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分道扬镳

    

  三天后,西龙回到卡纳亚。刚到城门,就被城门官直接带去见佛都。

  “西龙,你回来就好了。”佛都一看到西龙,马上就像见到救星一样,赶紧拉着他的手说道。

  “不知道殿下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西龙不明就里地问道。叛乱不是已经平定了么?还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值得佛都这样惊慌?

  佛都于是赶紧将风杨事件的前因后果一一道来。

  “风杨,就是风习的儿子么?”

  “正是。”佛都答道。

  “那么,在殿下看来,风杨是非死不可吗?”西龙又问。

  “十成应该已经死了九成。”佛都答道。

  “那请殿下恕臣无能为力。”西龙说着,做出要单腿点地的姿势。

  “哎呀,西龙何出此言?”佛都赶紧扶住西龙问道。

  “依维斯是绝不可能坐视风杨被处决的。”西龙以无比肯定的口气说道。

  “即使和我们整个埃南罗决裂也在所不惜?”佛都问道。

  “请殿下恕臣直言。依维斯就是和整个天下决裂也绝不会坐视风杨被处决的。”西龙说道。

  “依西龙你看,这件事情怎么办才好?”佛都问道。

  “据我所知,埃南罗有另一种惩罚叛徒的刑法。当众鞭打三鞭之后,赶出埃南罗,并且被剥夺埃南罗的公民权。”西龙说道。

  “不错,这是仅次于死刑的惩罚方法。但是,这样做的话,风杨对帝国的仇恨必定更加深刻。要是让他活着,将来卷土重来的话……”佛都又有些犹豫地说道。

  “殿下觉得是依维斯可怕呢?还是风杨可怕?”西龙一针见血地说道。

  “好吧,这件事情我尽管去办。依维斯那边你有把握吗?”佛都问道。

  “臣尽力而为。”西龙说道。

  “那么就这么办吧。”佛都沉吟片刻,说道。

  “是。”西龙一躬身,道。

  “如今的埃南罗虽然暂时平定叛乱,但是这次叛乱的后果难以想象。埃南罗本是豪强之地,如今卡纳亚之乱大大削弱了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力和影响,当今局势看似平静,其实岌岌可危,危机四伏。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劝王兄赦免受延和特普,我们实在是再也经不起****了。放眼整个埃南罗境内,在智谋上可以助我一臂之力的,恐怕只有西龙你了。”佛都在西龙临走前,脸色凝重地对西龙说道。言语之间,似乎已将西龙当作心腹。

  “士为知己者死!”西龙从容说道,说完就退下了。

  “唉,如果依维斯也能这样助我,区区一个埃南罗又算什么?”佛都望着西龙的背影,喃喃自语道。

  ※※※

  “西龙,依维斯说他谁也不见。”站在依维斯门外的魔武看见西龙正急匆匆地要往依维斯的房内走去,于是伸出手拦住。

  “我有天大的事情要找他!”事情实在是紧急,所以一向温文儒雅的西龙也顾不得那么多,摆出要硬闯的姿势。

  魔武也不再答话,只是一只手直直地挡在西龙的面前。

  “你……”西龙没有想到魔武竟然对自己也是铁板一块,完全没有回转的余地。

  “让西龙进来吧。”屋里传来依维斯的声音。

  听到依维斯的声音,魔武将手移开了,但是仍然定定地站在那里不动。

  “西龙,你不用劝我。”依维斯一见到西龙进来,就对他说道。

  “依维斯,这么多天不见,你就跟我说这个?”西龙一看依维斯的态度,有些火了。

  “西龙,我没有那个意思,但是你不该为那个什么二王子来做说客。”依维斯看西龙有些生气了,于是站起来,有些窘迫地说道。

  “既然你也知道我是来当说客的,我就也不怕对你直说。你为什么要帮那个风杨?难道你不知道得罪了佛都,我们在埃南罗一展拳脚的机会就会白白葬送吗?”西龙对依维斯有些激动地说道。“西龙,时至今日,我也不妨跟你说实话。其实,在埃南罗一展拳脚只是你的想法,我从来就没有这个意思,埃南罗的荣华富贵对我来说毫无意义。这次,我之所以愿意站在那个二王子一边,其实最大的原因就是你。”依维斯闭上眼睛,又努力睁开,“你问我为什么要这样维护风杨?那么我告诉你原因。我维护他,并不是因为他是我的部下,我从来就没有当他是我的部下。我之所以愿意帮他,仅仅是因为他是个心地正直的好人,比那些高高在上,道貌岸然的家伙们好一百倍的好人!我当他是朋友!我不可能坐视我的朋友被人砍头。”

  “我明白了。”西龙听了依维斯的话,脸色有些怆然。原来两兄弟一起在埃南罗做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只是他自己一厢情愿。原来,一直以来依维斯都是在瞒着自己,过着他自己并不喜欢的生活。

  “对不起。”在原地呆了良久,西龙又说道。

  “西龙。”依维斯见到西龙这个样子,心中十分不忍,走过去,抓住西龙的手,轻轻唤道。

  “唉——”西龙长叹一声,接着说道,“我来的时候二王子跟我说,他愿意以当众鞭打三鞭,并驱除出埃南罗的刑法代替风杨的死刑。”

  “我没想到二王子殿下居然会天真到以为我会听任鞭子落在我的朋友的背上。”依维斯包含讽刺地说道。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现在我就去跟他说,免得误事。”西龙也不再多说,径自走了出去。

  “西龙。”当西龙走出几步,依维斯突然叫住他。

  西龙于是缓缓缓回过头,笑笑,“我没事。”

  “那就好。”依维斯也笑笑。

  西龙刚刚出门,星狂就在门外喊道:“依维斯,我有话要和你说。”

  “你进来吧。”依维斯说道。

  “依维斯,你为什么不同意西龙的建议?”星狂一进门,就对依维斯说道。

  “我为什么要同意?”依维斯反问道。

  “只是挨几鞭子而已,以风杨的体质来说,算不了什么的。为了大局着想,你还是忍一忍吧。”星狂极力劝道。

  “如果今天要被鞭打的是你,你也希望我按照你的说法去做吗?”依维斯冷冷地反问道。

  “这……”一时间,星狂说不出话来。依维斯跟他说话的语气还从来没有这么冰冷。

  “这决不只是打几鞭的问题,这是尊严。”依维斯又说道。

  “哦。”星狂知道依维斯已经不可能改变主意了,只能无奈地说道。

  ※※※

  就在依维斯表示完全无法接受那个刑法的时候,佛都却已经冲到了元老院联席会议主席,也就是受延的岳丈霍顿公爵的家中。

  这霍顿公爵其实什么本事也没有,爵位也是靠祖宗传下来的,他父亲是已逝去的克努杰国王的叔公。整天饱食终日,无所事事,对国家也没有什么贡献。

  惟有两大本事值得傲视天下。

  第一,就是能生。这么多年来,他一共生下了将近四十个儿女,但是奇怪的是没有一个成才,统统饭桶,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而他最小的女儿,则嫁给了受延做老婆。

  第二,就是能活。这么多年熬下来,整个埃南罗王室现今已再也找不出一个人比他更老了,就是比他稍小一些的也已经死得七七八八了。一百零三的高龄,而且现在还是耳聪目明,丝毫没有要死的征兆。

  就是这么个东西,居然当上了堂堂元老院联席会议的主席达四十年之久。无论朝代怎么更替,掌权人怎么变化,他这个元老院联席会议主席都是稳如泰山。没办法,这个位子没人和他争,也没得争。元老,元老,讲的就是个老字,论老谁是他的对手?简直是打遍天下都无敌手啊!

  “风杨不能死。”见到霍顿公爵,佛都完全不假以辞色,直言道。这老家伙佛都最清楚,跟他没有什么客套好讲的。

  “为什么?我们元老院联席会议已经审判完毕,决定明天宣布将风杨以叛国罪判处死刑,当场执行。”霍顿公爵不解地问道。

  “现在审判结果已经改了。改判当众鞭打,驱除出埃南罗。”佛都说道。

  “是吗?怎么我不知道判决已经改了呢?”霍顿问道。

  “你少废话,今天晚上就去改。”佛都说道。

  “但是元老院联席会议作为埃南罗最高权力机构,已经决定了的事情,怎么可能说改就改呢?”霍顿义正词严地说道。

  “要说叛国,你们家女婿受延第一个该杀。我顺便把你这把老骨头和你那四十几个饭桶儿女也一并连坐,埃南罗有谁敢说个不字?”佛都声色俱厉地威胁道。

  “好,好,好,我这就去改,我这就去改。”霍顿抹了抹头上的汗,赶紧说道。

  “不见棺材不掉泪。”看着霍顿一脸慌张的样子,佛都没好气地说道。

  而当佛都跟霍顿说完,一身疲惫地回到府上的时候,却看见西龙正在等他。

  “依维斯不会坐视风杨接受任何刑罚。”西龙见到佛都,说道。

  “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我无罪释放他不成么?”佛都也火了,嗓门有点提高。

  “恐怕这是目前惟一可行的办法了。”西龙苦笑一声,说道。

  “不可能。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埃南罗王室威严何在?元老院联席会议也不可能接受这样一个结论。无论如何,我们不可能过于无视元老院联席会议的决议,毕竟,在名义上它是全埃南罗最高权力机构。”佛都终于冷静下来,说道。

  “那就只能做好和依维斯冲突的准备了。”西龙道。

  “希望他不会!”佛都阴沉着脸,说道。

  “你会失望的。”西龙默默地在心里说道。

  ※※※

  第二天,埃南罗元老院联席会议,作出最后判决,判定风杨叛国罪名不成立,但是由于直属亲属有叛乱行为,判处当众鞭打三鞭,并赶出埃南罗国境,剥夺公民权,永世不得回到埃南罗。

  这一天,来听审的人很多。不仅因为风家曾是名门望族,更因为风杨曾经是埃南罗最有希望的明日之星之一。

  在审判过程中,风杨一直默默无语,脸上一片死灰,没有任何表情可言。而依维斯则令人惊讶地一直没有出现。

  “看来,他一定是要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行为。”见到这情景,佛都一点也不乐观,反而担心地在内心喃喃自语道。

  “宣判完毕,即时将犯人送往刑场受罚。”最后,霍顿公爵锤了一下桌上的木头,大声道。

  众卫士走上前来,将风杨架出门外。巴蒂、西龙还有凯罗等站在一旁冷言观看,随时准备应变。

  ※※※

  在审判开始不久前的时候,依维斯正在璐娜的酒馆里喝酒。

  “你真的要去吗?”璐娜有些担心地问道。

  “是。”依维斯说道。

  “为什么不让魔武他们跟着你去?”璐娜又问。

  “我只想自己一个人去。很多事情是应该要自己一个人面对的。”依维斯淡淡地说道。

  “我能做什么?”璐娜又问。

  “你收拾一下,等我走后两个小时,你就出发赶往卡纳亚的东门等我。”依维斯说道。

  “我们要去哪里?”璐娜问道。

  “你不是一直想要回家吗?”依维斯笑笑。

  “还要叫别人吗?”璐娜幸福地笑笑,问。

  “谁愿意来就跟着来吧。”依维斯想了想,说道。

  “都要叫谁?”璐娜又问。

  “他们都已经自己决定好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依维斯说着干掉了最后一杯酒。

  “不要醉了。”璐娜看着依维斯喝酒的样子,不由得觉得心中一疼。

  “醉了好。”这是依维斯离开酒馆前,跟璐娜说的最后一句话。

  依维斯走后,璐娜叫醒了叮当。两个人一起去找了魔武、星狂、那兰罗和请学还有西龙、凯罗。结果只找到魔武、星狂、请学和那兰罗,他们都是听了依维斯的话待在自己的房间没有出门,而凯罗和西龙却没有找到,他们已经去了法庭。璐娜终于明白依维斯所说的“他们都已经自己决定好了”的意思。

  在众卫士将风杨架到门口的时候,他们看见有一个身影挡在了门口,是依维斯。

  “请依维斯总教练让路。”依维斯这些日子在卡纳亚已经出了名,没有人不认识他。

  那卫士自然也不例外,于是才恭敬地对他说道。

  “把他给我。”依维斯伸过手去,说道。

  “依维斯总教练你……”卫士们惊愕地赶紧拖着风杨往后退。

  “依维斯!”巴蒂这时候高叫一声,飞到依维斯和卫士们之间。他这一飞,把卡纳亚的手无缚鸡之力的贵族们弄得一阵尖叫。

  “依维斯,不要这样。”巴蒂说道。

  “把他给我。”依维斯仍然是那句话。

  “大庭广众,要是把人交给你,埃南罗王室威严何在?元老院联席会议威严何在?”

  巴蒂轻声对依维斯说道。

  “把他给我。”依维斯似乎只会说这一句话了。

  “难道你真的要逼我动手吗?”巴蒂脸色一紧,问道。

  依维斯再也无话,伸手到腰间,把剑解了下来。左手握住剑鞘,斜送出去,右手紧握剑把。

  “依维斯要拔剑了!”西龙对身旁的佛都惊叫道。

  佛都记起数月前依维斯和可亲公主的一段对话。

  “你这把剑是什么烂东西!玩不能玩,碰不能碰,有什么用!”

  “剑的用处只有一个。”

  “是什么?”

  “杀人。”

  “依维斯什么时候曾经拔过剑?”佛都问西龙道。

  “从来不曾,即使是在蓝达雅最危难的时候也不曾。”西龙说道。

  “你的意思是……”佛都转过脸,看着西龙,说道。

  “殿下应该比我更清楚。”西龙说道。

  “若是依维斯全力施为,会怎样?”佛都又问。

  “但愿不会!因为后果一定不是殿下所能够承受的。”西龙没有直接回答佛都的问题。

  “我从不曾向任何威胁妥协过!”佛都恨恨地说了一声,走上前去。

  “国王陛下有旨!****罪犯风杨,命令元老院联席会议将其无罪释放!”佛都走到众人面前,拿出一份文件,高声叫道。

  “国王没有权力命令元老院联席会议。”不知道是哪个元老院联席会议议员在底下嘟囔了一句,但是被佛都狠狠的瞪了一眼之后,不敢再出声。不过,无论如何,辛夷在初登王位的时候就不得不当众和元老院联席会议对抗,这对于他来说,显然是不利的。

  因为,元老院联席会议不仅仅是个名义机构,更是个传统。尽管它没有实权,但是在传统上还没有任何一个国王曾经当众否定元老院联席会议的决定,而对抗传统的人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可以想象,不久之后,新任国王独断专行的流言就会在埃南罗国内满天飞。

  “好自为之吧。”听到佛都的话,巴蒂对依维斯说了一句之后,便悄悄地退开。

  连巴蒂都让开了,卫士们又有哪个敢挡依维斯的路?

  当依维斯的手抓住风杨的时候,他发现风杨身上竟没有一丝力气。在士兵们松开的时候,他几乎一下子摔倒在地。

  依维斯没有办法,只好把剑又重新插回腰间,将他扛在背上,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了埃南罗最高法庭。

  凯罗和西龙赶紧追了出去,紧随其后。

  “真是可惜,看来依维斯是不能为埃南罗所用了。”巴蒂惋惜地说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依维斯现在就会离开卡纳亚。”佛都说道。

  “你去把盘缠送过去,不要送到他的手里。等到他与星狂他们会合的时候,把钱给给星狂。”佛都嘱咐身边的下人道。

  “是。”那人忙也跟着跑出去了。

  “星狂也会走吗?”巴蒂有些奇怪地问道,在他心里,星狂是一个对功名很沉醉的人才对。现在依维斯走了,魔武肯定也会走,那星狂岂不是大有可为?以他的性格,怎么会走呢?

  “你看。”佛都指着依维斯扛着风杨的背影,感叹地说道,“有谁能够拒绝这样的英雄?”

  “唉——”巴蒂又想到不能和依维斯共事,幽幽地叹道。

  “如果现在埃南罗不是暗涌不止,我一定在此布下天罗地网,除之而后快。”佛都看着依维斯的背影,又道。

  “殿下何出此言?依巴蒂之见,依维斯虽然喜欢意气用事,但是为人刚正,也没有世俗功名之心。应该不会对我们埃南罗有什么害处才对啊。”巴蒂不知道佛都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么句话,于是问道。

  “你知道为什么乡野村民总是那么害怕老虎,见到之后一定要不计代价地除掉吗?”佛都问。

  “因为老虎会吃人。”巴蒂说道。

  “但是真正被老虎吃掉的又有几个人呢?”佛都笑了笑,又接着说道,“只要是老虎,不管是不是曾经吃过人,人们都要竭尽全力除掉它们。不是因为它们会吃人,而是因为它们有能力吃人。”

  “微臣受教了。”巴蒂背上突然泛起一层薄薄的寒雾。

  “说不定将来埃南罗最大的祸害就是此人啊!”佛都说着,转过身,有些落寞向另一个门走去,“但是我也没有办法。毕竟,这世上并不是什么事什么人都可以由我控制的啊。”

  ※※※

  西龙与凯罗二人一直跟在依维斯身后,并不说话,只是一路跟着。走了好一阵,快到正午的时候,依维斯看到璐娜一行人正在城门口等着。

  看到站在一行人中的星狂,依维斯有些意外,难得地笑着望了星狂一眼,“你来了?”

  “是,我也来了!待了这么久,觉得卡纳亚的空气实在是不讨人喜欢。想跟着你们一起到‘永久中立之地’去看看。依维斯你不会想丢下我吧。”星狂也笑着对依维斯说道。

  “那就一起上路吧。”依维斯笑笑,说道。

  “我来!”这时,魔武走了上来接过依维斯肩上的风杨。

  “依维斯。”一直跟着的西龙终于忍不住走上前来,喊道。

  “西龙。”依维斯转过身来看着西龙,一下子却不知道说什么。

  “一路小心。”西龙说着,脸上已经流下泪来。这次一分别,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见面。

  “你更要小心,这里可是个虎狼之地。”依维斯紧紧握住西龙的手,说道。

  “你放心,这里是我故乡,我会好好照顾西龙的。”凯罗也走上前来,说道。

  “那就好。”依维斯强忍泪水说道。

  “你要是在什么地方落下脚来,可要跟我们联系。”凯罗又道。

  “嗯,我知道。”依维斯点点头说道。

  “那我走了。”这句话,依维斯是对西龙也是对凯罗说的。他其实有很多话想跟西龙说,但是他知道现在不能说,一说,他一定会忍不住哭起来的。

  “我们走。”依维斯转过身,对着众人说道。而在这之前,一路尾随的佛都下人已经偷偷地把盘缠塞给了星狂,星狂也丝毫没有拒绝就收下了。曾经身为军需官的他,最知道后勤有多重要。

  “依维斯!”依维斯走了还不到三步,又听到西龙唤道。

  “回去吧!总有机会再见面的!”依维斯不敢回头,只是挥挥手。他知道他要是回头,就不可能走了。

  卡纳亚的城门口,两个十几年的兄弟正式分道扬镳。不能说谁对谁错,只能说人各有志。离离合合,实在是人生无法避免的事情。但是,从这时候起,也就有无数的文人骚客开始借卡纳亚东门咏叹挚友分道扬镳的伤感情怀。

  从此之后,埃南罗失去了一个武技总教练,帝国青年近卫军失去了它的第一任统领,而整个人间,却多了一个“解放者”。

  

第十一章 分道扬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