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密谋

    

  当佛都在自己的会议室中听完天行略带夸张语调的叙述后,情不自禁地连声叹息。依照天行所说,依维斯的妻子璐娜身上藏着可能会对整个人类造成危险的妖怪王,一时之间,佛都本来准备坚决拥护依维斯连任的决心也不可避免地有所动摇。

  “这可怎么办啊?太可怕了!那可是妖怪王。”饶是佛都胆色过人,还是忍不住冷汗直冒,喃喃地说道,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妖怪王的销声匿迹居然会与依维斯相关,而且,一向以暴虐著称的妖怪王竟可为了一个女子而付出自己的生命。紧接着,他又想起自己却亲手杀死了非常喜欢自己的女人——虽然她的确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但两者相比之下,自己简直太狠心太残忍了。

  看来,我比妖怪王也不如呢!佛都在心里自责着。

  “依维斯贪恋女色,会耽误人类的前途,会把我们带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一定不能让他连任,而且,最重要的是要杀了他的那个妻子以绝后患。”天行怂恿着佛都。

  “可是,废除了依维斯,人族可就岌岌可危了,说不定魔族会趁机卷土重来。”佛都定了定神,说道。

  “难道你就不担心妖怪王复出吗?他能够化为璐娜的心,也肯定能够重新变回原状,贻害人间。魔族相对于妖怪王来说,哪一个更可怕一点,我相信你也心中有数。”天行加重语气。他知道佛都是西部的关键人物,只要说服了他,西部其他的人也就容易解决了。

  “但假如没有依维斯,我们人族早就不存在了,他对我们人族已经是不可或缺的了。”佛都依旧一个劲儿地摇头,“而且,我们也不一定要逼依维斯下台,只要他答应杀死璐娜,不就可以了吗?”

  “你觉得以依维斯的性格他会杀死璐娜吗?”天行冷笑一声,诘问道,“我就是担心他不肯杀掉璐娜,才出此下策。”

  “我不是依维斯,我不知道。”佛都望着天行,“天行前辈,依维斯毕竟是人族领袖,我们应该给他时间,不能够把他逼得太急。”

  “我也是为整个人类着想,你以为我就不想依维斯继续好好地当他的总统领吗?”天行辩白道。

  “说得好!”佛都早就已经识破了天行的用心,却满面笑容地说道,“不过,依维斯辞职之后谁还能担此重任?天行前辈您深居简出的,又不惯尘俗的束缚,会愿意当这个总统领吗?”

  天行一听就知道佛都语含讽刺,脸孔微微一红,“佛都亲王已堪当此重任,至于老夫,恐怕是年老体衰,有心无力了。”

  “我?就现在来说,我比依维斯差劲多了,根本难以服众。”佛都摇了摇头,“而且,万一依维斯不同意呢?他一发起怒来我们谁能够抵挡得住他?不过,以天行前辈的修为,应该也可以阻止依维斯了,要是这样,我当然也会同意天行前辈您的意见。”

  “这……”天行不胜犹豫,说抵挡不住,太丢脸,说能够抵挡住,又太不合实际了。心里对存心让他难堪的佛都恨恨不已。

  “不过,就算天行前辈您可以挡住依维斯。”佛都脸上堆满着平和笑容,“但是,又有谁能够阻挡得了前进军的进攻呢?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不好收拾了。天行前辈您对这个有什么看法吗?”

  “但是,无论如何,我们也不能因此而任由依维斯这样任性下去。”天行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压抑下自己满腔的怒火,“而且,依维斯大概也不会愚蠢到以一人一支军队对抗整个人类吧!”

  “只要天行前辈能够提出一个万全之策,我佛都一定赞同不让依维斯继任。”佛都依旧是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

  天行想了想,心知自己无法说服佛都,便只好说道:“既然如此,就依照你的提议,让依维斯杀了璐娜,如果他不杀的话,再作打算。”

  佛都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这下子,他没有反对的理由,不过,他实在不敢想象将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依维斯了,应该知道以依维斯的性格,答应杀死璐娜是绝不可能的,但是,他又忍不住抱有一丝希望。

  *************

  “副总统领……”佛都的书记官欲言又止。

  “顺其自然吧!”佛都微微一叹,在他心目之中,唯有依维斯能够掌控全局,能够使整个人类稳步发展,其他的不论是谁都不具备这个能力。而天行,则早已被事实证明并非是一个合格的统帅。

  “为什么您会不同意天行前辈的意见呢?”书记官问道。

  “他并不是什么好人,这个世界的平衡恐怕将会因为他的复出而被打破。”佛都叹了一口气,不屑地说道。

  “不会吧,天行前辈当初可也是叱咤一时,领导东、西大陆盟军对抗魔族军队,还被传为美谈呢!”书记官质疑道,“而且,要是没有他的话,恐怕我们人类早就灭亡了。”

  “要是没有他,也许事情不会搞得那么复杂,至少依维斯当时不会任由人族军队连连惨败。”佛都神色黯然地摇了摇头,“当初,我听信了他的话,拥护他当盟主,并将埃南罗所有的精英部队都交在他手上,可是结果呢?由于他那不必要的‘仁慈’,挥军到阿里亚城,使我军蒙受沉重的打击,甚至还牺牲了我们埃南罗最出色的两位将领。哎!当时的我并没有看清楚整件事情,现在说起来未免有点事后诸葛的味道,但事实如此,除了后悔我别无其他选择,而这也是我生平所做过的错误决定之中最重大的一个。”

  “可是,他那也是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无可厚非。”书记官想了想,说道。

  “在打仗中,作为一个主帅要考虑的是怎样才能不因小失大,如果人道主义会让军队蒙受更为沉重的打击,那人道主义要来何益?”佛都反问道。

  书记官点了点头。

  “而这一次,他本来已经隐居了五年了,在这五年之中,人类的一切都是一帆风顺,为什么他一出来就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我最担心的是,假如我们送走了依维斯,恐怕就要进入天行的灰色统治了,而他会把人族变成什么模样?”佛都忧心忡忡地说道,“从他过去直到现在的所作所为来看,他绝对不是一个甘于寂寞和平凡的人。”

  “这么严重?”书记官一脸愕然。

  “呵呵,有没有这么严重,你继续看下去就知道了。五年以前我对你说过什么,还记得吗?”佛都苦笑着说道。

  “您对我说过天行最终一定会复出。”书记官想了想,答道,继而,脸上现出钦佩的神色,“副总统领,您果真是料事如神!属下五体投地!”

  “并非是我料事如神,而是我太了解天行这个人了。”佛都紧紧地皱着眉头,说道,“为了得到自己所想要的东西,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最使人担心的是,他在做那些事情的时候还可以装出道貌岸然的表相,那不知道会迷惑多少人!唉!如果天行真当自己是依维斯的长辈的话,他就不会那么急不可耐地告诉我这个消息,而应该是尽力地劝服依维斯,他的意图简直再明显不过。”

  书记官若有所思地点头。

  “但愿依维斯能够放下儿女私情,不然,我们人族恐怕又要面临一场****了。”最后,佛都扶着长桌,浩然长叹道。

  ***************

  圣历2115年10月20日,东部大陆。

  当初,如果不是天行率兵去援救阿里亚城,恐怕东部那些国王们个个都得困死在那里,而现在,元老院的主角又还都是那些人组成。因此,当天行携带着他的徒弟若炎来到东部,他受到了远比在西部更为隆重的欢迎。

  元老们让天行举行一次个人演讲。在他的演讲过程中,他几乎每一句话都被人们如潮水一般的掌声打断,台下的人见到他就好像见到神仙一样,这让天行大为得意,以至于事隔很久之后,还不时地回想和对别人说起当时的情景。

  天行的演讲内容主要是对现阶段的人类发展作出了肯定,并热烈地歌颂新政策(这个时候,他已经“忘记”了自己几年前是怎样反对依维斯实行新政策的了。),而在说尽好话之后,天行又稍稍做了一下贬抑,“自然的,也存在着某些不足,比如人民的生活并不均等,仍然存在着不公平的现象,这将是下一任总统领亟需解决的问题。”随后,他又情不自禁地提起了自己当年是怎样为人族鞠躬尽瘁、呕心沥血的,“在阿里亚城那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我那满头的黑发变成了白发,我的体重足足瘦了二十斤!但是,这些都是值得的,只要能为人类尽一点力,就算要我天行把自己的性命搭上去,我也义无返顾。”(说到这里的时候,台下掌声如雷。)最后,天行又说起自己是怎样度过这五年的,“我天行生性淡泊,不喜热闹,在永久之谜的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然而,我想念着你们,想出来看看你们到底怎么了,因此,我不惜放弃最能让自己得到享受的生活,千山万水地过来看望你们。”

  这一次演讲,从头至尾,天行可谓是赚足了面子,甚至在他说结束的时候,台下还有人要求他继续演讲。不过,在演讲会之后发生的两段小插曲却是天行永远不想记起也不想提起的。

  第一段小插曲是每一个与会者都收到了一份由东部元老院派发的厚礼,对于这份厚礼,东部的元老们的解释是现在世界太平,人民安居乐业,而天行一出来,就好像是阳光普照,派发礼物给他们是想让他们感受到太阳般的温暖。不过,在暗地里,人们传说的理由却是:元老院为了让天行得到满足而煞费苦心,他们特意利诱人们,只要出席了会议,并营造出热烈的气氛,便可得到相应的报酬。因此,当天的气氛才会那样“热烈”,人们对天行那陈词滥调式的演讲反应才会那么“良好”。

  而第二段小插曲则是由于人们争相抢夺礼物,而领到礼物的人又过分激动,拼命地乱蹦乱跳,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乐不可支一样,因此,导致局面十分混乱,甚至,发展到最后,场地倒塌,人们前推后挤,一发不可收拾。结果有1003人当场死伤,340人重伤不治,5000多人受了轻重不一的伤。伤亡人数相当于一场小型战争,这也成为史上最严重的非战争伤亡事件,史称“10月20日大惨案”。

  第二天,东、西大陆的报纸纷纷报道此事,或明示或暗示东部组织不力,天行处事欠妥。死者的家属们对此更是怨声连天,骂不绝口。这使天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黑着一块脸,好像谁欠了他钱一样。

  三天后,天行与东部元老们正式会晤。

  “各位,此次我从永久之谜出来,本意是想去看望依维斯,想不到却由此发现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天行站起身,徐徐说道。在说话的时候,他大概忘记了几天以前他在演讲会上是说他复出是为了看望那些人民了,好在元老院的其他人也像他一样健忘,不然的话,一旦有人提起,恐怕天行又免不了要尴尬一番。

  “什么大秘密呢?”在座的人面面相觑。

  “这个秘密关乎到在座的各位,甚至是整个人类的生死存亡。”天行的卖关子令在座众人的耳朵竖得老高。

  “天行前辈,您倒是快说呀,究竟是什么事啊?”性急的和源站起来问道。

  “各位是否还记得妖怪王撒马拉呢?”天行并不搭理和源的问话,只是示意他坐下,并问道。

  “当然记得。”耶律齐率先答道,“当初,就是他率领着魔族的高手们,一举歼灭了神族,震惊寰宇,不过,之后他便消逝无踪,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在何处,大家都以为他已经死了。莫非,有关于他的消息?”

  “正是如此,撒马拉根本就没有死,他还活着,而且,他就置身在西部一个我们怎样也想象不到的地方。”天行郑重其事地连连点头。

  “什么?妖怪王没死?”几乎所有的元老都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面色大变,“天行前辈您真的打听到了他的下落?”

  天行微微一笑,认为自己已经撩拨起众人的兴趣,是到揭破谜底的时候了,便说道:“没错,我知道他的下落,他就在西部大陆,就在阿尔斯山,就在依维斯的妻子璐娜的身体里面。”

  “不会吧?这怎么可能?”耶律齐先是大吃一惊,后来又疑虑重重地问道。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天行表情严肃,开始向元老们叙述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听得元老们时而蹙眉,时而大叫,时而顿足,一个个垂头丧气,如丧考妣。

  “怎么办?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这可不是儿戏!”待天行讲完整件事情后,耶律齐问道。

  “你们认为该怎么办?”天行不答反问道。

  “先杀了依维斯,然后再杀了璐娜,以绝后患。”和源粗着嗓子嚷。

  “你在开玩笑吧?杀了依维斯?恐怕你还没有近他身,自己的头已经不知道飞往那个地方了。”耶律齐答道,这也是在座所有人最担心的问题。

  “杀依维斯是不可能的,西部的佛都认为应该让依维斯答应我们的条件,杀了璐娜,然后我们才让他继续当总统领,你们认为呢?”天行说道。

  “他要是把璐娜杀了,我们当然没有什么意见,但要是他坚决不杀呢?”耶律齐问道,曾经吃过失恋苦头的他深深知道,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要令一个普通男人杀死自己最亲爱的女人都几乎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是依维斯呢?

  “也只好听之任之,依维斯势力庞大,我们哪里敢动他分毫,与他为敌岂非是自找苦吃?”天行皱着眉头,故意这样说道。

  “要是这样的话,他肯定不会杀了璐娜,反正杀不杀结果都是一样,依维斯又不是傻瓜。”和源耸耸肩膀,自作聪明地说道。

  “天行前辈您真的是这么想的吗?那我们岂不是等于逆来顺受?”耶律齐不解地望着天行。

  “除了这样,我还能有别的想法吗?”天行摇了摇头,一副无奈的样子,“我手头上并无一兵一卒,而依维斯手上则有千军万马。”

  “那您是说您不想管这件事情了?”耶律齐焦急万分,“要是您抽身事外,那我们还能怎么办?”

  “不是不想管,只是有心无力啊!而且,我与依维斯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也不便亲自出面。”天行苦笑着摊开了双手。

  “天行前辈,您就不要再推诿了,只要您一声令下,我们东部所有人都听从于您。”耶律齐站起身来,环顾四方,说道。

  “依维斯的妻子身体里面有妖怪王的存在,最危险的人可以说就是他自己,他都放心,为什么我们反而不放心呢?他一定是有十足的把握,才敢放心让妖怪王继续存在的。”叶天插嘴道,“如果你们要和依维斯开火的话,我叶天第一个反对!因为那会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叶天,你的话虽有一定道理,但是,考虑未免不周。”天行不动声色地反驳着,“依维斯是因为沉迷女色,舍不得璐娜去死才不杀死妖怪王,你以为他是真的有十足把握对付妖怪王吗?”

  “依维斯放过的何止是妖怪王?他当初还放过了魔族,让他们回到自己的老巢呢!没有把握他怎么敢如此作为?”叶天反驳道。

  “说起这件事情,老夫倒是有不同的意见。”天行沉吟道,“依维斯之所以放走魔族根本就不是因为他不想多造杀戮,而是有一个惊天的大阴谋!”

  “什么?这又是大阴谋?”和源大吃一惊。

  “这个世界上的大阴谋可真多啊!”叶天却是语含讽刺。

  天行微微一笑,并不介意叶天的质疑,说道:“作为依维斯的长辈,本来我不该揭穿他,而且,这样推测似乎也难免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嫌疑。但是,事已至此,我不说不行。放走魔族军队是因为他知道只要有魔族的存在我们就离不开他,而一旦魔族灭亡了,那么,我们就不再需要他的保护,而他就当不成什么总统领了,他的功名和利禄就会都变成泡影。这就是我所说的大阴谋。”

  “天行前辈真是洞察入微,晚辈深感钦佩!”叶天讥讽地抱了抱拳,心里想到: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大概也不外乎如此吧!

  “叶天,你就不要再没事找事了,唯今之计是商议怎样应付依维斯方为上策。”耶律齐说道,“天行前辈,总之,我已经说过了,我们东部唯你命令是从!”

  “我本乃是山野之人,不该再管这尘俗之事,不过,事关重大,再加上你们这么有诚意,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天行一边捋须,一边侃侃而谈,“其实事情并不那么复杂,只要我们坚持要他杀了璐娜,而他又不愿意杀掉璐娜,那么,他应该会自动放弃下一任总统领。而就算他不放弃,只要我们不投他的票,他也只能是徒呼奈何。还有,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即使魔族再度入侵,我们也根本不用再依仗依维斯的力量了,并且,依维斯为了维护自己的光辉形象,应该也不会因为我们不选他为总统领而翻脸。”

  “如此说来,我们能够对付依维斯倒不是因为我们的实力,而是在于依维斯的心是怎么想的了?”叶天可谓是一针见血,一语道出了天行的企图。

  “这叫做攻心之术。”天行为自己辩解道。

  叶天只好摇头不迭,虽然心里十分痛恨这种做法,对他的同僚们也越来越是不满,不过,由于身在东部大陆,为了自己和自己国家的前途,他也不敢再过分撩拨众人了。

  “除此之外,我认为还应该借助媒体的力量,大肆宣扬妖怪王的危害,让所有的人都产生一种恐惧感,从而排斥依维斯。”耶律齐沉吟道。

  “不错,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我们都应该加以利用,毕竟,依维斯在这几年之中人气急升,如果没有充分的理由,我们即使能够投票让他当不了总统领,但是,恐怕还会引起人民的反抗,到时也许还得请他出来主持大局,功亏一篑,那可就太不值得了!”天行脸上呈现一片肃穆之情,心里却是喜滋滋的。

  “天行前辈所虑极是。”在座众人除了叶天之外纷纷附和道。

  “此外,也要尽量地联合西部的力量,彻底地动摇依维斯的根基。”顿了顿,天行又说道。

  “对,太对了!天行前辈您考虑得真是太周到了!”耶律齐连声说道。

  天行谦虚地摆了摆手,沉浸在未来辉煌的设想之中。

  一旦没有了依维斯,整个大陆就是我最大、最有资历,自然而然的,我也将会像他当初一样当上东、西两部的总统领,功成名就,风光无限。随后,我将在依维斯原来实行的政体的基础上,加以改进,使全人类的生活越来越好,而只要能做到这一点,百姓们必将会争相传诵我的丰功伟绩,并渐渐地遗忘依维斯。想着想着,天行的嘴角不禁浮现出一丝心满意足的笑意。

  到那个时候,整个寰宇大陆处处都将塑满我的雕像,到处贴满支持我的标语,我将受到万民的顶礼膜拜,人民将会忘记这世界上还有个依维斯,还有个青华,他们将只记得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我——天行!至高无上的天行。天行想得几乎笑出声来。

  “天行前辈,您在想什么?”耶律齐正奇怪天行好久不说话,只顾着傻笑。

  “没,没什么。”天行神色有点狼狈,“我只是在对整件事情进行通盘考虑,避免出现什么纰漏。”

第四章 密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