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惊人的测试结果

    圣历2110年6月20日,魔族阵营。

  接到了佐拉的圣旨之后,多纳尔双眉深锁,心情郁郁不乐。虽然佐拉在圣旨之中除了鼓励他之外,别无它言,但是,熟悉佐拉的性格的多纳尔却从其中看出佐拉隐隐透露出来地对战绩的不满。

  “圣皇陛下,我辜负了您的期望。”多纳尔自责道。他何尝不想尽快取得胜利,给佐拉送出捷报呢?而且,每一次开仗之时,他都觉得己方有把握取得胜利,但是,结局却都是大失所望,无功而归。

  在战争的初段,多纳尔曾以为是阿里亚城的城墙过高过于坚固,导致己方无法获得决定性胜利,于是,他便下命令让魔族士兵尽量破坏城墙。然而,到了现在,那些城墙大都已经四分五裂,魔族却还是不能把阿里亚城拿下来。直到这个时候,多纳尔才恍然大悟,其实,阿里亚城可怕的并非是它的城墙,而是城里面的人,虽然他们的战斗能力完全不能与魔族士兵相比,但是,他们在被逼入死角之后爆发出来的力量,还有团结一致顽强到底的精神却使魔族士兵吃足了苦头。

  于是,多纳尔不得不再次改变自己的战术,不过,新的战术也没有带来多大的成效。因为光凭战术而论,多纳尔实在不是天行等人的对手。每一次,在受到了挫折之后,多纳尔除了骂一句“人族真是太狡猾了,这些人该下地狱”之外,便都想不出什么解决的办法,他麾下那些将帅也一样束手无策。

  还有一个多纳尔无法释怀的难题是魔族士兵。魔族士兵桀骜不驯,虽在一定程度上对人族士兵起着震慑作用。但物极必反,这也带给他们本身很多问题。他们总是屡教不改地轻视人族士兵。

  多纳尔对自己在困境当前的无能为力感到深恶痛绝,他当然明白这场战争不但对整个魔族至关重要,而且对有点名不顺言不正地当上皇帝的佐拉更是重要非常。如果输掉了这场战争,本来就备受质疑的佐拉的处境自然会更加困难,而因受到佐拉提携而当上总指挥的多纳尔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想到这里,多纳尔不禁用手搔了搔自己的头发,展露出一副不胜其烦的样子。

  “总指挥!”步入大帐的比特鞠了一躬,说道。

  “你来了,坐啊!”虽然是让比特坐下,但是,多纳尔却是一副没好气的样子。

  “圣皇陛下的圣旨……”话一出口之后,比特便开始后悔,这不是自己拿找骂吗?

  “陛下严厉地批评了我们,看来,再不把阿里亚城拿下,你我都会很快被撤职。”多纳尔居然很不可思议地笑了一笑。

  “总指挥准备怎么办呢?”比特问道。

  ……多纳尔一时无语,比特问的正是他想问比特的问题。

  “不过,圣皇陛下如果亲临阵地,应该不会再责罚我们,人族已经打疯了,我们暂时赢不了他们也是情有可原的。”比特依然自信十足。

  “圣皇陛下如果来到这里,看到这样的情况,弄不好你我的头颅都得落地。”多纳尔摇拉摇头,想不到比特居然还在推卸责任。

  我把宝压在你身上了,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多纳尔差一点就脱口而出,不过,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如果再不能取得突破性进展,我想我只能够再委派一个去协助你了。”

  “什么?”比特紧咬着嘴唇,“如果总指挥觉得属下办事不力,随时都可以撤换属下,属下一定遵从命令。”

  “我给了你这么多的机会,你该知道我很看重你。”多纳尔脸上绽露出掩饰不住的失望,“不过,你也放心,非到万不得已,我不会撤掉你,但你也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属下明白总指挥栽培和爱护之心。”比特望着多纳尔,心情复杂无比。

  ***********

  从多纳尔的大帐出来后,一路上,比特的眼睛一直闪动着困惑的神情。

  如果还是久攻不下的话,那我就杀身成仁吧!不管怎样,在战场上当了烈士总会比较容易得到谅解。比特默默地想到。

  这时,佛戾迎面走来,对着比特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呀!我们的大元帅怎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啊?这样可不行噢,会影响士气的。”

  比特轻蔑地望了佛戾一眼,并没有答理他的话。

  “听说受万民爱戴的您受到了圣皇陛下的特别嘉奖啊!怎么样,说给我听听吧!”佛戾特别强调了“嘉奖”两个字,明显是在说反语。

  比特不屑一顾地拉了拉嘴角,依然一句话也没有说。

  “败军之将,架子还这么大,你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哈哈!”佛戾干脆撕破脸皮,直截了当地讽刺道。

  “莫非我军失利使你那么兴奋吗?听说这场战争你也并没有置身事外噢!”比特不甘示弱地说道。

  佛戾正待开口说点什么,突然醒悟到这是一个陷阱,无论自己是说兴奋还是不兴奋,都会处于下风。因为如果说兴奋,作为魔族的一员,居然为魔族战败而高兴,不用说,明显是大逆不道,罪无可赦;而如果说不兴奋,刚才自己的表现却很明显是在幸灾乐祸,这样一说,岂非是自相矛盾?念及于此,佛戾索性什么话也没有再说,撇了撇嘴巴,灰溜溜地走了开去。

  比特望着佛戾的背影,嘴角浮现出一丝冷冷的笑容。

  *********

  圣历2110年7月1日,卡洛特平原。

  经过了为期大约半年的训练,“垦荒军团”无论是在战斗技能上还是在魔法上都取得了相当大的进步。为检验“垦荒军团”的真正战斗力、军官们的协调指挥能力,依维斯下令从其中抽出大约1000人进行演习。

  这次没有事先通知的军事演习,在卡洛特平原以北的军事基地正式开始,依照依维斯的计划,时间将持续一周左右。

  除了被抽查的士兵之外,其余的士兵都聚集在演习基地附近观看。

  在向被抽中的士兵们详细地解释了战斗细节后,依维斯面色凝重地下达了命令:“开始!”

  军号声在瞬息之间划破了沉寂的基地,早就蓄势待发的士兵马上从起跑线冲了出去。

  第一天,他们主要是测试体能,每个人的两条大腿都绑着一个重约十斤的沙袋,且一天24小时不离身;而且,每人早晚手拎着大约为40公斤的石头跑两个30公里;早晚还得完成3个1000:1000个俯卧撑,1000个仰卧起坐,1000个倒立。

  测试一环紧扣一环,10000米障碍跑、弓箭射击、实战对抗。而中午则在猛烈的太阳光下静站两个小时;下午紧接着是使用各种各样的武器进行分组对抗。

  “运动的感觉可真是太好了!”

  “是啊!当汗水贴着衣服流下来的时候,爽呆了!”

  令人吃惊的是,一天下来,受测试的士兵居然还表情轻松,有说有笑,仿佛根本不拿测试当一回事一样。

  第二天进行的是魔法测试,士兵们被要求在10个小时之内,将附近的一座山丘合力用魔法荡平。

  “这……这恐怕不大可能吧!”

  当士兵们站在那座山丘面前的时候,一个个都变得毫无把握,假如让他们合力用各种工具把它铲平的话,那倒不成问题,但现在的要求是用魔法,他们最不擅长的魔法!

  “大家团结起来,一定可以完成任务。”指挥官一副自信的样子,实际上,他也是毫无把握,“听我的命令!”

  “是!”士兵们虽然依然毫无完成任务的自信心,却都收起念头,凝神地将自己的意志力发挥到极致。

  “发动!”指挥官高声下令让士兵们一起催动魔法。

  受测的士兵只听“轰隆”一声,震耳欲聋,眼前灰尘弥漫。

  “我们成功了!”有人高声喊道。

  可是,五分钟过去之后,当灰尘渐次散去,士兵们却惊讶地发现,眼前的山丘几乎毫无损伤。士兵们不禁面面相觑,纷纷奇怪着明明是听到“轰隆”的巨响,山丘怎么可能保持原状呢?

  指挥官无奈地摇了摇头,但也只好硬着头皮地又嚷了一次,“准——备!”

  士兵们也无暇再想,一个个再度凝神,催动从依维斯处学来的古魔法。豆大的汗珠从他们的脸庞滑落,士兵们一个个竭尽全力。

  当指挥官再度下令之后,只听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隆”声,这一次,烟尘依然像上一次一样四处弥漫,然而,却没有一个士兵再发出庆祝的声音,刚才的挫折使他们明白在事情尚未成功的时候,就盲目欢庆是很愚蠢、可笑的。

  烟消尘静,士兵们再一次被震惊了,不过,这一次他们的震惊是对自己的能力所产生的效应而震惊:山丘荡然无存,而且原来的所在之处竟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原来,士兵们第一次施发魔法的时候,虽然山丘表面上没有什么反应,但实际上它的根基却已被动摇了,因此,再加上这一次的巨大力量的冲击,便使山丘非但被荡平了,而且,还被炸开了一个大坑。

  “这样一个大坑,足以埋10万名士兵。”一片静默后,有士兵带着笑意说道。

  这样的测试结果,就连魔武也感到意外,他怎么也想不通这群毫无魔法基础的士兵竟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达到这样的修为。“奇迹!真是奇迹!”魔武张开了嘴巴,连声说道。而依维斯却几乎没有什么表示,只是习惯性地笑了笑。

  “依维斯,你是怎么办到的?”魔武忍不住问道。

  “我只是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潜力罢了。”依维斯若无其事地答道,转向还在候命的士兵,“今天的检测进行到这里,大家可以解散了,明天再继续。”

  但是,兴奋的士兵们竟然以时间尚早为由,要求依维斯将明天的测试移到今天,“为了缩短时间,顺便也测一测吧?总统领。”

  “只要你们不觉得累,我是无所谓的。”对于士兵们的要求,依维斯并不反对。

  紧接着,一千名士兵开向河流近旁。在河流旁边,有一片森林,他们的任务是在4个小时之内,利用树木制造出一艘可以容纳1000人的船。另外,还要制造50艘分别容纳20人的船。之所以进行这个测试,依维斯主要是为了预防海罗国,虽然一旦发生变乱,海罗国内的魔族是否会利用海域优势进行进攻尚且不得而知,但总之有备无患,这无论如何也不会是多余的。

  对于普通士兵来说,在这样短的时间内造出一艘可以出航的容纳1000人的船都几乎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还要加上别的船呢?魔武现在虽然对“垦荒军团”的实力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但对于他们能否完成这个任务却并没有信心。

  “依维斯,他们行吗?”魔武这样问依维斯。

  “试试吧!”依维斯不置可否。

  3个半小时过后,一切便得到了最好的验证,一艘巨大的船只便在江面上浮游着,它的附近是整整50艘足可容纳20人的船。

  “他们真的做到了!”看着那些虽然做工称不上精良,却非常实用的船只,魔武兴奋得几乎跳了起来,“这简直难以置信啊!这个任务就算是以前的黑暗斗士兵团也不可能做到!”

  但依维斯依然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似乎,他对现在发生的这些事情早就成竹在胸。

  “太惊人了!”魔武站在岸边,看着随着水流波动的船只,忍不住又发了一声感叹。

  第三天,第四天的任务也都被士兵们顺利完成。最后一天,也就是最关键的一天,士兵们按照依维斯的要求进行实战演习。他们被分成四个分队进入森林。

  这四个分队的首发阵容都是由10名侦察队员组成,弯着腰的他们屏住呼吸,双脚在地面上快速地移动着。五分钟过后,他们已经与大队人马拉开了一段大约为一公里的距离。四个侦察分队在各自的小队长的指挥之下,迅速趴在地上,俯身往前蛇行。

  在发动总攻击前大约15分钟,侦察队向后续部队反馈回了消息:前方大约1000米处发现“敌人”踪迹。后续部队士兵疾速前进,箭一般地向着目的地冲去。目的地处“敌人”的侦察兵发现了四支分队之中故意暴露出来的那一路,他们向其总部发出信号,然后,迅速地向着那边移动,准备进攻已暴露的那一路军。

  “敌人”几乎倾巢而出,而被发现的那一路“垦荒军团”部队马上向后退缩,这使“敌人”更加气势汹汹,他们像狼群一样凶猛地冲了过去。但是,大约在“敌人”追击了一公里之后,他们才发现后方已被“垦荒军团”的另一支分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了,留存士兵全部“阵亡”。

  “调虎离山之计!”“敌人”指挥官气急败坏,退也不是,进也不是,一时踌躇未决,就在这时,其他两路“垦荒军团”斜地里冲了出来。“敌军”一片大乱,2000人的军队不到20分钟,一个个胸口都被“垦荒军团”的士兵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划上了一个个代表死亡的红圈圈。

  看着这一切,魔武只有目瞪口呆,然而,后面发生的似乎更加不可思议。在全歼了敌军之后,受测试的军团开始在整片森林进行大规模地搜捕,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各自带着自己的猎物:虎、豹、狼等等走了出来。

  猎杀动物并不是难事,难的是这些动物居然都是被生擒的,而且还一头头的低眉顺眼,服服帖帖,脖子处同样有着一个个代表死亡的红圈。看来,这支部队不仅是凭借武力战胜了它们,还在相当短的时间驯服了它们。

  格里高尔像一个傻子一样呆立着,“这……这一定是有神明相助!”

  “每个人都抓了一头动物?”魔武搔着头,惊叹不已,“以前我一直以为黑暗军团是世界上最厉害的部队,现在看了依维斯你训练的部队,才知道以前的黑暗军团只不过是小孩子一般。”

  依维斯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脸色沉重地望着这些兴高采烈顺利完成任务的士兵们。

  “依维斯,难道这样的结果还不能令你满意吗?”魔武惊问道。

  依维斯摇了摇头,好像是刚刚从沉思中反应过来一样,脸上没有一点笑意,“我倒宁愿他们全是一帮小孩,可惜,他们是一群最锋利的杀人机器。”说完,依维斯满脸忧郁地走开了。

  格里高尔则对依维斯的话很是不解,嘟囔道:“训练士兵不就是为了杀人吗?怎么反倒不开心了?总统领真是太奇怪了。”

  **********

  “依维斯,我知道你并不开心。”璐娜望着依维斯阴郁的脸孔,说道,“可是,把他们训练出来是对的,而且,你以前也对我说过,为了守护大多数的人,便要实施以暴制暴的规条,难道你忘记了吗?”

  “我并没有忘记,否则我也不会费尽全力去训练他们,但是……”依维斯脸上依旧没有一丝笑意,他没有再说下去,只是在心中感到非常无奈,为了获得和平竟然要用相反的手段——战争才可以获得,为了某些人的自由竟然要牺牲另一部分人的生命,这真是天大的讽刺!

  “这个世界本来就存在着许多的无奈,我们只能去面对,只能去改善,不可能有十全十美的事情。”璐娜安慰道。

  可惜,我总无法平心静气地接受这一切,依维斯心里想着,无奈地一笑,“我知道,我都知道!”

  “可是知道并不代表就可以解开心中的结,对吗?依维斯。”璐娜定定地望着依维斯,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

  “我是不是很自相矛盾呢?”依维斯在心里自问道,“也许,人本来就是自相矛盾的动物,可是,尽管这是事实,这个答案却无法令我满意。”

  璐娜见依维斯没有说话,她也没有开口。

  “以杀止杀?哼!”依维斯在心底里厌恶地冷哼了一声,“我想成为一个和平主义者,带给世界以和平,最终还是不得不走上那条路。”

  “你真像是个任性的小孩子。”突然,璐娜若有所思地说道。

  “我像小孩子吗?如果我是小孩子就好了!”依维斯耸了耸肩膀,嘴角满是无可奈何的笑意。有时他会问自己为什么就不可以像历史上许多建立了丰功伟绩的君王们一样,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做到杀人不眨眼,然后,再一步步去推行自己的政策、一步步地实现自己的理想。而事实是,不管他表面上如何坚强,心里却总会为那些失去的性命而哀伤不已。

  “依维斯,你不能这样!你要狠心!一直狠心下去,直到实现理想。”依维斯在心里高声地对自己嚷道,他必须经常提醒自己以使自己时刻不忘目标。然而,这对于他来说却又是另外一种别人无法理解的痛苦。

  **********

  漫天的旗帜倒下,魔族士兵急速往后退缩,黑色的血液流满了阿里亚城城郊。

  “冲啊!”巴罗大声嚷道,“这将是我们开战以来获得的最大胜利,弟兄们,冲啊!为死去的凯罗将军报仇雪恨!为死去的千千万万人族士兵报仇!”

  一个生性谨慎的人,一旦失去理智,无疑是可怕的。城门被轰然打开,怒不可遏的巴罗,还有他身边的埃南罗军队带着被他撩拨起来的怒火,如同潮水般向着后退那团黑色物体涌去。他们要用自己的武器,用自己的满腔的热血为凯罗报仇,将万恶的魔族赶尽杀绝。看着他们的强烈冲劲,让人觉得他们已经忘记了自身的战斗力究竟和魔族士兵有着什么样的差距。

  “回来!回来!”天行大声叫嚷着,然而,埃南罗士兵充耳不闻,他们只知道跟着巴罗往前冲,只知道魔族士兵——他们的仇人就在眼前。

  “怎么办?”若炎望着他的师傅,口里虽然没有明言,表面上却明显是一副请战的姿态。

  天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关上城门吗?那可是将近100万军队啊!那难道去协助他们吗?但一旦冲出去,后果很可能会更加难以设想。天行踌躇难决。

  “师傅……”若炎摸了摸自己的武器,焦急地叫道。

  “天行前辈,不如由我率领部分幻岚部队接应埃南罗军队。”达修提议道。

  天行摇了摇头,咬了咬牙,决定这件事情无疑是痛苦的,然而,再怎么痛苦,作为总司令的他也只能下一个决定。“传令下去,所有军队一律不许出城!还有,除非魔族再度兵临城下,否则城门一定要打开!”天行自然是希望埃南罗士兵还可以回来,就算是只有一小部分也总比一个也回不来要好。

  命令很快便被执行了,无论士兵还是各个首领都站在高高的城墙上,视线投向不远处的战场。阿里亚城死一样地沉寂,每一个人都仿佛感到世界末日的来临,但他们却连想也不敢想如果埃南罗人全军覆没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我们的士兵已经不多了,不多了。巴罗啊巴罗,你真是糊涂透了,太糊涂了。天行在心中默默地念道。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城墙上的尸体横七竖八,但没有人去处理,每个人都在等待着埃南罗军队的最后结局,而这个结局也关乎到他们自身的处境。

  ************

  “冲啊!为凯罗将军报仇!一个也不要留,给我统统地杀光!” 以为稳操胜券、理智完全被感情覆盖了的巴罗声嘶力竭地嚷道。

  埃南罗士兵爆发出惊人的速度,追上了后退中的魔族军队,一阵疯狂地杀戮。四散而飞的肉体,乱溅的血花,在这夹杂这巨大声响的嚎哭之中,死亡如影随形,死神带着他的黑色镰刀尽情地收割着这些生命。人族的、魔族的,最后统统都要进入他无底的口袋。

  看着眼前这些乱闪乱舞的刀光,巴罗感到一种莫大的满足感,他兴致勃勃地观赏这一切,口里不停地呢喃着:“凯罗,凯罗,你看到了吗?我终于为你报仇了,报仇了!”

  然而,这样的境况并没有持续多久,突然,魔族士兵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埃南罗士兵并没有意识到对方的可怕,他们继续拼命地与魔族对抗。随着战争的进行,随着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倒下去,他们的理智终于复苏了,他们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在进行一场必然失败的战争。

  “我们打不过他们的,快逃回阿里亚城吧!”

  “妈呀,跑啦!”

  但杀红了眼睛的巴罗却依旧不肯罢休,“杀啊!杀啊!我们埃南罗人不能做逃兵,杀啊!我们要为凯罗报仇!”

  在他的强硬命令下,士兵们无可奈何地和魔族士兵交战,一天一夜的激战,尸体越来越多,堆积如山。

  又是一天过去,夕阳像飞翔的小鸟般收起了它的翅膀,大地一片灰暗。一个埃南罗士兵在巴罗的眼前倒了下去,临死时,他用绝望的眼神盯着巴罗,本已经失去理智的巴罗在一瞬间仿佛如遭雷电轰击一样,一阵颤流流遍了他的身躯。

  我这是在干什么?巴罗手中的刀刚刚从一个魔族士兵的脖子上拔出来,魔族士兵冰冷的黑血洒在他的脸上,更使他清醒了不少。

  另一个埃南罗士兵倒在巴罗的脚下,倒下时,他的头颅撞在巴罗的手臂上面。巴罗彻底清醒了过来:埃南罗军队已经陷入了重重包围之中。意识到这一点,巴罗下意识地迅速发出一声嘶喊:“快撤退!赶快撤退!”

  军心早就涣散的埃南罗士兵闻言便“哗啦”一声,向后退去。然而,他们的来路早已被截断。魔族总指挥多纳尔亲自出马,在他的指挥之下,蓄势已久的魔族士兵如同一群嗜肉的野兽一样扑向埃南罗军队。魔族士兵等待了这么久才得到这样一个双方可以在相同的环境下作战的机会,又怎么肯轻易放过埃南罗人呢?

  “我们竟然攻不下由这样一群人把守的阿里亚城,可真是莫大的耻辱!”看着丢盔弃甲的埃南罗士兵,多纳尔喃喃自语道,“一旦失去了阿里亚城的屏障,人族的士兵简直不堪一击,也难怪我的士兵们总是那么骄傲啊!”此刻,多纳尔总算为自己那些士兵的骄狂找到了一个理由,同时也借此以安慰自己。

  但饶是魔族对埃南罗士兵撒下了重重的包围网,但毕竟百密一疏,骁勇的巴罗还是和部分埃南罗士兵们一起奋勇搏杀,一路往阿里亚城冲去。

  “人族军队在阿里亚城城墙上准备了硬弓强弩!密密麻麻的一大片,我军要是追杀过去,恐怕不妙。”

  听了士兵的报告之后,多纳尔望了身旁的比特一眼,“你看如何?”

  “属下建议撤兵,今天的战果已经很辉煌了。而虽然现在我们的士兵斗志昂扬,但其实体力也已消耗了不少,勉强追上去攻城恐怕会反受其累。”比特仔细地阐述了自己的见解。

  “什么屁话?古语云‘宜将剩勇追穷寇’,我们不能放过这个机会。杀过去,一鼓作气将阿里亚城攻下来!”一旁的佛戾却挥舞着手中滴血的武器,大声叫嚣道。

  “作为一个将领,你在说话之前要多用脑子想想才行,不要总是感情用事。”多纳尔瞪了佛戾一眼,佛戾的狂躁反倒坚定了他撤兵的打算,他尽量柔声地说道,“马上撤兵!”

  虽然十分不情愿,但大部分魔族士兵还是听从了多纳尔的命令,两方军队都迅速离开主战场,战场只留下一具具永远也无法开口说话的尸体。但是,也有少部分魔族士兵对命令置若罔闻,继续疯狂地追杀着埃南罗士兵。

  多纳尔连连皱眉,对比特说道:“我下命令之后,士兵们尚且如此对待,更何况是你?”他终于切身体会到了每一次都亲临前线的比特的苦处了,面对那样桀骜不逊、将主帅的命令当耳边风的士兵,主帅即使看清楚了形势,又能怎样呢?

  比特只是苦笑着点了点头。

  而佛戾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追击埃南罗人而去的魔族士兵,双腿紧紧地夹住马腹,兴奋地紧握着双拳,丝毫无视多纳尔的存在,怒吼着:“这才是魔族的骄傲!”

  多纳尔冷冷一笑,“佛戾,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自己往前冲呢?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绝对不会以总指挥的身份阻止你。”

  “那是莽夫之所为。”佛戾答道,“像我这样的高级贵族适合运筹于帷幄之中,只可惜,时不利我,使小辈当道,我就如同是宝剑藏于匣中,光芒无法闪耀于世啊!”很明显,佛戾是在抱怨多纳尔没有给他机会。

  这真是典型的强盗逻辑!多纳尔心里这样想,口里却没有再说什么,作为总指挥,他实在没有必要再跟佛戾喋喋不休地计较下去,他只是为追击而去的魔族军队感到遗憾和不满。

  不出多纳尔之所料,阿里亚城的弓箭队在巴罗率军进入城里之后,马上对尾随而来的魔族士兵进行射击,如同雨点一样多不胜数的箭矢从城墙上掉了下来。不过一个小时,那群疯狂的魔族士兵便一个个如同刺猬一般浑身布满了箭矢,并永远地停止了自己的呼吸。

第三章 惊人的测试结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