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言

    

  一座座房屋结实耐用在卡洛特平原平地而起。在东部地区人魔大战一片混乱,居民流离失所之际,这里的人们却在依维斯的领导下过着平静的生活,这确实算是一种莫大的幸福。不过,处在幸福旋涡中的卡洛特居民对于人魔大战似乎更多以一种局外人的态度去看待,这或许是由于远离前线和对依维斯绝对信赖的缘故吧。

  然而这也是依维斯担忧的地方,他的本意是建立一个和平、自由的地方,之所以暂时不介入战争,是出于策略上的考虑,并不代表着他对战争真的可以做到漠不关心。令他失望的是,身居卡洛特平原的人民却对遭受战火涂炭的东部人民完全缺少必要的温情和关心。无怪乎就连格里高尔也说道:“医了伤疤忘了痛,对别人的苦难毫无同情心,总统领,我们为这些卡洛特平原居民做了这么多努力,到底是否值得?”

  人与人之间为何会如此冷漠?所谓的恻隐之心似乎只是存在于幻想之中。依维斯百思不得其解,他知道这个问题必须解决,然而,却不知道怎么解决,总不能颁发命令让他们互相热爱,和睦相处吧?况且,当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也需要法律来强制执行的时候,那这种感情还可称之为感情吗?

  然而,问题不解决的话,和平、自由就只不过是表面上的假象,一群毫无同情心的人怎么可能永远保持维持和平的状态呢?历史事实无数次证明,当物质文明跟不上精神文明的发展,或者精神文明跟不上物质文明的发展时,就一定会出现大问题。而现在卡洛特平原的问题就是人民的精神文明极端贫乏。

  痛定思痛的依维斯决定大力发展教育,他亲自拟定了各项计划,也参与了具体实施,当然,许多计划的具体执行便落在了格里高尔的头上。

  对此,格里高尔一方面为能最大限度实现个人价值而开心,一方面却又觉得工作太多,不胜负荷。不过,他也知道,相对于总统领依维斯,他还算是清闲的,因为依维斯不仅要负责各方面的筹划,而且还要训练士兵。

  “依维斯,你是不是有很多烦恼?”璐娜握着依维斯的手,轻轻问道。

  灯光下,依维斯的脸被罩上了一层黄色的光晕,他回握住璐娜的手,“没什么,只是一些琐事罢了,天天都有。”

  一股暖意涌上了璐娜的心头,但同时,她又为依维斯的态度感到担心,“真的没事吗?有什么事情就说出来,让我知道,好吗?”

  依维斯突然觉得很愧疚,自从来了卡洛特平原之后,自己一直都没有好好地照顾璐娜,连谈心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呵呵,璐娜,你别为我担心了。我若有烦恼,一定会跟你说的。”

  “真的?”璐娜疑惑地盯着依维斯,“唉,有时我总觉得我无法弄懂你在想什么呢。”

  “别胡思乱想啦!”依维斯用手摩挲着璐娜那一头美丽的头发,“最近,卡洛特平原蒸蒸日上,人民生活水平日益上升,我很骄傲呢!”说着,依维斯眉毛向上扬了扬。

  “也许……也许是我多心吧,但是,我总感觉你有许多事情瞒着我,不让我知道。可能你的出发点是为我好,不想让我为你担心,但是,你知道吗?你这样做我反倒会更加担心,而且,会胡思乱想得更多。”璐娜无奈地撇了撇嘴,“或者,真的是我敏感吧!”

  依维斯定定地望着璐娜,心中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他只是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男人,不应该让喜欢自己的女孩子担心。于是,他故作轻松地笑道:“别这样说噢,这样说我会很感动、很感动的。”

  璐娜把头埋进依维斯的胸膛,感觉着依维斯身上的体温,“要是我们可以永远这样就好了。”

  看着璐娜娇靥如花,依维斯为之一醉,心里想着要是能够永远令璐娜这么快乐就好了。面对璐娜他除了疼爱外,总觉得自己亏欠,而这亏欠似乎一辈子也还不了。

  “璐娜,我欠你太多了。”依维斯忍不住说道。

  “那你就用一辈子来还我呀!”璐娜调皮地笑道。

  依维斯张大了嘴巴,“啊,你好贪心,居然要我一辈子,不过,我这个人又懒惰又不会照顾人,你跟着我一辈子,有得你受的!”

  “知道自己错就要改啊!不许赖皮!”璐娜像个小女孩一样跳了起来,用指尖指着依维斯的鼻子。也许,只有在这样的时候,璐娜才会真正地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吧。

  **************

  魔武满意地看着训练的士兵们,乌黑的脸孔上微微露出一丝笑意,就像是从厚积的雨云之中透射出来的一缕阳光。

  经过一段时间的艰苦训练,士兵们的武技、体能储备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抱怨声也越来越少。

  “最近我的头一碰到枕头就呼呼大睡,实在太累了啊!”

  “但感觉很充实,很有劲!”

  ……

  听着士兵们零零散散的对话,一向冷漠的魔武居然有了一种极大的成就感,他的这种喜悦依维斯当然也感觉到了。

  “魔武,怎么样?这些士兵还行吧?”

  当依维斯这样问魔武的时候,魔武答道:“还要再努力啊!他们还可以继续提升的。”

  依维斯点了点头,俏皮地说道:“莫问走了,现在,我们尊敬的武技总教练,一切就都交给你了,你就依照你认为的最好的办法教他们吧!”

  魔武裂开嘴巴,“好的,包在我身上。”

  依维斯转身走到列好队伍的士兵们前面,“总统领好!”如雷的喊声,把操练场的尘土都震得飞了起来。

  “为什么一个人的声音那么小,而一大帮人的声音却可以那么大,大到几乎可以把天空震下来呢?”依维斯问道,“谁可以告诉我吗?”

  士兵们面面相觑,他们都想到了答案,不过,他们却也都觉得答案过分简单,似乎不大可能。

  “其实,很简单,你们肯定也都想到了,那就是团结就是力量!”依维斯摇了摇头,说道。

  士兵们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心中所想的答案是正确的,只不过因为不够自信不敢说出来罢了。

  “也许,你们心里都在想这个问题实在是太简单了,而且,你们也都想对了答案,不过,你们刚才却对答案感到怀疑。你们知道为什么吗?”依维斯微笑着说道,“因为,人们通常会把事情复杂化,而这个世界本来很简单,但在被我们复杂化之后却就连我们自己也认不清楚它原来的样子了。比如我们追求自由,追求和平,这本来是很容易达到的,但是,我们却又心存怀疑,我们之中的某些人总会想,会不会我在追求自由、和平,而别人却不追求呢?要是那样的话,我就太傻里傻气,也太吃亏了。在打仗的时候,某些人又会想,是不是我在拼死拼活的时候,有些人却在趁机后退呢?于是便无心恋战。嗯,就是因为我们心里存在着这样的念头,所以,我们的目标才那么难以实现。”

  顿了顿,依维斯继续说道:“所以,你们训练的时候,如果能够一心一意地训练,不去考虑自己会多累,就一定可以取得更好的成绩、更大的进步。”

  联系到了训练,士兵们总算是明白了,对于和平、自由这种东西他们终归觉得玄奥、难以理解。

  ************

  “依维斯,刚才你说了那么多话,你觉得那些士兵们会懂吗?”璐娜问道。

  “不懂也要说,只要能让他们懂得一点点,就算是成功了。”依维斯说道。

  “怕是把他们越弄越糊涂吧!什么自由,什么和平,太大的命题呀!”璐娜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我现在觉得,一件事情无论如何都要先去做,然后再去考虑其他。”依维斯肃然道,“人魔大战使我明白如果不改造他们的思想,而去空谈理想会是徒劳无功。”

  璐娜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她是为依维斯感到自豪,不过,从理智上来说,她对依维斯所追求的目标最终成功率却不是很看好。当然,这并不影响她下定决心和依维斯一起奋斗。

  正在此时,格里高尔飞跑了过来,“总统领好!璐娜小姐好!”

  “说!”依维斯知道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格里高尔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

  “刚刚收到神圣之城那边的消息,天行前辈已经倾巢而出,带领军队支援阿里亚城。”格里高尔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嚷道。

  “什么?”依维斯紧紧地蹙着眉头,失声叫道,“简直是自找苦吃!想不到我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据说……据说出兵阿里亚城跟……”格里高尔吞了一口唾沫,欲言又止。

  “跟我师傅有关吗?”知师莫若徒,依维斯一看到格里高尔的神态便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暗自摇了摇头。

  格里高尔默然不语。

  依维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心里十分明白他师傅达修的脾性,那完全是因为他出于一片好心,然而,正如依维斯以前说过的,“好心也会办坏事。”不过,为师傅而讳,依维斯也不好说什么。更何况,依维斯非常清楚,这件事情表面上是他师傅一力促成的,实际上天行肯定也是有所用心,因为,以天行固执的性格,并不是别人的意见可以左右的。当然,事到如今,谁对谁错都是无关紧要的了,因为不管怎样,军队已经去了阿里亚城。

  “另外,莫问大人、星狂团长、风杨团长的军队也即将到达神圣之城,时间估计是两个星期。”格里高尔继续汇报道。

  “马上给他们发信,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他们出城支援阿里亚城。”依维斯果断地挥挥手,说道。

  “依维斯,难道你真要眼睁睁看着几千万人死在阿里亚城吗?”璐娜忍不住问道,“那里可还有你的师傅啊!”

  “以后你就会明白的,璐娜。”依维斯用力地摆摆手,果断地说道,“但现在我再怎么解释也是白费劲。”

  “噢!”璐娜疑惑地看了依维斯一阵,然后,低垂着头,“无论怎样,依维斯,我都会支持你!”

  “快去把事情办了!”依维斯对还在发呆的格里高尔说道。

  “遵命!”格里高尔应声而去,他还以为璐娜会劝服依维斯,想不到她最终还是站在了依维斯那一边。

  **************

  圣历2110年4月15日,魔族军队收到了魔皇佐拉的书信,里面只有四个字:“再接再厉!”把军队汇集在一起后,总指挥多纳尔根据佐拉的话发表了一篇宏论,主要是在阐述佐拉话中隐含的意思,当然其中不可避免地加上了一些主观上的夸大其词。

  “所谓的再接再厉,就是要我们加油,但是,为什么圣皇陛下没有直接地褒扬我们呢?那是因为打败人族这件事情对我们来说都是很有利的,无论是单独的个体还是整个种族。而做一件对自己有利的事情当然不需要第三者的奖励,这个‘第三者’包括圣皇陛下。

  “不过,再接再厉也隐讳地表明了圣皇陛下的态度,那就是我们做得还不够多、还不够好,仍然要继续努力……”

  接着,在命令士兵详细地勘察阿里亚城附近的地形后,他开始筹划发动总攻。

  “阿里亚城三面环水,城池又高又厚,我们要想攻下此城决非易事。”说话的是上一次作战略性撤退时的头领,武技刚刚晋升为天使级的拉特,他的脸孔上只长着一道眉毛,而且全是白色的,在这群混身黑色的魔族中十分显眼,“而且,根据我们上一次与他们的交战经历,后来从城里冲出来的士兵的战斗能力明显要比被我们一路追赶的那些士兵要强得多。”

  “那是当然,一支方寸大乱、有如惊弓之鸟的军队又怎么比得上城里蓄势已久的生力军呢?”这是天使级的魔族叫比特,虽然官职和拉特一样,但是,级别却被拉特要高一点。

  “不过,令我不解的是,阿里亚城的守军居然紧紧关闭着城门,直到第二天才打开城门。不知道他们一开始的忍让是想麻醉我们,还是想干什么!”拉特又说道。

  “这很容易理解。”多纳尔微笑着说道,“他们后来一定是等到了援军。”

  “除了神圣之城那帮家伙外,也没有别的军队了。那帮人肯迁居出来吗?”拉特大惑不解。

  “如果有人攻击魔宫附近的城市,你们说圣皇陛下会不会派兵去把守呢?同样,他们不甘心、不得不救援阿里亚城。”多纳尔转动着手中的笔,说道,“不过,他们实在不该轻易出来,他们这是在找死!”

  拉特诧异地望着多纳尔,认识他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果断过。

  “如果留在神圣之城,那么,我们打赢这场仗便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但现在,他们居然出兵阿里亚城。哼……”多纳尔将笔“啪”的一声平放在桌面上,由于用力过猛,笔掉了下去。

  拉特屈身将笔捡了起来,轻轻地放在桌面上,他看到,多纳尔盯了自己一眼,“不过,总指挥,即使是阿里亚城我们也不知道从何入手,虽然我们的士兵骁勇善战,但如果不是在相当的条件下,恐怕……”

  “会出事?对吧?”多纳尔再次摆弄着笔,“大家都会出事,只不过,我们出的是小事,他们出的是大事罢了。”

  既然多纳尔话都说到这个分上,其他的魔族即使有意见也不便再提了。

  “我们即将与人族发动大战,你们难道不紧张吗?”多纳尔爽朗地一笑。

  高级军官们疑惑地对视了一会,不明白多纳尔究竟有何用意。

  “节节败退的人族有什么可畏呢?即使凭借城墙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最终,他们一定会被我们彻底打败。”

  这是大部分魔族高级军官的想法,当然,也有一小撮认为人族的潜力还没有得到完全的发挥,他们追击的那些军队不过是些乌合之众,非但战斗力不如魔族士兵,就连战斗组合、统帅指挥能力也远远处于下风。

  多纳尔比较同意后者,不过,他相信,无论如何,结局在一开始就已命定了:魔族必胜,人族必亡。

  “人族有他们的地理优势,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优势。我们已经习惯了在黑暗中生活、作战,这是必须拿着火把才能看到东西的人族所无法比拟的。”

  “总指挥的意思是我们应该在晚上发动进攻吗?”拉特问道。

  “最好是趁他们不注意,一击而中。”多纳尔捏了捏拳头,“我们可以日夜骚扰他们,让他们食不甘味,睡之不寐,到时候……”

  势必将人类统统灭绝——就算他没说完,大家也都知道多纳尔的下一句话。

  “当然,我们不能把人类想得过分简单。”多纳尔又说道,“毕竟他们能在这世界上生活那么多年,足以证明他们的生命力之旺盛。因此,从战略上我们可以藐视他们,但是,从战术上我们要慎之又慎。而且,还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因为,如果我估计得没错的话,在这城里面,一定已经汇集了占总数一半以上的人族部队。”

  “总指挥放心吧!我们一定能赢的。”军官们叫嚣着。

  “要是赢不了,我们都得死!”多纳尔点了点头,如果这一次可以顺利完成任务的话,那么,就足以弥补自己过去所犯下的错误,同时也可以堵上所有与自己作对的魔族的嘴巴。无论如何,这一次要是再功败垂成的话,他也无脸再去见佐拉了。想起佐拉,记挂着他的病情,多纳尔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焦虑之情,

  “圣皇陛下,我们将于圣历2110年4月20日对阿里亚城发动总攻,伏祈圣安!”多纳尔趴在桌面上给佐拉写了这样一封短信。

  *********

  “我们的总指挥在战术方面好像讲得太少了。”散会后,比特悄声说道,“我根本还不清楚他到底是想采取什么样的战术,真是模棱两可。”

  拉特微微一笑,“我想,他该不会是恃着我们的士兵战斗力比对方高出一筹,而想一味蛮干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可就没话可说了。”

  “在追击过程中,如果不是总指挥过分谨慎,我们早就把那群东部联军尽歼了。”比特若无其事地提了一提。

  拉特也讽刺地说道:“依我看,他是被依维斯和杨秋的剑给吓怕了吧。”他并没有参加上一次对依维斯的战斗。

  提到这个,比特倒是显得很认真,“我当时也在场,那依维斯的确是很厉害,伤了我们那么多高手,就连魔皇也不能幸免。如果人族有这样的人在,我看我们的努力都会白费,即使我们把其他人都杀光了又能怎样?不过是徒增几具尸体罢了,动不了他们的根本。”

  “真有这么厉害吗?”拉特说道,“听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见识见识。”

  “还是不要见识的好。”比特脸上浮现出苦涩的笑容,对着比特举起了自己的左手,“这就是依维斯留给我的纪念礼物。”

  仔细地端详了一会儿,拉特说道:“也没有什么啊!不过就是一道伤疤罢了。”

  比特摇头长叹,“这伤不是在你身上,你当然这样认为了。老实对你说,伤到现在还没有好,而且,很可能一辈子也不会好的了。因为,我的手并非是被剑锋所伤,而是被依维斯剑上的杀气刺透的,连经脉都断了好几根。”

  “这么严重?”拉特圆睁着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比特没有说话,只顾继续前行。想起那天的经历,他心中百味俱陈。

  “老兄,我本来还以为传闻是虚假的呢,听你这么说,我都有点心寒了。”拉特喋喋不休地说道。

  比特脸上现出一丝凄怆的神色,“幸亏我们这一次的敌人中没有依维斯,否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该不会想临阵逃跑吧?”拉特讥笑着说道。

  比特再次沉默,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说的也就是现在这种状况,他突然想到像比特这种类型,如果一旦遇上强敌,恐怕跑得最快的就是他了。

  ********

  阿里亚城。

  盟军厚葬了特里托将军,并追封了无数个封号,比如什么护国大将军、安国大将军之类,反正,在这城里面有的是国王,要弄个封号还不是小菜一碟?但这些封号对已死的特里托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假设他是一个一心想“赢得生前死后名”的人倒也恰得其所,但可惜他不是。然而他终究成为有史以来死后获得最多国家、最多封号的人。而这究竟是一种荣誉还是一个笑话,谁也说清楚。

  不管如何,这也成了一种宣传手段,士兵们听到的消息是特里托将军冲下城去,在重创了成百个魔族士兵之后,惨遭暗算身亡。而虽然身亡,却也表现了盟军大无畏的精神,并同时表明,魔族并非是不可战胜,不可打败的。

  有些士兵也奇怪明明一直看到特里托站在城墙上,怎么会突然成了冲下城去呢?不过,在听到越来越多的颂歌后,他们便开始疑心自己的视觉,“一定是我看花了眼了。”最后,这些士兵都有了这样“正确”的认识,至于他们原先的看法,他们并不敢说出去,因为怕被其他士兵笑是打仗打糊涂了,脑袋进水了。

  战争需要模范,不过,让这样一个自杀而死的将军变成这样的模范未免有点讽刺。但不管如何,当领导者们看着士兵们高高举着特里托的画像进行战争宣传和游行的时候,内心还是感到一种莫大的满足,这也证明他们的宣传还是有一定功效的。

  “大众是盲目的。”高潭国国王高天佑宣称,“而我们是他们指路的明灯。”

  “这样的手段真的对打仗有帮助吗?”柔里国国王叶天却对这种做法感到怀疑,甚至有点不齿,因为,他觉得这是对特里托的一种污辱,但是,他却又不得不参与到这种行动之中。

  “只要达到目的,而这目的又是好的,有什么不可以做的呢?”天行却说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相信特里托将军在天之灵也会体谅我们的。”

  然而,宣传归宣传,精神上的力量虽然有着巨大的作用,但毕竟,也要本身有实力才行,联军的首领们倒还没有糊涂到忽略了训练。虽然在短期之内迅速地提高士兵的技战术是不可能的,但是,正如军事训练的大力提倡者达修所说:“能提高一点就一点吧!怎样都比在原地踏步要好。”

  虽然在名义上,天行是最高领袖,但是,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顺遂他的意思。而一支军队如果有无数种意见又得不到统一的话,便会如同一盘散沙。这使天行倍感苦恼,为了避免出现不团结甚至内讧的现象,他只好不断地顺从东部各国的领袖们。

  但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轻易妥协的,比如,下面发生的这件事情。

  天行不止一次地倡议留一些人守住阿里亚城,抵挡魔族的进攻,而其他人则撤回神圣之城,然而,他的这个倡议被一再地搁置。东部盟军的首领们给他的说法先是:“军队刚刚安定下来,此时不宜动兵,以后再说吧!”

  “现在是最好的时机,魔族的后备部队刚刚来到,趁他们立足未稳,尚未发动总攻,我们赶快撤吧!”天行苦口婆心地劝说道,“我们的士兵根本不是对方的敌手,而这座城也并非是最佳的防守城池。”

  但东部盟军的首领们却只是冷冷地敷衍了一句,“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以后再谈论这个。”“天行前辈,我知道您是急于公务,但是,你也知道现在的情况,我们要先将队伍整编好才可以后撤啊!”

  当天行又再劝说他们后撤的时候,东部盟军首领们甚至向他摊牌道:“撤,是不可能的,一旦离开了阿里亚城,那么,东部大陆就是彻底沦入敌人之手。作为土生土长的东部人,我们绝对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天行自然明白国王们的真正用心,不过,他知道如果当面拆穿他们非但于事无补,甚至还可能导致双方关系恶化。因此,即使是这样不可妥协的事情,天行也只能妥协了事。而在内心里,他还是盼望依维斯最终会来。

  “先撤退一部分,你们觉得怎样呢?”天行觉得自己简直是在低声下气地哀求。

  “不行!作为东部士兵就该捍卫东部的领土,即使是奉献出自己的生命也是在所不惜,怎么能够中途撤退呢?我们生死东部的人,死是东部的鬼。”说这话的时候,东部的国王们大概没有考虑到他们已经把东部领土“捍卫”得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座阿里亚城了吧。

  看着这些国王,天行不禁想到:假如他们在战场上的表现也可以如此镇定和果断,大概也不用输得那么惨了。天行几乎想就这样率领全体从神圣之城来的士兵离开这里,让东部王国们去自生自灭。但是,考虑到自己的军队中就有不少的东部士兵,而且,一旦内部失和,魔族便会趁虚而入,他只得再次委曲求全。

  “那么,为了避免阿里亚城过分拥挤,把居民都撤走,你们看怎么样呢?”

  国王们对望了几眼,他们也明白一个人的忍耐能力是有限的,如果再次违背天行的意愿,弄得不可收拾,谁都没好处。再加上居民又没有什么战斗能力,留在这里反倒可能拖住军队后腿,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好吧!既然天行总司令您已经说了,那么,我们也自当全力支持。”

  “我替居民们多谢你们了。”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这好像是一笔交易,双方都是客客气气,内心却是各有打算,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团结吗?天行暗自摇头不已,感觉自己和带来的军队在不停地陷入到一个深不见底的旋涡当中。

  维持居民出城秩序并护送居民的是天行带来的军队,在这一点上,国王们也很快就达成了共识。他们对天行陈述的理由是:第一,天行的军队熟悉一路上的地理环境;第二,天行军队是生力军,而东部联军由于长期与魔族军队作战,体力还没有恢复过来;第三,居民来自各个不同国家,为避嫌疑,让相对中立天行的军队护送实在是最好不过。

  天行虽然明白国王们不过是在推诿责任,不过,他倒没有表示反对。就这样,军队原地不动,而居民却络绎不绝地迁移到神圣之城。

  “那么,现在我们该来研究一下对敌策略了。”天行提议道。

  这一次,国王们没有再表现出丝毫的不耐烦,相反,他们显示出极大的兴趣和旺盛的精力。毕竟,这关乎到他们的国土。

  

第九章 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