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古来征战几人回

    

  天行宣布撤兵命令后,由于意见难以统一,阿里亚城内军心浮动,一片混乱。

  此时,在魔宫,却由于多纳尔传来的一个星期内可攻下阿里亚城的喜讯而呈现一片欢欣景象,消息公布后,魔族空前团结。趋炎附势的他们纷纷赞颂佐拉的知贤善任,立下赫赫战功的多纳尔也受到了大众的激赏。而以前抨击佐拉和多纳尔的魔族现在也都改变口径,一致同意佐拉是魔族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君王,而多纳尔则是最伟大的总指挥,称他们将为历史翻开新的篇章。

  不过,大众的狂热情绪并没有影响到佐拉,他仍然保持着冷静,在他看来,攻下阿里亚城只是实现了自己梦想的第一步罢了,更何况至今尚未到手呢?这实在没有什么值得开心的。“如果我们打败的是由依维斯领衔的前进军,那倒真的应该大肆庆祝一番,可惜不是。我们只不过是即将,注意是即将,击败天行罢了,而且,我们自己也付出了异常沉重的代价。”佐拉对毕达尔这样说道。

  “不管如何,这总是好事一件。”毕达尔低眉顺眼地回答他的君王。

  佐拉冷冷一笑,“假如不是为了鼓舞民心的需要,朕才不会公布这种消息。不过,多纳尔总算有所长进,这一次学会了与对方的内奸联合起来,很不错!朕对他现在的状态颇为满意。”

  “不过,微臣担心他会反受掣肘,要知道,人类可是最狡猾的生物,他们诡计多端,一不小心就会中了他们的圈套,不可不防啊!”毕达尔说道。

  “朕相信多纳尔还不至于会被人类利用,而且,就算是他中了他们的诡计,只要朕出马,就一定有挽回的机会。”佐拉自信十足。

  毕达尔略显诧异地望了望佐拉,在他心目中,佐拉的言行可一向都是很稳重、谨慎的,想不到,此刻却表现得如此自负。

  “你是不是在奇怪朕为什么这么有信心?”毕达尔脸上的表情并没有逃过佐拉的眼睛,他诡秘地一笑。

  “陛下明察秋毫!”毕达尔跪在地上,诚惶诚恐地答道。

  佐拉很大度地让毕达尔平身,“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兄弟就要出头了呢?”

  “我们的兄弟?”毕达尔沉吟道,“您是指海罗?”

  佐拉徐徐地点了点头,“罗比特一直在隔岸观火,寻找合适的时机,现在他们见到人族战败,也该是他出动的时候了。”

  “原来如此!”毕达尔一拍脑袋,恍然大悟,“看来,人族这一次麻烦大了。”

  “不错,等到海罗突破前进军的防线,直逼神圣之城,与我们成合围之势。依维斯独木难支,前进军斗志尽丧,土崩瓦解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到那个时候,天下,就全掌握在朕的手中!”佐拉说着将手掌摊开,用力地捏了捏。

  毕达尔沉默不语,但他激动的神情,却暴露出了他对美好未来的无穷向往。

  “当然,多纳尔也有让朕不满意的地方。”顿了顿,佐拉为了显示自己不偏袒多纳尔,便旧话重提,“他居然授意比特,发信给朕,请妖怪王出马!”

  “也许他也有自己的考虑吧!”毕达尔说道。

  佐拉摇了摇头,“妖怪王早就踪迹难寻,而且,请神容易送神难,他不出现对我们也是好事一件,至少,我们以后做事情就不用那么多顾虑了。”

  他们却不知道妖怪王早已变成了璐娜的心,就算想请也是无迹可寻。

  *********

  “听着,立刻跟着我冲出去!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圣历2110年9月20日下午,也就是天行发出撤兵命令的那一天,达修负气率领余下的一千多名幻岚部队成员冲出阿里亚城,直捣魔族阵营。

  而当眼前有一大群浑身黑色的魔族士兵闻讯冲过来的时候,达修只是冷冷地朝他们看了一眼,然后,将视线移向自己的剑上,再过一会,这把剑将沾满敌人的黑色血浆。

  达修定定地站着,他身后的士兵们也已散开阵形,等待着魔族士兵的到来。置身于魔族军队的包围之中,他们表现出了大无畏的英雄气概。一千多个人,竟然没有一个脸露怯色,或者因为魔族军队的纷涌而至而有其他异常表现。

  而另一边的魔族军队,也一个个目露凶光,全身因激动而发热。在他们看来,幻岚部队现在只不过是一群自投罗网的困兽,重重包围之下,战斗力再好也难逃一死。

  冲锋的命令很快就下达了,魔族士兵张牙舞爪,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来。而冲在最前面的几个士兵出于贪功的考虑,竟然握着自己手中熠熠闪光的大砍刀,不约而同地扑向达修。

  双方的交战正式开始,红、黑两种颜色在半空中混杂在一起,构成一幅凄艳而惊人的图画。达修甚至连身体也没有动一下,只是用剑轻轻一引,就将那几个对着自己而来的魔族士兵的武器撂向半空,然后,他头也不回地转向另一个方向,绞杀另一群魔族士兵。与此同时,刚才那几个魔族士兵张大着惊恐的眼睛,眼见在片刻之前还被自己抓在手中的武器现在竟然向着自己的咽喉处飞来,速度之快令他们根本无法躲闪。紧接着,周围响起一片难以置信和惊恐万分的声音。

  “达修前辈,我认为你更应该站在阵中间指挥调度。”有士兵这样提议道。

  达修只是报之以冷酷地一笑,“今天,我是来杀敌的,不是来看风景的。”话音未落,剑气四处飘逸,飕飕乱舞,又有几颗魔族士兵的头颅飞射而出。

  达修在鲜血的激射中享受着复仇的快感,并同时发泄着这些日子以来的压抑。他的剑以最有效率的节奏挥动着,一道道带着清脆响声的剑光划出,受波及的魔族士兵无力地撒开了武器,纷纷跌倒在地,投入了死神的怀抱。

  除非是为了寻找敌人,达修几乎不用移动半步,魔族士兵的攻击完全不能沾到他的身上。他所需要做的仅仅是顺势一剑,将对方的喉咙挑断,或者劈掉对方的头颅罢了。而且,令人吃惊的是,在四处喷溅的血幕之中,达修居然依旧点尘不染,一袭长衫,飘然而动,丰神之不凡,更非言语可以形容。

  达修冷冷地将长剑挥了挥,魔族士兵望风而逃,在残酷的事实面前,他们终于清楚地意识到,人类一旦发起怒来,其凶残程度绝不会在他们之下。

  “所谓的魔族,原来也不过如此!”达修嘴角浮现出一丝嘲弄的笑容。

  战斗至今,魔族士兵虽然骁勇且为数众多,但在达修和幻岚部队惨无人道地杀戮之下,却也难以取得决定性的胜利。

  **********

  这时,东部国家的国君们在经过一番详细的思量后,终于明白,滞留在这里,可说是一点生机也没有。虽然说国土很重要,但是,如果失去了生命,那就算是得到整个寰宇大陆又有什么用呢?因此,他们觉得还是遵从天行的命令,撤退到神圣之城为好。

  军队已经集结完毕,天行也准备开始下令撤军。但在这时,他终于发现队伍中没有达修,而且紧接着,他又发现幻岚部队也全都消失不见了。

  “达修呢?达修在哪里?幻岚部队呢?”天行瞪着眼睛,气急败坏地大嚷道。

  一百万人的军队,霎时之间变得死气沉沉。没有一个人回答得了天行的问题,在这种状况下,自顾尚且不及,哪里还顾得了别人呢?

  “快给我去查啊!”天行也不顾什么领袖的气度了,勃然大怒地吼道。

  紧接着,士兵们开始行动,在阿里亚城各处搜寻达修的踪迹。可笑的是,他们之中竟然没有人想到在城外不到十里之处正在进行着一场肉搏战,而肉搏战的主角就是他们所要找的达修和幻岚部队。

  直到西格非的神圣十字军发现了城外的战争。得知消息的天行脸色大变,连声说道:“达修这个匹夫,坏我大事也!”天行口中的“大事”自然是撤兵。

  “总司令,我请求派兵出战,援救达修前辈!”西格非心急如火燎般地说道。

  “出战?”西格非的请求让天行完全清醒过来,他的语气冷得像是冰做的一样,“西格非,达修一人犯糊涂已经够让我烦心了,你也想跟着犯糊涂吗?”

  西格非丝毫也不退让,“毕竟,他是达修前辈,是依维斯的师傅,如果他出事了,我们谁也无法安乐。”

  达修是依维斯的师傅,西格非一语道出了天行最为顾虑的地方。要是达修出了事,依维斯一怒之下,连神圣之城的兵马也给撤了,那么,天行手下这些残兵败将即使到了神圣之城也仍然只有死路一条。

  “苗头不对,他就会回来的,你出去只会给他增添麻烦。”天行的语气有所松动。

  “尽人事,安天命。”西格非徐徐说道,“再说,见死不救岂是我们盟军所为?”

  天行只是叹了一口气,望了望东部国家那些国王们。

  那些国王们立刻垂下头去,回避了天行的目光,很明显,他们不想冒险出兵。

  西格非察觉到众人的用心,激愤地说道:“你们难道真的可以如此无动于衷吗?要知道阿里亚城可是你们的国土啊!”

  面对如此尖刻的质问,全场再一次一片静默。

  “上一次,埃南罗军队被围困之际,不是也没有施以援手吗?”和源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凭什么现在就要出去援救呢?那岂不是双重标准,这样不公平!”

  西格非狠狠地盯了和源一眼,冷笑着说道:“你大概还没有睡醒吧!假如不救援达修前辈,造成的后果你承担得起吗?”

  和源尴尬地笑了笑,此时,在耶律齐的提示之下,他也完全知道了达修的重要性,不过,他们依旧不愿意出兵。理由是现在出兵是去送死,而达修擅自冲出城去自然也早就下定了战死的决心。

  天行盯了和源一眼,暗自摇了摇头,尔后,叹了口气道:“即使率兵前去救援,达修也未必肯退。”

  “好!你们不去是吗?我去!”西格非拍了拍胸膛,拔出武器,“神圣十字军的兄弟们,跟我一起冲出城去,展现我们英姿的时候到了!”

  “西格非,冷静点,要顾全大局。”天行说道,“你想想,你这样冲出去能够改变任何情况吗?”

  “我不是想改变什么,我只想证明自己不是懦夫罢了。”西格非义无返顾。

  天行脸色微微一变,“你什么都证明不了!”

  西格非冷冷一笑,挥了挥手,神圣十字军从军队之中迅速冲出来,接着,以整齐和威严的步伐从百万大军面前走过。西格非回过头来,冷冷一瞥低着头默然无语的天行和东部诸王,神情间带着无尽的讽刺和冷嘲。

  ***********

  城外的激战依然在继续着,剑锋发射出的杀敌光芒在达修的挥动之间,闪现不绝,他保持着极高的杀敌效率。而幻岚部队在达修的神勇表现的激励之下,也表现出比往常更为惊人的战斗能力。

  不过,指挥作战的多纳尔对这一切毫不在意,他只是冷冷地看着。

  这时,西格非率领着经历过历次战役,仅仅剩下不到2000名的神圣十字军也加入了战团。不到半个时辰,西格非便率领着他的部队与幻岚部队会合在一起。

  此时,采取合围之势的魔族军队对他们发动一波接着一波的猛烈攻击,战场上的血雾越来越浓重,黏稠的空气使人的呼吸变得更为粗重。

  乱军之中,西格非终于来到了达修的身旁,“达修前辈,我们还是杀开一条血路,快退吧!”

  “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亡。”达修早就下定了血战到底的决心。

  在杀死一个逼近自己的魔族士兵之后,西格非又开口说道:“魔族势大,我们不宜硬碰,有什么事回去再好好商量也不迟啊!”

  达修冷笑不已,“你觉得与他们那群人还有商量的必要吗?”

  西格非想起刚才在阿里亚城内发生的景象,一时也是无言以对。但是,他还是冷静地劝说达修,“假如我们牺牲了生命,那就更加没有成功的机会了!”

  “你不该来这里!”达修说道。

  “我觉得我应该来。”西格非横刀而立,不怒而威,凛然说道。

  达修正待答话,突然,感到两股强劲的疾风向着自己而来,心知是遇到高手了,便赶忙接招应战。原来,来者正是当初魔族派出的八大元帅其中的两个:堪罗和比特。

  达修和堪罗、比特各自的武技本就在伯仲之间,此时两个一起夹攻,达修顿觉吃力非常,险境环生。

  “你就是叫达修的家伙吧?”堪罗冷笑道,“真没有见过像你这么愚笨的人,带着几千兵马就敢来挑衅我们,哈!这简直就是一只白兔和一只狮子之间的决斗,自寻死路。”

  “失败者挑起的战争,让我们给他一个壮烈的结果吧!”比特也说道。

  达修的眼中仿佛有火焰在燃烧着。他虽下定了必死决心,却也不想白白牺牲,因此,唯有保持沉默、凝神而战。

  “哑口无言的家伙!”堪罗一阵嘲笑,随之,一道剑光自他手中击出,周围的空气骤然被一种强大的压迫感所催动,“呼呼”直响。

  “你们这些不中用的家伙,要是真的那么厉害的话,就和达修前辈以一对一!”西格非大骂不绝。接着,也挥刀加入了他们三个的战团之中。

  “现在不正好吗?两个对两个,很公平!”比特一眼就看出西格非的武技比自己不知道差了多少倍。

  西格非铁青着脸,一言不答。在外面观看的时候,他并没有觉得比特和堪罗有多厉害,直到加入战团后,才明白自己的武技和对方实在相差得太远。然而,此刻就算想后退也已经来不及了,堪罗和比特根本就不会给他机会逃离。

  而达修也不得不腾出力量来保护西格非,这样一来,两人显得更加被动了。

  *********

  “总司令,现在我们怎么办?”耶律齐问道,“是实行撤兵计划还是……”

  天行面露犹豫之色,如果在这个时候撤兵无疑会引起依维斯的不满,但如果不撤却又是浪费了一个好机会,不过,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暂缓撤兵,“静观其变!”

  耶律齐想提出点什么,但是,张了张嘴,终于还是没有说出来。

  此后,在西格非出战之后的三个时辰之内,天行一直在关注着城外的战争的发展。他把希望寄托在魔族军队的懈怠上,期望着达修和西格非能够借机逃出来。

  “总司令,我们在距离会战开展的地方两里之处完全看不到神圣十字军和幻岚部队的踪影,只见一片混乱,耳边是嘈杂的喊杀声。可见,战斗依然在进行之中……”

  “浑蛋!”越来越烦躁的天行,吼着打断了侦察兵的报告,“你们的胆子哪里去了?连接近一点都不敢,还当什么侦察兵!”

  “遵命!”侦察兵唯唯诺诺。

  “混乱越来越小,嘈杂声也仅仅是隐约可闻,有时会突然看到几条人影飞到空中进行交战。”

  “总司令,战场上的声音已几不可闻,看来,战争已经进入尾声!”

  ……

  随后的半个小时里,达修不断地听到类似的报告,每一次,侦察兵都带着几分疑惧偷偷地瞥着他的司令坐立不安,神情紧张,完全失去了平日的风度。

  “不行!我必须带兵出去援救达修!”天行发狠地拍了拍桌椅,那桌椅哪里经受得起他倾力地一拍,顿时散成了一堆废柴,“马上,马上给我传召10万士兵,准备马上出城。”

  “这……”耶律齐犹疑地望着天行。

  “什么这啊那的?”天行不耐烦地吼着,“若炎,快!”

  “是!”若炎恭恭敬敬地答道,转身跑了出去。

  猛地,天行好像想起了什么,又大声地叫道:“慢着,慢着。”

  “还有什么吩咐吗?”被叫住的若炎问道。

  “让我再考虑考虑。”天行苦恼地摇着头。

  “师傅?”若炎疑惑地望着天行,小心翼翼地说道,“再不发兵可就迟了。”

  天行将双手交叉在背后,来来回回地踱着方步,“救?还是不救?”天行的双眼在若炎的脸上游弋着,“救,还是不救?你说?”

  若炎皱了皱眉头,躬身抱拳,并没有开口。这样的问题他怎么回答得了呢?不过,他倒是十分体谅他的师傅所受到的困扰,“下个决定吧,师傅。”若炎好不容易才把话说完。

  天行眼珠儿转了几转,举起了手,好像是想说点什么。但是,接着,伴随着一声轻叹,他又将手放下,依旧交叉在背后,和另一只手一时上一时下地转换着位置。

  若炎的视线一直跟着天行的动作在移动,他本来就不轻松的情绪在他师傅的影响之下变得更加紧张了。

  天行终于伸出右手,慢慢地说道:“这样吧,若炎,你和我,两个人,一起去把达修救出来。”

  “好的。”若炎不假思索,便立刻应承道。

  一旁的东部国王们脸色为之一松,只要不动用到他们的兵力,他们都会赞成。

  “总司令,您可千万要注意安全,我们可都等着您。”耶律齐没有忘记补上这么一句场面话。

  天行没有搭理耶律齐等人,相处这么久,他又怎么会不知道他们内心在打着什么主意呢?他抬步走了出去,忽而,又回头对若炎说了一句:“万一到时达修不愿意后撤,你可以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

  “必要的行动?”若炎迷惑地说道。

  “比如打晕他之后背回来?”

  若炎愣了一愣,望了望天行,随即朗声答道:“是!”

  **************

  城外的战斗已经进入尾声,幻岚部队、神圣十字军的士兵几乎全部都已经英勇牺牲,仅剩的几个也不过是在苦苦支撑。

  密密麻麻、青面獠牙的魔族士兵咆哮着,挥动着手中的长矛,用力地戳在地上,发出一阵阵惊天动地的响声。在战场的中心,人族方面仅仅剩下达修和西格非在苦苦地支撑着。

  此时的西格非,虎口尽裂,鲜血直流,全身几乎找不到一块丝毫无伤的皮肤。他怒吼连连,手中的大砍刀四处乱劈,然而,无济于事,在再一次因为达修的救援而暂时得以保存生命的他终于明白了比特和堪罗正在利用他牵制达修。

  你们这些狗崽子,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西格非发狠地想到,紧接着,只见他连人带刀直向堪罗撞去,俨然是寻死般的做法。不过,堪罗并没有趁机会给他致命一击,正将西格非玩弄于股掌之中的他十分享受这个过程,更何况这是一个向魔族士兵炫耀武力的绝好机会,他又怎么肯轻易让西格非死去呢?

  “想死?没那么容易!”堪罗身体往右飘去,西格非一时失去了平衡,几乎跌了一个狗吃屎。

  “有种就把我杀了!”西格非钢牙咬碎,鲜血自口中流溢而出。他又猛地向堪罗扑了过去。堪罗往上飞起,准备躲过西格非的攻击。但是,出乎堪罗意料的是,一心寻死以免拖累达修的西格非在半途竟然硬生生地止住了自己的脚步,举刀劈向自己的头颅。刹那之后,西格非倒在地上,气息全无,死状之惨烈,世所罕见。

  围观的魔族士兵无不惊叹连连,“勇者也!勇者也!”魔族成员虽然凶残成性,但对于英雄,他们却向来都很尊敬。

  “西格非!”达修惊声嚷道,又“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熟知西格非为人的他,又岂会不知道西格非其实是为了不拖累自己而寻死的呢?正因为如此,达修才会悲痛至极而致急怒攻心。

  “哈,你也等着受死吧!”比特冷冷一笑,加紧了攻势,再次与堪罗联手对付达修。

  达修再一次陷入了困境。现在的他,头发蓬乱,脚步踉跄。他深深明白自己今天凶多吉少,于是打定主意即使战死也要杀一个魔族来垫背。

  堪罗和比特越攻越急。在对付达修的过程中,他们也在趁机卖弄自己的武技,各种各样的奇招、怪招层出不穷。达修虽凭着一股坚强的意志奋力抵抗,但左支右绌、窘态毕现。

  多纳尔策马站在不远处,只要他挥一挥手,再派上一个天使级高手上前,或者自己亲自出手,都可以在瞬间将达修置于死地。不过,已经将对方士兵肃清的他也想趁机看看自己的两个手下到底谁的武技更强一些。而且,这也可以算作是魔族士兵的娱乐节目吧。

  面对两个与自己武技差不多的高手,达修感觉越来越吃力了。想不到我达修最终要死在这里。达修不无悲壮地想到,脑里一幕幕地映现出自己的陈年往事,从年少成名到现在的垂暮之年,其中也包括不言山上的点点滴滴。而当脑袋里浮现出依维斯的脸孔时,达修脸上的怒意蓦地旺盛了起来,他怎么也无法原谅依维斯置阿里亚城于不理的行为。

  “受死吧!人族的老不死。”比特笑眯眯地说道,“你们滞留在阿里亚城根本就是一个错误,可惜,你们至死也没有醒悟。”得意忘形的他说起话来也百无禁忌。

  “即使是死,我们也不会在你们这群渣滓面前后退半步。”达修冷哼道,他至今都不认为自己当初坚持固守阿里亚城是错误的,同时也已经作好随时被杀的准备。

  “达修,我们来了!”正在这个时候,天行和若炎终于从天上飞了过来。沉浸在达修和两位魔族高手对决之中的魔族成员们竟然直到现在才发现场上突然多了两个人。

  天行和若炎一出手便是倾尽全力,而达修也在听到了天行的声音后精神大振。本以为稳操胜券的堪罗和比特大吃一惊,双双后撤。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瞬间便被天行等三人毙于手下。魔族士兵脸上顿现惊惶之色,一时之间,纷纷后退。

  多纳尔闻声之后,情知来者武技高强,立刻飞了过来,不料,还是来不及救援堪罗和比特,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惨死当场,心里懊悔莫及。如果不是贪图一时之乐趣,一开始就对达修痛下杀手,现在的惨剧也就不会上演了。他向四周挥了挥手,包括佛戾在内的五个天使级高手立刻将天行等三人团团围住。

  “一个也不能放走!”多纳尔阴沉着脸,咬牙切齿地说道。

  战斗又重新开始,若炎和达修联手对付五个魔族天使级高手,而多纳尔和天行则以一对一进行厮杀。

  “你们逃不掉的。”多纳尔冷笑连连,他所出的每一招都倾尽全力。

  “天行前辈,若炎,你们趁机快走吧!你们不该来的。”达修高声嚷道,他觉得自己已经害得西格非死于非命,不想又拖累了天行和若炎。

  “但我们已经来了。”若炎微笑着答道。

  挑、刺、压、劈、攻击、抵挡,瞬息之间,双方已经交手十几招。每一招都是快如闪电。周围的魔族士兵只感到剑气如虹,丝丝缕缕将自己的身体割疼,情不自禁又往后退了退。

  天行对多纳尔倒是占了上风,这一方面是因为天行的剑招的确比多纳尔精妙,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上次在魔宫的时候,多纳尔在对付依维斯时受的伤还没有完全痊愈。这使天行有间隙观察周围的环境,他明显地感觉到东面的魔族士兵比较少,如果要逃逸,自然要挑那个方向。同时,他也发现达修和若炎在五个魔族高手的夹击下,完全落于下风,险象环生。

  天行知道,只有自己将多纳尔击败,然后,再去支援达修和若炎,己方三人才有逃脱的可能。不过,如果是凭借招数的交锋,天行十分清楚自己至少要到一千招之后才有可能击伤多纳尔,而要是拖到一千招,恐怕若炎和达修早就被那五个魔族高手杀死了。因此,唯今之计,只有利用多纳尔的功力比自己稍低的优势,用内力对抗内力,将多纳尔震伤甚至杀死,其他计划才有可能得以实行。但是,怎样才能使多纳尔与自己以硬碰硬呢?

  不过,另一方的多纳尔由于剑招上处处落于下风,一出手便多方受制,也让他感觉很难堪。而由于被剑招上的处处受制所迷惑,多纳尔并没有察觉到天行的功力比自己高,而是产生了双方功力不相上下的错觉。

  假如与对方两败俱伤的话,己方还有如此多的士兵,还是可以赢的。多纳尔打着这样的主意。

  天行轻叱一声,长剑挥出之际,一股巨大的力道迅速弹出,而对方也还以同样的一招,两股力道在半空中碰撞。与此同时,双方都欺身向前,死死地纠缠在一起。他们已经开始比拼内力,除非有功力更强者居中化解,否则,他们便只能等到有一方倒下才能结束。

  浓雾在天行和多纳尔的头顶上腾腾升起,豆大的汗水从他们的脸庞上滑落,不到半盏茶的工夫,双方的剑已因内力地迅速注入而变得通红。此时,有几个不知好歹的魔族士兵自作聪明地拿着手中的武器,狠狠地朝天行砍去,结果被天行的护体斗气震飞到三十米开外,当场吐血死亡。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天行、多纳尔的身体都被浓雾遮住了,如果不凑到近旁,根本看不见他们的影踪。天行越来越焦急,每拖延一秒钟,达修和若炎的生命便会多一分危险;冒险硬拼功力的多纳尔终于发觉天行的功力在自己之上,心里也叫苦不迭。

  随着双方发出的功力的增加,周围的浓雾开始转化成氤氲的烟气。决定胜负的时刻到了。天行意念一转,旋即将身体里积聚的能量悉数推出去。此时,多纳尔却由于身上的旧伤而感到后力不继。

  “砰!”一声巨响,只见天行和多纳尔身旁百米之内的魔族士兵全都被震得肝脏俱裂,倒地毙命。

  天行呼出了一口气,不过,当他看到多纳尔也还定定地站在原地,不禁大为诧异,正待继续发招,多纳尔却“扑腾”一下倒在泥尘中,再也没有爬起来。

  天行挥了挥麻木的手臂,正准备杀死多纳尔,然后回身支援若炎和达修。这时,天行听到他无论如何也不想听到的一声惊叫,“达修!小心!”这是若炎的声音,天行大惊之下,放过了多纳尔,飞身赶去达修身边。

  达修已经躺倒在地上,他的咽喉之处赫然有一个明显的伤口,鲜血如同泉水般汩汩溢出,瞳孔也在慢慢扩散。“达修,你不能死!”天行大声嚷道。但是,天行再有本事,又怎么能使一个必死的人活过来呢?达修头一歪,气息已断。曾经显赫一时的普兰斯武者从此一去不复返。

  天行方寸大乱,呆呆地望着达修的尸体,直到若炎因为再也支持不下去,大喊一声:“师傅!”他才回过神来重新战斗。幸亏五个魔族高手也因为多纳尔重伤而心神不定,要不然的话,功力早被消耗得差不多的天行和若炎恐怕也会步入达修的后尘。

  天行在攻出一剑后,用最快的速度抱起达修的尸体,与若炎同时奋力一击,而后飞身远遁。心神已乱的魔族成员忙于照顾多纳尔,并没有追击他们。

第八章 古来征战几人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