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出乎意料的决定

    

  圣历2109年12月18日,阿尔斯山。

  魔武带领着黑暗斗士顺利抵达,大喜过望的依维斯马上将魔武迎回大本营,而魔武则让军务官格里高尔替他安顿好黑暗斗士兵团。

  "魔武,你可总算来了!"依维斯望着他黑炭头一样的朋友,伸出双手搂了搂他的双肩,欢快地说道。

  魔武裂开嘴巴,点了点头,习惯沉默的他,即使是在最好的朋友依维斯面前也仍然没有多少话要说。

  "一路还顺利吧?"依维斯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魔武,有点担心这个脾气暴躁的家伙在路上惹事。

  "顺利!"魔武简略地答道,接着,又用力地挥舞着拳头,"我完全可以自保。"

  "当然,怎么会有人敢惹你呢?我是为别人担心。"依维斯知道他的朋友会错意了,其实他是担心魔武在一路上滥杀无辜,因为,他完全清楚,像魔武这种人,性子一来,不管是平民也好,恶霸也罢,一律难逃一死。魔武才不会去管什么是非曲直呢。

  魔武呲牙咧嘴地微笑着,毕竟,还是依维斯理解他。

  此时,莫问和西龙也都闻讯而来了,对于这位久违的朋友,莫问的问候语简单地不能再简单。

  "魔武,你好!"

  魔武也****了一句,虽然两个人都是依维斯的好朋友,而且,还曾经在"迷惘之雾"共同生活过一段时间,不过,他们彼此之间的印象并不好。如果不是依维斯,这两个人碰到一起,假如不是形同路人,肯定会是一见面就互不服气,非要一决高下不可。

  "魔武,你来得好啊!依维斯等你好久了,我还在说以你们的行军速度应该早就到达了呢!"西龙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不过,他主要倒不是因为见到魔武,而是想知道依维斯在魔武到达之后到底会公布什么样的消息。

  魔武同样报以一笑,对于说客套话和交际,他生来就缺乏天分。

  "那么,你们离开皮尔瓦拉城后,埃南罗军队有没有接管该城呢?"依维斯问道。

  "城里有少部分埃南罗士兵维持秩序,我已命人送信通知佛都,叫他派兵去那里了。"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对魔武来说,是非常罕见的,"当然,这件事情是出自格里高尔的提议。"

  依维斯正在想魔武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周到呢!却原来都是格里高尔的功劳,不过,魔武的坦率和毫不居功也在他意料之中。

  "干得好!"

  已安顿好黑暗斗士的格里高尔刚好已经置身于大厅之中了,听到依维斯的赞扬,不禁喜形于色,得意地左顾右盼,心里对在场人数太少感到非常遗憾。

  大厅突然变得一片静寂,西龙搓了搓手,笑着说道:"魔武,刚才你说皮尔瓦拉城里面有少部分的埃南罗士兵,不知道你们在里面的时候,有没有和他们闹矛盾呢?"

  "他们哪里敢和我们闹矛盾啊?"伴随着一阵阵夸张的笑声,格里高尔尖声地说道,"知道黑暗斗士王是手刃他们的‘战神‘巴蒂之人,统统都吓得不得了,只差找个洞藏起来了。"

  魔武狠狠地盯了格里高尔一眼,他实在不想提起这件事情,在一座城内,让友军害怕有什么值得炫耀的?而且,在他心目中,巴蒂可是死在他手下的最值得佩服的人物,而格里高尔的语气明显是在亵du巴蒂。

  "对不起……"格里高尔顿时矮了半截,涨红着脸,乖乖地躲在一角,再也不敢说话。

  西龙却完全能体会埃南罗士兵在和黑暗斗士共处一城时,那种既恨又怕的心理。"那么,依维斯,现在你总该公布你调魔武军队前来的原因了吧?该不会是想死守永久中立之地吧?"西龙终于找到机会问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了。

  "好,趁大家都在,我就把我的计划告诉大家。"依维斯说着深深地望了望璐娜,后者一直拉着他的手臂,此刻,拉得更紧了,"我召魔武军队前来,是想找一个地方隐居。"

  "隐居?"此语一出,连莫问都感到惊讶万分,更别提西龙了,他一时激动莫名,"依维斯,你又想走回老路了?你……你弃天下苍生于不顾,前几天还口口声声说要拯救天下,原来全部都是假的!依维斯,你太让我失望了,太让我伤心了,你怎么向师傅交代?怎么向死去的青华太师傅和请学师兄交代?"

  西龙越说越激动,双手忍不住猛烈地敲击着桌面。

  "我还一厢情愿地以为你召魔武前来是为了对抗魔族入侵呢!我……我看错你了!你这个耽于幻想的家伙,在这人族生死存亡的关头,你让星狂、风杨、杰伦他们去拼命,自己却打算着安于一隅,要去隐居?就连师傅他老人家也不惜出山,为对抗魔族尽自己的力量,你……简直是不可理喻!"

  "西龙。"依维斯见西龙的气话说得差不多了,便开口说道,"你以后会明白的,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样子。"

  "那是什么样子?"西龙还是难以压抑住自己满腔的怒火,"告诉我,依维斯,你告诉我!有话就直说,别遮遮掩掩的。"

  "现在跟你解释也没有用,你不会理解的。唉!"依维斯微微叹了一口气。

  "这就是青华太师傅口中的将会拯救天下的人吗?"西龙冷笑不已,仰着脸,望向屋顶,"青华太师傅,你睁开眼睛看看吧!"

  自古至今,成大事者总难免会遭受别人的误解,依维斯摇了摇头,沉默不语。

  "依维斯,无论你下什么决定,我都会跟随你的左右。"魔武才不会去分辨依维斯到底是对还是错,他的立场很明确,那就是一切都顺从依维斯的吩咐。

  西龙铁青着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直盯着依维斯的眼睛,"你这样做会伤了士兵们的心,更寒了我们的心。"

  依维斯无言,虽然他对自己的选择没有丝毫的犹豫,但是,这个选择到底是错还是对,依维斯却完全没有把握,因为,这只有等待事实来验证,而现在,谁都无法预料。

  "你倒是说话啊?别再装蒜了。"西龙狠狠地顿了顿足,质问道。

  "西龙,目前这种状况下,你觉得我们还可以冷静地对话吗?"依维斯平静地问道,西龙的不理解和反应都没有超出他的意料,不过,其实,他心底里还是希望这个和他相处时间最久的师兄可以体谅他。

  "换成你是我,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还可以冷静吗?我是人,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冷血动物!"西龙咄咄逼人。

  依维斯无奈地耸了耸肩膀,摊开了双手,"既然不可以得到你的谅解,西龙,那么,我也没有办法了。但无论怎样,我都会坚持自己的想法。"

  "我也不会放弃自己的立场!"西龙表情复杂地望着依维斯。

  依维斯低头,默然良久,又仰起了头,望着在座者,"地点我已经想好了,就在永久中立之地西部的卡洛特平原。我听说卡洛特平原已经由于‘自由王子‘西格非被调走,无人保护,而且,由于永久中立之地发生了数次大战,现在已经不复昔日的繁华,寥落不堪了。原先的大部分居民已经流散了,那里剩下的人口不过数万。我决心重新让这里繁荣起来,变成人间的乐土。"

  "还是请学师兄说的对,和平不是光靠浪漫的想法就可以得到的。"西龙用手捏着鼻子,嘲讽地说道,"然而,有人却一直在做梦。"

  依维斯望了西龙一眼,转向魔武、莫问,"如果你们愿意的话,以后,我和你们就在卡洛特平原隐居种地。"

  "那样很好。"魔武的评语简单得甚至有点枯燥和乏味。

  "大乱之时,你竟然跑去种地?!"西龙忍不住又抢白,"你看看你,手嫩脚白的,有哪一点像是一个种田人?"

  依维斯沉声说道:"西龙,我现在已经不是从前的依维斯了。天行前辈和师傅他们驻军神圣之城,以他们的方式对抗魔族军队,而我,也有我的方式,再相信我一次,好吗?"

  "我很想相信你,但我已经相信你太多次了。"西龙冷笑了一声,扭过了头。

  依维斯只好苦笑连连。而魔武和莫问又由于是局外人,不便插嘴,气氛一时变得异常尴尬。

  "西龙,不管如何,希望你好好管理前进军。"还是依维斯率先打破闷局,说道。

  西龙黑着脸,微微张开了嘴巴,又合上,终于还是没有再开口。

  "大家都出去准备吧!事不宜迟,明天一早出发!"依维斯下令道。

  西龙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

  当晚,依维斯和璐娜坐在议事大厅门口。天上繁星点点,散发着微弱的光芒,穿透了几万万公里照耀着大地,寒风凛冽,"呼呼"地吹着。

  黑暗中,依维斯的眼睛如同钻石一样发亮,璐娜把双手深深地藏在依维斯的衣袋里。

  "依维斯,为什么非要跟西龙争吵呢?你们不但是师兄弟,而且还是最要好的朋友啊!平时都互相照顾、理解和忍让,为了这么一点小事,何苦呢?"璐娜说道。

  依维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也不想这样,但是,没办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免不了有所冲突吧。璐娜,你不用为我们担心。西龙总有一天会理解我的。"

  "可我总感觉不放心,不想看到你们两变成这样。"璐娜一脸的企盼和惋惜。

  依维斯默然无语,他又何尝想这样?只不过,他与西龙的看法背道而驰,矛盾一时也无法弥合。

  "其实,也难怪西龙会和你闹矛盾,你突然下这样的决定,就连我都觉得意外。"璐娜口气中包含着轻微的责怪,因为,依维斯即使对她也没有在事先透露出一点口风。

  "璐娜,我是不想让你担心。现在你知道了,你还同意我的做法吗?"依维斯问道。

  "无论如何,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璐娜坚定地答道。

  依维斯一阵感动,"那我就满足了。实际上,对于未来我同样觉得难以把握。没有任何人能完全依照自己的意志来左右世界和未来呢。"

  璐娜回转过头,发现西龙正慢慢地向这边走来,立刻拉了拉依维斯,后者下意识地往后望,然后,就没有移开视线。

  "我打扰你们了吧?"在大约距离依维斯和璐娜一米之处,西龙停住脚步,问道。

  依维斯摇了摇头,"没有,西龙,其实,我一直在等你。"

  "你就那么有把握我一定会找你?"西龙有点嘲弄地望着依维斯。

  "不是因为有把握,我只是等而已。说实话,西龙,我真怕你对我心存芥蒂,也怕你不会来。"依维斯微笑着望着西龙,"但你还是来了,我真的很开心!"

  "公事归公事,私事归私事。"西龙咬着嘴唇想了一会,说道,"即使我们在某些事情上不能达成共识,也不应该让它们影响我们之间的友谊,你说呢?"

  "听你这样说,我很高兴,西龙,我真的很高兴。"依维斯缓缓地说道,

  西龙低着头,想了想,"不管如何,希望你一切顺利。虽然,我依然不认同你的做法,但我会祝福你。明天你就要离开这里了,这一别之后,又不知道何时何日再聚。世事如云,瞬息万变,希望我们还会有重聚的机会,更希望那时已把一切问题都解决。"

  "谢谢你,西龙。"依维斯感激地点了点头,西龙最终还是选择了原谅自己,这比什么都更令他欣慰。

  "希望璐娜下次来可要记得带个胖娃娃。"西龙一脸的坏笑。

  璐娜脸孔一红,啐了一口,"西龙,你还是那么不正经。"

  "好了,我不打扰你们了。"西龙轻笑着转身而去,走了几步之后,又回过头来,"依维斯,明天我就不去送你们了,你们一路保重。"

  "好的。"依维斯向西龙展露出愉快的笑容。

  "西龙是个好人呢!依维斯。"望着西龙的背影渐渐没入黑暗之中的背影,璐娜幽幽地说道。

  "我也是个好人哪!"和西龙和好之后,依维斯心情愉快,于是,一反常态,调皮地说道。

  "如果你都称得上是好的话,那本人就不知道用什么字才能形容自己的风采了。"璐娜"格格"地笑道。

  "你嘛?"依维斯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超级好!"

  "真的吗?依维斯,你心里真的是这样认为的吗?"说话的时候,璐娜突然想起了阿雅,又突然觉得依维斯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表面嘻嘻哈哈,非常开心,其实,内心却可能是在想念着阿雅。

  依维斯没有说话,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也许,真正在意阿雅姐姐的是我,而不是依维斯。"璐娜在心里自责不已,"难道爱一个人不该爱他的过去,连同他所爱的人吗?哎,我真是多疑!即使依维斯会想起阿雅姐姐,我也不应该妒忌才是。"但爱情中总是难免有妒忌。

  ***************

  "什么?让我们放下武器去什么卡洛特平原耕田?"当格里高尔把依维斯的命令向黑暗斗士们宣布的时候,台下响起一片质疑的声音,嗜杀成性的他们怎么可能突然接受这样的命令呢?

  "我不干!这太有损我们黑暗斗士的威名了。"

  "我们是来参军的,是上战场打仗的。去耕田?这算什么啊?简直是污辱我们!"

  格里高尔摊开双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没办法啊,伙计们,我也不想,但是,依维斯总统领的命令就是这样,我可是一个字也没有读错。"

  "不去,坚决不去!这简直是儿戏!当初,我就是因为讨厌在烈日下汗流浃背地耕田,才选择当一个斗士的,后来经过了无数次战斗才晋升为黑暗斗士,现在居然叫我走回头路?真是太岂有此理了!"

  "你们要是有意见就去向黑暗斗士王投诉吧,或者直接找依维斯总统领,跟我说可是一点用也没用,我爱莫能助啊!"格里高尔心里不知道在打着什么小九九,语气中充满着煽动的意味。

  黑暗斗士们乱成一团,吵声四起,这群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黑色家伙,吵起来也惊天动地。渐渐的,格里高尔发现局势已经超出自己的控制了,这使他不禁开始有点担心。

  此时,黑暗斗士们突然发现在他们的后面,令他们既惊又畏的魔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了,正站在那里死死地盯着躁动的人群。意识到这一点,黑暗斗士们倏地全部安静下来,静得简直连一根针掉下去的声音也可以清晰地听到。

  "黑暗斗士王。"格里高尔心中直打鼓,他担心刚才自己说的话被魔武听到了,那魔武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

  "吵什么呢?"魔武冷冷地说道,"格里高尔,你怎么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办不成?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士兵们意见很大,所以……"格里高尔挺了挺腰,鼓起勇气,说道。

  "怎么?去耕田很委屈你们吗?"魔武不耐烦地伸了伸腰,问道。

  依然是一片沉静,虽然黑暗斗士们心中都充满着对命令的不满,却没有一个敢于站出来回答魔武的问话。

  "刚才不是很多意见吗?怎么现在个个都哑巴了?"魔武的声音使黑暗斗士们一个个都胆战心惊的,连头也不敢抬起来。

  "没有意见吗?那就解散吧!明天按时出发。"魔武下令道。

  "黑暗斗士王,我……我有话说!"终于,有一个黑暗斗士嚷道,不过,他的声音虽然很大,却显得很空洞,显然,他的内心充满了惊恐。

  "总算有一个勇敢的了,说!"魔武说道。

  "黑暗斗士王,我是一个士兵,作为士兵我有自己的荣誉感和自尊心,我宁愿在战场上与魔族一决生死,也不愿意去耕田。"那黑暗斗士壮了壮胆,拍着自己的胸膛,说道。

  黑暗斗士的话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他们一面在内心对自己没有胆量挺身而出感到羞愧,一面神情激昂地宣称支持他的言论。

  "那就是说,你想死,是吗?"魔武冷冷地问道。

  "我是想战死,黑暗斗士王!"那黑暗斗士迟疑了一下,答道。

  "对于结果是一样的东西,过程并不重要的,甚至可以忽略。"这就是魔武的哲学,"如果你想死,我可以成全你。"

  那黑暗斗士面色大变,在战场上面对死亡也毫不畏惧的他此时却立马矮了一截,他终于完全明白魔武话中所蕴含的意思,"属下……知错了!属下愿意去耕田。"

  "谁要是不想去卡洛特平原耕田,都可以马上离开这里,我绝对不会阻拦。"魔武大声说道,"但是,时间仅限于今晚,过了今晚,要是谁敢逃跑,我一定会要了他的命。"

  一下子,就有几百个黑暗斗士走出了队列,准备拔足离开。

  魔武打量着他们,"要走的人都必须留下一对手,对于不想耕田的人来说,手是没有用的,没有必要带走它们。"

  这不是欺骗我们的感情吗?刚刚迈出队列的黑暗斗士们马上又缩了回去,失去双手,对于普通人来说尚且难以忍受,更何况是靠双手来杀敌、来保护自己的黑暗斗士们呢?

  "没有?居然没有?不可思议啊!"魔武摆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耸着肩膀,"真的没有吗?"

  你这样说鬼才敢站出去!黑暗斗士们内心嘀咕着,面面相觑,敢怒而不敢言。不过,一万个黑暗斗士之中还是有那么一两个勇敢者的。在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有两个黑暗斗士迈出了坚定的步伐,走到魔武的面前,肃立着行礼。

  "黑暗斗士王,为了一个黑暗斗士的尊严,我申请离队!"

  所有的人都瞪着他们两个,瞪着眼睛准备看他们被魔武砍掉双手的惨境。

  "这才是合格的斗士啊!好,你们可以离开了。"魔武却满意地点了点头。

  两个黑暗斗士诧异万分,迟疑着,见魔武依然面无表情,"我们……真的可以走了吗?"

  "真的可以走了。"魔武的黑脸上迸出一丝微笑,"任何人都应该尊重真正的斗士。"

  "您……您不会要我们留下双手吧?"做好被砍掉手臂的黑暗斗士实在难以相信魔武的"仁慈"。

  "不会!当然不会!"魔武坚定地摇了摇头。

  那两个黑暗斗士满腹狐疑,隔了半分钟,见魔武一直没有动手,终于相信这的确是真的,于是,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同时迈步离去。一步接着一步,踩踏在其他黑暗斗士的心上,也踩踏在他们自己的心上。

  时间在他们的脚步声中慢慢逝去,他们的背影渐渐被黑暗的海洋淹没了,所有的黑暗斗士都为他们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然后,掉转过头来,继续盯着魔武。

  "还有人想走吗?"魔武和颜悦色地问道。

  "我!"几个声音同时响起,然后,马上就见到数人快步走到魔武面前。

  "很好!"魔武脸上的笑容大盛,"有一句话叫做事不过三,不知道你们听过没有呢?"

  走到魔武身边的黑暗斗士们都皱着眉头,不知道魔武的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

  "就是说不能超过三个!"魔武的话音一落,在场所有的人便都发现十只手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地上。

  被砍掉手的那五个黑暗斗士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呆呆地望着地上的手,大约过了十秒钟,才一个个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倒在地上,四处乱滚。

  "帮他们包扎好伤口,然后,让他们走。"魔武转过头吩咐早已吓得面如土色的格里高尔。

  "遵……遵命!"格里高尔舌头直打结,假如被砍掉双手的是我……格里高尔的内心涌起一阵寒流。

  "还有人想离队吗?"魔武又问道。

  这一次,没有一个黑暗斗士敢说一句话,他们一个个像深深埋在土里的木桩一样,死死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没有啦?"魔武倦怠地打了一个呵欠,"那散会吧,明天记得准时出发。"

  "恭送黑暗斗士王!"

  操练场上回响着格里高尔颤抖的声音。

  **************

  第二天,当依维斯集合黑暗斗士,对他们宣称想回家的可以回家,想继续留在军队里的就继续留着的时候,依维斯惊讶地发现竟然没有一个黑暗斗士要求离队。

  "这群杀人无数的黑暗斗士竟都甘心去耕田,简直太让我吃惊了!"当依维斯向莫问和魔武表达自己的惊讶时,他发现后面两人都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仿佛黑暗斗士们做出的决定再正常不过,这件事情根本就不值一提。

  "依维斯,你和西龙……"下山之后,莫问回头望了望阿尔斯山,欲言又止。

  "我们和好了。"依维斯简略地答道。

  "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选择这样做吗?"莫问问道。

  "如果我说我也不知道的话,你会不会很意外呢?"依维斯说道,这实在不是言语可以轻易解释的,而对于这样的事情,他宁愿以这个理由来解释,也不愿意再多费口舌。

  莫问没有再问什么,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好奇心非常旺盛的人。

  一路上,看着被战火涂炭的土地,流离失所的人民,东倾西倒、一片狼藉的房屋,依维斯不禁唏嘘不已。当然,也有一些无家可归的难民们见到依维斯,纷纷表示愿意跟随依维斯到卡洛特重建家园,队伍越来越壮大,两三天过后,一万多人的军队竟令人吃惊地演化成了十几万人的大队。

  黑暗斗士负责照料队伍中的老弱病残者,同时,维护队伍秩序的重任当然也落在他们的头上。

  三天后,当他们到达卡洛特平原的入口时,依维斯发现卡洛特平原和过去一样,先是一排岗楼,然后有三个入口处。

  依维斯下令队伍暂时停止行进,因为,在入口处竟然都挤满了人,这和想象中"自由王子"迁居之后,人们会从里面移居出来的景况恰恰相反。

  "到底怎么回事?"依维斯一阵疑惑。

  "他们一定是知道您要来了,所以蜂拥而至。"说话的自然是格里高尔。

  接着,依维斯命令格里高尔上前打探虚实,片刻之后,格里高尔带着一脸的谄笑,回来告诉依维斯,自己刚才的猜测的确是对的,那些人本来是移居出去的,不过,在他们风闻前进军总统领依维斯将入住卡洛特平原之后,便又都搬回来了。

  依维斯仔细地打量着格里高尔,在确信格里高尔并没有夸大事实之后,更觉得自己责任重大。

  "大约20年前,‘自由王子‘来这里建筑要塞。"依维斯向对这里缺乏了解的璐娜、莫问和魔武解释道,"当时,这里还是一片不毛之地,后来的事实却证明‘自由王子‘的眼光确有独到之初,卡洛特平原在他的手里迅速兴旺起来,并成为无数人向往的人间乐土。而现在‘自由王子‘人去楼空,此地也渐渐还原退化,自然是境况不妙,但如果你们亲眼看到当初那种繁华景象,就一定会相信我所言不假。"

  说完之后,依维斯下令让队伍分为三队,进入卡洛特平原。黑暗斗士和随众而来的人民们有条不紊地执行了依维斯的命令。

  "当初,请学师兄还在世,他和我一起来到这里,就在那入口处还有穿戴整齐的士兵向我们索要证件。"依维斯不由将视线投向远方,仿佛回到了遥远的从前,请学的面容在他的脑海里依旧清晰。

  "‘任何一个人,无论你曾经身犯多么深重的罪恶,只要你真心悔过,卡洛特平原可以保证你永远的安宁。任何一个人,只要进入了卡洛特平原,他就将自动接受卡洛特平原的保护。只要他在卡洛特平原不曾做下任何伤害他人的行为,那他就可以安稳地过完他的下半生。所有的怨恨、冤仇,到了卡洛特就都要结束,无论是谁,都不能将仇恨之火燃烧到卡洛特平原。否则,神圣十字军将追杀他到天涯海角!‘"依维斯喃喃地念道,"这就是著名的‘十字军宣言‘。"

  "这口气可真是狂得要命啊!"莫问感叹道。

  依维斯微微一笑,"这是正义之声呢!自从‘自由王子‘的宣言发表之后,近二十年来,这里成为永久中立之地唯一一块几乎丝毫没有沾染战火的土地。在这个乱世中,光这一点,已经很难得了。"

  连魔武也忍不住心向往之,脑袋里满是当日的盛况,"这个‘自由王子‘可真不是普通人!"

  "如今,我便是要在这里重现昔日辉煌,不!是让这里比以往更辉煌、更平等、更自由。在过去的卡洛特平原,只有一技之长者才可以进入,但现在,我决心废除这条规定,让所有愿意进入这里的人都可以进入。"

  "贫穷者得到富足,饥饿者得到饱食,年老体衰者得以安享晚年,年幼无知者得以启蒙教育。"展望未来,依维斯踌躇满志,"让我们一起为这个理想而奋斗,把这里建设成为人间乐土吧!"

  此时,就连对人类的生死存亡一直都采取冷漠态度的莫问也不禁耸然动容,心中满是对美好未来的渴盼。

  "神圣十字军能做到的,我们黑暗斗士兵团也一定能做到!"被依维斯的理想所激励的魔武拍着胸膛保证道。

  璐娜则呆呆地望着依维斯,只觉得他身上似乎笼罩着一种与众不同的光环,不知不觉之中,对依维斯越发崇拜和爱慕了。

  此际的天空,由于冬天的昼短夜长,夕阳已经开始向西下沉。空中撒下一道道金黄色的残光,光影投映在各人的脸庞上,每个人的脸孔都显得红扑扑的。远处,云朵紧紧贴在绵延不绝的山脉上,给人一种莫名其妙的如进仙境的感觉。************

  把带来的人民基本安顿好后,面对景物全非的卡洛特平原,一时之间,依维斯也有一种有心无力的感觉。不过,他很快就让自己重新焕发出精神和信心,指挥黑暗斗士们为人民们布置一切,而他们见到部队如此为他们着想,便克服了对黑暗斗士的恐惧感,并且,也都乐于帮忙。

  军民同心,如鱼得水,盛况空前,入住人群,络绎不绝。随着时间的推移,沉寂已久的卡洛特平原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原来的繁华,而依维斯的声望也蒸蒸日上。

  但如此多文化差异较大的居民混居在一起,难免有矛盾产生。龃龉、吵嘴、打架之类的事情虽谈不上层出不穷,却绝对不能等闲视之。然而,局势还是慢慢地被控制了,松了一口气的依维斯一边督促士兵继续修建房屋,一边认真养伤。

  "依维斯,我觉得西格非当初那个规则也并非没有可取之处,确实需要限制人口的流入。"莫问对依维斯袒露了自己的忧虑,"越来越多的人民闻风而至,简直是应接不暇,卡洛特平原的资源和容纳度可是有限的。"

  "可是,不能让我抛下一部分人不管吧?"依维斯的回答和莫问设想的一模一样,"虽然那样有利于控制,但却有违于我们的初衷。"

  "我们可以考虑暂时仍然推行那条规则--也就是需要有一门技艺才可以来到这里,在适当的时候再解除也不迟啊!"莫问望着依维斯,说道。

  依维斯摇了摇头,否决了莫问的提议,"对于原则上的东西,我们绝对不可以有丝毫的退让,小退让会导致大退让,大退让则会直接导致全线崩溃。"说着,依维斯还对莫问举了自己对坎亚的一例,看来,坎亚的确使他改变良多。

  对于此事,莫问本来就不太热衷,刚才所说的不过是他的一时所感,当下,也没有再坚持自己的意见,盘膝坐在一张凳子上,闭目养神。

  这时,格里高尔匆匆走进来,"依维斯总统领,今天共有2000个家庭要来向您当面道谢。"

  依维斯不置可否,他觉得自己只是在做自己应该做、想做的事情罢了,完全不值得别人为之感恩戴德。

  "自然,他们都给属下回绝了,总统领您日理万机,那有哪么多时间会见他们呢?"格里高尔媚笑着,其实,抛开他喜欢拍马屁这个缺点而言,格里高尔的办事能力还是很不错的,至少,比基本上不理世事的魔武和袖手旁观的莫问要强得多。可以说,在这里,格里高尔是依维斯最得力的助手。

  "做的好!不过……"依维斯拖长语音。

  "属下明白,属下对来访者都是客客气气的,丝毫也没有为难他们。"格里高尔心领神会,躬身答道,"如果总统领不相信的话,可以随机抽查。"

  "很好!我信得过你。"依维斯满意地点了点头,顿了顿,"你们的黑暗斗士王呢?"

  "他在四处视察呢!"格里高尔必恭必敬地达回答道。

  其实,魔武只是四处走走罢了,根本就谈不上什么"视察"。虽然魔武也想助依维斯一臂之力,不过,他倒也很自量,知道自己只会越帮越忙,因此,并不敢有什么实际行动。在魔武散步的时候,居民们先是对这个黑乎乎的家伙感到惧怕,一见到他,就纷纷避开,但时间久了,也都习以为常了。甚至,在人们得知他是依维斯的好朋友之后,纷纷主动向魔武打招呼,并要他向依维斯传达他们的谢意。

  "那么,璐娜呢?她的酒店怎样了?"来到这里后,璐娜兴致勃勃地重操旧业,而依维斯忙于各种事务,也没有时间去看看她的酒店。现在,基本上,他们只在吃饭的时间才会碰面,然后,便忙于各自事务。

  "生意很好,好得要命!"格里高尔兴奋地搓着双手,仿佛是他自己的酒店生意兴隆一样。

  璐娜的酒店是非赢利性质的,噢,不,应该说是倒贴的,进去酒店里喝酒的人自然有所限制,比如每次只能喝三小杯,而且,必须是没有亲戚朋友的六十岁以上老人。这条规定致使很多嗜酒如命的人整天抱怨自己过于年轻。不过,璐娜倒乐于此道。而她这样做除了开酒店是她的兴趣之外,还有一个不为人所知的原因是这样做便不至于太闷、太闲,不会去扰乱时间严重不够用的依维斯。

  "那我就放心了!"依维斯微笑着说道。

  "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属下就此告退了。"格里高尔深深地鞠了一躬,准备告退。

  "嗯,要记得好好帮助有困难的居民。"末了,依维斯交代道。

  格里高尔点头而出。

  "格里高尔这个家伙还不错嘛!"莫问边打呵欠边说道,无所事事的他实在是倦怠至极。

  依维斯对莫问笑了一笑,然后又陷进了思考中。

  

第二章 出乎意料的决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