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大战峡谷

    

  魔武带领军队从卡洛特平原出发,而卡洛特平原的居民们竟然直到三天后才有所察觉,这一方面表明魔武军队行动的快速和隐秘,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安逸的生活已经使居民们失去了必要的警惕性。

  在魔武出发前,少数种族的首领米尼乌斯、布特长老等曾问他用不用少数种族出兵,当时,魔武说依维斯没有发出这样的命令,让他们老老实实地待在卡洛特平原可以了。布特请求魔武再次向依维斯“千里传音”,询问一下,以策万全,但耐性不佳的魔武只是虚应了一声,并没有把这当一回事。

  “半兽人?矮人?精灵?算了吧,他们连普通人都打不过,还想上战场?那不是送死吗?我才不要他们拖累军队。”当格里高尔询问他的老上司魔武为什么不带上少数种族时,后者带着不屑地答道。

  “然而,海罗军队战斗力和魔族军队相差不了多少,他们有250万半魔族,而我们算上黑暗斗士,也只有区区10万兵力,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呢?”格里高尔不无担忧,“黑暗斗士王,属下建议还是带上他们吧,人多好办事啊!”

  “人多好办事?可惜,他们不是人。难道你忘记黑暗斗士都是以一当五十,而前进军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训练,战斗力也大大地提高了吗?”魔武有点不耐烦地说道。

  “可对方毕竟拥有250万之数啊!”格里高尔拖长语音。

  魔武撇了撇嘴,但并没有感到生气,关于此次作战,如果抱以乐观的态度,以为己方军队一定可以迅速获取全面胜利,一定是脑筋有问题。但是,魔武也并不对战果感到悲观。他的计划是分而击之,利用己方士兵人数少、转移快的特点逐步将对方消灭。

  相对于其他人的悲观,“垦荒军团”的总团长星野倒显得充满乐观和自信,“你们完全不用怀疑我们的战斗力,不要用老眼光来看我们,我们已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了!不相信的话,你们就等着看吧!我们一定能将海罗军队打得毫无还手之力。魔武大人,赶快出发去寻找敌人吧!”

  “不管如何,有信心总是好的。”魔武淡淡而笑。

  “那么,黑暗斗士王,您准备采取什么样的策略呢?”顿了顿,格里高尔横了星野一眼,又问道。

  “策略?”魔武打了一个呵欠,“我觉得现在我们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美美地睡上一觉,然后,再全军开拔。可千万要记住噢,以后可能很少有机会睡觉了。这可是从现在到与对方交战后直至取得最后胜利的最后一场觉了,要好好珍惜!”

  “中间不用睡觉了?”格里高尔圆睁着眼睛。

  “恐怕是想睡也没时间睡啊!”魔武说道。

  “噢!”格里高尔颓然若丧,没有觉睡,那怎么受得了?但想了想,他又问道:“且慢!要是我们失败了,那怎么办?”

  “失败?小失败我试过,大失败我可还没有试过。”魔武依旧笑了笑,“要是实在打不过,那就撤退,然后再聚集兵马继续打,总会有取胜的一天。”

  “怕就怕对方不会给我们喘息的机会。”格里高尔对魔武的战术实在没有什么信心。

  “我们也想闷死对方。”魔武说道,“就看谁的气长了。”

  “毫无疑问,对方有备而来,又声势浩大的,我们落于下风。黑暗斗士王,您要知道我们就算撤退也不能撤得太离谱了,否则对方直捣卡洛特平原,那可就麻烦了!这里可是有几百万居民。”格里高尔顾虑重重。

  “这是不可能的!”魔武有点不耐烦,挥了挥手,把格里高尔和星野都撵出了自己的房间,“好了,好了,五个小时后出发!”

  “黑暗斗士王与过去区别很大。”格里高尔呆呆地站在魔武的房门口,晃头晃脑地说道,“要在过去,一接到命令肯定就马不停蹄地冲过去,哪里还会稍做停留?”

  “那是因为他对我们的实力有充分的自信!”星野挺了挺胸膛,说道,“格里高尔大人,您就等着瞧吧!”

  格里高尔嗤之以鼻,“等你们把战斗力提升到黑暗斗士那样的境界再来吹牛吧!”他这样一说,星野倒是没话了,自己在进步,黑暗斗士也同样在进步,追上他们?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星野也总算明白了,当初,格里高尔为什么会被“垦荒军团”的一个普通士兵暴打一顿,因为,他说话实在是太刺耳了!

  **********

  圣历2110年9月30日。依维斯已经在阿里亚城墙上不吃不睡站立了整整七天了。而璐娜虽然想跟依维斯同甘共苦,一直地站下去,但她早已支持不住,在依维斯强烈的要求下,璐娜已经跑回去吃了十五次的饭了。但当璐娜想让依维斯吃东西的时候,依维斯却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固执,“不吃!我吃东西的那天就是我从这城墙下退下的那一天。”或许,他不过是在考验着自己的忍耐和意志能力吧。

  莫问一直游弋在这附近,内心矛盾重重的他并没有出来见他们。

  而多纳尔则接到了佐拉的命令,佐拉要求多纳尔继续和依维斯相持,不要擅自发动进攻,也不能后退半步,多纳尔大为宽慰,也就安安心心地驻扎在阿里亚城城下。

  当天夜里,在寰宇大陆的另一个方向,海罗军队先锋队的总指挥简特和副总指挥特莱福正在临时会议厅里面议事。他们俩的居处相隔很远,彼此又都互不服气,因此,宁可在这会议厅会面,也不进入到各自的房间里面去。

  海罗先锋队共有150万半魔族士兵,而余下的100万士兵则布置在海罗边境。这几天,他们一路追踪西龙的军队,却怎么也无法确定对方的确切位置。

  “怎么办?我们好像一直在兜圈子,而对方则在一旁偷笑,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嘛?根本就是在贻误战机!”特莱福带着怨气说道。

  “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要不停地转移,让对方也不敢掉以轻心,假如我们一直停留在某个地方,对方也同样稳居原地观望,那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吗?”简特反驳道。

  “对方士兵根本与我方士兵不在同一个档次上,数目上也远远落于下风,肯定不会轻易出现的,但我们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怎么向陛下交代?”特莱福咄咄逼人。一方面是暗示简特这场战争之所以能够获得胜利,完全是因为士兵的战斗力强和数目众多;一方面也向简特施加压力,再不找到敌军,他这个总指挥可就有负众望了。

  “不管如何,我们都要不断地移动阵营,利用自己的转移来迫使对方跟着转移,永远也不让对方停止下来,让他们急急如丧家之犬。”简特说道。

  “那还不如派多些侦察兵侦察一下周围的境况,这样总比我们漫无目的地寻找要好得多,须知道我们是200多万,对方则只有10来万,不断转移的话,我们的消耗可要比对方大得多!”特莱福提议道。

  “办法谁都想得出来,但关键是侦察不到他们。”简特说道。

  “据我所知,前进军还有其他几方面的兵力,比如在基欧的杰伦,卡洛特平原的魔武,而他们原来的总部阿尔斯山也理应留存不少兵力。假如我们再这样徒劳无获,那么对方很可能就会聚集起兵力,反倒对我们形成合围之势。”特莱福分析道。

  “哈哈哈!”简特狂笑不已,“就他们那么点兵力?全部加起来也不会超过六七十万,包围我们?哈,我倒要看看六七十万兵力怎么把我们相当于人族士兵的300万半人魔士兵包围起来。”

  特莱福无言以对。气氛显得有些紧张,两个人陷入了一种无言的敌对状态。这时,侦察营传来一个消息,“在距离这里大约15里处的大峡谷发现对方军队踪迹!”

  “大峡谷?”特莱福微微皱眉,“那可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啊!”

  “不管怎样,挥动全军,把他们砸个稀巴烂!”简特瓮声瓮气地建议。

  “可是,现在可是夜晚,夜黑风高,恐防有诈。”特莱福提醒道。

  “我们可是魔族的半个后代,黑夜作战正是最擅长的,怎么?莫非你想临阵退缩吗?”简特的语气充满了挑衅。

  “我特莱福征战多年,立下赫赫战功,什么时候畏缩过?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特莱福几乎是嚷着说完这句话的,“只不过,我觉得事情绝对不是那么简单,这很可能是对方的诡计,不然的话,为什么我们前几天一直没有发现对方的踪迹,现在对方又突然出现了呢?”

  “前几天是因为时候未到,现在时到花开,活该他们全军覆没。”

  “难道你不觉得我们前面的胜利来得太轻易了,接下来可能会有大麻烦吗?”

  “你这是杞人忧天!”简特言语之中充满了不屑。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作为军队的副总指挥,我要为军队的前途负责。”特莱福也不示弱。

  “那你是说我们会输给对方,输给那些懦弱无用的纯人类?”简特直瞪着特莱福。

  “我只是说对方一定有诡计!”特莱福强调道,“总指挥阁下,你好像曲解了我的意思。”

  “在目前的情况下,即使对方有什么诡计,我们也只能一往既前,从气势上压倒对方,用实力打垮对方,难道你是想叫我按兵不动吗?哼!要知道我才是这军队的总指挥,而你不过是副总指挥罢了!”说着说着,简特颇为激动。

  “但是,我们根本就没有弄清楚到底是不是西龙的残军,更不清楚对方的兵力,贸然出击恐怕不大好吧,总指挥!”说到“总指挥”时,特莱福故意加重了语气。

  听到特莱福语含讽刺,简特更加激动了,“既然还知道叫我总指挥,那就服从我的命令,别再废话了!”

  侦察营又一次报告,“敌军正迅速向我方移动。”

  “对方竟敢如此气势汹汹,那是避无可避了。”简特嘲讽地望着特莱福,“你该不会还想着退避三舍吧?副总指挥阁下。”

  “还是小心为好。”

  “哼!半个小时后,全军拔营迎战!”简特横了特莱福一眼,大声喝令。

  不久,150万半魔族士兵的庞然大军开始了他们的征程。简特和特莱福没有再争吵。简特自豪地看着军队在他的带领下,杀气腾腾地向着敌军前来的方向而去。这真是一副巍然的景象啊!

  特莱福的脸上却略显忧色,他还是坚持认为,应再查清楚然后才发动进攻。

  不过,不管简特和特莱福平时是如何的不和,此刻,在他们心中都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消灭敌军。

  军队就这样蜿蜒前进,20分钟过后,前锋营传来消息,说前方的侦察兵受到了对方袭击,抢救未及,侦察营伤亡惨重。

  “居然让对方占了先机,这些浑蛋,简直欺人太甚。”简特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也非常愤怒,“哼!败军之将就会搞偷袭而已,再过一会,我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特莱福冷眼看着简特,心中浮现出一丝鄙视。如此沉不住气,实在没有什么资质当总指挥。

  “发现敌军!发现敌军!”

  告急号随之吹起,简特神经质地笑了,飞上半空,俯望过去,果然见到对方军队蒙胧的身影在黑暗中缓慢前进,其上隐约有亮光闪现。不过,队形散乱,简直有如一支败军。简特看后信心大增,“弓箭手!准备射击!”他嘶哑着喉咙下令道,“哈哈!让我们把这支军队射成刺猬吧!”

  特莱福又摇了摇头,心里暗叹:海罗之大不幸就是让他当上了总指挥,这简直就是一个爱出风头的小跑龙套。

  对方越来越近,已经快要进入射程之内了,但是,在这个时候,对方却突然销声匿迹了。简特面露失落之色,但一瞬间过后,他又兴高采烈地宣布:“这些懦弱的人类,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对手!来时气势汹汹,现在只能绕道逃跑。”

  海罗士兵哄然大笑,对自身战斗能力的自信和数目上的优势使他们的心态非常放松。

  “此处地势崎岖不平,我建议兵分两路,形成包抄之势,使对方前无进路,后无退路,束手就擒。” 特莱福提出这个建议。

  “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简特一口答应了特莱福的建议。心里想到:分兵?想跟我抢功劳?那你就去吧!等你兜了大圈后回到这里时,我已经战胜对方了,你就带着士兵等着收拾战场吧!

  一番分配过后,特莱福率领50万半魔族士兵抄向对方的后方,而简特则仍然带领着100万主力向敌军藏匿方向推进。

  **********

  终于可以避开那个浑蛋了!特莱福不无欣喜地想到。他的打算是歼灭敌军后,自己的军队便已经到了战争的最前方,而简特却只能尾随其后,接下来,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作为副总指挥的他只要顺势向前推进,直至打到卡洛特平原、打到神圣之城,消灭人族,立下不朽的功勋。

  特莱福一路打着他的如意算盘。迟早,我要把简特拉下马,自己当总指挥,噢,不,他那种材料都能当上总指挥,那我自然更不在话下了,我的目标要树立得更高远一点,那就是进入内阁,成为可以左右国家形势和决策的成员。这个国家已经腐朽得不成样子了,但居于高堂的陛下却由于臣下的欺瞒而有所不知,正需要我这种新生力量将海罗的真实状况禀明他,协助他对海罗进行彻底地改造……

  ********

  “敌人越来越近了,就快进入射程了!”格里高尔附在魔武的耳边,小心翼翼地提醒。

  “我知道。”魔武摆摆手,“士兵们都准备好了没有?”

  “全部都已经拉弓上弦,就等魔武大人您一声令下了。”虽然声音很小,但星野的语气中还是透露出隐藏不住的豪气。

  “噢!”魔武徐徐地点了点头,又打了一个呵欠。

  “黑暗斗士王,可以发动攻击了啊!”格里高尔忍不住催促道,“您该不会又想着要休息吧?”

  “让他们再接近一些,我们兵力过少,要争取一箭射伤甚至射死对方一个,才有取胜的把握。”魔武答道,“我这是战前的预备呵欠,你懂什么?”

  “属下明白了。”格里高尔悻悻地说道,内心也不禁惴惴,曾经跟着魔武东征西讨的他对于魔武的部署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

  魔武若无其事地坐在一块巨石上面,那庸懒的眼神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个家伙还没有完全睡醒,甚至还可能正在做着什么春秋美梦。海罗军队的脚步声阵阵传来,魔武又掩嘴打了一个呵欠。这个令格里高尔十分不满且敢怒不敢言的惯用动作,魔武是在卡洛特平原练兵时形成的。

  “全体士兵起立,发射!”突然,刚才还懒洋洋的魔武突然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高亢的声音连海罗军队的马匹也受惊嘶叫起来,甚至有的马匹把骑在自己身上的士兵掀翻在地,并顺势踩了几踩。

  黑暗之中,那密如暴雨的箭矢,向着半魔族士兵疾射而去,饶是海罗士兵眼力过人,还是分不清楚箭矢的来路,纷纷中箭倒地哀叫。

  海罗军队的最前列受到的攻击尤为猛烈。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便倒下了一大片。第二遭殃的是紧随最前列后面的军队,他们的遭遇也比前面那些士兵好不了多少。“垦荒军团”发出的箭矢势大力沉,几乎每一根都可以导致一个士兵丧失战斗力。

  而在后方的海罗士兵也并不好受,他们非但受到零星箭矢的攻击,还要不停地后退,给从前面后退而来的士兵腾出空间,顿时队伍便乱了起来。

  “不能后退!前进!我们是圣军,不能后退!”简特高声嚷道。

  可是,军心惶乱,一时之间,又怎么可能停下脚步呢?在悲鸣和哀喊之中,队伍继续着混乱不堪的后退。

  “你们这些浑蛋,不能后退,都给我压过去,压过去!”简特拿着马鞭四处抽打着逃跑的士兵,但挨打的士兵们抱着被鞭打的伤口,脚下却跑得比兔子还快。

  “特莱福这个浑蛋,怎么连个影子都没有见到,他们应该从后方冲过来了啊!”简特气急败坏,“不能后退,我们要与特莱福所率领的军队形成夹攻之势。”

  “垦荒军团”终于将所有的箭矢都发射完了,在魔武的指挥之下,他们像猛虎下山般向对方冲了过去。格里高尔圆瞪着眼睛,心脏“怦怦”直跳,终于就要见识到“垦荒军团”的真正实力了。格里高尔担心这支军队不能表现出测试时那样吓人的战斗能力,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测试是测试,实战是实战,这根本就是两回事啊!”

  看着凶神恶煞般的敌军,恐惧第一次真正降临在海罗军的士兵身上。“快!快!全体弓箭手快快发射!射死他们,射,射!”简特大吼连连,“特莱福怎么还没有出现?浑蛋,侦察兵,快给我查查看!

  受惊的海罗士兵心情似乎在这声怒吼之中得到了稳定,尽管大部分士兵手脚都在微微颤抖,但他们还是上了箭,拉好了弓弦,然后,送开手。成千上万支箭矢顿时呈抛物线形状向对方急射而去。

  可惜,他们的箭矢虽然多不胜数,声势也很浩大,但却没有产生良好的效果。几乎所有的箭矢都在狂冲而来的“垦荒军团”士兵面前被盾牌或者别的武器挡开。

  简特大惊失色,“这是什么地方来的军队?人类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军队?虽然黑暗斗士具备这样的战斗力,但是,根据消息,黑暗斗士在数量上并没有如此之多啊!

  海罗军在峡谷狭窄的过道中杂乱无章地前进、后退,士兵们根本无所适从。而此时,魔武麾下的“垦荒军团”已经杀到他们眼前了!

  ************

  “黑暗斗士王!我们的士兵太恐怖了!”格里高尔看着“垦荒军团”士兵杀人如同砍瓜一样,忍不住颤抖着声音,说道,“早知道如此,我们根本就不用射什么箭,更无须埋伏在这里,直截了当跟他们面对面地战斗就可以了。”

  “毕竟对方数目众多!”话虽如此,虽然事先也知道“垦荒军团”拥有非凡的战斗能力,但是,一到了实战,魔武眼中还是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情。这哪里还是前进军啊!这根本就是一群变种的黑暗斗士!魔武现在终于明白当初依维斯在测试完毕之后,为什么会感叹地说:宁愿他们是一群婴儿,而不是一群杀人的利器了。

  “海罗军队正不战而退,我们的胜利就在眼前了!”星野踌躇满志地说道。

  星野充满乐观的话,让魔武脸上泛出一丝微笑。从目前看来,情况的确如此,即使是“垦荒军团”战斗力只能维持他们刚刚到卡洛特平原的水平,对付这群受地形限制,急急如丧家之犬的海罗军队也应该绰绰有余。

  “看情形,我们的‘垦荒军团’在正常的情况下至少也能以一敌五十!”星野眨着眼睛,说道。

  在星野的提醒下,正盘算着在这里打了胜仗之后,接下来应该怎么办的魔武才真正注意“垦荒军团”还有黑暗斗士的具体战斗力。仔细计算之下,魔武忍不住又大吃一惊:依维斯,你这个家伙,你究竟使了什么魔术?现在的“垦荒军团”的战斗力至少与过去的黑暗斗士持平,而被认为战斗力已经提升到极限的黑暗斗士则最少能够以一敌两百,这比青华前辈一手培养出来的‘幻岚部队’还要厉害啊!依维斯,你不可思议了!

  “黑暗斗士王,您怎么了?在想什么呢?”格里高尔非常留意魔武的反应。

  “照这样发展下去,海罗军队恐怕要蒙受极大损失。”魔武莫名其妙地叹了一口气,而格里高尔把这解释成造作的骄傲。

  “看来,我们可以提前结束这场战争了!”星野不甘寂寞。

  “如果这样持续下去,对我们来说当然是最好了,海罗军队根本就没有反击的机会,而由于进入了峡谷,他们可谓是步步受制,甚至就连后退也成问题。”魔武意兴渐浓,基本上没有什么战术素养的他,在没有开战之前为自己不能像过去带领黑暗斗士一样强攻猛打,而要想方设法地袭击敌人感到很不耐烦,而现在看来,他比过去更有可能采取被人称之为“匹夫之勇”然而却极度有震撼能力的打法。

  “这群蠢猪,真的连后撤都没有学会!”看着海罗军队你推我挤,刚才还有点担心的格里高尔兴高采烈地嚷道。

  “这叫败走,不叫后撤!”星野纠正了格里高尔的说法。

  “那有什么区别呢?”格里高尔不服气地嘟囔了一句。

  对于格里高尔的无知,星野只是不屑地笑了一笑。

  “不管如何,都是一种战场上的运动形式。”格里高尔又尴尬地说道。

  “浅显地说,后撤可以是战略性的,为了取胜或者避免更大伤亡而进行的一种秩序井然、事先有所预谋的撤退。而败走却不可能是事先计划好的,而且败走时士兵也不会保持什么秩序。”

  “那么,对方现在是否可能是战略性的后撤呢?”格里高尔问道。

  星野嗤笑之情溢于言表,“除非对方有上千万大军,否则,绝对不可能指挥着上百万大军来到这个峡谷,几乎还没有进行任何战斗就溃退。”

  “那你是说对方的确是输了?”

  星野耸了耸肩膀,鄙夷地说道:“那还用说吗?”

第二章 大战峡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