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大悲大喜

    “恭喜末日王,圣皇陛下,铲除神族,圣光大发,足可以与日月争辉。”拉舍尔的嗓子尖锐得要命,使人怀疑他是一个太监出身的魔族。

  “日、月?我们日夜企盼的岂非正是日月?如果真可以与他们齐辉的话,我们还用拼着老命去和神族决斗吗?”一旁的撒马拉对拉舍尔的夸张说法明显很不满。

  “末日王恕罪,拉舍尔根本不识轻重。”马拉维说道。

  我这是怎么了,居然跟一个惯于拍马屁的小丑过不去?撒马拉心里想着,笑了笑,“没什么,我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

  马拉维抱拳鞠了一躬,“还不快谢谢末日王不罪之恩!”

  “多谢末日王不杀之恩。”脸色从黑色变成灰绿的拉舍尔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

  “下去吧!”马拉维瞥了撒马拉一眼,向拉舍尔挥了挥手 “不过,以后你还是少接近这种害群之马为好。”撒马拉说道,“除了拍马屁之外,什么都不会,留来何用?”

  “我也这么考虑过。”马拉维急忙附和道,然后,话锋一转,“末日王,下一步我们该干什么?”

  “你说该干什么呢?”撒马拉不答反问。

  “我认为我们该歇兵养伤,重新编排魔族部队,以候来日。经过那次战役,我自己也受了重伤,而末日王你也有点微恙,正好趁此机会调理调理。”马拉维谦恭无比。

  “想不到你依然这样胸无大志啊!”撒马拉脸上流露出难以掩饰的失望。

  “那末日王认为我们该怎么做呢?”马拉维诚惶诚恐。

  “谨小慎微完全没有必要,长痛不如短疼,快刀斩乱麻,不留下任何障碍!”撒马拉阴沉着脸,做了一个往下砍的姿势。

  “末日王您是说要马上挥兵进攻人族,把人族赶尽杀绝?”马拉维面露犹豫之色,“恐怕不行吧!我们刚经大战,兵困马乏,需要休养啊!”

  “当然不是。”撒马拉摇头叹息,“人族厉害的不过就那么几个人罢了,只要把这些人除掉,以后我们做什么都可以得心应手了。”

  马拉维总算明白了撒马拉的意思,“但是现在魔宫里面武技高强的都受伤了,我自己也身受重伤,叫谁去对付那些人呢?”

  “我!”末日王用手指了指自己,自信十足地说道,“对付那些人,不在多数,而在于精!现在人族没有一个人是我的对手。”

  “末日王,您也受伤不轻啊!”马拉维这一次是真担心,因为他知道只要末日王一死,自己就失去了最大的靠山。

  “对付软弱的人类还是绰绰有余。”

  “那我预祝末日王旗开得胜!”马拉维只好无可奈何地说道。

  “四天之内我一定会回来!”撒马拉对马拉维的恭顺看来很满意,临走之时还特意拍了拍他的肩膀。

  但愿他真的能够顺利得手!看着撒马拉离去,马拉维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安,担心自己以后再也见不到撒马拉了。

  ※※※

  埃南罗佛都亲王房间。

  “王兄!”佛都在管家的帮助下支撑起身体,颤巍巍地向辛夷行了一礼。辛夷的身后站着主和派的左各特,而佛都的亲信巴罗也在其中,当然,也少不了主战派的一些干将和主和派的附庸们。

  “佛都,你躺着吧!”辛夷挥了挥手,表情很平静,而他旁边的主和派却已蠢蠢欲动了。

  “谢王兄恩典!”佛都深深鞠了一躬,又躺了下去,“各位也请坐!今天各位想必是来兴师问罪的吧?”

  即使是在病中,佛都的反应仍然如此敏锐,居然还先给了我下马威。左各特脸色阴晴不定,说道:“佛都亲王于埃南罗有再造之功,又是陛下的兄弟,臣属们再怎么放肆也不敢来问罪啊!但是,佛都亲王,现在前进军已经兵临城下,卡纳亚岌岌可危,人心惶惶,作为主要负责人,佛都亲王实在应该挺身而出,出来主持大局!”

  “左各特大人太看得起佛都了,王兄才是埃南罗的主人,而佛都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亲王,尽的是辅助王兄的职责罢了。”佛都笑了笑,“而且,说到辅助,左各特大人也是埃南罗的子民,又怎么能置身事外呢?”

  “佛都亲王见笑了,臣下一直不主张挑动战争,如果在战争中出现的话,那臣下不是自相矛盾吗?”左各特望着佛都,说道,“依臣下所见,战争应该由好战解决!”

  “这么说来,左各特大人认定佛都我是好战了?”佛都打量了左各特一眼。

  “臣下不敢妄测!但是从佛都亲王做的事情看来,应该没错。”左各特徐徐答道。

  “呵呵!依照左各特大人的看法,今天的一切都是我佛都的错,所有后果便全部应该由佛都来承担了?”佛都冷笑了几声,“而左各特大人则可以照样轻松自如地坐在家里宣扬你的主和论,完全不用管埃南罗子民的生死!所谓的主和派原来就是抱着这样的观点?”

  “咳咳咳,佛都亲王请保重身体,不要激动啊!出了什么事情臣下可担当不起。”左各特脸色微红,口气中包含着强烈的讽刺意味。

  佛都看着自以为得计的左各特,眼中杀机隐现,国难当头,居然还借机争权夺利!但是,佛都知道,不能在现在这个关键时刻杀他,否则会引来民心的溃散。

  “激动?关键时刻,居然还诸多借口,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主和派,实际上只不过是贪生怕死,不想为国家献出生命罢了。对于你们这种人,我能不激动吗?”佛都语气激昂起来,“什么主和派、主战派,国家是大家的国家,而不仅仅是主和派或者主战派一方的国家,有什么意见也应该等战后再提出来,现在只能是挺身而战!”

  左各特看了看佛都,“但是,佛都亲王,臣下一向可都是主张以和为贵的。”

  “当敌人侵略你的家园,霸占你的妻女的时候,你还能说出以和为贵这种话,我佛都对你可真是太佩服了!”佛都语气越来越激烈。

  面对气势汹汹却又义正词严的佛都,左各特哑口无言。

  “假如主和就可以阻止对方军队前进的话,要我佛都让位也无妨。”佛都怒气未平,国家腐败至此,大臣无能胆小,实在让他倍感忿忿。

  气得要命的左各特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难道人不该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吗?佛都亲王!”

  “当初一帆风顺的时候,怎不见你跳出来主张什么和为贵,现在遇到一点挫折,就出来又嚷又跳,左各特大人,你不觉得自己做人很没原则吗?”对于这种人,巴罗根本不会留什么情面,“而且,佛都亲王打败克洛亚辅助陛下登基之时,你又在哪里呢?”

  “巴罗将军可别忘记正是令尊使埃南罗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的。”左各特冷笑不已,答非所问。

  “左各特大人,说话还是注意点分寸为好!”巴罗气得脸色发紫。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巴罗将军如果为此动气的话,在下倒愿意赔罪!”左各特冷冷地说。

  “巴蒂元帅一生为国尽忠尽责,就连王兄也对他赞赏不已。而且,巴蒂元帅也是王兄授权领军的。怎么,左各特大人难道有不同的看法吗?”佛都诘问道。

  “臣下万万不敢悖逆陛下!臣下也没有否定巴蒂将军过往的功绩,只是,只是……”左各特这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脸色发白,支支吾吾地说道。

  “那左各特大人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呢?”佛都万分鄙夷地盯着左各特,“我听左各特大人的意思好像是说巴蒂元帅一直在危害埃南罗,而王兄一直都看错人,莫非我听错了吗?”

  “佛都亲王你没有听错,是臣下说……说了,臣下罪该万死!”左各特冷汗直冒,此时,他才知道佛都的厉害之处,一时口误,居然便被佛都抓住,并成为攻击自己的武器。

  佛都也不再理睬左各特,转向辛夷,“王兄,前进军之祸迫在眉睫,请赶快颁发圣旨,让我们心中都有个底吧!”

  左各特已经被佛都彻底击溃了,待在一旁一言不发。而辛夷迟疑了一下,说道:“事到如今,也只能与他们决一死战了。”

  “王兄英明!”佛都又鞠躬道。

  “佛都,你卧病在床,大概无法亲临战阵了,你有什么人选要推荐给朕呢?”辛夷问道。

  “巴蒂之子巴罗才堪重用。”佛都也不避任人唯亲的嫌疑。

  听到这话,左各特心中纵有一千个不同意,但是在这种处境下,他也只能听之任之了。

  “那就让巴罗就任此次卡纳亚保卫战的总指挥吧!”

  “谢陛下隆恩!臣下一定不辱使命,誓死保卫卡纳亚!”巴罗也不推辞,肃立行礼道。

  “陛下,是否应该让巴罗将军为我们讲述一下他对这场保卫战的看法呢?”在左各特的暗地授意之下,另一个主和派的大臣问道。

  “陛下如果要听的话,臣下当然遵命!”巴罗说道,“只不过,战场之事讲起来纷繁复杂,怕是要耗费好几个时辰呢!而且,形势瞬息万变,现在讲什么,到了真正迎战的时候恐怕也已大大不同了呢!”

  辛夷疲惫地摆了摆手,“算了,不用讲了,我相信佛都的眼光。”

  余下的大臣也没有再发表什么意见,他们心中都明白,巴罗自小就对行军打仗之事耳濡目染,真要讲起来,还真可以说得滔滔不绝。如果说服辛夷让巴罗分析,那大家就得在这待上几个时辰,到时会累得够呛,谁又愿意做这样的蠢事呢?

  “朕也有点累了,佛都,你好好休息吧!”辛夷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呵欠,带着一帮大臣走了出去。

  ※※※

  圣历2109年11月6日,前进军开到了卡纳亚近郊,列阵准备攻击卡纳亚。而卡纳亚城里则一片风声鹤唳,已经没有人再去关注那些所谓的报纸的争吵了,人们现在担心的是“明天我还活着吗”、“一觉醒来之后,我还能继续看到阳光吗”。

  “以我们的兵力,再加上他们的军心已经已乱,我想只要花上一个星期的时间,便可以把这座中看不中用的所谓首都攻破。”维拉越来越喜欢发表自己的高论了。

  “没那么容易吧,那个佛都可不是摆着给人观赏的。”虽然大家是好朋友,而且也知道维拉是个好面子喜欢炫耀的人,但索特还是忍不住提出异议。

  “佛都?哈哈,据说他已经病得快死翘翘咯!”维拉笑道,“根本不足为虑!”

  “还是索特有见识,即使佛都只剩下一口气,我们要攻下卡纳亚也不会是容易的事。”星狂对维拉的轻狂很不满意,沉声说道。

  “我们的总指挥,可以下令攻击了吧!”风杨望着杰伦问。

  “什么总指挥啊,还不是给你们逼的。”杰伦笑了笑,“是进攻的时候了!”

  随着军令的发出,军队快速往前推进,而卡纳亚城的埃南罗士兵也做好了迎战的准备。每一个士兵的心跳都在迅速地加快,剑拔弩张,空气中蕴含着一派肃杀的气氛,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但是,双方谁也没有想到,正在这时,却有一大队人马骑着飞马从天而降,落在两军中央,惹得两军一阵喧嚣。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哪来的天兵神将?”

  “他们会帮哪一边呢?”

  ……

  在前进军士兵放慢进攻步伐的同时,魔武已凭着他过人的眼力,瞥见了杨秋和莫问师徒,心里一动的他马上扭头对杰伦讲明了真相,而杰伦也在一瞬间作出决定,下令队伍暂停前进。

  半个小时之后,前进军士兵依照命令原地不动。城上的埃南罗人虽然对此惊奇不已,却不敢贸然打开城门挑战。

  “魔武!”莫问看到魔武向他挥手,望了望他周围的人,便飞了过去。

  杰伦、风杨、星狂等人连忙向莫问行礼,他可是总统领依维斯的好朋友。维拉却在一旁对索特小声地说道:“这又是一个杀人如麻的主啊,嘿嘿,这下又有眼福了。”

  “哦!”索特只是不置可否地打了一个呵欠,也不知道脑袋里在打着什么主意。

  “今天先休兵吧!”莫问说道,“有事公布!”

  “可是……”风杨、杰伦、星狂三人都对莫问的话感到不解,他们以为莫问是来帮助攻打卡纳亚的,万万想不到却是来劝他们收兵的。

  “不管如何,先休兵再说。”莫问回头望了望还停留在降落地点的杨秋等人,有点不耐烦地说道。

  “为什么要撤兵?一百多万的军队,说退就退?这不合行兵打仗之道。”平时很温和的风杨,此时却第一个表示反对,这样毫无来由地要求撤兵,让身为正统军人的他意气难平。

  “依维斯的师傅达修就在队伍中,他跟你们解释的。”莫问瞪了风杨一眼,耐着性子说道。

  “总统领的师傅?”风杨、杰伦、星狂对视了一眼,“应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吧。”

  “那就依照莫问大人的意见,撤吧!”杰伦见风杨和星狂都没有反对,便下令道。

  “他们撤了!佛都亲王,他们居然撤了!”巴罗在向佛都报告这个消息之时,脸上还保留着他在城门上亲眼看到前进军后撤时的惊讶神色,他实在想不通对方如此劳师动众,最终却是雷声大雨点小,还没有真正发动进攻,便退兵回营。

  “撤了?”佛都从床上猛地跃了起来,“真的撤了?”

  “是的。”巴罗的眼睛里同样写满了迷惑。

  “难道……”佛都陷入沉思之中,“难道今天只是疑兵之计?”

  “前进军阵容整齐,应该已经准备得很充分了,又有了会飞的兵马相助,说是疑兵之计似乎牵强了些。”巴罗无奈地摇了摇头,委婉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难道是永久中立之地出了事?”任凭佛都聪明绝顶,也同样猜不透前进军撤兵的原因。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在事先也应得到一点风声,况且目前还有谁敢惹风头正盛的前进军呢?”巴罗紧皱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不论如何,对我们来说,总归是一件好事吧!”佛都不得不放弃了无谓的猜测。

  ※※※

  经过一阵折腾之后,前进军队伍终于列好队,整齐无比地站在广阔的操练场上。作为依维斯的师傅,达修自然被推到风浪尖上。

  讲台上的达修显得精神矍铄,他尽量地以最平静的语气说道:“各位将士,依维斯在青华师傅的救治下,已经复活了。”

  “总统领已经复活了?”

  “总统领复活了?真的吗?”

  ……

  就连一向冷静的风杨也被这个消息弄得兴奋莫名,居然把自己的头盔脱下来,用力地往上抛,然后又狠狠地踩了几脚,更不用说其他人了。台下乱成一片,士兵们发出一阵阵难以抑制的炸响。

  “请达修前辈带我们去见依维斯总统领!”星狂、杰伦等人缠着达修要求。

  “总会见到的。”看到士兵们狂欢的景象,达修也忍不住激动起来,但他尽量克制住自己的感情,“也不急在一时啊。”

  “庆祝!先庆祝再说!”星狂拉了拉杰伦,嚷道。

  很快,他们便投入到士兵们当中,跟着士兵们一起疯也似的不知道嚷些什么。早已从莫问的口中得知消息的魔武嘴角边也露出掩饰不住的笑意。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此时,达修已经是第十次用他那平和的声音说同样的一句话了。

  但是,士兵们虽然也听得清清楚楚,却哪里安静得下来?在得到确认之后,他们几个人几个人地抱在一起摔跤;几个人一起抱起身边的同伴,往天空扔;玩各种花式的他们独创的“体操”……见此,修罗不禁连连叹息:“这群士兵大概是平时太压抑了,所以才会这样开心。”

  此时,杨秋似笑非笑地望了达修一眼,“达修老友,我们不如先去喝杯酒,然后再来吧!”

  “好主意!”达修望了望处在兴奋巅峰的士兵们,苦笑着同意了这个建议。

  ※※※

  圣历2109年11月7日下午,当斜阳降临这座兵营的时候,士兵们的狂欢总算停止下来,闹腾了一天一夜,他们终于感到累了。这期间,达修和杨秋一连喝了10坛酒,向来谨慎老成的达修连连说:“这次可真的创纪录了啊!我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来到这里喝酒,还喝了这么多!”

  “士兵们,现在还有一个消息要公布,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面对着这群人,达修突然有一种欲语不能的感觉:把这个灾难告诉这些士兵合适吗?

  “请说!”士兵们齐声发出如潮呐喊。

  “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这是一个坏消息。”达修犹豫了一下。

  士兵们依然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仿佛依维斯复活之后,就算天塌下来他们也只是拿来当被子盖而已。

  “我要告诉大家的是……”达修心里叹息了一声,天知道这群士兵听了之后会不会吓个半死呢!“神族已经被魔族灭掉了!人类正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

  “哦!”出乎达修意料的是,台下的士兵非但没有吓得半死,而且仅仅是神情非常倦怠地应了一声。有些士兵甚至打了一个呵欠,说:“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神魔之间的事情,不关我们事,睡觉啦!明天要去攻打卡纳亚了。”也有士兵悄悄说道:“我们总统领的师傅也太大惊小怪了点,这哪里是什么大事啊?”

  “神族被魔族灭掉了!”达修怀疑那些士兵根本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又重复了一遍。

  但是,士兵们依旧没有什么反应,他们对神和魔根本就没有什么具体的概念。

  达修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这群士兵,这群号称是人类精英的士兵竟然对神、魔一点都不了解!

  “达修前辈,让我跟他们说吧!”莫问自告奋勇。

  达修无奈地点了点头。

  莫问走了过去,在中央一站,扬声说道:“魔族里有很多像魔武大人一样的高手,他们击败了神族之后,很明显就会开始针对人族了,大家想想怎样活命吧!”

  此语一出,士兵们才终于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各种各样的议论纷纭不绝。局势又开始混乱,不过,这与达修公布第一个消息时那种兴奋的混乱完全不同:人心惶惶的士兵们都感到了严重的生命威胁。

  两个小时后,天行终于带着他的部队前来会合,而且,达修等人还发现天行的身边多了一个以前不认识的人。

  “这是我的徒弟若炎!”天行指了指那人,说道,“我们在路上碰到的。”

  原来,若炎在埋葬千赫之后,便启程往永久之谜寻找天行,刚好碰到天行带兵外出。

  “好!太好了!若炎,欢迎你加入我们的行列。”杨秋一听说天行带了个徒弟过来,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热情。

  “前辈好!”若炎掂量着杨秋辈分应在自己之上,还了一礼,心想:这位前辈对人可真有礼貌。

  众人都纳闷:杨秋待人一向冷漠,怎么今天对着素不相识的若炎却这样热情洋溢呢?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杨秋一脸喜色,“我终于可以卸任了,把这个劳什子指挥官让若炎去当!”

  “哦!”众人恍然大悟,然后相视而笑。

  “天行,这可是你当初答应我的,一有合适的人选我便卸任!”杨秋又盯着天行说道,其实,他当了指挥官之后几乎也没有干过什么事情,但是,他心里却老觉得不舒服,好像给某些东西压住一样。

  “达修,你有什么看法?”天行也很希望自己的徒弟能够当上指挥官。

  “既然杨秋不愿当,就让若炎当吧!”达修说道。

  “若炎,从此以后你便是青华师团的代指挥官了。”天行望了望若炎,“你要好好干啊!”

  “遵命,师傅!”若炎倒没有觉得什么,反正师傅叫他当,他当就是了。

  “达修前辈,魔族来了,我们该怎么办?”星狂率先问道。

  “马上停止对卡纳亚的战争,大家携手共同对付魔族,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达修答道。

  “那也太可惜了。”杰伦惋惜连连,“便宜埃南罗人了!”

  “无论如何,要为大局着想,为整个人类着想!”达修说道。

  “但是,就算我们单方面愿意停战、撤兵,埃南罗人也未必肯罢休,他们很可能以为我们是遭遇大难才怯战,或许会趁机派兵追杀我们。”风杨不无忧虑地说道。

  “我们自然也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埃南罗人,甚至,还要让他们跟我们联合起来,一起对付魔族,不然的话,以前进军这点兵力,根本不是魔族的对手。”达修略一思索,答道。

  “只怕他们未必肯听啊!”杰伦说道,“前进军跟埃南罗人势同水火,别说是联合起来,就连协议停战都很难。”

  “这有什么难的?他们不同意的话,潜入卡纳亚,把领头人都杀了不就行了?”杨秋很不以为然。

  “万万不可!”达修知道杨秋说得出做得到,急忙阻止道,“杀了他们的话,埃南罗群龙无首,举国混乱,对人类可不是好事!”

  “有什么不好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这可是解决问题最简便的方法。”杨秋望着达修,感到十分不解。

  “杀了佛都的话,就没有人能够控制住埃南罗。”达修知道杨秋在这方面的知识跟一个白痴没太大区别,只好耐心解释,“到那个时候,魔族便会趁虚而入。”

  “哦!”杨秋点了点头,“那也可以把佛都和辛夷抓起来,挟天子以令诸侯啊!”

  “杨秋前辈,佛都可不会吃这一套,这小子骨头硬得很,宁死不屈。”星狂说道。

  而风杨在思考了一阵之后,修改了自己刚才的说法,“佛都是个明白事理的人,相信只要我们对他晓之以理,他会跟我们联合的。”

  “我赞成风杨的意见。”星狂表示附和。

  “嗯……风杨和星狂都是埃南罗人,相信你们说的不会错。”达修略一沉吟。

  “那就由老夫去说服他们吧!”天行自告奋勇,他这样做是想在军中树立威信。

  ※※※

  当天晚上,当佛都躺在病床上思虑重重、难以成眠时,天行单枪匹马地闯进了他的房间。

  “你是谁?”佛都十分平静地问道。

  “果然好胆色!”天行诧异地说道,他没料到佛都作为一个病者,竟然如此镇定自若。

  “过奖了!”佛都不以为意,淡淡地说道,“请坐!”

  “你不怕我是刺客?”天行忍不住问道。

  “如果你是刺客的话,早就把我杀了,哪里还有闲情跟我说话呢?”佛都笑了笑,“况且,这种情况下,我躲也躲不了了,害怕又有什么用?”

  “久闻埃南罗的佛都睿智英明、胆色过人,今夜一见,果然不假!”天行赞道。

  “那仅仅是传言,徒惹旁人笑话罢了。”佛都微微一哂,“还未请教前辈尊号!”

  “老朽天行。”天行捋了捋胡须,答道。

  “久闻大名!不知道天行前辈深夜到此,有何指教?”佛都仔细地打量着天行,希望能够观察出点什么来。

  “我是来替佛都亲王你治病的。”天行说道。

  “那么,帮我治好病后,天行前辈准备要晚辈怎样酬谢你呢?”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佛都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不用酬谢我,我是为天下苍生而来医治你的。”天行大义凛然道。

  “天行前辈是前进军那边的人吧!所谓‘为天下苍生’又是什么意思呢?”佛都心存犹疑。

  “我的确是前进军那边的,而我今夜前来除了为佛都亲王治病之外,还有一件事情相商。”

  “呵呵,这么说来天行前辈是代表前进军也代表天下苍生了?天行前辈难道是在取笑埃南罗人逆天下人而行,要我们投降吗?”佛都连连皱眉,“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告诉天行前辈一句,要埃南罗人屈服是万万不可能的,佛都情愿病死。”

  “佛都亲王多虑了。”天行摇了摇头,“我是来告诉佛都亲王一个消息的:神族已经给魔族灭掉了。魔族下一步的目标肯定是消灭人族。”

  “神族灭族了?”佛都先是一惊,继而联想到蓝达雅师团的事,再联想到近来盛行的古魔法与咒语魔法的区别。他本身是个学识渊博的人,对于神圣之战也有所研究。将这一切联系起来,心中便已信了八分。

  他于是试探着问道:“天行前辈的意思是——要我们埃南罗与前进军联合起来,共同对付魔族?”

  “正是!”天行认真地看了看佛都,心中惊诧不已:这个病恹恹的家伙竟然如此聪明。

  “我知道魔族的厉害之处,他们的力量足以毁灭整个寰宇大陆,我很愿意与前进军尽弃前嫌,联合起来驱逐妖魔,保我朗朗乾坤!”佛都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天行,见他说话时气定神闲,双眼聚精会神,心里对天行的话,便全信了。当下他心中又喜又哀,喜的是,己方不需再与前进军以死相博;哀的是,自己殚精竭虑,到头来还是功败垂成。

  不过这所有的想法,城府颇深的佛都一点都没显露在脸上,“不过,前进军那边意见如何呢?而且,还得要我王兄点头才行啊!”

  “前进军自然没有问题,埃南罗这边只要佛都亲王尽力就行。”天行当然知道佛都在埃南罗的地位和影响力,只要佛都答应,那么两军联合之事也就等于成功了大半。

  “佛都愿跟随在天行前辈对抗魔族!”佛都当即盟誓道。

  “好!果然是爽快之人!”天行对此十分开心。

  当下,天行用自己的内力帮佛都治病,又给佛都用了一些药丸。一个时辰后,佛都只觉精神飒爽,身体似乎比生病之前还要好。心中对天行的敬服又多了几分,“天行前辈真乃神医也!”

  “雕虫小技罢了。联盟之事还请佛都亲王多多劝说尊兄。”

  “那是一定。”佛都正色道。

  

第四章 大悲大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