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进退维谷

    

  哀声四起,人族士兵如同被收割的稻草一般横躺在地上。盔甲、各种各样的武器散落各处,魔族士兵所向披靡,以一泻千里之势追赶着他们。

  “冲啊!”魔族士兵漆黑的眼珠里喷射出火一样的光芒,他们黑色的衣服沾满了人体器官、当然还有斑斑血迹。

  云梦国国王和田躺在地上,他的双眼被漫天的鲜血灼烧,视线模模糊糊,料峭的春寒一阵阵地侵入他残破的征衣。他的耳朵也被士兵们的惨叫声和魔族士兵得意忘形的喊杀声充塞着。

  我不能死,我不能就这样死去!和田下意识咬了咬舌尖,他感觉到自己就快要昏厥了。他的身体上各处都已经布满了累累伤痕,魔族士兵、自己的士兵、还有他自己身上流淌着的三种不同的血液混杂在一起,遍布在他的肌肤上。他无法止住疼痛,痛感已流遍他的全身,而受了重伤的左臂也早就麻木得无法使出一点力道了。

  和田带着苦涩的微笑无奈地看了看自己的左臂,试图让自己坐起来,但是,也许是由于在战斗中耗力过多、受伤后失血过多,平常强壮有力的右臂却无法支撑起他的身体,他脸朝下狠狠地摔到湿淋淋而冰冷的地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难以形容的剧痛撕扯着他的每一根神经,像是要将他整个人裂开一样。

  我不能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云梦国需要我!列祖列宗需要我继续他们的霸业!和田再次咬了咬自己的舌尖,开始缓缓爬行,但他没有注意到,由于用力过猛,他把自己的舌头给咬破了,鲜血一滴滴地从口里渗出来,他的喉咙也感到一阵咸味。

  和田目之所及全是一具具尸体,死不瞑目的人族士兵仿佛在见证这天地之间最大的残酷,也仿佛在向无语的苍天默默质问: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和田一手着地,继续一寸一寸地往前爬,他的脸孔上竟然笼罩着一层令人难以想象的平静,过分而不正常的平静。

  站起来!我要站起来!和田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逐渐地苏醒过来,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他竟然把自己撑起来,并摇摇晃晃地站直,他的左臂无力地晃动着,如同风中的红色绸带。

  “万恶的魔族!我诅咒你们!”

  和田那有着裂伤、淌着血的嘴巴,不断地发出类似动物般的哀鸣。脸色死白,呼吸浊重而且急促,身体不自禁地痉挛着、抽搐着。每走一步对他来说,都是一种莫大的折磨和挑战。

  大约距离他一米之处,有一根长枪斜插着,此刻兀自动荡不休。和田走过去,紧紧地握着那支枪,仿佛它是最后的希望。循着枪的下端望下去,是一只手,拥有这只手的人已经死了,但他至死没有放开武器。

  即使是死,也要拿着武器!即使是死,也要是英勇而死!

  魔族士兵和人族士兵交杂在一起,互相劈砍着,丝毫也不留情。鲜血还在从乱发上滴下来,流过眼睛,顺着热汗涔涔的脸庞而下,和田亲眼看见一个士兵的半边脑袋被削开了,脑浆迸溅而出,那士兵在站立了半秒钟之后,轰然倒地。

  和田突然明白自己到底应该干什么了,他蹒跚着脚步,跌跌撞撞地冲向战团。

  ************

  圣历2110年3月20日,东部军队一直全速向着神圣之城而去。不过,尽管耶律齐和叶天事先已经料定会遇到很多困难,但是,他们遇到的波折还是比他们所能设想的更多、更大。

  一方面,除了裕远和柔里,其他国家,如高潭和云梦等都坚决不同意后撤,因为他们始终舍不得放弃国土,于是,表面上,东部军队虽然团结,但是在暗地里却是颇多龃龉。

  另一方面,魔族军队的推进速度实在太快,人族军队虽然比他们先出发,并沿途实施各种破坏手段,但却还是不时被魔族军队赶上。嗜杀成性的魔族士兵浑身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他们奋力而追,人族先头部队由于殿后军队血战而拉开的距离一下子就被缩短,直至被追上,人族又只好再次派兵殿后,如此循环。人族的军队的伤亡人数与日俱增,东部国家在这次后退中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对于这种状况,耶律齐和叶天都无可奈何,既然一切的战术对魔族军队来说,起不了任何作用,他们只能是尽力地催促军队后撤。而为了使军队保持团结,耶律齐还常常不得不向高潭等国作一些妥协,这自然也拖慢了行军的速度。关于撤军向阿里亚城,耶律齐至今也还没有向叶天之外的国王提起,因为,他十分明白,要让守旧的他们依照自己设定的路线后撤是不可能的,只能因势利导,借着魔族一波接着一波的攻击,顺势向阿里亚城逃去。如此一来,自然使道路更曲折了,同样也使行军速度遭受到一定的延迟。

  “想不到我们第一次并肩作战便是不断地后退。”叶天苦笑着对耶律齐说道,“也许,当初我不该推举你为盟主,这个任务无论对谁来说都显得过于沉重了。”

  耶律齐保持沉默,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一件事情既然做了,就要做到底,而且不要后悔。他朝远方望了望,神圣之城仿佛还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而阿里亚城也还远在视线之外。

  当天傍晚,夕阳懒洋洋地照射着越来越显得凋零的东部联军,疾退之中的他们接到了一个十分震动的消息。

  “云梦国国王和田阵亡!”

  “又少了一个盟友!”叶天摇了摇头,叹息道。

  “和田是一个英勇的战士!”耶律齐竭力地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但是,他握着缰绳的手在微微颤动着的景象还是把他的激动暴露在叶天面前。

  叶天没有说什么,只是向着遥远地天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战争,无情的战争已经使本来乐观的他在某一些方面上变得沉郁了。

  东部联军蓝色的旗帜被白色所代替,在旗帜的角落里绣着一个云梦国的国徽,象征着对和田的缅怀之情。不久,和田的弟弟和源接任了云梦国国王的位置,然而云梦国的士兵们却还沉浸失去和田的悲哀中。这种悲观的情绪也影响了其他的东部联军,整个兵营愁云惨雾,士气低沉,。

  “再这样下去,我们恐怕会全军覆没。”耶律齐在说这话的时候,竟是出奇的冷静。

  “死就死呗!没什么大不了的。”叶天哈哈大笑了几声,但随即,他的脸色一沉,这实在没有什么好笑的。

  “已经有许多人死于这场战争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高潭国国王高天佑说道,“作为一国之君,非但不能保护自己的人民,甚至是自身难保,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真的不知道。”

  “车到山前必有路,别担心。”叶天勉力地拉了拉嘴角,用手拉了拉缰绳。

  “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一样,似乎已经完全看不到希望了。”高天佑无奈地用脚踢了踢马肚子,马在他的催促之下,反射性地快跑了几步,接着,仿佛它也被周围这种压抑的气氛同化了,脚步重新慢了下来。

  “也不用这么绝望吧?”接替和田登上皇位的和源阴沉着脸,低声说道,“你们以前不是说只要撤到神圣之城就会平安无事吗?”

  “撤?凭我们现在的速度,即使可以撤到神圣之城,恐怕也所剩无几,这十来天,我们已经损失了100多万士兵,而却仅仅杀掉了10万多的魔族士兵。”高天佑摇着头,“甚至就连你的哥哥也阵亡了啊!”

  “刚开始你们不同意撤到神圣之城,现在?已经晚了,太晚了!”耶律齐说道,“如果现在我们还居然打算着要撤到那里去,那简直是白日做梦啊!魔族的推进速度超乎想象,我们怎么跑得过他们?”

  “当初我和我哥哥也是想着不能舍弃百姓,须知道水能载舟,也能覆舟啊!要是放弃了他们,他们以后一定不会支持我们了。”和源辩解道。

  耶律齐笑了笑,就算是傻子都知道和源所谓的不能放弃百姓不过是借口罢了。

  “也许,我们当初的决策的确有问题。”高天佑却显得很坦诚,“不过,只要我们还没有死,就还有希望,不是吗?”

  “勇于承认错误才像个男子汉嘛!”叶天挺了挺胸,说道,“大家赶快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尽量避免伤亡。”

  “阿里亚城。”耶律齐若有所思地说道,“阿里亚城是东部大陆最大最坚固的城,虽然比不上神圣之城,但是,却也是一处可以以之为战的地方”

  叶天一拍脑袋,“哎呀!我怎么给忘了。你说的对,阿里亚城距离神圣之城只有500里,假如我们能退到那里,就不但可以占据地利,还可以向神圣之城求援。”

  “而且,节省这500里的路可以让我们减少很多伤亡。”和源兴奋地说道。

  “这一次我一定全力支持。那个城本来有70万守军,这就可以增强我们的兵力了,而且,里面还有900万居民呢!我们还可以顺便保护他们。”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这一次,高天佑真的没有再坚持自己以前的错误。

  大国都达成协议,情愿放弃一切了,其他小国还有什么不可以放弃的呢?更何况,他们也没有不放弃的资本。

  耶律齐脸上掠过一丝难得的笑容,为经过这样曲折的方法终于使盟友们都接受了自己的提议而高兴。不过,也为战死的和田以及士兵们感到可惜。

  当下,东部联盟军总部下令,所有的东部联盟军不计一切损失,尽快退到阿里亚城,而暂时还留守在各国各个地方的零散守军也都放弃国土,往既定目的地撤退。

  当然,与此同时,耶律齐也以东部联盟军的名义发信向天行求救。

  *************

  “东部盟军准备撤退到阿里亚城?”身在卡洛特平原的依维斯一脸凝重。

  “是的,总统领,消息确凿无疑。”格里高尔肃然道。

  “糊涂,太糊涂了!”虽然自己正确地预测到了东部联军的走向,依维斯却一点高兴的意思也没有,只是叹息连连,“这样的短视将让东部盟军蒙受难以设想的打击,阿里亚城根本不可能阻挡得住魔族军队,如果东部盟军撤退至神圣之城,兴许还有一线生机。”

  “要不要属下以您的名义,向东部联军发信提出建议呢?”格里高尔问道。

  “你觉得他们会听我的话吗?”依维斯无奈地笑了一笑,“这些人终究还是不肯放弃广阔的东部国土。阿里亚城是东部的最后一处阵地,他们之所以选择撤到那里,不是没有理由的。因小失大,这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们当然会听总统领您的话了,总统领您是何等人物啊!英雄盖世……”

  依维斯拂了拂手,示意格里高尔闭上嘴巴,即使是在平时他都不愿意听到别人的吹捧,更何况是现在这个时候呢?

  “那该怎么办?总统领。”格里高尔耷拉着头。

  “听之任之。”依维斯眼睛死死地盯着地图上的阿里亚城。

  格里高尔顺着依维斯的视线看着地图,犹豫了一下,为了显示自己的慈悲之心,还是问道:“您真的决定了吗?”

  “是的。”依维斯定定地点了点头,眼睛里充满了沉痛的神色。

  格里高尔没有再为此说什么,这段时间的相处使他知道依维斯一旦下了决定,便不会再更改。

  “西龙那边有什么消息吗?”顿了顿,依维斯问道。

  “依照总统领您的吩咐,他们都已经出发了。”格里高尔老老实实地答道。

  “嗯!”依维斯应了一声,想了想,感到虽然很可能会热脸贴上冷屁股,自找难堪,但仍然说道:“还是发信提醒准备撤往阿里亚城的东部联军千万要撤到神圣之城吧。”

  “好的。”格里高尔肃然行礼。

  依维斯挥了挥手,示意格里高尔退下,然后,陷入了沉思之中。良久,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

  “喂,依维斯,你没事吧?”一直坐在旁边的璐娜问道。

  “我能有什么事?”依维斯莫名其妙地烦躁起来。

  璐娜幽幽一叹,“没事就好。但是你不是在为东部的事情而心烦吗?”

  “没有。”依维斯的回答简单得甚至于有点粗暴。

  “你可以瞒过格里高尔,不过,你瞒不了我的。”

  “对不起,璐娜。”依维斯为自己刚才的态度感到很抱歉,“其实……其实也没什么,反正他们的决定已经下了,担心无济于事。”

  “没什么,但有什么事情就应该让大家都知道,共同分担,不是吗?开心点,好吗?我不希望看到你愁眉苦脸的样子噢!你要再这样的话,我就……就要用手把你的嘴巴拉开,让你笑了。”璐娜凝神说道。

  “那你来拉吧!”依维斯淡淡一笑,“好了!我们出去外面逛逛,这里很闷。”

  “好啊!”璐娜看了依维斯一眼,“不过,你真的有心情出去逛吗?不要勉强噢,本姑娘可不喜欢别人勉勉强强地和我一起。”

  “那你找别人去吧,以后也别来找我啦!本少爷今天恰好心情不好。”虽然心情依旧沉重,但依维斯却开着玩笑道。

  璐娜哼了一声,别过了头。

  “好啦,好啦,走吧!都快变成老太婆啦,还学人家撒娇。”依维斯拉起璐娜的手,后者虽然拉长着脸,但眼睛里的笑意却无法掩饰。

  “如果我变老变丑了,你还会喜欢我吗?”走着走着,璐娜突然问道。

  “不会!我干吗要喜欢一个又老又丑的人?”依维斯松开了璐娜的手,然后,又猛一回头抱起了璐娜,“但是,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因为,在我心目中你永远不会变老也永远不会变丑。”

  “真的吗?”璐娜明明相信,却忍不住反问道。

  “真的。”依维斯拖着她往外面走,心里暗暗想到:我不能让她再为我担心了,她为我付出的已经太多太多了。

  ***********

  海罗王宫。

  早已收到魔皇佐拉的通知海罗王罗比特仍然按兵不动,决定先看看战争的形势再说。

  对于罗比特来说,这场战争等同于一场赌博,他可不想多年的奋斗因为一着失误而付诸东流,自然要先看准那一方占据上风再决定去向,

  “可是,陛下,我们跟魔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怎么能够背祖忘宗呢?”有大臣这样谏说道。

  “都几万年了,我们与地狱里的魔族之间的差距太大了,你去问问,他们还当我们是魔族吗?恐怕早就把我们视同外人了吧!至于这一次,如若不是有求于我们,他们能和我们称兄道弟吗?”当时,罗比特这样答道,“从这点上来说,人族比我们聪明,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们才不会在乎什么同种族、什么兄弟呢!烧毁抢掠,杀人如麻,他们无所不用其极。相对而言,魔族并不凶狠,或者说魔族的凶狠只是停留在表面上,人族那才叫狠毒呢!他们惯于借刀杀人,杀人不见血,这些都是我们原来的魔族做不到的。这么多年以来,你跟人类接触这么多,难道就没有学到点什么吗?”

  “可是,陛下,人族不团结那是他们的事情,而我们应该团结才对。”大臣继续进言道。

  “人族有一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没听说过吗?假如团结不能使我们获利,我们为何要团结?我们的国家是个有原则的国家,而我们的原则就是利益!即使牺牲一切也要保住这个利益。”罗比特捋着胡须说道。

  魔族军队捷报连连,海罗众大臣们已经坐立不安,纷纷请缨出兵征战,一个个神情激昂地说等魔族把人族全部击溃就晚了,到时非但没有功劳,而且还很可能会引起魔皇的反感。不过,罗比特依旧不为所动,等到所有的大臣都发表了自己的宏论之后,他若无其事地说道:“还早着呢!魔族现在是所向披靡,但并不代表他们能一直保持下去。我们要是轻举妄动的话,到时可没有后悔药可吃。”

  大臣们只得收起所有的蠢蠢欲动的心情,继续等待。

  圣历2110年4月2日,东部联军一如既往地节节败退,伤亡惨重,而在这个时候,罗比特也收到了消息:西龙率领大约40万士兵陈兵于海罗边境。他并不感到意外,以依维斯的智慧做出这样防患于未然的事情本来就不意外。

  但是,罗比特手下的大臣们可不是这样想,他们认为:“依维斯欺人太甚,这不是明摆着不信任我们吗?陛下,如果我们继续保持沉默的话,对方就要骑到我们头上来了。”

  “你们觉得我们值得他们信赖吗?”罗比特微微一笑,“假如连我们自己也认为我们不值得信赖,那么,依维斯凭什么要信任我们呢?我没有猜错的话,他早就知道了我们的出身,之所以按兵不动完全是因为他们和我们有约在先,而我们又没有任何违规的表现,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轻举妄动就给了他们发兵的借口,等于是自找苦吃。”

  “但我们总不能让前进军得寸进尺,这样下去,海罗还有什么立足之地?我们还有什么颜面生存在这个世界上?这简直是让我们身上的血统蒙羞。”

  “失败者是不会有立足之地的,胜利者则根本不需要立足之地,因为随处都可以作为立足之地。”罗比特对大臣们的执迷不悟感到很失望,“依维斯是什么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当初,他和杨秋仅仅是两个人就把整个魔宫弄得天翻地覆,一塌糊涂,足以证明他要取我们之中任何一个的头颅,都易如反掌。因此,如果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朕是决意不会轻易发动进攻的,朕是一国之君,要对所有的臣民负责任,绝不能拿这一万多年的基业来冒险,不能拿我们的生命来冒险。”

  “陛下,当断则断,不然就会反受其害,不冒险怎么可能取得更大成功呢?”大臣们语气激烈,“难道安逸的生活已经使本来英勇无比的您变得胆怯了吗?”

  “想不到一万年了,你们身上的戾气还是没有清除干净,朕对你们真的很失望。”罗比特语气沉重,“想要成功,就要忍受、忍受再忍受。”

  “陛下……”

  “等待不是懦弱,等待比揭竿而起更需要勇气,你们明白吗?况且,我们已经等待了一万多年了,再等几个月或者一年半载会很难吗?”

  “可是,我们都觉得时机已到。”

  “时机没到。”大臣们的死缠烂打使罗比特有些不耐烦,“要我说多少次你们才能明白?事情不你们想象中那么简单!”

  “陛下,我们不是没有耐性等,是觉得没有必要再等,魔族所向披靡,最好的机会就在眼前,稍纵即逝,再不把握就会白白浪费了!”

  “什么都不用说了,既然朕是国王你们便要听朕的话。”罗比特拍了拍桌子,说道,“总之,朕可以让海罗国兴旺起来,也一定可以让我们在这场战争之中获得最大的利益,朕希望你们明白。”

  大臣们点了点头,事实上,罗比特确实政绩不凡,而且,这么多年来,他下的每一个决定事后都被证明是正确的。

  “现在,我们不但不能向前进军宣战,而且,还要尽量配合他们,不让他们生疑。”末了,罗比特又吩咐道,“朕在这里说一句,要是谁敢擅自率兵袭击他们,朕一定会将他灭绝九族。”

  大臣们望了望罗比特,面露怯意,点头称是。

  退朝之后,罗比特斥退左右,独自一个背负着双手漫步在御花园里。春天是万物生长的季节,轻柔的阳光像粉末一样撒在地上,花园里鸟声婉转动人,淡淡的花香飘进鼻孔里,他不自禁产生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蜜蜂已经开始工作了,它们嗡嗡地叫着,翅膀拍打着空气发出的一阵阵轻微的响声。看着这一切罗比特仿佛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血液在缓缓流动,刚才一直紧绷的神经得到了舒缓。

  人族的一切的确美好!罗比特抬头望了望在光线的反射下闪耀出白光的树叶,伸长了鼻子深深地呼吸着,默默地想到,假使不能得到更多,那至少也让我保持着这一切吧!

  但是,罗比特立刻又醒悟到刚才的想法会使自己丧失斗志,他紧紧地握了握拳头,罗比特,你这是怎么了?难道真的如大臣们所说,安逸的生活已让你丧失斗志和勇气了吗?你是不屈的斗士,罗比特,你不能耽于安逸!

  花园的另一头,他那美艳绝伦的皇后娜娜也在漫步。她有着一头月光般柔和美丽的昏黄色头发,那裸露的双肩洁白无瑕,如同白玉般柔润,简直令最优质的大理石也为之黯然失色,而她那曼妙的身材可以让世界上最优美的雕像也相形失色。这是一种圣洁高贵而且带着艳丽的美。皇后远远地望见了罗比特,但她并没有走过来,因为,从罗比特的神色她可以猜到,罗比特现在需要安静比需要自己更多一些。

  罗比特满意地看了他的皇后一眼,不由得想起他初识皇后时的情景。那时,他只是魔宫里一个普通的高手,然而被誉为魔族最完美典范的娜娜却喜欢上了他,并愿意为他付出一切,跟着他走南闯北,最后历尽千辛万苦来到海罗。

  罗比特不经意地笑了一笑,步履在不知不觉中变得轻快起来,“一切的不幸或者是幸运最终都会有个了结。”罗比特想起娜娜经常对他说的一句话。

  “娜娜!”罗比特轻声唤道。

  “你来了!”娜娜轻轻一笑,眼睛里仿佛有光芒射出。

  罗比特感到异常满足,有时,他甚至觉得,只要有她这个世界的一切便都可以抛下。但是,娜娜却总是鼓励他继续前进,这不是因为她有野心,而是因为她明白,要是失去了这一切,罗比特一定会慢慢枯萎,失去生命的动力,变得无精打采。在这一点上,她甚至比罗比特自己还要更加了解自己。

  “看着我们逐步接近理想,我真的很开心。”在娜娜的面前,罗比特从来都是用“我”自称。

  “那就好呢,就算出现问题也没关系啊,我们可以慢慢解决。”娜娜知道每当罗比特向自己说乐观的话时,就证明事情不大顺利,而如果事情非常顺利,罗比特却不常提起。

  “我已经顺利地说服他们了。”罗比特摆了摆手,将所有的烦恼和不快也都甩开了。

  娜娜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花园里肩并肩的散步总是他们最开心最幸福的时光。

  罗比特望着他的皇后,莫名其妙地想起娜娜曾对他说过的话:“到底人和魔有什么不同呢?大家都一样会感到幸福,或者感到痛苦,不同的仅仅是血管里流淌的血液罢了,为什么却不能相处在一个地方呢?”

  “因为人族是最好战最野蛮的动物,即使是在他们族内,他们也不停地战斗,自相残杀。所以,即使我们不是魔族,即使我们的血液和他们一样,我们仍然要卷入这个纷争当中。”罗比特记得当初自己的回答就是这样的,然而即使到了现在,他仍然想不出是否有什么别的答案。

  *********

  神圣之城。

  早在一个多月前,天行就收到了魔族军队入侵人类的消息,不过,一意决定死守神圣之城的他,完全没有考虑过要去救援东部联军。甚至,当达修、罗素、西格非等人因为屡屡听到东部联军伤亡惨重的消息而力劝天行前去支援时,天行也只是表现出一副惋惜而又无可奈何的模样,说道:“我早就叫他们把所有的军队都撤到这里来了,但是他们不肯,那我又有什么法子呢?我总不能强迫他们吧?现在好了,出事了,我也不想的,天天听着东部联军的伤亡消息,你们以为我好受吗?我……我这心里憋得慌啊!可是,实在是没有办法啊!出了神圣之城我们根本就不是魔族士兵的对手,我们要是出去了那等于是自投罗网、等于是自寻死路。”

  达修等人只得无奈地默默告退。

  在此期间,来自东部国家的士兵也屡次要求天行出兵救援东部联军,天行自然不肯答应,那些士兵于是便威胁要破城而出,但天行黑着脸下了死命令,谁要是敢出城门半步,当违抗军令处置,全部当场射杀!士兵们无奈,只得作罢,心里对天行难免有所怨言。

  4月5日,天行收到了耶律齐的求援信。

  “天行前辈,以前他们远在东部,我们鞭长莫及,尚且有不去救援的理由,现在他们已经退到了阿里亚城,我们没有理由不去救他们。”达修虽也明白天行的顾虑,但他实在不忍心听到那与日俱增的死亡人数。

  “是啊!天行前辈,要是我们再不去救援东部军队,我们很难向城里的东部士兵们交代。而且,这也会导致其他士兵的怀疑和不满,恐怕会导致东、西联盟军心不齐的不良局面。”西格非也望着天行说道。

  “非常时期必须采取非常手段。现在这种状况,我们实在不宜出击,就算因此而要我天行背上千古罪名也无怨无悔。”天行耸了耸肩膀。

  “天行前辈,难道您真的忍心看着那么多士兵白白牺牲掉吗?”罗素也加入劝说,“除了达修和‘自由王子’提到的那些问题外,我认为如果东部联军全军覆没也会使我们的士气受到很大的打击。”

  天行皱了皱眉头,这个问题他倒是一时忽略了。然而,所谓大礼不辞小让,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天行也大可以以此告慰自己。

  “容我说一句,这个责任任何人都背负不起,千千万万的百姓和士兵遇难,这是生命,生命是无价的,生命不是某个人的名誉可以承担得起的。”西格非语调激动地说道。

  被西格非当面指斥,天行的脸色有些难看,但他马上勉强笑道:“不论如何,我问心无愧。轻易出城,会让我们的伤亡更加严重,百弊而无一利,作为盟军总司令,我必须为所有人的性命负责,为整个人族的生死存亡负责。”

  “天行前辈,希望您慎重考虑,如果我们连近在眼前的人命都救不了,我们还谈什么救援整个人族呢?不要说其他人不相信,就连我也深表怀疑。”西格非也是那种一旦认定了自己是对的,便会不顾一切的坚持的人。

  “‘自由王子’,你这种想法是典型的因小失大。”天行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

  “阿里亚城里面有900多万居民,70万守军,再加上后撤的军队还有难民们,这个数目很可能达到2000万。”西格非脸色绯红,但他已经尽量让自己冷静了,“如果2000万人还是‘小’数目的话,我无话可说!”

  “2000万人对于整个人类来说只是九牛之一毛罢了。”天行淡淡地说道。

  “那我倒想知道人类这只牛到底有几根毛!”西格非激动地站了起来。

  “天行前辈,‘自由王子’的话可能有些过激,不过,他也是一片苦心,我们真的要慎重选择才是。”罗素说道。

  “如果天行前辈愿意出征,我愿意追随您的左右。”达修恭恭敬敬地说道。

  “师傅,我也愿意!”若炎也表态道。

  天行默默地望着达修等人,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哎!你们到底有没有想过,我们一旦出击造成的后果会有多严重?”

  “我只知道一件事情如果在做之前就认为是失败的,那就永远不可能成功。”西格非朗声说道,“当初,我放弃卡洛特平原,率领神圣十字军加入盟军,就是为了拯救天下苍生。如果现在连这个都做不到,对东部国家见死不救的话,那么,神圣十字军还有什么存在意义呢?联军还有什么存在意义呢?”

  天行无言,只得长长一叹,“好吧,好吧,我们去支援他们,能救多少就救多少,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我也不顾了。”

  “我替阿里亚城的所有军民多谢天行前辈,刚才多有冒犯之处,请不要见怪!”西格非欣喜万分,深深地鞠了一躬。

  达修、罗素、若炎等人也松了口气。

  “天无绝人之路,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成功!”达修说道,“天行前辈,很高兴看到您回心转意。”

  “但愿如此吧!你们也都知道……”天行面色沉重,“总之,我们尽力而为吧。”

  “请师傅下令。”若炎跃跃欲试道。

  天行点点头,“罗素,‘自由王子’,我将和达修、若炎率领3万幻岚战斗部队前去支援,这里就交给你们两了。”

  “好!”罗素和西格非没有丝毫犹豫地答道。

  “另外。”天行转向表情复杂、一直默默无言的巴罗,“巴罗,你和凯罗两人率领埃南罗和东部混合军350万和我们一起去支援阿里亚城。”

  “遵命!”巴罗肃然行了一个军礼,事实上,他是对埃南罗的近况感到担忧,万一那边也有魔族出没呢?找什么人去救援?但是,军令如山,他已经没有考虑的余地了。不管如何,先解决东部国家之困再说。

  分派完毕后,天行扫视着在场者,“这一次,我们可以算是全军尽出了,我现在只想说一句话,踏出这座城之后,我们便只许胜,不能败!”

  在场者都默默地点了点头,他们都知道自己责任重大。

  “也许,你们对我全军尽出的做法会有所疑问。不过,对付魔族,如果我们不这样做的话,根本就不会有任何效果。到那个时候,非但救援不了他们,反倒可能徒增伤亡。”天行想了想,觉得有必要把自己的想法解释清楚。

  “我们明白!”达修等人齐声回道。

  

第七章 进退维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