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逃出生天

    

  "依维斯,这几个魔族还有几把刷子啊。"杨秋用剑挡开了佐拉的进攻,抽空说道,"只不过,魔族就是魔族啊!不敢和我单打独斗,胆子比苍蝇还小!"

  "杨秋前辈,千万要小心!"依维斯答非所问地说道,心里却在想:人族也未必会讲究什么单打独斗,自己当初在不言山遭到坎亚的伏击便是明证。

  在五个大天使级和十二个天使级的魔族高手的围攻下,依维斯和杨秋显得有些左支右绌。

  "想不到人族还有这样的高手!真是太难得了。"经过一段时间的试探后,佐拉对依维斯和杨秋的武技有了一定的了解,"各位,今天一定要将此二人当场杀掉,以绝后患!"

  "想杀我们,恐怕没那么容易吧!"杨秋冷哼一声,冷笑不已。

  此时,依维斯和杨秋已经被分离开来,四个大天使级带着六个天使级魔族高手围住依维斯,其余的则对付武技稍逊于依维斯的杨秋。

  依维斯越战越是发觉魔族的招数与人族的招数相差很大,照人族的标准来说,魔族的招数完全不合常理,比如说明明应该是攻往后背的一招,忽然目标却变成了前额。而由于对方人多势众,依维斯不敢与他们直接比拼内力,只好采取守势,将"擒天七式"中用来防守的"冰封天下"和"守得云开见月明"两招反复交叉的运用起来。这样一来,魔族高手们一时对他倒也无可奈何,不过,依维斯自己心里十分清楚,之所以能够暂时守住,是因为功力正盛的缘故。如果继续这样拖延下去,随着依维斯功力会越来越弱,将会被对方趁虚而入。

  杨秋也面临着相同的情况,一向勇往直前的他,坚信着进攻便是最好的防守,功力的消耗自然更为迅速、巨大。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依维斯眉头皱了皱,心想,现在撤退还来得及,不过,以杨秋前辈的脾气,非到万不得已,他又怎么肯后退半步呢?

  有恃无恐的魔族高手们却是心无旁骛,一心想着将依维斯和杨秋消灭掉,"速战速决吧!"佐拉高喊一声,一股无形的气体迅速向依维斯头顶罩去,与此同时,劳饵和多纳尔分别进攻依维斯的后背和胸口,昆拉则仗剑向依维斯喉结猛刺过去。

  黑影憧憧,四股来势汹汹的力道从不同方向进攻依维斯,依维斯心里暗自惊叹,长剑连一秒钟也没有停留,连续挽出五朵剑花,蓄上威力剧大的力道向着魔族高手们杀去。

  竟然刺空了!依维斯略显惊讶,但立刻恢复镇定,连身带剑向其中一只黑影冲去,意图打开一个缺口,破对方的合围之势。轻微的风声响起,依维斯的长剑竟被带到了一边,如刺进棉花之中,依维斯心中又是一凛:这看似随随便便的包围圈,其中也隐含着某种阵式?

  依维斯忽然觉得左腕一紧,竟然给人一把抓住了。"放开!"他冷冷一哼,对自己的急功冒进和粗心感到非常不满,好在对方的武技和他差了一个级别,若是换成等级相同的高手,这疏忽便会是致命的。一股力量自依维斯的丹田直往手臂冲去,将抓住他的手震开。

  "好小子!"劳饵高声嚷道,将被震得有点麻木的手甩了几甩。

  "自制之疯狂!"依维斯在自己的心里默念了一遍,长剑在功力的灌注下变得通红,散发着烈焰般的光芒。映照出魔族高手们狰狞的面目,令人不寒而栗。无数的杀气向包围圈弥漫而去。他已经打定主意集中功力攻其一处。

  随着"啊"的一声,刚才抓到依维斯手腕的劳饵被击倒在地,头颅飞出老远。 "劳饵!"佐拉大惊失色,悲愤交加。依维斯竟在一招之间便将武技已经是大天使级的劳饵当场击毙,这种修为,着实匪夷所思。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佐拉也没有时间再为劳饵哀悼,"拿命来!"

  "不怕死的就上来吧!"依维斯杀了劳饵之后,内心也激动地震荡着:想不到许久没用的"自制之疯狂"威力竟大了这么多!

  与此同时,杨秋也杀掉了两个天使级魔族高手。

  "不怕死的就来吧!"杨秋的声音充满着冷酷的杀气,依维斯听到后知道杨秋暂时无事,也放下了大半个心。

  看来,应该先解决其中一个!佐拉意念一动,让包围依维斯的魔族高手紧紧逼住他,而自己也旋即催动功力,作势向他扑去。

  依维斯已经做好了防守准备,用一招"冰封天下"将自己浑身上下牢牢地笼罩住,可说是滴水难进。但是,只见佐拉在中途突然改变方向,斜地里飞速向着杨秋而去。

  "杨秋前辈,小心!"依维斯大吃一惊,没有想到佐拉竟然会突然袭击杨秋,救援不及,只得大声疾呼道。

  杨秋急忙运剑四处乱削,身体急速向后退去。怎奈缠住他的功力和他差不多的昆拉,此刻又加上了佐拉,猝不及防下,他哪里抵挡得住?只见杨秋被佐拉一掌打了一个结实,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摔到地上,顿时,他只觉得喉头一甜,"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吐得胸前猩红一片。

  "拿命来!"佐拉"呼"的一声,张开双手,再度朝杨秋扑过去。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杨秋只好用长剑支地,勉勉强强地站了起来,身体倚靠在墙壁上,眼见就要被佐拉打中了。

  "宁可站着死,不可坐着死。"杨秋嘴角鲜血不停地渗出来,嘴里还喃喃地说道。

  "去死吧!"佐拉展开双手,一招"大鹏展翅"将杨秋浑身各大穴位笼罩住。

  "杨秋前辈,我来了!"情急之下,依维斯将长剑一荡,奋不顾身地往着杨秋的方向飞了过去。

  佐拉正待一掌打在杨秋的天灵盖上,忽听到背后如同弓箭离弦般的风声突起,只得赶紧转身避过。

  依维斯立定身体,横剑站在杨秋的身前,只见杨秋脸上虽然还带着笑意,但是面色绯红,双眼欲闭未闭,似乎已经难以支撑下去了。

  "依维斯,看来,我真的老了啊!"杨秋嘴角还残留着鲜血,苦笑一声,勉强地支撑住身体。

  依维斯知道对于杨秋这种人,安慰他比杀了他还难受,于是,长啸一声。"有依维斯在,谁也动不了您分毫。"

  "哈哈哈,我倒要看看你们两个今天怎么活着从魔宫走出去。"佐拉放声大笑道,"围上去,格杀勿论!"

  依维斯冷笑一声,剑尖指地,一颗豆大的汗珠滴了下去,在剑上流转着,缓缓滑落,精光四射,晶莹如同珍珠。

  一时之间,世界好像停顿了一样,刚才还喧哗吵闹的大厅变得沉静一片。佐拉和他的爪牙们诧异地望着依维斯,各自对望了几眼,似乎是在互相询问着到底该不该发动进攻。他们带着惧意望向依维斯,竟然没有一个人敢正视他凌厉的眼神,他们的脚步不自觉地一点点往后挪动,手心微微渗出汗来。在依维斯的身上,缠绕着一股近乎疯狂的杀气,这股杀气使这阴冷的魔宫也变得炽热起来。

  佐拉下意识地擦了擦额头,刚才重创杨秋的喜悦早已烟消雾散了,"也许,不把杨秋打伤,便不会激得依维斯如此疯狂。"然后,他才猛觉自己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后退了一米有余。

  "要是一击之下不能使他们大受损伤,那我和杨秋前辈命将垂危!"置生命于度外、下定决心一博的依维斯再无半丝犹豫,全身的精力悉数注入长剑中,长剑渐渐地幻化出无数道白色的影子,剑尖处似乎有一股股不绝如缕的光线射出。

  "手不动而意动,意动然后剑动?"依维斯的手没有丝毫移动的迹象,长剑却在颤动不已,佐拉着实惊讶万分。而且,更令佐拉及其同伙惊诧的是,依维斯的剑中似乎在播映着一幕幕他过去厮杀的景象。佐拉及其属下面面相觑,他们感觉自己的勇气和斗志竟似乎在慢慢从自己的身体里流泻出去。

  时间一点点过去,四周一片压抑的静寂,如同暴风雨即将来临的那一刹那。每一个魔族高手都似乎听见自己的心在"怦怦"乱跳着,就连头发似乎也因为那傲人的杀气而飘动个不停。

  恐怖将整个大厅笼罩得密密实实,天使级的魔族高手中传出牙齿"咔咔"碰撞声,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真的是人吗?以软弱著称的人会这么可怕?"

  "依维斯,乖乖受死吧……"一个魔族高手说这话时发现自己的舌头在打结,十分辛苦才把这句话说完。然而,没有人会取笑他,因为没有人笑得出来,在强大的压力面前,能够说完一句话已经很了不起了,谁管你结巴不结巴。

  "我要杀死你!"一个天使级的魔族高手终于忍受不住了,手持大刀率先向依维斯砍过去。大刀越来越接近依维斯,那魔族高手似乎看见依维斯在自己的刀中朝自己轻轻一笑,再望时,自己手中的刀竟已消失无踪,仅仅剩下刀柄了。

  "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依维斯竟然将刀震碎,然后,用内力将其逼入他的身体,再让其爆炸?"这吓人的场景让所有的魔族高手都脸色苍白,双手神经质地摸着自己的心。

  "还想继续吗?"依维斯嘴巴轻启,吐出三个字,他那长剑舞动得更厉害了,似乎随时可能化为飞龙,张牙舞爪而出,将他的敌人撕成碎片。

  可怕的寂静笼罩着大厅,佐拉向左右望了望,大声嚷道:"一起上!"

  魔族高手们犹豫了一下,齐声大吼,向着依维斯围了上去。依维斯淡淡一笑,长剑光芒暴涨数尺,如同毒蛇吐信,白光所到之处,顾及自己生命的魔族高手们便都后退不迭。

  "你们的胆子哪里去了,都给狗吃了吗?"佐拉勃然大怒,训斥道,"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族,就怕成这个样子,还谈什么铲除人族呢?"

  魔族高手们脸上顿现羞愧之色,热血又涌上心头,他们纷纷使出生平绝学,再无丝毫犹豫,全部向着依维斯冲了过去。

  依维斯纹丝不动,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只能是待机而动,在最适当的时候给予对方以致命一击。

  咆哮着的魔族高手从四面八方向依维斯攻去,依维斯默默地计算着每一个魔族高手与自己的距离,他知道自己必须在击退其中一个之后,马上击退另一个,接着又再挥剑胁迫另一个后退……对方现在一共还有4个大天使级还有9个天使级高手,也就是说,在三秒钟之内,依维斯必须连发十三剑。而且,使出十三剑还不算,这十三剑要朝着不同的方向,还要每剑都达到预期效果。否则,依维斯和杨秋两人至少必伤一人,甚至可能两人都受伤。

  魔族高手们狰狞的脸容映现在依维斯的眼睛中,依维斯眉头微蹙,他知道自己正面临着生平最大的考验。在以往的每次决斗之中,他完全不用顾及别人,而现在他有了后顾之忧,已经身受重伤的杨秋绝对再经受不起对方的轻轻一击。

  杨秋想叫依维斯尽管施展他的绝学,不用管自己,不过,他最终还是选择保持沉默。因为,他知道依维斯即使把自己的命给丢了,也绝对不可能丢下自己,自己在这个时候开口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使依维斯分神,对方迅速得手。

  依维斯剑尖微微往上抬起,忽而,如同蛟龙升天,光芒万丈,辉映得整个魔宫恍如白昼。习惯了黑暗的魔族高手们只觉得眼睛一阵刺疼,泪水不自禁地流了出来。

  "擒天七式之为伊消得人憔悴?"看那架势,跟在与妖怪王一战之中一般无异,不过,在与妖怪王争斗时剑身沉黑,此时却光芒四射,真是奇怪。杨秋暗暗称奇。杨秋却不知道第一次使这一招时,依维斯的心里充满着无边黑暗和愤恨,而现在他的心已被幸福的光芒充盈着,由心而发的剑招自然一派光明。

  剑光顿长,电闪雷鸣之际,几声裂帛般的声音响起,其中还夹杂着一声闷哼。后退了好几步后,魔族高手们才发现昆拉的胸膛上多了一个大洞,随后,他的身体软绵绵地往后倾倒,一对死鱼眼圆圆地睁着,似乎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

  "啊?"佐拉忽然昏迷在地,原来他也身受重伤。

  "陛下!"其余的魔族高手纷纷跑到佐拉身边,团团护住他,预防依维斯趁机而上。

  在和魔族高手们交手的那一刹那,依维斯发现自己的计算还是出现了一点谬误,而这点谬误将会对杨秋的生命造成危险。无奈之下,他只好硬生生地承受了对方三掌。

  "依维斯,你这是何苦呢?"杨秋急忙用手扶着依维斯的后背,预防他倒下。

  "我没事。"依维斯不以为意地悄声说道,"杨秋前辈,我们马上离开魔宫!"杨秋点头示意已经做好准备。

  "生死无间!"依维斯浑身如同存在光源之中,荡漾着美妙的光晕。

  因首领身受重伤,而吓傻了的魔族高手只顾将佐拉围得更紧,哪里还敢上前攻击两人。

  "走!"依维斯剑芒顿收,一把将杨秋背上肩头,一刻也没有停留地飞出大厅。

  魔族高手们这才知道依维斯不过是虚晃一招,纷纷为自己的怯懦而面露羞愧之色。

  "你们这些浑蛋,还不快去追?"佐拉忽地醒来,见状大骂一声,但马上气血往脑门上涌,他又再度昏迷过去。

  "怎么办?"同样身受重伤的毕达尔望着多纳尔说道。

  "传令下去,一发现两个身受重伤的人类行踪,现场格杀勿论!"事到如今,佐拉的亲信多纳尔只好暂时代为行使魔皇的职权。

  此一役,震惊整个魔族,将神族悉数歼灭的他们,本来以为天下唾手可得,此时才发现人类也不是易啃的骨头,大部分魔族对驱赶人类的计划不再抱乐观的态度。在这场争斗中,依维斯和杨秋两人虽然身受重伤,但也成功地使魔族高手同样元气大伤。

  ***********

  阿尔斯山。

  莫问带着璐娜回到阿尔斯山之时,西龙等人还没有带兵前来,在璐娜的坚持之下,莫问只好将她带到阿雅的坟前。

  久别的阿尔斯山,尽管已经物、人全非,但看起来也别有一番风味。栽种不久尚嫌幼弱的树木长满了山冈,嫩绿的树叶在风中舞蹈着,如同一个个青色的精灵。

  莫问看着阿雅的墓碑,心中百感交集。对于阿雅,他至今不知道自己该恨还是该怜。他又掉头望向来时的路,心中不禁为杨秋和依维斯感到万分担心:魔宫有如龙潭虎穴,他们能够平安回来吗?

  "依维斯,师傅!但愿你们都平安归来!"莫问望着遥远的天际,默默地祈祷。

  "莫问,你能走开一会吗?"璐娜低声要求道,看来,她想和阿雅说些悄悄话,不想让别人听到。

  "当然可以。"莫问自顾自地走开。

  "阿雅姐姐,这是我第一次来看你,你好吗?"璐娜喃喃说道,"嗯,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和依维斯之间会有那么深厚的感情,虽然你们从没有真正地拥有对方。也许,感情的事就是如此奇妙吧!有些人朝夕相处却如同咫尺天涯;有些人相隔两地,却可以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知道吗?为了你,依维斯颓丧了很久,但现在,他好起来了,看到他振作的样子,我打心眼里高兴,你一定也很乐意见到他现在的样子吧?说实话,以前我很妒忌你,我总在想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你呢,而我却连自己最喜欢的人也抓不住。但后来我明白了,你在他心目中是无可取代的,我也不准备取代你,因为我知道我也在他心中zhan有一定的地位。我和他,你和他,这两种爱是不同的,失去了其中一种都会使他的人生残缺不全,而且,我还得承认,对于你比对于我,他存在着更大更多的爱意。

  "一定很意外吧?对你说出这样的话来,其实,我一直都想跟你说,可惜,总是找不到机会。你的死,对于依维斯和我来说,都是一种难以弥补的遗憾。

  "依维斯去魔宫准备刺杀坏人,如果你在天之灵有知,一定要保佑他平安归来。因为,璐娜很想念他,一刻也离不开他呢。阿雅姐姐,我不是没有恨过依维斯,因为无论我怎样做他都对我不理不睬,伤透了我的心。但此刻,我想通了,其实,喜欢一个人也不一定要他喜欢自己,只是可以默默地为他付出,也便是最大的快乐了。

  "阿雅姐姐,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选择遇上你并认识你,因为,我想知道,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但现在,我要走了,千万保重噢!"说完之后,璐娜站起身来,走到了沉思的莫问身边。

  "完了?"莫问问道。

  "是啊。"璐娜显得有些抑郁。

  "唉……"莫问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声,心想:所谓感情,大概就是最令人心烦的东西了。

  **********

  圣历2109年12月5日,神圣之城。

  当天行带领着幻岚部队骑着飞马降落的时候,西格非已带领一众士兵站在高高的城墙上,列队欢迎他们。

  "天行前辈!终于等到您了!"英姿飒爽的西格非朗声叫道。

  "‘自由王子‘,不必多礼。"天行环顾四方,只见神圣之城的城墙上大约每隔一百米才有一个"十字军骑士"守卫,虽然人数比较少。但是,眼见士兵们那副全神贯注、神采飞扬的样子,还是觉得甚是喜悦,"看到这样的境况,老朽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年不可一世的撒冷会在这里耗费十年的时间,而且最后还是城里的居民主动打开城门,他才得以攻破此城的原因了。"

  "这里的城墙高度跟厚度均非人力可以为之,鬼斧神工,晚辈叹为观止!"西格非眉飞色舞地说道,"魔族要想通过这道天然的屏障,绝非易事。天行前辈把防守的主要点设在这里,实在是明智至极。"

  "这全是天神们的功劳,不过,是否明智还需要事实来验明。"天行倒也不敢居功,徐徐说道,"对于能将神族铲除的魔族,可不能掉以轻心啊。"

  "晚辈明白。城墙的高和厚对于防守来说是一件好事,但如果想主动进攻的话却会成为自身的障碍,而城里各处,荒废已久,晚辈耗费了很大功夫也只是收拾了一部分,如果以后要进驻更多士兵的话,还需要做进一步的清扫。"

  "这里原来不是有各国驻兵负责管理和打扫的吗?怎么会荒废已久呢?他们都到哪去了?"天行诧异地问道。原来,为了防止魔族的突然袭击,并使神圣之城不至于变成一片荒地,东、西大陆各国早就协商由各方安排一部分士兵在这里轮值。

  "唉!"西格非回想起刚刚来到这里的状况,不禁连连叹气,但他却不知道在天行面前提起这些是否合适,一时只觉得踌躇难决。

  "有话直说无妨。"天行催促道。

  "天行前辈,驻守这里的士兵都是些老弱病残者,或是懒惰成性者,他们根本就没有全心全意地守护这里,反倒把这里当成了发泄的地方,一个劲的胡来。"不说则已,一说西格非就忍不住抱怨连连。

  "这样说来,他们都是些残兵败将?这些国家,平时打仗有那么多兵,现在却连派几个兵来这里守护也舍不得,鼠目寸光,真是可恨至极!"天行面有愠色,说道,"照你所说,他们非但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反倒成为你的障碍?"

  "正是如此。"西格非垂首说道,"他们根本就没把我们放在眼里,不遵守我们的军纪也就算了,更让人生气的是,他们还经常故意找茬。甚至有一次居然嫌我们早训太大声,吵醒了他们。而我因为怕引起内部不和,也只能对他们忍气吞声了。"

  "居然有这样的事情!这些人也太过分了。一向受尊敬的神圣十字军在这里受了这么多不公平的对待,真是太委屈你们了,我一定帮你们讨回公道!"天行怒容毕现,心里却想:难怪那些人都没有出来迎接我。

  "他们怎样看待我们倒无关紧要,只不过,如果他们以那样的姿态去和魔族打仗的话,晚辈实在不甚乐观。"西格非叹息道,他和手下的神圣十字军满腔热情地从卡洛特平原出来,满心希望能够为人族的和平而奋斗,想不到给他们最大麻烦的却是人族,这怎能不让他们心灰意冷呢?

  "我一定会向他们的主子们为你讨回公道!"天行阴沉着脸,咬牙切齿地说道,"任何人,只要对我们对抗魔族的计划造成阻碍,我天行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西格非见天行勃然大怒,只是垂头不语,生怕自己再说下去,天行会更加地怒不可遏。

  "‘自由王子‘,你放心,我说到做到。以后,有什么事情,你不要藏在心里,要马上告诉我。"

  "晚辈知道了。"西格非点头称是。

  "我先把军队安顿下来。"天行望着西格非,"然后再慢慢整顿他们,哼!这些人也配称之为士兵。"

  "好!请天行前辈跟我来。"西格非顿首说道。

  天行向后摆摆手,队伍蜿蜒在西格非的背后,脚步声整齐一致,踩得城墙啪啪直响。"正规军队就是正规军队!幻岚部队的军容甚至比神圣十字军还要好。"西格非忍不住回头望了几望,想到。

  

第八章 逃出生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