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特丽莎与上天之鞭

    

  第二天,依维斯一早起来的时候,就听见村子外面一片忙碌的声音。原来星狂和风杨还有维拉、索特他们四个正在带着佣兵们晨练呢。

  “哇,老大,怎么还要搞这些啊?”有些佣兵有些不快地悄悄问维拉和索特,“出来混饭吃而已,不用搞得这么认真吧?”

  “如果你这么想的话,你就一辈子只能当个垃圾佣兵!”没想到他的话被星狂听到了,星狂于是毫不客气地骂道。

  “真是丢脸!”维拉和索特赶紧把头撇开,装作不认识他,跑到一边去了。

  “我知道了。”这一路走来,佣兵们也都知道星狂不是等闲人物,所以对他还是有几分畏惧的,被星狂这么一骂也不敢还口,都老老实实地红着脸一边训练去了。

  “还真是热火朝天啊!”依维斯看到这情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觉得挺高兴的。于是对同样出来看热闹的请学等人说道。

  “是啊,他们看起来很有干劲啊。”璐娜说道。

  “军队并不一定只能造成破坏,一支军队最重要是要看在什么人的手里。如果在一个善良的人的手里,那么它就可以是一支善良的军队。如果是在一个快乐的人的手里,就可以是一支快乐的军队。”请学颇有深意地说道。

  “快乐的军队?听起来很有意思。”依维斯好像被请学的话打动了。

  “依维斯哥哥,不如你就让他们变成一支快乐的军队吧。”小叮当昂起头来对依维斯说道。

  “这个世界太需要一支快乐的军队了。”请学又说道。

  “一支快乐的军队?这个世上真可以有那样的军队吗?”依维斯说着,望向远方。

  “对了,就是这种眼神。”请学在心里暗暗道。

  “依维斯,要不要跟我去见一个人?”请学抑制住心中的兴奋,问道。

  “谁?”依维斯问。

  “自……由……王……子!”请学一字一句地说道。

  “自由王子?”依维斯轻轻地重复着这几个字,有些迷惑地看着请学,“怎么有人叫这种名字?”

  “这不是他的名字,但是这不重要,因为没有人关心他的名字。每个人都叫他自由王子,也只知道他叫自由王子。”请学的话语中充满激情。看得出来,“自由王子”一定让这个心境如水的人十分激赏。

  “你很欣赏他?”依维斯不是瞎子,请学的眼睛里什么都显露出来了。

  “相不相信他能改变你的一生?”请学少有的有些狡诈地对依维斯笑道。

  “你在激我?”依维斯也笑了。

  “那你敢不敢去?”请学咄咄逼人。

  “他在哪里?”依维斯终于忍不住问道。他实在是太想看看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可以让请学如此的激赏。

  “在三千里外的卡洛特平原。”请学用手用力地指着西方的地平线,大声说道。

  “有意思。”依维斯看着请学闪着光的眼睛,笑了笑。

  “星狂,给我两匹马!”依维斯对着正在晨练的星狂大声叫道。

  不到一分钟,马就牵来了。马缰一到手,请学就跃上马去,他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多了一个包裹。

  “蓄谋已久。”依维斯又是一笑,也跃上马去。

  “去看看你的‘自由王子’吧。”依维斯用马鞭指着西方,大声说道。随着一声 “驾”,两匹马绝尘而去。

  “依维斯,你要去哪里啊?”这时候,璐娜跟着跑过来,追在马尾后大声问道。

  “一个星期后我就回来了,到时候我告诉你‘自由王子’长什么样子。”依维斯在马背上大声叫道。

  ※ ※ ※

  “‘自由王子’?就是那个基欧的流浪王子吗?”璐娜问身旁的星狂道。

  “是的,就是他。”星狂望着绝尘而去的依维斯,有些失魂落魄地喃喃道。

  “星狂先生,你怎么了?”这时候,维拉走上前来,用手在星狂面前用力地挥了挥,都不见星狂有反应,于是问道。

  “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练习?我们可是要改变这个大陆的军队。”等到星狂反应过来后,马上飞起一脚向维拉踢去,大喝道。

  “改变大陆?是说我们吗?”维拉有些惊愕地问道。

  而星狂完全没有理他,他想起了在埃南罗的时候,请学跟他说的一番话。

  “星狂,你猜依维斯在卡纳亚会待多久?”

  “我看不会太久,他不适合这里。”

  “呵呵,我也这么觉得。”

  “如果有一天依维斯离开,你会跟着他一起走呢,还是留下?”

  “嗯,依维斯确实是个不错的上司,但是他说好听一点是没有野心,说难听一点就是没有上进心。我想,不到最后一刻,我是不会知道该怎么办的。”

  “想听听我的意见吗?”星狂清楚地记得,那时候他看见请学笑了。正是因为请学的这一笑,星狂知道自己看错了他,请学决不是像他表面那么简单。

  要看一个人,最好就是听他的笑声。一个笑得复杂的人,是绝对不可能简单的。

  “请赐教。”

  “我个人认为你应该跟着依维斯离开。”

  “为什么?”

  “你知道依维斯为什么和这里格格不入吗?”

  “请赐教。”

  “因为对依维斯来说,这里太小了。”

  “如果整个埃南罗还算小,那什么才算是大?”

  “天上人间!”

  “你觉得依维斯会称霸整个大陆吗?”

  “有一天,你会发现这个世界比你想像中要大得多。就像有一天你会发现你的生命可以比你想像中更辉煌。”

  “和历史,不是和埃南罗的历史,也不是和大陆的历史,而是和整个宇宙的历史站在同样一个高度。这样一个伟大到现在的你还没有能力承受的梦,你敢做吗?”请学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离开了,笑着离开了。

  而在不到十天之后,星狂就跟着依维斯离开了卡纳亚。为了一个伟大到自己没有能力承受的梦。

  “就是那个闻名全‘永久中立之地’十几年的‘自由王子’吗?”这时候,璐娜的声音将星狂从遐想中唤醒。

  “是的,就是他。”星狂答道。

  “依维斯真的要去见那样伟大的人物吗?”璐娜的眼中充满了羡慕和崇敬。

  在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有它自己的传说,而在“永久中立之地”的传说就是“自由王子”!

  “他会更加伟大。”星狂说道。

  “他已经这么伟大了,还能更伟大吗?”璐娜误会了星狂的意思,于是有些奇怪地问道。

  “是的,将会是整个人类前所未有的伟大。”星狂说完,诡异的一笑,跑回到佣兵们的队伍当中,继续晨练。而他叫喊的声音比刚才大了整整一倍。

  一个全宇宙的传说在这坚强有力的呼喊声中正暗暗地孕育着。

  ※ ※ ※

  此时的的依维斯和请学正在路上奔驰着,他们座下的马以平时两倍以上的速度在路上奔驰着,跑了不到三个小时,它们就已经开始有点腿抽筋。它们从来没有载过这么心急的主人,他们使尽各种办法把它们的潜力在最短时间内逼了出来。本来,按照它们的脚力,就是连续跑上十几个小时也不会累。但是现在只跑了三个小时,它们却已经脚抽筋了,它们将这样连续跑三天。

  三天后,星狂为依维斯两人特意挑选的两匹良驹,口吐白沫倒在卡洛特平原的入口。

  卡洛特平原的入口,先是一排岗楼,分成三个入口处。人群分成三条长龙,陆续地进入卡洛特平原,而依维斯两人也在其中。

  卡洛特平原四面环山,只有一条狭窄的长条形的峡谷可以进入。这里据说因为曾经受过妖怪的诅咒,所以土壤没有什么养分,很难种出什么好东西来,很多年来,一直被世人遗弃。但是十七年前,“自由王子”因为这里易守难攻的地理位置,率领他闻名大陆的“神圣十字军”来到这里,建筑要塞。

  “自由王子”来到卡洛特平原的第一天,他就向全大陆宣布他除了卡洛特平原内的安宁和平原内百姓的平安,不再追求任何东西。

  他还说,“任何一个人,无论你曾经身犯多么深重的罪恶,只要你真心悔过,卡洛特平原就可以保证你永远的安宁。任何一个人,只要进入了卡洛特平原,他就将自动接受卡洛特平原的保护。只要他在卡洛特平原不曾做下任何伤害他人的行为,那他就可以安稳地过完他的下半生。所有的怨恨、冤仇,到了卡洛特就都要结束,无论是谁,都不能将仇恨之火燃烧到卡洛特平原。否则,‘神圣十字军’将追杀他到天涯海角!”

  这就是著名的“十字军宣言”。

  自从这次“自由王子”的宣言发表之后,十七年来,这里成为了“永久中立之地”惟一一块几乎丝毫没有沾染战火的土地。

  正是因为这里的安宁,大量的手工业者和商人都搬迁到这块原本贫瘠的土地上来。而又由于“自由王子”的“十字军宣言”,大量破产的农民、悔过的逃犯,甚至是被人追杀的贵族都纷纷逃到了卡洛特平原。

  十七年来,区区一千三百平方公里的卡洛特平原,几乎成了“永久中立之地”人间天堂的代名词。不过,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卡洛特平原的,根据十字军的规定一定要有一技之长才能进入卡洛特平原。而能够战斗在卡洛特平原不被视为技能。

  尽管如此,十七年来,卡洛特平原的人口还是从最初的两万多人(这里面还包括“神圣十字军”的八千战士),激增至现在的七百六十万之多。

  随着人口的人增长,卡洛特平原的财富也是与日俱增。尽管“神圣十字军”的税率是极其低的,仅有百分之一,但是仍然有人猜测,“神圣十字军”每年的收入在十万钻石币以上。虽然传闻未必属实,但是却由此可见,卡洛特平原是多么的富有!

  既然这么富有,就不可能没有人觊觎,但是,十七年来,没有人成功过。所有觊觎卡洛特平原的军队都尝到了“神圣十字军”的厉害。没有人可以想像,世界上居然会有这样一支军队!他们八千人全部是大陆各地受封的骑士;他们军纪严整,作战顽强,单兵作战能力更是惊人。正是这支永远满员的八千人的“神圣十字军”让“永久中立之地”十几个强横的军阀败亡。而这些人也一日日地成就了“自由王子”的声誉。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神圣十字军”的组建。“神圣十字军”刚开始是一支“自由王子”从基欧带出的军队的名字,它一共有成员两万四千人,那时候,“自由王子”十八岁。经过三年征战之后,当“自由王子”找到卡洛特平原的时候,已经只剩下八千多人。

  后来,随着卡洛特平原日渐富有,觊觎此地的人越来越多,而“神圣十字军”随着成功抵抗侵略的次数的增加,人数慢慢开始减少。但是也正是由于“神圣十字军”抵抗侵略的成功次数的增加,它的事迹越传越广,“自由王子”也越来越声名远播。

  此后,就在全“永久中立之地”范围内形成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潮流。无数英勇浪漫的骑士和侠客骑着自己的白马,带着自己的武器从各地打着“保卫自由之地”的旗号千里迢迢来到卡洛特平原自愿加入“神圣十字军”。而“自由王子”就在他们中挑选优秀者加入,但是编制始终保持在八千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虽然十七年来,“神圣十字军”征战不断,但是始终保持满员。而卡洛特平原也得以保全十七年的安宁。

  “自由王子”和“神圣十字军”也渐渐变成了传说。任何一个佩带着“神圣十字军”

  军章的退伍士兵,在“永久中立之地”的任何角落都将受到人们绝对的敬重。对于 “永久中立之地”里正直的骑士来说,一枚“神圣十字军”的军章无疑也是最高的荣耀。

  “麻烦你把你的证件给我看一下。”一个全身穿着整整齐齐的铠甲的士兵站起来,敬了个礼,然后礼貌地问道。从他的举手投足间的气度,旁人很容易就可以知道他是个很有教养的骑士。

  “看来‘神圣十字军’真的是全是骑士。”请学在心里想到。

  “我们来找‘自由王子’,麻烦你通报一声。”请学也礼貌地对那士兵说道。

  “对不起,‘自由王子’不接受任何卡洛特平原外人的拜访,请回吧。”那士兵礼貌地说道。

  “那就请你通传一声,说普兰斯的客人想见见西格非。”请学说着,用一种坚定的眼神望着那士兵。如果是行家就会知道这是一种中级的精神魔法。

  “好吧,那麻烦你们两位到岗楼里等着。”那士兵答道。

  “好的。”请学微微弯腰,敬了个礼,说道。

  “这里的警备还真是很森严啊,这就是你路上说的太平盛世吗?怎么没有一点和平的感觉?”在走进岗楼之后,依维斯看到这排岗楼后面还有六排岗楼,每排岗楼之间相隔大约三百米,六排岗楼之后才是高高的城墙,于是感叹道。

  “和平不是光靠浪漫的想法就可以得到的。”请学对依维斯说道。

  ※ ※ ※

  三十五分钟后,那个骑士回到了岗楼。

  “‘自由王子’请你们进城。”那士兵说道。

  “多谢,麻烦你带路。”请学笑着站起身,握了握那士兵的手。

  依维斯两人就跟着这士兵能过一个又一个岗楼,再穿过城墙,终于来到卡洛特平原。

  “哇,这么繁华?”尽管依维斯在一路上已经听请学说过很多次卡洛特平原的繁华,但是当他真正见到的时候,还是难以大为惊讶。

  按说依维斯也算是见过些世面的人了,但是来到这里还是有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

  “不会吧?垃圾桶都用铜的?”

  “街上都铺大理石?”

  “依维斯!”请学轻轻地扯了一下依维斯的衣角,依维斯才渐渐地安静下来。但是嘴里还是不住地说道,“太有钱了,太有钱了。”

  “‘自由王子’就在里面。”不知不觉中,两人居然就已经到了“自由王子”的住处。这里虽然比外面的房子要豪华得多,但是若放在这条街上,倒也看不出什么特别来,基本上跟普通的民房没有什么区别。

  门口竟然连个守卫什么的也没有,门也是大咧咧地开着的,仿佛什么人都可以随便进去一般。

  事实上,“自由王子”的家还真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自由王子”一生未婚,家里也没有什么佣人,只有一个老管家。整栋房子就只住着两个人。

  走进去之后,依维斯才发现“自由王子”的家并不大,所有的地方加起来也只有三百平米左右。所以他们两个一走进去,就到了客厅了。却没有看见有一个人。

  “请问有人吗?”请学大声叫道。

  “小声点。”这时候,从一旁的房间里冲出来一个人,打着手势说道,“我刚刚才把我的老管家给哄睡了。”

  “你还是那么怕他啊?”请学笑着问道。

  “唉,人老了之后,唠叨得越来越凶,比从前还要厉害了。要是不把他哄睡,还真不能跟你们谈什么事。”那人苦笑了一下,又愉快地继续说道,“不过也多亏了他,就是因为他出名的唠叨,整个卡洛特平原都没有什么人能够受得了他。所以只要我一躲进家里就没有什么人敢来找我。”

  “那我们是不是要出去?”请学听了,赶紧压低嗓音问道。

  “当然,当然。”那人瞟了依维斯一眼,说道。依维斯也同时瞟他一眼,两人的目光交会了不到一秒之后,各自走开。

  那人中等身材,金黄的头发,不特别好看也不特别难看的五官。乍一看上去,是很普通的一个人。但是依维斯刚才与他的目光相遇的那一刻,依维斯知道,他决不是一个普通人。那眼神,像箭一样,直射人的内心最深处,竟似要在一望之间将你内心所有的秘密都掏出来。

  “这个人就是‘自由王子’吗?”依维斯跟在他们两人背后走出房子,心里暗想。

  三人一起来到一个稍微僻静一点的山头之后。“自由王子”突然转过身,笑望着依维斯问道:“年轻人,你想知道什么?”“自由王子”虽然比请学小一些,但是也已经三十有八。所以,他这样说话,倒也不能说他托大。

  “请学师兄说你可以改变我的一生,所以我就来了。”依维斯直言不讳地道。

  “来看看我究竟怎样改变你的一生,是吗?”“自由王子”问道。

  “是的。”依维斯答道。

  “没有人可以改变你的一生,我也不行。你的人生只属于你自己。不过,我或许可以告诉你你自己的人生究竟在哪里。”“自由王子”说着,笑了笑。

  “多谢前辈赐教。”依维斯说道。

  “好吧,在说这些之前,先让我们知道对方的姓名,好吗?”“自由王子”问道。

  “当然,我叫依维斯。”依维斯说道。

  “我叫西格非,很高兴认识你。”西格非笑着伸出手。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依维斯也伸出手和他相握。

  “十七年来,让西格非说出真名的人没有超过十个。”请学在一旁解释道。

  “是吗?那我很荣幸。”依维斯笑笑。

  “小伙子很骄傲。”西格非也笑笑,“好了,我们说正事吧。”

  “二十一年前,我还是基欧的七王子。那时候,我的父王刚刚去世,我的六个兄长各自施展阴谋诡计企图夺得王位。尽管我一再声明对王位没有野心,但是,他们六个首先要对付的仍然是我,因为当时我正是基欧军队的首长。

  “他们使尽各种办法,企图剥夺我的兵权。甚至有人使出了暗杀的技俩。我当时还年轻,实在看不惯他们这种所作所为,也受不了这种气,于是一气之下就率领我麾下最精勇的两万多骑士出走到‘永久中立之地’。我起先只是想在‘永久中立之地’抢一块地盘,安安心心做我的安乐王,但是后来,我遇到了一个人,然后,我的想法就彻底改变了。”西格非说到这里便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那个人是谁?”依维斯问道。

  “她就是卡洛特平原真正的主人。”西格非说着满怀深情地用手抚mo着这片山头上已经有他半身高的灌木,“知道吗?二十年前的卡洛特平原是不可能长出这么茂盛的灌木的。”

  “是她改变了这里的土地?”依维斯问道。

  “她改变的并不只是这里的土地,还有人心。”西格非说着抬起头,眺望着远方,似乎正在思念着什么。

  “她叫特丽莎,一个很普通的名字。事实上,她也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子。我遇到她的时候,是在十七年前。

  “那时候我正在和另外一个领主打仗,为了争夺一块离卡洛特平原不远的放牧场。我的部队全部是骑兵,我需要草原。就在卡洛特平原外,我们进行了一次试探性的会战,双方投入的兵力都不是很多,大概各自都只有三千人。

  “但是正当我们双方都在努力作战的时候,却出现了一个人,让我们双方都停止了战斗。只是一个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四十上下的妇女,穿着一件粗布麻纱的衣服出现在战场,就使我们双方都停止了战斗。听起来似乎是不可想像,然而这却是事实。

  “我们双方的士兵都看见她打着赤脚,毫不畏惧地走进刀枪箭雨中。她在战场上四处奔走,给每一个受伤倒地的士兵喂水。她低声地安慰他们,轻轻地唱着圣歌,默默地为他们流泪。她没有大喊大叫,也没有阻止我们继续战斗,只是这样在战场的四周走来走去,完全无视那些随时可以夺去她性命的刀枪箭雨。”说到这里的时候,西格非的眼睛开始有些微微泛红。

  “首先是我的骑士们无法继续战斗下去,他们纷纷退出战场。而我的对手并没有乘机追击,他们也像我们一样慢慢退出战场。我们无法再战斗下去,因为那时候的我们从战斗中所能获得的,除了羞耻以外,再也没有其他。

  “到最后,我们双方都完全停止了战斗。但是她仍然像起初一样,在战场上四处奔走。流着泪为每一个将死的人祈祷,当时我们双方一共有数千人默默无语地注视着她。这次战斗之后,我的那个对手归隐了。而我则放弃了我起先的领地,来到了卡洛特平原,并发誓永远保护它。

  “你难以想像,我们刚来的时候看见的都是些什么?这里几乎寸草不生,里面的人大部分都面黄肌瘦。这里的一万多居民竟然有三分之一以上是垂死的。但是更难以想像的是,这里的人居然个个都是快乐的。他们没有谁能够保证自己可以活过明天,但是他们每个人都是快乐的,因为这里有特丽莎。她率领着稍微健康的人在一千多平方公里的平原里四处奔走,用尽各种方法为他们谋得食物,为他们谋得衣物,为他们谋得快乐,为他们谋得活下去的机会。你难以想像,这世上怎么会有一个人将自己奉献得如此彻底。她将自己所有的一切,肉体、生命乃至整个灵魂都投入到别人的痛苦中去,但求为别人求得一丝快乐。”西格非说着,禁不住有些哽咽。

  “她人呢?”依维斯忍不住问道。

  “整个大山都是她。”西给非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道,“十五年前,她因为劳累过度,倒下了。临死前,她要我们将她的骨灰洒遍整个卡洛特平原,以便可以在死后依然守护着这里的人们。在第二年,我们就看见这里长出了花草树木。从此,卡洛特平原的土壤比全大陆最丰腴的土地也不逊色。我们知道,这是特丽莎修女用生命给我们带来的奇迹,她用她最后的生命解除了妖怪对这块土地的诅咒。所以我们所有人对今天的一切都十分珍惜,决不许任何人破坏它。”

  “她有什么遗著吗?”依维斯问道。此时的他,无比渴望能够和这位特丽莎交谈,但是她人已经去世了,那就只能推而求其次了。

  “她不识字。”西格非说道。

  “啊?”依维斯的脸上掩不住的失望之情。

  “不过,她有一块墓碑。她曾经说过,如果有人对她所做的事业感到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她的那块墓碑。”西格非说道。

  “那带我去看看那块墓碑吧。”依维斯赶紧说道。

  “它就在你的身后。”西格非说道。

  依维斯赶紧转身,果然看见一块黑色的墓碑,上面刻着字。这块墓碑已经有些年头,但是上面的字迹依然十分清晰,很明显,有人专门在维护它。

  上面所刻着的字很显然确实是出自一个人的口述,因为这些词句之间并没有什么严格的逻辑和修辞。

  “不能因为我们看不到,就以为世上没有人流泪。

  不能因为我们听不见,就以为世上没有人呻吟。

  软弱的我们无法反抗,但是我们至少可以互相关怀。

  我们尽管在悲哀中等待。

  终有一天,上天之鞭将降临在这片土地上。

  所有丑恶的人、残忍的人、自私自利的人,都将在上天之鞭面前获得应有的审判。

  所有的不平与苦难都将消失,

  和平与爱的世界终将到来。”

  “特丽莎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等待上天之鞭的降临?”依维斯有些诧异地问道。

  “可以这么说?”西格非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去做这条上天之鞭呢?”依维斯问道。

  “我的能力的极限是守护卡洛特平原,其他的就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外了。”西格非说道。

  “你们希望我效忠那条‘上天之鞭’?”依维斯渐渐开始明白他们两个的意思了。

  “不,我们希望你做那条‘上天之鞭’。”这时候请学插言道。

  “我?为什么是我?”依维斯诧异地问道。

  “因为你符合所有的条件。”西格非说道。

  “那我需要做什么?”依维斯试探地问道。

  “第一步,统一整个大陆。”西格非说道。

  “什么?”依维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第一步就是统一大陆?这也太难了一点吧。

  “你不用怀疑,第一步确实就是统一整个大陆,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自由世界。”西格非说道。

  “你们想我去打仗,杀人?”依维斯问道。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西格非无奈地说道。

  “如果我说我没有兴趣呢?”依维斯又问道。

  “那也没有什么,只不过是让特丽莎和我们再多等几百年而已。”西格非轻松地说道。

  “没有别的路可走吗?”依维斯回首看见地上的那块墓碑,又问道。

  “没有。”西格非坚决地说道。

  “不是我故意要拒绝,只是你们要我做的事情难度太大,而我对这些又没有兴趣。你知道吗?我这个人……”依维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跟西格非解释,他根本就是在要自己做一件疯狂的完全不可能的事。自己一不是国王,二不是统兵的大将,怎么可能做到他要自己做的事呢?但是为什么自己又要跟他解释呢,真是见鬼。

  “没有什么的,只是多等几百年而已。特丽莎和我虽然都不会高兴,但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西格非摇摇头,叹着气说道。

  “你们为什么偏偏要选我呢?”依维斯苦恼地揪着头发。

  “因为你是符合所有条件的人。”西格非又重复了一遍起先的话。

  “为了达到你们所说的目标,你们能提供给我什么呢?”依维斯又问道。

  “信念。”西格非说道。

  “现在一大早的,我连牙都没有刷,你突然跑出来跟我说统一大陆这么大件事,我真的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你要知道,我现在还只是个一无所有,懵懵懂懂的十五岁半的少年。我……”依维斯支支吾吾地说道。

  “你可以留在这里慢慢考虑。”西格非狡诈的一笑,说道。

  “是啊,依维斯你也累了,该休息了。”请学也说道。

  “是的,我的确应该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真的有些累了。”依维斯说着,自顾自地走到前面去,嘴里还喃喃自语。显然,他在努力让自己思考这件完全不正常的事。

  

第五章 特丽莎与上天之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