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暗中勾结

    

  圣历2110年8月20日,魔族阵营。

  “圣皇命令我们最迟要在今年年末把阿里亚城拿下,然后,再利用海罗军队,用半年时间拿下神圣之城,最后,再用半年的时间,四处出击,扫荡人族残余力量。也就是说,到2112年,我们魔族要占领整个星球。到时候,余下的人族便都是我们的奴隶,任由我们使唤。比特,你对此有什么看法?”多纳尔伸手揉了揉发酸的脖子,说道。

  “拿下阿里亚城问题不大,只不过……”比特犹豫了。

  “直说无妨。”倦怠的多纳尔显得有些不耐烦。

  “用半年的时间拿下久负盛名的神圣之城,好像,好像不大现实吧?”毕竟计划是佐拉订下来的,比特即使持反对意见,也不敢直接反驳。

  “你是说这个计划不可行?”多纳尔饶有兴味地望着比特,后者佝偻着腰,点头默认。

  “但是,你也要考虑到海罗军队直到现在还没有出动呢!他们可是一支强大的潜在力量。”多纳尔忍住了打呵欠的yu望,说道。

  “可是,直到现在为止,前进军也一样保存着强大的实力,他们的战斗力同样不可小觑。”比特半抬着头,睥睨着多纳尔,“而且,他们的统帅是依维斯!光是这个名字就足以令我们胆战心惊了。”

  多纳尔微微蹙了蹙眉,他也想起了依维斯在魔宫时的神勇表现,“他确实很厉害。不过,双拳不敌四掌,我们这么多的弟兄,难道还怕他?”

  “但是,依维斯却不是一个可以用常理来推论的人。”比特依旧顾虑重重。

  “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只要他有弱点我们便可以打败他!”多纳尔烦躁地挥了挥手。依维斯的弱点到底是什么呢?

  比特尴尬地咧嘴一笑,短促的胡须微微翘起来,眼里满是疑惑的神情,“假如有妖怪王相助的话,我们倒还有些胜算。”——他们并不知道妖怪王已化为璐娜的心的事实。

  “可惜那个家伙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有时,我甚至怀疑到底有没有妖怪王的存在,他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阴影一样,笼罩在我们的心头。”多纳尔停下了手中所有的动作。

  “属下怀疑他是不是只想打败、消灭神族,而不是争霸天下。因此,当他达到目的之后,便撒手而去,不再管我们的生死。”比特耸耸肩膀,说道,“或者是他本来也想争霸天下,只不过当神族灭亡之后,孤零零的他顿觉了无生趣,因此,选择了隐世这个方式。”

  “你的看法有一定的道理,不过,你忽略了一个人。”多纳尔诡秘地一笑。

  “谁?”比特想了好一会儿,仍是不得其解。

  “我也不知道是谁。”留意到比特脸上显露出的诧异的神情,多纳尔接着解释:“我是说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总之,那是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比特好像被蜜蜂蛰了一下,几乎跳了起来。由于妖怪王住的地方平常的魔族都不敢涉足,而关于妖怪王的事情,大部分魔族又都是讳莫如深。因此,比特虽然身居魔宫,却从未听说过璐娜的事。

  “是的,妖怪王去找人族最强的高手青华,回来时带回来一个女人,而从那以后,他就变得很稀奇古怪。我想,他的突然消失很可能跟她有关。”多纳尔说道,“老弟,你的消息也太不灵通了吧?”

  比特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属下当然比不上总指挥您了。不过,想不到活了几万年的妖怪王居然会为了一个十几岁的女人变成那个样子,真是难以理解啊。”

  “也许,正是因为那几万年的孤独和郁闷,才使他更加渴望有交流的对象吧。”多纳尔对此深有体会。

  这一次,比特一句话也没有说,仿佛想起了什么。

  “扯远了。”多纳尔虽然仍是一脸的微笑,却显得很牵强,“不过,让我奇怪的是,圣皇陛下也从来没有提过这件事情,是不是他知道点什么呢?”

  “总指挥,可以考虑向圣皇请旨,请他去请妖怪王重新出山,这样我们对人族的战争胜算就更大了。”比特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

  “这就不是我这个做总指挥应该做的事情了。”多纳尔意味深长地朝着比特眨了眨眼睛。

  比特心领神会,明白作为总指挥的多纳尔没有很好地完成任务,却总想着去请援军,势必会引起佐拉的不信任,“属下可以代劳,总指挥以为如何呢?”

  “那就是你的事情了。我的职责是调派前方军队,至于其他一切事务,都与我无关。”多纳尔叉起双手,微笑着说道。

  比特会心一笑,“总指挥您就好好地调派军队吧!其他事物就交给属下去办吧!”

  “我很庆幸,没有看走眼。”多纳尔赞许地走下来,伸手拍了拍比特的肩膀。

  这时,一个魔族士兵走进来禀告在营外巡逻时抓到一个人族奸细。当多纳尔问有没有讯问过人族奸细时,魔族士兵支吾其辞,只说那个奸细贼眉鼠眼,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不过,这个奸细却强烈要求要见多纳尔一面,说是有“机密要事禀报”,关乎到“魔族的兴衰存亡”,却死活不告诉魔族士兵他所为何来。他还说如果见不到多纳尔他将“死不瞑目”。

  “一群没用的家伙。”多纳尔咕哝道,“比特,你有什么意见?”

  “属下认为不妨一见。”比特的眼里闪出一丝活跃的神采。

  “那就把犯人带上来。”多纳尔转身吩咐下去。

  大约三分钟后,犯人被带了上来,魔族士兵说的果然没错,那犯人果真是贼眉贼眼,一看就不是好人。而从他身上的斑斑血迹看来,显然他已经受到过严刑拷打。

  “你说有要事要向我报告,到底是什么事啊?”多纳尔端出一副不可侵犯的高傲姿态。

  犯人耸耸肩膀,望了望自己身上的枷锁,一言不发。

  “跪下!”直到这时,带他来的士兵才省悟到犯人并没有跪在地上。

  但那犯人身体挺得笔直,根本就没有准备下跪的意思。

  “休得无礼!快替这位壮士松绑。”看到眼前的犯人如此有骨气,多纳尔内心反倒对他产生了一丝好感,同时,也想听听他究竟想说些什么。

  “这……”士兵迟疑着,在接触到多纳尔凌厉的目光后,还是乖乖地照做了。

  “壮士来自阿里亚城?不知道尊姓大名是什么呢?”多纳尔的语气客气了不少。

  “来之前,我家主公跟我说魔族宽宏大量,绝对不会为难我。出于对他的一片忠心,我收起了我的疑惑之心。”那犯人一脸的嘲笑,“想不到,魔族成员果然个个都很彪悍啊!”犯人说着还颇有意味地抚mo着自己身上的伤痕。

  “手下们不知天高地厚,有得罪壮士之处还请多多包涵。”多纳尔不愠不火,他明白当一个人敢在自己面前口出狂言时,通常那人一定是有许多可供利用之处,否则,是绝对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

  “算了,我今天是奉我家主公之命,前来跟总指挥商谈要事的,不是来吵架的。”说到“主公”两字的时候,那犯人抱了抱拳头,“我叫拉夫特。”

  “原来是拉夫特阁下,久仰久仰。”多纳尔打着哈哈,“不过,你家主公是……”

  “高潭国国王高天佑。”说话时,拉夫特脸上是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神采。

  “是他?!”多纳尔虽然尽力掩饰自己的错愕之情,却还是难免流露出来,接着,他走到拉夫特身边,把他扶到座位上,“拉夫特使者你受委屈了!”

  “客套话我们就不要再多说了。”拉夫特说着向四周望了望,“总指挥阁下,这里方便吗?”

  “都是我的亲信,有什么事情使者但说无妨。”多纳尔说道。

  “主公此次派我前来是跟你们商量合作的事情。”拉夫特直截了当地说道,“不知道你们的意思如何?”

  “怎么合作呢?对于弃暗投明的人,我们当然是无比欢迎。”多纳尔说道。

  拉夫特于是把高天佑吩咐的话向多纳尔详细地复述了一遍,听得多纳尔连连点头,比特欢喜不已。

  “如此一来,阿里亚城简直唾手可得啊!”多纳尔大笑着握着拉夫特的手,说道,“请代为转告贵上,事成之后,我们魔族一定不会亏待他的。”

  “我们国王之所以要和你们合作,并非是为了那些蝇头小利,而是认同你们的做法,对你们有所期望。”拉夫特正色道,“我们渴望你们能带领人族达到一个新的境界。”

  “放心,尽管放心,我们一定尽力而为,衷心祝愿我们合作愉快。”多纳尔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送走拉夫特后,多纳尔得意地说道:“嘿嘿,世事如白云苍狗,瞬息万变,不可预测。在一个小时前,我们也不知道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

  “这么一来,阿里亚城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相信有他们作为内应,我们一定可以大大缩短攻下阿里亚城的时间。”比特高兴不迭地附和道,“恭喜总指挥!”

  “只不过不知道这是不是人族的诡计。”多纳尔突然笑容一敛,“人族可是狡猾得很啊!”

  “依属下看,不大可能是诡计。因为,无论他们是怎么样的态度,我们都会遣上士兵与对方一决生死,那么,他们使用这样的计策又能够从中得到什么样的好处呢?那简直就是多此一举!”比特说道。

  多纳尔认同了比特的意见,但同时也表明了自己的顾虑,“不过,要是他们不遵照协定,会对我们的士气造成很大的影响。”

  “不管如何,我们都要去攻打阿里亚城的,属下认为倒不如相信他们一回。不然,我们就很可能会错失一个绝好的机会。”比特说道。

  “总之,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事小心方为上策。”多纳尔沉吟道。

  ***********

  在这段时间里,天行一直纠缠着依维斯,要他发兵,而依维斯也一如既往地拒绝。天行还下令罗素去尽力说服星狂出兵,使得罗素尽管心中一万个不愿意,也只能硬着头皮去见星狂,可惜,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对此,莫问这样评价道: “天行和罗素都是属于那种吃饱了撑着的人,聒噪得很!”

  魔族不时向阿里亚城发动攻击,但都是些小规模的战斗,几乎不影响到整个战局。但天行却敏锐地察觉到一场巨大的攻击将会到来,遂命令士兵日夜戒备,又在城墙的倒塌处设置重兵,防止魔族利用这些地方作为攻城的突破口。

  “总司令,我们的士气好像很低落啊!”耶律齐忧心忡忡地对天行说道。

  “士气?我们还有士气这种东西吗?照这样下去,过不了多久,不用等着对方来进攻我们,我们自己就先全线崩溃了。”和源不满地望着东歪西倒的士兵们,说道。

  “暂时没有战事,他们呈放松状态也是很正常的。”天行微微叹了一口气,对于他屡次建议撤兵回神圣之城一事,由于耶律齐等人的不同意,他不得不放弃。

  和源不满地说道:“这些士兵就是贱,平时给了他们那么多的饷粮,吃香的、喝辣的,现在却个个都像死狗一样。”

  “他们为了你那点军饷可是连命都搭上了!你还好意思在这里说风凉话?”叶天讽刺地说道。他对和源这种高高在上、不关心士兵疾苦的态度很是不满。

  “他们是士兵嘛!当然要随时准备为国捐躯。就连我这个一国之君,也同样做好了这样的准备。”和源委屈地争辩道。

  “人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做错事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是错的,迟早有一天,你会得到教训的。”叶天厌恶地说道,然后,望了望一直保持沉默的高天佑,“你说呢?”

  “不错,不错啊!”高天佑先是一愣,接着,便忙不迭地连连点头应道。

  “你最近怎么啦?心不在焉的。”和源叉开话题,嘀咕道,“也许你根本就没有弄清楚叶天的意思,就说不错,哼!”

  高天佑只是笑了笑,拉下脸,没有再搭理和源。

  天行微叹一声,“如果我们把争吵的时间用在研究战术上,也许,魔族早就打道回府了,而我们也不用在这里互相抱怨。”

  “只有先提出问题,接着才是解决问题,我们刚才就是在做这些啊。”和源自以为是的样子让叶天皱眉不已,后者心里想:为什么人可以愚蠢、偏执到这种地步呢?

  天行并不搭理和源的无理取闹,自顾自地说道:“如果我估计得没错,魔族在近几天将会有大型攻击,请大家尽快做好防守准备。”

  “总司令,你凭什么做出这样的推断呢?难道魔族里面有我们的人?”和源一脸的疑惑。

  “这里的一切都太安静了。”天行简略地答道。对于和源无谓的猜测,他感到非常不耐烦。

  “哦!” 不明所以的和源自作聪明地点了点头。

  “城里的居民都已经离开阿里亚城了。”天行深深地凝望着远处天空中不停变幻的白云,突如其来地说道。

  “居民都是些忘恩负义、不负责任的家伙,只能同甘,不能共苦。这不,一遇战乱,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和源依照自己的逻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不要忘了,把他们送走的是我们。而且,实际上,以前一直是他们在养着我们这些所谓的贵族,而并非是我们在庇护着他们。”叶天忍不住说道。

  “我们是贵族,贵族当然有特权了,而他们是命中注定的贱民。”和源不忿地还嘴道。

  看啊!这就是所谓的贵族,靠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解放全人类?怎么可能实现和平与自由呢?他们可比魔族更有资格待在暗无天日的魔宫里。高天佑看在眼里,内心冷笑不已,更加坚定了投敌的决心。

  “冥顽不灵、厚颜无耻说的就是你这种人了。”叶天不改冷嘲热讽的本色。

  “你,够了!”和源气呼呼地嚷道。

  叶天摇了摇头,“算了,算我错了,我道歉!”

  看到这样的情形,天行心中的后悔简直不是言语可以形容的,越来越后悔当初的决定。事到如今,进退两难啊!

  **********

  圣历2110年9月14日,魔族的大型攻击果然如天行所料,再度开始了。

  天行一边应付魔族的猛烈攻击,一边声嘶力竭地安抚士兵们的情绪,这几个月以来的战斗使人族士兵的士气降低到开战以来的最低点。

  “大家尽管放心,我们的援军就要来了,我们的希望就在前面!邪不胜正,我们一定可以战胜敌人。”

  天行表现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然而,即使他可以掩饰住自己内心的惶惑,激发出士兵们的斗志,却怎样也无法欺骗自己,更无法欺骗同样知情的高级军官们。

  “这里是我们必须坚守的阵地,是我们的尊严所在,甚至也是整个人族的尊严所在。因此,即使放弃了自己的生命,也不能使这里沦入魔族之手。”天行语气颤抖。然而,连他自己也怀疑话中的真实性。

  阿里亚城的失守对人族的尊严有那么大的影响吗?而且,如果真的把阿里亚城比作尊严的话,那么,这种尊严也是可以重新夺回来的尊严。人的生命却只有一次,失去了再无法重新获得。为什么明明知道是在进行一场必败的战争,却还要在这里死撑呢?

  “冲啊!杀啊!”即使不用看听到他的声音也知道喊话的人是和源,不过,他虽然喊破了喉咙,却连自己国家的士兵几乎也不理会他。

  相对于虚张声势的和源,达修的弟子修罗却是脚踏实地杀敌。杀死魔族士兵无数的他是敌军诅咒的对象。死在他凶狠无比的“修罗地狱刀”之下的魔族士兵与日俱增。他那出色的指挥能力也使得士兵们十分愿意跟随他作战,因为修罗总能捕捉住最佳的战机。

  埃南罗的士兵虽然所剩不多,但却是阿里亚城所有士兵之中最好用的。因此,天行也乐意将他们安置在自己的周围。

  战况越来越激烈,魔族士兵前赴后涌地攻击阿里亚城,天行时不时会有手忙脚乱的感觉。各国军队之间糟糕的协调能力更让他不胜其烦。往往要付出比正常情况下沉重得多的代价,才能守住阵地。

  耶律齐、叶天等人也没有闲着,只不过,他们所掌管的区域较少,又都是运用自己国家的军队,所以显得比较得心应手。

  “总司令,我看应该命令幻岚部队出击,缓解一下对方的攻势才行!”高天佑眼见着越来越多的魔族士兵登上城墙,心生一计,凑过来建议道。

  天行颇感犹豫,一方面抽掉了阿里亚城中最有战斗力的军队会使防守力量打折扣,另一方面他也担心幻岚部队落入对方的包围,冲出去之后,无法回缩。

  “情况危急,当断则断,总司令。”高天佑催促道。

  “不行!”天行的语气很坚决,“这太冒险了!我不能让战斗力最强的幻岚部队去冒这等无谓之险。”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高天佑继续劝说道,“唯有给魔族以最沉重的打击,他们才可能知难而退。否则,他们恐怕会一直围困下去,直到把城攻下来!”

  “那就让他们围吧!我倒要看看这些魔族士兵怎样吃掉我们。”这句话更激起了天行的自尊心,冷笑连连地说道。

  高天佑见天行不中计,只得讪讪而退。

  在目前的情况下,天行当然要尽量地保存自己的实力,他虽然渴望解除危险,但是也不愿意让幻岚部队去做无谓的冲击呢?

  这个时候,刚刚吃了闭门羹的高天佑毫不死心,又再次前来游说天行,“总司令,北门处敌军气焰嚣张,看来,那是他们重点攻击的地方,如果我们出兵把他们击退,一定可以迅速瓦解对方的攻势。”

  “高天佑国王,你把打仗看得太儿戏了!幻岚部队并非是天兵神将,可以应付一切。”天行不耐烦地说道。

  高天佑赧颜而退。不过,一计不成,一计又生,在认真地衡量了一番之后,他把目标转向了修罗。

  半个小时后,高天佑出现在修罗旁边,“修罗,天行总司令命令你率领部分幻岚部队出城,向对方施以最猛烈的攻击,以解除阿里亚城之困。”下完此令之后,高天佑立刻像风一样地离开修罗的身边。

  鏖战之中的修罗没有料到高天佑会假传命令,也不辨真假,向左右挥了挥手,召集了1000名幻岚部队的士兵,从侧门冲了出去,和敌方展开了近距离的肉搏战。在他们猛烈地冲击下,魔族军队一时倒也无所适从,竟被打开了一个缺口。

  *********

  “怪不得阿里亚城可以固守得这么久,原来,是因为对方有这样一支部队!”多纳尔眼露诧异的神色。双方交战这么久以来,幻岚部队一直隐藏在人族大军之中,并没有机会当众展露出自己的真正实力,这一次的突然出现,令魔族成员终于知道他们的厉害之处。

  “的确是一支勇猛之师!”比特附和道,“从他们的表现来看,他们的战斗力应该差不多相等于我们的魔族斗士。”

  “人在逆境中爆发出来的力量是超乎寻常的。”多纳尔感叹道。

  比特点头称是,随之连连冷笑,“不过,他们这样冲入我们阵中,无异于是自取灭亡。”

  多纳尔不置可否,实际上他心里可乐坏了,要是消灭了人族之中最有战斗力的军队,无疑将为以后的胜利打下坚实的基础。多纳尔压抑住兴奋急躁的心情,采取请君入瓮的方法,命令两翼伸展开来等待敌军冲进阵中,他像一个猎人一样,静静地等待着修罗军队进入包围圈中,心里也打定了主意,绝对不让敌方有任何逃脱的机会。为此,他甚至派出了武技为天使级的堪罗。

  半个小时过后,当看到修罗军队已经悉数进入己方包围圈之后,多纳尔下令士兵再不能退让半步,务必以关门打狗之势将对方赶尽杀绝。但即使在这样四面受敌的时候,幻岚部队仍然展现出他们高人一等的战斗能力,身陷绝境的他们早已置生死于度外,只是拼命地往前推进。

  而修罗虽然战术素养不够深厚,但是,他也明白集中力量打击对方一点的方法,他带领着幻岚部队就好像一柄锋利地长剑刺进了魔族阵营之中。不过,长剑再锐利也终有被磨钝的时候,魔族士兵自始至终都如同一群蚂蚁一样死死地缠住人数不足的他们。渐渐的,幻岚部队的力量被耗光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作为出击首领的修罗除了奋勇杀敌但求轰轰烈烈一死以报天下之外,也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师傅!您保重吧!”修罗往背后沐浴在战火之中的阿里亚城动情地喊道。转过头来,他继续与魔族军队进行殊死搏斗。

  “高天佑是怎么了?一点动作都没有!”过了一会,多纳尔眼见自己的士兵发动一波接着一波的攻击,但阿里亚城中却丝毫没有异动,不禁略显焦急。

  “大概是在等待合适的时机吧!”比特也有点疑惑地说道。

  多纳尔流露出困惑的表情,按理来说,现在正是双方交战最激烈的时候,已经是最好的时机了,只要高天佑一发动叛乱,阿里亚城内势必一片大乱,该城也唾手可得了。难道真的上了高天佑的当吗?多纳尔心里这样想着,但是却没有说出来,因为,作为一个总指挥,一旦推断错误,后果将是相当严重的。

  一旁的比特也是满腹心事地观察着战局,开口咒骂道:“看来,我们被他们狠狠地耍了一把!”

  “吃一堑,长一智。”多纳尔故作轻松地说道。

  ********

  “为什么修罗会突然出击?”天行在城头处见到修罗被对方团团围住,不禁大嚷着问道,“我并没有下令出击啊!是谁让他出击的?”

  “依维斯的师兄弟一向都是飞扬跋扈,不服管教的,他们又怎么会拿总司令您的命令当命令呢?”高天佑插了一句嘴。

  天行怒容乍现,依维斯的名字使他怒不可遏,“把达修给我叫来!”

  片刻之后,当达修来到这里的时候,天行劈头劈脸地责问道:“看!又是你的徒弟,他把我的命令当耳边风吗?”

  “如果没有接到命令,修罗绝对不会出击。”出于对自己徒弟的了解,达修拍着胸膛保证道。

  “那幻岚部队是谁带出去的呢?领头作战的又是谁呢?”

  “我想一定是有人让他出去的。”达修略微思索了一下,答道,“而且,天行前辈,修罗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您也很清楚呀!”

  “但事实就在眼前,即使我想相信,也找不到理由。”气急败坏的天行根本就没有心思细想。

  “天行前辈。”达修却显得尤其冷静,“如果我猜得没错,一定有人误传命令。不过,现在的问题是马上让他们撤回来,或者派兵去接应他们,不然,他们很快就会被敌人困死在里面。”

  天行瞥了达修一眼,“在目前的情形之下,你觉得出击可行吗?那太冒险了!”

  “不可行。”达修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望了望城下,“但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修罗被白白牺牲。”

  “冷静点,达修,事已至此,修罗他们只能作牺牲品了,就像上次埃南罗军队一样。”天行脸上掠过一丝残酷的神情,“我们都是为了整个人类做出牺牲,不是吗?”

  “不!”达修坚决地摇了摇头,“我可以为了顾全大局而放弃修罗,但是,那里还有我师傅青华的心血——幻岚部队,无论如何,我绝对不能袖手旁观。”说着,达修也不等天行下令便喝令自己手下的一千多名幻岚部队的士兵,准备冲出去支援修罗。

  “岂有此理!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天行怒道。

  “达修前辈是过分了点,不过,那里面有他的徒弟,也难怪他这么冲动了。”此时,高天佑却充好人地插嘴道。

  “他就不明白顾全大局吗?上一次埃南罗人受困又不见他如此紧张!”天行更加怒不可遏了。

第六章 暗中勾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