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最危险的地方

    

  昏迷了一夜之后,魔皇佐拉终于悠悠醒来,昏昏沉沉的他醒来之后的第一句话就问:"抓到依维斯和杨秋没有?杀死他们没有?"

  "没有!正在各处搜查。"一直守候在佐拉身边的多纳尔神情沉重地摇了摇头,说道。

  佐拉用手指用力地弹了弹额头,然后,又揉了揉眼睛,"加派士兵!务必将他们格杀!"

  多纳尔点了点头,心中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在自己的家门口被对方杀了好几个高手,而且还让他们全身而退,要是传了出去,魔族的脸面可往哪里搁啊?

  "动员魔族所有士兵,从现在开始,在整个地狱范围内搜捕依维斯和杨秋!此次行动,由你代朕指挥。还有,封住所有通往人间的出口。只要将他们留在地狱中,他们迟早会落入我们手中。"顿了顿,佐拉又下令道,"再加上一条,无论军民,只要发现他们的行踪,杀死他们的封为伯爵,告知他们的确切行踪并得到证实者也可以获封男爵。"

  "遵命!"多纳尔肃然道。

  "多纳尔,你有什么意见吗?"佐拉注意到多纳尔的脸上似乎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忧虑。

  "陛下,属下的确有话要说。"多纳尔躬身说道,"我们魔宫轻而易举便被人族闯入,这说明我们的防御系统并非密不可破,而且,也说明人族也不乏能人异士。看来,我们要攻占人族领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人族有一句话叫做世上无难事,只要有心人。"佐拉说道,"朕坚信我们最终一定可以将作威作福已久的人族赶走。这次事件表面上看来是我们吃亏了,不过,若从深层探究起来,其实却对我们非常有利。"

  "对我们有利?"多纳尔瞪大眼睛。

  "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有得必有失,有失也必有得。"佐拉轻轻地咳了两咳,接着说道,"我们失去的是几个高手,但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使我们对人族有了一个更全面的了解,促使我们改进战前预备。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假如不是这一次偷袭,我们将来损失的可不仅仅是几个高手,很可能是数以百万计的军队。"

  "陛下英明之至,一席话说得属下茅塞顿开。"多纳尔心悦诚服地说道,"不过,臣民们的心似乎有所浮动,至少,对战胜人族已不像过去一样有信心了。"

  "所以,你更要全力以赴,将那个什么依维斯和杨秋抓回来,事情就好解决了。"佐拉说道。

  "属下明白!"多纳尔咬牙答道。

  "对了,马上给我调查这两个人的底细!"佐拉一敲脑袋,说道。

  多纳尔点了点头,"属下已经派士兵去清查了,说不定现在已经有了结果了,是否让属下去问问呢?"

  "干得好!多纳尔,朕没有看错你!马上去!"佐拉表示同意,多纳尔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回来的时候,多纳尔的脸色变得苍白,"陛下,那个杨秋原来是一个杀人如麻的一代高手,在人族之中,他的武技排名屈指可数,传说当年他惨遭灭门之祸,从而心性大变。至于依维斯……"多纳尔下意识地加重了语气,"据说曾带领一群农民建立了一支军队。"

  "农民?"佐拉疑惑道,"这么优秀的人才居然选择率领一群农民起义?"

  "陛下,从古到今,改变人族历程的大多是农民军队,当然,无可否认的是,农民一直都被政治家利用,不过并不能因此而否定他们的作用。"多纳尔小心翼翼地纠正道,"而且,他还是人族所谓的救世主!"

  "救世主?"佐拉望着多纳尔,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陛下,您可知道目前人族势头最猛的军队前进军的创建者和头领是谁吗?"多纳尔反问道。

  佐拉略一思索,"莫非就是依维斯?"

  "陛下英明无比,料事如神!"多纳尔深深地鞠躬道。

  佐拉摆摆手,表情严肃,徐徐说道,"依维斯的个人资料呢?"

  "根据调查,依维斯本名洛愿,为绝代高手洛河之子,洛河因为和和鸳的恋情而伤心至死,死前将依维斯交给了杨秋,杨秋将其转托在埃南罗第一高手达修门下。九岁时,依维斯参加了入流大赛,在此次大赛之中,他战胜了比他年纪整整大了一倍,实战经验丰富的巴罗--此人现任埃南罗军队统帅,取得了九流位,被人称之为‘老少年‘。此后,他亲手创建前进军,为现在人间势力最大者,也是我们进攻人族的最大障碍。不过,随后,为情所困的他心碎而死,幸有一女子舍身将其救活,复活后的他,据说心性大变,武技也大有增长。有传闻甚至这样说,青华死后,他便是人族武技最高者。"多纳尔尽量简略地说道。

  "心性大变?杨秋心性大变,依维斯也心性大变。看来,这人族喜欢搞心性大变这一套啊!"佐拉望着多纳尔笑了笑,顿了顿,说道,"你说的青华?是不是妖怪王日前杀死的那个?"

  "正是!依维斯被视为救世主,便是出自青华之口。"多纳尔说道。

  "救世主!哼,那就更要将他杀死了。"佐拉脸上凶光乍现 。

  ***********

  魔皇的命令逐一传达到各个魔族士兵耳中,在平淡无聊的日子中浑浑噩噩度日的他们还没弄清楚命令的真实意图,便在一片慌乱中开始了搜索两个人类的踪迹,然而,在这毫无严密性可言的搜索行动中,能不能找到那两个人还是一个未知数。

  "陛下,依然没有任何消息。"多纳尔躬身行了一礼。

  "哼!难道他们是空气不成?出动了所有的军队,居然还找不到他们的行踪?真不知道你们的眼睛长来干什么用的!"

  "属下一定敦促他们尽快将依维斯和杨秋捉拿归案。"多纳尔面有愧色,不过,他也是无可奈何,茫茫地狱,要找到依维斯和杨秋谈何容易。

  "多纳尔,如果能够在地狱将他俩解决的话,将来我们攻取人族可容易很多;但如果不能的话,后果你也清楚。"佐拉深深吸了一口气,平息住自己直往上冒的怒火。

  "属下明白!"多纳尔不敢面对佐拉的怒容,"另外,最新消息:我们派驻青阳的军队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什么?"本来还躺在床上的佐拉一下跃坐起来,"无一生还……难道人族已发现了我们的行踪?"

  "现场的检查员发现地狱入口已被揭开,不过,现场并没有找到人族。而死去的兄弟似乎是给一种极端凶残、厉害的武技杀死的!属下估计,很可能是依维斯和杨秋干的。"多纳尔有条不紊地说道。

  "马上派重兵把守住那个入口,连一只苍蝇都不能让它飞走!"佐拉气喘吁吁地说道,"另外,毕达尔的伤势怎样了?还有其他受伤的魔族高手呢?"

  "正在恢复之中,不过,由于伤势过重,怕是需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了。"多纳尔一边说一边瞥着佐拉。

  "魔族需要他们!"佐拉说道,"无论如何,给我请最好的医生,给他们用最好的药,让他们尽快恢复过来。"

  "遵命!"虽然多纳尔早就已经这样干了,但他还是点头称是,因为他知道,有时候,有必要假装不知道。

  "依维斯,杨秋,朕就不信你们能够飞出我的手掌心!"佐拉阴沉着脸,咬牙切齿地嚷道,同时痛苦地皱了皱眉头,不小心牵动了伤势。

  ***********

  "杨秋前辈,你怎么样了?"依维斯低头望着悠然醒来的杨秋,只见他脸如金箔,呼吸急促,伤势明显不容乐观。

  "我没事。"只要杨秋还会开口说话,无论伤得多严重他都会咬紧牙关说没有事,"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一片漆黑?莫非我们依然身在地狱?"

  "是的!"依维斯,答道,顿了顿,又望着杨秋,"杨秋前辈,对不起,是我连累了您!"

  "傻孩子,是我自愿的。"杨秋笑道,"如果不是我自愿的话,你拿剑逼我我也不干!同样的,如果我愿意来,而你阻止我,我会跟你没完。"

  在这种环境之下,杨秋前辈居然还可以谈笑风生,依维斯不禁哂然。

  "但为了大部分人都懵懵懂懂、自私自利的人类,做出这样的牺牲,呵,我也不知道到底值得还是不值得。"杨秋冷笑着说道。

  依维斯不禁默然,有时,他也会怀疑自己做这件事情的意义何在,人族跟魔族根本就没有什么本质区别。不是所有的魔族都穷凶恶极,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值得拯救。

  "这样也好,魔族那些傻瓜又怎么会想到我们还留在地狱,嘿嘿!"杨秋站起来,看了看四周,又冷笑了几声。他的伤势如此严重,居然还可以站起来走几步,这种意志力简直令人发愕。

  "其实这里不但是地狱,还是魔宫呢!"依维斯用手指捏了捏太阳穴,说道。

  "魔宫?"杨秋略显惊讶,但随即又恢复正常,"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依维斯,干得好!"

  依维斯的伤势也不轻,他微微一笑,手按住隐隐作疼的胸口,"这里是妖怪王原来居住的地方,多亏璐娜和我说起这里,不然的话,我们的行踪恐怕早就被魔族发现了。"

  "这么说来,璐娜又救了你一命!"杨秋闻言又四周望了望,"当然,也救了我一命。"

  杨秋一语触中了依维斯的心事,他低头"嗯"了一声,心想:照行程来说,莫问和璐娜应该已经到达阿尔斯山了,不知道西龙他们是否有照我的命令撤回那里呢?

  "这个妖怪王也是个没情趣的家伙啊!"杨秋轻笑了一声,仿佛找到了知音一般,"家徒四壁,跟我在死神之渴望的房屋几乎一模一样。"

  听杨秋前辈的语气,仿佛没有生活情趣也是一种值得炫耀的优点一样,依维斯不禁微微一笑。

  "嘿嘿,要是长久在这里住下去,说不定我们也会变成魔族一般。"杨秋又笑嘻嘻地说道。

  "虽然这里很幽静,适合我们休养,不过,恐怕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依维斯说道,"人族的味道毕竟与魔族不同,而且,魔族的鼻子比我们要敏感得多。因此便要在他们发现我们的行踪之前,尽快离开这里。"

  "噢!"杨秋有点失望。

  "怎么,杨秋前辈不愿意离开这里吗?"依维斯问道。

  "不是不愿意,只是想多逗留一阵,避开烦嚣的尘俗。"尽管表面上强颜作笑,但是,负伤还是杨秋他对寰宇大陆产生了一定的厌倦感。

  "嗯!"其实依维斯又何尝不想呢?只不过,命运一开始便注定不受他自己的控制,他也只好去为命运强加给他的一切而努力。

  "杨秋前辈,我们要在三个小时后离开这里,还是认真地调息养伤吧!"依维斯建议道。

  "好!"杨秋点了点头,接着,"哇"的一声,喉头一热,杨秋吐出了一大口鲜血,眼前一阵发黑,浑身无力,几乎就要软绵绵地栽倒在地上。

  "杨秋前辈!"依维斯忧虑重重地叫道。

  ***********

  神圣之城。

  天行带着幻岚部队来到这里后,锐意改革,将城内各处修葺一新。虽然从外观上看,神圣之城已经远远及不上当年神族刚刚建城之时的景象了,但是,若从纯军事方面来衡量,却并不在当年之下。

  为此,天行甚是得意,不过,他也知道对抗魔族是一个长期而艰苦的过程,光有坚固的城墙是不够的,还需要有充足的兵源。于是,他开始下令四处招募士兵,可惜进展甚微。本来打算当兵的年轻人一听到招募的人说"为人类献身"就纷纷掉头而走。

  "没有钱?这怎么行?"

  "义务的?我才不干!"

  "为人类献身?什么?魔族来啦?他们要攻进来?我不怕,要死大家一起死,又不是我一个人死!"

  ……

  天行和西格非都想不出解决的方法,只好听之任之。不过,他们还是慢慢招募到了一些士兵,虽然这些士兵难免良莠不齐。

  "李各特将军,我师傅天行有请!"在这个时候,若炎奉天行之命前来召唤神圣之城驻军现任首领李各特,在这里,首领是轮流由各国派来军队的小头领担任的,而李各特刚好是埃南罗人。

  "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李各特喝问道,天行来到这里后,他只在自己的领域里活动,根本就没有去拜见。

  "门卫放我进来的。"若炎答道,"我师傅有请。"

  "天行?是谁?听都没听过。"李各特稍微定下心来,鼻孔里哼出一口气,不屑地说道,"他要见我让他自己来找我,摆什么架子?简直不将老子放在眼里。"

  "李各特将军,我师傅是现任的联军首领。"若炎听到对方辱骂自己的师傅,心里当然很生气,但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

  "他是联军首领,那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这里的首领,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哼!你师傅怎么连这个也不懂呢?"李各特一脸的鄙夷。

  "你说话最好客气点。"若炎面有愠色。

  "这是我一贯的作风。"李各特不置可否地冷笑一声,"要是看不惯就请吧!"

  实在犯不着跟这种人生气,若炎定了定神,"请问李各特将军来自何方呢?"

  "我从哪里来关你屁事?埃南罗,吓死你吧!哼,我现在天天都在等佛都亲王把老子调回去,离开这个人烟罕至的鬼地方。"李各特冷哼道。

  "哈哈。"若炎大笑不已,"你 不知道佛都亲王对我师傅也很尊重吗?"

  "真的?"李各特瞪着若炎,又笑了笑,"哈哈,别吹了,佛都亲王是何等尊贵的人物,对你师傅唯命是从?我看你的样子也可以推知你的师傅连给佛都亲王提鞋都不够格。居然抬出佛都亲王来吓唬我?老子是吓大的啊?"

  "你不相信我的话,总该相信这个吧!"若炎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块佛都特别颁发的令牌。

  "令牌?伪造的吧!"李各特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惊恐。

  "信不信由你了,反正我只负责传话。"若炎冷笑着作势欲走。

  万一真的跟佛都亲王有关系的呢?前几天那个西格非也口口声声这样说,李各特转念一想,赶忙说道:"且慢,带我去见你的师傅吧!"

  "你不是不相信的吗?"若炎冷冷地望了李各特一眼。

  "我就是想去分辨一下真假。"李各特分辨道。

  若炎横了李各特一眼,"那就走吧!"

  "走就走呗!催什么催?"李各特慢腾腾地跟在若炎的背后。

  若炎也不多说,一把拖起李各特,飞上半空。

  "啊?你想干什么?快放我下去!"李各特何曾见过这样的景象,大惊失色地嚷道。

  "不会摔死你的,放心。"若炎紧紧地抓住李各特的臂膀。其实,就算若炎不抓住他,李各特的双手也已牢牢地抱住了若炎的肩膀了,几分钟前还不可一世的他到了半空,吓得跟一只缩头乌龟一样。

  三分钟之后,若炎将李各特从他的府邸带到了天行的居处。

  "师傅,李各特已带到。"若炎松开李各特,将他推到一旁的凳子上,而此刻的李各特却还惊魂未定,面如土色。

  "李各特是吗?"天行看到李各特这样一副样子,第一个念头就是一向明智的佛都挑人的眼光怎么这么差劲,紧接着又一想:看来,连佛都也没有把神圣之城放在眼里,所以找些小角色来这里滥竽充数。

  "正是!"李各特缓缓睁开了眼睛,向四周望了望,壮着胆子答道。

  "这就是我师傅天行。"若炎指着天行说道,"还不快快叩拜我师傅?"

  "叩拜?开玩笑!"惊魂稍定的李各特又恢复了刚才的耀武扬威,"我念他一大把年纪,不叫他来叩拜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居然还有人大言不惭地要我叩拜他?简直是做白日梦!"

  "算了,若炎,你先下去吧。"天行显得毫不介怀。

  "可是……"若炎还想说些什么,但见天行向他挥了挥手,于是便转身而退。

  "见到天行前辈还是这副态度,李各特,你也太狂妄了!"西格非忍不住训斥道。

  "我想怎样是我的事,别忘记了,这里现在是我的地盘,要是你们不听话,我把你们都赶走。"李各特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说着竟然拍案而起。

  "李各特将军,请坐啊!"天行和颜悦色地指了指凳子。

  "有什么事情就快说,老子可没有那么多闲情逸致。"李各特气焰十分嚣张。

  天行脸上的笑容未曾稍减,只是从怀中掏出一张盖着佛都大印的亲笔信,递给李各特。

  李各特若无其事地扫视了几眼,突然,身体好像被蜜蜂蛰到一样,弹了起来,又认真地看了一遍,"你……您是佛都亲王的贵宾?您救了佛都亲王的命,您真是联军首领……"

  天行笑了笑,"这些都是小事,李各特将军可别放在心上哦!"

  故意把这些东西给我看,还叫我别放在心上,鬼才相信你!李各特心里一动,马上跪在地上磕头不迭,"天行司令,总司令,小的刚才态度倨傲,实在是罪该万死,请总司令降罪。"

  "哪里!哪里!这里可是李各特将军的地盘啊!"天行讥刺式地冷冷说道,"说起来要赔礼的是我啊,初来乍到,没有去看望李各特将军,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

  "总司令,您千万不要把这些放在心上,小的知错了,知错了!"李各特说道。

  "你现在知道错了?"天行"腾"的一声站起身来,大喝道,"李各特,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

  "小的错在……错在蔑视长官,礼貌不周。"李各特一边说一边打量着天行的脸色,生怕他一个不开心便命士兵将自己推出去斩了。

  "还有呢?"天行的声音如同鞭子样一鞭鞭地打在李各特的身上。

  李各特面如死灰,"小的还错在没有跟西格非将军好好合作,在任期间,更没有好好打理这里,致使这里日渐堕落成为断壁残垣。"

  "你知道我生平最恨的是什么吗?"天行紧盯着李各特。

  "小的……小的不知道。"李各特结结巴巴地说道。

  "我最恨的就是玩忽职守!魔族即将进攻人族,身为人类的守护兵的你们,竟然如此懈怠,还处处为难‘自由王子‘,简直罪无可赦。"天行冷冷地说道,杀气霎时乍现他的眼睛。

  "饶命,饶……"李各特竟然吓得连话也说不出来。

  天行神色一松,"我可以给你一条生路,不过,以后要是再让我知道你的劣迹,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

  "小的知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李各特如释重负,暗自松了一口气,说道。

  "只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天行神色又是一紧,"来人,把李各特给我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板,然后再拖回来见我。"

  李各特被吓得连求饶也不敢了,竟然乖乖地被带了出去。片刻之后,士兵们又将他带回,"多谢总司令不杀之恩。"李各特勉强跪在地上,抖抖索索地磕头说道。

  "李各特,这次乃是军纪所需,我也没有办法。希望你下次英勇立功,到时,我一定告诉你们佛都亲王,让他给你升官。"天行又换上了一副笑脸,仿佛李各特被打跟他完全没有关联。

  "总司令公私分明,小的深感敬佩。"李各特大声嚷道,"以后小的一定痛改前非,不辜负总司令您的殷切期望。"

  "那就好。"天行笑了笑,亲自走下来扶住李各特,然后,从怀中掏出一罐药酒,"这是专治跌打的,效果神奇,三秒钟见效,你拿去用吧!"

  "多谢总司令。"李各特心里虽然怀疑天行居心叵测,却也只好又鞠了一躬。

  "若炎!"天行高声嚷道,"来,送李各特将军回府休息。"

  "怎敢劳烦若炎大人,下官还是自己回去吧!"李各特诚惶诚恐地说道。

  "举手之劳罢了。"天行转身对着若炎,"速去速回。"

  若炎依令扶着李各特而去。

  "‘自由王子‘,你对我这样处理这件事情是否满意?"天行问道。

  "经过天行前辈你这样一整顿,就算李各特怀恨在心,他以后也不敢再为难我们了。"西格非说道,"只不过,对于这种害群之马,为何不干脆撤了他的职务呢?"

  "如果撤掉他的职务,势必要有人顶替他,而被派来这里的士兵素质参差不齐,比李各特更加劣等的占绝大部分。因此,我就想,不如让受过教训的李各特继续当下去,相信经过这次教训后,他以后再也不敢胡作非为了。"天行说得头头是道。

  "原来如此!"西格非虽然点头称是,内心却有所保留。

  

第九章 最危险的地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