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连环计

    在卡纳亚,有一个人正站在窗前望着夜空沉思。

  “罗严已经在路上了,风习这个家伙拖了这么久,终于肯向我表明心迹。”克洛亚紧紧地攥着手里的两封信,这两封信都是在同一天飞到他的手里的。一封来自罗严,说大军已经出发,二十天内前锋定可到达卡纳亚。一封来自风习,只有白纸一张和几滴血迹。

  “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了,现在就只等着日子快点过去了!”克洛亚得意地望着黑夜,龇牙咧嘴地笑道,“真想快点看到佛都被绑在我脚下的样子!”

  双方都是自信满满,觉得胜利已是囊中之物,然而最后的胜利者只有一个,失败者必定万劫不复。不过,现在双方都完全没有这个觉悟。现在知道真相的只有苍天,然而它却一直默默无语,或许,它也很久没有看到这么激动人心的游戏啊!

  ※※※

  “还有七天!”在苍天注视下的另一个角落,佛都同样收到了两封信,一封来自西龙,说明第四军团通往卡纳亚的必经之路——星河城已经被西龙和铁诺率军拿下。而最令佛都感兴趣的却是西龙在信中说,“如有需要,西龙自信可以将罗严大军拖在星河城三十天以上。”这就意味着西龙不但有办法让罗严拿不下星河城,而且有本事让罗严不愿改道。前者仗着城高墙厚,要做到自保不难。但是要做到后者却是非要有过人的智谋不可!

  另一封信来自巴罗,信中说,他因为听了西龙的计策而决定留守第三军团总部风远城。一是为了稳定第三军团的局势,二是为了避免由于罗严大军的脱离导致边关漏洞过多而被盗贼兵团劫掠内地。

  “好深远的计谋!在眼前这样的环境下,居然还能考虑日后的政治影响。这个西龙还真是不简单啊!”佛都不禁赞叹道。当他赞完西龙之后,又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另外一个人,进而又不得不苦笑着感叹道:“达修的弟子好像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啊!”

  ※※※

  正当双方主帅都正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被一方视为主将的依维斯却在自己的房间里悠然自得地和两位师兄聊天。

  “依维斯,我怎么觉得卡纳亚的味道不是很对啊。”凯罗对依维斯说道。

  “味道当然不对了,现在可是佛都跟克洛亚相争的关键时刻,生死存亡这几天就要见分晓了。”依维斯笑道。

  “看你好像对这件事情不是很感兴趣啊。”凯罗道。

  “有哪个正常人会对这么无聊的事情感兴趣呢?”依维斯反问道。

  “那你又什么要加入二王子的阵营呢?”凯罗又问。

  “西龙已经和巴罗站在了一起,我另外一个朋友又得罪了克洛亚阵营中的干将特普。

  要是佛都一旦失败,他们两个就很难保全了。”依维斯终于说出了他这多日来所作所为的目的。

  “你们完全可以走的啊,要是想走,难道还有谁能拦得住你们?”凯罗问道。

  “换作凯罗师兄你是西龙,你会走么?”依维斯看了看凯罗,无奈地问道。

  “呵……”凯罗有些尴尬地笑了一声。

  “那依维斯你有什么打算?打算在埃南罗长住下去?”一直没有说话的请学问道。

  “当然不会,但是我也不知道能去哪里?现在也没有时间想这些,等把这次的事情了结了再说吧。”依维斯道。

  “你看这次赢家会是谁?”凯罗又问道。

  “佛都。”依维斯道。

  “为什么?”凯罗问。

  “因为我们都在帮他。”依维斯笑笑,说道。

  “你变了。”凯罗低头静了一阵,抬起头来对依维斯笑道。

  “我也觉得是,可能是慢慢习惯山下的生活了吧。”依维斯道。

  “你变成熟了。”凯罗道。

  依维斯没有说话。

  “看来山下的生活还真是锻炼人啊,不到一年的时间,你就已经变得判若两人。变成一个真真正正成熟的大人了。”凯罗拍着依维斯的肩膀,高兴地说道。

  依维斯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事实上,他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也不喜欢眼前的生活。依维斯之所以改变,可以说全是被逼的,被这个世界逼着改变,这实在算不上是一个快乐的体验。

  现在的依维斯所用的这些机心、智谋、推断、冷漠,都是从前的依维斯所不屑用的东西。然而,现在这些却成了依维斯在卡纳亚立足的根本。想来,真是有些悲哀。

  “叛乱什么时候会发生?”不大发言的请学又问道。

  “就这几天吧。”依维斯道。

  “依维斯……”

  “什么?”

  “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请学问。

  “你说。”依维斯说道。

  “尽量不要杀人。”请学说道。

  “我是不会亲手杀一个人的。当然,我也决不希望看到有人死在我的面前。”依维斯说道。

  “听说你的手下只有两万部队,但是克洛亚阵营的受延手里却有二十万王城近卫军啊!你有必胜的信心吗?”凯罗问道。

  “只是号称二十万!”依维斯道。

  “依维斯你的意思是?”凯罗有些疑惑地问道。

  “王城近卫军是负责守卫都城卡纳亚的部队,自埃南罗建国以来,还从来没有敌军能够进入卡纳亚方圆千里以内,王城近卫军的象征意义远远大过实际作用。这么多年来,王城近卫军日渐腐朽,到现在,已经基本上被架空了。

  “加上王城近卫军士兵的身份特殊,他们的军薪是普通士兵的十倍。也正因为如此,王城近卫军的薪水成为卡纳亚城中众多权贵的垂涎之物。王城近卫军的军职到后来已变成可以自由买卖的东西。

  “这么多年下来,王城近卫军的许多军职已经被那些权贵霸占,变成只领薪水,没有实际作用的蛀虫。虽然受延在上任之后大力整顿,但是因为涉及到众多权贵的利益,他的整顿效果还是有限。就连他的老岳丈霍顿公爵手里也握着上百个军职啊。”依维斯道。

  “那现在王城近卫军究竟还剩多少人?”凯罗又问道。

  “顶多不会超过八万人。”依维斯说道。

  “八万?二十万的军队居然被达官贵人活生生贪污掉十二万?这帮混蛋!”凯罗气愤地骂道。他是埃南罗人,又是部落酋长之子,对于埃南罗当然有一种天生的归属感和责任感。

  “真正打仗的话,王城近卫军只要五万就够了。再多也没有什么作用。”依维斯看着凯罗这么气愤的样子,笑着说道。

  “依维斯你为什么这么说?”凯罗奇怪地问道。

  “对抗外敌的话,要把军队布置在边境线和各个关卡当然比放在中枢要好。要是内战的话,王城近卫军再多又有什么用?很可能到头来推翻埃南罗政权的就是王城近卫军呢。”依维斯不以为然地说道。

  “这话可不能乱说。”凯罗听了依维斯的话,心中一惊,赶紧伸出手指制止道。

  “你放心,现在还没有谁有空来抓我们的小辫子。”依维斯笑了笑。

  “依维斯,你真的变了。”请学突然说道。

  “你也这么说?”依维斯看着请学,问道。

  “变得冷漠,或许这就是尘世的成熟吧。但是我并不觉得这样好,你可以做你自己的啊。依维斯,你有这个权力。”请学说道。

  “请学师兄!”依维斯没有说话,却是在心里喊道。

  ※※※

  又是一个清晨来临的时候,罗严大军的前锋已经来到了星河城下。这时候,西龙刚刚将第三军团安顿好。铁诺也跟星河城守将说明了真相,而西龙也出面游说他加入自己这一方。凭借西龙三寸不烂之舌加上铁诺的一万二千精锐边防军,那守将很容易就乖乖地表示愿意听从两人的号令。

  两人刚刚将守将说服,坐下来把酒言欢的时候,就有一个士兵慌慌张张地跌将进来。

  “天塌了?慌成这个样子?”从军服一看就知道这人正是城防军的一员。当着两个外军首领,这个士兵这样惊惶失措的表现,实在是太丢脸了。所以,星河城守将出言训斥道。

  “怪不得他,想必是罗严大军的前锋已经兵临城下了。”西龙挥挥手,表示不在意地说道。

  “来得够快啊!”铁诺对西龙笑道。

  “看来是个不折不扣的猛将啊。”西龙有些惋惜地说道。

  “还不快滚出去?”星河城守将见那士兵还在那里瑟瑟发抖,又忍不住骂道。

  “但是罗严军团长亲自在叫门,点名叫佛蒂子爵去答话啊。”那士兵对着星河城守将说道。

  “佛蒂子爵,你就跟他说,由于军队过多,星河城需要准备一下。希望他们能在城外暂住一夜。”西龙说道。

  “属下遵命。”佛蒂说着,随那士兵走向城墙。

  “城墙之上站着的可是佛蒂万骑长?”罗严见一个身着万骑长制服的人走上城墙,于是问道。

  “正是!罗严军团长怎么不在自己的防地,却率兵来到星河城下?”佛蒂反问道。

  “啊?这句应该怎么答?”罗严赶紧歪过头,问副官道。

  “罗严元帅就说奉命前往卡纳亚平叛就是了。凭他星河城区区八千老弱残兵应该不敢阻挠才是。”那副官答道。

  “卡纳亚发生乱事,本帅率兵进京勤王。”罗严于是回答道。

  “乱事?什么乱事?怎么属下未有所闻?”佛蒂又反问道。

  “这句又怎么答?”罗严又回过头,问副官道。

  “元帅完全不必跟他嗦,尽管吓唬一下他就是了。他佛蒂只不过是个万骑长,怎么敢和元帅对抗?”那副官又道。

  “混账!国家大事,岂是你区区一个万骑长所能知晓的。少说废话,快开城门!”罗严于是大声吼道。

  罗严不愧是猛将一员,这一声大吼震得城墙上的士兵摇摇欲坠,就连佛蒂也是双腿发软。本来还想再胡扯几句的佛蒂再也不敢废话,只能答道:“元帅请息怒,星河城人多事杂,元帅大军前后十几万,要经过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为了避免影响星河城市民的日常生活,更为了不影响元帅大军的行进速度,还请元帅给我一天时间准备才是。”

  “啊?这个……”他这么一说,罗严又不由得沉吟了起来。

  “元帅,我看那佛蒂所言属实,大军行进确实会给星河城市民造成一定的影响。作为地方守备官,要点时间安排一下也是值得理解的。”那副官见罗严一副苦恼的样子,劝慰道。这个副官的这一席话也就注定了第四军团要被困在星河城下了。

  ※※※

  “怎么样?事情办好了吗?”见到佛蒂一进来,西龙赶紧问道。

  “办成了。”佛蒂取下头盔坐在位子上,抹了一把汗,“那罗严不愧是一员猛将,吼起来竟有龙虎之气。”

  “只不过是一莽将而已,何足挂齿?”西龙不屑地说道。

  “罗严虽然勇猛异常,但是与西龙先生的神机妙算比起来那是自然差得远了!”佛蒂赶紧奉承道。

  “诸位,我们的任务有两个,第一个任务是守住星河城,让罗严到不了卡纳亚。第二个任务就是做好全歼罗严大军的准备。”西龙道。

  “啊?我们最终还是要和罗严开战吗?”佛蒂惊愕地禁不住叫出来。要防住罗严十五万边防精锐,佛蒂已经是有些胆战心惊了,但是西龙居然还要说将罗严军全歼,这未免也太大口气了吧?

  “当然!和罗严一战是在所难免。”西龙说道。

  “既然如此,那西龙先生为何还要我去城墙之上跟罗严那样说?”佛蒂惊愕地问道。

  “我们要给卡纳亚的佛都殿下争取足够的时间。”西龙答道。

  “那我们明天该怎么办?”佛蒂又问。

  “就说没有准备好,还需要一天时间。”西龙道。

  “后天呢?”佛蒂又问。

  “依然这么说。”西龙道。

  “一直这么说吗?”佛蒂问道。

  “对。”西龙答道。

  “但是罗严怎么可能一直这么让我们拖下去?”佛蒂问道。

  “罗严当然不会让我们这样拖下去。”西龙答道。

  “那到拖不下去的那一天怎么办?”佛蒂又问。

  “还能怎么办?开战。”西龙轻描淡写道。话已至此,佛蒂也就没有什么好问的了。

  “依西龙先生之见,罗严几天后会攻城。”这时候,铁诺问道。

  “三天,三天后罗严就会攻城。同时,罗严将不会再顾忌面子,向克洛亚报告在星河城发生的事。我们为殿下争取的时间,也就到那里为止了。”西龙道。

  “胜败的关键,就在这三天的拖延吧。”铁诺自言自语道。

  “没错,三天的差距就是胜败之间的距离。”西龙笑道。

  三人由此散会,各自准备。而在西龙与铁诺即将分头行事的时候,铁诺终于忍不住问道:“西龙先生,为什么我们要全歼第四军团?巴罗将军不是说那也是帝国的军队么?”

  “将来你就会知道了。”西龙神秘莫测地答道。

  ※※※

  这天夜里,佛都又收到了一封来自星河城的信。

  “三天?足够赢得太多次胜利了!”佛都有些得意地笑道。同时,他下了一个决心,将来一定要重用这个西龙,他实在给自己太多惊喜。

  ※※※

  三天后的夜里,克洛亚收到了罗严寄来的信。

  “怎么会这样?这个饭桶!区区八千老弱残兵就挡住了他的去路么?”克洛亚看着信暴跳如雷道。

  火衣、修各、风伊、受延四人被连夜召见。

  “发生什么事了?”受延一进密室就赶紧问道,他猜到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克洛亚于是将罗严的信打开给大家看。

  “罗严怎么会这么没用?区区八千人就挡住他了么?”火衣看到信后,很不屑地说道。

  “星河城是帝国第六大城,城高墙厚,要想一两天攻下来不大可能。”上次没有发一句言的修各替罗严辩解道。

  “星河城的守将是谁?为什么会无故阻挡罗严的大军?”受延不解地问道。

  “星河守将是佛蒂,此人从前是巴罗的心腹铁诺的部下。很有可能是受巴罗指使。”

  风伊答道。“真的这么简单吗?”受延有些不相信地自言自语道。不知道为什么他开始有些不祥的预感。“风伊,你哥哥……”这时,火衣有些怀疑地望向风伊问道。其实这正是克洛亚和受延此时的心病。

  “决无可能!我兄弟效忠克洛亚亲王殿下之心,苍天可鉴。如果我兄弟二人怀有贰心,那我又怎么会站在这里呢?”风伊赶紧跪倒在地,向克洛亚亲王申辩道。

  “但是你侄子风杨不也在依维斯的青年近卫军里当掌旗官吗?”受延质问道。

  “如果克洛亚亲王殿下对我们兄弟有疑心的话,风伊愿意一死以表清白。”风伊见百口莫辩,于是干脆使出杀手锏。

  “好了,好了,自己人之间不要胡乱猜疑。”克洛亚虽然还是不敢肯定风习没有背叛他,但是现在他还不想自乱阵脚,于是将风伊扶了起来,温言劝慰道,“风伊你放心,你们兄弟二人的心,别人不知道,我还是不清楚?”

  “对了,巴罗指使?那巴罗人呢?”受延突然问道。

  “听说他和那个西龙正在普兰斯访师吧。”修各赶紧说道。

  “是吗?”受延又有些怀疑地自言自语,但是却没有其他人发言驳斥这个言论,所以竟然就这样被修各蒙混过关。好在克洛亚一派自以为胜算在握,所以对于对手的信息收集并不是那么严谨。否则巴罗和西龙在一天内进出卡纳亚的事情怎么可能不被侦知?这真是应了一句古话,“骄兵必败!”“那我们是不是应该马上行动,以防夜长梦多?”受延又出主意道。

  “不,越是这样,我们越是不能仓促行事。还是再等一两天,看看罗严那边的消息再说。”克洛亚道。

  “亲王殿下!”受延几乎就要冲口而出道——再等我们恐怕就要变成阶下囚了。

  “受延,你今天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克洛亚有些不快地说道。

  “属下知错。”受延发现自己的语气好像是有些过于冲动,于是不得不忍气吞声道。

  “今天就这样吧,诸位回去都好好准备,我们起事的时间会提前。”克洛亚说道。

  “是!”众人纷纷散去,受延还想说什么,但是知道克洛亚心意已决,很难再有改变,于是只好说道。

  “火衣,你留下。”突然,克洛亚叫住火衣道。

  “亲王,什么事?”火衣跟克洛亚关系密切,所以也不是那么拘束。

  “留意一下修各。”克洛亚说道。

  “亲王殿下不会是……”火衣不敢相信地问道。

  “现在这个时候还是小心点好。”克洛亚说道。

  “哦,好,我知道了。”火衣大大咧咧地说道。

  ※※※

  “你说,亲王殿下是不是有点太多心了?”火衣赶上修各之后,居然把克洛亚跟他说的话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修各。

  “其实,昨天亲王殿下也曾经召我进府,跟我说过同样的话。”修各听了火衣的话,心中吓得不轻。拼命控制着狂跳的心脏,假装不经意地说道。

  “真有此事?”火衣瞪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修各问道。

  “伴君如伴虎啊!”修各哀叹道。

  “唉——看来亲王陛下真的是老了。”火衣有些哀伤地说道。

  ※※※

  而受延回去的路上越走越惊。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有一种极度不祥的预感,这是从来不曾有过的感觉。

  “难道我错了么?”受延有些不自信地扪心自问。

  “无论如何,卡纳亚还是在我们的控制之中!”受延拼命晃了晃脑袋,给自己打了打气,又鼓起勇气继续前行。

  “受延元帅,半夜三更独自回家,连个护卫都没有,这个做法可不好哦。”正当受延好不容易赶走头脑中怯懦想法的时候,却突然从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杀出一个声音。

  “你是谁?”受延心中一惊,赶紧拔剑在手,喝道。

  “我是谁又有什么重要,重要的是受延元帅的前途啊!”那人说着,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借助微弱的月光,受延看见了一个穿着高阶魔法师制服的人。

  “你是魔法师?”在西部大陆中,埃南罗是最崇尚武技的国家,所以魔法师较少,像这样的高阶魔法师就更是少见。

  “准确地说,我是一个占卜魔法师。”那人道。

  “巫术?”受延一听,马上反应过来。受延这个人什么都不怕,却不知道为什么独独对巫术相信无比。如果论地位,莫心决没有他高,但是却因为莫心精通巫术,所以受延对于莫心崇敬无比。人前人后地说起莫心都是一脸仰慕之色,这是埃南罗众所周知的事情。

  “巫术那样高深的东西,不是上品三流位以上的魔法师是很难理解的,岂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领悟的?”受延有些不信地说道。

  “三流位?很高的等级啊。”那魔法师笑笑。就在他笑的时候,他的身边出现了一把由魔力形成的战神长戟。

  “神之束缚?”受延虽然不是魔法师,但是对魔法还是有着相当的兴趣,像这种究级魔法,他是不可能不认识的。同时,他又惊叫一声,“你要做什么?”

  受延知道,在现在这个距离,凭这个魔法师的能力,绝对可以在分秒之内取他性命。

  更何况,那个魔法师身边的那个魔法是“神之束缚”!

  “你放心,我要是想杀你,就不会费这么多工夫。”那个魔法师轻松地笑笑。受延看不清那魔法师的脸,但是他知道他一定是在笑,换了谁,在这个时候都一定会得意地笑的。

  但是,很可惜的是,受延猜错了。魔法师并没有笑,他也不轻松,事实上,他在流汗。

  “但愿不会被拆穿,居然被派来装神弄鬼,扮什么巫师。”魔法师在心里默念道。

  “这个东西你拿着,三天之内,你就知道它的用处了。”魔法师制止住自己发抖的手,将一个盒子扔了过去。

  “什么东西?”受延将盒子接在手里,试着想打开,但是却没法打开,于是问道。

  “到时候它自然会告诉你。”魔法师故作神秘地说道。

  “这个盒子?”受延惊讶地问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这世上并不是只有活物才会说话。”魔法师说完,就飞走了。

  本来,只是一个简单的飞翔术,但是在月光的照耀下,这个魔法师在空中飞翔的样子却显得有些诡异,不由得让受延心中又多了几分崇敬。

  “莫非,真的是有神灵庇佑?”受延一向对于神鬼之说相当迷信,今日亲见,更是确信无疑。

  “以后,再也不做这种事了。”那魔法师在月光下迅速飞出好远之后,才敢抬起头来。原来是请学。请学原本是死活不愿意干这种事情的,但是佛都说他如果这样做的话,可以省却许多厮杀。请学念在可以避免生灵涂炭,才勉为其难接下来。

  

第七章 连环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