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心怀鬼胎

    

  海罗边境——前进军最重要的军事据点之一,它被依维斯列为西部最危险的地带,由西龙率军掌管。海罗国位于永久中立之地的南部,圣历2109年曾因战败而宣布臣服于前进军,然而,此时,一直隐忍不发的海罗人似乎开始蠢蠢欲动了。

  依维斯也曾提醒西龙注意海罗国的一切行迹,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西龙也兢兢业业,没有片刻的懈怠,然而,此刻的他陷入了丧师之痛,在军务上不可避免地有些松懈。

  “依维斯,你这个浑蛋!你为什么不早点去阿里亚城?那样师傅就不会死了。你这个浑蛋,没有人性,你害死了师傅!我早就告诉你了,师傅会有危险的,你就是不听我的话,哼!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西龙乜斜着眼睛,望着酒杯,咕哝道。

  “师傅,我对不起你。我居然听信了依维斯这个浑蛋的话,以为您不会有事。都怪我,师傅,都怪我没用,您白收了我这个徒弟了。”

  “不要让我再见到你,依维斯,否则,我非杀了你不可!”

  ……

  西龙一边“咕噜咕噜”地猛往喉咙灌酒,一边喃喃地说道,时而激愤,时而哀哀哭泣。沉溺于杯中之物的他早把依维斯的叮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如果达修是因为别的原因逝世,他虽然会非常伤心,但也许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因为,达修的死偏偏与依维斯——他最亲密的师弟、朋友,有着丝丝缕缕的关系。

  西龙也尝试着用各种各样的理由去体谅依维斯,然而,再完美的理由也无法让他原谅依维斯。师傅已经死了,这是事实,而事实是假如依维斯不那么固执,师傅就很可能不会死,也就是说,依维斯看着师傅去死,而狠心地不加以援救。

  西龙越想越愤怒,把酒杯狠狠地摔在地上,酒杯迸裂开来,瓷片四处乱溅。西龙觉得自己的心也快像酒杯一样碎掉了。

  “拿酒杯,快给我拿酒杯上来,人呢?人都死到哪里去了?”

  “西龙大人,您别喝了,您喝得太多了。”白木匆匆地跑了进来,边说边拿走西龙的酒杯。

  但是,后者紧紧地抓住酒杯,一边嘟囔着喝醉酒的人最通用的对白“我没醉,我没醉”,一边挥手推开了白木。

  “海罗人随时有可能发动进攻,西龙大人,您可千万要保持清醒,我们可就指望您了!”白木说着望了望一旁一起走进来的那兰罗,希望他也帮忙劝劝西龙。

  “发动进攻?哈哈,那就太好了!这帮兔崽子要是敢杀过来我一定叫他们尸骨无存。”西龙喷出满嘴的酒气。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们应该小心为是,根据侦察兵反馈回来的消息,最近海罗有异象。”白木苦劝道。

  “是啊!人死不能复生,西龙大人,节哀顺变吧!”那兰罗也开口说道。

  “有就有呗,来了正好,我又不是依维斯那个缩头乌龟!”说完,西龙“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污物,刚好全部落进来不及躲避的白木怀中,“师傅,师傅,您为什么要抛下我啊?”

  白木皱了皱眉头,忍住恶心的感觉,用布在自己身上擦了擦,然后,招呼那兰罗说道:“那兰罗大叔,我们一起将西龙大人扶到床上休息吧。”

  “休什么息?我清醒得很,我还要喝!”忽而,他又高声嚷道:“依维斯,你这个浑蛋!……海罗军队来了倒好,让他们把我也杀了,一了百了,省得看着你心烦。……师傅,就算我打败了海罗军队您也不可能复活啊……”

  西龙的一连串胡言乱语令白木和那兰罗面面相觑。

  “我要喝酒,快给我酒!”西龙又是大嚷一声。

  “好,好,好,您要喝多少就给您多少。”白木边说边和那兰罗一起扶着西龙,将他平放在床上,盖上了被子。

  “我还要喝,还要喝……”西龙口齿不清地嘟哝着,不一会,便沉入了梦乡。

  白木望着酣睡的西龙,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那兰罗大叔,你看西龙大人现在这个样子……唉!这可怎么办啊?”

  那兰罗也是摇头不迭,两人对视了一眼,心中不约而同地浮现出一丝不详的感觉。

  *************

  圣历2110年9月24日,也就是依维斯和璐娜站在阿里亚城城墙上防止魔族军队穷追猛打后撤的人族军队的第二天,海罗国王罗比特认为依维斯去了阿里亚城,造成现在永久中立之地一带形同虚设,后方空虚。于是,与众大臣磋商之后,他决定向前进军宣战。

  “臣民们,我们多年经营的梦想即将要实现了,最好的时机终于来到了!让我们一起为了我们光辉的未来而奋斗吧!”在动员书上,罗比特满怀激情地写道。

  当天夜里,海罗边境。筹谋已久的海罗人突然袭击以西龙为首的驻守在海罗边境的前进军。霎时之间,硝烟四起,前进军刚开始甚至连对方军队来自何处也不知道,而当海罗军队穷追猛打的时候,他们只顾嚷着“这一定是魔族军队”“魔族军队在这里出现了”等等口号,四散而逃。这群在人族军队之中的精良之师,在猝遇强敌的情况下溃不成军。

  此时,从大醉中惊醒过来的西龙虽然迅速地组织反击,但毕竟对方的战斗力更高,而且又是突然袭击,前进军士兵人心惶惶,根本没有斗志。战场上,惨叫之声不绝于耳,受惊的马匹四处乱跑……

  若干年后,居住在这附近的居民们每每回想起在这天夜里发生的这场战斗,仍是不寒而栗。

  根据劫后余生的士兵们的描述,真实战况比一般百姓们所知道的更为残酷。至于残酷到什么地步,他们则不约而同地以“惨不忍睹,不堪回首”作为答词,谢绝作进一步地叙述。约莫估计,那天夜里,前进军有将近30万人丧生。

  *********

  魔武:

  我军遭遇海罗军队突袭,士兵十去六七,伤亡惨重,请求立即支援!

  另:根据估计,对方大约有250万半魔族,他们的战斗力稍逊于魔族士兵,大概一个半魔族的战斗力相当于两个人族士兵。

   西龙

  圣历2110年9月24日

  

  魔武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张字迹潦草的紧急信件,腾出手来揉了揉太阳穴,打了一个呵欠。看来250万这个足以吓倒任何人的数目,根本就刺激不了他的神经。

  而后,他立刻向依然站在阿里亚城城墙上的依维斯进行“千里传音”。

  “依维斯,西龙紧急求救,他的40万大军已经被海罗军队歼灭了30万左右,我该怎么办?”

  “迎头痛击!”依维斯丝毫没有犹豫地答道。

  “噢,对了,海罗军队据说有250万之数,从数目上看,可真够多的,杀起来想必颇费周折。我准备给每一个士兵准备两三把刀,不然的话,到时怕没有刀用。”魔武若无其事地答道,仿佛对方的250万士兵已是他的俎上肉一般。

  “另外,命令屯兵基欧的杰伦也立刻进攻海罗,争取以最快的速度将叛乱镇压下去。”魔武的话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他也不想劝告魔武要谨慎、小心,因为他知道像魔武这种人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以改变的。而且,他也对魔武的最终获胜抱着很大的信心。这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魔武有实战经验,曾经打败了坎亚;二是现在的“垦荒军团”比之当初的黑暗斗士只有更强,不会更弱。

  “好。”魔武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对了,莫问有没有去阿里亚城?”

  “没有啊!他怎么会来这里?”这倒是让依维斯颇为意外。

  “我告诉他你在阿里亚城,可能需要他的帮助,他跟我说会马上去的。”魔武解释道,“这样说来,他没有去?”

  原来,依维斯和璐娜离开卡洛特平原后,魔武一直很担心,所以通过“千里传音”通知莫问,让他去帮依维斯对付魔族。

  “真的没有。”依维斯摇了摇头。

  “但以他的速度现在早就应该到达阿里亚城了!奇怪!难道路上发生什么事了?”魔武诧异道。

  “这我也不知道。”依维斯也是满腹狐疑。

  “总之,先不管他了,事不宜迟,我马上去执行你的命令!”魔武想了想,说道。

  “好。”依维斯点了点头,脸上满是疑惑的神色。

  而见到依维斯流露出困惑的神色,一直在看着他的璐娜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西龙军队被袭击,伤亡惨重,我已让魔武迅速支援。另外,魔武说他让莫问来这里找我们,但直到现在为止我们都还没有见到他。”依维斯说道。

  “莫问会不会在半路上遭遇到魔族的袭击了?”璐娜迎着依维斯的目光,问道,“他该不会出事了吧?”

  依维斯摇了摇头,“凭莫问的武技,即使遭到袭击,也不会有什么大碍。据我所知,魔族没有一个可以称得上是他的对手。”

  璐娜松了一口气,轻抚着胸口,“那我就放心了!”

  “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魔武说的对,再怎么说,莫问都应该到达这里了。难道有什么事情让他耽搁了?”

  “你不是可以用‘千里传音’跟他联系吗?”璐娜想了想,问道。

  “我刚才已经试过了,但根本就得不到回应。”依维斯耸耸肩,“‘千里传音’也不是万能的,需要知道对方的大致位置还有对方愿意回应才可以有效的施行。”

  “噢!”璐娜点了点头。

  其实,莫问早就到达阿里亚城了,那个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依维斯和璐娜携手站立在城墙上的人就是他。看到魔族军队不敢前进半步,莫问知道依维斯现在并不需要自己帮忙,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潜伏在这附近,时刻关注着阿里亚城上下的形势,以便随时加以援助。然而,他又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出现,因为,依维斯和璐娜甜甜蜜蜜的样子会让他很不自然。

  依维斯、璐娜,看到你们现在这个样子,作为朋友,我真替你们高兴!蹲在一角塌倒的城墙附近的莫问默默地想着。不过,虽然他衷心地希望依维斯和璐娜可以得到最大的幸福,但还是忍不住像以前一样对依维斯产生了一丝妒忌,然而,理智又让他觉得这样不妥。在无法解脱的矛盾之中,莫问备受煎熬。

  **********

  魔宫。

  “巍巍城墙,广阔百里,依维斯一人独立,百万大军竟然裹足不前,寸步不敢进!”佐拉虽然怒气冲冲,但神情里同时也有着掩饰不住的无可奈何。

  毕达尔只是摇头不迭。依维斯,光是这个名字就足以让所有的种族、生灵为之颤栗不已,更何况是他呢?

  “你有什么好的提议吗?”佐拉问道,“根据多纳尔的来信,依维斯的武技又大有长进了。即使是我们在受伤之前,十多个联手之后,也只能勉强打败他,现在,照多纳尔的说法,即使我们当时那些成员再次联合在一起也未必会是他的对手。”

  毕达尔神色大变,额头冷汗直冒,“圣皇陛下,微臣也无计可施,请陛下恕罪!”

  多纳尔微微一叹,“依维斯的确是不世之武学奇才,却偏偏与我们为敌,苍天真是太喜欢捉弄我们了。”

  “陛下,依维斯就算是铜做的,也会有疲倦的时候,不如让多纳尔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挥兵而上,杀掉依维斯,再作打算。”毕达尔想了想,建议道。

  “说得倒是轻巧!现在我们兵力不过百万,杀掉依维斯,一定会耗费其中的绝大部分,这样一来,我们也不会再有兵力对付人族士兵了,而且海罗的罗比特很可能会趁乱而起,那势力低微的我们就等于彻底地输掉了这场战争。”佐拉万分苦恼。

  “那依照陛下的意思……”

  佐拉重重地摇了摇头,“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同时,心中又再一次对当时依维斯在魔宫受重伤之后,没有抓到他感到万分后悔和沮丧。

  毕达尔默然不语,站在一旁。

  正在这时,传令官申令走进来禀报:“禀告陛下,海罗国王罗比特的使者求奇求见!”

  “海罗使者?”佐拉略显惊讶,旋即,脸上有喜色掠过,“快快有请!”

  片刻后,身穿魔族传统服装的海罗使者求奇走了进来,跪在地上,高嚷了几声“万岁”,在佐拉让他平身之后,便直起身体,站在一旁。

  “你们海罗国的臣民现在可是越来越像人了。”佐拉启口说道,“看看你的嘴巴,你的眉毛,甚至于你的头发,跟我们在魔宫生活的就大大不同了。”

  求奇心知佐拉话意中含有鄙视的意味,便说道:“陛下过奖了!所谓入乡随俗,我们这是在进化过程中的必然表现。人族并非一切都不好,他们自有他们的好处。”

  佐拉干笑了几声,看来这求奇乃是牙尖嘴利之辈,而自己身为堂堂魔族皇帝,又何必跟他争口头上的输赢。

  “贵上罗比特阁下近况如何呢?”

  听到佐拉称呼自己的国王罗比特为阁下,求奇老大不乐意,说道:“吾皇罗比特龙体安康,一切都好!”

  佐拉微微一笑,“求奇使者今日前来,有什么事情呢?”

  “吾皇命我告知您,我们海罗已经于9月24日向前进军发起进攻,而且,初战大捷,尽歼敌军30万,其余10余万落荒而逃。”求奇说道。

  佐拉暗自吃惊,海罗人攻打前进军,而且还取得了重大胜利,自己竟然连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不过,身为魔族皇帝的他在表面上还是保持着镇定,“这个消息我们已经在今天早上收到了!朕也是满心欢喜啊!等了这么久,你们终于走回正道,和我们一起携手共进了。”

  “陛下的消息可真是灵通至极。”分不清求奇是看破佐拉在说谎而出言讽刺,还是真心这样说。

  “朕的消息再灵通也没有你们的动作快啊!”佐拉若无其事地说道,“客气话就不说了,求奇使者,我们好像还没有说到真正的主题吧?”

  “陛下英明!此次我们海罗之所以发动进攻,一大部分也是您的功劳,要不是您的军队在阿里亚城拖住了以依维斯为首的人族军队,我们也不敢擅自发动进攻。”求奇拱手说道,“而现在,据说依维斯正与贵军相持不下,不知道是不是真有此事。”

  佐拉脸孔微微一红,百万大军被一个依维斯给镇住了,这种事情他实在不想过多谈论,但他还是说道:“没错!依维斯强蛮无比,不可力敌,不过,这跟你的来意有什么联系呢?”

  “当然有关系!”求奇侃侃而谈,“我们海罗希望你们能把依维斯拖住。这样一来,我们的军队解决前进军就会容易多了。而等到把海罗附近的前进军消灭之后,我们就可以集合魔宫高手和海罗高手一起剿灭依维斯!”

  佐拉略一沉吟,“嗯!这个主意听起来倒是不错。”

  “另外,我们陛下的意思是,事成之后,海罗与魔宫平分天下,大家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您看如何呢?”求奇问道。

  “海罗与魔族本来就是密不可分的,朕没有意见。”佐拉想都没想,便答道。

  “那我马上回去将这个消息回报吾皇!”求奇没想到佐拉会答应得这么爽快,喜滋滋地说道。

  ************

  “天助朕也!”求奇走后,佐拉终于露出了笑容,说道,“哈,一向龟龟缩缩的海罗人终于肯挪窝了!依维斯啊,就算你是天神再世,这次恐怕也会分身乏术。”

  “恭喜陛下!”毕达尔鞠躬道。

  “好戏还在后头呢!”佐拉说道,“哼!罗比特这个家伙,在人族潜伏了一万多年,他可真能忍啊!等着看吧!毕达尔,这个老狐狸一定会将人族弄得天翻地覆。”

  毕达尔瞥了瞥佐拉,自从佐拉被依维斯打伤之后,即使是魔族军队连连取得胜利之际,他还没有见过佐拉像现在这样开心,“可是,陛下,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是要跟对方平分天下吗?”

  “总比没有机会平分好!”佐拉说道,心里却打着另外一盘算盘:一旦人族全军覆没,并且消灭了依维斯,己方军队便可以顺便消灭海罗军队,一统天下!

  毕达尔徐徐点了点头,想起佐拉已经有篡位的前科,心中也知道佐拉决不会满足于与罗比特平分天下,“罗比特带着一群人不像人,魔又不像人的东西,又怎么有资格和陛下您平分天下呢?陛下,依微臣看,以后一定要趁机灭了他们。”

  “就算朕不想灭他罗比特,恐怕罗比特也不会善罢甘休啊!”佐拉站起身来,“假如他甘于忍受位卑职微,当初,就不会离开魔宫,另寻发展了。”

  毕达尔连声称是,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要找个理由铲除异己并不会是什么很难做到的事情。

  ************

  而此刻,海罗则举国陷入了狂欢之中,与上一次诈降,宣布战败时悲观、谩骂政府机构的论调相反,海罗的军民们纷纷歌颂海罗国王罗比特的百忍成钢,铺天盖地的报纸都为罗比特写着赞歌。

  “我们的国王可真是千古贤君,万年也难得一遇。作为他的臣民,我们是幸运的一代,因为我们有幸见到了海罗兴起的狂潮,我们有幸置身于这个即将到来的繁华盛世。”

  而海罗军队也一洗以前作战不力、不堪一击的恶名,被冠以“神圣之师”的称号。甚至,还有报纸预测,海罗将会在十天之内尽歼前进军,成为寰宇大陆的新霸主。“等着吧!‘神圣之师’将把胜利的旗帜插满整个大陆,将引导我们走向巅峰,日后,当我们子孙后代回忆起我们的时候,他们将会翘起大拇指,说我们是最光辉的一代!”

  当魔皇佐拉愿意合作的消息传来的时候,那些报纸也适时造势,说这是“未来两大霸主的第一次真正意义的、划时代的合作。”他们的合作将“加速人族的全体灭亡,一个崭新的、光荣的时代即将到来!”有些报纸还提到魔族和海罗人本来就是一家,现在由于共同的利益而走在一起,真是可喜可贺!“一万年的裂缝,终于得到了消弭。”当然,也有些报纸提出质疑,“魔族军队已成强弩之末,现在与人族作战的主要是我方(海罗)军队,我们为什么要与他们合作?为什么要与他们平分天下?这简直就等于是一个富人跟一个穷人的钱加起来然后大家平分一样。”不过,这些质疑很快就被指斥为“浅薄”“无聊”“无知”,罗比特甚至还为此亲自做了批示,“……假如连魔族与我们有着荣辱与共、密切相关的联系都看不到,还做什么记者呢?”

  虽然还没有举行真正的盛大庆祝,但海罗皇宫已是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罗比特也把以前的面纱除了下来,流露出满面的笑容,看来心绪颇佳。

  “陛下真是英明之至,当初要不是您力主等待时机,恐怕,我们现在不可能取得这样的辉煌战绩。”以前极力主张在魔族发动进攻的同时也立刻发动进攻的大臣们纷纷说道。

  罗比特虽然满心欢喜,但也只是轻声说道:“现在高兴为时尚早,我们并没有取得全面性、决定性的胜利。”

  “陛下,我军已突破了对方重点布防于边境的边防军,相信取得全面胜利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依维斯此人诡不可测,魔族当初疯狂进攻阿里亚城之际,又怎会想到依维斯会突然出现在阿里亚城呢?”看着大臣们过分乐观的态度,罗比特有点担忧地说道,“居安而思危,越是顺利便越需小心翼翼。朕希望你们能明白这个道理。”

  大臣们连声称是,但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的他们,在内心里根本就意识不到会有任何潜在的危险。

  “我军正向卡洛特平原方向挺进,如果扫平了卡洛特那些余孽,我们倒是有高兴的理由,而现在,只不过是取得了一个小小的胜利罢了。要知道,魔族军队光在阿里亚城就消灭300多万人族士兵啊!而我们仅仅才歼灭了30来万的前进军。”罗比特看着大臣们忘乎所以的表现,又提醒道。

  “陛下说的是。”大臣们又纷纷应道。实际上,他们在心里却认为打仗根本就不是看数字上的伤亡到底有多少,而是要看“势”。人族的大“势”已去,就连他们最强的军队前进军也已经被打败了,由此推论,人族必然失败、必然灭亡。

  罗比特皱了皱眉头,就连这些本应该保持着理智的海罗精英们也都已经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更何况那些平民百姓呢?这样的情景实在堪虑。古往今来,在即将胜利的时候,突然遭遇到重大失败,乃至于一蹶不振的例子不计其数,而以海罗的境况,大臣们的表现,可以说将会连小小的失败也禁受不住。

  如此一想,罗比特的喜悦之情荡然无存,他实在想不到经历了一万多年的蛰伏,一万多年的苦苦等待、卧薪尝胆,海罗国民还是没有真正成熟起来。但愿海罗能过了这一关,能取得最后胜利。看着大臣们脸上的虚浮骄喜之色,罗比特默默祈祷道。

  退朝之后,怏怏不乐的罗比特漫步到他的皇后娜娜的住处。此时的娜娜正在凝神绣花,罗比特轻声让左右撤下,而后,蹑手蹑脚地走近娜娜的身边,眼里充满脉脉温情。

  娜娜并没有察觉到罗比特的来临,她的指尖如杏仁般的圆润,眼睛则紧紧地盯着布上的花纹。罗比特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不论心情如何恶劣,只要见到娜娜,他的心总会立刻好转起来。

  “陛……下!”娜娜终于瞥见了罗比特,“陛下,您什么时候到的?”她放下针线,整了整衣服,恢复了往常的镇定。

  “刚刚。”罗比特笑着说道。

  娜娜莞尔一笑,“陛下是不是有什么烦恼的事情呢?”她察言观色地问道。

  罗比特愣了一愣,“小事而已,会好起来的。”说完,略一沉吟,他又说道:“其实,天大的事情,只要见到你就什么都好了!”

  娜娜微微一躬,仪态万千地说道:“乌云总会散去,雨过就会天晴,陛下实在无须担忧。”

  “嗯!会好起来的。”罗比特又是一笑。两眼扫视着这间他无比熟悉的房间,窗台上摆着一枝鲜嫩欲滴的花朵,发出淡淡的清香。帘幕轻拢,光线斜斜地照射进来。罗比特忍不住闭上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每一次,只要置身其中,他总会感到莫大的满足和解脱感,不是因为那些花,而是因为娜娜在这里。

  *********

  基欧,杰伦兵营。

  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生息,非但士兵们在精神面貌和实战能力方面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就连国家也被杰伦管理得整整有条。有些基欧国民甚至开始传出这样的话,“早知道如此,一早就应该让杰伦来统治我们了,这个国家给原来的国王弄得七荤八素的。”由此足以证明,杰伦不但是一个卓越的将领,也是一个优秀的经济家。

  在这个时候,杰伦收到了魔武转发的依维斯的命令。踌躇满志、准备立下不朽功勋的他马上命令士兵做好准备,准备即日晚上出发,以最快的速度前去攻打海罗军队。“务必要打出威风,打出成就来,让海罗贱种知道背叛我们的后果将是相当严重的!”在动员大会上,杰伦这样说道。

  “马尼罗,我又要离开这里了,这里就交给你,你可要好好干!”此刻,杰伦正对马尼罗交代应注意的事项。

  “杰伦团长,你放心地走吧!这里一切有我,我一定不辱使命!”也难怪马尼罗自信十足,上一次基欧国内的敌对势力并没有完全消除,他都可以应付,更何况这次基欧已经日渐安定,而且处于稳步发展中了呢?

  “好你个马尼罗,什么‘放心地走吧’,听起来好像是我要去死一样。”杰伦对马尼罗也很放心,开玩笑地说道。

  “属下哪里敢这样想?”马尼罗打了个哈哈,说道,“要是杰伦团长您出了事,我马尼罗恐怕也不会好过。”

  “总之,我率领大军出动之后,你这里就成了我的后方,你可千万不要给我出乱子,要不然你我可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了。”杰伦一脸肃然。

  “是!”马尼罗也立正答道,“杰伦团长,问题真有那么严重吗?要出动这么多的兵马?”

  “废话!海罗这次军事行动是早有预谋的,西龙大人在一夜之间损失了30万大军,把依维斯总统领都惊动了,你说这还不严重吗?弄不好他们还要打过基欧来!”杰伦说道。

  “不会吧?杰伦团长,基欧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战略价值,更没油水可捞,他们打这里还不如去打别的地方。”马尼罗说道。

  “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杰伦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这个部下勤恳、踏实,几乎什么都好,但就是脑筋不太灵活。

  “噢!”马尼罗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不管如何,属下保证基欧绝对不会出事,更不会给杰伦团长你增添麻烦,如果真的出了事,杰伦团长把属下的项上人头拿走就是。”

  “如果是猪骨头,至少还可以炖出一锅老少咸宜的美味而滋补的汤。我要你的人头有什么用?”杰伦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样子。

  马尼罗只是尴尬地笑了笑,事情关系到他的头,他可一点也不觉得杰伦的话很幽默,想了想,他抬头望着他在心里视如兄弟的杰伦,说道:“杰伦团长,您千万要保重!”

  “死不了!我一定把海罗人打得到处找地方躲藏,然后回来继续当你的上司,放心吧!”

  看着杰伦灿烂的笑容,马尼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不是不妙的预感,也不是良好的预感,他只是隐隐觉得,这一次杰伦的经历将与以前那几次大不相同。

第一章 心怀鬼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