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临阵反戈

    两天后,佛都带着一个仆人来到了青年近卫军训练总指挥部。

  “这位是?”依维斯看见那个仆人的时候,总觉得有些眼熟,于是出言问道。

  “依维斯。”那人慢慢抬起头来,说道。

  “太子殿下?”依维斯喊道。

  “我去找凯罗他们。”依维斯说道,他知道,一切终于要开始了。

  “不用了,他们已经赶往王宫了。”佛都说道。

  “二王子殿下动作还真是快啊,调走我的两个师兄,竟然连我都不知道。”依维斯有些不悦地问道。

  “事情紧急,二弟实在没有时间通知依维斯先生,而且凯罗二人也是自愿前往的。”

  辛夷太子替佛都辩解道。

  “依维斯,现在是十万火急的时刻,来不及计较这些。等克洛亚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你要怎样都行?如何?”佛都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说道。

  “依维斯,还是以大局为重吧。”星狂也帮腔道。

  “你要怎么做?”依维斯问道。他知道,佛都带着辛夷来到这里的目的已经很明显,那就是要他保护他们的安全。而且,佛都的身上肯定已经带着完整的作战方案。

  “在王城之外,克洛亚与我们已经形成了均衡之势,现在,胜负的关键就在卡纳亚。

  而卡纳亚的关键又在于你的青年近卫军与受延的王城近卫军。”一谈到当前局势,佛都就马上没有了起初的窘迫,侃侃而谈道。

  “那宫廷侍卫队呢?”依维斯问道。

  “宫廷侍卫队的话,我已经有安排了。有修各在那里,不会对我们造成什么太大的危害,至少在我们攻破王城近卫军之前,他们没有时间带给我们麻烦。”佛都笑道。

  “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攻破王城近卫军?王城近卫军可是有整整二十万精锐部队啊。”依维斯故作好奇地问道。

  “依维斯,你又何必试探我呢。大家都知道受延的军队名为二十万,但是实际兵额只有七万三千多人。更何况……”佛都对着依维斯欲言又止道。

  “更何况什么?”依维斯对佛都的这个欲言又止好像有点感兴趣。

  “更何况,我们根本不需要彻底攻破王城近卫军,只要给他们一定的威慑的话……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受延的王城近卫军应该会投向我们。”佛都笑道。

  “哦,是吗?”依维斯稍稍皱了皱眉,答道。尽管依维斯早就知道佛都一定是在有必胜的把握之后,才会首先发动政变,但是佛都所说的这一点倒是他没有想到的。不过,依维斯还是愿意相信佛都的话,因为他知道佛都虽然看上去不是那么顺眼,但是他的智谋还是值得信任的。

  看到依维斯转瞬即逝的惊讶神情,佛都心里可是受用无比。“总算我也有你不能琢磨的东西。”“那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出发?”星狂上前问道,他的眼中闪烁着热情的光芒。机会来了!

  “太子殿下身边竟连一个高强的贴身侍卫都没有吗?”依维斯望着佛都有些奇怪地问道。

  “为了彻底封锁消息,我出来的时候没有任何人知道。”辛夷代替佛都答道。

  “魔武。”依维斯听罢辛夷的话,对着魔武喊道。

  “在。”魔武走上前来。

  “你负责保护太子和二王子殿下的安全,不得离开半步。”依维斯威严地说道。依维斯不喜欢用这种口气和魔武说话,但是现在没有办法,大敌当前啊!

  “是。”魔武毫不含糊地站到了辛夷太子的旁边。

  “谢谢你!”辛夷感激地跟依维斯说道。

  “不用客气。”依维斯对辛夷,笑笑说。

  “通知风杨,出发!”对辛夷说完,依维斯又转身对星狂说道。

  “是!”星狂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之后,跟着依维斯走出了指挥部。

  “看来,依维斯早有准备啊。想必,他的另一个掌旗官已经将部队整顿好了,正在待命吧。”望着消失的依维斯的背影,辛夷欣赏地赞道,“二弟,看来你的眼光果然不错啊。”

  “另一个掌旗官?就是那个风杨吗?”佛都却仿佛没有听到辛夷的赞叹,自言自语着陷入了沉思。

  ※※※

  “大人,青年近卫军突然离开驻地,直奔王宫而去。”很快,受延就收到这样一个消息。

  “果然是他们先动手!走!”受延冷笑着将手里的酒杯摔碎在地上,大步向门外走去。受延决不是笨蛋,他敏感的鼻子早就闻出了空气中的不安定元素,尽管他没有确切的证据。佛都这家伙做事实在是太天衣无缝了,很难抓到他的把柄,但是受延还是凭着自己的直觉,知道事变就在这几天,所以他的盔甲从来不离身。

  “大人,我们去哪里?”但是受延的手下却不是个个都像他那么聪明。

  “已经集合好的四万人马随我前往王宫和火衣汇合,在城墙上的四万人马派传令官命令他们全部赶往王宫会合。”受延马上道。

  “大人,但是城墙上一个士兵也不留么?”受延的副官有些迟疑地问道。

  “一个也不留,留在那里也是当稻草人摆着。”受延说道。

  “但是万一到时候他们事变失败逃跑的话,谁来阻挡他们呢?”那副官看来也不是全然饭桶。

  “谁说不让他们逃跑了?”受延瞪了自作聪明的副官一眼,说道。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的道理,他受延能不知道吗?再说了,要是真要派人拦截的话,那么王城近卫军的伤亡一定不小,他受延可不会让自己的家底去受这种损失。

  “飞报亲王府。”临出发前,受延对他的一个千骑长吩咐道。尽管他知道这是多余的。这样的大事,克洛亚不可能不知道。

  ※※※

  “咦,前面的部队怎么停下来了?”辛夷有些奇怪地问佛都道。

  “依维斯是在这里等着受延呢。”佛都对着辛夷笑道。

  “依维斯怎么知道受延的大军一定经过这里?”辛夷愈发的奇怪。

  “好几万大军不是飞鸟,随便从哪里都可以飞过去。卡纳亚经济繁荣,寸土寸金,到王宫只有这一条路宽敞到可以容纳大军通过。”佛都跟辛夷解释道。

  “我在卡纳亚住了几十年,但是却从来没有注意到这个情况。依维斯来到卡纳亚才短短的几个月竟然就知道了这么多,真是了不起啊。”辛夷对依维斯的仰慕之情愈发增多。

  “只是王兄不大理会世间俗事而已。”佛都道。其实,每到一个新的战场,都要对新地区的地理特点有彻底的了解,这只是一个优秀将领基本的常识。辛夷贵为皇太子,又不喜刀枪,从未接触过军事,当然不会知道这些。而依维斯从小就和西龙一起,将西龙所带的兵书背了个滚瓜烂熟,加上依维斯的天赋,那么今日的所谓未卜先知就实在没有什么惊奇可言了。

  半个时辰左右,青年近卫军的部队就看到了王城近卫军高高举起的大旗。

  “终于来了吗?”佛都胸有成竹地笑道。

  “一切都准备好了。”星狂走到依维斯身边,饱含深意地笑笑。

  “受延元帅,在前面发现青年近卫军的人马。”士兵来到受延的马前,向他禀告道。

  “嗯?他们不是应该在进攻皇宫吗?”受延有些奇怪地问道。

  “可能他们分兵在这里阻挡我们吧。”受延的副官说道。

  “你真聪明!皇宫的宫廷侍卫总数就有将近两万,青年近卫军还有本事分兵阻挡我们?你的脑子还真好用。”受延无情地讽刺道。

  “属下愚昧。”副官赶紧低头认错道。

  “看来,佛都是将全部的青年近卫军都用来阻挡我的王城近卫军啊……但是他就不怕到时候被王城近卫军和宫廷侍卫队前后夹击吗?”受延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他想击败我之后再去收拾火衣的宫廷侍卫队?”受延猛然心中一惊,随即又笑起来,“佛都你也未免太小瞧我受延了吧。”

  受延拔剑在手,准备发出冲锋令。

  “元帅,这里可是居民密集的居住区啊,我们真的就在这里开战么?”副官有些犹疑地问道。

  “混账!都什么时候了,还顾得这些!”受延怒斥道。

  “是,是,属下愚昧。”这倒不是他谦虚,受延的这个副官还真有够愚昧的。

  “冲!”按理说,应该是喊杀才对,但是这次面对的不是生死仇敌,而是自己的国民,于是受延临时换了个字。

  “冲啊!”士兵们呐喊着往前冲去。

  “星狂,现在就临时任命你为特别行动队的队长,率领特别行动队迎敌。”依维斯冲着星狂看了一眼,说道。

  “是!”星狂笔挺地行了一个军礼。

  “跟我上!”星狂朝着身后由魔武亲手训练的特别行动队,叫了一声。

  “杀!”这支被魔武像操练魔鬼一样训练的年轻学员们一听到命令声,马上热血沸腾地站起来,没命地往前冲锋。除了少数军中的优秀分子被提拔到帝国士官学院来进修的之外,绝大多数学员这都是第一次上战场。所以,激情和热血是要多少有多少。

  “啊?先别动手!”先是王城近卫军的一个百骑长惊疑地叫了一声。

  “怎么会这样?等一会,等一会!”是一个万骑长的声音。

  “慢着,慢着!”又是一个千骑长举手制止了属下的军队。

  “往后退,往后退!”有一个胆子大一点的千骑长甚至这样说道。

  “怎么了?怎么停了?往前冲啊,居然胆敢违抗军令?”受延望着突然一股股先后停止前进的军队怒吼道。

  “元帅你看。”受延的副官指着不远处的一个青年近卫军士兵道。

  “那不是我侄子么?”受延终于也惊奇地叫了起来,这正是部队停止往前的原因。前来进攻的这群青年近卫军人数并不多,也就一千多人,但是所有的这些人全是王城近卫军中百骑长以上军官的直属亲戚。要是看见自己儿子拿着刀杀过来,谁会拿着刀扑上去跟他拼命呢?

  “就地休息!”看到王城近卫军没有再往前冲,星狂于是下了一个奇怪的命令。

  “啊?”几乎每一个近卫军士兵的心里都是这么叫了一声。但是魔武训练他们的时间虽然不是很长,至少还是让他们弄明白了军令如山的道理。于是这一千多青年近卫军就地坐在地上。

  “******,这种招数都用到战场上来?”这一下,受延是真傻眼了。一向自负文雅,注重斯文的他也不由得骂出粗口来。想当初,在克洛亚被那群贵妇围攻而不得不同意青年近卫军驻扎在王家园林的时候,受延私下里还耻笑克洛亚为人有妇人之气。今天这也算是报应,轮到他傻眼了。

  “这可怎么办?”一个圣万骑长哭丧着脸问受延道,他的亲儿子也坐在那里“就地休息”啊!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难道冲过去把你儿子剁成肉酱?”受延恼怒地对圣万骑长大发脾气。

  “属下知错。”圣万骑长莫名其妙地被大骂一通,很不服气地走了下去。一边离开一边还在嘴里嘟哝,“你侄子不也在那里?”

  “禀告元帅,在我军后路发现青年近卫军,人数大概在一万五千人左右。”正当受延为眼前这个几乎可笑的局面痛苦的时候。一个士兵过来报告道。

  “后面有一万五千青年近卫军?他们是从土里钻出来的啊?”受延的副官在长官面前没有什么本事,但是骂下面的人却是有几分本事。

  “蠢猪!挡在我们前面的只有五千人,人家早就在我们后路埋伏了一万五千人!”受延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道。

  “前面只有五千人?他们哪有这么大的胆子?太子和二王子的旗帜可全挂在前面啊。”副官还想辩解。

  “说你是猪,你还狡辩!眼前这一千多人,就足够阻挡我们百万大军。五千人还有多呢!”受延指着坐在前面不远处“就地休息”的近卫军大声叫骂道。

  “属下知错,知错!”副官终于不敢再狡辩。

  “还不快滚到后面去指挥?”望着这个饭桶副官,受延气得用脚踢了他一下,大骂道。

  “是,是,属下这就去。”副官被受延骂得灰头土脸,赶紧跟着那士兵跑到后路去了。

  “真******!弄得跟场游戏一样!”受延不禁又爆了一句粗口。

  “你看是不是该给他们一些压力了?”佛都问身边的依维斯道。

  “二王子的意思是要凯罗动手杀人么?”依维斯反问道。

  “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给他们一些压力。”佛都被依维斯这么一问,有些不好意思地狡辩道。

  “不杀人就能给王城近卫军压力。早知道二王子有这个本事,起先就应该让二王子殿下率军埋伏在后路才是。”依维斯语中带刺地说道。

  “依维斯的意思也只是不想多伤人命而已。”看到佛都有些下不了台,辛夷于是上来打圆场道。普天之下,恐怕只有依维斯既敢又能让佛都吃憋了。

  “那就算了,我来吧。”佛都虽然是个胸襟宽广的人,不会因为依维斯的一两句话而真的记恨依维斯,但是,一时间要他一点也不计较倒也太难为他了。于是,佛都有些赌气地说道。

  “佛都你还有什么妙计么?”辛夷惊喜地望着佛都道。

  “希望这条计策能让受延改变心意。”佛都望着辛夷,深吸一口气,说道。

  “你行的!”辛夷用力拍了拍佛都的肩膀说道。虽然他根本不知道佛都到底还有什么计谋,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对佛都的信任。在他看来,佛都是无所不能的,他对佛都的信任几乎已经到了膜拜的程度。他相信,只要佛都还站在身旁,那就是整个天都塌下来,佛都也能顶得住。

  “嗯!”佛都对辛夷笑了笑。事实上,他并没有太多把握,但是他决不会把这些说给他的哥哥听。他知道,自己的言语对哥哥有多么重要。

  ※※※

  “受延元帅!”佛都走到阵前,在盾牌的保护之下,大声叫道。

  “佛都王子有什么教诲?”受延听到了佛都的声音,于是也走到阵前答话。

  “近来心情如何啊?”佛都问道。

  “尚可啊!”佛都的问题让受延完全摸不着头脑,他完全无法想象这个佛都到底要搞什么。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问这些?接下来是不是要问早餐吃过什么啊?

  “既然心情不错,那为什么前天晚上一个人独自散步啊?”佛都又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哪有此事?”受延尽了最大的努力,才定下心神,装作不在意地问道。其实他很想问:“你怎么知道?”

  “如果没有此事,不知道受延元帅胸前是否还有一个盒子呢?”佛都又笑道。

  “盒子?”受延不敢再搭话,赶紧走到一旁,将怀里的盒子拿出来,递给一个千骑长。

  “打开它!”受延站开几步,命令道。

  “是!”千骑长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这盒子里肯定装的是很危险的东西。自然而然地就在心里将受延的祖宗十八代,顺带下十八代问候了一遍,但是军令如山,只有硬着头皮打开。

  出乎他意料的是,盒子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危害,打开也很容易。

  “里面是什么?”受延一脸严峻地问道。

  “两条元帅绶带!”千骑长答道。

  “啊?什么?”受延走上前去,将盒子从千骑长的手里抢过来。一看,真是两条元帅绶带,一条是风习的,一条是罗严的。

  “难道?”一个无比恐怖的想法冲进他的脑中。

  “怎么会?”受延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元帅绶带是一个元帅的荣耀,无论是什么时候都肯定是随身佩戴,视同生命一般。现在两条元帅绶带已经来到了他的手里,也就是说这两个元帅都已经……“一定是巴罗先潜入第三军团,夺取兵权,并杀掉风习。然后罗严又在星河城下中了佛都早就设好的诡计,被他们……对,是这样,一定是这样。”其实,罗严现在还好好地在星河城下和西龙鏖战,而这条罗严的元帅绶带是佛都伪造的。但是,如果一个谎言有一半是真的话,那么它就很容易骗到人。就连受延这样的聪明人也不知不觉地被佛都带到了他设下的圈套中。

  “受延元帅,即使我们兄弟今天失败又怎样呢?你真的相信,就凭你和特普那个饭桶真的可以打赢这场仗么?”佛都站在阵前继续说道。

  “怎么办?”受延终于彻底动摇。他开始慎重考虑是不是应该转投佛都的阵营。

  “受延元帅!”正在受延思考的时候,出现一个声音。

  “臣下甲胄在身,不便参拜,还请辛夷太子见谅!”受延喊道。

  “受延元帅,本太子知道你本是纯良之辈,只是受克洛亚胁迫,才加入他的阵营。现在本太子允诺你,你若肯现在弃暗投明,我许你继续保有王城近卫军军团长之职,并且继续拥有元帅的封号。”辛夷大声说道。

  “若你现在归顺,辛夷太子还可以给你元老院议长的封号!”佛都这时又插言道, “如若反抗的话,我们就将对你进行前后夹击。我们这边的话倒无所谓,就怕后路的巴蒂元帅不会给你好果子吃!”

  “请给我一点时间考虑。”受延叫道。

  “可以,受延元帅可以随便考虑!”佛都故作轻松地答道。

  “为什么不给他时间限制?万一他是故意拖延时间怎么办?”辛夷问道。

  “不怕,我看得出来,他是真要时间考虑,不是耍花招。我们若是逼他,倒显得我们心虚了。”佛都对辛夷轻松地笑道。

  “哦,原来如此!”辛夷也轻松地笑道。

  五分钟后,受延手下的一个圣万骑长出来喊话。

  “受延元帅说,自认罪恶滔天,现今虽然幡然悔悟,也知道太子殿下为人胸襟宽广,但是惟恐将来有人借机陷害,不知道太子殿下可不可以当众发誓,保证日后不再追求此事?”

  “你看呢?”辛夷看着佛都问道。

  “发!发誓还不容易!”佛都几乎要把牙齿都笑掉了。

  结果,佛都他们就这样不费一兵一卒收服了受延的王城近卫军,另外还没有来得及收拢的四万王城近卫军被重新派回城墙,对各个城门严加看守。从即时起,不得让一只活物进出卡纳亚。

  随后,受延就和依维斯两军合成一军,直指王宫。

  

第八章 临阵反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