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一场战争的序幕

    

  “一个月,顶多只要熬住一个月,前进军就会来了。”耶律齐手指笃在桌面上,强调道。他只能这样给自己打气,同时也以此来鼓舞士兵们的斗志。而虽然他顺利让军队撤入到阿里亚城,不过,人人都有目共睹的是那付出了多么沉重的代价。

  “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是可怕的,不管那个人是谁。”达修忧心忡忡地提醒道,“目前我们最重要的是提升士兵的自身素质。况且,前进军的目的地并非是阿里亚城,而是神圣之城。”

  “所以我才说要一个月,因为他们到达神圣之城顶多是十天,算上中间的周折,到达我们阿里亚城最久也就一个月。”耶律齐两眼发光,仿佛看到了前进军来临的景象。

  天行揉了揉鼻梁,虽然依维斯的师傅达修也在这里,但对于前进军是否会听命前来,他并没有太大的把握,不过,作为盟军总司令,这些话他又怎么能对耶律齐等人说呢?

  达修一时也无言,一边是依维斯,一边是天行,还有一边是东部联盟,被夹在中间的他实在不宜对此发表什么言论。

  “怎么了?两位前辈怎么都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这难道不值得开心吗?”耶律齐打了一个哈哈,他又怎么会清楚这其中千丝万缕的关系呢?

  达修轻叹了一声,说道:“毋庸置疑,魔族军队如若得知前进军即将来临,必定会倾巢而出,全力攻击,从这一点来说,前进军的来临,反倒对我们不利。”这是他想出的一个比较折中的说法。

  耶律齐胸有成竹,“因此,我们的基本方针便是在前进军到达前,牢牢守住阿里亚城。凭借地理优势,我想要守住这里并不会太难。”

  “大家都见识过魔族军队的厉害了,我想即使是前进军来到了,我们也未必能采取攻势。”叶天插了一句嘴。

  “你是说我过分抬高前进军了?”耶律齐问道,“关于这个问题,我是综合了各方面的考虑因素……”

  “不管怎样,抱有这种想法总归有点危险。”天行不得不提醒道。

  “也许。”耶律齐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不过,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们都已经顺利进城了,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好。”

  你为什么不想也许那个“大难”还没有过去呢?而所谓的“后福”也是遥不可及的东西。作为总司令的天行暗自冷笑,脸上却不动声色。

  耶律齐继续说道:“在前进军到来之后,我们当然就要开展进攻了,一味消极的防守只会让对方更加嚣张,而我们也更处于被动。”

  “这些还是以后再考虑吧!”天行说道,“当务之急是怎样防住魔族现阶段即将掀起的攻击。”

  “天行前辈说的没错。”叶天赞同道,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耶律齐自从进入了阿里亚城之后为什么变得那样“自信”,并热中于空中楼阁般的设想。

  这时,军号声奏响,整个阿里亚城霎时被各种各样的声音充斥。魔族军队发动攻击的信号!在场所有的人都站起身来,表情肃穆。

  *************

  阿里亚城下。

  “人族军队缩头缩脑,不敢出来,一帮乌龟!”比特向总指挥多纳尔报告道。

  多纳尔嘴角浮现出一丝轻蔑的笑意,“意料中事啊!人类本来就都是些胆小如鼠之辈,一句话,他们根本不算是合格的军人。”

  “不过,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死守对他们来说的确是最聪明的做法。”拉特谄媚地说道。

  多纳尔不置可否,无论如何,在气势上魔族军队已经压倒了人族士兵了。此时,他的耳边传来一阵阵喧闹声。

  “有种就下来和我们决战!”

  “有种就上来和我们决战!”

  说第一句话的自然是魔族士兵,而第二句话毫无疑问是人类士兵。

  多纳尔摇了摇头,他实在不耐烦再和对方进行这些鸡生蛋,蛋生鸡式的争论,“准备发动进攻!”

  命令发出后,魔族军队霎时变得一片寂静,阴森之气令人不寒而栗。而人族军队当然也随之安静了下来。

  魔族军队的强弩,需要由十几个魔族士兵一同挽住,才能成功发射,每根箭矢长约10米,直径为40厘米。如果被射中的话,再强壮的身躯、再坚硬的盔甲恐怕也会破出一个大洞来。

  “总指挥,都准备好了!”比特神色凄厉,眼睛里充满了血丝。

  多纳尔右手发令道:“发射!”

  不计其数的箭矢射向阿里亚城,这些粗壮得惊人的箭矢夹着风雷之势撞击在阿里亚城墙上,“砰砰”作响,带出一阵阵轻烟,然后又会合成为浓雾,不到一会儿,阿里亚城附近竟然已是一副灰尘漫天的景象。

  史上最残酷最波澜壮阔的“阿里亚攻防战”的序幕已然揭开!

  ************

  血花四起,一个接一个的士兵被轰得飞起,然后,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而拿着盾牌的士兵则大部分盾牌被炸裂并且腕骨碎断。

  惨况环生,震动声不绝于耳,这巨大的响声使天行等人都站起身来,相顾愕然。

  “西面城墙破损严重,伤亡情况严重。”士兵报告时声音震颤着。

  耶律齐挥了挥双手,用力地合在一起,“要守住,守住!无论死多少士兵,都要给我守住!” 末了,又加上一句,“守不住就统统去死吧!”

  “怎么搞的?这些弓箭的威力如此巨大?”叶天的眉毛拧成一个结,“居然可以将城墙也轰破?”

  “现在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天行沉声说着,随后,他命令一个团的兵力马上去那里支援。

  达修建议道:“天行前辈,我看我们应该用箭矢反击了,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反击?”天行摇了摇头,“我们的射程和弓箭的威力根本就不可以与他们相提并论,这个时候反击只不过是突然消耗许多武器罢了。”

  “可是……”达修整了整军装,“不反击是不行的,再这样下去,我们的境况会越来越糟,即使只是起干扰作用也应该试一试。”

  天行有点拿不定主意,他的本意是等待魔族大举进攻,在攀爬城墙的时候,击毙他们。不过,如今这种情况实在有点棘手,“问题是我们射过去只能对他们造成皮肉之伤,而他们的箭矢对我们来说却是致命的。”

  “总好过一味消极退让,再这样下去,阿里亚城恐怕……”达修顾虑重重。

  “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耶律齐也点头表示同意。

  天行用手抹掉额头上的汗珠儿,“好吧!就照你们说的做。”

  命令很快就传达下去,密密麻麻的箭矢朝魔族射去。大约有一半箭矢在中途被魔族箭矢撞落,那种轻飘飘的样子,简直令人想起一根羽毛撞在墙壁上的景象。

  而尽管早已有心理准备,但当见到这种景象的时候,阿里亚城的领导者们还是忍不住面面相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

  魔族士兵经过几十轮射击后,开始慢慢向阿里亚城移动。而在这次箭矢对攻战中,人族士兵不但遭受到了重大的伤亡损失,心理上也受到了严重的冲击。他们本以为凭借着居高临下的地理优势,至少可以和魔族打成平手,可是,事实却让他们大跌眼镜。

  而看着不断倒下的士兵们,阿里亚城的领导者们脸色越来越凝重,直到此时,他们才真正明白,他们低估了魔族的实力。

  “接下来会是强攻吧,天行总司令,您有什么新的部署吗?”耶律齐望着看起来正在认真思考的天行,说道。

  天行无奈一笑,“还是那句话,以静制动是最好的方法。”

  “魔族步兵部队开始顺着城墙攀爬而上,由于他们身体紧贴着城墙,我们的攻击器具之中除了石灰水之外,其他的都没有什么大作用。”报告的士兵语气急促,“比如大石头根本就无法贴墙而下。”

  “那就在他们攀爬之前扔下石头!”和源抢着说道。

  “可是,附着在城墙上的魔族士兵多如牛毛,为了预防他们爬上来,我们只能全力对付他们。至于还没有攀爬的那些,实在无暇顾及。”士兵尽量耐心地解释道。

  “这么夸张?”和源说着飞跑着走向城墙,从人群中钻进去,往下一望,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是个很大的挑战呢!”叶天紧了紧盔甲,拔出自己的剑,冲向城墙。

  “怎么说你也是个国王啊!”和源试图拦住迎面而来的叶天。

  而叶天避开了和源,“这种时候,还什么国王不国王的?再犹豫的话我们就是阶下囚了。我只是想去杀几个魔族士兵泄泄心头之恨罢了,别拦住我!”

  天行反倒变得冷静了起来,望着耶律齐,“状况危急,我们准备肉搏战吧!”

  “一切听从您的指挥,总司令。”六神无主的耶律齐也顾不得什么身份了。

  ***********

  双方士兵一上一下进行着激烈的战斗。魔族士兵蜂拥而上,他们竟然可以在光滑而陡峭的城墙上自由爬行。

  魔族士兵越来越多,阿里亚城这边除了达修、天行、罗素外,几乎所有人都加入了战斗。凭借着地理优势,魔族士兵一时也无法占到任何便宜。

  城头上扔下各种各样的东西,魔族士兵只有灵活地移动身躯才能够躲开,但是,可供每一个士兵移动的空间并不是很大。而为了不影响进攻队形,有时候,明明知道自己会被石灰水之类的东西淋中,但还是不得不蹲在原地不动。在进攻之中,他们显示出高度的团结精神和勇气。

  双方的距离愈是接近,原始的肉搏战便愈为激烈,各种各样的武器进入对方的身躯,两种不同颜色的血液搅混在一起,给城墙裱上了一层黑葡萄般的颜色。

  “谁说石头不能杀人啊?”和源抱着一大块石头给一个接着一个爬上来的魔族士兵当头一击,那块石头也早就被鲜血掩盖了原来的颜色。

  在天行眼中不受重视的叶天——叶天的故作轻松给天行一种游戏人生、放荡不羁的感觉,在战场上却是一名骁将,死在他手下的魔族士兵比城上任何一个人都要多。

  魔族军队受到了开战以来最大的打击,但陷入苦战之中的他们仍然表现出旺盛的斗志,张牙舞爪地继续前赴后继。

  若炎杀得兴起,索性飞在半空中,持着刀四处乱劈,一个接一个的魔族士兵绝望地躲闪着,头颅在半空中飞旋、掉下。

  天行又命令人族阵营中战斗能力最为突出的幻岚部队出击应敌。他们的猛烈攻击使魔族军队渐渐有了溃散的趋势。

  5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攻而无功的魔族军队尽管心有不甘,但鉴于当前的形势不得不在城下的强弓硬弩的掩护下后撤。当然,人族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们尽情地施射着箭矢、用力地扔下大石头……总之,只要手头上有的东西,除了刀剑之类的武器外,他们都将他们慷慨地奉献给了魔族,甚至,就连尸体也不例外。他们要把过去所受的屈辱趁这个机会还给魔族。

  虽然自始至终都几乎只是定定地站在原地,但是,当战争正式宣布结束的时候,天行却已经是大汗淋漓,“事实证明,我们的决策是对的。”

  “哈哈。打了大胜仗,应该放轻松点才是。”和源明显是故作轻松,“怎样,今晚开个庆功会吧?”

  “庆功会?”叶天瞪了和源一眼,讽刺地说道,“到时候,我们这个庆功会开完之后恐怕就轮到魔族开大功告成会了。”

  “嗯,我看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地准备怎样应付魔族的下一轮进攻吧!”耶律齐也沉下脸,说道,“高兴归高兴,这一次的胜利成色并不高,魔族似乎并没有尽全力。”

  “相对于日战,魔族更擅长的是夜战。”天行捋着胡须说道,“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们会改变发动攻击的时间。”

  “我们不是抓到一些俘虏吗?把他们提上来问问,看看有没有什么眉目。”耶律齐提议道。

  “俘虏?”叶天似乎不屑一顾,“恐怕只剩下尸体吧。”

  ************

  魔族阵营。

  总指挥多纳尔凝神观察着地图,地图上清清楚楚地画着阿里亚城附近的一切情况。关于这地图的出处,比特曾经请问过他的这位上司,当时,心绪颇佳的上司回答他说:“什么种族、什么地方都有甘愿出卖自己同类的,人族也不例外。”

  “第一轮失败了,很可惜。不过,没关系,至少我们得到了一些教训,也摸清楚了对方的底细。”多纳尔脸上荡漾出谜一样的微笑,相对于人族统帅们的小心翼翼和凝重,他倒更像是打了胜仗那一方。

  本以为会大受贬责的临阵指挥拉特和比特都惊奇万分地看着多纳尔。“请总指挥降罪!”实在摸不清多纳尔的真正用意,他们诚惶诚恐地说道。

  “失败了就要重新站起来,为圣皇陛下效忠,为我们魔族的千古功业努力,而不是形式上的请罪。” 多纳尔表情轻松无比。

  多纳尔越是这样,拉特和比特便越是心惊胆战,他们想到自己平时就对多纳尔颇有微词,很可能早已传到多纳尔的耳中了。而如果多纳尔趁这个机会,给自己安个罪名,把自己搞下台,实在不是什么难事。

  “战争才刚刚开始啊!”多纳尔扶起了跪在地上的拉特和比特,“我们仍然有机会挽回,放心吧!我不会怪罪你们的。”

  拉特和比特对望了一阵,终于确信多纳尔不是假惺惺地准备说一套做一套,“总指挥宽宏大量,属下们感激不尽,以后定当以死相报,将阿里亚城铲成平地。”

  “这次的失败和以后的战争都是大家共同的职责嘛!你们也不必都揽在自己身上。”多纳尔和颜悦色得简直就像是专门派送礼物的圣诞老人。

  “总指挥,圣皇陛下那边……”比特面露犹豫之色。

  “尽力而战,虽败尤荣,我会向圣皇陛下禀报清楚的。”多纳尔没事般地说道。

  “总指挥的大恩大德我们没齿难忘。”虽然已经知道多纳尔是在收买自己,拉特和比特却还是不得不走进他的圈套。

  多纳尔若有所思地把玩着从人类手中抢过来的雕有精美的花纹的瓷杯,满意地点了点头。

  ************

  第一轮攻击过后,魔族军队连续五天不动声息。

  “敌军并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他们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呢?”耶律齐双眉紧锁,虽然,魔族军队越是拖延,距离耶律齐计算之中前进军前来的日子也就越是接近,但是,魔族这种过分平静的态度,总是让人放心不下。

  “魔族军队偷袭我们了!”暗夜里士兵发出的警告声十分刺耳。

  人族军队迅速披甲上阵,不过,当他们冲到城墙上的时候,被眼前的惨况震惊了。站岗的大部分士兵已经阵亡,许多魔族已经登上了城墙。

  没有月亮,只有几点星光,人族士兵在黑暗之中几乎看不见任何东西,更罔论与敌方厮杀了。因此,尽管他们都倾尽全力,但是阿里亚城城头上的魔族士兵仍然不见少。。

  此时,天行果断命令有一定飞行能力的幻岚部队举着火烛,飞到半空,使人族士兵能够把周围的境况看得清楚一点。这样一来,人族士兵总算可以基本上看清楚魔族士兵的影踪。

  “看来,魔族是想一鼓作气把我们击败。”耶律齐说道。

  天行揉着太阳穴,默不作答,刀光剑影在他眼前晃动着,但他好像视若无睹。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但是却又想不出是哪里。

  “北门……”汇报的士兵面色绿得像夏天的草皮一样,“北门遭遇到魔族的强烈攻击,就要支持不住了,请总司令马上派兵援救。”

  “声东击西!我明白了!”天行腾地站起来,“达修,这里交给你了,我去北门。”

  “是。”达修接令。

  天行风燎火急地点出50万士兵迅速向北门而去,临走前,他回头深深地望了望正在鏖战中的士兵们。

  北门的大门已经破破烂烂,千疮百孔,而城墙也有好几处崩塌了,看起来就好像是年久失修的前代建筑一样。

  “大陆东部最坚固的城池原来是如此不堪一击!”拉特说道,“只要把北门攻下来,整个阿里亚城就是我们的啦!”

  比特不置可否,默然无语,尽管成功的曙光已经越来越明亮了,但在没有获得真正的胜利之前,作为此次进攻的指挥官,他绝对不会轻下断言。

  “继续猛攻,多派些士兵上去。”再次下令后,比特突然在心里问自己会不会太急了些。

  “冲啊!”见到眼前的危机,赶来的天行和士兵们立即杀入战团。

  双方一片混战,地上已经堆满了尸体,士兵们不得不踩在尸体上面磕磕绊绊地进行作战。

  “勇哉!斯人!”看着天行的大肆杀虐,比特惊诧连连,“想不到除了依维斯和杨秋,人族之中还有这么厉害的人。”

  天行并非是毫无目的性的一阵乱杀,在冲进战团之前,他早已注意到眼前的魔族是攻击主力,一旦将其打败,魔族军队即使不会立刻溃退,也会士气大减。不过,在隐隐听到了比特的惊叹声之后,一个新的念头涌进了他的脑海之中。

  “擒贼先擒王”,只要把对方的主将擒拿下来,对方的攻势势必会土崩瓦解——至少也会是暂时的后撤。天行于是慢慢向发出声音的地方杀去。当然,是用一种十分隐蔽的方式,简单来说就是曲线前进,一步一步地接近声源。

  剑光忽的暴长数尺,波及之处,倒下了一大群魔族士兵,黑色的血液无声地喷射在夜空之中。天行借着反弹之力,腾空急射而去,剑锋倒转直指城下高高骑在马上的比特。

  比特脸色突变,情急之下,拉起缰绳,将马首高高拽起。天行的长剑贯穿而过,马匹甚至来不及嘶叫一声,便倒地身亡,比特身躯也随之矮下。但是,天行早就料到会有如此变故,人随剑至。比特来不及拔出武器,躲闪又来不及了,只得咬一咬牙,伸出左臂——失去一条手臂,总比失去生命为好。

  正在此千钧一发的时候,斜地里插过来一条影子,挡在比特身前。比特只感觉面前有风声急骤而过,立刻趁此机会,向后飞越了四五丈,这才立定了脚步,“拉特……”

  原来,救了比特的正是拉特,武技上比天行低了整整一个等级的拉特勉力去救比特,除了牺牲自己的生命之外,当然不会有什么别的结局。

  “我……我没有想到自己会死。”这是拉特一生中最后的一句话,说完之后,他翻了一下死鱼眼,便永远地结束了生命。

  比特勃然大怒,他费尽千辛万苦才将拉特拉拢到自己这一边,成为自己的心腹,想不到给天行一剑就解决了。

  “卑鄙无耻的人,不要走!我要和你决一生死!”

  天行见无法实施自己的计划,知道暂时再无机会,也不答话,转身飞回阵中。

  比特衡量再三,还是选择停留原地。心腹没有了可以再找,命丢了可就无处可寻了。当然,他给自己找了冠冕堂皇的理由:“我是军队指挥,不能感情冲动。要是我出了事,整支军队就会群龙无首。”

  随后,比特开始驱动士兵布下包围圈,不过,事与愿违的是,还没有等他们的军队将天行军队包围住,便有一阵阵箭矢射乱了魔族军队的阵脚。

  比特只好先让士兵后撤,打算再集结并发动第二波攻击。不过,他的如意算盘再度落空,天行的徒弟若炎带着至少15万的士兵杀了过来。

  口子越拉越大,魔族士兵一时之间居然有些左支右绌。比特长叹不已,如果自己早一点有这样的觉悟,或者若炎军队再晚上一个小时的话,就可以成功地将北门拿下,并利用数目上的优势将阿里亚城里人族第一高手天行当场抓住,这样一来,人族其他军队自然是微不足道的了。

  “还有机会啊!”比特猛的一醒,他自认对魔族士兵和人族士兵的战斗能力都有着充分的了解,于是,他照旧催动魔族士兵从现在已被撞毁的北门前进。

  出乎比特意料的是,人族军队几乎不加任何抵抗,便迅速地向后移动,好像是故意要将北门拱手相让一样。比特觉得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其他门己方告捷,导致人族军队要前去救援;另一种是天行要诱使自己步步深入,然后一网打尽。

  再三考虑之下,比特命令士兵放慢脚步,并准备从另一道通道冲过去与正在攻打西门的士兵会合。不过,情况再度出现异常。比特急忙下令全体后撤。但是,在他刚刚把命令下完之际,就不知道从那里涌出来一支弓箭队,迎头就是一阵乱射。而天行所率领的军队也重新掉头准备对付魔族士兵。

  比特神色微变,为自己贸然亲涉敌境后悔不迭,不过,后悔归后悔,他还是当机立断地采取了强行突破的策略。

  “赶紧撤,赶紧!”

  与此同时,天行也下令军队让出一条路。

  “师傅,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趁势围住他们,赶尽杀绝呢?”若炎对天行的做法感到很不解。

  “魔族士兵战斗力比我们强得太多了,现在他们不过是暂时被我们的埋伏打乱了阵脚而已。俗话说狗急了会跳墙,要是把他们逼上绝路,对我们有百害而无一利。”天行答道,“而且,在城外还有许多魔族士兵,等到他们发现事情不对,全军涌上的时候,我们非但包围不了他们,相反,还很可能被对方团团围住。放他们出去,解决目前的危机就可。”

  “原来如此。”若炎点了点头。

  事实果然如天行所料,比特攻出城外后,多纳尔下令全军撤退,阿里亚城又一次奇迹似的保存下来。不过,这场整整持续了四天四夜的战役,人族的伤亡人数达到50万,而魔族也损失了15万左右。因此,对人族而言,这只能算是一场惨胜吧。

  **********

  攻城的失败,对魔族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侥幸从阿里亚城逃出来的魔族士兵当中,几乎没有一个全身都保持完好的。

  “作为这次行动的主将,属下难逃罪责。”比特惨然说道。

  多纳尔一面怒容,但是,在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之后,他恢复了原来的镇定。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不跟我说类似的话?”

  “属下无能!连累拉特也就义了。”

  “我不是想听你的自责!自责有个屁用!”多纳尔忍不住拍案而起。

  “比特元帅,您可真是不死之身啊!拉特死了,那么多士兵都死了……”同样是天使级高手的佛戾说道。他因为自己在多纳尔的手下一直不受重用而愤愤不平,自然不会放过任何攻击比特的机会。

  “你给我住嘴!”多纳尔勃然大怒。

  佛戾心有不甘地闭上了嘴巴。

  “我军虽然战败,但是我还没死!士兵们也还在,我们肩负着振兴魔族,将人族赶尽杀绝的重任,此时此刻唯有团结一致一条路而已。”多纳尔缓了一口气说道,“别再给我惹事!”

  “对不起!总指挥!”比特深切道歉。

  不过,佛戾可没有好脸色,多纳尔的训斥加剧了他心理上的不平衡,“我不过是提出自己的意见而已,总指挥您不必这么动气吧。”

  “出去!”多纳尔朝门外一指,“出去给我好好反省。”

  佛戾也不答话,脸色一黑,快步走了出去。

  “总指挥……”

  “你也给我好好反省!”多纳尔气不打一处出,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居然攻城未果,让他保持心平气和实在是不可能的。

  “属下告退!”比特心中的沮丧溢于言表。

  多纳尔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失利让他感到非常的疲倦,同时,他开始盘算着怎么向佐拉汇报战况。

  想不到在追击战中不堪一击的人族士兵竟会突然爆发出这样的战斗能力,看来,只要处于绝境之中,即使是一堆烂泥也会变得坚硬起来。多纳尔心想,“比特,比特,真是一个令我失望的家伙!本以为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打败人族,谁知道……难道是我给他的时间还不够吗?难道是我给他的兵力还不够吗?”

  至于佛戾,多纳尔认为更不值一提,心胸狭隘,又怎么成得了大器呢?其他的那几个天使级魔族,也都只会呈个人之勇,而没有统帅军队的才能。

  说起来,士兵们独来独往的个人主义太浓厚了,战斗技能强,虽然是好事,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却很容易演化成个人英雄主义。对于魔族士兵的这一个弊端,多纳尔倒是看得很透彻。

  最后,多纳尔把笔端在桌面上琢了几下,给佐拉写了这样一封信:

  圣皇陛下,情况有变,人族负隅反抗,不过也已成强弩之末。相信不日便可拿下!

  但想了想,多纳尔把这张纸揉成一团,站起来,扔在地上,略一沉吟过后,又俯身将纸张捡了起来,看了看,撕成碎片,接着,又开始写了另外一封信:

  圣皇陛下,我军英勇作战,士兵个个奋勇争先,虽人族狗急跳墙,爆发出惊人的战斗能力,但最终,我军大胜!假以时日,定可拿下阿里亚城。

  

第十章 一场战争的序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