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向导?误导?

    

  圣历2110年10月2日,依维斯在阿里亚城城墙上站立的第九天,战斗演变到现在似乎变成了比拼站立的比赛。城上是依维斯,城下是一片森然的魔族军队,真可谓是世界奇观!

  黑色的眼眸闪动着慑人的光彩,面对着他的时候,一股颤栗的波动透入每一个观者的内心。不管魔族士兵是如何对白衣少年又怕又恨,他们都不得不承认这个人天生有一种特殊的气质。白色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显得那么合适,恰到好处地衬托着他那稀世的漂亮容貌。

  在这九天中,依维斯不吃不睡,只是悄然而立;魔族士兵则早已东倒西歪,四处乱躺了。刚开始多纳尔三令五申,禁止士兵做出这样影响军容的事情,但到了后来,连身负重伤的他也觉得周身乏力,索性找来一张床,有气无力地躺在上面观望着。

  “圣皇陛下有没有什么新的命令?”多纳尔问道。

  “暂时没有。”

  “海罗战况如何?是不是把前进军都消灭了?”

  “据说海罗遭受出军之后的第一次失败,致命的失败!”

  多纳尔的嘴角隐约折射出一丝笑意,海罗输了对魔族来说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对于多纳尔来说却有一定的好处。假如海罗赢了,那岂非证明自己太没用,攻了这么久也没有将阿里亚城攻下来?

  “我们非得一直这样捱下去吗?”

  “那你还想怎么样?这是圣皇的命令!”多纳尔义正词严。

  这可不是什么值得为之光荣的事情。副官欲言又止。所谓的魔族,当年连神族都不怕,都敢与之战斗,但是,现在却面对依维斯这个弱冠少年不敢跨越,这除了称之为胆小、怯懦,还能有什么别的解释吗?

  事实上,抱有这种想法的并不止副官一个,几乎所有的魔族成员都在怀念马拉维时代——那个敢于挑战最高权威神族,并最终消灭神族的光辉时代。在当时,他们以为那仅仅是光荣的开始,但现在看来,那似乎已经是光芒四射的顶峰了,从那以后,魔族便一步步地走向低谷。

  魔族等了不知道多少个世纪才终结了神族,现在,本来对人族不屑一顾的他们对消灭人族已渐渐失去信心。

  “消灭人族,我们又需要多长的时间?难道,无穷无尽的黑暗就是我们的命运吗?”魔族内部不停发出类似如此的疑问。而魔族高层们对此无法自圆其说,他们所说的“等待,等待,再等待”已经逐渐把他们的信心给磨光了。

  *********

  “依维斯,你真的一点也不吃吗?”璐娜怜惜地看着依维斯微陷的眼窝,后者抿紧嘴唇,摇了摇头。

  “难道非要等到所有人族军队撤走之后,你才肯吃吗?你这样坚持有什么意义?”璐娜问道。

  依维斯露齿一笑,“不一定要有意义才坚持。”

  “是因为达修前辈吗?”璐娜低着头,小声地问道。

  依维斯苦笑了一声,并没有说话。或许,他只是想让自己麻木罢了。

  “那你等等。”说完,璐娜转身离开了。

  十五分钟后,璐娜清秀的身影再次跃现在依维斯的眼前,“师傅!”依维斯望着璐娜肩膀上的水晶棺材,失声叫道。

  璐娜的身体在棺材的重压下显得不胜娇弱,让依维斯莫名地担心起来:那棺材会不会把璐娜压扁?因为,璐娜实在是太纤弱了。

  然而,依维斯又不便走开,因为一旦他离开城墙,魔族士兵们很可能会蜂拥而上,冲进阿里亚城,紧追后撤中的人族军队。

  “依维斯,我把达修前辈带来了!”璐娜费力地将棺材放在依维斯的面前,并尽可能不让它受到损伤。

  依维斯感激地望着璐娜,天行撤军之时,整个军队的人都没有想到要这样做,但是,璐娜却想到了。

  “谢谢你!”

  璐娜莞尔一笑,没有答话。

  “师傅!”虽然明明知道达修不可能会答应,依维斯却还是忍不住唤道,“我对不起您!”他对着棺材弯了弯腰,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说,但口中却一句也说不出来。他想对达修解释自己为什么坚决不派兵到这里来,他想跪下去请求达修的原谅,但是,他却又知道无论怎样解释达修都不会原谅自己,假如有办法救活达修,无疑,依维斯可以为之付出性命。

  “师傅是一个温和的人,而一个温和的人一旦抱定了某个念头,会比任何人都执著。”依维斯谓然叹道,“我想,他至死也不会原谅我这个不肖徒弟吧!我也不值得他原谅啊!”

  “你没有做错。”璐娜说道,“达修前辈泉下有知,一定会理解的,他是一个可亲可敬的长者,又怎么会怪你呢?”

  依维斯无奈地摇了摇头,“也许我没有做错,但是,在对待师傅的问题上,我的确是大错特错,我欠他的实在太多。”

  “你又何苦为难自己?把自己逼入绝路呢?”璐娜无限疼惜地说道。在她眼中,依维斯有时如同一个孩子,有时又像是个不会为任何事情而改变,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大男人。甚至,她偶尔能隐隐地察觉到依维斯的内心一直很绝望,那是一种彻骨的绝望,令她不知如何安慰他。她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依维斯,但她知道每一个依维斯都是自己的最爱。

  依维斯掠了掠满头的银发,微微叹息。小时候,依维斯从未想过有一天师傅会离他而去,会死,但现在,他明白自己除了承受之外,别无他法。站在城墙上的九天中,他无时无刻不在克制自己的思念之情,因为,沉浸于思念的苦痛中实在是种无益的情绪。然而,当他强迫自己不去想的时候,实际上他已经在想了吧!

  “你怎么了?”

  依维斯扭过头,“没什么。”

  璐娜并不想揭穿他,她知道如果问依维斯为什么流泪,他一定会说是沙进了眼睛,或者干脆是睡眠不足。

  “不知道西龙他们现在怎么样了。西龙那么聪明,不会有事吧?”

  依维斯心知璐娜是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以免一味地沉浸于丧师之痛。

  “西龙没事的,遭殃的将是海罗军队。”依维斯对“垦荒军团”信心十足,他并不知道此刻魔武正在为找不到确切位置而烦心不已。

  “死者已矣!依维斯,你不要如此忧愁,好吗?”璐娜的思维混乱不堪,说出来的话前一句跟后一句基本上没有什么逻辑关系。

  “我不是忧愁。”依维斯悠然说道。

  “只是哀痛,对吗?”

  依维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

  海罗皇宫。

  “依维斯的确非同小可,只身独立城墙,连续十天,不眠不休,百万魔族士兵陈列城下,竟半步不敢前进!有这样的人在,我们成功的时日简直是遥遥无期。”海罗国王罗比特虽然没有在公众场合说过这样的话,却不止一次地向他的皇后娜娜这样感叹。

  这时,前线传来了百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的消息,罗比特大惊失色。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趋炎附势的舆论界的言论又开始对他不利了,说他贪功好进,为了一己之私而让百万士兵赴难等等,总之,诋毁他的话,应有尽有。这让罗比特大发光火,怒不可遏,如果不是娜娜用一番“水能覆舟,亦能载舟”“失败乃成功之母”的话好言劝慰,恐怕,散播对罗比特不利言论者一个个此刻都已身首异地了吧。

  “陛下,我们该怎么办?250万大军,在几天之间竟然损失了五分之二!如此重大的伤亡,自建国以来,闻所未闻,见过未见。”原先那些以为人族不堪一击,抱着必胜决心的大臣此刻似乎想把罪责全推给罗比特。

  “打仗,总是有输有赢,若连这点波折都经受不了,那就不要出来见光,回到地府去。哼!朕早就告诉你们,要胜不骄,败不馁,可你们就是不听!”罗比特恨恨地说道。

  “也许,我们本来就不该发动这场战争!”

  “但我们已经发动了。”罗比特直盯着发问的大臣,“世界上有后悔药这种东西吗?”

  “以我们的国力,丰裕有余,又何必搅这趟浑水呢?”大臣吞吞吐吐地说道,“彼此相安无事岂不是更好吗?”

  “在胜利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这么说?”罗比特质问道。

  “我们用钱来养着军队,取胜难道不是应该的吗?”大臣们振振有词。

  “兵无长胜,假如连承受失败的勇气和胸襟都没有,那你最好找个洞藏起来,慢慢欣赏你的金银财宝吧!”罗比特讽刺着说道。

  “陛下,怎么能这样说话呢?我们海罗是一个民主、公平的国家,任何人都有权利参政,并发表自己的意见。”大臣们气焰嚣张,“莫非陛下想否认我们这个权利吗?”

  “难道朕作为一国之君,连作一个决定都要请示你们吗?”罗比特怒形于色,“难道称霸寰宇大陆不是我们多年以来共同的愿望吗?我们的奋斗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区区钱财吗?你们当初的雄心哪里去了?”

  “我们只是提出自己的意见罢了……”大臣们嗫嗫嚅嚅,仍不肯认错。

  谈话继续针锋相对地进行着,虽然有一部分大臣坚决拥护罗比特,不过,相比于大多数质问罗比特的大臣们,他们无疑是位卑言轻的一群。

  这些孽臣一向以自己是元老自命,颐指气使,一点也不把我这个国王放在眼里,哼!有朝一日,我一定将他们统统绳之以法。我要证明他们是错的!目前只是小小的挫折罢了,已经等了一万多年了,我绝对不能轻易认输!

  退朝后的罗比特发狠地想到。他立刻着手发布命令,让前线军队全力以赴、不惜任何代价,歼灭敌军。“要是灭不了他们,提着头来见朕!”在给特莱福的圣旨上,罗比特这样写道。

  ********

  “你说不用几个时辰所有分队就可以回到原点的,怎么等了大半天由星野率领的那支分队还没有回来呢?”魔武问道。

  “大概是他们在路上耽搁了吧,又或者是没有找到向导。”格里高尔解释道。

  “就算如此也应该回来了。”魔武看着其他七支分队找来的几百个呆立一旁,噤若寒蝉的向导,心头浮现出一丝混乱和不耐烦。

  格里高尔低头不语,有些后悔自己强出头,提出这个找向导的建议,同时也有点担心,会不会是星野那支部队遭遇到什么伏击呢?

  “他们来了!”正在这时,侦察兵传来消息,“大约还有半个小时的行程!”

  “我早说过他们不会有事的。”格里高尔兴高采烈地嚷道,但是,魔武只是冷冷地朝他一瞥,丝毫没有流露出喜悦的神情,他似乎意识到自己这次是做了一个糊涂透顶、荒谬绝伦的决定。

  如侦察兵所说,半个小时后,星野趾高气扬地带领着他的部队走过来,“我找到了一千多个可能可以作为向导的人。”

  “要这么多来干什么?”魔武摇了摇头,“你为什么去了那么久?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

  星野慌忙收起喜不自禁的表情,“属下只是想着尽量多找一些人,选择的余地也大一点。”

  “选择余地?你们又怎么知道哪个可以做向导哪个不可以?”魔武神色冷峻,只想马上赶去救援西龙的他,因为向导问题拖延了不少的时间,导致现在有些心浮气躁。

  “试一下就知道了。”

  “怎么试?”

  “我们用我们走过的路来考他们,如果答不对那肯定是劣等的向导,而说得越具体越准确的将作为我们此行的向导。”格里高尔答道。

  “那还不赶快去挑?”魔武不耐烦地说道。

  “遵命!”格里高尔答道。

  紧接着,根据格里高尔的测试方法,折腾了大半天后,他最后从将近2000人中甄选出了10个向导,带到魔武面前。

  “黑暗斗士王,人都在这里了。”

  “一共10个?”魔武不解地问道,“要是10个人说10种不同的方向,那我们怎么办?”

  “这10个是精英之中的精英,应由您来挑选。”

  “我?”魔武流露出迷惑的神色,“那好吧!”说着,魔武闭上了眼睛,伸手随便一点,然后睁开眼,正好指着一个胖子。

  那胖子脸孔生得红扑扑的,身材活像一个大番薯,“长官,是我吗?”他疑惑地问。

  “没错。”魔武对自己胡乱点出来的人感到很满意。

  “小的愿意为贵军竭尽全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胖子一说起话来就没完没了,丝毫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

  “你对这附近,特别是海罗的地形熟悉吗?”魔武问道。

  “当然,小的是商贩,并非海罗人,但与海罗人有生意上的来往,经常在这附近来往,你们找到我,算是找到人了。”胖子笑容满面,连连打躬,说道。

  “好!那你就是我军的向导了。”

  格里高尔望了望其余被抓的人,问道:“黑暗斗士王,那其余这些人怎么处置呢?”

  “放了他们。”魔武没有丝毫的犹豫。

  “这……恐怕不妥吧!”格里高尔说道。

  “为何不妥?”

  “一旦我们放走了他们,他们就会四处散布消息,说我们在这附近,那敌军就会知道我们的行踪,而且,他们可以为我们带路,同样也可以给敌军带路。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是很危险?”格里高尔皱着眉头,俨然一副军事专家的模样。

  “行军打仗天天在刀口上过活,还有不危险的吗?”星野插嘴道。

  “但这个危险是我们本可以避免的,所谓防患于未然,无毒不丈夫……”格里高尔一叠声地说道。

  但魔武打断了他,“废话少说,你到底想怎么办?”

  格里高尔目光肃然,做了一个下砍的姿势,“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星野惊叫一声,想不到格里高尔貌不惊人,手段却如此严酷。

  “依维斯恐怕不会同意这样做!”魔武倒不是不同意,而是觉得这样做会惹依维斯生气。

  “我们一定要杀掉他们!否则后患无穷。”格里高尔叫嚣道,“黑暗斗士王,何去何从,您来决定吧!”

  魔武陷入两难之中,格里高尔的话虽然有点危言耸听,但并非全无道理。不过,他却又怕依维斯不满。

  “怎么样?杀了他们吧!”格里高尔怂恿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杀就杀吧!”依维斯如果追问起来,再说吧。魔武边想边说道:“只要有利于疾速行军就可以。”

  格里高尔马上命令士兵实行了这个命令,霎时之间,这群所谓的向导甚至连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便统统被处死了。在这其中,有些人的确是海罗人,而且也对前进军深恶痛绝,但是,绝大部分人却是无辜的。

  那胖子看得胆战心惊,两条腿不停地发抖,嘴上满堆着虚假、勉强的笑容。

  “放心!只要你将我们带到目的地,也就是我们西龙大人的驻地辛辛提拿,我们非但不会杀你,还会重重有赏!”格里高尔拍了拍那胖子的肩膀,说道。

  “多,多谢!”胖子结结巴巴,在这种情况下,有那几个人能保持镇定呢?而格里高尔说的话,又叫他如何相信?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格里高尔和善地一笑,联想起刚才他那样对待那群无辜的人,更加令人颤栗不已。

  “巴,巴尔提。”胖子面如土色。

  “巴尔提,嗯!你可真是福大命大,好样的!”格里高尔说道,“你是个结巴?”

  “不,不是。”巴尔提唯唯诺诺,“只是紧张而已。”

  “不用紧张,我们是仁义之师,正义之师,跟着我们有什么好紧张的呢?”刚刚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转眼就说自己是仁义、正义,鬼才相信呢!

  “好的。”巴尔提似乎有点站立不稳。

  星野却觉得这个巴尔提似乎有些问题,于是悄悄地对魔武说:“我总觉得巴尔提怪怪的,很不对劲!”

  “行了,你不就是妒忌巴尔提不是来自你挑选的那些向导,而是我挑选出来的吗?”格里高尔反驳道。

  星野哪里按捺得住,反唇相讥道:“我星野岂是那种心胸狭隘之人?我看是有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

  格里高尔还想说点什么,但是,魔武不耐烦地打断了他们,“都什么时候了,还吵什么吵?马上出发!你们要是有力气就留在战场上杀敌。再吵下去,我把你们一刀砍了。”

  ********

  军队在巴尔提的带领下,穿过了无数条复杂的道路,这些道路大多又滑又小,士兵们身穿铁甲,行动自是有所不便,而且,不时地发生马匹打滑的事情。

  看着前方蜿蜒曲折的小路,高高矗立的山峰,魔武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勒马望了一会,叫住了向导巴尔提。

  “这是通往何处的路?怎么走到这里来了?”

  “辛辛提拿啊!长官!”巴尔提眯着眼睛,答道。

  “怎么会如此难走?西龙怎么可能率军走这样的道路?”

  “长官,您不是说要尽快到达那里吗?这是捷径啊!”巴尔提一脸的无辜。

  “捷径?”魔武迷惑了,他只是隐隐觉得不对,却不知道到底是那里不对。

  “是的!”巴尔提一口咬定。

  “黑暗斗士王,也许,西龙大人逃亡会走这条路呢,因为走这样的路才不会给别人追。”巴尔提是格里高尔选出来的,他当然护着他。

  “嗯。”魔武点了点头,“那赶快走吧!”

  巴尔提愣了愣,似乎没有打算再走下去。格里高尔推了他一把,“还不快走!等着被杀啊?”他这才又老老实实地往前走。

  军队在渺无人烟的道路上行进着,一天一夜很快就过去了,也不知道兜了多少个圈。期间魔武越来越着急,好几次几乎想勒马回头,但在格里高尔的劝说下,还是继续跟着巴尔提走下去。

  终于,魔武忍无可忍之下,又再次质问巴尔提,“即使是去海罗现在也应该早就到了!”

  “可是你们不是去海罗,而是去辛辛提拿。”巴尔提振振有词。

  “我看他在耍我们,魔武大人,我们上当了!”星野插嘴道。

  “不会,巴尔提不会骗我们的。”格里高尔又转头看向巴尔提,“你是不是记错了路径?”

  “没有,这条路我不知道走了多少次了,绝对不会走错!”巴尔提坚定地摇了摇头,一口咬定自己是对的。

  “没有走错?”魔武突然腾空而起,在半空中向四周望了望,目光所及尽是悬崖峭壁,看不出任何有人烟出没的迹象。魔武眉头紧锁,在落地之时,突然瞥见巴尔提眼际浮现出一丝似有似无的笑容。魔武突然灵光一现,似乎察觉到点什么。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魔武一把抓住了巴尔提的胸膛,愤怒地质问道。

  巴尔提脸色一变,还想争辩,但随之,他看着魔武的眼神,知道自己的企图暴露了,便冷冷地笑了笑,“我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你为什么要误导我们?”魔武怒道。

  “就算我不是海罗人,见到你们手段那样残酷,也一定会将你们带入万劫不复之地,更何况我是一个纯正的海罗人呢?”巴尔提直视着魔武的眼睛,说道。

  “那就让我成全你吧!”魔武愤怒至极,一掌拍了过去,只听“呃”的一声,巴尔提立时化为一堆烂泥。

  而推荐巴尔提的格里高尔则呆若木鸡,平时巧舌如簧的他,此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实在不知道如何为自己辩解。末了,十分清楚魔武的脾气的他,衡量再三,还是觉得保持沉默最好。

  “格里高尔,都是你干的好事!”魔武怒形于色,恐怖至极。星野本想说些“我早就知道这巴尔提不是个好人”之类的话,但是,见到这种情景,吓得把话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找大路,不管如何,先向海罗方向前进!”魔武下令道。他此刻的设想是即使不能找到西龙军队的踪迹,只要能把海罗攻得无路可退,那么,西龙自然也可以突围。

  ********

  “副总指挥,前方发现对方驻扎过的阵地!”士兵向特莱福报告道,后者马上命令士兵带路,紧随其后,打算去看个究竟。

  来到士兵发现的地点后,特莱福看着满地都是些用来煮东西的小土灶,凝神想了一会,便命令士兵们计算这些小土灶的数目。一会过后,士兵报告说一共有两万多个。

  “真的是两万多个?没有算错?”特莱福诧异地问道。

  “是的!要是错了,副总指挥您尽管砍我的头。”

  “以一个灶给四人用来计算,对方的人数确实只有8万到10万人,难道对方真是如此恐怖?”特莱福想起被处死的小队长的话,连连蹙眉。假如真的是这样,那么,对方的战斗力的确是极端惊人,不然的话,简特的百万大军也不会被他们消灭了。

第四章 向导?误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