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地狱的入口

    

  埃南罗国都卡纳亚。

  散会之后,风杨看到依维斯拉着西龙说了几句话,西龙涨红着脸,明显是在竭力地表示反对,但是,从他们两个人的神态看来,西龙的努力无疑是白费了,只见依维斯挥了挥手,便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西龙的脸上笼罩着一层阴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依维斯总统领也许仅仅是为了告知西龙大人某件事情而已,而不是想听取他的建议!望着依维斯的背影,风杨思绪万千。自从他认识依维斯到现在,依维斯虽然在爱情上也曾展露出软弱的一面,不过,他毕竟始终在坚持着自己的意志,真正决定的事情,不论别人如何劝告、阻拦,他都会像飞蛾一样义无返顾地向着火堆扑去。从这一点来看,依维斯倒是自始至终一点都没有变。

  “光是这勇气就值得人们佩服了。”风杨走下台阶,抬头望了望幽深的夜空,有时他忍不住有一种想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的冲动,不过,他却又知道未来正是因为其未知才会对人产生莫大的吸引力,知道了反倒不好。

  风杨也并没有打算向西龙询问他和依维斯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一方面,作为一个军人,他不方便过问自己的分外之事;另一方面,他相信西龙现在也不想受到别人的打扰。

  两分钟后,卡纳亚的巡逻士兵瞥到一条人影如一条白练般疾速地飞向永久中立之地的阿尔斯山方向。但那影子在他们的视线中仅仅是一闪而过,以致于士兵们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阿尔斯山。

  夜风萧萧,野草无声地摇动着,周围万籁俱寂,这样的环境,站得久了也许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阿雅的墓前,站立着一个白色的人影,风吹动他的衣袂,猎猎作响。

  大概是西龙在驻守这里的时候,经常来看护,所以,坟墓的四周非常干净,坟墓上面的草也修剪得颇为整齐。总的来说,坟墓的外表跟阿雅生前有一个共同点:简洁素雅。穷凶恶极、讲究排场的坎亚在修建坟墓这一点上却显得非常明智,这说明在某一方面上他还是很了解阿雅的。

  “阿雅!我回来了!”依维斯蹲在墓碑前面,满含深情地说道,“要是当初我知道我死去并不能使你得到幸福,我一定不会死。即使心再疼,我也会选择坚强地活下去,一直陪伴在你的身边,一直呵护你。可惜,当我明白的时候,我们已经人鬼殊途了。

  依维斯伸手抚mo着石碑,一股冰冷的凉意侵入骨髓,“我来的时候,西龙拼命地阻止我,明天会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办,他不想我分心。但我知道,我必须来,否则,我的心无法获得安宁。我想对你说,我已变得坚强,已经可以面对这所有的一切,谢谢你,陪我走了这一段路;谢谢你,即使你已不在,仍然给我带来那么多的震动。

  “我还想告诉你,其实我并没有恨过坎亚师兄,他不过是选择了自己想走的路罢了。曾经,我很妒忌他,妒忌他可以和你在一起,但是,当我知道你死了之后,我对这个人已经不可以简简单单的用一个恨字来形容了。不过,死者已矣,我再计较又能怎样?再舍不得你又能怎样呢?当事情不可能再改变时,无可奈何的我也只能学着接受事实。

  “我曾经很痛苦,很迷茫,为什么失去的不可以重新获得?阿雅,我知道你不可能告诉我答案,而我也永远无法找出令自己满意的答案。阿雅,你知道吗?以前我从来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天堂,但为了你,我愿意去相信,但愿你在天堂里过得幸福!不再重复人世的悲哀。

  “我已经下定决心倾尽全力去完成自己的使命,去拯救这个世界,而且,我也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做到!现在,我要先去救璐娜,我已经失去了这辈子最爱的人,我不想再失去最爱我的人。也许,所有的人都会说我自私,只顾着儿女私情,但无论怎样都好,我一定要先把璐娜救回来。因为假若我连最爱我的她都不能拯救的话,又凭什么去救世人呢?善良而体贴的你会赞同我吧?阿雅。

  “假如真的有来生的话,我以万分的诚意起誓,我要再次遇到你,并且,要和你在一起。但是,现在,我将努力地度过今生。今夜来这里,只是想告诉你,我以后再也不会想你了,再也不会!我不能再让别人为我担心,为我付出,我不能这么自私。但是,我绝对不是不爱你,我仅仅是离开,离开罢了。

  “阿雅,我要回去了,你保重吧!”依维斯擦干了脸上的泪痕,深深地凝视着墓碑,然后,脸上显现出坚毅的神色,头也不回地走了。

  **********

  圣历2109年11月26日早。

  “什么?依维斯他们不见了?”天行站起身来,说道。心想:走也不跟我打个招呼,他们到底将我这个前辈置于何地呢?

  “是的!”若炎恭恭敬敬地答道。

  “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吗?”天行望着自己的手掌,问道。

  若炎摇了摇头,“不知道。”

  “居然连一封书信也没有留下吗?”天行向若炎瞟了一眼。

  若炎再次摇了摇头,“没有,师傅!”

  天行一拍前额,语气之中蕴含着某种说不出的讽刺和不满,“依维斯,你们可真是潇洒如风啊!”

  此时,佛都略显蹒跚地走进来,从他渗满汗水的额头和起伏不定的胸膛看来,大病初愈的他还是显得气血不足,“天行前辈,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只是想了解一下埃南罗军队的近况罢了。”天行若无其事地说道。

  “天行前辈大可放心,此事关乎到整个人族的生死,我军丝毫不敢松懈。”佛都说着用手抹去了一额的汗水。

  “一定要认真督促啊!佛都。”天行的话可谓多此一举,久经战阵、一心想称霸天下的佛都又岂会不知道操练的重要性?

  佛都闻言点头称是,为了人类的前途暂时抛弃野心的他,实在不愿为了小事情而与天行闹矛盾。更何况从某种程度来说,天行的提醒也是出自好心。

  “对于前几天依维斯恐吓你的事情我深表遗憾!”杨秋装作有意无意地提起。

  “没什么,事情已经过去了。” 将心比心,以雄才大略著称的佛都在事后很快摆脱了那时不快的心境。

  心机颇重的天行用一种随意的语气开始谈起叫佛都前来的真正目的,但实际上,这种掩饰对佛都来说根本就是多余。就谈话的技巧、话语中推测出对方的真正用意这方面而言,佛都的天分要比天行高得多。

  “依维斯他们都走了,你知道吗?”

  疲倦的佛都并不打算故作不知,而是索性承认道:“侍卫已经在第一时间通知我了,天行前辈知道他们干什么去了吗?”

  “大概又是去找璐娜吧!”天行语气之中明显含着不满的情绪,“不过,仅仅是推测而已。”

  “哦!”佛都若有所思,“天行前辈昨晚没有参加他们的议事会吗?”

  “没有。”天行一副赌气的语气,答道,“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在他们看来,我这个前辈参加与否根本无关紧要!”

  佛都安慰道:“他们大概是觉得天行前辈忙于筹划对付魔族部队,所以没有叫上您吧?”

  “佛都,你对依维斯他们这种处事方法有什么意见吗?”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处事方式,只要不伤害别人,无论怎样都是无可厚非的。”

  “此言差矣!”天行本以为佛都会大肆抨击一番,谁知道佛都竟然在为依维斯辩解,“区区一个璐娜,相对于整个人类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依维斯这样做太任性了!把拯救天下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老朽实在颇为担心啊。”

  “对于某些人来说,某个人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是无可取替的。依维斯的做法也许有他的道理吧。当然,前辈您的看法也很有道理。”天行虽然有恩于佛都,但佛都却不是那种因为别人对自己有恩便可以拿整个国家打赌的人。他知道依维斯和天行之间一定有矛盾,如果自己现在表明立场,无疑会产生不良后果:假如赞同天行,天行便会要自己完全服从他的指挥;而假如赞同依维斯,天行怕从此之后便会和自己形同陌路了。在目前的情况下,已打定主意为人类出力的佛都并不想横生枝节,更不想得罪任何一边,因此,他只是与之虚与委蛇。

  “大难临头之际,为了区区一个女子,抛弃整个人类毕竟是自私的行为。”天行心里虽然一千个不同意佛都的看法,但为了不被被佛都看出自己的私心,他只好尽量用温和的措词。

  “说不定这两件事情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只是我们还蒙在鼓里。”佛都说道。

  “也许吧!对了,佛都,你的身体恢复得怎样了?”天行知道一时半会想逼使佛都就范,实在不可能,只好主动转移话题。

  “托前辈的洪福!相信再过一两个月的调理就可以完全恢复了。”不管天行出于什么目的,承受其救命之恩的佛都还是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那就好,我这里还有几颗十全大补丸,你拿去用吧!”天行从衣袖中掏出一个小木盒,递给了佛都。

  “天行前辈再造之恩,晚辈没齿难忘!”佛都并不谦让,接过药丸,同时鞠躬道,“要是没有别的事的话,晚辈就此告退了。”

  “好吧!”天行答道,转向自佛都进来之后一直默默无言的若炎,“你送送佛都吧!”

  “我也不是什么尊贵的大人物,怎敢劳动若炎兄的大驾。就此告退了!”佛都自然是推辞不迭。

  天行也没有再坚持,而当看着佛都远去的背影时,他不禁低声喃喃地说:“这可真是一个人精啊!”

  *********

  海罗国宫殿。

  经过通报之后,随着一阵阵喧哗的鼓乐声,还有宫女的翩翩舞蹈,依维斯等人走进皇宫。

  “海罗人果真富得冒油啊!连墙壁都全部是金子做的,又亮又晃眼。”星狂一边走一边低声赞叹不已。

  哇塞!这些女人好漂亮啊!要是我这一辈子能娶上一个就不虚此生了。维拉一路上一直眼勾勾地看着宫女们。

  费丽采则忙着盯星狂,大概打算一发现星狂有盯着宫女看的迹象,便要臭骂他一顿吧。

  达修、依维斯、西龙、风杨却心无旁骛,挺直身体随着领路人昂扬扬地走进去。

  一会过后,他们来到海罗王的大殿。

  “各位大人莅临海罗,小王没有亲自前迎,可真是失礼得很。”罗比特从宝座上走了下来,一边拱手说道。

  “不必多礼!”依维斯冷冷地看着罗比特,但罗比特避开了依维斯的眼光。

  “各位大人匆匆到此,想必还没有用餐吧?如果不嫌弃的话,就请先用膳吧!”海罗王殷勤地招呼。

  “我们是来要人的,不是来吃饭的。”依维斯淡淡地说道。

  “要人?谁?”罗比特一副大惑不解的样子,“我们这里会有依维斯总统领要的人?这不大可能吧?莫非是下人冒犯了各位,所以各位今天前来兴师问罪?如果是这样的话,告诉我,我立刻叫人查办!”

  “璐娜!我要找一个叫璐娜的人。”依维斯一字一顿地说道。

  “璐娜?”罗比特紧皱着眉头,“我们这里没有人叫璐娜,总统领,我想您是误会了。”

  “难道不是你们抓了她?”维拉冲出来冷哼一声,“除了你们,还有谁敢到永久之谜抓人?”

  “冤枉啊!”罗比特夸张地嚷道,“海罗国已经宣布投靠前进军了,我们对前进军忠心耿耿,不敢有丝毫反意,又怎么敢去抓人呢?”

  “不可能是普兰斯人,他们已经国破家亡;不可能是基欧,他们也被打得七零八落;不可能是埃南罗,我们刚从那里出来;更不可能是蓝达雅,那里的人魔法尽失。”西龙详细分析道,“海罗王,你说西部大陆还有谁有这样的实力呢?”

  “总之不是我们海罗人干的。”罗比特语气非常坚决,“至于是谁,小王就不知道了。”

  “你真的不知道?”依维斯双眼似箭般地盯着罗比特。

  好强的杀气!罗比特心中一凛,口中却说道:“总统领,海罗人只会做生意,也只满足于做生意,哪里有胆量干这种掳掠人的勾当啊?更何况那人还是总统领喜欢的人。”

  依维斯望着罗比特,好一会,也没有说话,大殿之内,一片死寂。

  “总统领,小王倒是听说魔族要攻击人族了,想把人类赶到地狱去,不知是否真有此事。”罗比特明显在转移话题。

  依维斯没有搭理他的问话,依旧直盯着他。虽然罗比特确实跟掳掠璐娜的事情无关,但他内心却忍不住一阵阵发虚。

  “只要有需要我们海罗的地方,总统领尽管说,海罗一定不遗余力支持你们!”罗比特拍着胸膛保证道,“但我们海罗国真的没有抓璐娜!”

  “战争不是光靠钱就可以胜利的。”依维斯似乎看透罗比特并没有说谎,于是转身带领一帮人士掉头而去。

  依维斯果然非同凡响!看着依维斯远去的背影,一向自命镇定的罗比特不禁伸手擦了擦汗水。

  “陛下,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罗比特勉力笑了笑,尔后,一个趔趄,几乎摔倒在地上。

  “陛下……”

  “没事!”罗比特脸色绯红地怒道。

  *************

  “璐娜不在海罗,到底在哪里呢?”西龙率先开口说道。众人均摇了摇头。

  “依维斯,王宫气氛很奇怪,似乎有许多顶尖高手隐藏其中,你们有没有察觉到?”杨秋问道。

  “为什么海罗国王会戴着面罩呢?我看他是心中有鬼!”星狂也提出疑问。

  依维斯点了点头,不置可否。他一心只想找到璐娜,就算现在海罗王宫里藏着千军万马,也不想搭理半分。

  “如果是这样,那至少证明我们当初的推论没有错,海罗国的确居心叵测了。”西龙说道,“看来,我们此行也并非完全没有收获。”

  此时,只见依维斯嘴唇抖动着,似乎在和某人倾谈着什么,不一会儿,脸色剧变,眼神中闪烁出兴奋的光芒。

  “依维斯总统领在干什么?”星狂忍不住向西龙问道,“莫非是在念咒语?”

  西龙摊开了双手,耸了耸肩,“无可奉告!”

  “‘千里传音’。”达修答道,“依维斯正在和某个人进行‘千里传音’。”

  “‘千里传音’是什么?”星狂对武技几乎一无所知。

  “简单来说,就是相隔很远的两个人在进行对话,但其他人听不到。”达修解释道。

  “连您也听不到吗?”

  “当然。”达修答道。

  星狂“哦”了一声,恍然大悟,“太神奇了!”忽然又想到要是他和费丽采会这种功夫就好了,那样说话就不会让其他人听到而徒增尴尬,那该多好啊!

  “刚才天行前辈告诉我,他已经知道璐娜的下落了!”依维斯停止颤动嘴唇,望着众人说道。

  “真的?在哪里?快告诉我,在哪里啊?”莫问第一个大声问道,把他身边的维拉吓了一大跳,几乎从半空跌了下去。

  “他没说,只是要我们尽快回去!”依维斯说道。

  “哦!”莫问有点失望,不满地嘀咕道,“这个天行就是喜欢故弄玄虚,吊人胃口。”

  *********

  在依维斯等人飞回埃南罗时,天行接见了来自卡洛特平原的“自由王子”西格非。

  “前辈您好!请问依维斯在吗?”一见面,西格非便问天行道。

  又是依维斯!怎么每个人一开口都是依维斯长依维斯短的呢?这个毛头小子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天行内心不禁浮现出一丝不悦,不过,口里却还是应道:“依维斯等人去找璐娜了,估计明天凌晨,便会赶回来。”

  “噢!”西格非略显失望,“我是来自卡落特平原的西格非,听说魔族军队即将侵略人族,便带兵前来加盟。您一定就是天行前辈吧?”

  “没错,老夫正是天行,和依维斯的太师傅青华是同一辈的。”天行悲哀地发现,尽管自己非常不喜欢依维斯,但是,在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却还是不得不借助依维斯的名字。

  依维斯的太师傅的朋友自然也不是小角色,因此,虽然除了天行的名字之外,从未听闻过关于他的任何事迹,西格非还是恭恭敬敬地又行了一礼,“原来真是天行前辈!晚辈久仰久仰!”

  “好说,好说!难得‘自由王子’如此深明大义,主动率军加盟,令我们又多了一分胜算。”又受一礼的天行比起刚才明显热情多了。

  西格非摆了摆手,“天行前辈如此高龄,尚且鞠躬尽瘁,何况区区在下呢?古语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在下只是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天行前辈您的赞誉,愧不敢当啊!”

  “话虽如此,像你这样的年轻人还是少见啊。”天行说道,“你们远道而来,一定很累吧,还是请先行休息。明天依维斯一到,我会马上派人通知你的。”

  “多谢天行前辈,在下先行告退了!”西格非深深地鞠了一躬,转身而出。

  西格非带来的神圣十字军,近二十年来从没有出过卡洛特平原半步。而且,队伍里面八千人都是在大陆各地受封的骑士,他们抱着为人类的自由而奋斗的崇高志向加入了神圣十字军,从不计任何报酬。不过,也许这样说有点“谬误”,因为,能够加入神圣十字军对于任何一个骑士来说已经是莫大的荣誉和报酬了。

  在战斗力方面,若以单兵作战能力而言,神圣十字军的骑士比起普通士兵来当然是技高一筹,但是,比起黑暗斗士,他们却要差很多。不过,神圣十字军最可怕的并非是单独作战能力,而是他们那高度的团结一致精神,还有强烈的献身意念。在战斗中,他们能将协作精神发挥到顶峰,对待敌人毫不手软。如果群体作战的话,惯于各自为战、崇尚个人主义的黑暗斗士以相当的人数和他们对敌的话,恐怕也只有被击溃的可能。

  这支人数不多的队伍的加入,正如天行所说,无异于为人族军队打了一针强心剂。

  *************

  圣历2109年11月27日,依维斯等人回到了卡纳亚。

  “天行前辈,璐娜在哪里?”依维斯劈头问道。

  天行慢条斯理地呷了一口茶,然后,把茶杯放下,徐徐说道:“你们回来了啊,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昨晚‘自由王子’西格非带领8000名神圣十字军骑士赶来这里,他还说和依维斯是旧识,要见见依维斯呢!”

  天行本想装出镇定自若的大师风范,但在莫问眼中,却只觉得他在装腔作势,他忍不住对天行怒目而视,“天行前辈,我们想知道的是璐娜在哪里!不是什么破骑士的行踪!”

  “请天行前辈赶快告知璐娜下落吧!”依维斯尽量用最温和的口气说道。

  “我很理解你们的心情,不过人一着急便容易误事!”天行又悠闲地呷了一口茶,说道,“当初,你们要是和我商议后再行动,就不用走那么多的冤枉路了。”

  莫问恨得牙痒痒的,几乎想冲上去与天行决斗,但被旁边的依维斯拉住了。

  “前辈教训得是,说起来惭愧,作为依维斯的师傅,我也像他们一样被热血冲昏了头脑呢。”达修怕造成不必要的冲突,忙打圆场缓和气氛,“不过,现在还是请天行前辈尽快告知吧,免得这些年轻人又不耐烦了。”

  “好,你们听我慢慢道来。根据书籍记载,人类其实是神族的一个分支,属于半神族。所以,人族修炼的顶峰是强一流,练到超一流之后便是纯种神族了。而你们也知道,神族的战斗力分为天使,大天使,天神,大天神。青华已经是大天使的顶峰,近乎天神级。当今世上,在神族被灭之后,除了妖怪王,再没有第二个有不动声色地除去青华的能力。所以,我可以断定,杀青华的一定是妖怪王,而那团空气即使不是妖怪王也应该是魔族。”

  依维斯耸然动容,“前辈的意思是璐娜此时身在地狱?”

  天行托起茶盅,用手捏着杯盖的把手,碰了几碰,用嘴吹了几吹,说道:“如果我的估计没错的话,应该是在地狱。”

  “马上去地狱!”依维斯立刻转身,说道。

  “万万不可!且慢!且慢!”天行此时连大师风范也不顾了,急忙说道。

  依维斯望着天行,“为什么?”

  “地狱环境恶劣,毒气丛生,并不是普通人能去的地方,一流位以下的人类去那个地方,很容易丧生。”这一次,天行没有再呷茶,大概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不敢再有丝毫的拖延吧!尽管他对依维斯等人有怨气,但是,他此时还不想失去战略上的伙伴。

  “这容易解决!”依维斯说道,“风杨、星狂、西龙、白木、那兰罗等等,你们都留下来,不用再跟着去了。”

  “是!”西龙等人心里虽然有一万个不愿意,但由于武技有限,只好无可奈何地答应。

  维拉却在心里暗自开心不已:太好了!终于可以不用在天上飞来飞去了,在那上面来来回回,觉也不睡,把人都累散架了。

  “依维斯,我还有一事要和你商量。”天行叫人撤下了茶盅,说道。

  “什么事情?请天行前辈尽快告知!”依维斯急匆匆地说道。

  “如今魔族就要卷土而来,人族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大的考验,我希望你能劝前进军将士们加入联合军,以应对即将到来的人魔大战。”天行面带诚恳地说道。

  西龙不禁转头瞪向依维斯,非常担心依维斯会随口答应天行的要求。

  “前进军与埃南罗军队素有摩擦,硬要联合在一起的话,恐怕会产生矛盾。”依维斯说道,“还是等我把璐娜带回来之后再说。”

  “依维斯,事情紧急,万万拖延不得啊!”天行用手指轻敲着桌面借以强调自己的话,“万一魔族在你离开时前来攻打我们,那我们怎么办?”

  “天行前辈,我不同意是怕弄巧成拙,何况魔族绝不敢贸然发动进攻。”依维斯拒绝道,“对了,我们该怎样进入地狱呢?”

  天行见依维斯不肯松口,只好无可奈何地说道:“从人间通往地狱,目前已知的入口只有一个,在东部国家云梦的首都青阳的皇宫之内。”闻言, 一向冷漠的杨秋神情变了几变,似乎有满腹心事。

  “多谢指点!”依维斯躬身行了一礼。

  “些须小事,不足挂齿。”天行只能故作从容。

  “风杨、星狂,还有魔武你们即日返回部队,整肃军队,补充兵员。”依维斯接着向达修深深地鞠了一躬,“师傅,太师傅的部队也需要您来掌管。我这一去险象环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归来,请师傅保重!”

  “西龙,好好照顾师傅!”依维斯拉住西龙,说道。

  依维斯,你真的长大了!达修心里欣慰万分。他没有坚持要和依维斯一起去闯地狱。因为他觉得如果师徒两人都抛下人类,去地狱找人,似乎太自私了,也对不起死去的青华师傅。

  “放心去吧!”达修捋须而笑,“依维斯,你自己也要保重!”

  依维斯对着达修又是深深一躬,转向杨秋和莫问,“杨秋前辈!莫问。”

  “无论如何,地狱我非去不可!”莫问没等依维斯把话说完,便抢着说道。

  “这等好事,当然也少不了我杨秋。”杨秋大大咧咧地说道。

  莫问还是那么性急,杨秋前辈依然那么好斗,依维斯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头,“本来就是想要你们两陪我去啊!”

  杨秋和莫问闻言高兴不已,连连点头,“事不宜迟,我们立刻出发!”三人头也不回地走出大门。

  终于又可以大开杀戒了!杨秋心里喜滋滋地想到。

  ********

  云梦的首都青阳,皇宫。

  青阳的臣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们的国王和英了,所有的命令都是通过身穿衣甲、戴着头盔,并且用面罩密密实实地遮住了脸庞的人带着加了国王御印的圣旨来传达。青阳的臣民们不知道他们来自何方,更不知道和英是什么时候聘请他们的,只知道他们身上散发出腾腾杀气,靠近时令人不寒而栗。

  臣民们纷纷猜测和英是否有什么不测,比如说身患重病,不能亲理朝政,甚至有人猜测,和英已经被人挟持了。当然,这些猜测都是在暗中流传的,没有人敢公开传播这些消息,因为,敢于公开传播这些消息的人都已经死了——

  御史拉扑特,上书国王,强烈要求依照先祖之例,恢复早朝,被判车裂之刑,理由是逆天行事,妄自尊大。死时,其依然念念有词:“长此以往,亡国在即!”

  礼部尚书利亚特,因为在和朋友聊天时开了一个玩笑,次日,家奴们发现他面目模糊,呼吸全无,胸口处裂开一个大洞,鲜血染红了躯体,分明是被人用极端残忍的方法掏心致死。而据说他开的玩笑内容仅仅是一句“长时间不早朝,国王陛下大概是去度假了吧”!

  宰相乌比达,亲口质问传圣旨的人国王近况,被当场击杀,口吐鲜血而亡。而杀死他的蒙面人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老匹夫,你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新时代有新时代的办事方式,国王做事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

  ……

  名单可以列得很长很长。总之,青阳的臣民们活在这种恐怖至极的氛围下,人人自危。为了保存自己,他们不得不互相出卖,连亲朋好友都互相猜忌不休,人们之间早已毫无信任度可言。

  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即使终日坐在家中,不言不语一声不响也有可能被判刑——现在的云梦只有一种刑罚,那就是死刑。用国王御诏里的话来解释就是“治乱世需用重典”。最保险的方法似乎是逃出这个国家,不过,逃得出去当然不错,但是,所有潜逃的人至今都无一例外地在中途莫名其妙地死于非命。于是,再没有人敢冒死亡的危险去逃亡。

  苛捐杂税越来越重,而且名目五花八门,连小孩子在路上撒泡尿也要被收税,假如不交税,就会被判处死刑,父母和小孩子都得死。理由是“养不教,父母之过”。至于为何要收重税,根据皇宫里传出来的解释是——我们将要进军别的国家,争取更广阔的领土,所以,作为青阳的子民们自然应该勒紧腰带,筹集军资,为国家出力。即使我们不进攻他国,仅是防御他们的侵犯,那也会是一笔大花费。

  不是没有人反抗过,但是,最终都是徒增牺牲罢了。在高压的政权下,既然无法反抗,人们便只好让自己麻木,关窗不闻天下事。

  后来,根据官方消息所称,国王和英正在修炼一种绝世武功,练成之后即使不足以称霸天下,至少也能保云梦无虞。很明显,这是想借以安抚民心。已经进行自我麻木的人们再次麻木自己,对这等明显的谎言信以为真。也有少数人在沉默中爆发出来,为了保持气节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但他们的行为换来的官方评语是两个字:叛逆;民间对此事保持了一贯的沉默。

  人们浑浑噩噩,看不见未来,忍受着现在,也不敢回忆过去,因为回忆会使他们短暂地脱离麻木状态,而这对现状无济于事。

第一章 地狱的入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