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空中混战

    

  圣历2109年12月22日,神圣之城。

  西龙写信向达修告知依维斯的所作所为,在信中西龙无奈地表示自己对依维斯的决定无能为力,"根本就不知道他的脑袋里装着是些什么东西,觉得他自从出关之后,整个人都彻头彻尾地变了。"

  达修也完全搞不清楚他那唯一的入室弟子到底打着什么主意,不过,他倒是认为自己这个得意门生如果不做出些出人意表的决定那才是最让人担心的。

  "不过,我也知道依维斯在所有人都不支持他,都怀疑他的决策的时候,居然还咬紧牙关坚持了下去,需要承受的压力简直难以计量,所以,师傅,我原谅了他。"看到这里,达修感到很欣慰,不管怎样,他的这两个徒弟还是很团结的。

  但是,当达修把依维斯去卡洛特平原建立基地的事情告诉天行的时候,天行却没有什么好脸色。

  "你这个徒弟到底是在搞什么嘛?放着好好的前进军总统领不做,跑去耕田?置人类于水深火热之中而不管不问,亏得大家还把他当救星!"天行说话时一唱三叹,显得非常无可奈何。

  虽然不反对依维斯所做的决定,但在天行的责问之下,达修还是觉得非常尴尬,他沉默地望着桌上的地图。

  "达修,你总该劝劝你的徒弟吧,你要是说句话,他应该还是会听吧。"天行望着达修,说道,"卡洛特有‘自由王子‘将近二十年的心血,但他为了全人类的幸福,二话不说就全部放弃了,可是居然又跑去那儿耕田,这简直是历史性的大倒退。难道,去了一躺魔族之后,他已经因受伤而吓得连胆子也变小了吗?"

  达修抬起头说道:"天行前辈,依维斯有依维斯的想法,他已经成人了,对于他的决定,只要不伤害到别人,作为师傅的我无权过问。"

  "你们这师徒俩真是……"天行说着摇头叹息了一声。

  "不论如何,天行前辈,我自己一定会为对抗魔族而倾尽全力。"达修恳切地说道。

  "达修,依维斯是前进军的首领,他的自由、他的决定与人族的生死存亡可以说是息息相关。既然身为统领,便要为自己所下的每一个决定负责,个人主义是不可取的。"天行缓了一口气,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即使如此,我也不愿意干涉他,否则,当初我在埃南罗的时候就不会仅仅是在口头上接收了他的军队,而没有任何实际行动。"达修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况且,现在魔族还没有正式开战,依维斯到底会如何应对仍然是未知数呢。"

  "等到魔族开战就迟了,你也知道人族的士兵完全不是魔族的对手,假如不先占据着地理优势,我们拿什么跟他们打?"天行在做最后的努力,说道。

  但达修依旧不为所动,天行觉得自己简直是在对一块顽石说话,摇了摇头,放弃了努力。

  "天行前辈,其实,除了前进军之外,人族还有很多别的兵力资源没有得到有效的利用。"一直在一旁没有开口说话的西格非说道。

  "你是指东部国家吧?"天行眼睛直发亮,但旋即又语气低沉地说道:"说服一个知情的依维斯尚且如此之难,何况是对魔族可以说是一无所知的东部国家呢?他们可能根本就不会相信我们。"

  "依维斯在青阳一役之后,已将魔族的行踪暴露出来,东部国家也应该顺理成章地慢慢觉醒了。"西格非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而且,我认为,我们之所以说服不了依维斯,是因为他心里有别的念头,但是,东部国家就不同了,他们没有退路。我相信只要我们努力,一定可以让他们与我们携手抗敌,共进同退。"

  "你又怎么知道依维斯是心存它念,而不是决意逃避了事呢?"天行诧异地问道。

  "天行前辈,您忘记我当初是怎么起家的吗?那时我没有加入任何国家,也不成立自己的国家,只在卡洛特平原占据一隅,他的想法我想我可以理解。依维斯的初衷和我当初应该有类似之处,但是,在这样特殊的情况下仍然敢于做出这样的决定,相比之下,晚辈也只能自愧不如了。值得我们注意的是,目前为止,真正去过魔宫的只有他和杨秋两人,而真正了解魔族实力的莫过于他,因此,我有理由相信他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表面上看来那么单纯,这背后一定深藏着一个惊天的大计划。"西格非微微一笑,说道。难怪在天行劝说达修要他让依维斯改变自己决定的时候,西格非一直默默无言,原来,他早已有自己的一番见解了。

  天行用手轻轻敲击着脑袋,不得不承认西格非说的确实有一定的道理,"不过,既然你觉得依维斯有更宏伟的计划,为何你却又置身于神圣之城呢?你完全可以去协助他,而且,只要他真是对的,我也不介意帮助他推行他的计划。"

  "那是因为不管怎样都好,我不做我对之完全不了解、完全没有底的事情。"西格非坦诚道,"换在二十年前,甚至是十年前,我都会毫不犹豫地跟随着依维斯,但现在我不敢,也许,是年龄已经使我变得胆怯了吧!我不想冒险,依维斯选择的是最冒险的做法,成则名满天下,败则遗臭万年。"

  "想不到你会这么了解依维斯。"天行叹道。

  "我不是了解他,我只不过是了解我自己罢了。"西格非分辩道。

  "推己及人。"天行若有所思地说道。

  这下子,西格非没有表示反对,仅仅是咂了咂舌头,眼睛直望着地图上的卡洛特平原,放弃这块他为之艰苦奋斗将近二十年时间的土地、穷半生精力铸就的基业,他当然不可能丝毫不在意。

  连同罗素在内,四个人好一会也没有开口说话,各自在心里盘算着自己的事情。不过,沉默最终还是被天行打破了。

  "这几天,由于紧闭城门,我军再没有发现魔族行动的踪迹。但是,这种平静仅仅是浮现在表面上罢了,正所谓山雨欲来风满楼,魔族一定很快就要开始行动了。"

  西格非从地图上移开视线,"天行前辈所言极是,魔族进攻只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罢了。"

  "他们要来的话,我会让他们见识蓝达雅长老的武技!"同样因神族灭亡而丧失大部分魔法的罗素挥舞着拳头,说道。

  "作为一个武者,我达修也不会落于人后。"达修低头望着自己长满粗茧的双手。

  "靠我们几把老骨头能折腾多久?"天行自我嘲讽道,很明显,他还是对依维斯的决定耿耿于怀。

  西格非又重新定定地看着地图上的卡洛特平原,对于自己的选择,他突然觉得不知道是错还是对。不管怎样,既然已经做出选择了,就不要后悔!西格非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自由王子‘,东部国家的事情你就多费点心思吧。"天行重新拾起刚才的话茬。

  西格非自然无可推诿,欣然地接受了天行派给他的任务。

  要是佛都在这里就好了,凭他的口才一定可以将东部国家都拉拢过来。望着在座的三人,天行突然想到。

  *************

  在依维斯和他的朋友们的努力下,卡洛特平原的情况越来越好,虽然说不上是一日千里,但如果说蒸蒸日上却也无可非议。

  这些日子以来,依维斯觉得自己一直过得很充实,浑身充满了力气,他觉得自己可以将过去蓄积的能量全部释放出来,理想、抱负也都可以在这里实现。而看着他这样不分昼夜的工作,让莫问也觉得不好意思起来,觉得自己这样懒惰实在不好。

  "依维斯,有什么可以让我干的吗?"

  对于莫问主动的提问,依维斯只是微笑着表示都是些小事杂事,没有什么需要莫问帮忙的。其实,依维斯不是不需要别人帮忙,而是他心里清楚得很,以莫问的个性,勉强去干这些琐碎的事情,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把事情搞砸。

  莫问只好继续过着无所事事的生活,每天守在依维斯的身边,呵欠连天,睡眼蒙胧。终于,有一天,他忍不住对依维斯宣称要勤奋修习武技。依维斯当然大力支持,并建议他去找同样闲得发慌的魔武切磋交流。

  "魔武?"莫问撇了撇嘴,"我和他根本就相处不来,否则,我也不用整天在这里陪着你,一起发霉了。"

  依维斯无可奈何地笑了笑,实际上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莫问和魔武不可以成为朋友,也许,这就叫咫尺天涯吧!有些人朝夕相处,却就是不能走到一起。依维斯对此做出了这样的解释。

  圣历2109年12月24日,格里高尔举着一封信兴冲冲地跑进来。

  "依维斯总统领,半兽人长老布特的来信。"

  格里高尔为依维斯感到万分自豪,因为,不仅是人类,就连半兽人也和依维斯有很深的交情。我真没有跟错人!格里高尔喜滋滋地想到。

  依维斯略显诧异,在看到格里高尔的那一刹那,他还以为是天行来信催自己发兵相助,接过信后,依维斯小心翼翼地撕开了封口。

  依维斯,这些日子以来我们都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但也都挺过来了。在此,我谨代表全体少数种族,真心地祝福你,愿你一切安好!

  你一定不会忘记我们之间的承诺吧?我们可一直在盼望着你来,也随时等候着你的登高一呼。前一阵子,有一个叫天行的人来我们这里劝说我们加入他的联盟,但我们拒绝了他,因为,我们都深信,你才是最终可以拯救我们的人,唯一的人!不过,这一次主动写信给你,是因为想请你帮我们找一个水草肥沃、适合耕种和安居乐业的地方,让我们好好地过日子。整个大陆,我们所认识所信赖者也就你一个人而已,不找你,我们还能找谁呢?你说是吗?

  风闻你已带领军队迁居卡洛特平原,我也不知道这封信是否可以交到你的手上,你现在一定是忙于政务吧?我就不多写了,再次祝你安康!

  读完后,依维斯心中感动不已,他知道半兽人等少数种族是属于那种不交心则已,一交心就会全身心托付于人的朋友。信的结尾有些仓促,但依维斯看着信,却久久的,一动也不动,完全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之中。过了好一会儿,依维斯才抬头对格里高尔说道:"传令下去全体士兵准备迎接少数种族,我要让少数种族全部搬到卡洛特平原附近来。"

  格里高尔迟疑了一会,说道:"可是,总统领,卡洛特平原现在已经非常拥挤了。而且,人类内部已矛盾多多,要是再把生活习惯、观念都和人类迥异的少数种族迁移到这里来一定会使局势更为混乱,更加不好控制。还望总统领三思。"

  "你的顾虑不无道理,不过,我意已决,你赶快将这条命令颁发下去就是了。"白发少年摆了摆手,说道。

  "遵命!"想了想,格里高尔说道,"总统领,假如真的要将少数种族带到这里来,还需要更多的准备才行,这么远的路程,让他们爬山涉水的,恐怕多有不便。您知道,人类和少数种族素来不是很和气,况且,还很可能会误认他们为魔族呢!"

  "这倒也是。"依维斯承认格里高尔说得很对,"我来想办法吧!你顺便派人把璐娜、莫问和魔武都找来见我。"

  "好的。"格里高尔急匆匆地走了出去,内心又是一阵得意:我真厉害啊!今天所提的意见全部得到了总统领的高度评价。

  ***********

  "璐娜,我要离开一两天,你好好照顾自己。"依维斯牵起璐娜的手,说道。

  "好,依维斯,有什么事情你尽管放手去做吧,我绝对不会成为你的负累。"这一次,璐娜没有像上一次在地狱里面一样痴缠了,这使依维斯觉得很奇怪。而璐娜后来对莫问的解释则是:"我已经想通了,我和依维斯虽然关系非同寻常,但是,依维斯有依维斯的世界,我也有我自己的世界。而且,依维斯是属于整个人类的,不是属于某个人的,他是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如果让他缩于一角一定会将他闷坏,因此,我再也不会试图将他局限在某个区域了。"

  "依维斯,找我们有什么事?"不见其人,先闻其声,莫问和魔武非常罕见地肩并肩走了进来,不知情者说不定会以为他们是好朋友呢。

  "坐!"依维斯指了指凳子,"还记得半兽人的布特长老吗?"

  "记得,我在那里受了伤,待了大半年,几乎把我给闷死了,怎么会不记得呢?怎么了?"莫问问道。

  "那你一定也还记得我和他们之间的约定吧?"依维斯双手的手指交叉合拢在一起,说道。

  "当然记得。"莫问伸了一个懒腰。

  "今天早上,我收到了布特长老的来信,他说少数种族要搬家,叫我帮他们找一个土地肥沃、适合发展的地方。"依维斯的语气有些兴奋,"我想,就让他们搬到这附近来吧,这样一来,我们便可以建造一个不分种族的乐土了。"

  "噢,叫我们来原来就是为了说这些啊!"莫问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打着呵欠,"你想让他们来就让他们来啊,犯不着跟我说,反正我绝对支持你。"

  "鉴于路途遥远,我准备请幻岚部队的运输队把他们运到这里来。"依维斯笑了一笑,"因此,我要离开一两天,莫问、魔武,这里的一切,包括璐娜在内,我可就拜托你们了。"

  "请幻岚部队运那些人?你是不是疯了?"莫问诧异不已,"也只有你才会想出这种馊主意,天行正在网罗军队,他哪里肯放运输部队走啊?"

  "他一定肯的。"依维斯坚定地说道。

  "你说肯就肯吧,反正我无所谓,我也会帮你照顾好璐娜的。你去吧,放心好了。"莫问恢复吊儿郎当的样子。

  "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依维斯本来还怕莫问和魔武闹着要跟去,可是他们两个,特别是莫问,对天行一点也没有好印象,根本不想跟天行碰面。

  *********

  "什么,依维斯来了?"收到消息时,天行显得很惊愕,心里暗自狂喜不已:莫非依维斯改变了主意,把军队转移到这里了?

  不过,在听说依维斯只是单枪匹马来到这里后,天行失望的表情表露无遗,"一个人?也许是先来这里探探情况吧。"

  在天行还在猜想着依维斯此来的目的之时,依维斯已经走了进来。

  "走!依维斯,和我一起出去看看周围的环境!"依维斯甚至还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天行便兴致勃勃地邀请他出去察看。

  依维斯不便推辞,只好在恭恭敬敬地向师傅达修行了一礼后,默默地尾随天行而出。

  "怎么样?依维斯,你看这里的城墙是不是又高又厚,很有战术价值呢?"天行的口气令人想起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俗语。

  "神圣之城果然鬼斧神工,名不虚传啊!"站在城墙上,望着浩瀚的天空,再将眼光移到城墙上面,依维斯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因此,我才选择这里作为抗击魔族的基地。"天行意味深长地说道。

  依维斯心知天行是想说服自己率兵加入他的行列,他笑了一下,又抬头望了望天空,"今天天气不错啊!晴空万里,碧波如洗,站在这高耸入云的高处,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天行前辈,师傅,你们一定天天到城墙上来散心吧?"

  天行皱了皱眉头,心知依维斯是故意顾左右而言他,心中虽然有气,却还是竭力忍住,"依维斯,我希望你明白,现在魔族的进攻已迫在眉睫了,我们正需要更多更强大的力量加入抗击的行列。"

  "可惜,晚辈从来就对军队没有什么兴趣。"依维斯说道,"就连前进军也几乎都是请学师兄负责建立的,我不过是坐享其成罢了。"

  "神圣之城里的驻军过少,很容易被敌军趁虚而入,依维斯,我希望我们携手合作,一起赶走侵略者。"

  "天行前辈,其实今天我来这里……"

  "难道你今天来这里不是想看看这里的地理环境,看看值不值得你派重兵来此吗?"天行打断了依维斯的话,问道。

  依维斯苦笑了一声,"天行前辈,您误会了,我今天来这里除了探望我师傅外,便是想向你借5000名幻岚运输部队。"

  "借运输部队?干什么?依维斯,我们这里本来就已经严重缺乏人手了。你非但不派援兵,而且现在居然还要借?"天行面有难色。

  "只借半个月,无伤大局。"依维斯说道,"我主要是为了把少数种族运到卡洛特平原。"

  "把整个少数种族都运到卡洛特平原?依维斯,你在跟我开玩笑吧?"天行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我是认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天行前辈。"依维斯肃然答道。

  "依维斯,你这个设想是否大胆了一点,这样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达修也插嘴道。

  "师傅,相信我!"依维斯的眼神里有一种不容置疑的神色。

  "可是,你要知道运输部队对我军来说至关紧要,你这样把军队抽走,我们怎么办?而且,少数种族和人类杂居会出事的!你清醒点吧!依维斯。"天行摇头晃脑,说道,"你不觉得这个想法太天真,太浪漫了吗?现在不是玩试验的时候,要知道人间乐土是要在人族安全得到保障的情况下才有可能成立的啊!"

  "天行前辈,正因为我知道运输部队的重要性,所以我才没有全要,而只要求借用其中的一半。还有,我不是天真,更不是浪漫,我有我自己的想法。"依维斯揉了揉鼻子,说道。

  "唉!"天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到底,幻岚部队本来是属于依维斯的太师傅青华的,他又怎么好意思拒绝呢?"好吧!既然这样,我答应你了。"

  "多谢天行前辈。"依维斯鞠了一躬。

  "不用多谢我,要谢就谢你的青华太师傅吧,是他一手成立和培养出幻岚部队的。"天行的语气中难免带着酸味,"不过,要是他知道他的军队给你这样用,真不知道会有什么感觉。"

  "如果青华太师傅在世的话,我也会说服他的。"依维斯面带微笑。

  天行不死心地再说道,"依维斯,我还是希望你考虑清楚,你要明白你的每一步都跟整个人类的命运息息相关。"

  依维斯笑而不答,他知道一个人的观念一旦形成就很难被别人改变,特别是当双方都是一样对自己的观念抱着坚定不移的信心的时候,所以,天行说服不了他,而他也不准备说服天行。

  "依维斯,你真的都考虑清楚了吗?"看着依维斯自信十足,达修忍不住隐约有点担心,依维斯毕竟年纪尚轻呢。

  "是的,师傅!"依维斯必恭必敬地答道,"我一会就走了,您千万多保重!"

  达修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依维斯,你刚才说要借用这支军队半个月?"天行问道。

  "多则半个月,少则十天。"依维斯略一思索,答道。

  "半个月?"天行缓缓说道,"不知道半个月之后还有没有神圣之城,还有没有我们这群老家伙。"

  依维斯望了望天空,好久没有出现如此清朗的天色了,天空竟完全不受云层的遮盖,给人一种烟消云散、玉宇澄清的感觉。但依维斯很清楚,唯有彻底地击垮魔族之后,才真正会有拨开乌云重见天日的一天。

  **************

  两天后,在依维斯的带领之下,5000名幻岚部队的运输士兵从神圣之城出发,向着绝望冰原飞去。

  依维斯看着渐行渐远的神圣之城,心里盘算着这些天以来发生的事情。在队伍下方的是被厚重云层笼罩着的大地,一座又一座的山峰从眼皮底下飞速掠过,依维斯恍然出神,以致于连幻岚部队的小头目向他汇报说已经进入绝望冰原境内,他也没有听见。

  突然之间,云层中涌现出几十只张牙舞爪的怪物,他们伸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利爪袭击依维斯和士兵们。

  那利爪靠近依维斯身体大约三米之处的时候,依维斯身上的斗气就自动做出反应,把它弹了回去。依维斯这才猛然惊觉。不过,猝不及防的运输部队可就遭殃了,随着一声声令人闻之丧胆的厉啸,当场便有一个士兵死亡,四个士兵受伤。

  "哪里来的禽兽?上一次我还没有杀光你们吗?"依维斯怒不可遏,想不到这附近还是有怪物,他快速拔出长剑,冲进怪物阵中。

  "都是你坏了我们的好事!"怪物嗷嗷大叫,自从依维斯来过之后,少数种族变得异常团结,这些残存的怪物便只能袭击落单的少数种族,而不敢像以前一样明目张胆、肆无忌惮。这种日子当然不好过了,而今天,它们打听到依维斯将带领部队来运走少数种族,这等于是绝了以侵略少数种族为生的它们的后路,所以,这一次它们是倾巢而出,准备跟依维斯拼个你死我活。

  瞬息之间,依维斯已经连杀了两只怪物,它们在半空中猛然坠下的姿势真让人震撼不已。运输士兵们也拿出自己的武器,运用武技,和怪物们周旋。

  怪物们虽然桀骜不驯,但他们碰到的可是人族中最善战的士兵。于是它们很快便被士兵们团团包围在中间。不过,士兵们也仅限于把怪物包围起来而已,他们根本就无法击中怪物的要害。皮甲粗厚,身体上满布着厚厚鳞片的怪物们,恐怕只有依维斯才能给他们以致命的一击。

  "40只,你们还有40只,一起上吧!别浪费时间了。"依维斯冷冷地说道,对于这些可憎的怪物,他没有丝毫的怜悯之情。

  怪物们面面相觑,在对望了几秒钟后,它们终于张牙舞爪向依维斯猛冲过去。依维斯看也没看,长剑轻轻往前一挥,迎头痛击敢于进攻的怪物。长剑又狠又准地刺中了怪物,青色的血浆狂喷而出,重伤的怪物应声下坠。带着依维斯施加在它们身上的力量,它们的坠落速度之快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小心!血浆里有毒!"依维斯听到自己的剑从怪物身体拔出来之际,它们的伤口和剑的摩擦,带出了一阵尖锐的响声之后,猛然惊觉,马上喊道。

  但是,已经迟了,近旁的好几个士兵被喷中之后,双手捂着受伤的部位,痛得从马背上滚了下去,活生生地从云层里摔下。士兵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同伴受难却束手无策,心里难免不好受。不过,得到教训之后,他们都立刻戴上面罩和手套防止毒液溅到身上,这也使他们的攻击力得到了一定的限制。

  余下的怪物在目睹同伴阵亡后,四面八方地从向依维斯扑去,依维斯冷哼一声,将剑在四周一带,剑光的残影使怪物们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不过,它们依旧保持着凶猛的来势。

  整整五只怪物中剑坠地,发动此次攻击的另外几只则很聪明地避开了依维斯的攻击,它们喘着粗气,鼻尖上满是汗水,脸孔上依然写满了进攻的yu望。看来,他们是死心不息,决心斗争到底的了。

  对峙了一会后,怪物们又开始谋划着新一轮的进攻,几只怪物慢慢往上攀升,另外几只则飞到更低的地方,其余的保持在原地不动。"进攻!"依维斯注意到是一只鼻子上有一个蓝点的怪物示意发动进攻的,也就是说,它应该就是这群怪物之中的领袖。

  说时迟,那时快,刚才攀升的怪物任凭自己的身躯往下坠落,而刚刚保持在原位的怪物也往中间挤逼,下面的则拼命往上飞。很明显,它们是意图把依维斯挤压在中间,活活压死。

  在这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一旁观战的士兵们一个个都屏住了呼吸,根本就插不上手的他们只能干着急,他们在凝神地等待着依维斯像上一次一样突然还击,瓦解怪物们的攻势。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剑光仅仅如同流星一样一闪而过,然后,士兵们便没有看见依维斯的身影了。"难道,依维斯已经被它们挤压成肉酱、吞没了吗?"士兵们暗自生疑。

  怪物们越挤越紧,越挤越小,它们厉声地尖叫着,摇头摆尾,声音简直可以把人的耳膜刺破,把云层刺破。

  一秒钟、两秒钟……十秒钟,士兵们简直可以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心跳,他们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眼前的景象,依维斯真的彻底消失在怪物中间了!

  "弟兄们,我们不能再等了,杀上去!"两分钟很快就过去了,怪物们依旧拼命压逼中间,而依维斯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幻岚运输部队的小头目不禁着急了起来,嚷道。

  得到命令的士兵们正准备冲上前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见一声巨响,刹那之间,整个空间被许多腥臭无比的东西所占据。血屑四处飘落,鳞甲如同灰尘一样随风飘散。绝大部分瞬息之前还生灵活现的怪物们,现在就算到地面上仔细搜寻,恐怕也都会连一块完整的肌肉都找不到了。

  依维斯又显现在众人眼前,他的样子和刚刚被包围之前并无二致。要不是早已风闻依维斯的厉害,士兵们见到这种情形恐怕都会怀疑他到底是人还是鬼。

  剩下的怪物们不禁暗自心寒不已。此时,鼻头上有一个红点的怪物虽也受重创,但却还是兀自颤巍巍地飞开,它的身后还跟随着三只怪物。在飞了一阵之后,它们又掉转过头来,前后脚快速地搅动着,意图进行新一轮的攻击。

  怪物们愤怒地狂啸着,舞动着爪子,一个个倒钩在空中熠熠发亮,本来就狰狞的面孔显得更加阴森恐怖了,赤红的眼睛将复仇的热望表露无遗。它们窥视着依维斯,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怪物们的毛发一根根地竖立起来,很明显,它们正在将自己身体里所有的能量悉数激发。突然,怪物们身体上散发出一阵阵烈火,开始燃烧,恶臭在空气之中流动着。紧接着,士兵们只见三个火轮一样的旋转物体向着依维斯飞去。

  依维斯气定神闲地收剑回鞘,推动双掌,三个火轮便像会听话一样,围绕着他的身体周围转动着,越转越快,中间还伴随着划破空气的"咝咝"响声。

  火轮越转越小,血珠儿如同小雨点一样洒落下去,大约五分钟后,依维斯周围除了一缕清风之外,再次变得一无所有。

  "我们继续走吧!各位,翻过这座山就到我们的目的地了。"末了,依维斯若无其事地向还沉浸在依维斯魔术般的表演之中的幻岚运输部队招呼道。

  幻岚部队小头目好久才回过神来,他开口说出的第一句话是:"怪物哪里去了?"

  

第三章 空中混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