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克洛亚的计谋

    在这天夜里,巴蒂收到了一封由部下送来的一级密信。

  第二天一早,众人赶紧赶到佛都府上,进密室一看,佛都和辛夷已经等在那里。礼毕,马上就直入主题。

  “二殿下,我的部下来信,两天前有人拿着国王的旨意去我的军营要夺我的军权,被我的部下秘密处决了。”巴蒂拿着昨天夜里收到的信,跟佛都报告道。

  “巴蒂元帅,到底还是你治军有方啊。”佛都语重心长地拍了一下巴蒂的肩膀。

  “臣不敢。”巴蒂初一听不觉得这话有什么,但是仔细一琢磨却觉得不对劲。自己的军队连圣旨都不听,只听自己的,虽说事先有去信,也有太子和二王子的证明,但是他的部下竟然敢毫不犹豫地处决信使,这不是太不正常了吗?想到这里,巴蒂马上有些骇怕地跪了下来。

  “不要有那么多想法!你的心意,别人不晓得,我佛都还不清楚吗?”佛都笑着扶起巴蒂,说道,“看来第二军团方面是没有什么问题了。我看巴蒂元帅你就授命你的副军团长监视第一军团的一举一动,大事要报告,小事要随机应变,如果大事来不及上报也可以自己拿主意。只需要记住一个根本,无论如何不能让第一军团离开防地,必要时,可以出兵弹压。至于巴蒂元帅你就留在卡纳亚帮忙吧,我们这里还是需要你这样的高手坐镇。”

  “是,臣遵命!”巴蒂道。

  “巴罗、西龙。”佛都又转身对着西龙二人道。

  “在。”两人应道。

  “你们两人拿着这份文书,现在就出发赶往第三军团的驻地,接管第三军团。门口是两匹从王宫贡品中挑选的一等良驹,你们日夜兼程,决不能有半点延误,一定要在十天之内赶到驻地。”佛都拿出一份文书,递给巴罗道。

  “殿下,这可是伪旨!”巴罗接过文书,抹了一把冷汗,说道。怎么说也在官场混了几年,再也不是当初的傻小子。这份文书是真是假,他还不清楚么?

  “这不是伪旨!父王要是清醒的话一样会这么决定。”佛都斩钉截铁地说道。接着,佛都又将视线望向坐在一旁的辛夷,“王兄,你看呢?”

  “佛都就是埃南罗,埃南罗就是佛都!”辛夷站起来,把手轻轻地在佛都身上拍了一下,对众人说道。

  一切尽在不言中。

  “克洛亚不是傻瓜,一定已经对风习有所吩咐。我们此去,风习肯定会对我们有所防范,怎么还可能这么容易就把军权交给我呢?”巴罗问道。

  “乔装进去,然后当机立断!”说着,佛都作出一个果决的手势。

  “臣谨遵圣旨!”巴罗再无疑问,带着西龙直奔门口,往驻地去了。

  “又走?”依维斯站在边上,心里更加郁闷。刚刚见面,还没说上几句话又要走了,跟皇家打工还真是累啊。

  “修各,你马上回去王宫,联系一些最忠心的将领,随时等候我的号令。”佛都又对修各说道。

  “是。”修各也赶紧出去。

  于是,全场就只剩下佛都、辛夷和本来昨天晚上就很不开心,又由于刚才佛都的侍卫将魔武和星狂挡在门外而更加恼火的依维斯。

  刚才挥斥方遒的佛都这时候不再说话,默默无声地退到一旁。能让佛都这么窝囊的,全天下恐怕只有依维斯一人了。

  “数路人马佛都他都有了对策,现在惟一担忧的就是受延的王城近卫军(卡纳亚卫戍部队),不知道依维斯先生,可有信心能够应付得了?”辛夷这时候走了上来,对依维斯说道。

  “先前说了是半年,现在却只有不到一个月。我依维斯不是神仙,纵使给我半年,我也没有绝对把握能以两万人马对抗二十万王城近卫军,何况是只有一个月。”因为是辛夷,所以依维斯尽量压低自己的火气说道。

  “难道完全没有机会吗?”辛夷一脸担忧地问道。

  “那又未必,世事难料,我只是不一定赢,但也没有说一定输,太子殿下倒也不必这么沮丧。”看到辛夷这么担心,依维斯不由得放软语气说道。毕竟,辛夷在他心目中印象还是不错的。

  “依维斯先生是不是已经成竹在胸?”辛夷听到依维斯的语气有变,赶紧追问道。

  “我只能尽力而已。”依维斯道。

  “只要依维斯先生肯尽力,大事可成!”一直在旁边默默不语的佛都这时抚掌道。

  “真是阴魂不散,难道要被这个家伙利用一辈子?”看到佛都得意的样子,依维斯就觉得不开心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凭什么老是自己吃亏让他开开心心?”

  虽说心里是不情不愿,但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要依维斯丢下不管,他又不可能做到。所以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

  ※※※

  “怎么样?”一出密室,一直坐在客厅等待的两人就走了上来,而星狂赶紧出声问道。

  “还能怎么样?除了被那家伙利用还能有什么?”依维斯心情大坏,没好气地说道。

  “哦。”星狂讨了个没趣。

  “走,马上赶回帝国士官学院。”依维斯使劲摇摇头,赶走自己不快的心情。

  “回去有什么事情要做?”出于职业道德,星狂冒着再次自讨没趣的风险,又鼓起勇气问道。

  “把全校所有直系亲属在王城近卫军中担任百骑长以上职务的学员名字记录下来。”

  依维斯发布了一道奇怪的命令。

  “哦!”但是星狂马上就领悟到了依维斯的意思,“果然是个好计啊!”

  这些天来一直为如何对抗王城近卫军的二十万大军而绞尽脑汁,但是都没什么有太大把握的想法,现在一经依维斯提醒,星狂马上就一通百通。这也使星狂的兵法军略走向了更加广阔的空间,为他将来成为举世闻名的“狂帅”铺平了道路。

  ※※※

  三天后,那些名单上的学员被集合在一起,大概在一千两百人左右。依维斯将他们编成一个特别部队,还特地亲自为他们取了一个动人的名字——“帝国之盾”,由魔武直接统领。那些被选入的人也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是觉得这大概是一种难得的光荣,于是一个个喜滋滋地接受了依维斯的安排。但是他们要是知道依维斯将来会要他们做什么,他们一定不会笑得这么甜。

  既然时间已经这么紧迫,依维斯也就不敢再将学员们的训练日程逼得那么紧。因为他担心万一叛乱随时开始,而他的青年近卫军却被他折磨得全身乏力,到时候如何对敌?

  其实,帝国士官学院作为埃南罗惟一的士官学院,它的学员训练一向就以训练严格闻名西部大陆,即使是与正规军队相比,帝国士官学院的训练也是不遑多让的。而且,帝国士官学院的学员素质自然不是部队的普通士兵可以相比。所以,青年近卫军的战斗力其实已经明摆在那里,依维斯所需要的只是将他们进一步磨合,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适应星狂灵活多变的阵法而已。

  如果是普通军队,无论是多么精锐,要做到完全适应星狂这个将来被称赞为“用兵如神,杀敌似鬼”的兵法天才变化无穷的阵法,恐怕也要个一年半载的高强度训练才行。但是青年近年卫军却在这一段短短的日子里即已将星狂的阵法磨合到七八成。

  即使是要求甚高的星狂也不得不对眼前的成果欣喜。毕竟,在当今西部大陆,是不可能再找到一支军队像他手下这支一样可以让他尽展所长,训练起来有如行云流水,预料中的问题几乎没有出现一个。“看来,学历还是很重要的啊!”一向瞧不起学院派的星狂不得不赞叹道。

  ※※※

  而在依维斯紧锣密鼓地准备着的同时,亲王府也没有闲着。

  帝国第一军团长特普,第四军团长罗严,第三军团副军团长风伊,王城近卫军军团长受延,宫廷正副侍卫长火衣、修各。这些人无论哪一个,都可以称得上是手握实权的显贵,平时若是任意三人同时出现,也必定会引来无数猜测。而今天,这些人却齐集在一起。当然,这里不是普通的酒楼茶馆,而是亲王府地下的密室。

  “诸位,我克洛亚坐到今天这个位子,对于权势已经没有丝毫的贪欲,只是今时今日的局势我想大家都清楚,若是我克洛亚真的放弃权争,待到辛夷登基,佛都这小子掌权的时候,我克洛亚即使是只求为一平常百姓也不可能。所以今日我请大家来,正是想知道诸位心中的想法,共商进退自保之策啊。”尽管在场的都是心腹,但克洛亚还要装出一副伪善的样子,装模作样一番。单是这一点,克洛亚就比佛都差了不只一点。佛都后来就曾经嘲笑克洛亚说,“把人当白痴的人也总是被人当作白痴。”

  “臣等惟亲王马首是瞻!”特普等人赶紧跪倒在地,齐声道。

  “哪里话?克洛亚只是想与诸位共享富贵而已!”见到众人这样,克洛亚赶紧弯下腰来,一一扶起。

  “特普,你对于目前局势有什么看法?”克洛亚温言劝慰众人坐定之后,首先问特普道。

  “依我之见,今天就该分兵扑进皇宫和王子府,将辛夷和佛都二人擒来。贼首被擒,还有谁敢不服?”特普大大咧咧地说道。

  虽说商量的是谋反之事,但是特普现在拿的还是辛夷家的俸禄,做的还是辛夷家的官,吃的还是辛夷家的饭,居然就厚颜无耻地大骂辛夷二人为贼首,即使是在座诸人在心中也是暗暗摇头。全场只有一个人对特普的态度大为赞赏。

  “特普你的心志坚定,求战意切,这我是知道的,但是你的主张又过于激进了些。以后做事要经过仔细考量才是。”克洛亚十分满意地笑道。

  “是,臣谨遵教诲。”被克洛亚一说,特普便赶紧低头认错。

  “不过,亲王殿下,依我之见,特普的主意虽然看似冒险,但是也并不非完全不可行。现在第一三四军团尽在亲王殿下的手中,而我又控制着王城近卫军,火衣控制着宫廷侍卫。现在我们若是将辛夷二人擒住的话,那么埃南罗反抗亲王殿下的种种暗涌自然失去了首领,也就成不了气候。到时再慢慢清剿,大事可成啊。”这时,受延却站出来表示支持特普的看法。

  “臣也有和受延元帅同样的看法。”火衣道。

  “两位真觉得我的主意可行么?”特普见有人站出来支持自己,心里高兴得紧。平常人家都笑他有勇无谋,现在看起来,他也不是无谋嘛,一向被称智谋过人的受延、火衣都支持自己呢。

  “特普元帅原来一向深藏不露,在下实在佩服。”火衣无论爵位和地位都低特普一截,于是赶紧逢迎道。

  “火衣侍卫长客气了。”坐在一旁冷眼观看的受延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声“饭桶”。虽然他的手下只有二十万军队编制,而特普作为野战军团长手下有二十五万军队编制,但是他受延身为埃南罗五大军团长中地位超然的王城军团长倒也不用来拍特普的马屁。更何况受延一向心高气傲,自视甚高,每次都是拿自己跟佛都相提并论,常说 “英雄谁敌手,佛都”之类狗屁不通的话,又怎么可能将特普这样的莽将放在眼里?

  “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巴蒂和第二军团……还有那个红头发的小子也正在皇家园林训练青年近卫军……还有大臣们呢?在我的死鬼哥哥死之前,他们是不是真的那么肯听话……最重要的还是民心,我们是不是可以肯定人民真的那么心甘情愿跟随我们?”

  克洛亚丢出了一大堆问题。

  “这……”原本兴高采烈的特普马上又不知所措了。

  “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只要我们控制了辛夷和佛都。当然,一定会有几个顽固分子作出反抗,但是绝大多数人是会面对现实的,大臣也好,百姓也好,只要我们掌握了绝对的优势,那么要改变他们的心意就轻而易举了。”受延道。

  “你们有谁可以保证现在就擒住巴蒂父子?又有谁可以保证现在就将那个武功深不可测的红头发家伙置于控制之内?又有谁可以保证他们两个人不起兵反抗?又有谁可以保证在巴蒂和那个红头发的家伙起兵之后,很快就可以消灭他们?”克洛亚又问道,再最后克洛亚又重重地问了一句,“又有谁知道佛都那小子此时此刻正在想什么?”

  这时候,再也没有人出声。依维斯的实力大家都不清楚,尽管现在他已经被传得神乎其神,但是在座的都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自然不会被一个毛头小子吓倒,但是巴蒂就不一样了。这个人在埃南罗是战神一样的存在,除了已经逝去的特依公爵以外,埃南罗找不出任何一个将领可以和他相提并论,无论是武技、战功抑或统帅能力与士兵对他的忠诚。

  即使是在特依公爵生前,他也不得不承认,如果光论战斗力,第一军团决不是第二军团的对手。特依公爵对此曾经打过一个比方。“如果第二军团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受到第一军团突袭的话。那么第二军团可能会遭到重大损失,但是至少可以有一半以上的人突围。第一军团还不敢追击,否则很可能遭到逆袭。而且第一军团至少要有二成以上的损伤。但是如果第一军团和第二军团的位置调换的话,那么几乎可以肯定第一军团将被第二军团全歼。第二军团的伤亡率不会超过三成。”

  对于克洛亚等人来说,最可怕的是,有一件事情是几乎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第二军团对于巴蒂的忠诚超过其他任何人。这支由巴蒂以从“永久中立之地”带来的佣兵团为班底组建的第二军团,即使是克努杰国王也很难调动任何一个圣万骑长。

  这次政变要是让巴蒂逃回驻地的话,那么内战不可避免地必将发生,而埃南罗暂时还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和这样的将领对阵疆场。但是如果没有周密的计划,要想抓住巴蒂也只是一句空话,谁都知道他是埃南罗惟一的一流位。

  而导致众人哑口无言的最重要原因是克洛亚最后一句话:“又有谁知道佛都那小子此时此刻正在想什么?”,即使是受延这样平时总是自诩为佛都对手的人,一想到佛都那张笑脸也不由得浑身一颤。在埃南罗,决不会有人认为自己可以揣测到佛都的心意。

  “内战绝对不是我所希望的,而且即使内战我们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诸位,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克洛亚见众人不再说话,于是温言道。

  “那我们什么时候才动手?”受延犹不甘心地问道。

  “虽说是从长计议,但是也不是遥遥无期。我的想法是在我的死鬼哥哥过世的时候,召他们觐见,然后在王宫部下天罗地网,一网打尽!”说这话的时候,克洛亚双拳紧握,仿佛佛都和巴蒂已经被他掌握在手心,随时可以被他捏死一样。

  “但是他们真的会上当吗?”火衣有些担心地问道。

  “要是他们不来,我们就以大逆不道的名义将他们全部捉拿!”受延接口说道。

  “正是!”克洛亚赞赏地说道。

  “但是我们怎么有把握能将他们一网成擒呢?”火衣又问道。

  “这正是我今天要和大家一起商议的。”克洛亚道。

  “特普!”克洛亚的脸霎时庄严起来,对特普喊道。

  “臣在!”特普忙起立答道。

  “你今天连夜起身,以消灭边境怪兽为由回到驻地,严密监视第二军团的动向,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往卡纳亚靠近一步!”克洛亚道。

  “是!”特普行礼道。

  “罗严!”克洛亚又道。

  “臣在!”刚刚一直一声不吭的罗严站了起来,大声回答道。罗严本是克洛亚身边的一个一等侍卫,后来得到克洛亚的极力提拔,所以才有了今天的地位。他为人武技不错,但是头脑简单,冲锋打仗还可以,若论到政治斗争就是一窍不通了。但是他有个好处,他不会不懂装懂,只是简单执行克洛亚的命令,决不会私自拿一个主意,这也是克洛亚提拔他的原因。

  “你来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回去也不要让人知道。今天晚上,你就和特普一起动身回去。你们骑上本王收藏的两匹千里名驹。我估计特普到达驻地大概要十三天,而罗严你的驻地近一些,应该只要七八天。离开之前,你先飞鹰传信给你的部下,要他们做好准备。一回到驻地之后,你率领十五万大军直指卡纳亚。记住,从今天开始算起,我要在三十天内看到你的先锋营。”克洛亚吩咐道。

  “是!臣遵命!”罗严行礼道。

  “受延!”克洛亚又喊道。

  “受延在。”受延起身回到。

  “从今天开始,你要加紧巡逻,卡那亚四门守卫也要加强。另外,还要派人到皇家园林监视那个红头发的小子。”克洛亚道。

  “是!”受延敬了一个礼道。

  “火衣,修各!”克洛亚转过脸望向这两个他自认为最贴心的人。

  “小人在!”两人同时喊道。

  “你们也没有什么要紧的,只要看好了我的死鬼哥哥还有辛夷就行了。”克洛亚看着这二人欣慰地笑道。

  “小人遵命!”两人又齐声答道。看到这二人的样子,克洛亚心中不禁暗自得意,不愧是自己一手提拔的“宫廷双鹰”,什么事情都是这么齐心一致。但是克洛亚做梦也没有想到,他死就死在这两只老鹰中的一只手里。

  “亲王殿下,那我呢?”一直没有说话的风伊终于沉不住气,走上来主动问道。

  “风伊你只要好好地待在本王的身边就好了。”克洛亚笑着温和地望了他一眼,道。

  “那我哥哥那边不需要我去通知什么吗?”风伊的目光中有些疑惑。

  “虽然这边形势很紧,但是边关之事还是需要人抵挡的。罗严过来之后,南方就要靠风习代为巡守了。这些琐事,我给风习元帅去封信就行了,风伊将军就在我这里帮我助阵吧,本王还盼着万一有什么大事能得到风伊你的参谋呢。”克洛亚满脸堆笑地说道。那风习对自己一向是若即若离,这次虽然将亲弟弟派到自己这里来,但是没有亲身前来就可以看出他的心志不是很坚定,这样的人怎么可以调他入京?还是放在边关好些。何况风伊现在已经来到这里,怎么可能还可能放他回去?“是,臣下谨遵亲王旨意。”风伊虽然明知道克洛亚的意图,心中有些不悦,但是也没有办法,只好老老实实答道。

  “好了,那今天就这样吧,诸位分头行事。”克洛亚霍地站起身来说道。

  “亲王殿下,我们具体举事的时间是哪一天?”最后,受延问道。

  “一个月内,卡纳亚必有大事发生。”克洛亚举头望向远方,踌躇满志地说道。

  但是,他不知道在数千里之外的第三军团正发生着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第五章 克洛亚的计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