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开垦仪式

    

  圣历2110年1月9日,在幻岚运输部队的努力下,依维斯终于将少数种族成员悉数运到了卡洛特平原。

  矮人、半兽人、精灵在安顿好住处后,开始筹划未来的生活,不过,与人世隔绝已久的他们面对新环境难免有点茫然。此时,他们才想起依维斯只是叫他们搬来这里,至于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却一点没提。向依维斯询问如何发展的任务自然落在半兽人长老布特,矮人族长老奥特罗,还有精灵族族长米尼乌斯的头上。

  “依维斯!”

  依维斯闻声之后,抬头见是少数种族的三大领袖,心中约略猜到他们的来意。

  “三位请坐。”依维斯招呼道。

  “搬迁总算顺利完成了,依维斯,我们三个种族的成员都很感激你。你为我们做得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布特长老代表少数种族向依维斯道谢。

  “这是我应该做的。”依维斯摆了摆手,“你们今天来大概是想了解一下我未来的计划吧?”

  “是的。我们的确是想知道到底是要和魔族开战呢,还是要干点别的什么。” 三位少数种族领袖异口同声地说道。

  “你们过来看看!”依维斯用手指着桌面上的地图,“这是卡洛特平原的详细地图,这份地图是根据以前‘自由王子’的军用地图绘制的。”

  三位少数种族领袖凑过头去,看看地图,又抬头望向依维斯,问道:“可是,这跟我们的计划又有什么关系呢?难道你是打算依照这张地图来修建军事据点,与魔族对抗吗?”

  依维斯用手敲了敲地图,“我不是想修建什么军事据点,要是想修建军事据点那还不如去神圣之城,有谁能造出比神建造的城堡更为坚固的呢?我们又何必一定要滞留在这里呢?”

  “那到底是准备干什么呢?”米尼乌斯迷惑地摸了摸额头。

  “我要以卡洛特平原为中心,建立一个各种民族共存,不分彼此,平等、自由的大同国。我要让所有的民族都过上快乐、幸福的生活,消灭贫穷和饥荒,让战争在这个世界上绝迹,让友爱亲善在这个世界上传播。”依维斯神色依旧,但语气却很坚定。

  “好,很好!”米尼乌斯兴高采烈地说道,“这也是我们精灵族一直以来的梦想。说实话,虽然我们与人族有过一些仇怨,不过,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们也希望尽快化解掉它们。”

  “可是,在魔族的威胁没有解除之前,这种生活可能实现吗?”矮人族长老奥特罗可不像米尼乌斯那么乐观。

  “心齐可以众志成城,心齐可以不战而胜,只要我们足够团结一致,魔族又怎么敢侵犯我们?”依维斯胸有成竹地说道,“这也是我不追随天行前辈去神圣之城的主要原因,人心如果不齐,再高、再厚的城墙又有什么用呢?”

  “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吧。依维斯,我不是不相信你,只不过,你说团结就能够达到理想,使各民族安居乐业,使魔族无功而退。但是,关键是怎么样才能团结,心与心之间可是存在着很远的距离的啊!”布特显得顾虑重重,“这个想法我们也不是没有过,还曾努力地想促使它实现,可是,最终还是不了了之,这……这真的是太难太难了!”

  “我们在绝望冰原之时,三个少数种族不是相处得好好的吗?既然那时可以,现在也一定可以啊!”米尼乌斯反驳道。

  “当初我们半兽人、精灵族、矮人族在一起能够做到和平共处是因为大家都身陷困境之中,这才不得不团结一致。不过,在现阶段,魔族即将入侵,大难临头之际,大家的确可以团结一致,为理想而奋斗,但以后呢?渡过难关,分歧肯定会不可避免地产生。”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想,现阶段的目标尚且不能实现,就别奢谈什么以后了。”米尼乌斯虽然觉得布特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不过,他还是宁愿往好处想。

  “我可不是否定现在,我只是觉得这个想法过于理想化,不可能有实现的机会,我们应该制定一个比较现实一点的计划。”布特望着一直保持沉默地依维斯说,后者只是笑了笑,并没有接茬。

  “好了,别再争了,我只是想问问你,如果依维斯非要试试不可,你是支持还是不支持?”米尼乌斯想了想,说道。

  “如果依维斯一定要这样做,我们矮人族当然会不遗余力地推行!”布特丝毫没有犹豫。

  “那不就结了,争这么多干什么?”米尼乌斯摊开了双手,只差用上“废话”两个字作为对布特的评语了。

  “有意见当然要提。”布特翘了翘下巴,说道,“依维斯,现在讨论得也差不多了,请你给大家一个明确的指示。”

  “嗯!”依维斯徐徐地点了点头,颇有深意地说道,“成不成是一回事,干不干又是一回事。我就是想做出个样子,让这世上的人知道,真要过上好日子,不是靠刀枪,是靠锄头。为了向各种族表明我们的决心,三天之后,我们将召开开垦仪式,请大家好好准备吧。”

  “依维斯,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布特、奥特罗、米尼乌斯走了后,在一旁听了全部讨论过程的莫问问道。

  “当然。”白发少年嘴含笑意,望着莫问。

  “可……”

  “放心,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只是按部就班地推行我的计划。”

  说完后,依维斯低垂着头,又开始在地图上画来画去,时不时还嘀咕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对莫问说道:“我觉得还是应该写信通知西龙,让他从各军队中调出9万身经百战,身体强健而且头脑灵活的军人来卡洛特平原。”

  “叫他们来这里干什么?你不是不准备建立军事基地的吗?”莫问觉得自己越来越不了解依维斯了。

  “那不代表不要军队啊!虽然我们最终的目的是让军队这种东西从世界上消失,但是,现在是过渡时期,有些东西还是要保留的。须知道我是在实现理想,不是在做清秋大梦!”依维斯正色道。

  ***********

  开垦仪式举行的那一天,布特因为半兽人族内的一些事务而迟到了十五分钟,当他赶到格里高尔通知他的地点时,却发现广场上空空荡荡,只有几个人在四周溜达。

  布特心生疑惑,几乎以为自己记错了时间、地点,但他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和四周的彩旗,他马上了否定这个假设。

  难道没有人来参加?该不会是已经举行过了吧?布特十分困惑。

  即使如此,也应该有人通知我才对。布特又想到。

  “布特长老是吗?”正在布特彷徨之时,一个人向布特边招手,一边小跑着过来。

  “是的。”布特答道。

  “依维斯总统领已经等您很久了,他叫我在这里等您,并把您带到目的地。”那人谦恭有礼地说道。

  “等我?换地方了?开垦仪式开始了吗?”布特一连串地发问道。

  “是的,依维斯总统领带着所有的人直接去田野上举行仪式。此外,开垦仪式不会在您到达之前举行,您尽管放心!”那人微笑着解释道。

  “噢!”布特心里又自责了一番。

  十分钟后,布特骑马来到目的地。只见这里人山人海,虽然是冬天,但每个人的脸上却因为拥挤而挂满了汗水。令布特颇为意外的是,广场上居然一片静寂,每个人端庄着脸容,好像朝圣一般。

  “依维斯,不好意思,我来迟了!”一见到依维斯,布特便道歉道。

  “没关系!好了,我们别浪费时间了,立刻开始吧!”说着,依维斯递给布特一把锄头,然后,向今天的司仪格里高尔点头示意。

  “现在我宣布,开垦仪式正式开始!”格里高尔穿着一件大红袍子,不要说是站在临时搭起的高台上非常引人注目。

  所有的眼光都投向格里高尔,格里高尔得意地抬了抬下巴,再次大声嚷道:“现在请人族代表、前进军总统领依维斯,精灵族代表米尼乌斯族长,矮人族代表奥特罗长老,半兽人代表布特长老为开垦仪式奠基。”

  说完之后,格里高尔从台上猴子般地跳了下来,快步走向依维斯他们的身边,在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拿着锄头开始耕田了。

  人群中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从他们炽热的目光看来,他们对依维斯等人的表现非常满意,虽然他们内心大都觉得依维斯等不过是过过形式罢了,很快就会扔下锄头走人。

  “现在,我们请我们共同的领袖依维斯发言!”格里高尔满面红光,尖着嗓子嚷道。

  “各位!”一副农民打扮的依维斯停下来,拄着锄头,朗声说道,“我只有一句话:让我们为了实现世界大同而努力吧!”

  人们统统一愣,因为他们还以为依维斯的发言即使不会没完没了,至少也要讲上大半个小时,哪里知道他的发言耗时还不到五秒钟。接着,反应过来的人们开始劈里啪啦地鼓起掌来,

  格里高尔也没有料到依维斯会这样,在沉默了几秒钟之后,他又请米尼乌斯、布特、奥特罗发言,而因为有依维斯简短的发言在前,米尼乌斯、布特、奥特罗三个也都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大家要听从我们的领袖依维斯的吩咐,永远跟着他走。”便闭嘴不说。

  开垦仪式在事先弄得满城风雨,以致许多本来打算来看热闹的人不禁非常失望,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仪式会如此平淡,平淡得令人难以置信,可真是典型的雷声大、雨点小。

  人群慢慢散去,当然,也有些人因为好奇继续观看下去,而不管如何,依维斯等继续耕田,很明显,他们并不是人们心中想的只是过过形式而已。没过多久,魔武便率领着心中十分不情愿的黑暗斗士们加入了耕地的行列之中,连莫问也一边打呵欠,一边卷起裤管,然后持着锄头走下田地,虽然他的姿势显得是那么别扭——习惯用剑的他,居然用拿剑的方式来拿锄头,看起来也真够滑稽的。璐娜随后也加入垦田大军。

  “莫问,要是你不喜欢的话,你就回去吧!这是我们的事,我不想你因为我而来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依维斯一边挥舞着锄头,一边说道。

  “我是为了我自己,与你无关。”莫问固执地答道。

  “这还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锄地呢!”璐娜银铃般的声音响起,“想不到这么好玩。这种感觉可真好啊!我们像是一家人一样,喂,依维斯、莫问、魔武,以后我们就一直这样生活下去,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你们说怎么样?”

  “本来我就准备一直干下去。”依维斯沉声答道。

  “一直干下去?依维斯,我不是听错吧?”天生爱美并以自己的容貌为荣的米尼乌斯吃惊地望着依维斯,“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啊!怎么可以天天这样下去,会把皮肤晒黑把手皮磨出茧的。”

  “任何事情都需要付出代价。”依维斯淡淡地说。

  “可是,我们这样干不是很傻里傻气吗?真正的农民现在躲在家里,捂着被子取暖,我们这些业余农民却在这里耕田!”米尼乌斯撇着嘴,说道。

  “你不是说要实现世界大同的理想吗?现在又怨这嫌那的,世界大同可不是光靠嘴巴说说就可以实现的,要身体力行才行啊!”奥特罗望着米尼乌斯说道,“你们精灵族就是麻烦,好逸恶劳。哼,你这个做族长的要是没有做出个榜样来,你的族人又怎么肯来这里耕田呢?”

  米尼乌斯有点不好意思,“干就干呗!大不了我去做顶大帽子,把自己的脸遮个严严实实。”

  “这才像话嘛!依维斯也和我们一起做,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奥特罗停了下来,用手捶了捶自己的背。

  “依维斯,从古至今好像没有一个人是以使用锄头而闻名天下的。”莫问突然若有所思地说道,“其实锄头完全可以作为一种武器……”

  “莫问,你怎么做每件事情都想到打打杀杀的?”璐娜笑着说道,“幸亏你不是农民出身,不然的话,世界上每个农民都会一套武技,很可能就会到处有暴动呢!”

  “全民皆兵?”依维斯灵光一闪,兴冲冲地说道,“莫问、璐娜,你们两说的对,完全可以就地取材,用锄头作为武器,让农民也具备战斗力,接着,我们就可以取消军队了。”

  “不错,不错,这个主意不错。”依维斯一提,莫问不禁也来了劲。

  “疯子,两个疯子。”璐娜叹了叹气。

  “这样吧,依维斯,今晚我们和魔武一起研究一下。”莫问提议道,向远处望了望,“喂,依维斯,璐娜,你们看!”

  “看什么啊?”璐娜抬起头随意地望了望,然后立刻低下了头,接着,又马上抬起了头,呆呆地看着,“好多人呀!依维斯,你快看!”

  米尼乌斯直起了腰,望着抬着锄头等各种农具前来的农民们,“看来,我们的以身作则还是有一定效果的,我们精灵族也来了!嗯,我这皮肤没有白白地被晒黑。”

  惨啦!惨啦!格里高尔却是暗暗叫苦,这样一来,以后就真的要天天来这里耕地了。

  自始至终,依维斯头也没有抬一下,只是专注地锄地,仿佛对周围正在发生的一切不闻不问。这仅仅是开始而已。他对自己说道。

  当天,从地里回去的时候,黑暗斗士们一个个叫苦连天,纷纷抱怨说这简直比上战场杀人还要难,种田真是累死人了,不过,他们倒不敢在凶神恶煞般的魔武面前摊牌说“明天不干了”。

  此时,接到依维斯调遣命令的西龙,虽然对依维斯的用意一无所知,但还是依照他的命令挑选出军队,正在前来卡洛特平原的路上。

  **************

  自依维斯和杨秋从魔宫逃脱后,虽然魔皇佐拉并没有怪罪奉命捉拿他们的多纳尔,但这段时间以来,多纳尔却一直很失落、很内疚,心里暗暗发誓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将功赎罪,为自己争回一口气。

  “多纳尔,朕希望你明白,为过去的失败而伤心于事无补。”在知道依维斯和杨秋逃脱后,佐拉再次回到病榻上,由于伤势没有复原就擅自出动,他的病情比先前反而更严重了。

  “微臣知道,微臣让陛下失望了。”多纳尔沉声说道,佐拉越是不怪他,他便越内疚。

  “捉不到依维斯和杨秋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当初我们魔族所有的高手都聚集在魔宫,尚且让他们全身而退。更何况奉命去捉他们的大都是些武技很一般的士兵呢?朕本来就没有指望你能成功抓到他们。”佐拉边说边喘气连连。

  “可……微臣无法原谅自己。”多纳尔耷拉着脑袋,语气之中充满了自责。

  “要是你一直这样下去,那才真是对不起朕呢。”卧在床上的佐拉伸了伸手,“当初,朕还以为朕的伤好了呢!谁知道经过那一阵折腾,伤势又复发了,那依维斯可真厉害啊!好在整个人族也就只有一个依维斯而已,要不然,我们根本就不用妄想着要去侵略人类了,他们要是不来骚扰我们,我们就可以偷笑了。”

  我可真没用啊!多纳尔知道佐拉是在安慰自己,顿了顿,拍着胸口说道:“陛下放心,微臣没事!攻打人族的事情,只要陛下一声令下,微臣责无旁贷。”

  “好!这才是朕的得力助手嘛!”佐拉脸露微笑。

  “你根本就不用怕依维斯,我们的军队比他们优良多了,一定可以取得胜利!”想了想,佐拉又鼓劲道,“多纳尔,朕知道你行的。”

  “多谢陛下!”多纳尔说道,“那么,陛下,我们什么时候开战呢?”

  “现在士兵们的士气如何?作为军队的总元帅你一定知道吧?”佐拉问道。

  “回陛下的话,微臣不敢有丝毫欺瞒,士气比刚刚战胜神族时低落了不少。”多纳尔答道。

  “是因为没有捉到依维斯和杨秋的原因?”

  “是的。”

  佐拉微微一笑,计上心来,“你给朕随便找两个人类来,然后,杀了他们,朕自有办法解决。”

  “陛下是打算用冒名顶替的方式,让大家以为依维斯和杨秋已经被正法了?”想了想,多纳尔恍有所悟地问道。

  “没错,只有这样才可以让士气迅速回升。”伴随着一阵阵咳嗽,佐拉说道。

  “可是,到了地面,我们仍然要面对他们,那时,我们该怎么解释?”多纳尔疑惑重重,尽管他口头上不敢说,但是心里却觉得这个办法蠢得不像是佐拉想出来的,难道身居高位已经使以前睿智的佐拉变得糊涂了吗?

  “我听说杨秋早就回到他的老窝休养去了,至于依维斯嘛,人类同名同姓者众多,这很容易解释。士兵是盲目的,主帅说什么,他们就会以为是什么。”佐拉胸有成竹地说道。

  多纳尔张口结舌。

  “兵者,诡道也。不但要欺骗敌人,必要时也可以欺骗自己的部下。假如一个主帅不能让士兵们都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那这个主帅一定是失败的。”佐拉脸上流露出诡秘的微笑。

  多纳尔花了好一会儿的时间才理解了佐拉的话,“微臣明白了!”

  “事不宜迟,立刻去办吧!朕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佐拉倒是信心十足。

  两天之后,佐拉宣称依维斯和杨秋已被正法,尸体悬挂在首都吊楼上。魔族民众欢欣雀跃,更加坚定了魔族不可战胜的意念,这正好证明佐拉的计策完全可行,同时也印证了一句话,这句话被多纳尔写在日记里——民众是盲目的。

  ***********

  圣历2110年1月20日,开垦仪式后的第八天,从阿尔斯山派来的9万人终于全部来到卡洛特平原,在领头军官向依维斯报告之后,手里还拿着锄头的依维斯直起了腰,发布了这样一个命令:“马上命令士兵到这里来,准备下地种田。”

  领头军官当场愣住了,费了好大的功夫才终于弄清楚依维斯不是在开玩笑,“这也太奇怪了太荒谬太滑稽了。”领头军官一连用了三个形容词来表达自己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依维斯,你该不会真的让他们来耕田吧?”璐娜忍不住问道,“我越来越不清楚你的心里在打着什么主意了。”

  “我的心是你给的,你还能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吗?”依维斯开玩笑道。

  “哼,越来越油嘴滑舌了,一定是跟西龙学的!”璐娜心中很高兴依维斯这样说,口里却说道。

  “璐娜,说起来我真对不起你!”依维斯敛起笑容,肃然说道,“让你来这里风吹日晒的。”

  “我心甘情愿,依维斯。”璐娜也正色答道。

  依维斯点头不语,而此时,9万军队刚好带到,依维斯放下锄头,抹了抹汗,走到队伍的前列。

  “我讲三点:首先,欢迎各位的到来;其次,请大家就地脱掉军装;第三,从今以后,每九个人为一个小组,跟着一个黑暗斗士,而这个军团就叫做‘垦荒军团’,由我亲自带领并任古魔法教官,而莫问和魔武是你们的武技教官。平时,你们要耕田也要训练,尽快提高你们的战斗力,听清楚没有?”士兵们一个个面面相觑,困惑之情溢于言表。

  不过,黑暗斗士们却听得清清楚楚,他们一个个兴高采烈地走到士兵们的面前,点了9个,然后带走。那些士兵虽然也是久经战阵的入流军人,但是,一到了黑暗斗士面前,一个个心里直发怵。

  “跟着我就要听我的话,否则,我不会客气。”

  “不好好干,老子不给你们饭吃。”

  “要是谁给我没事找事,违反了军规,我就要了他的命。”

  ……

  本来就因为被叫来耕田而窝了一肚子火的黑暗斗士们站在各自的部下面前,恶狠狠地教训道。此刻,黑暗斗士一个个俨然是判官一般。

  士兵们则一个个耷拉着脑袋,愁眉苦脸,心里暗暗叫苦:真是倒霉啊!

  ************

  一整个上午的劳作使所有的士兵叫苦连天,当他们刚刚吃完午饭,略事休息后,便被紧急召集起来。

  依维斯说道:“上午大家表现还不错,我很满意。但为了把大家变成一支英勇之师、威武之师,提高大家的技战术水平势在必行。”

  士兵们面面相觑,心里只为接下来不可预知的磨难而担心,对是否能够提高武技、战术倒不是那么关心。

  “下面我们请武技教练魔武来说说今天的安排。”依维斯说着自顾自背负着双手走了。

  “今天训练的内容很简单,长跑50公里,3个小时内完成。”魔武的发言不带丝毫感情,说完,他便开始行动,甚至没有说不能按时完成任务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都还站着干什么?”黑暗斗士们立刻催促自己的部下开始跑步,于是,士兵们不得不拖着疲惫的身躯紧随其后。

  士兵们在跑了半个小时之后,大都脚步蹒跚,黑暗斗士们倒没觉得什么,他们什么苦没吃过啊?跑步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是小儿科。

  “快点啊!给我快点!不许落在其他小组的后面,丢我的脸。”

  “你怎么搞的,跑了这么一会就跑不动了?这样还打个屁仗啊?冲锋时追不上敌人,后退时又会被敌人追到。”

  黑暗斗士们边跑边吆喝,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一生中还是第一次可以领导别人,当然要充分地利用自己的职权了。

  “我们想喝水,给我们点水喝好吗?长官。”有士兵低声祈求道。

  “喝水?在战场上哪有机会给你喝水?快给我跑,有力气说话,还会没有力气走路?分明是找借口。况且,我都不用喝水,你们还喝什么水?”回答士兵的话显得冷酷而无情。

  士兵只好沉默不语,咬着牙继续往前跑。

  3个小时后,魔武心平气和地回到出发点,发现还有相当一部分士兵不能按时到达目的地。格里高尔开始等待好戏上演,但出乎他意料的是,魔武居然不动声色,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又过了半个小时,士兵们终于悉数回到出发点,一个个趴在地上,喘息不已。

  “迟到的每人500个掌上压,20分钟内完成。由黑暗斗士负责监督。”魔武下令道,“其余的就地休息。”

  “这样下去我们会死的,长官!”士兵们叫苦连天。

  “如果连这些都做不了,迟早死在战场上,早死迟死都是死,在这里死还可以留个全尸。”魔武依旧毫无表情。

  士兵们瞠目结舌,无奈之下,只得开始执行任务。

  “现在,我把你们交到莫问教官的手上。”魔武说着便拍拍屁股走人了。看着他倦怠和幸灾乐祸的神态,士兵们在心里不停地咒骂着。

  莫问一上来,什么话也没有说,便举起剑顺手地舞了大约半分钟,士兵们只感到非常诧异,没有一个人知道莫问到底是想干什么。

  “现在,你们照着我刚才的动作做一遍。”莫问迅速将剑插回剑鞘,说道。

  “什么?”这下子不但普通士兵大吃一惊,就连黑暗斗士也都有点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怎么可能,才舞了一次,而且又没有提醒大家注意,就要别人照着做。这位教官,我们可不是神仙。”

  “你们发什么呆,还不做?”等了好一会儿,莫问见没有一个士兵有所动作,便大声责问道。

  只有黑暗斗士们还能似模似样地舞几下,普通士兵没有一个可以做出哪怕一个连贯而正确的动作。

  “你们可真让我失望,这么简单的动作也学不会,依维斯还说你们是精英部队呢!看来,他也有言过其实的时候。”莫问大失所望,“好,我再舞一次给你们看!”说着,他又拔出剑来舞了一会,不过,这一次只耗时不到20秒钟。

  “怎么那么快?看得我眼睛都花了。”

  “好像与刚才不一样!”士兵们再一次纷纷质疑。

  “剑招是死的,人是活的,在战场上谁会按理出招?”莫问冷冷地说道,“如果你连别人的招式都看不清楚的话,怎么抵挡?怎么躲闪?怎样置对方于死地?怎样取胜呢?”

  道理并不难懂,但那些普通士兵还是搔着脑袋,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办。

  “唉!”见到这样的状况,莫问不禁叹气连连,“好了,算是我欠你们总统领依维斯的,我详细地跟你们说说,你们可都要注意听了。”

  “好!”士兵们这次倒是一个个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起发出一声大喊。

  多么刺耳啊!莫问用手指按了按耳朵,摇了摇头,“在战场上,不是给人杀死,就是杀人,没有第三条路可走。当我们面对敌人的时候,首先是出招要比对方快,其次是要比对方狠、准,不然就只有等死。”

  “而刚才,我给大家示范的招式事实上是乱来的,所以第一次才会和第二次不相同,目的是要你们知道在战场上什么招式都可能使出来,不一定事事都要按部就班,懂吗?”

  说到这里,莫问突然停顿下来,睁大着眼睛望着台下,一动也不动。过了好一会儿,莫问说道:“呼呼,呼呼,大家听到了没有?现在真的是一个睡觉的好时间啊!轻轻柔柔的夕阳笼罩着大地,微风轻拂,风中还隐约有花草香的芬芳味道。”

  黑暗斗士们马上领悟过来,大叫大骂着踢醒自己那些打着瞌睡的部下。

  “从某个方面来说,睡觉并不是坏事,这证明你们很有大将风度,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安然入睡。”莫问竟然是一脸的笑容,“要是你们在战场上也可以睡着,那你们就可以功德圆满了。”

  刚才不知不觉之中入睡的那些士兵脸露惶恐之色,他们也不是想睡,只是实在是太累了。

  “你们也不用太害怕,我不会责罚你们的。反正命是你们的,你们自己不要我也没有办法。”末了,莫问用手指在剑柄上弹了几弹,说道,“至于我嘛!今天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到此为止吧!”

  哇!解放了!士兵们兴奋地想到。他们现在只想趴在床上睡觉,才不会去管以后在战场上会怎样呢。

  当天晚上,轮到依维斯当教官,他向他们讲述古魔法。

  “一个人的技战术和意志力,构成了战斗力,如果没有意志力,就不能把技战术发挥到极点。意志力相对于技战术来说是属于一个人的内在修为,只有内外双xiu,才可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依维斯说道。

  “说到底,古魔法就是一个人的意志力,只要你们能够做到将意志力集中于一点,你们便可以像我一样。你们看!”依维斯纹丝不动,但是,他眼前的桌子却自动地飞上半空,平平稳稳的,像是在半空中也有东西把它托住一样。

  “真是太神奇了!”台下发出一阵阵惊呼,用崇拜的目光望着依维斯。

  “还可以这样!”依维斯话音一落,只见那桌子立刻弯曲成弧状,然后,又变成圆形,接着,又揉成一团,简直就好像弹簧一样伸缩自如。

  “这就是古魔法的一种表现方式,只要你们真正掌握了古魔法,你们便可以随时随地令对手的武器改变形状,达到不战自胜的目的。”依维斯的话无疑具有相当大的诱惑力,又有谁不想不战而胜呢?

  “依维斯总统领,那要是我们学不会呢?您也知道,我们大部分人资质有限。”有人怯生生地问道。

  “只要认真学,没有人学不会,只是有程度上的区别罢了,比如现在,你们身上便已经潜藏着这种力量,只是你们还没有学会怎么把他们释放出来罢了。”依维斯答道,“就好像是你们学习搏斗技能一样,关键是要对自己有信心,没有信心什么事情也干不成。”

  “噢!”士兵们不约而同地半张开嘴。

  “来,下面我们学习古魔法的第一步,大家先拿一张纸放在手上,然后,慢慢地闭上眼睛,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真空的世界,里面空空荡荡,了无一物,接着,用意识引导那张纸飘上来。”依维斯的语速慢慢降低,产生一种催眠的感觉。

  士兵们依照依维斯传授的方法,闭上眼睛,而且也的确感到脑袋里什么也没有了,可是,当他们运用自己的意志时,手上的那张纸却依旧文风不动,像是生了根一样。屡试屡败之下,他们咬牙切齿地诅咒着,仿佛这样便可以把意志力逼迫出来一样。

  不过,依维斯却依旧保持着充足的耐性,他不像莫问,完全不考虑他人的资质,把每个人都看成是像自己一样的天才。他继续循循善诱地引导着士兵们,不久之后,终于有些士兵勉强使手中的纸飘了上来,兴奋万分的他们只差没跳起来大嚷大叫了。心中充满着成就感的士兵们倒是没有想到用意志使一张纸飘起来距离到能轻易使对方的武器转向还有多远。从这方面来说,他们可说是很容易满足。

  

第五章 开垦仪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