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幸福风暴

    

  地狱。

  "依维斯,这已经是第十个村庄了!"杨秋摸了摸剑柄,说道。杀兴未尽的他一路上老是思量着依维斯能够停留下来,先杀上一堆魔族再继续赶路。而地狱那阴冷肃杀之气更令他难以平复自己的杀心。

  "我们要尽快找到璐娜,可没有时间再耽搁了!"依维斯焉会不知道杨秋心里在想什么。

  "小心!"突然,依维斯沉喝一声,身体先自坠在地上,不远处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迎面而来。

  杨秋和莫问也感觉到了,急忙双足点地,双目警觉地望着前方,手紧紧地按住剑柄,严阵以待。

  那股力量越是逼近,便越是强大逼人,地上的灰尘也随之飘了起来,过了一会,甚至可以听见带起的"飕飕"风声。

  究竟是什么呢?莫问和依维斯对视了一眼,心中只是疑惑不已。

  那股力量越来越近了,声音如同狂风下的浪涛般恢弘,震耳欲聋,慑人心魂。现在,即使是平常人身处同样的环境,恐怕也可以看见它了,因为,它看起来似乎比周围那无边无际的黑暗还要黑上一百倍。

  "一团空气?"莫问诧异不已,想不到来势如此浩大、令他们神经顿时紧张起来的东西,竟然仅仅是一团虚无缥缈的空气!

  "停下来!"依维斯大喝一声,长剑出鞘,光芒划破了漆黑的地狱永夜,如同夭矫的天龙般缠绕,带动着强烈的风liu,呼啸而上,激烈的气流穿进那团空气中心。

  "好身手!噢?你不是魔族,你从哪里来的?"空气不见了,一个浑身是黑的家伙仿佛从里面钻出来一样,站在地上,高声赞道。

  依维斯也随之落地,双眼向那家伙冷冷一瞥,只见他上上下下都被黑色长袍密密实实地包裹着,显得十分臃肿,似乎长袍里面藏着什么东西。

  莫非里面是他杀人的武器?依维斯意念一动,不过,很快,他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念头,因为类似这样的高手,根本就无须凭借任何外界的武器。

  "你是谁?"杨秋握住剑柄,随时准备出击,他当然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绝顶高手。

  "你又是谁?"来者正是妖怪王。由于璐娜一再要求要见依维斯,妖怪王虽然内心十分不舍,但经过一番痛苦的思考之后,他还是咬咬牙答应了。并且,给璐娜施了一个小小的法术,可以让她昏睡一段时间,以使她在超高速飞行的时候不会产生异样的反应。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此刻站在他面前的三个人中有一个正是他想找的依维斯。

  "杨秋!"杨秋的眼珠儿一动也不动。

  "无名小卒!"妖怪王冷冷一哼。

  杨秋并不介意,他知道来者武技很可能在自己之上,嚣张一点也是必然的。

  依维斯脸色一沉,他本能地感觉到这个黑衣人衣服下面藏着的是璐娜,于是大喝:"留下璐娜,饶你不死!"

  "你是谁?"妖怪王大吃一惊,万万料不到依维斯竟会一眼识破自己袍中藏着一个人,而且还猜出了那人是璐娜。

  "我叫依维斯!你大概就是所谓的妖怪王吧?"依维斯的视线从剑尖一直掠到握着剑柄的手,那种满不在乎的态度让人怀疑站在他眼前的究竟是不是妖怪王,假如不是亲眼所见,谁又会相信居然有人敢在妖怪王面前这么不可一世呢?

  依维斯那不屑的态度令妖怪王怒不可遏,更何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跟依维斯本来就是情敌呢。

  "你就是依维斯?原来不过是个油头粉脸的黄毛小儿,我还以为是什么超人一等的人物呢。"妖怪王不甘示弱地反唇相讥。

  "留下璐娜!"依维斯依旧看也不看妖怪王,视线一直停留在剑锋上。

  此时,璐娜依然在昏昏沉睡,妖怪王先将自己的披风解下来,铺在地上,再把璐娜从衣袍中抱出来,轻轻地放上去,深情地望着璐娜熟睡的脸,低声叫道:"有本事,过来拿啊!"

  依维斯也不答话,长剑轻轻舞动,却听不见一丝剑风,甚至连光芒也隐而不见。真正高强的武技并不需要哗人耳目的花巧招式。依维斯的功力并未达到旷古绝今的程度,但以他这等年纪,便已悟出了武技的真谛,可谓是前无古人。

  杨秋和莫问目瞪口呆,面面相觑。依维斯的这一招看似平淡无奇,实际上却是将全身的功力都倾注在剑中,将杀伤范围缩小在他和妖怪王两人身上。这不但需要高深的功力,还需要坚韧的意志来控制剑和功力的走向,否则,一个不慎,便会反受其害。

  莫问微微露出笑容,"他很在乎璐娜呢,并不想惊动她。"

  "为伊销得人憔悴!"依维斯低声念道。刹那之间,那剑已径自向着妖怪王而去,剑身变得越来越黑,依维斯心中深藏着的刻骨铭心的哀怨、见到璐娜的喜悦、对现实的不满和仇恨使周围呈现出一片愁云惨雾,令人欲泣欲诉。

  爸爸!依维斯身随剑动,脑袋里乍现出他的父亲洛河孤独而绝望的身影,大漠黄沙,碧蓝的天空之下,那个心碎的人将襁褓之中的依维斯交给了杨秋,倒地不起。而另一边是母亲的自相矛盾,疯癫的双眸闪烁着催人泪下的光芒。说不出是恨还是爱,说不出是悲还是痛,在这将身体内部潜能发挥到极致的瞬间,所有一切被依维斯下意识压制住的事情全都清晰地泛现出来。这迟缓的一招充满着孤独和遗恨。

  这一招,同样让妖怪王惊诧不已,迫不得已的他不得不倾尽全力与依维斯一战。

  但是,武技在依维斯之上的妖怪王却心存犹豫,"假如我伤害了依维斯,璐娜一定会伤心而死,那我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呢?"妖怪王试图排除杂念,但他发觉,麻木了几万年的心已经无法保持安宁,只得勉强收起飘浮不定的心绪,用尽全力地向依维斯攻去。

  一股黑色的旋风和透着油亮黑光的剑死死地纠缠在一起,就好像一条蛟龙和一团黑云在嘶咬着,尽力地吞噬着对方。

  黑色旋风越来越浓,越绞越紧,但剑却始终在那旋风里面移动着,无论黑色旋风多么强烈,却就是不能将它完全淹没。

  "嘶!"如同裂开白纸般清脆而微弱的声音,黑色旋风烟消雾散,剑光陡长,森然的冷气直往妖怪王奔去。

  妖怪王大惊失色,他左躲右闪,但那剑锋始终对着他的喉结,不差分毫,一种死亡的感觉刹那之间如同寒流般从妖怪王头顶灌注而下。

  妖怪王惨然一笑,索性原地站定,放弃躲闪,回头望了望熟睡如婴孩的璐娜。温暖的感觉和死亡临近必然的绝望交错在一起:可以在你面前死去,死在你爱人的剑下,也是我今生莫大的幸运吧!

  依维斯硬生生地截住自己的力道,剑上的黑色褪去,重新闪现出光亮。但是,那已发出的巨大力道却已难以回收,光芒乍现,惊世骇俗的气流碰撞着妖怪王的身躯。

  为伊销得人憔悴!这是"擒天七式"的最后一式,它凝聚着依维斯十几年来的苦心孤诣,杀伤力极强,不过只能用在小规模范围内,用它来对付像妖怪王这样的绝顶高手,实在是最适合不过。

  "你为什么不杀了我?"妖怪王跌倒在地,口吐鲜血,问道。

  "如果你没有受伤的话,恐怕现在的我还不是你的对手。"依维斯把剑插回剑鞘,说道。他在发功时,明显感到妖怪王后力不继,熟悉武技的他自然知道那是受了重伤的征兆。

  "这就是你不杀我的原因吗?我已经有几万年的修为,而你却还不到20岁,对比起来,我逊之远甚!"妖怪王惨然一笑。

  "我不杀你,是因为我知道你对璐娜有爱,所以我不能杀你!"依维斯面无表情,他觉得妖怪王非但不是传说中那样凶残,反而像是个磊落君子。

  "爱?爱也是旁人可以感觉出来的吗?"妖怪王的话一出口,自己就忍不住哑然失笑,这样问,岂非就是承认自己对璐娜的爱吗?

  依维斯淡淡地笑了笑,沉默不语。他可没有错过妖怪王在打斗之前小心翼翼地将璐娜放在地上的景象。

  "我很开心,璐娜没有爱错人!把璐娜交给你,我也彻底放心了!"妖怪王手抚胸口,吃力地站起来,心情虽仍有些须辛酸,但却已豁然开朗。也许,爱,也意味着放手和成全。

  依维斯面色黯然。妖怪王对璐娜的爱令他觉得惭愧不已。

  "可是,你的太师傅青华死于我的手下,难道你不想复仇吗?"妖怪王似乎已经万念俱灰,只求一死。

  "因为璐娜,也因为我不会杀受伤的人,假如我这样做的话,不是为青华太师傅复仇,而是丢了他老人家的脸。"依维斯定定地说道,"因此,即使我要杀你,也要等你完全恢复之后,公平一战!"

  "好!"妖怪王再次认认真真地看了看依维斯,忍不住暗暗感叹:也许,依维斯,我们应该生为朋友,而不是敌人呢。

  此时,一直昏睡的璐娜幽幽地睁开了眼睛,"我这是在哪里啊?"思维还不甚清晰的她在心里说道。

  她记得在梦中,自己已经与依维斯紧紧拥抱在一起了,开心的泪水放肆地沾湿了依维斯满头的白发。然而,梦中的快乐也是那样的短暂,转眼之间,依维斯便不顾璐娜的苦苦哀求,头也不回地消失在茫茫黑暗之中。在梦中,璐娜似乎还听见,依维斯在拥抱自己的时候,低低地说了两个字:阿雅!妒忌,强烈的妒忌……于是,在她醒过来的时候,脸上却依然垂挂着在梦中流下的泪水。

  四周一片漆黑,璐娜的修为使她只能看见一米以内的东西,因此,她并没有看到妖怪王、杨秋、莫问,也没有看到她朝思暮想的依维斯。这使依维斯那把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的时候,她竟然怀疑起自己的耳朵,"依维斯?依维斯在这里?我这是在做梦吗?假如不是做梦的话,妖怪王呢?"

  "好好地照顾璐娜吧!"妖怪王语调低沉,"那是一个多么喜欢你的女孩子啊!如果你错过她的话,我相信你一定会后悔终生的。"

  依维斯!在听到妖怪王的话后,大喜过望的璐娜已再无疑惑:依维斯就在自己的身边,确确实实!她屏住呼吸,等待着依维斯的回答,等待着决定自己命运的回答。

  "我会的!"依维斯的声音在璐娜听起来是那样的温暖和富有磁性。

  "依维斯!"璐娜浑身颤抖着,欢快得忍不住叫出声来。

  "璐娜!"依维斯并没有试图控制自己的感情,他不顾一切地向璐娜奔去。长期以来,他对璐娜的爱一直被压抑在对阿雅的思念之下,此时终于坦然流露。在抱住璐娜的那一刹那,依维斯那颗一直无所依傍、孤独的心灵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安安静静停泊的幸福港湾。

  幸福充满了璐娜的全身,只听到一声轻响,有如风吹过树叶,有如树叶落在地上--璐娜的玻璃心碎了,刚刚为得到幸福而狂欢不已的她转瞬便倒在依维斯的怀里不省人事。

  "璐娜?"依维斯呆若木鸡,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几乎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璐娜死了?依维斯欲哭无泪,"都是我,都是我的错!璐娜,我对不起你!"

  "依维斯,你这个浑蛋!我早就告诉你璐娜会因幸福心碎而死的了!"莫问对依维斯恼恨不已,同时也对自己在依维斯和璐娜紧紧拥抱的那一刹那,因为分神而来不及阻止感到后悔莫及。气急败坏的他,拔出长剑,冲霄而起,在空中剧烈地挥舞着。

  "依维斯,你这个累人累己的家伙,我恨不得杀了你!"莫问声泪俱下,这个时候,他终于承认自己的确深深地爱着璐娜。不过,这又有什么用呢?斯人已逝,一切的感情和回忆也都只能埋葬在记忆的深海里。

  "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依维斯声嘶力竭地嚷道,那声音似乎是要将整个地狱刺破,"与其生不如死,苟延残喘,倒不如彻底毁灭。"

  杨秋表情复杂,而在场者都沉浸在极度悲痛之中,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他的眼睛似乎也红了一下。只不过,他还是很快恢复了表面的平静。

  "璐娜在临死那一刻已经得到了最大的幸福、最大的满足了,就让她安然地死去吧!不要再用哭声来惊扰她临去的平静和幸福了。莫问,依维斯,璐娜也不会希望看到你们现在这个样子。"

  如此简单的话语,换在旁人口中说来也许只是无关痛痒的泛泛之谈,但是,配上杨秋那无比苍凉却又不失平静的声音,却好像是流水抚过沙滩一样,使听者的心变得熨帖、平坦如镜。

  莫问默默地站在地上,泪水顺着剑尖滑下,苍白的脸颊显现出他伤心欲绝的悲痛,璐娜那绝望而幸福的笑容在他脑海里重复地出现着。

  依维斯紧紧抱住璐娜,连骨头似乎也在"格格"作响,他不忍心也不敢睁开双眼,他害怕看到璐娜那血色渐褪的脸颊,害怕看见璐娜已经紧紧闭上的双眸。

  没有了璐娜,世界还有什么意义?没有了璐娜,我活着还要做什么?依维斯痛苦地在内心拷问着,然而,不管他如何逃避,却不得不接受璐娜在怀中身躯渐渐失去温度的事实。

  一个比一个更严重的打击都发生在这个少年身上,假如说这是天意,那天意似乎也太残酷不仁了。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杨秋低声长叹,在别人眼中冷漠的他,事实上却是个宿命论者。

  妖怪王呼吸紧张,步履蹒跚,默默地走到依维斯和璐娜的身边。他心中的悲痛并不亚于莫问,甚至也不亚于依维斯。漫长的岁月却使他习惯了压抑自己的感情。

  "你想干什么?"莫问惊觉起来,蹦起来阻在妖怪王面前,长剑迅速挥出。

  此时,虽然妖怪王伤势严重,但要躲过莫问这一剑对他来说还不是什么难事。不过,事实是,莫问的长剑已抵在妖怪王的心口,只需要他轻轻向前一刺,或者妖怪王往前移动一步,妖怪王便会彻底地从这个世界消失。但妖怪王并不想躲闪。

  "我只是想救璐娜而已!"妖怪王丑陋的脸孔上有着说不尽的真诚。

  莫问惊诧不已,妖怪王的话就像刚才璐娜的突然死去一样让他始料不及,"你想救璐娜?你会救她?"

  "是的。有一个办法可以救活她。"妖怪王的声音平淡如水,但听得出他是在竭力平复自己内心中激烈奔腾的情热,"我们妖怪族有一种禁术,可以让别人幻化成自己的心使自己的伤口得到愈合。现在,我可以反过来用,将自己幻化成璐娜的心,那她就可以活命了。"

  莫问半信半疑,妖怪王的话听来似乎是有一定道理,依维斯当初不就是璐娜用自己的心救活的吗?只不过,妖怪王却是用自己的整个身体幻化成心,这似乎太玄妙了点,而且,这会不会把璐娜变成妖怪王的附体,并受到妖怪王的控制呢?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如果你想问我原因的话,刚才依维斯已经说了,我深爱着璐娜。"妖怪王坦诚地答道。

  莫问盯住妖怪王的眼睛,只要妖怪王让他看到有一丝异样,他会毫不犹豫地将剑刺出,然而,莫问从妖怪王的眼里看到的只有慈悲而深重的爱,"你化成璐娜的心,那你呢?你岂不是从此消失了?"

  "没有死,但化成璐娜的心后,我跟死也就没什么区别了。"妖怪王语气中包含着无尽的苦涩,"而且,请你放心,璐娜绝对不会成为我的附体。"

  莫问的手在颤抖着,他不知道自己该相信妖怪王,还是不相信。如果相信,要是妖怪王使诡计,璐娜岂非会变成行尸走肉?但如果不相信,那不是拒绝了璐娜重生的机会吗?

  "请你相信我!"妖怪王的语气近乎哀求。

  "莫问,让他来吧!"一直沉浸在悲痛中的依维斯终于开口说道。

  莫问依言收回了剑,妖怪王感激地向依维斯点了点头,走到璐娜的旁边,便坐在地上施法,"有劳几位为我护法!"三人立刻成三角形围拢着妖怪王。

  "依维斯,虽然我和你没有任何交情,但是,在临死之前,我有两个愿望一定要跟你说,并希望你能尽量帮我实现。"妖怪王一边施法一边说道。

  "说吧。我一定帮你做到。"依维斯甚至不问妖怪王的愿望是什么,就一口答应了。

  "第一,我希望你好好地对待璐娜。"妖怪王说话时,眼神里充满着脉脉温情。

  "好!"依维斯点了点头。

  "第二,因为我的一己私念,将世界搞得一塌糊涂,神族灭了,连人族的领袖青华也被我杀了,现在事情已经由不得我控制了,我希望你能够力挽狂澜,消弭战祸。"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说的大概就是妖怪王现在这种情况吧!

  "好!"依维斯含泪地点了点头,他没有想到挑起战端的妖怪王竟然会希望还世界以和平。

  而莫问和杨秋自然也是震动不已。

  "我还有一个大秘密要告诉你。"妖怪王的语调越来越空茫,"海罗实际上是魔族的另一个基地,根据我的估计,它起码有魔族三分之一的实力,你要小心!"

  "好!"依维斯向杨秋望了一眼,答道。

  "知道吗?能够为所爱之人而死确实是莫大的幸福啊!依维斯,我相信,璐娜刚才死的时候也是处在幸福的巅峰上的。"妖怪王说着幻化成一道光芒,进入璐娜的胸口,幻化成了她的心。

  依维斯等三人转过身来,妖怪王已经了无踪迹,他们一齐深深地凝视着璐娜。

  璐娜的睫毛动了一动,脸颊也在一点一点地转红,如兰的呼吸散发在空气之中,使依维斯等人欣悦不已。

  "依维斯!"大约十分钟过后,璐娜睁开眼来,"我又做梦了吗?"

  "璐娜!你终于活过来了!"依维斯像个小孩子一样跳了起来,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璐娜,你不是在做梦,这是真的!"

  莫问和杨秋也笑得合不拢嘴,此时此刻,除了开怀大笑外,又有什么言语可以表达这种兴奋呢?

  "我没死?"璐娜惊讶万分,坐了起来。

  "是的,是的!"依维斯一叠声说道,"你没有死,你又活过来了!"

  "我真的没死?"璐娜激动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双手紧张地抓了抓身边妖怪王留下的披风。

  "对,你没死,从此以后,我依维斯要和你永远永远在一起,再也不会舍你而去。"依维斯乐而忘形。前前后后不过半个小时左右,却经历了生死巨变,酸甜苦辣,除了木头人之外,谁又能在这种情况下依旧保持平静呢?

  璐娜"哇"的一声跳了起来,用尽全力狠狠地抱住了依维斯,热泪再一次流出。经历过无数的磨难,终于可以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这种幸福又岂是言语可以表述的呢?

  莫问既高兴又心酸,高兴的是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复活了,而心酸的是心爱的人被最好的朋友拥抱在怀里。"除了默默地祝福他们之外,我还能干什么呢?"莫问苦笑着对自己说道。

  杨秋则早已独自走到大约距离他们十米之处,抚须望向远方,留给他们独处的空间。

  依维斯和璐娜就这样紧紧地拥抱着,品味着此刻的幸福,似乎已经忘记了以往一切的不幸,忘记了世界,忘记了周围的一切一切。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依维斯和璐娜终于分开了,在经过深情地对望之后,手拉着手,脸上绽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

  "妖怪王呢?"璐娜低头望了望黑色披风之后,这才想起妖怪王不见了。

  陶醉在幸福中的自己竟然把赐予自己幸福的妖怪王给忘记了,依维斯内疚不已,说道:"璐娜,妖怪王他……他已化成你的心了。"

  "什么?"璐娜有点不解地按了按自己的心脏。

  "为了救你,他心甘情愿地牺牲了自己。"依维斯脸容悲戚,"我们的幸福都来自于他的赐予。"

  "妖怪王!"璐娜嘴唇颤抖着,眼泪情不自禁地掉了下来。她实在想不到妖怪王竟然愿意牺牲生命救活自己。

  依维斯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感慨万千的他轻轻地拥住了璐娜。

  "妖怪王,我一定会遵守自己的承诺!"望着璐娜的黑发,依维斯在心中对自己说道,他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一样浑身充满着力量,对自己和人类的前途也都充满着信心。

  

第五章 幸福风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