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尽付笑谈中

    

  阿尔斯山。

  自从天行走后,璐娜一直忐忑不安,敏感的她老担心会有什么不幸的事情发生,常常会有心惊肉跳的感觉。有时,她会忍不住对依维斯说:“我好害怕,我的心跳得很厉害,以前你在不言山死的时候我的心也这样跳过。”有时,她会紧紧地握着依维斯的双手,眼睛里充满了惊恐,额头上则满是冷汗。对此,依维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实在不愿意璐娜这么担惊受怕,只好一次次地好言相慰。

  “我不是怕死,依维斯,我只是怕死了之后便不能和你在一起。”面对依维斯的劝慰,璐娜有点激动地说道。曾遭受过痛苦,而现在变得很幸福的人,会比平常人更加害怕幸福的消逝吧!

  “你不会死的,即使你死了,我也要从阎罗王手中把你抢回来。”依维斯则总会紧紧地拥抱着她,这样答道。

  此时,璐娜总会浑身发抖,可怜兮兮地将头埋进依维斯温暖的怀抱之中。

  圣历2115年10月25日,几乎所有东部大陆的报纸都以头条刊登了妖怪王藏在璐娜体内的消息,甫一听到这个消息的璐娜面色苍白,浑身颤抖,冷汗直冒。而依维斯则无比镇定,仿佛这些事情他一早就预料到了一样。

  “不用担心,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坏得不能再坏了,以后只会变得更好!”依维斯柔声对他美丽的妻子说道。

  “我怕自己连累你,如果真的不行的话,那就让我去死吧!”璐娜颤声说道,“依维斯,有时死也是一种解脱,不是吗?”

  “傻瓜,尽说些傻话,我们不是说过要一起面对人生的风风雨雨,永远也不分离吗?要是你离开了我,我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依维斯将手指放在璐娜润滑、闪着亮光的嘴唇上面,璐娜的情绪这才慢慢平复,备受煎熬的她近来身形比之前已瘦削了不少。

  “可……”璐娜欲言又止。

  “你不是相信命运吗?”依维斯深深地望着璐娜,后者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那你就该知道,命运是在考验我们,它先让你救了我,让我们俩在一起,度过一段幸福的时光,然后,就开始考验我们,而这一次,就是它对我们最大的考验,只要度过了,我们就可以一生一世永不分离。过去是你让我复活,重新拥有生命,现在轮到我保护你了,你相信我的力量吗?你不会放弃的,对吧?”依维斯紧紧地握着璐娜的双手。

  璐娜感动地望着依维斯,一阵默然,依维斯则以坚定而充满柔情的眼神回望着她。

  不过,好不容易使璐娜平定下来,依维斯却又要应付他那两个怒气冲冲二来的朋友。

  “依维斯,今天的报纸你看到了没有?”莫问脸上青筋暴凸,又急又怒。

  “看了。”依维斯微微一笑。

  “看了?那你居然还可以这样无动于衷?你怎么了?”莫问扯高喉咙,说道。

  “该来的总要来,挡也挡不住;该去的总要去,想留也不可能。”依维斯处之泰然。

  “难道你就不能主动一点吗?就这样任由天行为所欲为?我真是弄不懂你,为什么可以如此镇定,难道你一点也不在乎你和璐娜之间的感情吗?”

  “我和璐娜的感情谁也无法破坏!至于他的做法也是意料中事。”说完,依维斯抿着嘴唇点了点头。

  “那你有没有想过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莫问耐住性子,问道。

  “不会有任何后果,要是有后果的话,那就是我和璐娜会永远在一起。”依维斯轻轻地笑了笑,毫不在意地说道。

  “天真!就算是三岁小孩都能够想到,东、西部的人会过河拆桥,会联手对付你,你将很可能无法继任总统领之位,而这个位置将被天行这个老家伙抢占,于是,你的理想和抱负就再没有实现的机会了。而且之后,天行也不会放过你们。难道这些后果还不够严重?”莫问一连串地发问道。

  “水来土掩,兵来将挡,你放心,璐娜和我都不会有事。”依维斯依旧无动于衷。

  “依维斯,还是不要掉以轻心好一点,天知道他们会用什么手段来对付你。”一直在一旁瞪着眼保持沉默的魔武插嘴道。

  “我知道。”依维斯正色说道,“而且其实,就算全世界都反对我,你们两也不会弃我而去,有你们这样的朋友,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我们真的没事,莫问。”璐娜接嘴道,“以前是我没想通,但现在我想通了,连累你为我担心,真是不好意思。其实,人是生活在现在的,只要拥有现在,哪管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呢?正如依维斯所说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担心是多余的。”

  “我看你现在都成了依维斯的传声筒了,依维斯说什么你便以为什么是对的,其实这小子的话你那能全部都相信呢?”莫问连连咬牙,“璐娜,你们这样不行的,对付天行这种人不能这样仁慈,应该是他不仁我们便不义!”

  “对,让我俩去把他干掉,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魔武附和道。

  “整天又打又杀的,你们不觉得很烦吗?”依维斯眉毛往上一扬,“好了,为了庆祝璐娜想通了,等一下我们一起去喝酒。”

  “别妄想转移话题。”莫问不情愿地说道。

  “喝酒算什么转移话题,看我这次怎么将你们俩灌醉!”依维斯说着站起身来,“璐娜,你也一起去。”

  ***********

  圣历2115年11月5日,一大早,依维斯便接到东、西部元老院的通知,说是假如依维斯不杀了璐娜,他们将不可能再度将依维斯选为总统领。

  “依维斯总统领,您在任之际功绩非凡,使人类社会的各个方面都得到了空前的发展,我们实在不愿意做出这样的决定,但是,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恐怕会引起社会****。因此,经过通盘考虑,我们只能做出这样遗憾的决定。”通知的最后这样写道。

  看完之后,依维斯百无聊赖地耸了耸肩膀,对莫问和魔武说道:“真没新意啊!用来用去都是这一招。”说完,他当即给东、西部元老院做了答复。

  几日后,“诸位,依维斯给我们的答复是:绝对不会杀了璐娜。”在东、西部元老院联合会议上,天行说这句话的时候面无表情,让人分不清楚他是高兴还是沮丧,“看来,我们唯有改选总统领一途了。”

  “不错,在原则问题上,我们绝对不能妥协。”耶律齐大声附和道,“而且,对他,我们也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难道就没有折中的办法吗?”佛都却一脸的不悦,“我还是坚持认为我们不能没有依维斯,还有,为了那个理由不让依维斯继续当总统领太牵强了。”

  “根本就没有什么牵强之处!”耶律齐一口咬定道,“妖怪王的威力你又不是不知道。不错,虽然依维斯是拯救过整个人族,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这样就允许他将我们整个人族带向绝境。”

  “依维斯将我们带向绝境?”佛都难以置信地连连摇头,“谁都知道自他上任之后,整个人族进入一个全速发展时期,形势大好,耶律齐阁下,你这样说好像太主观了点吧?”

  “我并不是否定他的功绩。”耶律齐说道,“我只是说我们必须主宰自己的命运。”

  其他人也纷纷赞同耶律齐的意见,佛都只好在心里长叹不已,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他虽然不愿意,但是,胳膊又怎么能扭得过大腿?他也是无可奈何。

  紧接着,在天行的倡导之下,会议决定依维斯自动辞去总统领的职位,而东、西两部新一任的总统领将在随后选出。不过,随后进行的推举候选人方面令天行心伤不已,东、西两部的元老居然连提都没有提到他的名字,候选人均是在原先各个国家的国王选出。在这个时候,天行拼命向他的徒弟若炎打眼色,希望他提出自己,然而,若炎却一直低着头,好像完全没有看到天行一样。天行只好作罢。

  这个笨蛋!天行在心里不禁骂着。

  推举完候选人之后,经过一轮的投票,结果是耶律齐由原来的东部副总统领升任为东部总统领,而佛都则众望所归地成为西部总统领。

  “现在,东部和西部都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评选结果出来后,天行站起来,强自打起精神,说道,“希望以后我们人族能够迈向一个更高的境界。”

  天行此次演讲非但简短,而且全无新意,跟以往的滔滔不绝、意兴飞扬完全判若两人,令在座的长老们大为惊异。本来已做好长时间、频繁热烈鼓掌的他们只好随随便便地拍了拍掌,便为天行的演讲画上了句号。

  紧接着,是两位新任的总统领的发言,在发言之中,耶律齐的兴高采烈和佛都的若有所失形成强烈对比,使众人纷纷奇怪,为什么佛都的姿态完全不像一个新任的总统领,而更像是一个竞选失败的人呢?

  其实,佛都之所以参与竞选,只不过是害怕西部的权力落在其他比自己更不合适的人身上,使西部的大好形势遭受到破坏。当然,佛都也并不是不想当这个总统领,只是他觉得自己能力有所不足,有尸位素餐的嫌疑,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只想得到我配得到的东西。”

  “现在,我有一个提议,请大家容许我在这里提出来。”念完就职宣言后,耶律齐肃然道。

  “总统领请说!”除了佛都之外,所有人都是一副期待的样子,说道。

  “有一个人,他为我们东、西两部立下了不朽的功绩,但是,他却一直默默无闻。而一旦我们需要他,他就会在最适当的时候出现,就连这一次,要是没有他,我们也不会知道关于璐娜的那个惊天大秘密,而我也不可能站在这里这样跟大家说话。”顿了顿,耶律齐沉声说道,“至于这个人是谁,相信就算我不说,大家也都心里有数。”

  众人齐刷刷地望向在拼命地掩饰着自己脸上的得意神色的天行,“天行前辈!”

  “对了,大家说的没错,就是他!如果不是他,恐怕我们东部甚至整个人族早就灭亡了;如果不是他,我耶律齐也应该早就横尸战场,今天根本不可能站在大家的面前,并很荣幸地担任总统领的职位;如果不是他,在座的诸位恐怕也是九死一生,甚至连尸体都无处寻找。”耶律齐越说越是激动,直把天行捧得比自己的生身父母还要重要,“因此,我提议,让天行前辈担任我们东、西部的特别顾问,作为联系东、西两部的纽带。”

  耶律齐此语一出,满座哗然,天行则是面有喜色,而佛都则很委婉地表示了自己的意见,“众所周知,天行前辈乃是当世隐士,老是麻烦他恐怕不大好吧!而且,天行前辈自己也应该更属意于山水之间,这一点,他在前一阵子和我聊天时也着重提到。我们这样做岂非是强人所难?”

  “佛都兄此言差矣!天行前辈不远千里来到这里,就是想为人族多做一点贡献,如果我们连这个机会都不给他,那才是对他最大的不公平呢!况且天行前辈急公好义,又岂会为了一己的宁静而舍弃我们呢?”耶律齐微笑着说道。

  “可是,现在东、西两国都是风平浪静,进入一个稳步发展过程,根本就不需要劳烦天行前辈。”虽然本意是不愿意天行担任什么顾问,但是,在表面上,佛都却只能说得好像很为天行考虑一样。

  “我支持天行前辈担任顾问!无论如何也要把他留住。”这个时候,和源挥手嚷了一句,紧接着,其他人也是连声高呼支持天行的口号。

  佛都连连皱眉,“天行前辈年事已高,我们这是在霸占他的宝贵时间,他的想法一向都是到永久之谜去颐养天年。”佛都定了定神,说道。

  “多争无益。我们还是问问天行前辈自己的意见吧!”耶律齐说着望了在这争论过程中一直保持着沉默的天行一眼。

  “如果诸位认为老夫有能力使东、西两部紧密联系在一起,并于人族发展有所裨益的话,那老夫当然是万死不辞了,毕竟,老夫也是人族的一。”天行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继而转向佛都,“佛都总统领这样为老夫着想,老夫实在是感激不尽,但是,在当前如此混乱的情形之下,老夫也只能义无返顾了。”

  “好说,晚辈只不过是不想天行前辈您过分操劳,您能答应那可真是太好了。”佛都心里虽然无奈,却也只能虚与委蛇。

  “这样说来,天行前辈答应当我们两国的顾问了?”耶律齐兴高采烈地说道,“那么,从此以后我们该改称您为天行顾问了!”

  “叫什么都无妨,说来说去这也不过是个称谓罢了。”天行笑着说道。

  佛都心知一旦天行当上了两国的特别顾问,就等于是当上了总统领——虽然在称谓上有所区别。而这样一来,自己和耶律齐虽然在称谓上与以前有所不同,但是,真正的权力却可以说没有任何变化,以后,东、西两国的一切事务、大大小小决策恐怕都会受到天行的左右。不过,事已至此,佛都虽然十分不愿意,却也只能听之任之。

  走了依维斯,来了天行,真不知道寰宇大陆以后会变成什么模样。佛都忧心忡忡地想到,以他对天行的了解,他完全可以猜想得到天行将不会依照依维斯的模式继续发展下去,而会加以“创造性的发展”。而像天行这样十分欠缺大局观更没有管理国家的经验的人,不存心推行什么变革恐怕还好一点,一推行变革那将很可能把人族弄得一塌糊涂。佛都甚至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只要天行当上十年顾问,那么,魔族一定会再次入侵。

  耶律齐啊耶律齐,这一次你的如意算盘恐怕要落空了!天行岂是那么容易给你利用的?佛都继续想着。他当然清楚耶律齐拼命地推举天行当特别顾问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耶律齐担心依维斯会不服气,从而挥兵寻仇,而他自己无法应付,因此,他才需要天行这个靠山,当然,另一方面,他也害怕魔族会入侵。

  人族的领袖们根本就是以一种互相利用的链子联系在一起的!想到这里,佛都又是连连叹息,惯于玩弄手段的他,并不害怕与别人勾心斗角,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已对这种你虞我诈的生活产生强烈的厌倦感。

  至于天行,此刻的他已经沉浸在未来的美景当中了,根本不在意其他人在打着什么主意。

  不过,总统领是改选了,而且,还在上面安上了一个所谓的特别顾问,但是,璐娜的问题却丝毫也没有得到解决,也就是说他们所认为的威胁仍然存在。然而,在座的长老们谁也没有提起,不知道是刻意逃避还是真的忘记了。或许就如后人评论那样,这些人只不过想“找一个理由,让依维斯下台,而璐娜事件正好是一个契机”。

  **************

  圣历2115年11月20日,虽然阿尔斯山号称四季如春,但是,深秋萧索的风和不再灿烂明媚的阳光使得周围一片灰暗,花朵凋零满地,树叶间有飘落,阵阵的凉意透过薄薄的衣衫渗进人们的肌肤,使人产生一种岁月飞逝、光阴如梭的感觉。

  依维斯居住的府邸是一座浅灰色的建筑物,作为上一任的总统领,他的居处显得很随意,从表面上看,简直让人难以相信这就是显赫一时的人族领袖所居住的地方。而这样的住所还是在其他人的强烈要求之下才修建而成的,因为对于依维斯来说,住在什么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两样。“可是,总统领,虽然您自己不介意,但是,尊夫人乃千金之躯,太差的住宿条件恐怕会对她的身体不好。”当时,那些人就是用这个理由使依维斯答应修建总统领府的。

  在这简陋的建筑物当中,有一个英气勃发,眉宇之间隐隐透露出一股君王之气的男子在侍者的后面徐徐走着。稳健而且非常正规的步伐,显示出他自小便受到了良好的宫廷训练。雍容华贵的神情更表露出他绝对不是一个平常人。不过,在他的脸上却似乎正笼罩着一片愁云。

  此人正是新任西部总统领佛都,在东、西元老联合会议之后,两国元老院因为怕依维斯动怒,暂时不敢对外公布选举结果,而是决定推举出一个代表去和依维斯商谈。这个人本来应该是特别顾问天行,但天行以自己有要事在身,而且又和依维斯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不便出面为由推辞了,结果这烫手山芋便落在佛都的肩膀上。

  来到依维斯会客室门前时,佛都迈开步伐,走进去。触目可及的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摆设。一张长台,台上放着一支笔,还有一些纸。墙壁上有几幅山水画,四周散落着几个座位。这时,房间的主人,已被公认为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人物——依维斯就坐在长台的另一端。见到佛都,他脸上绽出灿烂的微笑。

  “请坐,佛都总统领!”

  “你怎么知道我被选为总统领?”听了依维斯半开玩笑式的话,佛都脱口而出,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白发青年拨了拨他那银光闪闪的头发,“而且,一旦改选,整个西部除了你,还有谁堪担此重任?”

  佛都叹息道:“依维斯,其实只有你才是最适当的人选,我恐怕力有未逮。”

  “这么没有信心,可不像是你一贯的风格。”依维斯站起身来,一缕光线正好透过窗户投射在他漂亮的脸庞上。

  “这不是有没有信心的问题,而是有没有能力的问题。”佛都随手拖过一张凳子,准备坐下去,但是,看到依维斯是站着的,便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个大陆,没有人有资格在依维斯站的时候坐着吧?

  “言归正传吧!佛都。”依维斯若有所思地用手指敲了敲桌面。

  “在元老会中,耶律齐和我分别被推选为东、西两国的总统领,而天行则被推举为两国特别顾问,这些你大概都知道了。”佛都望了依维斯一眼,约略说道,“这一次他们是要我来和你协商这些事情,问问你的意见。”

  “那你觉得还有必要问吗?”依维斯笑了笑,说道。

  “事实上,在没有见到你之前我也已经知道结果了,而他们之所以要我来这里,只不过是对你感到不放心罢了。”佛都十分坦白地说道,“不过,见到你之后,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念,他们根本就是杞人忧天,你对权位根本就不眷恋,甚至恨不得弃若敝履。”

  依维斯笑了,“佛都,你果然是洞察入微。”

  “比起你,我不过是有些小聪明罢了。”佛都微微一哂。

  “佛都,在这五年,我所能做的都做了,也已经打下了一些根基,现在人族社会如大家所共同认为的那样,正在稳步发展之中,所谓的总统领当不当其实没有什么所谓。”依维斯收起笑容,肃然道,“如果为了所谓的总统领,要我放弃璐娜,那是不可能的。而且,不当总统领,我会有更多的时间与她相处,简直是再好也不过了。”

  “我明白。依维斯,你知道吗?其实我最羡慕你的地方不是你天赋极高,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得心应手,而是你可以来去自如,可以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

  “我理解。”依维斯注视着佛都。

  “以后呢,你就轻松了,而我则要天天和天行等人打交道。”佛都忽然又是一叹,“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好好地生活。”依维斯认真地回答。

  佛都情不自禁有一种恍然若失的感觉,“好好地生活”,听起来是那么的平淡无奇,但是,真正要做到却并不容易。至少,佛都觉得自己永远也无法得到,从小就野心勃勃的他几乎从来就不知道何谓尘世的幸福,而现在虽然有时也想过要去争取,却由于生活的惯性,无法停止下来,更无法更换另一种生活方式。在别人眼中风光八面的他,内心其实也是非常痛苦和孤独的,然而,这又是他自己选择的路,怨不了任何人。

  “虽然有点俗,但我还是祝你们永远幸福!”佛都的笑容中满是苦涩,而被祝福者依照常规道了一声“谢谢”,然后,送走了远道而来的客人。

第五章 尽付笑谈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