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西部初定

    

  在去神圣之城的路上,耶律齐等人不停地担心着类似这样的问题:依维斯能行吗?对方可是百万兵马,一时唬住他们倒是可以,但是,长此下去,恐怕他们会冲过来吧!魔族军队有没有冲过阿里亚城?我们要跑快一点!他们冲过来了吧?没有!居然没有?不可能吧!他们又不是木头做的。

  对于这些,天行在思虑再三后,这么回答道:“我想大概可以,因为魔族军队在和我们的决战之中已经伤痕累累了,轻易不敢再追过来。”整句话中竟连依维斯的名字也没有提一下,仿佛魔族军队之所以不敢追击,是因为惧怕人类军队的实力,而依维斯则是捡了现成的便宜一样。

  而当依维斯在城墙上不吃不睡的消息传来时,这些人又纷纷说道:“依维斯是不是疯了?他想自杀吗?天行总司令,您必须告诉他不要这样下去了。”

  天行实在不耐烦与他们多解释,只好说道:“依维斯自有分寸,不用我们替他担心。”其实,他们又何尝是担心依维斯呢?只不过是担心自己还没有到达神圣之城就被魔族军队追上来罢了,人,毕竟是考虑自己多于别人。

  然而,不管怎么说,他们还是渐渐地接近神圣之城,渐渐地看到重获新生的希望。

  “我们人族真是厉害,魔族士兵连追都不敢追过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离他们越来越远。”此时的他们,却已不再考虑到依维斯所做的一切,而把所有的功绩都归到自己的身上。

  众人之中,也只有叶天为军队的行为感到痛心,“若不是依维斯,我们可能早就惨死阿里亚城了,现在居然还有脸说这些?”

  “依维斯也是人族的一部分,他早就应该出来对抗魔族了,都是因为他的自私和犹豫,让我们人族遭受了重大的打击。哼!我们所受的耻辱主要要怪他,而这一次,他帮我们挡住魔族军队,只不过是将功赎罪罢了,原不原谅他还要看我们愿意不愿意呢!”东部国王们这么为自己辩解道。

  叶天轻蔑地将头别过去,实在不愿意再和他们争论下去,因为那会让他觉得很丢脸。

  ************

  圣历2110年10月19日,阿里亚城最后一批士兵已经撤回到神圣之城,而依维斯答应天行的事情也总算顺利完成了。

  “璐娜,陪我站了这么多天,累吗?”依维斯望了望城下那群东歪西倒的魔族士兵,说道。

  “不累,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再怎么辛苦都不累。”璐娜用手将头发往上拢了拢,说道。

  依维斯微微一笑,心中感动万分。此时,一直在阿里亚城周围徘徊的莫问也出现了,忧伤的他在看到依维斯和璐娜时,硬是挤出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

  “莫问?”璐娜惊喜交集。

  “依维斯、璐娜,你们好!”莫问淡淡地问候,“魔武叫我过来,谁知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一直在这附近游弋,因为担心魔族会有什么诡计。”

  “莫问,你真是太狠心了,那么久才出来和我们见面,哼!”璐娜噘了噘嘴。

  依维斯却觉得莫问的解释很奇怪,因为要是在以往,他肯定会很快就出来与自己见面,才不会去管什么诡计或者别人是否恩爱。更何况,莫问跟璐娜和自己又不是第一天认识。“莫问,你怎么了?”他盯着莫问,忍不住问他。

  “没什么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莫问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

  “真的没什么吗?”依维斯追问。

  “是没什么。”莫问重重地点了点头,“不过,大概比过去更多话了吧。我想以后我不要再给人一种难以接近、冷冰冰的感觉,我要变得热情洋溢一些。”

  “但是什么让你突然有这种想法呢?”依维斯困惑地问道。

  “人总是会变的,你不也变了吗?”莫问一脸的微笑。

  依维斯点了点头,转移话题道:“所有士兵总算都撤回去了,以后的事情就要靠他们自己了。”

  “哦。”莫问呆呆地应了一句,匆匆地向璐娜瞥了一眼,接着,又觉得自己的态度会让依维斯看出点什么,于是,又补充道:“其实你本来不该管他们的,让他们自生自灭不是更好?”

  依维斯微微一笑,没有答话。

  “喂,莫问,才几天不见,你怎么对我好像很生分一样?只顾着和依维斯说话,都不理我。”璐娜带着笑意,问道。

  “有吗?”莫问呆了一呆。

  “还说没呢!看看你的表情,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璐娜噘着嘴巴,说道,“依维斯,你这个兄弟失魂落魄的,都不知道怎么了,你可要好好地开解开解他啊!”

  莫问和依维斯都只是一笑置之。

  “对了,依维斯,你们现在准备怎么办?”莫问又问道。

  “西龙在海罗那边遇到麻烦,不知道怎样了,我得马上去那边看看。”想了想,依维斯说道。

  “我陪你们去吧!”莫问说道。

  “好啊!多个伴,好说话。”璐娜喜形于色。

  *************

  “什么?又是空城?”杰伦诧异连连。这一路过来,他们所路过的城池不是没有守军,就是人族士兵主动走出来宣布投降。刚开始时杰伦还以为对方必有埋伏,但接下来的事实证明,对方根本没有任何兵力了。

  看来,海罗是把宝押在能一举击垮前进军的行动上了。不过,这样做也太冒险了吧!杰伦推想着。

  与此同时,魔武也是一路高歌猛进,惹得格里高尔不停地说:“黑暗斗士王您不怒而威、闻名日盛,还没开打,对方便已投降了。”不过,无论他怎么拍马屁,魔武却依旧闷闷不乐。看来,西龙的死的确给他造成了很大的打击。

  魔武和杰伦两军已经从各自的方向靠近海罗国都,逐渐形成合围之势,攻取海罗国只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此时,海罗国内部正乱成一团,各种意见纷纭不绝,有些认为应马上撤离或者投降,有些则认为应顽抗到底,即使是死也要死得壮烈一点,不能让人族小看了。

  深知大势已去的罗比特倾向于向依维斯求和,不过,他向魔武发出的求和信如石沉大海,派出的使者也被遣送回来,说是遭到魔武的拒见。罗比特无可奈何,只好做最后的困兽之斗。

  **********

  圣历2110年10月20日,依维斯、璐娜、莫问三人来到魔武阵营。一阵寒暄过后,魔武羞愧且悲愤交加地说道:“依维斯,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西龙已经不幸战死了。”

  “啊!?”依维斯顿时愣住了,他本以为军队高歌猛进,西龙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哪里会想到西龙竟然已战死呢?璐娜早已忍不住“嘤嘤”地哭了起来。

  “你没事吧?”魔武关切地问。

  “我没事。”依维斯摆了摆手,闪现过一抹痛苦的笑容,“人总是要死的,但如果可以选择的话,西龙无论如何不会选择这样死去。”

  “你能够看得开那就最好了。”魔武本以为依维斯会放声哀恸,那里知道他仅是愣了一愣,之后便神态自若。

  “璐娜,别哭了,人死不能复生。”依维斯将璐娜揽在怀中,说道,“西龙也不会希望我们这样伤心。”

  璐娜倒在他怀里,泪水仍是不停地流出。

  依维斯想了想,又问:“杰伦那边的情况怎样?”

  “现在我们两军准备会合,将半魔族一举歼灭。根据杰伦的估计,半魔族的兵力不过仅仅剩下60余万,我们拿下海罗绰绰有余。”魔武说道,“另外,‘垦荒军团’只剩下7万人了。说起来,都怪我攻得太猛了,否则,伤亡不会如此严重。”

  “停止进攻!休战。”依维斯侧着头,想了想,突然说道。

  “为什么?”本来端坐在椅子上的魔武一下子弹了起来。

  “这场战争的胜负已决,我们没有必要再打下去。”

  “不行!他们出尔反尔,如果我们放过了他们,他们还会卷土重来的。不如将他们赶尽杀绝,以绝后患。”魔武咬牙切齿地说道,“哼!他们在这两天也想派使者过来和我们议和,但都被我拒绝了。”

  “魔武,你说我们打仗是为了什么?”依维斯紧盯着魔武。

  “为了……为了铲除对人族不利的势力,特别是魔族和半魔族。”魔武吞吞吐吐地回答。

  “我们打仗是为了获取和平,是为了让普天之下的人民过上幸福生活,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这仗也可以停止了。”依维斯耐心地劝导他。

  “不行!我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才攻到这里的,你现在说放弃简直是在开玩笑,要知道是他们害死了西龙啊!难道你不想为他报仇吗?”魔武嚷道。

  “我当然想报仇!我比谁都更想报仇。但是,这是战争,为了大局着想,我们不应该让悲剧继续延续下去,让更多的人像我失去西龙一样失去他们挚爱的兄弟。”

  “总之,我坚决不同意,这样太便宜海罗那群浑蛋了。”魔武瓮声瓮气地说道,这可说是他生平第一次反对依维斯的主张。

  “不管如何,我意已决,我们要终止这场纷争。所谓有容乃大,不记前嫌,才是一个胜利者应有的胸襟,魔武,我希望你不要和我争下去了。”

  魔武望了望依维斯,叹了一口气,“唉!‘垦荒军团’是你一手训练出来的,你想怎样就怎样吧!我也没办法。”

  “魔武,对不起,我希望你体谅我,我们真的应该这样做。”依维斯诚恳地说道。

  魔武笑了,“我们是好朋友,我从来就没有怪你,只不过是想提醒你而已。”

  “谢谢!”依维斯感激地望着魔武。

  说服魔武之后,依维斯向杰伦发了一道按兵不动,静观其变的命令,然后,便和璐娜一起步出大帐。

  ***********

  当天下午,依维斯独自一人飞临海罗皇宫,与海罗国王罗比特进行会晤。

  一番寒暄过后,依维斯直奔主题,“我听说你前两天派使者前来议和,对吗?”

  “对,祸由我起,我希望您能放过千千万万的海罗民众。之后,不管您如何处置我,我都无怨无悔。”罗比特肃然说道。

  “只要你们投降,我不会为难你们的。”

  “总统领之胸襟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罗比特大喜过望,赞扬道。

  “过奖了。”依维斯淡淡地回答。

  “总统领,我有一事不明,可否向您请教一二呢?”想了想,罗比特又问道。

  “请讲!”

  “为什么你要放过我们?要知道你最挚爱的朋友西龙死在这场战争里。”罗比特边说边打量着依维斯的神情。

  “因为,我不想再有人牺牲,也不想他们像我一样失去了挚爱的兄弟。”依维斯脸色悲戚,动情地说道。

  “我明白了!”罗比特悠悠一叹,“想不到我活了这么多年,武技、胸襟、见识还反倒不如你!”

  接着,依维斯和罗比特就海罗国投降的一切事宜进行了磋商。在依维斯离开之后,海罗国王罗比特便将无条件投降的消息公诸于众。消息公布后,虽有大臣表示反对,但是,反对者毕竟势单力薄,成不了气候,最终,他们还是不得不向依维斯俯首称臣。

  之后,依照协议,依维斯解除了半魔族的武装,不过,他并没有杀他们,而是承认了他们在人间的居住权,将他们仍然留在海罗。对于这个做法,依维斯的解释是,“半魔族身体上也流着人类的血液,我们不能抛弃他们,应该给他们生存的空间。”这使得依维斯受到半魔族的顶礼膜拜,纷纷称其为“救世之主”、“大众的福音”。

  剩下的大约1000名纯种魔族,包括罗比特在内,则都要被送回地狱。

  这场由海罗挑起的轰轰烈烈的战争正式宣告结束。然而,战争的创伤不仅使海罗的军事力量受到了严重打击,也使海罗国的经济受到严重的挫伤,原先名闻寰宇大陆的三大家族也自此没落。

  ***************

  “娜娜!”罗比特表情复杂地看着他的皇后,“我……”

  娜娜微微笑道:“不要对我说抱歉的话,那样会显得很俗气,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还能在一起,那便是最好最美的事情了。”

  “可是……”罗比特吞吞吐吐。

  “如果我们内心是快乐的,在什么地方都是一样,地府也好,人间也好,不会有任何差异。”娜娜用手指按住了罗比特的嘴唇,说道,“你知道吗?其实,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很久,我不愿你去争名夺利,不愿你为了所谓的霸权而争个不休,耗费精神。我最渴望的一直是你能够陪在我的身边,和我说知心的话,听我诉说日常的小事,当然也包括,陪着我沉默,一起通过时间的隧道。你会因为我有这种想法而责怪我吗?毕竟,你胸怀天下。”

  罗比特摇了摇头,“不会,我不会!是我太傻,醒悟得太迟了,我一直在追逐着虚无缥缈的东西,追逐着本就不属于我的东西,却忽略了最接近的幸福,娜娜,原谅我!我一直在错过,我一直忽视了你的感受。”

  “我从来就没有怪你。”娜娜掠了掠垂在眼际的头发,说道,“虽然我偶尔也会伤心,因为你由于忙于公务而忽略了我,但是,我总是对自己说,只要能令你得到最大的快乐,那么,我无论付出什么、付出多少便都是值得的。”

  罗比特眼睛里似乎有泪水在荡漾着,在漫长的生命中,得到这样的知己,夫复何求?

  半个小时后,罗比特一手携着娜娜,一手提着行李包,走出门去。临行前,他回过头来,望了这个曾带给他无限遐想和希望的地方一眼,“终于还是要离开这里了,大概,生命就是在不断地告别中进行着的吧!”

  *********

  率兵进入神圣之城之后,天行感到兴奋莫名,但是,不久,他就被城里的士兵的传言弄得颇为恼火。因为那些传言大多是在歌颂着依维斯的伟大,甚至还说天行大大不如依维斯。对此,大为光火的天行既不能采取镇压行动,也不能下令让士兵们闭嘴,只能暗自在心里愤愤不平。

  在接到依维斯宣布接受海罗投降的消息时,天行大吃一惊,心中以为这是让下属们反对依维斯的绝好良机,于是,宣布召开议事大会。

  “各位,依维斯宣布接受了海罗的投降,对于这件事情,你们有什么看法呢?”天行满面笑容地问道。

  “仗是他打的,胜利也是他的下属拼回来的,而且,要不是他,恐怕我们早就死在阿里亚城了,他想怎么样做便怎么样,我们有什么资格对他说三道四呢?”叶天率先表明了自己的意见。

  “我想我们也只能同意,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实力左右他的决定。”耶律齐表示认同,“不过,我始终觉得让半魔族滞留人间不妥。”

  “和源,你呢?”天行见耶律齐他们似乎没有反对依维斯的意思,只好转而问和源,期盼少跟筋的他说出一些有利于天行进行自己计划的话来。

  “我不同意耶律齐和叶天的意见。”和源果然顺遂了天行的愿望,“虽然依维斯于我们有救命之恩,但是,这等大事,关乎到整个人族的安全,他不可以如此妄下决定,这简直是太不将我们放在眼里了!”

  “我们凭什么要求依维斯将我们放在眼里?人家是什么人,我们又是什么人?”叶天冷笑连连。

  “叶天,你……”和源脸都气成猪肝色了。

  “两位少安毋躁。”天行捋了捋胡须,“今天我们只是讨论问题而已,千万不要伤了和气。”

  “总司令,当务之急是准备迎战魔族军队,而不应该是坐在这里讨论什么问题。更何况我们谈的问题已经完全超出我们的控制范围了。”耶律齐颇有深意地说道。

  “今天,我们不是纸上谈兵,而是想将问题弄得更清楚一点。第一,在有利的战局下面,依维斯为什么要主动媾和?第二,兹事体大,依维斯在媾和之前,是否应当问问我们的意见呢?”天行说道。

  “那不如问他为什么要站在城墙上,挡住魔族士兵,让我们顺利到达神圣之城,而不让我们去死。”叶天冷笑不已。

  “这是两回事。”天行强调道。

  “那天行前辈是什么意思呢?”叶天问道。

  “如果是我,我不会让半魔族苟活于世,更不会让纯魔族活着走入地宫。”天行握了握拳头,恶狠狠地说道。

  叶天若有所得地点点头,“不过,据我所知,我们的讨论并不能对依维斯构成任何影响。”

  “真理并不是靠辩论可以得来的。”耶律齐也说道。

  天行内心十分恼怒,不过,表面上却依旧和颜悦色,“召大家到此,就是为了听听各位的意见。既然大家都说得差不多了,那今天的会议就到此为止吧!”

  “就只为了这件事情?”叶天发出疑问,“我们难道不该趁早制定计策,准备对付在依维斯离开阿里亚城之后,便开始尾随而来的魔族军队吗?”

  “哈哈哈!”天行捋须大笑不已,其状甚狂。

  “总司令,您笑什么呢?”

  “我们根本就用不着准备。”天行正色道。

  “为什么?”在座各位一片愕然。

  “原因有二,其一,以神圣之城之高岂是魔族军队可以轻易攀上来的?其二嘛!”天行故意拖长语音。

  “什么?”性急的和源马上问道。

  “埃南罗已再次向我们这里派来援军100万,再加上前进军和我们原本拥有的军队,我们的兵力足足有500多万,根本就用不着担心魔族军队的进攻。”天行胸有成竹。

  “埃南罗要派兵来这里?”叶天与耶律齐对视了一眼,对天行如此姗姗来迟地公布这个喜讯感到万分不解。

  “是的。”天行点了点头,“如果要想的话,那就想想我们怎样反守为攻吧!吃了魔族军队那么多苦头,也该轮到他们偿还了。”

  *************

  魔宫。

  收到海罗投降的消息后,佐拉大为恐慌,他怎样也想不到海罗军队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被依维斯部队击败。

  “依维斯居然宣布放过半魔族,还有,就连纯魔族血统的也只是遣送回来而已,并没有会把他们都杀了。”在内心里,佐拉宁愿依维斯将他们都杀掉,这样,他就更有理由向人族继续开战了。

  “他这一招真毒啊!”毕达尔应和道,“对纯海罗魔族这样宽容,在一定程度上会使我们的士兵斗志懈怠,因为,有了生存机会的他们以后不会再觉得唯有奋战到底才有生存的可能,所以,也不会全力施为。同时,海罗魔族来了,我们就要养他们,这不是给我们增加负担吗?”

  “这也是朕最担心的地方。”佐拉满面愁容,“这个依维斯,手段太高明了!”事实上,依维斯只是不想多造杀孽,然而,在他们看来,却成了阴险毒辣的表现。

  “陛下,我们该怎样对付那些败兵呢?不让他们进来吗?”

  “当然是以礼相待,再怎么说,他们都是我们的同族,我们怎么可以拒之门外?”佐拉想也没想,便说道。

  “陛下真是宽宏大量,完全不计较当初他们从魔族逃出去的罪过。”毕达尔言不由衷地赞道。

  “事情已经过了那么久了,还计较什么?而且,现在我们正是最艰难时期,正需要集结更多的势力。”佐拉信嘴说道。

  “那您准备怎样对付罗比特呢?”毕达尔又问道,“他可是第一个从地府里出去并潜伏在人族的,而且,恐怕那海罗王回来可能要跟陛下您争夺皇位啊!”

  “他的身份很特别,朕好好地招待他,免得出什么差错。至于篡位嘛,他根本没有这个实力。”顿了顿,佐拉又说道,“只要有谁能够把我赶下台,朕随时欢迎,如果你觉得自己有这个实力,你也可以这样做。”

  毕达尔却是狐疑不已,依照佐拉一贯以来的风格,他一定会将罗比特杀掉,为什么现在却显得如此客气?口里却答道:“微臣万万不敢!那我们的军队呢?微臣斗胆说一句,恐怕已很难有所作为。”

  “唉!”佐拉轻叹一声,“只能尽情一博了。即使是想和依维斯议和,也要先打完此仗再说,否则,我们的尊严何在?”

  毕达尔总算有些明白了,佐拉已经对魔族军队失去信心,打仗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求和,而礼遇罗比特等海罗残余魔族也只是为了博取依维斯的好感。。

  “毕达尔,你替朕拟一道圣旨,让多纳尔尽力而为,争取取得胜利。”顿了顿,佐拉长身而立,说道。

  “遵旨。”毕达尔行了一礼,心里不禁感叹不已:这不是让魔族士兵去送死吗?而如果说佐拉是杀害魔族士兵的凶手,那么,拟了这道圣旨的自己也成了帮凶吧……

第七章 西部初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