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烽烟平息

    

  魔宫。

  一路上,日夜兼程,罗比特一行人终于从海罗到达了地府,此时,因战败而垂头丧气的他们站在魔宫的门口。

  “咦!这不是大名鼎鼎、威震寰宇大陆的罗比特阁下吗?”门卫大惊小怪地叫道,语气之中明显包含着讽刺的意味。

  “麻烦你代为通传一声,跟陛下说,罗比特已到达这里了。” 像这样的势利者罗比特这一辈子已不知道见过了多少,因此,他并没有对门卫的不良态度多加理会,只是语气平淡地说道。

  “陛下?那可不是谁都能见的啊!”门卫的右手在做着一个千古以来,无论人、魔、妖还是其他种族都通用的要钱的手势,“陛下日理万机,公务繁忙,整天都很忙很累的,哪里有空接见你呀?何况,你事先也没约定他。”

  “想不到魔族也有你这种渣滓!”罗比特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但他旁边的下属却恨恨不平地说道。

  “这位兄台说话可真是锋芒毕露,这样的‘嘴技’,不上战场实在是太浪费了。”门卫鄙夷地说道,“还是上了被人打回来了?”

  “你……”那下属愤怒至极,直想冲过去将那门卫暴打一顿,不过,罗比特及时地阻止了他,并从衣袖里掏出一些银元,塞进了那门卫的手里,“请笑纳。”

  “当我是乞丐一样打发吗?哼!”门卫接过之后,却一把扔在地上,“刚才大爷给你们机会,你们不要,现在你们想让大爷我再给你们机会,大爷我偏偏不给,就让你们在这里等着吧!哼!败军之将,也敢来这里耀武扬威。”

  “这位兄弟,大家都是魔族同胞,请多通融一二。”若在平时,那门卫就算有十条性命,怕也早已灰飞烟灭,但是,正所谓虎落平阳受犬欺,现在在门卫的地头上,罗比特只好陪着笑脸,说道。

  “罗比特阁下,并非我不给你们面子,而是你们先落了我的面子。我一向是有仇报仇,有恩报恩,你也别怪我。”门卫不可一世地说道。

  “再不通报,我一刀剁了你!”下属发狠道。

  “那就剁吧,反正我是烂命一条,只不过剁了我,你们这一辈子恐怕无处容身了,陛下一定会将你们赶走!”门卫鼻孔里哼出一口气,索性叉起双手,两眼望天。

  此时的佐拉正坐在魔族的圣殿上思考着神圣之城的局势。即使不用搜集任何情报,佐拉也知道,现在是人族军队占据着明显的上风。而他又听说依维斯去了神圣之城,如此一来,局势就更加明显了。佐拉可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甚至对方兵力比自己雄厚,他也仍然可以处之泰然,但是,事情一与依维斯有所关联,他便觉得自己连一丝胜算都没有。这个白发的年轻人的威力他已不止一次的耳闻目睹了。他有时甚至认为,这场战争已根本不能算是一场战争了,而是一场提供给依维斯进行个人表演的游戏。

  而佐拉虽然还坚持进兵,誓不后退,但那只不过是为了挽回一点面子罢了,因为若是此时不战自退,那么,作为魔皇的他未免尊严扫地。而在风闻人族军队将会入侵地府,佐拉倒不是非常担心。他估计,至少百分之五十的人族士兵根本就受不了地府的瘴气,到时己方zhan有天时地利等各种优势因素,即使不能战胜人族,最少也可以保自身于无虞。

  佐拉现在最期待的是罗比特的到来。一来罗比特的军队曾与依维斯的军队对垒过,对其军队战斗能力、战术各方面应有一定了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佐拉当然想对自己的对手多了解一点;二来佐拉也想知道罗比特对依维斯个人的看法。当然,他并不知道他最想见到的罗比特此刻正被挡之门外。

  “陛下,罗比特阁下求见!”毕达尔行色匆匆,走进来通报道。刚才,他在前来拜见佐拉的路上,恰好看见了门卫和罗比特双方僵持不下,虽然他官职颇高,但是,却也生怕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并不敢指斥门卫,令其放行,于是,便以最快的速度前来告知罗比特。

  “朕不是说过他一旦来到,就立刻放他进来吗?哪来这么多繁文缛节?”佐拉很不满意地说道。

  “陛下是有这样的旨意,不过,门外的卫士好像不知道,坚持不放罗比特阁下觐见。”毕达尔看着佐拉,说道。

  “混账!他们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佐拉怒不可遏,“马上给我叫他们进来,谁敢二话,就砍谁脑袋。”

  毕达尔鞠了一躬,走出去。片刻后,罗比特及其下属都被带了进来。

  “罗比特,朕千等万等,望眼欲穿,可总算等到你们了!”佐拉兴高采烈地走下宝座,对罗比特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多谢陛下!有劳陛下久等了。”罗比特说道。

  “你们这一路辛苦了!”佐拉客客气气地说道。

  “可是,陛下,门口那些侍卫的态度可不像您这样。”罗比特的下属忍不住插嘴道。他以为若没有佐拉的授意,门卫岂敢那样放肆?此刻见到佐拉如此客套,觉得他实在是虚伪得很。

  “毕达尔,你去帮我处理一下。”佐拉朝毕达尔示意道。

  毕达尔也心领神会而去。

  “陛下。”罗比特急忙阻止道,“这样的事情我已经见怪不怪了,我的下属不习礼节,多有冒犯,陛下就不要怪罪门卫了。”

  “对你不敬就是对朕不敬!嗯,咱们不要再提这个了。”佐拉摆了摆手,岔开话题道,“总之,欢迎你们重新回到我们这个大集体中,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向朕提出,朕一定满足你。”

  “可惜,我们不能战胜人族,让所有的魔族成员都享受阳光雨露的沐浴。”罗比特又是深深一鞠。

  “败在依维斯手下也不算是什么可耻的事情。”佐拉也是悠然而叹,“就连我们的军队,看来也怕是凶多吉少。”

  闻言,罗比特默然良久。

  此时,毕达尔带着刚才那门卫走了进来,那门卫诚惶诚恐,脸色惨白,嘴唇在不停地哆嗦着,刚才那跋扈的神情已再不复见。他已被吓坏了。

  “罗比特,刚才是他阻止你进来吧?”佐拉和毕达尔对视了一眼,然后,转向罗比特,问道。

  罗比特点了点头。刚回到地府的他,知道地府也像人间一样,各种关系错综复杂,得罪其中一个,很可能就会因此而得罪某个集团,那将会对自己以后的生活造成不必要的困扰。所以,接着,他便竭力地为门卫求情。

  “这位兄弟也是无心之失,而且实际上正如他所说,我们事先并没有约定陛下,是我们的疏忽,请陛下手下留情!”

  “罗比特,你不必替他求情,一个种族假如不能做到律法森严,违法必究,还有什么前途呢?”佐拉说着转向那门卫,拍案嚷道:“难道朕没有吩咐你一旦罗比特阁下来到这里就马上放行吗?”

  “有……有。”那门卫的腰几乎弯成了虾米状。

  “那刚才你为什么要百般阻挠?”

  “小的贪小便宜,以为海罗来的都很有钱,所以……”门卫战战兢兢地回答。

  “哼!你可真是目无王法啊!居然敢公然索贿!”佐拉气得连胡须都翘了起来。

  “小的知……知罪了,陛下饶命!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门卫连忙告饶。

  “如果一声知罪就可以洗刷你的罪责,那还要王法来干什么?”佐拉向毕达尔打了一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走到门卫面前。剑光一亮,鲜血激射而出,门卫的双手如同被风吹断的树枝一样掉了下去。

  罗比特本想出声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只得连连摇头,看着痛苦难忍的门卫在地上翻滚着。

  “还不给朕向罗比特阁下赔罪?!”佐拉冷笑着说道。

  “是,是……”门卫边呻吟,边抖索着双腿,颤巍巍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对不起,罗比特阁下,小的下次再也不敢了。”

  佐拉挥了挥手,让侍卫清理现场,并将手臂被砍掉的门卫拖了下去,又朝罗比特问道:“罗比特,朕想问问你对依维斯这个人是怎么看的?”

  “他看似平常,实际上却好像把一切都看透了一样。”罗比特思虑良久,才说道,“我并不能真正弄懂他是哪种人。”

  佐拉皱了皱眉,罗比特的话非但没有解开他心中的结,反倒使他对依维斯的印象更为模糊了,“朕也曾与他交过手,不过,根本就没有机会了解他,可否尽可能再说得详细一点?”

  罗比特耸耸肩膀,“我只能说他看似浅薄,内蕴却极深。自古以来,年纪轻轻便身怀绝技者无不眼高于顶、不可一世,但是,在依维斯身上却完全看不到这种东西。而且,他似乎根本就对霸权无动于衷,霸权仿佛是他最不想得到却无可奈何得到的东西,我从未见过如此淡薄名利之人。”

  “不要霸权?淡薄名利?那他为什么要成立什么前进军,还当什么总统领?”佐拉大为诧异,问道。

  于是,罗比特就自己的了解向佐拉上了一节关于依维斯的课……

  “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好一会儿,佐拉才回过神来,“关于他的故事荡气回肠,真可以写成一部史书了。”

  “其实,我对他的了解也不过是凤毛鳞趾,十之一二罢了。”罗比特补充道,“对于依维斯,我们似乎永远也不能依据他过去所做的一切,去猜他下一步会做出什么决定,他像空气般不可触摸。比如原来本以为他的师兄西龙为我军所杀,他一定会趁机报复,谁知道他却以异乎寻常的宽宏大量主动和我们议和。再比如陛下大军在阿里亚城与人族军队对垒的时候,依维斯的师傅也在里面,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他会马上发兵相助,谁知道他竟然无动于衷,无论如何也不肯发兵前往。此人被称为救世主,确非浪得虚名,我罗比特败在他的手下是心服口服。”

  佐拉想了解的正是罗比特投降以后人族怎样对待他的问题,于是,立刻又催促罗比特对当日投降之事细细道来。

  于是,罗比特又开始了他的叙述,在讲述的末尾,他说:“依维斯温和之至,完全保存了我们作为一个战败国的面子,投降于他,我虽难免有屈辱的感觉,但在当时却没有被屈辱的事实。在他面前,你会情不自禁产生一种被作为一个平等的生灵看待的感觉,不像面对其他的人族,总会觉得他们以鄙夷和不屑的眼光看我们魔族。”

  佐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看来,佐拉也在开始考虑投降的事情了。罗比特打量着佐拉,心里想到。

  “还有问题想问你。”佐拉揉了揉脖子,说道。

  罗比特鞠了一躬,“陛下有什么问题,只要我知道,必定会详细解答。”

  “呃……你觉得对方与我们议和的几率有多高呢?还有一旦我们放弃进攻,撤回地府,对方是否会乘胜追击,妄图将我们一网打尽?”佐拉的语气难免有些犹豫。

  “很大。只要我们和对方签订和约,依维斯应该也不会挥军追击。”

  “你凭什么断定他们不会挥军追击?”佐拉问道。

  “如果他是那种人的话,他早就将我们斩尽杀绝,那样一来,我恐怕在海罗国就已经死了,更不会有机会在此晋见陛下,聆听陛下的教诲了!”罗比特恭恭敬敬地答道。

  佐拉面有喜色,“那就再好不过了!”

  **********

  “圣皇陛下:日前对方之总统领依维斯曾来此与我商议议和之事,根据他的说法,只要我们遵守如同海罗一样的条件,双方即可平息战火,相安无事,还有,他也承诺,人族不会有进一步行动。”佐拉手里拿着多纳尔送来的紧急军事信件。

  “陛下,我军长途奔袭,现在已精疲力竭,士气低沉,势难再战。对方的条件可说是相当宽厚,如不依从,恐惹事端。望陛下三思!”

  佐拉托住脑袋,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虽然早已知道己方断难再胜,而且,也一早就在思虑着投降事宜,但是,甫一接到这样的消息,一时之间,他还是觉得难以接受。毕竟,他为这场战争付出了太多太多了。

  “陛下有何决断?”此时,毕达尔也已将信看了一遍,问道。

  “如不降之,岌岌可危;如若降之,丧权辱族,吾将以何面目去见先祖?更以何面目去面对魔族万民?”佐拉愁容满面。

  “陛下,现在可是我们与对方议和的千古良机,如果不好好把握,那将可能铸成更大的错误。”毕达尔深深地鞠了一躬,“望陛下早下决断!”

  “朕又何尝不知道呢?只不过,我怕依维斯是故意设下圈套,让我们钻进去。”佐拉揉了揉双眼,“我军杀掉了他的两个师兄还有他的师傅,对比来说,可是比罗比特严重多了,我就怕他是以罗比特来做饵,引我们上钩。”

  “但目前我们已是穷途末路,而且,如果依维斯想杀掉我们,他大可以举军来攻,凭人族现在的实力,应可轻而易举将我们打败。因此,依微臣看来,我们也只好赌一赌了,赌他没有心存他念,而是全心全意平息战火。”毕达尔低声说道。用整个魔族的命运压下去,这样的赌注未免也太惊世骇俗了。

  佐拉沉默不语。败局已定,假如在大规模撤回地府时,人族背信弃义,突然发动进攻,那么,魔族吃的亏就大了。而因为如果将军队留在大陆上,至少也可以起到牵制之势,让人族有所顾忌,不会像回撤之后那么被动。

  大殿变得一片沉寂,几乎连一颗灰尘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可以听得非常清楚。毕达尔的呼吸由于这沉闷的气氛而越来越是浊重。

  “陛下,不如叫罗比特来商量商量,再作决定吧?”毕达尔聆听着自己清晰的心跳声,说道。

  佐拉摇了摇头,“不用了!就照你说的做吧!我们赌一赌,但愿依维斯说话算话。”

  *************

  “魔族投降了!魔族投降了!”

  圣历2110年11月15日,寰宇大陆的大街小巷都在传播着这个消息,到处是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人们穿着节日的盛装,迈着欢快的脚步,大声地欢笑,放肆地庆祝着。许久以来,给全人类的生活带来无数血泪和不可磨灭的战争阴影终于烟消雾散了。

  魔族军队一个个耷拉着脑袋,相比于来时的耀武扬威和不可一世,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尊严和荣誉可言了。

  虽然依维斯严令人类军队不能对魔族军队有丝毫的侮辱,违者将会被斩首示众。不过,魔族军队还是受到了人类的“热情招待”——鸡蛋、番茄这些惯用投掷物使他们的身体变得又黄又红,一脸的狼狈。魔族对此也无法表示抗议,人族军队确实依照协定并无对他们有秋毫之犯,至于其他平民百姓,虽然依维斯有着非凡的权威,但却又怎能强制他们不发泄自己心中的怒火呢?如此一来,不但是平民百姓,就连许多士兵也换上平民百姓的服装,偷偷地潜入人群之中,加入了侮辱魔族士兵的行列。在扔鸡蛋之余,偶尔也扔过去了几块砖头,把魔族士兵打得头破血流,官方对魔族军队的解释是:总有些暴民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对此我们只能深表遗憾,是我们的工作做得不够好,以后(还有以后?)一定会加以改进。而且,你们也太不经打了,居然给鸡蛋和西红柿扔得头破血流,太不可理解了!

  人类的做法是有欠妥当,但如果联系到魔族给人类带来的巨大伤害,其实,也很可以理解他们的怒火和他们的过火做法。

  另一方面,为了顾全大局,魔族军队虽然内心愤恨不已,却又不能反抗,因为一旦反抗,依维斯很可能会撕毁和约,一鼓作气将魔族赶尽杀绝,魔族军队之中谁都不愿见到出现这样的状况。

  魔族军队的总指挥多纳尔羞于见人,用布蒙住了自己的脸孔,在一阵阵冷嘲热讽和叫骂声中穿梭而过,这大概是他生平之中受到的最大的而且又不得不忍受的侮辱。在他的手臂上,他用刀划出一道道疤痕,左手臂的疤痕代表被鸡蛋扔中的次数,而右手臂则代表被西红柿砸中的次数,另外,肚皮上也赫然有几道疤痕,那是他被砖块扔中的次数。他要使自己时刻铭记这段屈辱、仇恨,并告诉自己以后会回来报仇。据说,当多纳尔回到地府的时候,他左手臂疤痕数为七十八,右手臂为三百零四道疤痕,而肚皮上则有四十道。

  神圣之城的军队也都准备解散,当然是回到原来他们各自的地方,完全可以想象到他们一旦回到自己的国家应该受到怎样热烈的欢迎,因为就是现在也已经有不少人在神圣之城附近和里面日夜歌舞,庆贺人族得胜,并热烈地赞颂为了人族的命运而搏杀的士兵们。

  本已让战争累垮了的士兵们受到了褒扬后,觉得自己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由过去的埋怨战事频繁转化成欣喜不已。不过,只有生者才真正享受到作为勇士的光荣,至于那些死者,虽然还不至于无人纪念他们,但是,他们对于人们的歌颂又有何知觉呢?然而,这又是最无奈的事情,总是需要有人牺牲才能够换来自由和和平,哪怕无人记得他们的名字,但他们作为人类发展的阶石的荣誉拥有者却是不可否认的。

  作为东、西部联军盟主的天行在神圣之城当众发表了一番演讲。内容不外乎是士兵们如何风餐露宿如何浴血奋战如何不畏千辛万苦不怕牺牲才终于战胜了魔族军队,令魔族军队屈服,还人类以和平。而当初在阿里亚城又是何等辛苦,条件又是怎样的恶劣,“由于物资紧缺,士兵们天天吃草皮、黄泥填肚子。然后,还要上阵对付那些穷凶恶极的魔族军队,他们真是太伟大了!”

  当然,在这其中天行也提到了依维斯的名字。“依维斯,年少有为,实乃人类之福,作为东、西部总盟主,老夫为人族拥有如此才俊而欢喜不已。”当时,这句话使星狂忍不住愤愤不平地嘟囔了一句:“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在称赞总统领还是在自吹自擂。”不过,依维斯本人则一笑置之,他本来就只想实现和平,让人类过得更好,从来就没有打算过争什么名利。

  最后,天行又说到以后人类应该怎样精诚合作,使所有的侵略者都死心,对寰宇大陆望而却步。他捋着胡须,拍着胸膛保证,“只要有我天行在的一天,便不会让外族得逞,便会全身心为人类谋取幸福!即使是牺牲一己之性命也毫不足惜。”

  “看他此刻神情激昂的样子,多么像是一个热血青年啊!”莫问不无嘲讽望了台上的天行一眼。

  “是啊!难得这么老了还这么有热情,真伟大噢!不过,为什么他对在阿里亚城的惨败和窘境却绝口不提呢?”星狂的嘴巴也没有放过天行。

  但是,台下的其他听众却听得如痴似醉,纷纷高呼着“人类万岁,天行万岁”的口号。暴雨般热烈的喊声、掌声连绵不绝。这使得星狂连连感叹:“愚昧的人类啊!你们只在乎那些只会做表面功夫的人,却把真正的救世主给忘记了。”

  而在这个时候,星狂口中的“救世主”居然在凳子上令人吃惊地睡着了!而“救世主”的心爱之人——璐娜则在一旁为其扇风。

  在天行的演讲之中,令莫问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作为东、西部总盟主”这一句话,因为这句话竟然在一个小时的演讲之中出现了整整25次,可说是“惯用名词”。

  在演讲的最后,天行请依维斯出来作一番演讲,“本人,天行,现在以东、西部总盟主的身份请刚才在谈话之中所提及的绝世少年依维斯出来发表他的演讲,请大家鼓掌热烈欢迎!”台下掌声如雷。

  这可急坏了璐娜,她连连用手去推依维斯,“快醒醒,快醒醒,到你了,到你上去演讲了,天行前辈叫你了!”但是,依维斯怎么也醒不过来。

  “依维斯,快点醒过来啊!快啊!”璐娜急得脸孔发红,一脸的窘态。

  莫问转过头来,想了想,问道:“依维斯是不是喝过酒了?”

  璐娜侧着头想了想,“是喝过那么一小杯酒……”

  “这就对了!”莫问恍然大悟,“依维斯可是出了名的一杯即倒。”

  “那现在该怎么办?”璐娜焦急万分。

  “还能怎么办?”莫问双手一摊,“扶他回去,早点休息,过了今儿,他就会醒过来的。”

  “但……但现在可是要演讲啊!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莫问,你快帮帮我啊!”璐娜说道。

  “如果你忍心的话,就把依维斯推进水里吧,他应该会立刻清醒过来。”莫问揉了揉脖子。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风凉话?”璐娜哼了一句。

  “我说的,句句都是真的。”莫问一副含冤莫辩的样子,他说的确实是实情,只不过,他的表情和语气却是那样的玩世不恭,也难怪璐娜会误会他了。

  璐娜绷紧着小脸,“要是依维斯醒了,他可不会跟你客气,哼!”

  莫问心头一酸,醋意又忍不住地翻了上来,谁让自己偏偏喜欢上了璐娜,喜欢自己最亲密的朋友的爱侣。而这样默默地喜欢一个人应该是世界上最凄凉最辛苦的事情,因为只能把这分爱意永远地深藏在自己的心里,只能一个人去承担因为爱所带来的痛苦和折磨。

  “好吧!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好了,你现在把依维斯带回去。”莫问正色道。

  “你要代替依维斯上台演讲?”

  “这种高难度的事情只有天行前辈才做得好,我和依维斯都一样不是那块料。”莫问讥讽着说道,“如果让我去演讲还不如让我去死。”

  璐娜松开了莫问,又转而推了推依维斯,“唉,我看他是太累了,一时半会估计醒不过来。”

  莫问没有答话,只是扭头向天行走去。看着这些平常却又异常温馨的场景会让他的心忍不住又泛出一阵阵酸疼,想着想着,他甚至几乎有一种落泪的冲动。

  “什么?依维斯睡着了?”天行的嘴巴大张,好久也合不上去。

  “他喝了点酒,因此……你明白的。”莫问幸灾乐祸地笑着。

  “那……那就不能把他叫醒吗?现在可是群情汹涌啊!”天行猛摇着头,望着台下激动得几乎失控的人群。

  “没办法。”莫问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连璐娜都叫不醒他。”

  天行哑口无言。

  “就这样了,我赶着扶依维斯回去休息呢。”莫问抛下了这么一句话,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天行愣了好一会,才无精打采地说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太没有责任心了!丢下这么大一个烂摊子,让我这个东、西部总盟主来收拾,太过分了!”他才意识到,原来演讲并不是那么好玩的,原来公众的掌声和狂热有时也会变成一种折磨。

  史载:圣历2110年11月25日,魔族军队彻底撤回地府,但他们给这片大地所留下的痕迹并没有因为他们的离去而被抹掉,人类无法忘记这段刻骨铭心的岁月,无法忘记自己曾经受到的伤害。

  表面上看来,人类终于恢复了安定,接下来就该团结一致,重建家园了。但是,从史实看来,似乎并非如此。自此以后发生的一切,一步步地悖离了人们的推想和一厢情愿。历史就像一只不受控制的野马,踢踏着它狂野的步伐,将一切预言家的预言践踏得一无是处,将人类从一个深渊逐渐带向另一个深渊……

第九章 烽烟平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