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冷酷的煞星

    圣历2109年11月25日,清早,依维斯便把所有的人都叫了起来,一行人终于从永久之谜出发前往他们的第一个目的地——埃南罗卡纳亚。

  我似乎越来越好战、躁动了,怎么回事?难道是修炼武技的原因?飞在半空中,依维斯心里突然浮现出这样一个念头,不过,很快,这个念头便被思虑璐娜现在究竟在哪里而取而代之。

  依维斯心想,我一直把眼光停留在人族上,会不会有点误导了呢?把璐娜带走的也有可能是魔族啊!不过,刚刚和神族进行了一场大战,魔族一定也受到了很大的创伤,他们应该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调整吧!所以,不大可能是他们。

  依维斯并不知道,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错过了最接近事实的答案。

  飞在空中的小鸟唧唧喳喳地叫着,仿佛在奇怪这些人怎么能够飞上来。

  “咦!这些小鸟都不怕我们。”星狂忍不住说道。

  费丽采嗤之以鼻,“傻瓜,天空是小鸟的领土,我们只是些外来客,它们为什么要怕我们!”

  星狂对这幼稚的解释选择了沉默,他怕自己的反驳会引起费丽采的不快。

  “喂,你怎么啦?”费丽采腾出手来,戳了戳星狂。

  星狂摆了摆手,“没,没什么。”

  “哼!不理你了。”费丽采说着掉转过头去,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要闹脾气。

  星狂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周围有这么多人,让他放下尊严去哄费丽采他觉得太难堪了。

  过了一会,费丽采又回过头来,望了望星狂,见他一脸木然,毫无反应,一下子又沉下脸,“哼!”

  星狂低低地应了一句,“怎么啦?”

  当意识到自己正被众人环视的时候,星狂和费丽采都臊得满脸通红,只恨没有一个洞,让自己钻进去,低着头,不敢再说一句话。

  恰好此时发生了一件事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一队兵马正在山下追杀一群手无寸铁的百姓。

  “住手!”依维斯一边从半空中跃下,一边“呼”地打出一拳。

  那士兵呆了一呆,还没来得及明白发生什么事情,身体已经飞到了几十米开外,马上变成了尸体。

  “你们为何追杀他们?”依维斯怒气冲冲地问道。

  剩下的士兵们闻言吓了一跳,但一看清依维斯这么清瘦,而且一脸的稚气,也都不以为意了,“乳臭未干的小子,别多管闲事!”

  依维斯面色一变,双拳格格作响,一字字地重复道:“你们为何追杀他们?”

  “关你……”话未说完,答话的士兵又已飞出十几丈外,当场毙命。

  “我们是过往的商贾,本以为装扮成农民的样子,便可避过土匪,谁知道,我们避过了土匪,却避不过这些官兵。请少侠为我们主持公道。”一个被追杀的人跪地磕头说道。

  依维斯目光如箭,冷冷地射向那群约有一百人的士兵们。“这个世界就是被你们这样的败类弄得乌烟瘴气的。”

  士兵们只觉得背脊发冷,不自禁地往后退。

  依维斯再不言语,举起右手,一股巨大的白光激射而出,浓雾开始层层笼罩对方。三秒钟后,那群士兵便都化为肉屑。

  虽然对方罪有应得,但面对着这样的惨况,大部分人仍然惊愕不已,就连获救的商贾们也忍不住纷纷后退。最满不在乎的大概要算杨秋了,他在乎的仅仅是依维斯的武技:依维斯的武技真不知道已经到了什么样的境界,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一百名士兵变成肉屑!

  杀人是必要的,但这样杀人似乎太夸张了点。打发走那些商贾之后,西龙不禁摇头连连,觉得依维斯越来越难以捉摸了。

  ※※※

  当晚八点,卡纳亚城。

  亲王佛都正在他的殿内喝粥。这粥不错!难得有时间和闲情细细品尝食品的佛都想到:可惜,平静地坐在这里喝粥的岁月不知道还剩下多少。

  魔族的侵犯已经成了佛都的心结,本来一心想称霸天下的他现在想得最多的已是怎样才能使人类渡过难关。天行说团结一致便可击退魔族,但是,佛都明白,让一盘散沙的人族团结起来简直比登天还难。

  突然,“轰隆”一声,似乎住宅的大门被撞破了,佛都只是微微抬了抬头,接着,又镇定自若地喝着粥。他相信侍卫们一定会很快解决这个问题的。

  “佛都!”

  听到这个声音,佛都不禁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因为这个声音他早就耳熟能详了,这个声音属于佛都过去心目中最大的敌人——依维斯!

  佛都脸色微变,随即恢复了正常,甚至还笑了笑,“依维斯,早就听说你复活了,想不到今天竟然在这里见到你。来来来,西龙,你们都请坐!”

  “把璐娜还给我!”依维斯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

  “璐娜?”佛都摸不着头脑,“她不是早就跟你们走了吗?”

  “别装蒜了!佛都,除了你,还有谁会干这种事?”维拉明显是狐假虎威。

  “璐娜真的不在这里啊!”佛都只感到百口莫辩。

  “佛都亲王,我看你还是把璐娜交出来的好,否则,我也帮不了你。”西龙劝道,他知道现在的依维斯已经不是过去的依维斯了,弄不好一眨眼,佛都就连命都没了。虽然佛都曾经想杀死他,但他觉得佛都也算一个有雄才大略的人,况且现在前进军与埃南罗军队是盟军,如果佛都被杀,这个联盟势必破裂,后果将不堪设想。

  佛都把碗放下,苦笑不已,“西龙,以你对我的了解,你觉得我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人吗?况且,现在我们是联军,我佛都岂会不识轻重,做出这种肮脏的事情?”

  “佛都亲王,当初你还想把我给杀了呢!那种行径怎么样也称不上是光明正大吧?”西龙摇了摇头,“你再不说出璐娜在哪里的话,我也救不了你了。”

  “当初的确是我对不起你!”佛都叹息一声,“既然你们认定是我,我也没话可说,人,我是交不出来的,反正我这条命也是天行前辈给的,你们要就拿去吧!”

  西龙看了看依维斯,见他脸上的杀气越来越浓,忍不住又劝道:“佛都亲王,你还是仔细想想再说吧。”

  “佛都,你别逼我!”依维斯喉咙里蹦出几个字。

  “既然你们不相信我,我也没办法!”佛都无奈长叹,闭上了眼睛,“能够死在依维斯你的手下,也是我佛都的荣幸!”

  “用刑,用刑!”莫问大嚷道,一想起璐娜可能被佛都关在某个监狱里备受折磨,他就觉得难以忍受。

  此时,佛都猛地睁开眼睛,他十分无奈地说道:“要杀要剐,随便你们!反正我佛都问心无愧。”

  “好一个问心无愧!”依维斯黑着脸,冷冷地说道。

  西龙用手拉了拉依维斯的衣袖,低声说道:“如果璐娜真的是被佛都拘禁的话,杀了他恐怕……。”

  依维斯脸色变了几变,但马上又恢复了正常,甚至还笑道,“他要是敢这样做,我就把整个埃南罗铲平。”

  西龙吃惊地看着依维斯,他知道依维斯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此时,几十个侍卫高嚷着“保护佛都亲王”的口号冲了进来,将佛都围在中间,一个个手握长矛,对着依维斯等人。

  “让开!这里没有你们……”佛都急忙阻止,但“的事”两字还没出口,几十个侍卫已经如同露珠蒸发在空气中一样烟消雾散了。

  佛都大惊之下,惨然长叹:“依维斯,你这又是何苦?”

  一个本来心慈手软的人,在经历过生死巨变之后,变得这样残忍也是情理之中。杨秋心中一叹,依维斯的行为使他想起了当年被灭门之后的自己。

  依维斯不动声色,他的神情和姿态分明给人一个信号:挡我者死!阻我者亡!

  “佛都,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璐娜在哪里?”依维斯口气既冷又硬。可惜佛都无动于衷。

  依维斯点了点头,“好!你自找的。”

  “住手!依维斯。”

  “师傅?”一个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依维斯回头望去,只见达修和天行、罗素、若炎、巴罗、凯罗等人走了进来。

  原来,西龙等人去了永久之谜后,达修也和天行等人回到了埃南罗近郊,统帅幻岚部队。今天,他们刚好来到卡纳亚,集合巴罗等人商议抗敌诸事,想不到中间依维斯他们会闯入佛都府中。

  “你这是在干什么?”达修却不应话,只是怒气冲冲地质问道。

  “师傅!您还好吗?徒弟一直很挂念您!”依维斯必恭必敬地问候达修,刚才的杀气也隐而不见了。

  “我问你是在干什么!”达修脸色微红,怒问道。

  “师傅,璐娜不见了,除了他还有谁敢抓璐娜?我是来找他要人的。”依维斯狠狠地指了指佛都。

  “璐娜?以前是阿雅,现在是璐娜,你什么时候才能变得有出息一点,不用为师替你担心?”达修咬牙切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依维斯顿了顿首,“师傅,弟子这条命是璐娜给的,如果她有事,弟子也无颜活在这个世上了。”

  达修冷笑了一声,“依维斯,你太令我失望了。我来问你,璐娜救你命是为了什么?”

  “为了让弟子继续活下去。”依维斯低垂着头,答道。

  “那你还整天想着去死?早知这样,璐娜当初就不该救你,让你直接死了算了。”

  依维斯抬起头,“总之,佛都今天不将璐娜的行踪告诉我,我便非杀了他不可。请师傅恕罪!”

  “你凭什么认定这件事情是佛都亲王干的?”达修转向西龙,“西龙,是不是你说的?”

  “不是,不过弟子没有劝阻依维斯,请师傅恕罪。”西龙惭愧不已,老老实实地答道。

  “你们真是太让我失望了!”达修长叹一声,“我和天行前辈一直都在埃南罗,从没听说过佛都亲王去抓璐娜。况且,魔族将要大举入侵人类,对付他们都来不及了,还有什么时间窝里斗?佛都亲王是如此不识大体之人吗?”

  “不是佛都?”依维斯虽然知道达修说的是真话,但由于先入为主的观念,他还是忍不住反问了一句。

  “当然不是他。莫非连师傅的话你也信不过?”

  “依维斯向师傅请罪!”依维斯说着便跪在地上,对着达修磕头。西龙也跟着跪了下去。

  达修又叹了一口气,“算了。为师我也是因为青华师傅的去世而心情低落。”

  “弟子仅有血气之勇,几乎铸成大错,望师傅责罚!”依维斯又说道。

  “起来吧!你该道歉的人是佛都亲王,不是我。”达修说道。

  佛都连连摆手,“不敢当!说起来也是我以前为了争夺霸权,不择手段,才导致今天依维斯会误解我。”

  巴罗却忍不住插嘴道:“不分青红皂白,使佛都亲王受此惊吓,你们也欺人太甚了!”

  杨秋、莫问一起恶狠狠地朝巴罗望去,一旁的依维斯急忙伸手制止了他们,并看着佛都,“对不起,佛都亲王,对于此事我深感抱歉!”

  “大家都是一家人嘛!何必如此客气呢?”佛都笑了笑,握了握依维斯的手,又转向巴罗,“巴罗,这本来是一场误会嘛!既然已经澄清了也就算了。”

  巴罗虽然愤愤不平,却也没有再多说。

  依维斯只是点了点头,心想:佛都这种人,无论他对你怎样,心存戒心、保持距离总是没错的。

  “各位远道而来,想必都很累了吧?还是先安排地方住下吧!”佛都面色欢愉,看来已经完全摆脱了刚才受到死亡威胁的绝望和尴尬了。

  ※※※

  “巴罗!”安顿完依维斯等人之后,佛都看到巴罗一副恍然出神的样子,便开口叫道。

  “佛都亲王!”巴罗站起身来,行礼道。

  “对于风杨,你是不是……”

  “是的,风杨于我有杀父大仇,属下对他恨之入骨!”巴罗犹豫地望着佛都,还是老老实实地答道。

  “刚才你一直在狠狠地盯着他,我都看在眼里了。”应酬着依维斯等人的佛都也留意到了巴罗的表现。

  “不过,属下更恨的是依维斯这班人,他们肆意闯入亲王府中,还对佛都亲王百般羞辱,真是岂有此理!”巴罗咬牙切齿。

  “巴罗,我希望你万事以大局为重。”佛都正色道,“现在可不是计较个人恩怨的时候。”

  “遵命!”巴罗应了一声,语气中还是流露出了不满。

  佛都凝神看着巴罗,“假如你父亲还在的话,他也不会希望你在这个时候还带着个人情绪。况且,在战场上的事本来就难以预料,虽然风杨直接导致你父亲死亡,不过,这也怪不了他。”

  巴罗面有愧色,扪心自问,自己也的确容易受到私人情绪的影响,于是,便立正道:“属下谨遵教诲!”

  “这样就对了。”佛都大为安慰,“即使是天大的恩怨,也要等到解除魔族的威胁之后才可以着手解决。”

  “只不过依维斯他们如此过分,难道佛都亲王就一点都不介意吗?”巴罗忍不住问道。

  佛都苦笑连连,“介意又能怎样?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弱肉强食,弱者只能忍让,强者才可以飞扬跋扈,你知道过去我为什么念念不忘要称霸天下吗?就是因为我不想做任人摆布的弱者。”佛都解释道,“现在,依维斯他们是强者,我们是弱者,他们占占上风也是应该的。况且,今天他们也不是故意的,换成是我,我也会怀疑是我派人潜入永久之谜杀了青华,并带走璐娜。无论如何,唯今之计是全力抵抗魔族,要是我们内部出现问题的话,整个人类便会危如累卵。相对于这些,我们个人的荣辱又算得了什么?”

  巴罗如醍醐灌顶,“佛都亲王微言大义,非属下所能及也。”

  “好好努力吧!”佛都悠然道,心里对人类是否能渡过这场即将到来的浩劫却无甚把握。

  ※※※

  “佛都的服务还真周到啊!”看着屋里的摆设,还有随传随到的侍婢,星狂不禁感叹道,“唉,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人人都争着要做高官,而且都想做文官。嘿嘿,做武官的整天东征西讨,又怎么会有空来享受这些?”

  “这里是亲王府,当然与众不同了。”西龙答道,“其实如果想做个好官,武官文官都是一样没福可享。”

  “那来世就让我做个贪官吧!今世怕是不可能了。”星狂叹道。

  “为什么不可能?”维拉呆呆地问道。

  “因为我已经习惯做好官了,唉!”星狂叹息不已。

  风杨无奈地望了西龙一眼,“瞧!星狂又在自我陶醉了。”

  “喂,风杨,在我的属下面前,给我留点面子行不行?”星狂笑嘻嘻地说道,情场得意的他大概是这群人中最开心的一个了。

  “有爱情滋润的人就是不同啊!”西龙调侃道,“前几天某人还无精打采、愁眉苦脸呢!”

  星狂尴尬地笑了笑,但仍掩饰不了他脸上的欢悦之情。

  “不过,精明的佛都还是算漏了一样。”西龙说道。

  维拉又懵懵懂懂地问道:“哪样?”

  “他不该让我们的费丽采姑娘住得离我们前进军的好官星狂团长这么远。”西龙打趣道,“男眷和女眷难道就不能住在隔壁吗?哎!星狂,你们埃南罗真是有很多臭规矩哦!”

  星狂脸色微红,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却想不出一句话来回答西龙。

  维拉却是吃吃直笑,不过,当星狂怒目瞪视他时,他脸上的笑容也很适时地不见了。

  “西龙大人,最近依维斯总统领好像暴躁了很多。”星狂为了转移尴尬,开口说道。

  西龙虽然知道星狂是在转移话题,却还是答道:“如果费丽采给人抓了,不知所踪,你不跳起来直骂娘都算好了。所以,依维斯现在这个样子也是情有可原啊!”

  没话说的星狂只得连连点头称是,“哎!到底是那个该死的浑蛋把璐娜掳走了呢?”

  ※※※

  “师傅,我们今晚是否参加依维斯他们的议事会?”若炎仰脸望着天行。

  天行眨了眨眼睛,倦怠地说:“你说呢?”

  若炎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答道:“徒弟认为应该参加。就算不为那个璐娜,凭师傅跟青华前辈多年的交情,若能找出真凶也是好事一件。”

  “青华已经死了,他们商议的仅仅是璐娜。”天行徐徐说道。

  “可青华前辈的仇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报吧!”若炎太老实了,没有弄明白天行话中的意思。

  “死者已矣,青华生前常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所以,我们不为他报仇,反而是成全了他。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多此一举?”天行正正经经地答道。

  若炎低头良久,“那师傅您的意思是不参加这个会议?”

  “没错!这是他们内部的事,我们横插一脚的话,很可能引起他们的不满呢!”

  若炎犹豫了一会,还是说道:“应该不会吧!依徒弟看来,达修前辈和依维斯都不是小肚鸡肠之人啊!”

  “哎!若炎,你把人看得太简单了。”天行拍了拍若炎的肩膀,“在某些特定的时刻、特定的环境下,即使是心胸最宽阔的人也会斤斤计较。更何况,你没看到他们今天怎么对付佛都的吗?如果我们不小心行事的话,恐怕,佛都的今天就是你我师徒两人的明天。”

  “这么严重?”若炎睁大了眼睛,长期居住在山林里的他,对人情世故了解得实在不够深,再加上天行是他尊敬的师傅,所以,天行说什么,他便全部信以为真。

  “是的。虽然我是这里辈分最高的,但是,他们一旦认定了一样东西,我也不能阻止。”天行继续危言耸听。

  “那,那青华前辈的仇真的不报了?”若炎结结巴巴地再一次问道。

  “我们有我们应该干的事情,那就是对抗魔族、拯救天下,这才是一个修习武技的人应有的抱负。依维斯他们把一个璐娜看得比整个世界还重要,简直……”天行脸有愠色。

  “弟子明白了。”若炎顿首道。

  “以后,无论如何,你都要带着你的部队,不遗余力地支持为师。”天行说道,“依维斯毕竟太年轻,也太情绪化了,把拯救天下的重任交给他,就连青华也不大放心呢。”

  当晚,天行以自己对西部大陆事务不熟悉以及军务繁忙的原因,缺席了议事会议。

  ※※※

  议事厅。

  “既然不是佛都,究竟是谁掳走了璐娜呢?”西龙说道,“不可能是东部大陆的人,答案只能在跟我们结过怨的国家里面找,也就是说,只能在西部大陆找。”

  “有没有可能是蓝达雅人?”星狂问道,“蓝达雅是魔法之国,里面的魔法师多不胜数,能人异士也多如牛毛,虽然埃南罗人打败了他们,但是,他们的真正实力还是莫测高深。”

  “星狂,你大概是谈恋爱谈傻了。”西龙道,“神族已被魔族消灭,蓝达雅人哪里还有魔法可用?”

  星狂一拍脑袋,随即又说道:“可是,魔武大人不是说过有古魔法这种东西吗?”

  “你也别忘记了,我青华太师傅不是一般人可以打败的,单凭一点古魔法就想击倒他,那是在开玩笑。”西龙答道。

  “哦!这个我倒是没有想到。”星狂不好意思地承认道。

  “应该也不是基欧。”依维斯站起身来,缓缓说道,“基欧国已经被杰伦率军彻底消灭。如果他们具备反抗的实力,当初就会对抗杰伦,但是他们没有,这说明基欧国不可能冒险去永久之谜寻仇。”

  “说的好!”西龙赞道。其实,依维斯的观点并不新奇,西龙之所以赞扬,不过是因为这是他印象之中,依维斯第一次主动谈及国际形势,这说明依维斯真的已经开始面对挑战了,西龙对此自然是倍感欢欣。

  “那更不可能是普兰斯,普兰斯那些窝囊废,怎么够胆做出这样的事情呢?像乌龟一样缩在洞里才是他们的特长。”星狂大大咧咧地说道。

  “没错,四分五裂的普兰斯人早就自救乏力了。”西龙认同道。

  “排除了这么多,只剩下海罗,难道会是海罗人?”星狂接腔道,“可他们已经投降了啊!怎么可能?”

  “海罗当年也加入了反对前进军的同盟,杰伦在攻打他们的时候,遇到的抵抗微不足道,才打了几场小战役,他们便旋即宣布投降。我当时就奇怪,富得冒油的海罗国为何如此不堪一击。而我们刚才说到的普兰斯、蓝达雅、基欧都已经伤痕累累,国力低微,现在只有海罗国实力完好无损。所以,很可能是他们深藏不露。”西龙面色凝重,“如果是这样,那事情可就严重了。”

  “不用想了,发兵过去把他们打个落花流水,然后逼他们交人就是了。”星狂跃跃欲试。

  “打仗?没有两三个月怎么周旋得过来?”星狂的想法马上给西龙否定了。

  沉吟了一会,依维斯一拍大腿,“对,就是海罗!”

  “真的是海罗吗?”达修却疑惑道,“为师总觉得另有其人,虽然我也不知道会是谁。”

  风杨环顾了四方,启口道:“我跟达修前辈一样,也觉得还有别的势力。”

  西龙紧盯着风杨,“谁?”

  “魔族。”风杨说道,“从一开始我们便没有考虑魔族,实际上魔族才是势力最大的,他们为了实现把人类赶出寰宇大陆的理想,应该是最想杀掉青华前辈的吧。”

  “不大可能。”西龙却对此表示怀疑,“神族和妖魔族刚刚才打过一仗,虽然妖魔族获得了胜利,但他们也元气大伤,需要时间休养生息。这种的情况下,他们怎么敢继续进犯人族呢?”西龙的想法代表了在座大部分人的想法。

  “我也仅是怀疑而已。”风杨只好说道,仅凭直觉揣测事情的他也拿不出什么证据。

  “海罗的嫌疑最大。”最后,依维斯望了达修一眼,说道,“那就从海罗入手吧!假如真的是他们,哼!我要让他们鸡犬不宁!”

  达修连连皱眉,他觉得依维斯身上的杀气重了许多,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第九章 冷酷的煞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