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重见光明

    

  地狱。

  "没错了,就在这附近!"依维斯向着杨秋悄声说道。

  躲在偏僻处的他们眼见着魔族士兵络绎不绝地走来走去,想到自己两人身怀绝技,却由于身受重伤而无法施展,不禁连连苦笑。他俩屏住呼吸,睁大着眼睛看着一大群魔族士兵从距自己藏身之处约十米处走过,火把虽明灭不定,但在这黑暗的地狱却显得光辉灿烂,而刀刃和盔甲的反光也非常耀眼。

  魔族士兵迅速地走过,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依维斯轻轻舒了一口气,用手揉了揉双眼,然后又放松了麻木的双腿。

  "有没有发现敌人?"从刚才那队魔族士兵离去的方向传来这样的声音。

  "没有!长官。"

  "要不想把命丢了,就给我小心点,圣皇陛下说他们一定会来这里。"

  "遵命!长官!"

  依维斯和杨秋对视了一眼,看来,硬闯显得不大现实,但要从魔族巡逻的空隙蒙混过关,却也不容易。

  不一会儿,另一队魔族小组从依维斯和杨秋面前经过。为首的是一个肩膀上挂有两条黄色条纹的军官。依维斯想起在魔宫时见到的那些魔族,除了魔皇之外,肩膀上最多条纹的也就是五条而已,看来,这个军官的官职即使不大,也不会太小。

  依维斯心生一计,向杨秋点了点头,而杨秋立刻心领神会,用手指了指被当作手杖的剑。依维斯满意地笑了笑,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向自己的左边扔去。"扑"的一声,一群鸟发出一阵受惊的叫声,扑打着翅膀飞走。

  "停!"那魔族军官耳朵还算灵敏,立刻示意小队停下来,然后,又让士兵们把火烧得更旺,接着,带领着士兵们慢慢地向发出声音的地方围拢。

  "十五个!"依维斯向杨秋示意道,杨秋神情凝重地点了点头。虽然他们受了重伤,但杀死十五个士兵还是绰绰有余,不过,困难的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他们,而不让其他魔族士兵有所察觉。

  魔族士兵突然加快速度,一个个拿着武器,向着石头落下的地方扑过去,"锵",火星四起,大概是用力过猛,以致刀刃和石头发生了猛烈的撞击。

  "没有!"魔族士兵们神色大为放松。

  "继续巡逻!"军官下令道,但正在此时,两道可怕的剑光毫无征兆的从天而降。十四个士兵来不及发出一声叫唤,便倒在泥土上,口不能言。而那军官正想发出求救信号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喉结处一片冰冷,于是,丝毫也不敢再动弹,只是用眼睛斜望着那洁白如光的剑锋,豆大的汗水一滴滴地流了下去。

  在瞬息之间连杀了十四个士兵,几乎将杨秋和依维斯身体里的潜能耗尽,依维斯还能支撑,杨秋却连站都站不稳,一下子坐倒在地,许久也爬不起来了。

  "老了,老了!岁月不饶人啊!"杨秋苦笑着。半分钟后,略事休息后的他开始有条不紊地将被杀魔族士兵的衣服从他们身上剥下来。

  "依维斯,穿上!"杨秋指了指衣服,迅速用剑指着魔族军官的心脏,魔族军官并不敢有丝毫反抗,他知道这两个能够在瞬刻之间就将十四个士兵消灭的人,绝对可以轻而易举地杀了自己。

  依维斯很快地换好了衣服,现在,他和杨秋俨然是两个魔族士兵,而杨秋在看了依维斯的装束后,不禁哑然失笑。因为,魔族士兵本来就身材高大,而依维斯则略显瘦削,那衣服穿在他身上实在是太宽大了。

  "你们想干什么?"魔族军官不敢大声说话。

  "你说呢?"杨秋嘲弄地用剑在魔族军官的脖子上划动着。

  "你想让我带你们出地狱?"魔族军官只感到一阵阵凉意,忍不住微微发抖。

  "聪明!"杨秋说道。

  "哼,休想!没有圣皇陛下的手谕,谁都不能自由出入。"魔族军官挺了挺腰,想尽量使自己显得像个英雄。

  "两条路,一是死,一是带我们出去,随便你!"依维斯冷冷地说道,"快走!要是有半点不妙,你立刻没命。"

  杨秋撤下剑,魔族军官下意识地又挺了挺腰,但在感觉到一把匕首在自己的腰际紧了紧后,马上委顿下去,"我……选择第二条路,一切听从两位吩咐。"

  "聪明!"杨秋重复了刚才的评语。

  "我会尽量配合两位,但是,如果有什么不受控制的不测,那……"

  "你一样得死。"杨秋答道。

  魔族军官哭丧着脸,谁叫自己的性命掌握在这么蛮不讲理的人的手里呢?他深深地为自己刚才没有发出信号向其他巡逻队伍求援,便贸然发动攻击而后悔。

  依维斯和杨秋一左一右将魔族军官夹在中间,一路走去,见到的魔族士兵越来越多,心中不禁暗叹魔族士兵凶神恶煞、浑身散发着杀气,养尊处优的人族士兵又岂是他们的对手?

  自然,一路上也免不了有士兵见到那魔族军官便驻足行礼。

  终于,他们来到了青阳出口附近。

  "长官好!"守关的魔族军官肩膀上有一条黄带。

  "好!"被依维斯和杨秋挟持的魔族军官点了点头,"没有发现敌人踪迹吧?千万要小心啊!"

  "谨遵长官教诲!"守关军官敬了一礼,指了指依维斯和杨秋,"这两位是……"

  依维斯望着他身边的魔族军官,魔族军官心里泛起一阵寒意,"他们是我的部下,你问这个干什么?"

  "随便问问而已,长官别见怪!"守关军官讪讪地说道。

  "你的上司呢?"魔族军官有拖延时间之嫌疑。

  "他刚才亲自率兵巡逻去了。"

  "噢!看来,这小子想升官发财啊!"魔族军官的笑容很不自然,因为依维斯的手在他的后背上紧了一紧,意思自然是要他老实点,别再玩花样。"我要出关!"

  "那请长官出示圣皇陛下亲自签发的通行证。"守关军官伸出手来说道。

  "事情紧急,来不及向圣皇陛下请示。"魔族军官在依维斯和杨秋的两重威胁之下,只得硬着头皮说道。

  "那属下也爱莫能助了,没有圣皇陛下的命令谁都不能出关。"守关军官摊开双手,说道。

  "废话少说,要是今天我出不了关,延误了战机你担当得起吗?"魔族军官一脸的愠怒。

  "属下只是遵从圣皇陛下的命令……"

  "闪开!不晓得变通的家伙!"魔族军官大踏步地向前,一把将守关军官推开。

  "长官,你要走可以,可是你身边这两位……"冷不防被推dao在地的军官说道。

  "有什么事情我负责!"魔族军官头也不回,其他士兵见那军官来势汹汹,也不敢多加阻拦,只得纷纷放行。

  "快!"依维斯和杨秋连声催促。

  无可奈何之下,守关军官只得让自己的属下马上飞报上司,眼睁睁地看着依维斯三人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

  四周越来越暗,杨秋从魔族士兵手上夺来的火把在扑闪出最后一颗火星之后,终于也泯灭在黑暗之中。依维斯念动古魔法,举起长剑,让三人为亮光所包围。而他们身后,依然是一望无际的黑暗。

  "老实点,要是带错一步路……哼!"杨秋冷冷道。

  "我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啊!"魔族军官诚惶诚恐地说道。

  他们距离刚才的关口已经越来越远了,现在,已完全听不到魔族士兵的声音了。魔族军官的脚步越来越慢,也许,他还奢望着魔族军队能够追上来吧。

  "给我快点!"依维斯和杨秋虽然因为受伤而脚程变慢,但还是感觉到了魔族军官的懈怠。

  前面突然隐约出现了亮光,依维斯和杨秋心中大喜,终于到了!魔族军官的神色却丝毫未见放松,虽然他完成了任务,但是性命依然掌握在别人手中,是生是死仍未可知。

  "站住!你们是谁?"突然,一条影子不知道从那里闪了出来。

  "莫问?"杨秋和依维斯惊叫一声,"你怎么来了?"

  原来,莫问在阿尔斯山上越想越不对头,再加上璐娜那副忧愁的样子也令他产生无限怜意,于是,便在和西龙商议后,单枪匹马重回地狱。而在他刚刚把守卫在这里的魔族士兵干掉之后,就听见了依维斯等人的脚步声,于是,他躲在隐蔽处,等待着他们的出现。

  "依维斯,师傅!真的是你们啊!"莫问惊喜万分,喊道,又看到了魔族军官,"他是?"

  "给我们带路的!"依维斯和杨秋相视而笑。

  莫问也明白过来,"杀了他?"

  "饶命啊!三位大爷,小的一直遵从你们的命令,请大爷给一条生路。"魔族军官吓得脸如土色,跪地磕头不迭。

  "杀!"杨秋表示同意。

  "放了他!"依维斯马上阻止道,"我们不能言而无信。"

  "好像我们当初也没有答应他,如果他带我们到出口就放他走。"杨秋冷笑道,"放了他,我怕他回去通风报信,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小的不敢!万万不敢!"魔族军官说道。

  最后,在依维斯的坚持下,杨秋和莫问只好同意放走了魔族军官,不过,在这个时候,魔族军官却对他们说出了一个让在场者都惊诧不已的请求。

  "各位大爷做做好人,帮我把左手砍掉!"

  依维斯迟疑了一下,便一剑挥了过去,手臂应声而断,"扑"的一声跌在地上,一股黑血喷涌而出。

  魔族军官痛得昏死过去,但是脸上却充满着感激的神色。

  "为什么?"单纯的莫问却无法理解魔族军官这个举动。

  "如果他完好无损的回去,一定会引起质疑,到时很可能连命都没有了,所以,他选择了这样。"依维斯简略地答道。

  "这样回去说不定还可以邀功呢。"莫问吹了一声口哨。

  "我们赶快回到地面再说吧,"依维斯说道,"魔族士兵很快就要追来了。"

  "追来正好,让我杀个痛快。"莫问笑道。

  依维斯和杨秋都苦笑不已,"难道你没发现我们两人都已受伤非轻了吗?"

  莫问搔了搔头,"对不起,我太粗心了,我……"

  **************

  "终于回到人族了!终于又见到阳光了!"满眼被白光充塞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感从依维斯和杨秋的心中涌起。也许,只有长久置身于黑暗之中的人才明白阳光的真正可贵之处,正如只有在沙漠中的人才明白泉水的难得。

  青阳皇宫里的断臂残肢早已不见了,也不知道是被魔族带走了,还是被青阳人拿去埋了。四周一片祥和,看来,除掉占用这里的魔族后,乌烟瘴气也随之消失了。

  "真好啊!这人间的空气真好啊!"杨秋贪婪地吸了几口气,"难怪魔族天天想着要赶走人族,换成是我,我也会那么干。"

  望着杨秋,依维斯脸上不自禁呈现出一丝笑意,回到人族之后,他们的伤势也在迅速恢复中。看来,地狱的空气的确会加重他们的伤势,而人间的则恰恰相反。

  "依维斯,你们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的?"刚才在地狱时时间仓促,莫问一直没有来得及问,现在终于找到机会仔细询问了。

  依维斯于是择要把事情经过向莫问叙述了一遍,莫问听得很投入,还不时发出惋惜之声,"哎!没有杀几个头头,可真遗憾啊!"

  "莫问,璐娜怎样了?"把一切都交代完之后,依维斯便问他最想知道的事情。

  "她很想念你,我就是看不过她的苦况才来找你们的。"莫问据实答道。

  "噢!"依维斯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如果可以永远在一起,他当然也不想分离,只可惜人生事总是事与愿违。

  "你让她一个人留在阿尔斯山?"依维斯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着急地问道。

  "西龙他们已经回去了。"看到依维斯如此关心璐娜,莫问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开心还是该伤心。

  "噢!"依维斯神色放松了不少,心想:西龙他们果真依照我的命令撤回阿尔斯山。

  "我们赶快回去吧!璐娜一定着急死了。"杨秋提议道。

  "还是先休息休息再说,反正也不急在一时。"依维斯自然是为了照顾杨秋的伤势,至于他自己,现在让他马上飞回去也没有问题。

  "不!"杨秋焉会不知道依维斯的意思,马上表示反对。

  "哎呦!"依维斯故意叫了一声,然后紧皱眉头,"既然如此,那我也只好同意了,好了,走吧。"

  杨秋打量着依维斯,"依维斯,看来你伤势真的很严重。莫问,我们还是先休息几个时辰再走吧。"

  莫问点头答应,然后说道:"据说,云梦换了一个新皇帝,依维斯,你的舅舅也死了。我是在进入皇宫前听到的。噢,不,这里好像已不再是皇宫了,新的皇帝嫌这里阴气太重,已迁都了,而这里成为开放式的旅游景点。"

  依维斯也没有问一向不关心世事的莫问是如何得知这些消息的,只是若有所失地点了点头。和英再怎么坏,也是他的舅舅,是他在这世界上唯一的嫡亲。依维斯不禁想起了初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见面时的景象,那时的和英已露出死亡的迹象了。

  "唉!"依维斯怅然地叹了一口气。

  "这种人根本不值得你为之伤心。"杨秋说道,

  依维斯也没有争辩,只是苦笑了一声,他知道杨秋无法体会他此刻的感受,而自己也很难体会到杨秋的感觉。人和人之间的差异决定了他们理解事物角度的不同和感受性的不同。

  而莫问则怔怔发呆,他在想璐娜现在不知道急成怎样一副样子了,"依维斯,你会好好地对待璐娜的,对吧?"莫问话一出口,便深深后悔。

  "当然。"依维斯虽然对莫问的问题感到奇怪,却也立刻答道。

  好在依维斯没有多问,莫问心头如放下了一块大石,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

  圣历2109年12月11日下午5点,当整个阿尔斯山为金光闪闪的夕阳所笼罩的时候,依维斯、杨秋、莫问回到了这里。

  "那不是璐娜吗?"莫问眼尖,指着不远处的背影,说道。

  "你们先去找西龙他们,我去找璐娜。"依维斯说完之后,立刻头也不回地向璐娜走去。

  莫问怅怅地望着依维斯远去地身影,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璐娜!你还好吗?我回来了!"依维斯欢快地说道。

  "依维斯!"璐娜愕然地望着依维斯,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真的是你!碰到莫问了吧?"

  "当然。"依维斯微笑着靠近璐娜,轻轻地拉起她的手,"璐娜,你的手怎么这么冷,也不多穿点衣服。"

  听到依维斯关怀的问话,璐娜心完全醉掉了,痴痴地望着依维斯,"我没事,依维斯,你好像瘦了。"

  "没有,你多心了。"

  "真的没有吗?"璐娜关切地问道,"呵,大概是我眼花了吧。

  阿尔斯山,我又来了!依维斯没有说话,把视线投向远山。

  "依维斯,我……我一直害怕你回不来了呢!"

  "我怎么可能回不来,就爱瞎操心。"依维斯笑道,"我们回去吧,他们还在等我们呢!"

  "好。"两人并肩离去。

  ***********

  "总统领!"尽管事先已得到杨秋和莫问的知会,风杨等人一见到依维斯,还是欢天喜地地鞠躬道。

  "不必拘礼,我又让各位担心了。"

  "好小子,我还以为你真的要死在地狱里了呢!"西龙开玩笑道,"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大摆庆功宴。"

  "有什么好庆祝的?"依维斯说道,"正事要紧,各位随我来!"

  片刻后,众人便在依维斯的带领下来到阿雅的墓前,不过,没有人知道依维斯到底打着什么主意。

  依维斯怆然地看着墓碑,弯身鞠了几个躬,随后,他猛一转身,对狐疑不定的众人说道:"诸位,当初我和坎亚师兄、阿雅还有西龙在不言山时,相处得不可谓不愉快。小时候,坎亚师兄一直待我如同亲弟弟,爱护有加,而我也视他如同兄长。但人生变幻无常。在随后的日子里,坎亚师兄由于种种原因和我势同水火,最后更直接导致了我们三人之间的悲剧,唉,说起来,也是由于我的优柔寡断,假如我当初听从西龙的话,也许便不会使局面不可收拾。"

  依维斯今天准备在这里检讨自己?西龙狐疑不定地想到。

  "也许,你们会对坎亚师兄抱有相当大的恶感,不过,我个人倒没有觉得他犯下多大的错误,他只不过是选择了自己想走的路罢了。"依维斯继续说道。

  风杨、星狂、杰伦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依维斯到底打着什么主意。而西龙倒没有显得多惊讶,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他早就习惯了依维斯时不时的惊人之语。

  "其实,犯下最多错误,最罪不可赦的是我,要是我果断一点,悲剧本可以终止。"依维斯说着叹了一口气,随即,面色一正,"请诸位看着,我依维斯再也不会对任何人、任何事优柔寡断、迟疑不决了。"

  "依维斯,我真替你开心!"西龙仰望着依维斯的脸,说道。

  依维斯向着西龙重重地点了点头,"以后,你们看到的将是一个全新的依维斯。但你们完全不用为此而开心,因为以后,也许你们会再次无法接受我。"说着,他在心里苦笑了一声:实际上,我又何尝会因此而开心呢?

  依维斯确实变了啊!西龙想着,说道:"那么,联合军的事呢?天行前辈那边可催得紧呢。"

  依维斯摇摇头,说;"不用管他,我们只要管好我们自己的这块土地就可以了。"

  "这恐怕会招惹闲言闲语,外面已有传言说前进军只顾自己的生死,不顾别人。而且,我们的师傅也在那里。"西龙迟疑着说道。

  "师傅?"依维斯蹙着眉头,想了想,说道,"那也没有办法,总之,我们固守这里便罢。"

  "可是,连师傅也不管吗?"西龙不解地问道。

  "不是不管,而是不能去,以后你会明白的。"依维斯的语气不容置辩,说着转向另一边,"星狂、风杨,你们带着东部军团、北部军团驻守普兰斯,星狂为正,风杨为副。"

  "遵命!总统领!"星狂和风杨齐声应道。本来,以两个人来看,沉稳的风杨比较适合就任正团长,但是,普兰斯是星狂和魔武打下来的,任他为正也是理所当然的。

  "星狂,你可要好好注意民生,严加训练士卒,并注意不断补充兵员。"依维斯交代道,"至于风杨,你要好好地协助星狂,要是他有什么错,要立刻纠正他,明白没有?"

  "遵命!"星狂和风杨对视了一眼,再次齐声答道。

  "杰伦,你马上带兵出发到基欧,镇守基欧的重任就交托于你了。"依维斯又下令道。

  "属下一定不辱使命!"杰伦肃立着行了一个军礼,大声回答。

  "那兰罗为民政总长,主要负责购买、生产粮草诸事;白木为通信总长,负责整个前进军地盘内的财政和通信。"依维斯转向这二人问道,"有问题吗?"

  那兰罗和白木自然不会有问题,这些本来就都是他们已经驾轻就熟的事情了。

  "西龙。"说到这里,依维斯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由于请学师兄已经仙逝,你便代替他的职务,为前进军总军师兼中央军团团长,负责镇守永久中立之地。"

  "好。"西龙也不推辞,答道。

  "希望大家好好干,做好本职工作。"依维斯说道,向四周望了望,这才发现少了一个人,"魔武呢?"

  "噢,他的部队还驻守在皮尔瓦拉。"西龙抢先答道。

  "把他先调到这里来,我有任务给他们。"依维斯略一思索,一个将会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计划已在他心中成形。

  "好,这事就让我去办吧!"西龙答道。

  "谢谢你,西龙。"

  "举手之劳。"西龙满不在乎地伸了伸懒腰。

  *************

  "杨秋前辈,您真的要走了吗?"璐娜依恋地望着杨秋,问道。

  "是的,所以,我才来向你道别。"只有在璐娜面前,杨秋才会流露出这样和蔼的笑容。

  "璐娜舍不得你呢。"璐娜凝望着杨秋,依依不舍地说道。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杨秋笑着叹了口气,"我这把老骨头经不起折腾了啊,要回老本营继续休养了,否则,怕要功尽身亡了。"

  璐娜掠了掠遮住眼睛的头发,无奈地说道:"那依维斯和莫问都知道了吗?"

  "他们都还蒙在鼓里呢,我只告诉你一个人而已。"杨秋表情轻松。

  "杨秋前辈,您对我真好!"璐娜伸手给了杨秋一个大大的拥抱。

  "有空记得来探望我。"杨秋说道,"还有,等我走后才可以告诉依维斯和莫问,知道吗?"

  璐娜呆了一呆,知道杨秋是怕莫问和依维斯挽留他,"好的,我不会告诉他们的。"

  "好了,我走了,璐娜小姑娘可要好好保重,我可不想再见到你哭泣的样子。再见啦!"杨秋又是微微一笑。

  "再见!"璐娜好容易才忍住了即将掉下来的眼泪,哽咽着说道。

  杨秋对着璐娜再一次露出笑脸,然后,扭过头,头也不回地走了。

  "杨秋前辈,今日一别,不知道何时再见了,你可要好好保重噢,璐娜会一直为你祝福的。"望着杨秋远去的背影,璐娜喃喃自语道。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回想起在死亡之渴望的种种往事,璐娜内心一阵莫名的震动。

  璐娜就这样呆立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种状况才被一声叫声打断了,如梦初醒的她望着来者,"依维斯,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杨秋前辈走的时候。"依维斯望着璐娜的脸,"我知道本非尘俗中人的他去意已决,也不想出来让他为难,所以……。"

  "我明白了。"璐娜淡淡一笑。

  依维斯也报以一笑,"要是莫问知道了,不知道会有什么感觉呢?"

  "他会理解的。"璐娜忽然抬起头来,"依维斯,我要和你永远永远地在一起,不分离,答应我,好吗?"她也不知道自己以前有没有说过类似的话,一时激动,便脱口而出。

  依维斯重重地点了点头。"但愿我真的能和你永远永远在一起。"望着投入怀中、幸福无比的璐娜,依维斯内心充满温情,却又对前途充满了担忧。

  确实,前路茫茫,又岂是人力可以控制的呢?

  

第十一章 重见光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