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携手危墙

    

  达修和他的幻岚部队、西格非以及神圣十字军全军覆没!噩耗传来,阿里亚城里呈现出一片悲观的景象,绝望的气氛慢慢扩散开来。

  “总司令,现在我们还撤兵吗?”当耶律齐第一眼见到仓皇无比的天行时,他的脸上掠过一丝喜色,不管怎样,他还是为见到天行安然无恙而开心。

  但天行并没有搭理他们,只是和神情呆滞的若炎一起把达修的尸体抱进内室。

  “达修是为了救我而死的,是为我而死的。”安放好达修的尸体后,若炎将头埋在双手之间,喃喃地说道,“当时,他们的剑是向着我而来的,我已避无可避,但达修居然挡在我面前,接着,接着,他就……”

  天行呆望着达修的尸体:出奇平静的遗容,紧闭的双眼。正在考虑着如何向依维斯交代的他又哪里有心情去安慰若炎呢?

  依维斯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呢?他会因此而舍弃东部军队吗?虽然依维斯当初没有遵从达修的意愿派兵对阿里亚城加以援助,而且,达修也曾信誓旦旦地说他已不把依维斯当徒弟了。但是,天行十分清楚,依维斯也好,达修也好,实际上都无法忘记彼此之间的师徒情谊的。

  “达修是为我而死的,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啊?”若炎痛苦的声音又隐约传入天行的耳际,一心为了救达修的若炎实在无法接受最终是达修救了自己一命,并因此而毙命的事实。如果可以选择,他倒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达修死,因为,这是一个无法补偿的大恩啊!

  天行又想到:达修是与我争吵负气而走的,要是依维斯知道了这个事实,他一定会怒不可遏。这个疯狂的少年,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呢?想到这里,天行不禁忧愁满腹。

  唉,当初要是不做这个什么总司令就好了!天行忍不住这样想到。

  不胜其烦的他已经忘记了当初为了当上这个总司令他费了多少功夫,而当得到众人的承认后,他又是如何的满心欣悦。确实,如果可以只享受胜利的果实,而不需要付出达到成功所需要的代价,谁又会不愿意呢?只可惜,得到一些,便要失去一些,有幸福也会有烦恼啊!

  “师傅,你说我该怎么办?”若炎无助地望着天行,眼里布满了因苦恼而生的血丝。

  天行定定地望着若炎,摇了摇头,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

  得不到天行回应的若炎却好像突然之间坚强了起来,他用力地擦了擦眼泪,坚定地对天行说道:“徒弟知道该怎么做了!”然后,徐徐地走了出去。

  天行低头不语,接着,被一个念头所震惊,失声叫道:“若炎,你回来,你想怎么办?你不会是想寻死吧?”

  若炎望着他的师傅摇了摇头,“不是。师傅,哥哥千赫去世前叮嘱我要好好地侍奉您,我答应了,但我一直没有做好,也一直抱愧在心。现在,是我报答您的时候了。”想通了的若炎表情显得十分轻松,“就让徒弟为这件事情负起全责,让徒弟跟依维斯说吧!”

  天行呆了一呆,想到:连若炎也敢于承担责任,自己这个做师傅的却反而总想着逃避,那也太没用了!“这不关你事,是为师的错,应由为师一力承担。”关键时候,天行还是表现出了自己的勇气。

  若炎张了张嘴,但是,天行摆摆手,制止了他,“为师比你更知道应该怎么处理。”若炎实在不想他的师傅受到别人的责难,不过,他又不能违抗天行的命令,只好心事重重地点了点头。

  **********

  “依维斯,你的师傅达修阵亡了。”天行语气显得十分平静,这是他对着镜子训练了几千次之后的成果。“千里传音”的同时,他在猜想着另一方的依维斯会作出什么样的反应。

  对方长久的沉默,使天行觉得世界好像静止了一般,而自己的心也仿佛暂时停止了跳动。屋外是一派金黄的景象,落叶在秋天的微风之中飘动着,天行甚至看见一只蚂蚁在树干上慢慢地攀爬着,它是那样的不胜重负,那样的虚弱。渐渐的,天行觉得自己已经化身为那只蚂蚁了,他感到一种沉重的压力。

  依维斯在想什么?现在的沉默是不是预示着一会过后的爆发?天行心怀忐忑。

  一分钟、一刻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另一方终于传来了依维斯虽然尽力克制但仍然与平时语调迥异的声音,“我想知道我师傅阵亡的经过。”

  天行收回远逸的神思,“是我的错,我对达修说要撤兵,他坚决不同意,结果,我们吵起来了,他一怒之下,率兵直冲魔族阵营,陷入了魔族的包围。后来,‘自由王子’西格非也率兵加入了他们,他也阵亡了。我和若炎几经犹豫后,想赶去救援达修,可惜……可惜达修为了替若炎挡掉致命的一剑……”说到这里,天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这一辈子当中,恐怕就属这次最为坦白了。不过,这却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无法欺瞒依维斯后才做出的选择。

  “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这样。”天行语气沉重地说道,“我和若炎都有错,不过,若炎的错是因我而起,因此,错的根源在我。”

  依维斯惨然一笑,想起当初师傅在不言山时就曾经因为他的老朋友罗撒被抓而失去理智,而这一次虽然过程不同,结局也迥然相异,但反应却跟那一次一样,说起来,师傅有那样的遭遇其实在很早以前就埋下了伏笔吧。

  “没有谁对,没有谁错,我师傅只是选择了一条他自己愿意走的路。”谁又能想象得出在这平淡的语气和对话背后隐含着依维斯多少的悲痛呢?在他的心中,达修早已等同于父亲,而一个儿子可以因为立场的不同而违背父亲的意愿,但当父亲出了事,过去因为观点不同而产生的裂缝便早已被无穷无尽的悲哀笼罩了。

  天行惊异于依维斯看事情的方式,他本已作好了承受依维斯怒火的准备了,没有想到依维斯仅仅是一语带过。

  又是好一会儿的沉默,“天行前辈,你准备什么时候撤兵?”

  依维斯的问话再次出乎天行的意料,“这个嘛……依维斯,我想听听你的意见。”天行十分犹豫,因为达修就是因为撤兵的问题而死,他不知道依维斯现在的态度会不会因此而转变。

  “撤!越快越好!”依维斯没有丝毫的踌躇。如果因为悲痛欲绝而改变自己的正确决定只会导致更大的错误产生,依维斯已经学会了不让感情左右理智。

  “不过,如果我们撤军,魔族追上来,我们的伤亡恐怕会很严重。”天行旧话重提,不过,上一次提出这个意见时,他还没有打定主意撤兵,而现在他却已把撤兵列为头等大事。

  “尽管放心,我会去为你们殿后。”依维斯定定地说道。

  “真的?!”天行又一次被震惊了,心里想:难道是达修的死使依维斯受到很大刺激吗?要知道上一次,他可完全没有过来相助的表示。

  “是的,我上次去魔宫的伤势已经痊愈了。”依维斯淡淡地说道,他没有告诉天行,他的武技又提升到了新的阶段,已经是天神级的最高层,也就是12层了。

  “那真是太好了!阿里亚城的士兵们有救了!”天行的语气之中包含着隐藏不住的喜悦。不过,话一出口,他立刻想到在达修刚刚阵亡的时刻开心有点不合时宜,于是,马上紧紧地闭上嘴巴,恢复一脸的肃穆。

  依维斯的嘴角拉了拉,他想笑,可是,却发觉刚才一直漾在眼眶里的泪水终于不可抑止地流出。他赶紧用衣袖擦掉了眼泪,忍住心中翻腾的感情,说道:“天行前辈,就这样吧!明天见!”

  天行迟疑了一下,说道:“好的,明天见!”

  *********

  师傅死了!依维斯茫茫然地从房间里走出,对周围的一切视而不见。他只觉得达修的脸孔不停地在自己的眼前晃动着,那么亲切那么接近,却又那么遥远。

  人总是会死的,不是吗?然而,依维斯却无法用这个理由来安慰自己,他不禁在心里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早就知道师傅会战死,那么,我会不会还像以前那么坚决地不派兵去支援阿里亚城呢?要是派兵去那里,也许达修就不用战死,但人族肯定会有更大的伤亡,以数以万计甚至是数以百万计的士兵的生命去换达修师傅的生命,这样做可以吗?

  依维斯苦恼地闭上了眼睛。不,不可以,这样做太自私了,即使那个人是自己的师傅。但既然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又为何会感到如此悲伤呢?只是因为死去的那个人是自己的师傅吧!只要是人,总会有感情,总会因为失去了某样重要的东西、某个重要的人而伤心得难以自制。

  依维斯将脸孔深深埋在双手之中,揉了揉,松开了双手,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我已经没有时间可以用来悲伤了,师傅,对不起!我只能对您说对不起!

  “依维斯。”背后传来璐娜的声音,依维斯转身望了过去,只见璐娜满脸的泪痕。

  “璐娜……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璐娜的笑容在泪光之中闪现着,“我来了很久了,只不过你一直都不知道而已。”

  “噢!”依维斯若有所失地点点头,“我师傅……”

  “我知道,我都知道,看到你我就什么都知道了。”璐娜直盯着依维斯的眼睛,说道,“你没事吧?”确实,除了这个噩耗之外,现在又还会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依维斯如此伤心欲绝呢?

  依维斯摇了摇头,“没事了,只是觉得有些难过。”

  璐娜没有说什么,仅仅是拉着衣角,点了点头。

  “璐娜,我明天要离开这里了。”

  “你是想去报仇吗?”璐娜急急地问道,但接着,又摇了摇头,“不是的,你不会是去报仇,战场上发生任何事情都是最正常不过的。”

  “我去做我应该做的事情。”依维斯淡淡地说道。

  “我跟你去。”璐娜知道此刻的依维斯其实比任何时候都需要有个人在身边陪着。

  “好!”依维斯没有推辞,但他却是出于另一番考虑:一旦自己离开卡洛特平原,那么,海罗人就很可能会发动进攻,而魔武他们无暇顾及璐娜,因此,虽然路途奔波会很累,但璐娜留在自己身边却是最安全的。

  璐娜没想到依维斯会答应得这么干脆,“那我马上去准备一下。”

  ************

  “魔武,我马上要离开这里。”依维斯说道。

  “什么?”魔武吃了一惊,“你要离开这里?为什么?”

  依维斯苦笑了一下,“我师傅在与魔族军队交手的时候,不幸身亡了……”

  “啊?”这个消息对一向漠然的魔武显然也有着非同寻常的冲击力,“你想去报仇?我跟你去!”

  “不!你要留在这里。’垦荒军团’就交给你了,你要随时盯住海罗,一旦发生事情就马上通知我。”

  “可是……”

  依维斯打断了魔武的话,“你要留在这里!”

  魔武虽然还想再说点什么,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好,你放心。嗯,你是要去报仇吗?”

  依维斯摇摇头,“不是报仇,去阿里亚城是为了替东部和西部联盟军解围。”

  “你一个人?”魔武一脸的怀疑,“虽然你的武技很厉害,但是,对方可是千军万马,你这样单枪匹马地过去,是不是太冒险了?”

  “我自有分寸。”依维斯拍了拍魔武的肩头,后者却心事重重地望着他,“总之……你也要小心!” 依维斯最后郑重地叮嘱道。

  *********

  “依维斯就要来这里了!”停止了和依维斯的对话后,天行便当着各个东部领袖的面宣布了这个消息。

  “真的?真的吗?”和源第一个跳了起来。

  天行有点不悦,“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那就好了!”和源倒是丝毫也不介意,只要依维斯来了,还有什么不可以解决的呢?

  “想不到我们穷尽东部、西部的兵力还是阻止不了魔族,还是要靠别人的帮忙。”一向嬉皮笑脸的叶天此时却一脸惘然。虽然有活命的机会,然而,如果是靠别人的帮忙,那的确是有失尊严的。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们已经尽力了。”耶律齐说道,“这总比孤立无援来得好,呵呵,终于轻松了,我们有救了!”

  没有人注意到高天佑脸色阴沉。依维斯的到来,使他和魔族之间的计划完全被打乱了,但他却无法反对,目前看来,只能中止那个计划,再静观其变了。不过,高天佑最担忧的是魔族会因为这件事情与自己翻脸,那么以后,他便非但无法完成大业,恐怕就连自身的安全也难以保证。

  “要是魔族的进攻在依维斯到达这里之前就完成了,那怎么办?”高天佑问道。

  “我们又不是纸糊的,他们会进攻,我们也会防御啊!”和源兴高采烈地嚷道。

  叶天望着和源,皱了皱眉头。

  “再厉害也不可能抵挡得住整个魔族军队的进攻。”高天佑反驳道,“敢问天行总司令,依维斯的武技比你的武技如何呢?”

  天行不禁颇感踌躇,高天佑的这个问题简直就是故意刁难。如果天行回答说依维斯的武技比自己高很多,他又觉得会很没面子,但假如说依维斯和自己不相上下或者比自己逊色,那又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况且,盟军又怎会把希望寄托在一个武技比天行还不如的人身上呢?而事实上,天行和依维斯对话的时候,由于听到依维斯要来这里的消息,一时兴奋莫名,倒忘记了问依维斯到底是带多少人来,他仿佛记得依维斯是说明天要来,但现在却又觉得有点模糊,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考虑良久之后,天行答道:“依维斯是世界上最强的人,但这主要不是武技上的问题,他的背后有无数军队,本身就有一种威慑能力,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

  一向热中名利的天行对高天佑说了这番话,使得高天佑再无话可问。

  “总司令,到底依维斯会在什么时候到达?”耶律齐问道。

  天行略一思索,说了一个自认为最满意的答案,“快则明天,要是慢了也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

  “事情有变!”当天夜里,当重伤的多纳尔正不胜疲惫地伏案而眠的时候,副官冲进来对他说道,“总指挥,事情有变,高天佑那边送来消息说依维斯将于近日到达,人族声势大振,如不速攻,恐怕以后更难有所进展。”

  “依维斯?”多纳尔苦恼地睁开眼睛,然后,果断地挥了挥手,“告诉高天佑,我们将以最快的速度发动进攻!叫他不用担忧,只要好好地配合我们就可以了。”

  “遵命!”副官转身欲走,但马上又被多纳尔叫了回来,“同时,勒令所有士兵,做好随时出战的准备!”

  “总指挥,你的身体……”副官忧心忡忡,欲言又止。

  “我还没有病到连指挥一场战争的力气都没有。”多纳尔挺直了身躯,说道,“马上去!”

  “是!”副官匆匆而去。

  “想不到又横生枝节,真是祸不单行啊!”多纳尔微叹着,伤口也在隐隐作疼。如果在没有攻下阿里亚城之前,依维斯便率兵来到这里,那该怎么办呢?高天佑带来的信息语焉不详,多纳尔依常理推论,当然会得出依维斯将带兵来到这里的结论。开战以来,虽然总体上占尽优势,但士兵士气并不是很高,看到对方强援将至,他们会怎么想呢?

  此时,帐篷外,魔族士兵和马嘶声混杂在一起,喧哗不绝,看来,副官已经开始执行多纳尔的命令了。

  就算攻下了阿里亚城,那座城跟一座土丘也没有什么区别,万一依维斯率军反攻,很可能又会落入他们的手中,那不是徒劳无功吗?这样一想,多纳尔的担忧又深了一层。

  风从没有关上的门吹了进来,昏黄的灯光若隐若现地忽闪着,多纳尔用手轻扣着桌面。不管如何,一切照计划进行,而现在,我所要做的便是先把这里发生的和即将发生的一切向圣皇陛下汇报!如此一想,多纳尔反倒变轻松了,于是,他马上动笔给佐拉写信。

  后来,据说佐拉在接到多纳尔这封信后,一时竟然呆住了,良久,才惊惧不已,舌头打结地说出了“依维斯”这三个字。

  *********

  圣历2110年9月23日,被依维斯即将到来的消息吓坏了的魔族军队卷土重来,准备用最快的时间来结束这场战争。

  阿里亚城内顿时又陷入了恐慌,士兵们左冲右撞,纷纷嚷着“魔族又来了”的口号,好不容易在军官的督促下,才垂头丧气地站在自己的岗位上。形势不容乐观,无论是天行还是东部各国的国王都心中有数,窃喜的大概只有高天佑一人吧。

  “为什么魔族前两天刚刚遭受到达修前辈的打击,多纳尔还被天行总司令您打伤了,今天又马上来了呢?”耶律齐对魔族这一次的进攻有点怀疑,“这很不合他们的习惯啊,一般至少也要休战两三天吧!”

  “你是说他们可能收到什么消息了?”叶天盯着耶律齐,问道。

  耶律齐点点头,“除了这个之外,别无其他理由。”

  “魔族反复无常,他们有什么样的举动都不足为奇。”天行却说道,“我们的任务就是支撑到依维斯率兵来到这里,然后,再图计议。”

  “这是最实在的做法。”叶天点了点头。

  魔族军队在一步步地靠近,阿里亚城的士兵此刻已经可以清楚地看见他们的阵形了。他们互相望了望,似乎想记住彼此的面貌。这一次的激斗过后,不知道又会有多少人死在这里,在临死之前,再看一看战友的容貌,在通往死亡的路上也许就不会显得过分孤独吧!

  “多纳尔!”天行望着对方阵中的旗帜,“想不到他还是来了。”他当然知道多纳尔的出现意味着魔族军队这一次是倾尽全军而出。

  “哈哈,他不是在养伤吗?”和源高声嚷道,“多纳尔,你这个缩头乌龟,你不是还要躲起来养伤吗?”

  不过,和源的内力有限,除了身边的几个人外,根本就没有多少人听见他的话,更不用说城下的魔族军队了。他的喊声只惹得他身边的几个人连连皱眉。

  魔族军队行军的脚步声整齐而有力,一声声刺激着阿里亚城士兵们脆弱的神经。

  大概只有1000米了!天行在心里估量着,这场战役看来又是不可避免的了。

  “杀下去吧!给他们来个下马威!”高天佑鼓噪道。他心里正打着与魔族军队联手,前后夹攻联盟军的主意。

  “我赞同!”和源高高举起双手。

  不过,他俩的意见完全得不到天行、耶律齐、叶天的认同,从阿里亚城战争一开始,他们议定的固守计划几乎从来就没有变过,这一次他们同样不会有所改变。

  **********

  依维斯也会鞭长莫及啊!多纳尔得意地干笑了几声,准备下令让士兵发动总攻。不过,这时,他却被从天空中轻飘飘地飞下的两个人震住了,“依维斯?依维斯来了!”他失声叫道。

  多纳尔举起的手缓缓放下,注视着阿里亚城头上的那位来客——在多纳尔眼中,璐娜跟空气没有什么区别,他视而不见。

  看起来,依维斯的武技似乎更上层楼了。想到这里,多纳尔冷汗涔涔。怎么办?要不要继续发动进攻呢?

  副官向多纳尔凑了过来,眼神里充满了疑问,“总指挥,该吹响进攻的号角了!”

  “那人是依维斯!”多纳尔小声地对从未见过依维斯的副官说道,后者终于明白多纳尔为何突然失常了。

  魔族军队刚开始是一片寂静,后来,渐渐有了一阵阵窃窃私语的声音,他们也在疑惑着为何还不发动进攻。

  在城下的魔族军队惶惶不安,并开始为一种奇异而绝望的气氛弥漫着的同时,阿里亚城上的人们却如同看到救星一样,燃起了希望之火,并同时发出了一声声惊天动地的呐喊:“依维斯!依维斯!”

  “依维斯,你终于来了!”天行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

  “天行前辈,您好!”依维斯点点头,而璐娜也随即向天行问候了一句。

  “这就是魔族军队。”在天行看来,依维斯的情绪好像丝毫也未被达修之死所影响,他指着下面密密麻麻的魔族士兵,说道。

  依维斯很不在意地向下面望了一眼,然后,又掉过头来,问道:“我师傅的遗体呢?”

  “停放起来了,你想先去看看吗?”天行问道。

  “不了,还是先解决这里的事情再说吧!”依维斯揉了揉鼻子,满不在乎地望着城下的魔族军队。

  天行迟疑了一下,忍不住问道:“你一个人来?”

  依维斯看了身边的璐娜一眼,“不,两个人!”

  “两个人?”一直默默不语的和源惊叫了一声,“依维斯,虽然我们是亲戚,但我还是要说一句,你该不会以为你们两个人就可以对付整个魔族军队吧?”

  耶律齐等人也相应地表示了自己的失望和怀疑。

  “云梦国没有一个人和我有任何关系!”依维斯打量了和源一眼,冷冷地说道,“魔族军队也没有你想象中那么恐怖。”

  “不管怎样,我们都是亲戚,你无法否定自己的血缘。”和源嘟囔道,不过,他的嘟囔显得很大声,以致周围所有的人都听见了。

  依维斯不屑地笑了笑,在他眼中,和源不过是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罢了。

  “依维斯,你真的有把握吗?”天行迟疑着问道。

  “当然。”依维斯没有半句废话,“我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那……”天行望着依维斯,希望他告知下一步应该怎样做。

  “可以撤兵了!”依维斯的声音以内力送出,使城上城下都听到了。

  “撤兵?”天行把口张得老大。虽然依维斯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顺利撤兵,但天行绝对没有想到依维斯会在这样大敌当前的时候说撤兵,那岂非真的是让对方撵着跑吗?

  “我负责殿后。”依维斯补充道。

  “至少也该打完这一仗吧!”

  “不!现在就撤!”

  “你是在开玩笑吧?”耶律齐忍不住问道,“我们一撤下来,对方就会‘哗啦’一声冲上来,追着我们狂打,到时我们阵形一乱,岂不是兵败如山倒?”

  “假如你们不相信我,那我们就带着我师傅的遗体走。”依维斯说道。

  天行踌躇不已,望着城下的魔族军队,又打量着自己的军队,委实不知道如何是好。假如不听依维斯的话,那他就会走掉,但如果听了他的话,又怕会产生耶律齐所说的那种问题。依维斯武技虽然天下无敌,但能否抵挡得住百万大军却是一个问题。

  但依维斯却是无动于衷,只顾冷冷地望着天空,“没有多少时间了,快下决定吧!”

  “总司令?”耶律齐、叶天等人齐刷刷地望着天行,希望他能给他们一个指示,但是,天行心中的困惑也并不比他们少,又怎么能给他们以指示呢?

  突然,依维斯皱了皱眉头,紧紧地盯着高天佑,“你是谁?”

  高天佑只感觉到头皮一阵发麻,鼓起勇气答道:“柔里国国王!”

  依维斯点了点头,随即,眼中射出一缕寒光,令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后退了几步,“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高天佑颤抖着声音。

  “哈哈哈!”依维斯冷笑几声,“只要与魔族有亲密联系的人脸上都会被一种奇特的气体所笼罩,和英就是这样,现在你告诉我是为什么?”

  高天佑脸色大变,“你……你别血口喷人,我堂堂一国之君怎么会和魔族勾结!”

  “哼!”依维斯冷哼一声,“男子汉大丈夫,敢做还不敢当吗?”

  “哈哈哈!”高天佑狂笑几声,面色惨然,索性豁出去了,“想不到居然给你看出来了,哼!要杀要剐,我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依维斯追问道。

  “看看这些人,蝇营狗苟,胆小如鼠,犹豫不决。”高天佑用轻蔑地眼神望了望周围,“所谓人往高处走,明智如我,当然要和魔族在一起,这样才有前途。”

  “你放屁!”和源第一个表示反对。

  “你以为得到一切之后,他们会放过你吗?”依维斯说道。

  “也许是我不放过他们,谁知道呢?”高天佑哂然道,“男儿志在四方,安肯一世屈居于他者之下?”

  依维斯摇了摇头,高天佑让他想起了以前的佛都,不过,高天佑明显要比佛都极端得多,至少,佛都不会为了一己之功名利禄而与魔族同流合污。

  “但如果人族的领袖是你的话,我倒是可以追随于你,可惜啊!”高天佑一副相识恨晚的表情,“事到如今,你们就杀了我吧!”

  和源第一个冲过去,迅速地抽刀砍下去,没想到在即将碰到高天佑的头颅之际,那刀却一歪。

  “谁?那个浑蛋阻止我?”和源勃然大怒。

  “我!”依维斯嘲弄地望着和源,后者气焰顿消。

  依维斯望着高天佑,叹了一口气,对天行和耶律齐等人说道:“各位,高天佑的去向就由我来决定吧?”

  天行点头答应,耶律齐则不屑地噘了噘嘴巴,“我们东部没有这样的人渣,你想拿他怎样就怎样吧!”在他说话的时候,高天佑一直冷笑不已。

  依维斯对高天佑说道:“你走吧!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什么?你放他走?放这个危害人族的人渣走?他会祸害天下的!”刚才还满口答应的耶律齐等人忍不住嚷道。

  “人各有志,不能相强。”依维斯徐徐说道,“况且,你们觉得他的话有什么不对吗?”

  “反对和破坏人族的安全、繁荣、团结就是不对!”和源说道。

  “你觉得你是在为人族的安全繁荣团结做贡献还是在破坏呢?”依维斯对和源不屑一顾,“假如人类真的团结一致的话,我们根本就不用担心任何外敌的入侵。”

  “你……”和源憋红了脸。

  高天佑脸色忽红忽白,本以为难免一死的他想破了脑袋也料不到会如此峰回路转,绝处逢生。

  “真的让我走?可惜啊,天下之大,竟没有我高天佑容身之处,成王败寇,自古必然,依维斯,你干脆杀了我吧!别留我在这世界上受折磨,我会感激你的!”

  “我不杀你。”依维斯的眼睛冷冷地在周围扫过,“并且,要是谁杀了你,我就杀了谁!”

  “你疯了?”高天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能坚持自己的观点多久罢了。”依维斯说道,“我不认为你是对的,但我也不会说你是错的。你赶快走吧!”

  “哼!你是想让我自行了断吧?我偏偏要坚强地活下去!”高天佑自以为是地冷笑道。

  依维斯笑了笑,一句话也不说,挥挥手,让士兵为高天佑让开了一条路。士兵们犹豫了一阵,对魔族恨之入骨的他们,又怎么能容忍出卖自己的人呢?但是,不情愿归不情愿,他们还是执行了依维斯的命令。

  “哈哈哈!”高天佑表情复杂,大笑而去。谁也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自此之后,也没有人再遇上他,有人说他已自杀身亡,也有人说他找到一个地方隐居了起来,但不管如何,这个人对人族或者魔族来说都已经等于是不存在了。甚至,连曾经的痕迹仿佛也被抹掉了。柔里国随即拥立新的国王,而在柔里国的国史中关于高天佑的一切记录也被删掉了,毕竟,一个国家出现了这种国王,并不是什么光荣的历史。

  *********

  “依维斯,你保重!”天行转身下令道,“我们撤!”耶律齐、叶天等人也立刻命令士兵全线后撤。

  依维斯保持着微笑,眼睛俯视着下面的魔族士兵,身体一动也不动。周围开始被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笼罩着,魔族军队也从欲有所行动到暗自心惊:上面那个少年之强简直让人无法想象。

  白色的长发随风飘扬,看来像是文弱书生般的背影,看在魔族成员的眼中,竟如悬崖峭壁、高山冰雪般孤高、冷冽,望之便心生畏惧。

  几乎所有的魔族成员都听说过依维斯的事迹,只不过,他们本以为魔皇佐拉所公布的依维斯已经被擒而后又被杀的消息是真的。此刻见到,更加难掩他们内心的惊恐:此人莫非是死而复活?传说他年龄虽小,但修为却已达到难以想象的化境,一剑挥出之后,能令方圆十里无一生灵可存,即使是超一流高手在他面前也如同三岁婴孩般束手待毙。

  魔族军队陷入了惊惧当中,他们甚至连蠢蠢欲动、拼死一试的yu望都没有,多纳尔也并没有发布进攻的命令,他们大可以以这个理由而保持静止的姿态。

  “依维斯不是死了吗?”多纳尔的副官忍不住问道。

  “这大概是另一个依维斯吧。”多纳尔脸孔微微一红,幸亏副官只关注着依维斯,并没有注意多纳尔的尴尬神情。

  “不管怎样,依维斯这是对我们魔族的巨大挑衅,我们应该奋勇一战!”副官叫嚣道。

  多纳尔狠狠地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副官虽然桀骜不驯,但还是乖乖地垂下了头。

  城头上,依维斯低声问道:“璐娜,你怕吗?”

  “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什么都不怕!”璐娜甜蜜地一笑。

  他们静静地站在城墙上,手牵着手,身上的衣服随风飘动,猎猎作响。

  “你们不上!我上!”终于,天使级的魔族高手切尔西和朴斯都忍不住了,他们对视了一眼,各自带上身边的亲卫队,冲了过去。多纳尔想出声阻止,但话到嘴边,却还是没有说出口。

  像一阵狂风,卷起了许多灰尘,切尔西、朴斯和他们的近卫队以最快最凶猛的速度往前冲。但依维斯甚至连望也不向他们望上一眼。他们继续往上飞去,感觉自己已然化身为风,只要飞上去就可把藐视一切的依维斯斩之手下。他们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酷而阴险的笑。

  但是,没有一个人看到依维斯的身影动上一动,他的手仍然牵住璐娜的手。他们的身躯依然紧密地依偎着。

  无边无际的剑气似乎从天外而来,所经之处各种各样的武器、暗器落花一般地散落,在半空中“噼啪”作响,星火四起,仿如燃烧的木头,转瞬之间化成碎屑尘埃。跟着便是那些发动攻击的魔族,功力稍低者甚至还没有飞离地面半米,就被化为灰烬,从空中飘然而下。

  多纳尔大惊失色,冷汗涔涔。他并非胆小之徒,但是,在依维斯那种镇定自若的恢弘气势面前,他无法不胆战心惊。换成是自己……多纳尔没有勇气让自己继续设想下去。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即便是把人制造出来的天神,能达到如此境界者恐怕也不多见。至少,多纳尔不曾见过。

  城下的魔族成员们只听到切尔西、朴斯各自惨叫一声,而他们身边的亲卫队连发出叫声的机会也没有,全都尘消烟散,踪迹全无。

  这不是屠杀,这远比屠杀更为吓人,这也许只能说是一种生物学上的转换过程,依维斯轻而易举地就把魔族成员化为微不足道的尘屑。

  魔族士兵一个个心生惧意,肝胆欲裂,忍不住一起往后退缩。

  要知道当武技达到一定程度后,再要取得进展就是难上加难,比如我自己,这么多年以来就一直停滞在大天使级别上,可以说没有任何的进步。但依维斯却好像完全不受限制一样,武技可以无止境地提升。多纳尔脸色苍白地想到。

  依维斯微笑着望着璐娜,而璐娜则好像根本就不知道依维斯刚才做了什么事情一样,也只顾看着他,他们都保持着沉默。

  此时,在依维斯和璐娜的身后,有一双复杂的眼睛正盯着他们,当他看到魔族军队丝毫不敢有所动作的时候,他的嘴角掠过一丝微笑,点了点头,轻叹一声,飘然而去。

  魔族成员们面面相觑,依维斯的从容镇定给他们带来强大的心理压力。此时,多纳尔也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他知道如果命令全部士兵冲上去,一定可以将依维斯杀掉,但是,这又要付出无比巨大的代价,即使不用全军覆没,但至少,也是十去七八;而如果不冲上去,魔族的威风又会尽丧于此,传出去岂不是惹人笑话?最重要的是,无论采取那一种做法,佐拉都不会满意。

  “怎么办?”副官望着多纳尔。

  多纳尔沉重地摇了摇头,掩着嘴巴咳嗽了几声,他也想知道该怎么办!

  一天一夜,依维斯与魔族就这样对峙着,无论是那一方都没有向前或者向后退一步的意思。

  而在这时,人族士兵怀着迫切和欣喜的心情,源源不断地撤出了阿里亚城。当他们看到并没有魔族军队跟随其后的时候,心情更加愉快欢欣了。

  烟尘滚滚,马嘶人叫之声不绝于耳,看着、听着这一切,魔族士兵不禁在内心默默地哀叹着他们最威风的时期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第九章 携手危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