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依维斯的身世

    

  圣历2109年11月28日,青阳皇宫。

  一如既往,三三两两的蒙面人在皇宫各处溜达着,时不时地攀谈几句。

  “说起来,我们可真是幸运啊!当我们的兄弟们还在地狱里忍受无尽的黑暗时,我们已可以享受这真正的人间美景了。”

  “嗯,两种完全不同的生活环境呢。”此时的他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黄金时代已经面临尾声。

  谈话间,三条人影像流星一样飞了进来。这三条人影是那样的快速和隐秘,即使是处在高度警惕之中,那些黑人蒙面人也不可能发现,更何况由于长期无人反抗闹事,皇宫的守卫已经变得非常松懈了。

  将会是一场大战呢!莫问看着四周络绎不绝的黑衣人,下意识地摸了摸腰胯的剑。杨秋则是目光炯炯,精光大盛,杀戮的冲动在他心中升腾而起。

  依维斯点了点头,在皇宫的上空时已经发现这里飘扬着不祥、异样的气息,此刻置身其中更觉得四周阴森森的,一种冷入骨髓的感觉油然而生。

  “动手吧!依维斯!好像只有这些黑衣人。魔武这家伙要是来到这里,恐怕会大喜过望呢,难得这里有那么多同类。嘿嘿!”想起与自己格格不入的魔武,莫问脸上绽露出一丝微笑。

  “好!”依维斯话音刚落,莫问和杨秋已经像箭一样地射了出去,剑光四闪,一片片黑色液体横飞,惨叫声短促而恐怖。

  “哎!这两师徒可真是……”依维斯摇头叹息。

  鲜血四溅,刹那之间,几十个魔族便惨死当场。“够了!先找领头人。”依维斯高声嚷道。

  “你们是谁?”一个声音响起。依旧是黑色服装,从上到下和刚才那群侍卫几乎没有任何区别,但他的头顶上多了一根金色的带子。

  “这个应该是小头领。”依维斯话还没有说完,莫问已经迫不及待地将剑架在来者的脖子上了。

  “别,别乱来,有话好好说!”

  魔族虽然桀骜不驯,但是,他们还没有勇敢到连命都不要的境界,性命掌握在别人手里,这可不是一种很好的体验,因此,莫问一动手,那小头领打扮的人便宣布自己打算苟活的立场了。

  “怎么样?我够快吧!”莫问朝依维斯笑了笑。被抓的魔族战战兢兢地仰着脖子,眼神充满恐惧,在莫问的催促下,小心翼翼地前行。

  “叫他们停手!”依维斯飞了过来,催促被抓的魔族小头领道。

  “住手,住手,你们都给我往后退,退后!”被抓的魔族小头领焦急地摆着双手,嚷道。

  官大一级压死人,为了长官的安全,在场的魔族只好一步一步地往后退,一边还不甘心地发出“嗷嗷”叫声,身上的杀气丝毫未减。

  “我不想杀你们。”依维斯示意莫问松开魔族小头领,“但你要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魔族小头领活动了一下筋骨,左右望了望,发觉抓他的竟然是三个个头和年龄比他小很多的人类,不禁十分诧异。

  “地狱的入口在哪里?”依维斯直盯着魔族小头领,冷冷地问道。

  魔族小头领一副惊诧万分的样子,“地狱?什么地狱?我不知道在哪啊!看来这是一场误会啊,几位请放了我吧?”

  依维斯咬着牙,杀气骤现,“说,还是不说?”

  魔族小头领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战,但还是挺了挺腰,说道:“我真的不知道啊!要是知道早就告诉你们了,我又不是不要命!”

  “杀了他,依维斯,重新抓一个来问。”杨秋显得很不耐烦,“我就不相信把这里的魔族杀光了,还找不到一个可以透露消息的。”

  “我赞成,事情紧急,我们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莫问也怂恿道。

  如果不是有依维斯在场,杨秋和莫问可能连问也不会问,早把那小头领砍成无数段了。

  依维斯瞪着吓得缩头缩脑的小头领,“再给你一次机会,说还是不说?”

  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倒不如引颈就戮,做个英雄,魔族小头领心里想着,闭上眼睛,一副傲然不畏的样子。

  “想逞英雄?没那么容易呢!除非你撑得过我这一招‘分骨错筋’。”依维斯冷笑数声,伸手在魔族小头领身上戳了几戳。

  那魔族小头领立刻觉得浑身如万蚁钻身,几乎连每一块皮肤、每一根骨头都在发疼、发痒。疼痛难忍的他“哇哇哇”地乱叫乱嚷,忽而弹到高处,忽而又狠狠地跌落地下,满地打滚。

  “依维斯,这是什么手法?怎么我没听过?”杨秋好奇地问道,“不如教给我吧,以后可以用来对付鼠辈!”

  “以前在师傅的藏书里看到的,前辈要是想学随时可以教你。”

  依维斯话刚说完,杨秋已经不知道从那里又抓来了一个魔族,推到依维斯的面前,“再演示一次给我看看吧!”

  依维斯点了点头,正待伸出手指,那魔族已经跪倒在地,“各位大侠,我愿意带你们去,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叛逆,给陛下知道了,一定会砍掉你的头!”附近的魔族一个个怒气冲冲地大声嚷道。

  黑光一闪,依维斯扬了扬手,被点中后一直在挣扎的魔族小头领仰倒在地,两眼一定,呼吸全无。依维斯转身对刚抓到的魔族说道:“在哪里?快带我们去!”

  杨秋则遗憾不已,心里暗自想到:就不能学刚才那个小头领那么有骨气吗?害我学不到依维斯的分骨错筋手法,遗憾,太遗憾了!——对于残酷的整人方法,嗜杀的杨秋自然是学而不倦。

  依维斯看到杨秋一脸的惋惜,也猜到他在想什么,“杨秋前辈,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吧。”说着,一行人已经在那个魔族的带领下,穿过皇宫弯弯曲曲的过道,来到一个小房间的门口。

  “怎么这一路都没有人出来阻拦我们?”杨秋诧异道,“这里可绝对不止这么些人。”

  “见机行事。”依维斯也觉得事有蹊跷。

  那魔族却说道:“几位大侠武技盖世,他们都吓得跑掉了。”

  “别废话,到了没有?”莫问冷哼一声,问道。

  “到了,到了,就是这里。”魔族用手指着一间小屋道。

  依维斯向着杨秋、莫问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对魔族说道:“你先进去。”

  魔族一点都没有怯意,徐徐走进去,依维斯三人自然也跟在他背后。

  “哈哈哈!你们中计了!”依维斯刚一踏入房门,便听见刚才那个魔族得意的笑声,循声望去,只见那魔族已经在门外了。此时,不知从那里来的铁闸迅速地坠了下去,巨大的声音震得三人耳朵嗡嗡直响。

  但那魔族的高兴劲儿没有持续多久,笑声未完,便已经面如死灰,而后轰然倒地,紧随他身后追来的其他魔族只在他的喉结上发现了一个细如针孔的小洞。原来,依维斯在铁闸将落这间不容发的瞬间向他戳出一指,即使是一流高手也很难抵挡住依维斯的盛怒一指,更何况一个普通的魔族呢?

  见依维斯三人已经中计,魔族在震惊于他们高深武技的瞬刻之后,开始肆无忌惮地笑着。

  “看你们还能往哪里跑!”

  “我说,用火把他们烧成烤猪吧?”

  ……

  魔族们有恃无恐,因为那铁闸和四周的墙壁都是用从地狱里运来的“万年坚铁”制造而成的。这“万年坚铁”是地狱的特有产品,需要用地狱之火烧炼一千年才可以造出来,是宇宙上最坚硬的东西。

  虽然铁闸里面漆黑无比,但由于依维斯等三人都是绝顶高手,所以他们仍然可以清楚地看到彼此。

  “依维斯,怎么办?”莫问首先开口。

  依维斯一脸凝重,他刚才用内力试了试这铁壁,结果发现铁壁坚硬无比,而且他们三人都被困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武技很难施展开来。而且,这铁壁似乎有反弹作用,如果发出的功力不足以穿透它的话,那么,功力就会反弹回来,误伤到自己人。

  杨秋用剑对着铁壁戳了戳,然后把剑尖拿到眼前一看,剑已经弯曲了,“厉害!太厉害了!以后我要铁匠用这种材料帮我锻造一把剑。”

  莫问一脸无奈,忍不住说道:“师傅,这些等我们出去了再说吧。”

  杨秋却满不在乎,用手指在铁壁上弹了几弹,墙壁发出一阵阵尖锐的响声,“我们肯定可以出去的,担什么心呢?”

  “师傅,您知道怎么出去了?”莫问高兴地问道。依维斯也企盼地望着杨秋。

  “我当然不知道,否则,那里还耐烦在这里待着?早就出去了!”杨秋摇了摇头,“但是,依维斯一定知道啊!”

  依维斯大失所望,“目前我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出去,这铁壁实在太坚硬了!”

  “师傅,您就别开玩笑了。”莫问也忍不住抱怨道。

  “以我的功力,我大概有五成把握可以穿透这铁壁,只不过,一旦没有穿透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依维斯徐徐说道。

  “那你就尽力试试吧!”莫问催促道,“总好过困死在这里。”

  “不过,以我一人的功力只有五成把握,但是如果我们三个人联合起来……”依维斯眉头一扬,郁结顿解,“杨秋前辈,莫问,你们说呢?”

  “早就说依维斯一定会想到办法的。”杨秋拍了拍莫问的肩膀,“为师再告诉你一个道理,跟有些人在一起你可以完全不用动脑,比如依维斯。”

  “那跟什么人在一起我可以不动武呢?”莫问仰着脸笑嘻嘻地问道。

  杨秋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莫问,“你这人和我一样,天生就是杀人的命,所以,不动武是不可能的。”

  “你们两搭着我的肩膀,将功力输入我体内,然后,由我来发这一招。”依维斯凝神说道,手掌已经抵在铁壁上。

  杨秋和莫问脸色一正,分别将功力运抵手掌,源源不断地输入依维斯体内。依维斯脸色渐渐变红,汗水从他脸上滴下来。为了万无一失,依维斯打定主意先将杨秋和莫问输给自己的功力凝聚起来,然后再击出。

  “依维斯,可以了!”杨秋催促道。

  依维斯微微点头,双手一振,将所有的力道全部向着铁壁击去。

  三个人都在等待着铁壁的炸毁,但出乎意料的是,那铁壁竟然没有丝毫动静。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杨秋、莫问和依维斯互相对望了一眼,心中惊讶集合三人之力竟不能伤这铁壁分毫。

  “怎么办?”莫问嘴唇动了动。

  “砰!”莫问的话刚说完,铁壁便爆炸开来,铁屑漫天飞舞。周围正在欢庆并商讨着怎么折磨他们的魔族一个个抱头鼠蹿,狼狈不堪,被铁屑戳伤或因此致死的不计其数。

  原来,依维斯三人合而发出的功力慢慢地疏通了“万年坚铁”的各个部分,然后力量再度聚合在一起,这才引致爆炸。三人徐徐走出来,所过之处,灰尘都倏忽不见,周围空间澄清一片。

  铁屑也停止了飞舞,魔族们站稳脚步,紧盯着三个人,一个个两腿直打颤,眼睛里充满了惊慌。

  “地狱的入口在哪里?”依维斯恶狠狠地说道。

  “弟兄们,跟他们拼了!”又一个首领打扮的人跑出来,挥手叫嚣道。他估量着皇宫里面魔族数目众多,对方却只有三个人,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掌,再怎么厉害,己方这么多人围上去挤都把他们挤死了。

  “那你们就来吧!”依维斯拔出长剑,向前挥去。一道强烈的光芒使皇宫之内的阴森之气顿时消失,仿佛阳光普照着雨后的大地,将湿气蒸发,使土地变得干爽。

  魔族们甚至来不及想要逃跑,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已经丧命于此。

  “还需要继续吗?”光芒过后,依维斯的长剑已经收鞘。

  魔族们面面相觑,“横也是死,竖也是死!拼了!”被逼入绝境的他们一边嚷着,一边挥舞着各种各样的武器向三人冲过来。

  十米、九米、八米……三米,依维斯等三人连动都没有动。在这种情况下,保持不动的只可能有两种人,一种是无力反抗者;一种是为等待时机而蓄而不发者。毫无疑问,他们属于第二种。魔族们越是靠近越是心惊胆战,他们觉得自己每走一步似乎就向死亡靠进了一步。

  “十公分!”依维斯吐出这三个字的时候,一把刀正距离他头顶十公分之处,那柄刀继续往下砍,握刀的魔族瞳孔慢慢变大,流露出嗜杀的光芒。

  依维斯微微摇了摇头,“何苦来着?”手往上挥,抓住刀刃,然后,中指在刀背上轻轻一弹,一声清脆的响声传出。握刀的魔族软绵绵地瘫倒在地,口吐黑色液体,全身经脉在那一弹之下已经断裂。

  依维斯再度拔出长剑,钻进魔族群中,左冲右突,四处乱刺。

  “看着这群丑陋的家伙在地上打滚、呻吟,真乃人间一大乐事啊!”杨秋那冷酷的声音使魔族们再度面露惧色。

  在杨秋看来,杀人从来不仅仅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享受其中的乐趣,因此,他会选择最不省事的杀人方式,而不愿意一剑捅向对方的要害部位,如咽喉、心脏。相对来说,莫问倒显得非常“厚道”,至少,死在他手下的魔族不用承受那么多的痛苦,他杀人干净利落,一剑就是一剑,从来就不拖泥带水。

  “依维斯!”当莫问在杀人的间隙中看到依维斯时,他惊讶地失声叫道。天啊!这真的是依维斯吗?这简直是魔鬼啊!

  依维斯的剑急速挥动,他不是采用莫问那种简练的杀人方式,也不是采取杨秋那种大卸八块的杀人方式,甚至也不是采用他以前杀死“铁血佣兵”用的那种将一个人的四肢全部割下,只留下身躯的主干伏在马上哀鸣的方式。每一个被他的剑划过的魔族全身都保持完整无缺,不,应该说是藕断丝连,手臂还连着肩膀,尽管有松脱的迹象;头颅还挂在脖子上,虽然很可能轻轻一捅,就会断掉;其他各个部位也类似。在极短的时间内,依维斯已经用剑在他们的全身游走了一遍。

  10个、20个、100个……依维斯的剑简直像疯狂的暴风,扫落满树的叶子,绝望地躺在地上打滚的魔族越来越多。而依维斯的剑非但没有变慢,反而越来越快,仿佛那些浓黑的血液更能挑逗起他杀人的意志,使他将功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没有一个魔族在依维斯面前拔剑,即使已经拔了也都丢在地上,他们的意志无法承受得了那种痛苦,那种痛苦使他们甚至不害怕死亡,而是伸出双手去迎接、去拥抱。他们微笑着,眼睛里充满了对死亡的渴望。

  依维斯面色阴沉,剑的锋芒反衬着依维斯的杀气,剑的寒光也进入了依维斯的体内。他的感情全部投入在剑中,对璐娜的愧疚,甚至被他在心里封存起来的对阿雅的怀念也渗入到剑上。

  通过剑,依维斯获得了另一种生命,然后,又向魔族尽情倾泄出这种蓬勃、旺盛的生命力,感染了魔族的情绪,用他们的痛苦和极乐印证了这种生命的存在。他们狼狈的挣扎、因极端痛苦而发出的叫声都在在反映出依维斯此时的感情。

  魔族们开始拿出自己的剑,将它作为舞蹈和狂欢的器材。他们四处不停舞动着,至死方休。他们的意志已完全被依维斯控制。

  “依维斯!”莫问近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你变了,你真的变了!”这样下去,依维斯会不会发疯而死呢?

  依维斯已经完全沉醉其中,对莫问的话和周围一切置若罔闻,他只顾舞动着手中的剑,任凭剑光在魔族身上游走。他的脑海里演绎着一幕接着一幕的往事,那些往事越来越快,他的呼吸也越来越快,剑更是随之加快速度。他的周围被一层层黑色的薄雾笼罩着,眉心处也沁露出一层黑气,长期以来,他所承受并苦苦压抑的一切,都在这里尽情地发泄着。

  ***********

  不到半个小时,魔族已经所剩无几,而杨秋早已死死地抓住其中一个,站在角落里等着依维斯“收工”。

  “恐怕就是青华再生也不过如此啊!”杨秋觉得有必要改变自己对依维斯武技的认识。

  “砰!”最后一个魔族倒在地上,依维斯定定地看着剑尖上的最后一滴黑血流下,然后徐徐地收起剑,面无表情地走到杨秋和莫问的身边,“杨秋前辈,莫问,魔族不容易对付,就连普通士兵都有这么强的战斗力,何况地狱里的高级贵族呢?看来,我们还要更努力才行。”

  莫问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他没料到在经过一轮疯狂的杀戮后,作为事件主角的依维斯竟然可以如此镇定从容,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而且还发了一通这样的感慨。

  “那就是你的事了。”见多识广的杨秋对此倒是毫不介意。

  杨秋前辈只是嘴上这么说说吧,真到那时候,他还不是乐颠颠地跑去帮忙?依维斯心想。他又指着那幸存的魔族问:“地狱的入口在哪里?”

  那魔族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接着,又马上紧紧地闭上眼睛,仿佛被眼前的惨象震慑住了,好一会,才嗫嗫嚅嚅地说道:“在,在,和英的卧,室。”

  “走!带我们去!”杨秋用力踢了踢那个仅存的魔族。

  莫问望了望依维斯,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丝不正常的表情,可是,最终他发现自己是白费劲了,除了头发稍微有点乱之外,依维斯与来时再没丝毫不同。“依维斯,你没事吧?”

  依维斯用拳头捶了捶莫问,笑道:“傻小子,我能有什么事呢?”

  莫问却丝毫笑不出来,刚才的景象实在太残酷、太难忘了,让他怎么都无法摆脱。“真的没事吗?”

  依维斯毫不介意地又是一笑,然后正色道:“莫问,你心里是否在想,现在的依维斯还是不是过去的依维斯,对吧?”

  莫问严肃地点了点头,然后抬头望着依维斯,等着他做进一步的解释。

  依维斯挺了挺腰,“那我可以告诉你,莫问!在我的心目中,无论如何,你都是以前那个莫问,而我也永远是原来的那个依维斯。”

  莫问深深地望了依维斯一眼,一切疑虑烟消雾散。不错,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会变,变的不过是他们所面对的对象还有面对时的态度罢了。

  *********

  跟着带路的魔族,依维斯、杨秋和莫问来到和英的卧室。卧室虽然装饰得富丽堂皇,但置身其中却只感到压抑,似乎有一股阴云牢牢地笼罩着房间。

  当看到表情痴呆、眼神如死鱼般凝滞,跟死人几乎没有什么区别的和英时,依维斯不知为何,竟然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似乎自己跟这个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依维斯忍不住用手指弹了弹额头,拼命地想在脑里搜索出关于这个人的一切,随即他马上醒悟过来:和英可是在东部大陆生活,而自记事开始,自己却一直生活在西部大陆,这个人和自己根本就没有扯上联系的可能。

  “这是你舅舅。一直以来我没有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你,是因为这段往事不知道可能反倒比知道更好,但现在,我觉得已经没有必要再隐瞒下去了。”本来打算让依维斯将一切都忘却,对过去一切一直缄口不言的杨秋终于忍不住说道。

  “什么?我舅舅?他是我的舅舅?”依维斯大惑不解,紧盯着杨秋,好一会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我有舅舅啊?”

  杨秋长叹一声,“当年,我从死神之渴望出来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叫洛河的人,当时,我要他拔剑,但他说我没有理由让他拔剑。嗯,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就是这样,没有理由的事情绝对不做……我拔出了剑,但他在眨眼间便让我的剑脱手。至今,我仍然清清楚楚地记得那把湛卢剑飞舞在风中的那一刹那的景象,他是我一生中遇到过的最强的人!”

  “眨眼间便让师傅的剑脱手?”莫问不禁惊口咋舌。

  杨秋望了莫问一眼,“我还清晰地记得当时我说过两句话,第一句是‘你在江湖一天,我杨秋就永远不会再现江湖’,第二句是‘如果你死了,你的鬼魂一定要记得回来告诉我,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这个人死了?”莫问有点失望,好胜心使他对武技比自己强的人,总是想见识见识。

  “是的,死了!”杨秋重重地点了点头。

  自莫问跟随杨秋以来,他从来没有见过杨秋的神色显得如此沉重,“那么,师傅当初为什么说一定会替他报仇呢?他的敌手既然可以杀了他……”

  杨秋摆了摆手,“你是想说杀得了洛河的人一定也可以杀了我吧?这个世界上,强大的人通常不是被比自己更强大的人杀掉的,而是死于另一种东西,那种东西的名字叫做:情!”

  “情?”莫问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了璐娜,“情!”

  依维斯一直在认真地聆听着,神态出乎意料地冷静,当杨秋说到这里时,他已经知道那洛河一定就是自己的父亲,而父亲的死一定跟自己的妈妈有关。许久以来他一直渴望知道的出生之谜,即将要全部解开,此刻的心情竟然不是激动,当然也并非麻木,但却难以用言语形容。

  “后来,洛河把依维斯托付给了我,而我怕自己的武技杀气过重,便将依维斯转而托付给了达修。”杨秋的眼神澄澈如水,沉浸进密密麻麻交织的往事之网中,“依维斯,你的本名叫洛愿!”

  “洛愿?洛愿!我叫洛愿!”依维斯低头喃喃地说了两遍,又抬头盯着杨秋。

  “唉!”事已至此,杨秋只好把洛河去世一事的来龙去脉述说清楚。

  “这么说?我父亲是被整个东部大陆的国家联合起来害死的?而我母亲竟是羞恨而死?”依维斯表情沉痛,问道。

  “可以这么说。”杨秋说道,“有时,我怀疑,是不是就连命运也有遗传性,你的父亲是因一个女人心碎而死,而你也曾经是。不过,你比你父亲幸运,至少,你复活了,并且,还有一个真心爱你的璐娜。”

  “幸运?哈哈,幸运?”依维斯狂笑两声,跌坐在地,心乱如麻,放眼往这个世界望去,眼中满是仇恨。

  “和英!舅舅?”依维斯恶狠狠地瞪着傻子一样的和英,心中百味俱陈。

  “和鸳,和鸳,和鸳……”和英突然向依维斯扑了过来,用他那发抖而苍老的双手抚mo着依维斯,也不知道已经痴呆了的他是怎样从依维斯身上看到和鸳的影子的。

  依维斯望着和英,只感到一阵阵恶心和怜悯,面对自己的仇人、舅舅,同时又是一个被魔族弄得痴呆的人他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假如可以,依维斯多么希望和英现在是一个正常人,那么,便可以当面地质问他,向他发泄满腔的仇恨,甚至,杀了他。

  “依维斯,去找璐娜吧!”莫问低低地叹了一声,提醒道。

  “璐娜!”依维斯这才醒悟到自己的真正来意,不论过去的现实如何残酷,生存的人总是要勇敢地面对将来的挑战。依维斯恨恨地甩开舅舅的手。

  “入口在哪里?”杨秋踢了踢一直蹲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的魔族。

  “在那!”魔族颤巍巍地用手向着床那边指了指。

  向来暴躁的杨秋实在不耐烦把床搬开,随手发出一掌,便将那张床化为一堆废柴。果然,床的背后赫然有一个洞。

  “走吧!”莫问望了望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的依维斯,说道。

  “慢着!”杨秋一剑把那个魔族杀掉,然后又看着依维斯,指了指和英,“要不要顺手干掉他?”

  看到和英趴在地上依旧喃喃地叫着,“和鸳、和鸳、和鸳……”依维斯摇了摇头,向洞口走去。

  “等等!”杨秋一把拎起魔族,将那魔族从洞口扔了下去。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刚刚吃过亏被囚禁在铁屋里的他,也变得谨慎了。

  一声空洞的巨响,过后,一片平静。

  “可以进去了!”杨秋向依维斯、莫问打了一个招呼,率先跳进去。

第二章 依维斯的身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