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圣历2110年10月5日,魔武终于率领军队从重重山谷中绕了出来,因为受骗而愤怒到了极点的他没有一刻的停顿,下令直扑海罗边境,打得海罗军队闻风丧胆,一碰即溃。到10月6日,两天之间,魔武军队乘胜追击,以摧枯拉朽之势连破海罗10道防线,速度之惊人,效率之高,令人砸舌。不过,由于攻势过猛,“垦荒军团”自身也损失非轻,到现在为止,加上黑暗斗士,人数仅剩下7.5万余人。

  消息传出,海罗举国震惊,埋怨之声日益严重,罗比特更是坐立不安,连连签发军令,重赏、重罚。然而,失败的消息仍然不断传来,海罗国国民已经开始纷纷向外国潜逃了。

  这时的魔武依然没有听到任何关于西龙的消息,西龙和他所率领的军队仿佛石沉大海一样,毫无踪迹可寻。而对于魔武来说,假如救不了西龙,那么,战场上所谓的胜利根本就不值得庆祝,因此他总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

  与此同时,从海罗另一侧进攻的杰伦也是连奏凯歌,他所面对的是海罗国的纯种人族士兵,那些士兵可说是不堪一击。之后,海罗南部的军团人族部队知道了海罗王族是半魔族,因此纷纷投降。前前后后,共有80余万人族军队投诚。杰伦收编了这些部队,并把他们留在海罗南部整顿,自己亲率60万军队继续向海罗北面攻去。

  “西龙呢?为什么还是没有西龙的消息?”魔武惶急之情溢于言表,如果完成不了依维斯的嘱托,那简直比天塌下来还要严重10倍啊!

  “已经派人四处寻找,但实在找不到他们的踪迹。唉!”格里高尔垂头丧气。

  “偌大一支部队,难道化为空气了吗?你们这群蠢猪!”急躁的魔武大骂道,“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出动多少人,甚至不管你们的死活,总之,一定要把西龙给我找出来!”

  格里高尔唯唯诺诺,战战兢兢,自从上次错识巴尔提,导致军队受到误导之后,他收敛了不少。

  “星野,你呢?也没有探听到任何消息吗?”魔武怒目而视。

  “对不起!魔武大人,确实没有。”星野行了一个军礼,肃立着说道。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魔武用力地向空中发出一掌,电闪火鸣,空气摩擦之间发出一阵巨响,随后,那力道又往地面直蹿,只听“砰”的一声,四周灰尘四起,地上竟被炸出了一个十尺见方大洞。

  格里高尔和星野都大吃一惊,面无血色,要是这一掌打在自己的身上,那恐怕会连根汗毛都见不到了。

  “依维斯,我对不起你!”忽而,魔武仰天长叹道。

  “魔武大人……”

  “黑暗斗士王……”

  魔武怒容丝毫不改,他可以原谅格里高尔和星野把一切事情都做错,一切事情都做不好,但是,他却无法原谅他们找不到西龙和他的军队。

  “回撤!一定要将西龙找出来!”魔武大声嚷道,本来就容易暴躁的他,生起气来更是如同晴天霹雳,声势吓人。

  格里高尔和星野面面相觑,却不敢问为什么,虽然他们心里都有着相同的想法:辛辛苦苦才攻到这里,现在放弃未免可惜。

  魔武也没有讲为什么,他本来就觉得自己做事不用向任何人交代——当然,除了依维斯。不过,若是将这一次行动仍然看成是他的冲动,对他也未免太不公平了。他的考虑是西龙军队既然兵败,不可能深入敌境,西龙只可能在海罗边境或者海罗邻国,因此,自己越是一路穷追,便会与西龙相隔得越远。魔武感到不耐烦的是,自己又一次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也许正是因为一路狂奔,才错失了与西龙会合的机会。

  “这是发什么神经啊?”士兵们议论纷纷,满腹牢骚,但在魔武的强令之下,他们还是不得不依令行事。唉!碰到这样的统帅也真是拿他没办法,完全凭借一己之好恶行事,甚至懒得解释一下为什么。后来,当有人提及他的强横的时候,魔武回答不外乎是:“士兵必须绝对服从统帅,一支军队是不可以有民主的,一民主就要坏事。”“我强横?那你是想向我索要民主了?那就看谁的拳头硬。”

  **********

  特莱福率领的军队一直追随在魔武军队的背后,然而,却一直没能追上魔武军队。每到一处,特莱福总会看到满地海罗半魔族士兵的尸首,一片狼藉,刚开始时,他还命令士兵收拾残局,将战死士兵好好安葬。后来,见得多了,而且,埋葬尸体又耗费时间,他一怒之下,便干脆命令士兵放火把那些尸体烧掉,一点痕迹也不留下。对此,他的解释是,己方士兵的尸体就是海罗国举国之最大耻辱,没有理由留下这些尸体来作为耻辱的凭据。

  “你们要记住,这火是魔武军队引起的,他们是罪魁祸首,莫忘国耻!”每一次,看着尸体燃烧时发出的熊熊烈火,特莱福总会这样对他的士兵训令道。

  不过,尽管愤愤不平、满腔怒火,而且,海罗国王罗比特也催得很紧,但是,特莱福却无可奈何,他又不能给士兵们装上飞毛腿,可以立刻追上魔武军队。海罗士兵们倒是宁愿一辈子也不要赶上魔武军队,“追到他们?开玩笑,那等于是去追赶死神。”

  “报告,前方是我军阵地之一……”副官说道。

  连一个活着的士兵都没有,还能算是阵地吗?特莱福叹息了一声,也许,该称之为曾经的阵地吧。

  “照旧吧。”特莱福脸色苍白,显得有气无力。

  副官点了点头,“已经吩咐手下办了。”

  副官这个做法很聪明,不过,特莱福却实在无法赞出口来,想起又有一大批士兵阵亡,又被对方攻下了一个阵地,而且,魔武的军队现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屠杀着另外一个阵地的士兵,这怎能不叫他心烦呢?

  “干完此事后,马上前进,我们要尽量阻止对方军队,尽量减少国家的损失。”特莱福吩咐道。

  “遵命!”副官把头一甩。

  特莱福深深地望了前方一眼,浮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片黑暗的幽空,一种前路茫茫、命运难测的感觉油然而生。

  难道这一万多年的辛苦经营竟还是换不来一点好处吗?苍天对我们真是太不公平了!特莱福心里想到。

  “报告副总指挥,陛下的军事密旨!”此时,一个通信营士兵跑过来,说道。

  密旨里提到魔武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竟然率兵顺着原路而回,让特莱福随时准备应战,此外,罗比特已另派一支部队从魔武的左翼出发,从水路来和特莱福会合。“最好,是在两军会合之后,再与魔武一决生死!”罗比特在密旨中特别强调道。

  特莱福微微皱眉,这个魔武做事可真是出人意表,总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决定,难道他已发觉到有部队跟随在他们的后面,想把己方的部队消灭之后,再图进军海罗首都吗?特莱福觉得除了这个解释之外,再没有别的理由了。只不过,即使是做这样的解释,仍然显得怪诞,有人会做这样的蠢事吗?把攻下来的阵地拱手相让?特莱福百思不得其解。然而,当务之急是准备与魔族军队决战,而不是去探究其原因,特莱福只好收起心绪,认真地备战。

  至于罗比特的密旨,虽然其中没有明确要求特莱福非胜不可,但是,出动那么多的兵马,其用意已经是昭然若揭不说自明的了。特莱福自然也明白这一点。

  “假如胜不了魔武,那我也只好一死以谢天下了!”

  **********

  虽然佐拉几次颁布圣旨说现在只是枕戈待旦,等待合适时机,所以军队才停滞不前,要他的子民们耐心一点。但整个魔族还是弥漫着一种近乎绝望的气氛,前方士兵无法前进半步。堂堂魔族连一个依维斯都对付不了,这让它的子民们怎么能相信佐拉的话,怎么还能对取得胜利抱以希望呢?

  “想不到依维斯还留了这么一手!除了神圣之城的前进军,在海罗那边也布置着重兵!”病体即将愈合的佐拉连连叹气。

  “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依维斯。”毕达尔附和道。

  “有这样的人在,我们的大业很难成功。”佐拉满面愁容,“唉,如果可以的话,我真不希望世上有依维斯这样一个人。”

  其实,“大业”又何止是“很难成功”,根本就是不可能成功。毕达尔心下暗叹,好久也说不出话来。

  “而海罗竟又如此不堪一击!按理来说,他们已经准备了这么久,应该大获全胜才对。”佐拉又是一叹,这也是他事先未曾料到的。

  “那海罗国王有什么提议吗?”毕达尔小心翼翼地问道,“到了这个地步,他总该使出他的杀手锏了。”

  “他?”佐拉冷笑了一声,“刚开始时雄心万丈,不可一世,现在只是一片静默,依朕看来,他也是黔驴技穷,哪里还有什么杀手锏?自杀倒是差不多。”

  “圣皇陛下,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难道就这样束手待毙吗?”毕达尔问道。

  “怎么办?”佐拉重复了一次,这个时候,不但是魔族难以前进半步,海罗也深陷其中,这岂是一个好的计策就可以挽回的?也许有,那就是魔族也有一个与依维斯不相上下的高手,然而,妖怪王却早已不知去向,这个办法明显是行不通的。另外一个办法则是撤兵!全军撤回魔宫,但这又岂能算是办法呢?佐拉怎么也不甘心损失了那么多兵马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局。

  “等吧!等时来运转之日吧!”佐拉语气沉重。

  “等?”毕达尔问道,心想:居然是想靠运气战胜人族,要是传了出去,真要给所有生灵嗤笑。

  “那你觉得还有别的办法吗?”佐拉显得很无奈。

  毕达尔摇了摇头,要一支百万大军等起来可不是儿戏,除了军队消耗巨大,士兵们的士气也会受到致命的打击。“也许,我们可以考虑暂时撤兵。”

  佐拉想也没想就否决了毕达尔的提法,“这不可能!我们已经在这黑暗中默默地等待了无数年了,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妥协,他们要拖就拖下去吧!看看是谁消耗得起!”

  佐拉的语气虽然激烈,但却掩饰不住他内心的混乱和无助。毕达尔又一次陷入沉默之中。从心计、武技上来看,佐拉并不比前任魔皇马拉维差,然而,佐拉的运气却明显不如马拉维。至少,马拉维发动的战争最终都取得了胜利,而佐拉却至今还没有什么可供炫耀的辉煌战绩。

  “外面是怎样谈论朕的?”佐拉突然问道。

  “他们说陛下英明神武、调理有度,而目前的遭遇只不过前进路上的小挫折罢了,他们依然有信心最后一定能取得战争的胜利。”毕达尔语气有些犹豫。

  “小挫折?”佐拉笑了笑,毕达尔说的话不可能是真的,然而,他并不打算责备毕达尔,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身处毕达尔的位置上大概也只能这样说了。

  “是的,小小的挫折。”

  *********

  魔武四处寻找西龙部队不获,而西龙为了暂时避开海罗军队的锋芒,现在已离开了与魔武约定会合的地方,正躲在海罗边境的山崖间,准备等待适当时机,再行出军。在此期间,西龙并不知道魔武军队行踪,他也曾经送出信鸽与阿里亚城的依维斯联系,然而,一来路途遥远,二来身处异地,迷障甚多,信鸽每每不能顺利完成任务。西龙只好派出少量士兵进行侦察,不过,正所谓祸不单行,那些士兵也大都有去无回,估计不是给海罗士兵抓到了就是出去之后找不到回头的路。

  西龙忧闷不已,为自己轻率的行为感到后悔,假如当初有所警惕,断断不可能遭受到那样的打击。不过,往者已矣,后悔无益,西龙现在只能奋发精神,全心全意地操练军队,以便将功补过。这时,终于有一个侦察兵跑了回来。

  “西龙大人,白木大人,那兰罗大人!”侦察兵狼狈异常,一叠声地叫道。

  “探听到什么了?”西龙第一个反应过来,急切地问道。

  侦察兵狠狠地喝了一口侍卫递给他的水,“魔武大人的军队长驱直入,将海罗军队打得四处逃跑,敌军防线已全部崩溃。”

  “真有此事?”西龙顿觉喜从天降,心情霎时变得畅快无比。

  “属下愿以项上首级担保!”侦察兵点了点头。

  西龙哈哈大笑,“总算守到云开见月明了。”

  “我们可真是福大命大啊!”白木想起前些日子给海罗军队追击的危急情形,依然心有余悸,“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看来,我很快就要发达了。”

  “连命都几乎丢了,还后福呢!”那兰罗也笑得合不拢嘴。

  “立刻命令军队启程,与魔武军队会合,然后,直捣海罗首都,为死去的兄弟报仇。”西龙下令道。

  白木当即表示大力支持,不过,谨慎的那兰罗却表示反对,“还是查清楚一点吧!西龙大人,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万一消息有误,那我军岂不是岌岌可危?”

  “那兰罗大人,属下句句属实,绝无虚假!”那侦察兵站出来表明道。

  “不瞒你们说,我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那兰罗谨小慎微地说道。

  “你多虑了。”白木挥了挥手,“想不到以那兰罗大叔之精明,胆子却是如此之小,一次失败便把你吓得不敢出兵了。”

  “那兰罗大叔,你放心吧!这一次是我们报仇雪恨的好机会,我们怎么样也不能放过。”西龙斩钉截铁地说道。

  那兰罗不情愿地点头答应,“既然如此,那我就让士兵们开始集合。”

  “去吧!”西龙兴奋地搓了搓手,看来,繁忙的军务已使他暂时忘却了丧师之痛。

  “西龙大人,我该干点什么呢?”白木翘首而问。

  “你?”西龙想了想,“你还是把你的通信营弄得完善一点吧!不要下次又是这样,从你那里派出去的侦察兵、信鸽几乎都如石沉大海般,无影无踪,使我们贻误了战机!”

  “这是属下的错。”白木略显尴尬,“可毕竟最后还是有一个回来了,而且,还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我并没有完全否定你,用不着自己先表功吧?”西龙笑了笑。

  白木脸孔一红,“倒不是的,只不过……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实在没有什么别的意味,我保证,下次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如果有的话,西龙大人尽管唯我是问。”

  “要有下次还得了啊?再有这么一次,咱们就都玩完了。”西龙摇头而叹,“不过,这场战争打完后,依照我的估计,应该很久不用再打仗了。”西龙语气之中竟有一丝怅然,在这一刻,他想起在这次大战中,与依维斯发生的种种矛盾,还有师傅与修罗之死,神色不禁黯然了。

  “那我们的存在不是失去了意义了吗?”白木着急地问道,“要知道我们是军人。”

  “果然是星狂一手调教出来的,好战啊!”西龙叹气道,“白木,你要明白,军队的存在不是为了战争,而是为了保障人民的和平、自由,假如一个国家、一支军队的成立不是为了这个目的,而纯粹是为了战争,为了某个人的霸业,那么,这支军队就不会是正义之师,它也许在某一时期会带给人民以幸福,但最终,它还是会残害人民的利益。而我们前进军永远不会是那支伤害人民的军队。”

  “噢!”白木听得糊里糊涂的,什么自由什么和平他根本就不感兴趣,他最感兴趣的还是打大胜仗。他想:难道当初成立前进军不是为了把寰宇大陆都纳入管辖之中吗?难道不是为了尊敬的依维斯总统领可以号令天下吗?不过,他知道西龙一定不会喜欢听到这样的观点,于是,便没敢说出来。

  此时,西龙也醒悟到这些观点就连星狂也听不进去,更何况白木呢?实际上,前进军中又有几个能理解依维斯的主张呢?大部分人都是懵懵懂懂的,根本不知道最终是为了什么目的。比如依维斯说:“我们要获得自由平等。”士兵们就会以此为宗旨,异口同声地说“我们要自由平等”,至于自由和平等是什么呢?他们的理解让人哭笑不得:自由和平等便是依维斯总统领的命令。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要改变他们,需要长期地对他们加以培养、解释,不可能一蹴而就。念及于此,西龙摇了摇头,没有再继续阐述下去。

  “反正,先打完仗再说吧!”

  “好啊!好啊!打仗我最擅长了。”一提到这个,白木立刻像变了个人似的,神采奕奕。

  ********

  三天后。

  “前面发现海罗军队的行踪?”西龙“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不是说对方防线已被魔武击溃了吗?”

  “魔武大人是将对方防线攻破,但这支军队不知道是从哪里钻出来的。”侦察兵支支吾吾地说道。

  “是不是逃兵?”西龙缓了一口气,问道,“对方的数目大概有多少?”

  侦察兵似乎有点惶恐不安,“对方阵容整齐,杀气腾腾,不像是逃兵!数目嘛,属下很难估计出来,不过,绝不在少数!”

  “阵容整齐?”西龙疑惑地说道,心里想:难道前几天那个侦察兵所查探到的是假消息,但是,从自己所经之路四周都是一片狼藉看来,这附近肯定是发生过战争的,莫非是海罗军队故布疑阵,引自己上钩?要是这样的话,那可就麻烦了!再联想到这几天以来依然一直联系不到魔武,西龙忧虑不已。

  “怎么办?西龙大人,我看我们不如再次回缩吧?”那兰罗提议道。

  “来不及了,我们发现了对方,对方不可能没有发现我们。我们就算能退回原来的地方,他们也会一直追过去。”西龙脸色黯然,“如今唯有孤注一掷,准备迎战了。”

  那兰罗沉重地点了点头。

  “对方阵营连绵不绝……”白木沉着脸重复了侦察兵所说的话,他是喜欢打仗,不过,他可不喜欢打败仗,更不喜欢因为吃了败仗被敌人杀掉。

  “干吗都苦着脸的?”西龙故作欢快地笑了一笑,“放心,我们死不了的,没准儿对方的目标根本就不是我们,而是我们刚好误打瞎撞碰上了。”

  “您是说很可能魔武大人的军队就在这附近?”白木想了想,问道。

  “有可能。”西龙答道。

  “但愿不仅仅是有可能,而是真的。”白木苦笑不已,“不然我们就……就尽在不言中了。”

  “别哭丧着脸的,大丈夫宁可战死沙场也绝不能背上畏敌怕死之名!你不是自命为骑士的吗?怎么一点骑士的风骨都没有的?”西龙大声喝道。

  白木挺直了腰,“奶奶的,跟他们拼了,我就不相信他们能把老子怎么样。”

  “这样才对嘛!”西龙展颜一笑,眨巴着眼睛有点俏皮地说道,“人生何处不相逢,我们在这里又碰到海罗军队,也算是一种缘分呢!上一次我们吃了大亏,这一次我们要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好欺负的。”

  *********

  与此同时,特莱福所率领的海罗军队已与罗比特派来的军队会合,而他们的侦察兵也正如西龙所料,探听到了西龙和他的部队的行踪。

  “在边境处发现敌军?”特莱福一脸疑惑,“难道魔武军队神出鬼没,绕到我们背后去了?这不可能啊!怎么可能对方从我方军度身边溜过而我们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呢?”

  “难道是对方又有了援军?那可就麻烦了。”副官接嘴道,他心里在打着暂避锋芒的念头。

  “不会吧?除了魔武和西龙之外,永久中立之地形如虚壳,哪里可能还有什么援兵呢?”特莱福不大肯定地答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一旦魔武兵马来到这里,与他们形成夹攻之势,那我们麻烦可就大了!”副官苦恼地摸了摸脑袋。

  “麻烦的何止是我们?”特莱福闷笑一声。

  副官低下了头,如果事情真是如此严重,那么,确实如特莱福所说,整个海罗都会有难,而不仅仅是军队。

  “对了!”特莱福脱口而出,“应该是西龙大军!上一次他成了漏网之鱼,而且如同石沉大海般消失不见,也不知道躲到那里去,现在大概是看到形势对他们有利,又马上跑了出来,准备在我们背后捅我们一刀。”

  “不错!”副官沉吟道,“一定是他们了,总指挥您真是神机妙算。”原总指挥简特死后,特莱福向上递升为总指挥。

  “如今,唯有先铲除西龙,免除双面受敌的危险,然后,再做打算。”特莱福用手指笃了笃额头,说道,“你快去把比尔盖将军请过来。”比尔盖是率领50万兵马来与特莱福部队会合的将军。

  “遵命!”副官行了一个军礼,迅速退出。

  ********

  “特莱福总指挥,俺听说发现了敌军?”比尔盖具有硕大的手臂,硕大的双腿,硕大的脑袋,而嗓门也像他的身形一样庞大,他开门见山地问道。

  “正是请你过来磋商磋商,研究对敌良策。”虽然在官衔上特莱福比比尔盖要高,不过,毕竟各属不同的军部,因此,特莱福也只好客客气气地说道。

  “俺没读过什么书,大字也不认识几个,同僚称我为空心大萝卜,总指挥您拿主意俺遵行就是了。”比尔盖大咧咧地说道。

  这个比尔盖倒是爽快,至少比简特的不懂装懂好多了。特莱福笑了笑,“比尔盖将军,你太谦虚了,如果你没有一定才干的话,陛下也不可能派你来到这里。”

  比尔盖大手一摆,憨厚地一笑,“那只不过是陛下见俺上阵勇猛,非一般军官可比,才让俺来给您打打下手,呵呵,要是俺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还请总指挥多多指点。”

  比尔盖也挺会说话的,看来,他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特莱福对比尔盖又有了新的估计,不过,由于比尔盖出言甚为谦逊,特莱福对他还是相当有好感。

  “既然比尔盖将军这样说,那我就先说说我的计划,要是有什么你觉得不妥的地方,请马上指出来。”

  “下官洗耳恭听。”

  “对方军队盘踞的拉普特平原地方左右都是海,由于他们大多不习水性,因此,这两个方向我们无须布置太多的兵力。而对方的后方则是陆地,从我方阵营到那里都将是交战时的主要战场,我们就要在这个区域上与对方决战。”特莱福说着用手指在地图上指了指,“而且,我们一定要速战速决,争取在魔武军队赶到这里前消灭他们,不然的话,我们恐怕凶多吉少。

  “对于本次作战,我个人的意见是先由比尔盖将军你从神不知、鬼不觉地绕到对方的后面,截断对方的去路,然后,我们双方同时发动猛攻,使对方首尾难以兼顾,利用士兵数目和作战能力上的优势将他们悉数歼灭。”

  特莱福这个计策跟他上次向简特提出的计策如出一辙,但是,这并不能说明他黔驴技穷,事实上,上一次,如果不是魔武军队战斗力那样惊人,而简特调控军队的能力又是那么不堪,胜利的一方很可能就是海罗而不是前进军了。而这一次,衡量之下,这样两面夹击确实是最好的办法。

  比尔盖徐徐地点了点头,“总指挥的计策很好,不过,下官有个问题,要是对方在我们发动进攻之前就先撤退,这样一来,我们就肯定绕不到他们的后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从我们眼皮底下逃跑,那怎么办?”

  “那我们至少把他们赶出能够威胁到我们的区域,将来,当我们与魔武军队交锋之际就不会让他们形成双面夹攻之势了。”特莱福答道。

  “但是,假如对方并不逃逸,而是与我们进行交战,而且,在我们交战的时候,魔武军队从我们后方出现了,那我们的境况岂非是十分危险?”比尔盖想了想,又问道。

  特莱福叹了一口气,“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也是没有办法的,我们只能看天意了。”

  “嗯,我也理解,总不能让西龙军队安安稳稳地站在我们附近,伺机反扑。”比尔盖偏着头,说道。他一认真思考,连自称都从“俺”变成“我”了,真让人琢磨不透他刚才是不是在故意装成淳朴的样子。

  “比尔盖将军还有什么建议或者新的问题吗?”特莱福又问道。

  “该问的我都问了,该考虑的我也都考虑了。”比尔盖说道,“一切就照您说的做。”

  “胜负成败就在此一举了!”特莱福为比尔盖斟满一杯酒,递到他的手上,“来,干杯,先预祝我们旗开得胜!”

  “能与总指挥一起喝酒我感到万分荣幸。”比尔盖说道,“不过,这杯酒还是等我们胜利之后再一起喝,那样才显得有意义。”

  “属下也等着喝这杯庆功酒!”副官凑上来,说道。心里却想:也不知道此战过后,还有没有命。这个比尔盖真是个乡巴佬,今朝有酒就应该今朝醉嘛!

  “好!就这样说定了!”特莱福把酒杯放在桌子上。

  “事不宜迟,下官立刻启程。”比尔盖说着便头也不回地告辞而去。

  ************

  激战已经进行了一天一夜,前进军在西龙的指挥之下,奋勇作战,但是,由于实力悬殊过大,再加上对方军队神出鬼没,双面夹击之下,他们已经是强弩之末。

  “西龙大人,我去了,您保重吧!”白木凄厉地笑了笑,仆倒在地上,忽而,又勉力地抬了起头,咯出了一口鲜血,“如果有机会的话,替我向星狂团长表示谢意,如果不是他,我白木就……”话没有说完,白木便已两眼圆睁,气绝身亡。

  几乎在同一时刻,那兰罗,这个前进军中最出色的后勤官员也殉职了。就像他的为人一样,他死得很平淡,咽喉被洞穿而过。甚至看不到他有任何的怨恨和留恋的表现,他已费力地合上双眼,从此再没睁开过。

  看着这些,西龙只是紧紧地咬着嘴唇,他是一个人,不是一只冷血动物,然而,在这样的时刻,他又能干什么呢?难道是抱着尸体痛哭吗?那可不是一个军人所应有的风范,也不是他西龙所会选择的做法。

  我想为你们报仇,然而,恐怕我也只能随你们而去。看着那兰罗和白木的尸体,西龙默默地想到,但是,我会尽量地杀敌,用他们的鲜血来告慰你们的灵魂。

  前进军那曾经写满光辉几乎成为胜利的代名词的旗帜一根接着一根倒下,在倒下之时,它们还迎风在费力地拂动着,仿佛不甘心接受失败的命运。西龙持刀而立,他的衣甲上,鲜血在缓缓流下,一滴滴地掉在地上,而他的头盔也已支离破碎,裂缝条条。尽管他拼命地想让自己打起精神来,然而,他只有一种无力的感觉,实在太累了,好想闭上眼睛,好好地休息啊!

  海罗士兵举着大刀四处围杀着残存的前进军,前进军士兵秉着宁可站着死,不能跪着生的原则,竭力地与对方厮杀着。西龙的心中升起一种崇高的情感。他的脑海里不断地浮现出过去的往事,师傅达修、依维斯、师兄修罗、卡亚,甚至在不言山上的天真活泼的阿雅……他忍不住笑了一笑,脸上血迹斑斑,他的笑容看起来有说不尽的恐怖。

  “我一直深深地热爱着你们!”西龙顺手劈死了一个海罗士兵,然后,眼珠儿一动也不动,喃喃自语道。他此刻最想做的事情竟是回到不言山,将过去那段美好的岁月重新再过一次。

  “杀了他,杀了他!”周围的海罗士兵慢慢地向着他围拢过来,叫嚣着。

  但西龙恍若未闻,蒙胧之中,他仿佛看到师傅达修在朝他招手,“师傅!”西龙情不自禁地叫道,“徒弟就快来和您团聚了。对不起,我很后悔没有好好地学好武技,没能保护您!”

  但西龙看到,他的师傅并没有责骂他,只是对他和蔼地笑了笑,“人各有志,如果你改变了,你就不是西龙了。”说完,达修的影子倏地不见了。

  “师傅!你原谅我了,哈哈!”此时,一把剑刺在西龙的身上,鲜血霎时流涌而出,西龙用刀将自己的身体支撑住,停止了下坠的趋势,声嘶力竭地嚷道。

  “假如你现在投降,还有生存的机会。”一个冷冷的声音在西龙的耳际回响,“我们海罗并不像你们想象中那么不讲道理,对于战俘,特别是高级战俘,我们有特别的照顾程序。”

  西龙先是瞪大了眼睛,充满了困惑,“投降?你让我投降?”

  “是的,我们海罗一向宽以待人,如果你迷途知返,我们会给你机会。”那声音虽然依然冰冷,但是,却多了一分热情,大概是说话者以为西龙有想投降的意向。

  “哈哈哈!”西龙狂笑不已,“这算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可笑最幽默的笑话了,哈哈哈!以往只有我让别人投降,想不到今天竟是你们让我投降,这位朋友,你真是太滑稽了。”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那声音怒道,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慢慢地折磨他,让他生不如死,让所有的人类都知道,得罪魔族,得罪海罗是没有好结果的!”

  话音一落,西龙的左臂便被硬生生地削断了,西龙目送着那手臂飞往远处,神经质地又是一笑,口齿不清地咕哝道:“削得好,你那把刀真的很锋利!哈哈!”说着,西龙身体一歪,几乎跌倒在地,但他还是顽强地重新站了起来。

  “削断他的双腿!”那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

  西龙甚至还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只觉得身体一矮,便载倒在地上,血流如注。西龙费力地摇了摇头,似乎想弄明白到底怎么了,接着,他使劲地抬了抬紧贴在地面上的头部,勉强地笑着,鲜血在嘴巴里、在牙齿之间涌动着。

  “哈哈哈!”西龙的声音像是从水底下传出来的。

  海罗士兵被这低微而刺耳的笑声震慑住了,忍不住双脚发抖,慢慢地往后移动。

  “杀了他,杀了他!”那冷冷的声音似乎也被西龙那神经质的笑声刺激到了,急躁地下令道。

  “遵命,副总指挥。”

  “唔……终于可以好好地睡上一觉了。”西龙低声咕哝道,脸上竟然闪现出幸福的光芒。刀光一闪而过,西龙永远地进入黑暗的梦乡。

  史载:圣历2110年10月13日,在海罗拉普特平原,前进军创始人之一西龙苦战而亡,死时喷血三斗,面目狰狞,海罗官兵无不震惊,而这也成了史上最为惊人、最为残酷的死亡之一。而西龙之死之所以流传后世,则是由于它成为另一场大屠杀的起因。

第五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