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古今第一勒索案

    “他真的就是青华选中的人吗?”走在后面的西格非,悄悄地问请学。

  “至少我的老师达修是这么说的。”请学有些不悦地说道,他不喜欢别人用怀疑的口气跟他说话。

  “那就应该没错。但是为什么偏偏选他呢?我看他虽然很有潜质,但是他还是那么年轻。”西格非看到请学看上去好像有点生气,于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因为他是符合所有条件的人。”请学重复了一遍刚才西格非说了两遍的话。

  “好了,好了,你就不要生气了,跟我说真话。”西格非看请学一副板着脸的样子,赶紧堆出一副腻人的笑容。

  “因为依维斯身上蕴藏着我们所无法想像的力量。”请学终于受不了西格非可憎的笑容,于是说道。

  “有多强大?比青华还要强大吗?”西格非感兴趣地问道。

  “在最关键的时刻,依维斯将是我们对魔族的最后一张王牌。”请学说这话的时候,脸色是完全的严肃。

  “我们真的一定会跟魔族开战吗?”西格非的脸色也严肃了起来,认真地问道。

  “难道你对这点还抱有疑问吗?”请学问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魔族应该知道,他们要是入侵人界的话,神族是不可能坐视不理的,难道他们有把握打赢神族吗?”西格非问道。

  “魔族单独当然打不过神族,但是你不要忘了,还有妖怪呢。”请学说道。

  “妖怪?他们不是已经在最后的大自爆中灭族了吗?”一听到妖怪两个字,西格非的脸色就变得煞白。因为他知道这两个字的分量,那是传说中与神一样伟大的存在。

  “这世上还有最后一只妖怪。”请学说道。

  “只有一只妖怪?那怕他做什么?”西格非终于又静下心来。

  “但是这惟一的妖怪却是只妖怪王。而且在十五年前正是他亲手杀掉了神族长。”请学说道。

  “神族长被杀了?怎么可能?妖怪王再强,也不可能强过神族长啊?”西格非几乎要惊叫出来,这个消息太惊人了。

  “这个消息,我们也是在一年前从天行的转述中得知的。当时青华正身在神界,亲眼目睹妖怪王驾着一道红光闪过天边。尔后,就得知神族长遇刺的消息。”请学满脸严肃地说道。

  “一击必杀?妖怪王的实力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了吗?”西格非的脸上充满骇然。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人界就真的岌岌可危了。

  “倒也不是,这妖怪王其实是借力才杀掉神族长的。”请学说道。

  “借力?有谁有本事借力给妖怪王?”西格非的脸上充满不可置信的神色。在那种天神级的战斗中,还有谁可以借力给妖怪王?

  “就是依维斯的父亲。”请学淡淡地说道。

  “哦……”西格非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对了,东边怎么样了?”西格非又问道。

  “东边?据天行说,已经乱得一塌糊涂,完全不可收拾了。大概是五年前,不知道为什么东边一百多个国王中居然有一大半突然死亡,导致东边战乱纷起,而天行在那边苦心培养的得意弟子梦幻天使又一死一伤。所以,青华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要把西边拿在手里。”请学说道。

  “青华会派人下来帮忙吗?”西格非赶紧问道。

  “你发神经!幻岚部队不到魔族入侵,是绝对不会出动的。”请学说道。

  “啊?那怎么统一大陆啊?你以为统一大陆是吃早餐啊?”西格非有些不满地说道。

  “这些你别跟我说,跟我说也没用。而且听达修老师说,再过一段时间,可能他都要和修罗一起去‘永久之谜’了。”请学说道。

  “那依维斯怎么办?我的帮助是有限的。”西格非急了。

  “你不用帮依维斯,让他自己一个人去完成这个使命就是了。”请学说道。

  “一个人,你有病!你以为是唱大戏啊,一个人唱全场?”西格非质问道。

  “你要相信依维斯。再说,还有我呢。”请学轻松的笑笑,说道。

  “但愿吧。”西格非无奈地说道。

  “其实之所以不愿意你去支援依维斯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我们有一个比统一整个西大陆更重要的使命——最大限度地激发出依维斯的潜力。你要知道,按照青华的占卜,最后使人界免于覆灭的人正是依维斯。”请学说道。

  “哦……”西格非怜悯地看着走在前面不远处的依维斯。这个小伙子将来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啊!

  “对了,蓝达雅呢?在青华的眼里,你的故乡,几千年来洁身自好的蓝达雅要放在什么位置?”西格非又问道。

  “青华已经放弃了蓝达雅。几千年的时间已经让蓝达雅腐烂掉了,他们已经忘记了自己的使命。除了我的师父和我以外,整个蓝达雅没有人知道他们将面对什么,青华已经不再指望蓝达雅了。”请学有些伤心地说道。

  “但是,无论怎样,蓝达雅的实力还是全西部大陆最强的啊!为什么要白白放弃呢?”西格非问道。

  “要是真的跟魔族开战的话,神族一定会介入。到时候,神族还会有时间借力给那些人间的魔法师吗?”请学冷冷地问道。

  “对啊,到那时,现代魔法就要全部失效了!”西格非恍然大悟。

  “都是那个数千年前的罪人!”请学咬牙切齿地说道。

  “你说那个让古魔法覆灭的人会不会是妖怪王收买的人类?”西格非好奇地问道。

  “他就是妖怪王本人!”请学说道。

  “他还真是想得周到啊!”西格非感叹地说道。

  “还很能忍耐呢?”请学说道。

  “一个复仇的愿望在心里藏了数十万年才爆发出来,将有带来多恐怖的后果?”西格非想到这些,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真是难以想像,到最后我们所有人的都要依靠他这样瘦弱的肩膀。”西格非看着走在前面的依维斯,心情复杂地说道。

  “依维斯,要是你知道你的一生早就被人安排好了,你会怎么想呢?”请学也有些迷惘地喃喃自语。自从一年前,青华的特使天行来到不言山跟达修等人密谈之后,请学就总是在想同一个问题,“究竟我们是不是在牺牲依维斯呢?”

  但是请学不得不面对的是,一切都是无法改变的。因为,这世上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承担这样沉重的使命。这世上只有一个依维斯。

  ※ ※ ※

  依维斯这次一共在卡洛特平原住了四十多天。这四十多天里,他几乎走遍了整个卡洛特平原。他到处寻找可以交谈的人,没有人知道他到底都和那些平民谈了些什么,因为每次他都是自己一个人出去。每次出去的时候都是天刚蒙蒙亮,而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人们知道的只是,依维斯在四十多天后有了一个决定!

  两个月后,依维斯找到了西格非。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够做到什么程度,但是我愿意试一试。”依维斯说。

  “你答应我成为‘上天之鞭’吗?”西格非高兴地问道。

  “不是答应你,而是答应了特丽莎。”依维斯说道。

  “哦,这个无所谓。但是,你打算怎么做?”西格非又赶紧问道。

  “这个我心里有数。非常谢谢你的开导,我想我们不久就会再见面的。”依维斯笑笑,说道。

  “我也希望能够早日再相见。”西格非看到依维斯柔和中带有坚毅的目光,肃容道。

  “能麻烦你帮我找一下请学师兄吗?”依维斯又问。

  “依维斯,我在这里。”两人回过头去,看见请学正牵着一辆大棚马车笑着站在门口。

  “那我们回去吧,璐娜他们该想我们了。”依维斯走到门边,笑着对请学说道。

  “好的,那么再见了,‘自由王子’!”请学对西格非挥挥手,笑着说道。他此时此刻的笑可是含义丰富啊!

  “再见,吸血王!”西格非本来想努力装出笑脸,但是怎么都装不出来。

  ※ ※ ※

  “你把西格非怎么了?怎么他一看见你脸色就那么难看?”上车之后,依维斯把头伸到前面,好奇地问正在驾车的请学。

  “我要是拿了你这么多东西,你的脸色会比他还难看!”请学笑了笑,指着车里堆着的一大堆箱子,说道。

  “都是些什么啊,这么了不起?”依维斯问道。

  “你自己看看。”请学耸耸眉。

  “哦。”依维斯应了一声,钻到后面去打开箱子来看。

  “依维斯……依维斯……”结果依维斯钻到后面打开箱子之后,足足十分钟车后面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请学奇怪地叫了起来,但是依然没有人应。请学不得不停下车,走到后面去看。

  他一看到后面的情形,禁不住笑了起来,“依维斯你干什么?有点出息好不好?”原来,依维斯整个人跌坐在箱子旁边,一动不动地望着箱子里的东西,呆滞的目光显示,现在的依维斯智商是零。

  “有多少?”好半天依维斯才反应过来,艰难地问道。

  “五十万。”请学若无其事地说道。

  “钻石币?”依维斯睁大眼睛,郑重其事地问道。

  “嗯。”请学轻轻地点点头。

  “五十万钻石币是多少?”依维斯的脑子有点短路了,他开始发现自己对数字没有什么概念。

  “很多。”请学很认真地说道。

  “五十万钻石币,等于五千万金币,等于五亿银币,等于五百亿铜币,等于五千亿铁币。现在的面包市价是两块又五角铁币,也就是说我们有两千亿个面包。两千亿个面包我们两个吃的话,要吃多久啊?”依维斯非常投入地计算了一阵后,突然抬起头来问请学。

  “可以吃到我们两个和这些面包一起变成化石。”请学说道。

  “你老实告诉我,我们到底有多少钱?”依维斯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智商不够用。

  “五十万钻石币。”请学说道。

  “我的意思就是五十万钻石币究竟是多少?”依维斯又问道。

  “非常非常非常多!”其实请学也说不清五十万钻石币到底是多少,因为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

  “请学,你这个混蛋,口口声声说不需要我们的援助,却要拿走我们十七年的积蓄。

  混蛋,混蛋!”正当依维斯和请学在无法搞清楚自己到底拥有多少财富的时候,西格非正面对空空如也的库房大骂请学。

  “啊啾!啊啾!啊啾!”请学一连打了三个喷嚏,“谁骂我?一定是西格非那家伙。

  我们还是快赶路吧,说不定那家伙会反悔的。”

  “对,对,对,我们快赶路吧!”依维斯第一次这么积极地附和别人的提议。

  “请学师兄,我真是奇怪,西格非怎么会让你活着出来!”再次上车之后,依维斯打趣道。

  “我也很奇怪呢。”请学也轻松的笑笑。

  “你们两个其实是早就有预谋的吧?”依维斯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在意,仿佛只是在开一个无关紧要的玩笑。

  但是这听起来非常随意的一个问题,对请学而言却是犹如一声晴天霹雳。难道依维斯什么都知道了吗?

  “这种预谋以后要是经常有就好了。那我就不用费心去统一什么大陆了,拿钱买就是了。”依维斯说着,笑了起来。

  “呵呵。”请学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好也跟着笑几声。但是他的笑声听起来有些尴尬。

  “请学师兄。”依维斯又喊道。

  “在。”请学赶紧答道。

  “我永远不会怀疑你的。”依维斯说道。

  “哦。”请学答道。

  ※ ※ ※

  由于这批钻石币的拖累,使依维斯不得不老老实实地坐着马车往回赶。尽管请学的驾车功夫已经不错,但是两人还是花了一个多月才回到璐娜的村子。

  “怎么了这是?”还没有进村,依维斯就看见村外的帐篷里住着一堆堆的伤员,人们在帐篷内外忙忙碌碌地跑来跑去。

  依维斯看见了很多都是陌生的脸孔,于是大声叫着星狂的名字,“星狂,星狂。”

  “依维斯,你可回来了。”这时候,依维斯和请学看见魔武、星狂、风杨还有那兰罗、璐娜、小叮当等人一起从村内走出来。其中风杨、星狂都带着伤,看起来还不轻,但最让人意外的是连魔武都受了轻伤。

  “你们干吗去了,怎么弄成这样?”依维斯看着这一幕,有些莫名其妙地问道。

  “我们剿匪去了。”星狂红着脸说道。

  “剿匪?”依维斯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依维斯近三个月来一直在思考怎样用自己现有的班底,也就是星狂等人达成统一大陆的目标。而现在,他一回到家,正想跟他们商量这件事,他们却来告诉自己,他们只是剿匪就把自己个个剿得遍体鳞伤。依维斯真不知该说什么好?

  “他们一共有多少人?”一旁的请学问道。

  “只有三百多人。”风杨答道。

  “我们现在看起来比他们人要多啊。”请学有些奇怪地说道。

  “自从依维斯走后,有不少附近的青壮年到我们这边来投奔,现在一共六百多人。”

  星狂答道。

  “人数比别人多一倍,还被打成这样?”依维斯不再惊讶了,他很快的得出了结论, “对方有超级高手压阵?”

  “嗯。”魔武答道。

  “有多强?”请学问道。

  “远在魔武之上。”魔武答道。

  “哦。”依维斯听罢,双眉紧锁。魔武是什么分量,他心里最清楚不过。

  “既然是碰到这样的顶尖高手,那就是输了也没有什么丢脸。你们个个面红耳赤干什么?”依维斯笑着拍了拍星狂的肩膀,问道。

  “那人可能比依维斯你的年纪还要小。”风杨说道。

  “是吗?”依维斯的手轻轻抚mo着剑柄,那柄从来没有出鞘的剑的剑柄。

  “我们一共伤亡了多少人?”请学问道。

  “重伤一共四十六名,轻伤一百三十四名,无人死亡。”那兰罗报道。

  “看来,那人还是手下留情了。”说着,依维斯的手又悄悄地离开了剑柄。

  “如果他没有留手,我们恐怕没有一个人可以活着回来见你了。”风杨心有余悸地说道。

  “明天,我就去会会他。”依维斯说道。

  “对,今天好好休息。”请学说道。

  “不,今天整理财务。”依维斯说道。

  “啊?”众人都不明白一向对钱没有什么概念的依维斯怎么会突然说这种话,只有请学立马扑倒在地。五十万钻石币的魔力果然不是一般大啊。

  ※ ※ ※

  到了夜晚,依维斯带着队伍的核心人员星狂、魔武、风杨、请学、那兰罗还有自己的私人关系璐娜、小叮当来到一个隐秘的地窖。

  “这么晚,鬼鬼祟祟地出来干什么?”璐娜第一个出声问道。

  “你们到时候就知道了。”依维斯打断她的话。

  “到了。”依维斯说着,走到一边,将火把插在墙上。

  “有什么啊?”璐娜有些奇怪地问道。

  “你们看到那些箱子了吗?”依维斯指着那一大堆箱子,问道。

  “这不就是你白天要我们搬进来的箱子吗?很沉很沉,是什么啊?”风杨说着,还摸了摸自己被压疼的肩膀。

  “小叮当,你去打开一个箱子。”依维斯吩咐道。

  “好。”小叮当说着就蹦到箱子前,把箱子打开。

  “哇……”除了依维斯和请学,所有人皆有一种昏倒的冲动。

  “这里面全都是这些吗?”那兰罗已经记不清自己多少年没有见到这么多钱了。

  “嗯。”依维斯得意地笑着点点头。

  “一共有多少?”星狂声音发抖地问道。

  “五十万钻石币!”依维斯答道。

  “五十万钻石币是……是多少?”星狂也像依维斯当初一样,开始头脑不清了。他转过身问跌坐在地上的风杨。

  “我也不……不知道,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风杨的舌头也在打结。埃南罗全国一年的国库盈余才二十多万钻石币啊!

  “这些全部都是我们的?”星狂不敢相信的再次向依维斯求证。

  “嗯。”依维斯说道。

  “五十万钻石币,等于五千万金币,等于五亿银币,等于五百亿铜币,等于五千亿铁币。现在的面包市价是两块又五角铁币。也就是说我们有两千亿个面包。两千亿个面包我们这里这么多人不停地天天吃的话,要吃多久?”星狂的症状和当初依维斯一模一样。不过这次被问的对象不是请学,而是依维斯。

  “可以吃到我们这一堆人和那一堆面包一起变成化石。”依维斯得意地笑着说道。看到别人为财富而变白痴的样子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啊!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钱?”魔武第一个清醒过来。

  “别人送的。”依维斯平静地说道。

  “送的?”星狂的舌头几乎都要被自己吃掉。什么人这么有钱又这么大方?

  “这笔钱拿得可不轻松啊。我可是答应了人家的要求才拿到这笔钱的。”依维斯说道。

  “什么条件?”星狂开始有点清醒了。

  “统一全大陆!”依维斯郑重其事地说道。

  “就这事啊。”星狂毫不关心地说道。只要不是要他现在就死就好了。说完,又回过头去把手插进钻石币里,品尝那种被钻石币淹没的感觉。

  其他人的反应也都和他差不多。

  就靠这群人统一大陆吗?目睹眼前的此情此景,依维斯开始有点失去信心。

  

第六章 古今第一勒索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