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拼死一战

    天行回到前进军后便召开会议,通报了与佛都联合之事。杨秋、魔武、莫问对这种事情根本没什么兴趣,均缺席。

  “连佛都都给天行前辈您说服了,真是了不起啊!”维拉不避拍马屁的嫌疑道。

  天行摆了摆手,说道,“各位,群龙无首,当务之急是推选出一个总指挥,大家心目中有什么人选呢?”

  “达修前辈是依维斯总统领的师傅,由他来担任这个总指挥比较合适。”星狂环顾四方,说道。

  “对,非达修前辈莫属!”风杨和杰伦的意见也出奇一致。

  天行大失所望,他本来以为众人看在他说服了埃南罗人联盟的分上,再加上自己的辈分最高,会让他当总指挥呢,“达修,你的意见呢?”

  “论辈分、论现在对前进军的功绩,我都比不上天行前辈你,自然应该由天行前辈你来领导了。”达修诚恳地表露了自己的意见。

  “达修前辈,依维斯总统领是您一手培养出来的,而前进军是依维斯总统领辛苦经营来的,可以说,没有您就没有依维斯总统领,而没有依维斯总统领的话,前进军根本就不存在。还有谁比您对前进军更有功绩呢?”风杨条分缕析,“达修前辈您就不要推辞了,在这里,您是最合适的人选。”

  “不,不行!”达修摆了摆手,“天行前辈才是最合适的人选,他心怀天下,忧国忧民,非他莫属。”

  “总之,我除了达修前辈您之外,不会服从任何一个人的命令。”星狂、风杨、杰伦纷纷表态。

  这群不知道感恩、不识好歹的家伙!天行虽然丢了面子心里有些不乐意,表面上却仍笑意盈盈,“达修,既然你是众望所归,你就答应了吧!老夫年事已高,实在不适合兼任前进军的代总指挥。”

  “天行前辈在此,晚辈万万不敢僭越!”达修依旧推辞。

  达修这个虚伪的家伙,明明心里想当总指挥,却还在惺惺作态,我的徒弟们为什么就没有一个像依维斯那样争气的呢?天行内心几乎冒起火来,口里却说道:“我也老了,现在的我哪有精力担任这个位置啊!达修,为了不拖延大家时间,我看你还是答应了吧!”

  “是啊!天行前辈说的对!”星狂等人怂恿道。

  “天行前辈这样说,那我就暂时掌管吧!”达修无奈之下,只好当上了总指挥,“等依维斯一回来,我便马上把指挥权交还给他。”

  这样一来,风杨、星狂、杰伦自然兴高采烈,而天行则是皮笑肉不笑,这个结果太让他失望了。

  “师傅。”若炎明显感到天行的不悦,虽然不知道原因,却还是跟在天行身后走了出去。

  “嗯,什么事啊?”天行有点不耐烦。

  “没什么,师傅有什么需要弟子帮忙的吗?”若炎诚惶诚恐地问。

  “我想要你做的事情你做不了!”天行扔下这么一句话后便走开了。留下若炎在原地发呆,怎么也不明白师傅为什么会突然发那么大的脾气。

  ※※※

  埃南罗国都卡纳亚,皇宫。

  “参见王兄!”病愈后的佛都精神抖擞地站在大殿中,行礼道。

  “佛都,病好了?”辛夷仔细地打量着佛都,由衷地说道,“见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朕真的很开心。”

  “多劳王兄挂念!”佛都深深地鞠了一躬。

  “佛都,告诉朕,是哪个神医将你治好的,朕一定要好好地赏赐他!”辛夷说道。

  “是一个叫天行的前辈治好的”佛都说道,“不过,恐怕他不会接受王兄你的馈赠的。”

  “为什么?”辛夷略显惊诧,“世上还有人会不乐意于接受朕的赏赐?”

  “天行前辈乃世外高人,非常理可以揣测。”佛都说道。

  “原来如此。”辛夷有点意兴索然。

  “不过,这位天行前辈临走前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不知道王兄想不想听。”佛都说道。

  “你我兄弟如同一体,还有什么不可以说的,说!”辛夷想也没想,便说道。

  “天行前辈当时说人有病他可以医治,但是,如果一个国家,甚至是整个世界都生病的话,那他可就无能为力了。”佛都说道。

  “什么意思?”辛夷迷惑不解,“明说吧,别兜圈子了。”

  “王兄,现在魔族已经把人类的守护者——神族给灭掉了,毫无疑问,下一步,他们将会入侵人族。”佛都说道,“魔族是人类的天敌,他们就好像是入侵人体的传染病毒,假如我们不将他们肃清的话,我们便会生病,便会死。”

  “那该怎么办?”辛夷皱了皱眉头,“我们对付前进军尚且左支右绌,哪里还有力气对抗魔族?”

  “前进军已经向我们发出了求和的信号,他们也表示了联合起来对付魔族的决心,何去何从,就看王兄你怎么决定了。”佛都继续说道。

  辛夷略一思索,“那你认为该怎么办?”

  “我认为只有我们与前进军联手打击魔族,才有胜利的可能,否则,整个人族都将会灭亡。”

  “有这么严重吗?佛都。”

  “是的,这决非是虚言恫吓。据我所知,一个普通的魔族士兵抵得上三个人族士兵,而他们有300多万魔族士兵。”

  “300多万?”辛夷双手手指在桌面上快速地敲击着,神色大变,“那不是等于将近1000万的人族士兵?”

  “是的。”佛都知道辛夷已被说动了,“而且,他们还有很多高手,是我们人族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的。”

  “这样的话,就算我们加入到联军里面,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啊!双方的实力太悬殊了。”辛夷满面忧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想不到人族还有这样的敌人。”

  一直闷声不发的左各特此时却站出来说道:“佛都亲王的话似乎值得探讨,在毫无事实证据的情况下说这些话,似乎有虚言恫吓、扰乱军心的嫌疑。陛下,微臣认为魔族根本就没有这么厉害,他们长期生活在阴暗无光的角落,怎么及得上我们这些在阳光的沐浴之下健康成长的人族呢?恐怕这不过是前进军的诡计罢了,他们打着不战而胜的如意算盘,一旦我们与他们联合,我们的军队便会被他们接管。埃南罗作为一个国家没有军队的话,结果会怎样,以陛下之英明,心中一定有数。”

  辛夷看了看佛都,只见佛都冷笑不已,犹豫着说道:“左各特的意见,佛都你以为如何?前进军有没有可能是在欺骗我们呢?魔族真有那么厉害吗?”

  佛都行了一礼,“王兄,您看前进军的实力与我们对比起来,谁更强大呢?”

  “前进军更强大一点。”顾及面子的辛夷虽迟疑了一下,还是如实答道。

  “一支比我们强大的军队,不在事先要求我们投降,而是兴师动众来到这里,摆定阵势之后,然后撤兵,最后再要我们与他们联军,共同对付魔族。如果他们要用计谋害我们的话,现在是不是太晚了呢?消耗了这么多物资、人力是不是也太愚蠢了呢?”

  “确实如此。”辛夷连连点头。

  “陛下,微臣却认为这正显示了前进军的高明之处啊!”左各特仍不死心,“他们弄了这么多花样,正是要我们中计。”

  “左各特,看来,也只有像你这么‘聪明’的人才想得出这样的通天妙计啊!”佛都不无讥讽地说道,“一边等别人投降,一边自己却在不停地后退,这种做法,也只有左各特你才做得出来。”

  “的确是没可能。”辛夷说道,“前进军如果真是要吞并我们的话,他们绝对不可能撤退。左各特,你最近怎么老是有不合逻辑的念头呢?”

  左各特哑口无言,大汗淋漓。

  “其他人还有什么意见吗?”辛夷问道。

  在左各特碰壁的情况下,其他大臣哪里还敢开口说话?

  佛都说服辛夷接受了天行的条件,随后,天行接管了埃南罗部队,成为幻岚部队和埃南罗部队的最高领导人。而与此同时,达修只是命令风杨、星狂、杰伦退回永久中立之地,便再无后话。看来,达修表面上虽然答应暂时掌管前进军,心里却还是不愿意指挥依维斯的军队。

  于是,前进军百余万部队自即日起退回皮尔瓦拉城。

  ※※※

  阿尔斯山。

  展开风杨的来信,扫了一眼之后,西龙便像个小孩一样兴奋得跳了起来,大声嚷道:“依维斯复活了,复活了!白木、那兰罗,依维斯复活了!”

  白木也兴奋得从凳子上一蹦老高,“依维斯总统领复活了?哈哈!复活了!”

  “是该高兴啊!依维斯总统领真的复活了!”那兰罗坐在凳子上一动也不动,虽然他内心也异常激动,不过,他觉得自己岁数也一大把了,总不能像西龙和白木一样蹦蹦跳跳吧?

  “依维斯总统领复活了,依维斯总统领复活了!”白木像箭矢一样狂冲出门殿,边跑边嚷道。

  “我就知道总统领福大命大,呵呵!”说这话时,那兰罗故意压低了声线,但那股子激动劲儿却无论如何也难以隐藏。

  “白木也太不顾及形象了,怎么也是个书记官啊!”西龙含着笑意看着白木跑出去。

  “情有可原。”那兰罗为白木辩解道,“这的确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

  “依维斯,我快可以看到你了!”突然,西龙大声地嚷了一句,接着,便在殿堂里跑起步来。

  “西龙大人,你刚才不是说要顾及形象吗?”那兰罗不解地问道。

  “有什么事情比依维斯复活还重要呢?”西龙气喘吁吁对那兰罗喊了一句,“依维斯,我们兄弟俩又可以见面了!”

  “哎!”那兰罗摇了摇头,老气横秋地说道,“跟你们这些年轻人在一起,也快变得疯疯癫癫了!”

  连续跑了10圈后,西龙突然停下来,“看来,我们要去皮尔瓦拉城与风杨他们会合,然后一起去永久之谜看依维斯。”

  “应该的,应该的!”那兰罗霍的一声站起来,举起双手拍了拍桌子。刚才那些老成持重的念头早给他抛到脑后去了。

  “马上写,我马上写。”西龙激动地走到桌子旁,开始伏案写信。

  3分钟后,西龙写完了信,依旧很激动的他奇怪道:“对了,请学师兄以前为什么没有发信告知我们此事呢?”

  那兰罗望了望西龙,耸了耸双肩,“不知道。”

  “哎!管他呢!大概是信鸽出了事吧!”西龙挥了挥手,也不再考虑这个问题。

  “依维斯总统领复活啦!”

  “依维斯总统领万岁!”

  这时,依维斯复活的消息已经经由白木之口通知了驻扎在阿尔斯山的士兵,整个阿尔斯山响起一阵阵兴奋的呐喊。

  “嗯……差点忘记了,白木除了是书记官之外,还是我们的通信营领袖啊!呵呵,果然是特大的传声筒。”末了,西龙笑嘻嘻地对着那兰罗说道。

  ※※※

  永久之谜,密室。

  转眼间,依维斯已经闭关一个多月了,在这段时间内,依维斯一直都没什么进展。整本秘笈他都已经看得滚瓜烂熟,但是,却总觉得有些东西好像还没看穿,不过,他并没有泄气,他坚信自己一定可以参透秘笈,练成绝世神功,拯救天下人。

  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是什么东西阻碍我理解这本秘笈呢?依维斯百思不得其解。书上的字体在他的眼前晃动着,越来越模糊,他开始感到一阵阵晕眩,整个人像是要倒转过去一样。

  难道我走火入魔了?依维斯大吃一惊,但是,却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经脉逆流,鲜血似乎要从皮肤中溅出来,他痛苦地用双手紧紧地抓住床沿,汗水涔涔而下。

  蒙胧之间,依维斯慢慢进入一个陌生的世界之中,他觉得自己在不停地往前移动,但却看不到周遭任何事物。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无边无际,而身体的疼痛丝毫没有减弱,甚至越来越强烈。

  不能喊出来,不能喊!依维斯紧紧地咬着自己的牙齿,每一寸肌肤都好像已经渗出血珠来了,每一个毛孔都浸满了痛苦。

  阿雅的身影突然浮现在依维斯的眼前,“阿雅!”依维斯低低地呻吟了一声,想伸出手去拉住她,但是,一伸又发现手好像给什么东西捆住了,根本无法动弹。

  “阿雅,你不要走,留下来!”依维斯内心一阵剧烈的刺疼。在肉体和精神都受到极度摧残的情况下,他终于发现,自己一直刻意去遗忘的阿雅,原来依然存在于内心深处,依然是那么的根深蒂固。

  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怪你,我需要你!依维斯的眼睛里不停地流泪,脸上的皮肤接触到那些泪水,疼痛无比。然而,他又无法不让自己流泪,好像是要让这一个多月来积蓄、压抑在心里的泪水全都流出来一样。

  依维斯痛苦地蜷缩在床上,“他们说你死了,你真的死了吗?他们一定是骗我的,你怎么可能会死呢?”

  “阿雅,我要和你在一起,留下来,是施舍我也罢,是爱我也罢,只要你留下来我便心满意足了。”依维斯低低地发出一阵阵歇斯底里的嘶叫声。曾经俊秀无比的依维斯此时显得那么恐怖:头发一根根笔直地竖立着,乱如麻絮,满脸血痕。

  忽然,在依维斯的眼前,阿雅的形象又转化成璐娜,她带着略显凄凉的笑看着依维斯。“璐娜,是你吗?”依维斯想对她大声地说一句“对不起”,但却无法说出口,自己对璐娜的伤害又岂是一句对不起就可以了解的?依维斯对着自己苦笑连连。

  但璐娜的眼神里依旧满是惑人的笑意,仿佛在说:“依维斯,你要坚强起来哦!我会永远支持你的!”

  一股气从脚底心一直蹿升到依维斯的头顶,他把自己的手放进了嘴巴,噬咬着,“璐娜,我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好,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

  离开我吧!离开!依维斯下意识地伸出手去碰璐娜,然后,璐娜却如气泡一样消失了。

  依维斯感到无限的孤独的空虚,身边满是人的声音,但却碰不到一个实体。“啊!”一阵剧疼使依维斯禁不住又发出一声呻吟。此时,一股奇怪而锐利的气体从外面穿过来,妖怪王闯进来了!依维斯的幻觉慢慢消失,头脑恢复清醒,但是,他却无法让身体做出反应,也无法开口说话。

  妖怪王来了!璐娜?保护璐娜!依维斯不停地在心里对自己说道,但是,他的意识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

  “莫问、杨秋前辈、天行前辈,但愿你们能够保护好璐娜!”依维斯心如锥刺,比任何时刻更加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确实,有什么比保护不了为自己几乎付出了所有的女孩子更痛苦的事情呢?

  也许我根本不是走火入魔,而是悟透吧!然而,却偏偏选在这个时候,苍天啊!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呢?依维斯突然明白自己实际上正处在通往更高境界的状态上,他也明白自己要尽力保持平静。然而,妖怪王却潜入了永久之谜,这叫他怎么平静得下去?

  “冷静,我必须冷静。”依维斯在心里不停地重复这句话。十分钟后,他只听见脑袋里“嗡”的一声炸响,整个人瘫倒在床上,失去了所有的意识,脑里只剩混沌一片。

  ※※※

  此时,妖怪王潜入了青华闭关之所。作为守卫的请学等人,由于等级不够,完全感觉不到妖怪王的降临。

  已知道妖怪王来临的青华立刻强自收回自己的神思,率先开口道:“妖怪王,你终于来了,我已恭候多时!”

  “能够在我到达之前就感觉到我的存在,青华,身为人族第一高手的你果然名不虚传!”妖怪王冷冷的笑声破空而来,接着,只见一道蒙胧的影子降落在青华面前。

  “在妖怪王的面前,青华又岂敢自称是高手?”青华表面上平静如水,内心却是思潮翻滚。虽然他并不知道神族临灭之际发给天行的信息,但是他却知道妖怪王的前来意味着什么。

  “客套话我也不多说了,今天你的死期到了,你是想要自裁呢,还是选择对决?”妖怪王收起笑脸,准备发动进攻。

  “蝼蚁尚且偷生!怎么也要拼一拼,妖怪王,你说呢?”青华一副无所谓的姿势,武技为天神级十段的他心中明白自己跟妖怪王的差距有多大,所以根本就没考虑战胜妖怪王,只是盘算着怎样才能够最大程度地重创妖怪王,借此拖慢妖怪王进攻人族的计划。

  “哈哈,有志气!”妖怪王冷笑几声,随即发招。一股奇劲的力量从他的双手间往外延展,然后,突然一化为二,一股向着地下,另一股直奔青华脸面而去。

  “好!”青华转身让开,轻喝一声,拔出长剑,挽出无数朵剑花,向着妖怪王接连劈出三剑。此时,那股向着地下而去的力量突然将地板震碎,无数的碎片猛向青华喷射过来。

  再躲闪已经不可能了,青华只好运起防护气体,把长剑舞得滴水难进,只听一阵阵清脆的响声不绝于耳,火星四起,光辉夺目。瞬刻之间,那些碎粒悉数落在地上,竟没有一粒打到青华的身体。

  饶是如此,青华心中仍震惊不已,妖怪王刚刚灭掉了神族,功力自是有所消耗,但在这样的情况下,仍然可以一掌分发出两股力量,震起微粒。单凭这一点青华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企及。

  “果然好身手!”妖怪王冷笑一声。

  在对决之中,较弱的一方如果一味采取守势的话,必败无疑,但是,如果放手一搏的话,对方在一时之间很难占到便宜。因此青华利用这个间隙,主动发动进攻。一道洁白刺眼的白光辉耀整个屋子,如同长虹贯日,相对于妖怪王的邪气满涨,青华的剑招自有另外一番气势。

  妖怪王不敢怠慢,双手晃动,两股黑色旋风直卷过去,他要趁青华尚未完成整个剑招之前打断他的攻势。

  但是,青华却不顾妖怪王的攻势,依然奋不顾身地挥舞长剑,向着妖怪王一顿狂劈。有时候,有没有招数已经不大重要,在贴身状况下,他采取的是快刀斩乱麻之势,根本没有刻意去求什么章法。不过,由于功力够高,即使没有章法的乱剑也同样显得虎虎生威。

  “想跟我两败俱伤?”妖怪王嘿嘿地冷笑了几声,无奈之下,只好连退几步,然后高速提升自己的身体,跃过青华头顶,落在他的背后,并立刻向其拍去一掌。

  青华一击不中,见到妖怪王影子一晃,背后风声顿紧,心知不妙,转身运劲,长剑猛地直戳过去。“铿”,青华的剑尖和妖怪王的力量碰到了一起,发出一道尖锐的声音。青华只觉手臂一阵酸麻,剑尖居然略有倾斜,心里更对妖怪王的武技佩服不已:在力道发出之后,竟然可以荡开自己还握在手里的剑,这份功力实在匪夷所思!

  而妖怪王也对青华的实力惊诧不已:人类之中竟然有这等人物?看来,还真是未可小瞧!如此一想之下,脸上杀气顿现,将力量贯注于右掌中再次出手,夹杂着风雷之声,刚猛之至。

  青华暗自调息了一下,不敢直面接那一掌。于是,他先利用长剑向前一挥,借着妖怪王发出的力道往上弹起,身形一闪,避开了那迅捷无比的一掌,在半空中如大鹏般展开双手,直扑妖怪王头顶。

  妖怪王没料到青华会使出这招,但他仗着技高,临危不乱,双掌朝天击去,虽然由于仓促来不及凝聚所有的力量,但还是使青华的身形挫了一挫。

  青华调整过后,长剑继续往下直刺,此时离妖怪王的天灵盖不过三寸,只要再推进三寸,妖怪王即使不死,也免不了身受重伤。但青华此时一点兴奋劲儿都没有,因为刺伤妖怪王的机会越大,被妖怪王击伤的危险也大。他凝神施展,感觉阻力越来越大。而在间隔仅有毫厘之际,妖怪王突然双脚深陷入地里,腰往后仰,避开了青华这一险招。

  趁此机会,青华左臂横空划过,似掌似拳,速度惊人。“啪”,就连青华自己也觉得奇怪,自己竟然击中了妖怪王的肩膀,但那妖怪王肩膀一滑,又把青华引而待发的力道卸掉了。

  “好!”妖怪王不怒反笑,他明白由于在神魔大战中受伤的原因,青华与自己的武技差距已经不大。再加上青华使的都是拼命的招数,而自己害怕再度受创,反而束手缚脚,难免落了下风。

  一想之下,妖怪王也不敢再怠慢,身上发出浓黑之雾,使周围空气咝咝作响,水蒸气蒸腾而出,幻化出一只怪兽,如同一头饥饿的野狼,张牙舞爪地向青华扑去。

  “狼烟四起吗?”青华皱了皱眉头,据说至今还没有一人能在妖怪王使出“狼烟四起”一招后,可以死里逃生的。

  “终于有人识货了,嘿嘿,现在整个魔、人、妖三族里,能认出这一招的人也只剩你一个了。”妖怪王满意地笑了笑,手底的力道依旧刚猛、强悍,使周围气流聚集成云状物,直撞而去。

  青华只好先力求自保,若有若无的云状物单凭肉眼根本无法把握它的实体。不过,青华凭着斗气和意识力,估量出了正确的位置。长剑斜斜劈入,熠熠发亮,想一举把那物体击破。

  “没那么容易。”妖怪王冷哼着,脚往青华一踢,一道强劲的风劲接踵而去。青华心中一凛,慌忙之下,无暇细思,身体向着妖怪王急射而去。又是两败俱伤的招数。

  妖怪王侧身让过,又是两掌发出,嘴里说道:“想同归于尽?哼!”

  “让你知道我横天七式的厉害。”青华剑光一闪,破屋而出,如神龙游弋于半空之中,精光四射。威力不断往上攀升,翻滚之中便夹杂着无数道剑气,雨点一样洒落下去。

  “这想必是第一式吧?”妖怪王全身上上下下已经被剑气封死,他双手乱扫,将剑气阻隔于身体之外。凭青华的功力应该很难穿透他的护身斗气,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妖怪王还是尽力施为。

  剑气像岩浆喷发,青华每出一招必定倾尽全力。而明显不想弄得两败俱伤的妖怪王把护身斗气提升到最高点,两眼紧紧盯着青华的剑。

  青华再不犹豫,连人带剑笔直地朝妖怪王冲去,四周一片静寂,也看不见任何由青华或者妖怪王发出的云雾。青华已将所有的力量凝聚在剑尖,再不讲究任何花俏的变化,也正因为如此,气势显得特别惊人。

  “来吧!”妖怪王舞动长袖,无穷力道冲破周围剑阵的封锁,往青华的身体狂扫过去。

  青华却不躲闪,继续施展自己的招式,剑尖往地下一指,随即,无数灰尘被狂卷起来,凝成一条灰色链子,甩向妖怪王。而后,又是连人带剑,紧随灰色链子之后,破空直去。

  “有点新意行不行?”妖怪王口里说道,“我就让你施展完你的七个招式又如何?”

  “青华太师傅!”正在此时,请学带着一群亲卫队赶到这里。

  青华内心一紧,口里嚷道,“危险,快跑!”

  “太师傅?”请学脸色大变,但随即明白青华与妖怪王之间的战斗不是自己和身边这群人可以插入的,不过,要是就这样离开的话,又总觉得自己没有尽到责任,于是犹豫不决,呆立在地,一时之间竟不知道何去何从。

  “快跑!”青华见请学居然没有走,又嚷道,“这是我的命令。”

  “遵命!”请学只好躬身说道。

  在青华与请学对话之时,妖怪王已经趁机向着下面的那群人连攻几掌,杀一个算一个,就当我现在在为魔族铺路吧!

  紧接着,一道劲气像箭矢一样刺向请学,速度之快,就连青华也是生平仅见。“小心!”青华发出警告,但是,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妖怪王的劲气已经在亲卫队之中来回游走不休,鲜血四处喷溅,刹那间,请学带来的亲卫队士兵十去五六。

  “哈哈哈!”妖怪王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狂笑,笑声在所有人的耳朵里炸开。

  “掩上耳朵。”青华嚷了一句。

  不过,已经迟了,永久之谜境内,不管距离远近,所有人的脑袋里都是翁翁疯响,几乎令人想挥手把自己的耳朵割下来。请学带来的亲卫队在这等刺激下,已经全部死亡了。

  “我要杀了你!”请学见状失去了理智,咆哮着直奔到妖怪王的面前。

  “请学,快退!”青华急忙之下,只得顺势一剑向妖怪王刺去,心里只是盼望着妖怪王会在自己的狂攻之下,回身防守,放过请学一马。

  妖怪王吐出一口黑气,喊道:“找死!”

  请学下意识地伸出左手阻挡,但那股黑气穿过了他的掌心,直透心脏。“太师傅……保重!”他的身体向后倒去,嘴角挂着一缕清晰的血丝。

  “请学!”青华怒极,一声长喝,长剑环绕住妖怪王全身,无数剑气划空而去,一阵接着一阵,对准妖怪王的喉咙和心脏之处。

  妖怪王不退反进,双手突然伸出,试图捏住青华的长剑。青华见势又变招,但仍感到剑刃上传来一波又一波强烈的反击力。

  “第四式了吧!”妖怪王鼻孔朝天,不屑地说,“还有三式,你尽管杀来!”

  事到如今,青华也不管妖怪王到底是不是真的让自己施完“横天七式”了,只顾着振臂发招。一道炽热的白光倏尔出现,汹涌澎湃,似火山爆发,岩浆狂喷。层层剑网阻断了妖怪王的退路,并慢慢收拢。

  妖怪王脸上流露出惊诧之色,身体急往下坠,他想不到青华的招数竟会突然变得如此厉害。无奈之下,妖怪王只好挥动长袍,试图削弱青华的来势,但是,电光急飞,如同万箭齐发,饶是妖怪王武技高强,也无法躲开。青华一招发毕,妖怪王狼狈不堪,脸上的胡须被烧去了一大截,左颊更隐隐作痛。

  “岂有此理!”妖怪王勃然大怒,从古到今这还是第一次被人削掉胡须,而且还是给一个武技不如自己的人削掉,难怪他暴跳如雷。他立刻放弃了让青华发完七招的念头,足尖在地上一弹,飞到半空,把双手舞动得如同陀螺一般,越转越快,越转越大,最后看起来如同是一个大旋球,凛凛生风。

  青华剑招回收,心中虽然知道自己很难抵挡得住此招,却还是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砰”两条影子接触之下,妖怪王舞出的旋球好像将青华整个人包裹了起来,然而,又马上分开。地上一阵飞沙走石,就连天上的云朵也好像因为他们相撞发出的强烈气流而被震开了一样。

  妖怪王嘿嘿地冷笑着。而青华则驻剑喘息,脸色泛红,虎口之处已经流出鲜血来,一点点地染红了衣衫。

  “削我胡须的家伙,知道什么叫报应了吧?”妖怪王冷笑不已。

  青华默然不语,作为正派人士的他,当然不会训斥妖怪王背信弃义,没有让自己使完“横天七式”,只是利用这个机会调息了一下,双眼死死地看着妖怪王。

  妖怪王自然也知道青华在打着什么主意,他摇了摇头,“没用的。”

  此时,青华双足在半空中轻轻移动,在微风的掩饰之下,妖怪王以为只是衣摆摇动而已,并没有多加注意。战胜神族之后,原本处处谨慎的妖怪王现在也变得有些得意忘形了。

  青华脸色一紧,捏了捏剑柄,脚步快速移动,“刷刷刷”地接连攻三剑,分别指向妖怪王的肩膀、肚脐和鼻梁。

  妖怪王措手不及,只得连甩衣袖并猛退,退到大约一百米之处,又是一个向上翻身,准备落在青华背后伺机发动进攻。

  不过,青华在出招前早有准备,左手往怀中一送,摸出一柄一尺长短的短剑,头也不回地向后刺去。妖怪王的手正要贴到青华的背上,忽见短剑,只能忙不迭地收手,只听“咝”的一声,妖怪王的袍袖竟被割去一大截。而由妖怪王发出的力道却不足以使青华受到致命伤害,青华只觉得后背脊一震,身体不禁向前倾去,但他立刻又恢复了平衡,并转身正面对着妖怪王。

  妖怪王依然丝毫无损!青华心中一凛,脸上微现出失望。

  “让你试试地狱之火吧!”妖怪王手腕一抖,一团紫色的东西迸发而出,热气逼人,由紫转红,又由红转白,再还原为紫。

  青华脸色凝重的看着第一次见到的紫色地狱火。妖怪王刚刚演示的不仅仅是一团火而已,在转化过程中,那种火吸收了各种热量,成分已大大不同,杀伤力也远非原来可比。

  青华吸了一口气,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双剑在手,如封似闭,将力道灌注其中,剑身随之隐隐发亮,寒气四溢,并且伴随着一阵阵清脆的剑鸣声。

  “准备好了吗?”妖怪王也不等青华回答,立刻发出火焰。现在他已经不像开始一样等着青华反应过来再发招,可见,他对青华的武技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不敢再抱着无所谓的态度。

  青华也没答腔,双剑交叉,如同一把剪刀一样狂剪过去。一股逼人热焰直逼脑门,紧接着,他觉得全身似乎被那股热焰吸收过去一样,本来已运功制冷的双剑一下子变得无比烫手,为了避免被灼伤,青华只得奋力将两柄剑朝着妖怪王的方向扔去。

  妖怪王并没有避开,而是继续催动地狱之火。只见那两柄长剑剑身通红,在接近到妖怪王面门三尺之时,竟化为两滴水滴了下去!

  黑色火焰四处交织,形成了一张疏而不漏的网,将青华缠绕其间,成为一个黑得惊人的火球。

  “想不到我竟然要化为灰烬而死。”在屡次突围不果的情况下,青华仰天长叹,几乎便要放弃抵抗。但是,一个强烈的意念又涌了出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责,我不能就这么死去!”青华咬紧嘴唇,将内力悉数聚到心脏和大脑之处,只要护住这两个部位,其他地方即使全部化为灰烬,也可暂时保留生命。

  妖怪王惊诧不已,他看着青华忍受着肌肤和骨肉一寸寸被烧毁,流出的鲜血也被火焰灼成蒸汽,耳朵里满是“毕剥毕剥”的声音,那种感觉又岂是言语可以形容的?

  地狱之火一直燃烧了一个时辰,除了心脏和头脑,被牢牢裹在中间的青华其他部位早就被烧得一干二净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就连妖怪王也难以相信眼前的事实。

  “意志的力量竟如此巨大?”妖怪王为之咋舌不已,他知道再烧下去也无济于事,于是双手一缩,地狱之火随之消失。

  “横天七式最后一式——玉石俱焚!”被烧得如同黑炭头的头颅伸出一条鲜红如血的舌头,如同火龙出洞,一声呐喊炸响而出。

  玉石俱焚本来是剑招,不过,对于青华这种天神级的高手来说,有没有剑其实都一样,高手过招,剑招是很表面的东西,意念才最重要。

  只见一颗“怦怦”跳动的心连着一个脑袋像一块石头一样向妖怪王砸去,青华所有的功力都已经凝聚在里面,可想而知,它飞行的速度有多快,去势有多凶猛!妖怪王急忙伸出双手,往前一封,准备将青华的脑袋和心脏震成碎片。

  但是,正当妖怪王两手正要碰到脑袋和心脏之时,那脑袋和心脏突然下坠,接着又直往上冲,撞向妖怪王的胸膛。妖怪王虽然有绝世奇功,但他的功力分布在全身,动作和反应又岂能和小巧的脑袋和心脏相比?

  “砰”掀起一阵巨大的声浪,四周烟尘弥漫,树木倾倒在地,树林里的走兽也伤亡大半。而距离青华密室较远的亲卫兵也大多数都被震死震伤了。

  一撞之后,青华已经灰飞烟灭。一代天才,为了人类的利益,就这样壮烈牺牲,死后竟然连一点骨灰都没有留下,令人不得不扼腕叹息。不过,相信青华在彻底毁灭的那一刻,是带着无穷的使命感和满足感的!

  而妖怪王则按住胸口,面色苍白,降落在地上,“蹬蹬蹬”地后退了好几步,他的武技又下降了不少,数个月内,他只有大天使级的实力了。

  “看来,人族也不是那么好对付啊。”大战后的妖怪王对人族有了新的评价。

  

第五章 拼死一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