中央。有着近百万军队拱卫着你们,怎么还需要你们来流血,来牺牲呢。但是我要告诉你们一句话,这句话你们务必牢牢记住。”依维斯伸出右手的食指,对天指到,脸色也凝重了下来。全场一片肃静。

  “最残酷的战场不在边疆,最可怕的敌人不在国外。”依维斯说道,“一个武者最值得小心的,从来不是正面刺来的刀枪,而是背后飞来的暗箭。”

  “好了,我的话完了。”还没有等到底下来得及骚动,依维斯就自顾走下台来。

  ※※※

  “高论,真是高论啊。”受延微笑着对佛都说道。

  “这段话必将载入史册。”佛都道。

  “不知道我们当中还有谁会被历史记住呢?”受延又踌躇满志地说道。

  “都会的,我们都将会被历史记住。”佛都肯定地说道。

  “是吗?二殿下何以如此肯定?”受延又问。

  “正义者光荣地被历史记住,叛逆者被历史耻辱地记住。这是很简单的道理,有什么不可以肯定的?”佛都望着台上,微微笑着说。

  “啊?”受延微微一顿,又恢复如常道,“的确,确实如此。历史,总是为正义者主宰。”

  佛都没有再说话,只是望着受延笑笑。他知道,受延的心里还有一句话没有说——胜利者永远都是正义的。

  依维斯下来之后,巴蒂和受延又上去虚与委蛇一番之后,就开始阅兵。

  受延看到走在队伍最前面掌旗的正是风杨,于是在队伍转过头向主席台敬礼的时候,带笑地对他挥了挥手,但是风杨全当没看见,仍然是一脸严肃。受延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又转而向全场微笑。这个动作是非常细微的,全场只有一个人留意到了,甚至连心细如佛都都没有发现,这个人就是星狂。看到这个情形之后,星狂暗暗地在心里打了腹稿。

  

第三章 青年近卫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