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挥手洒脱去

    

  “又是一个秋天!”灰袍老人悠然叹道。在他的生命中,很多事情都与“秋”字有关,他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命运。在河边看到自己的倒影时,他油然产生一种人生有若白驹过隙转瞬即逝的感觉,事实上,这种感觉他并不是第一次产生,而是已经伴随他将近五十年了。

  五十年,很漫长,但是,回首起来却又好像很短,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承认了自己已经老去的事实。毕竟,不论你如何抗争,时光的脚步都不可能停下来。

  每个人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而这个世界无一例外地都需要某些东西来支撑着,这些东西有人称之为观念。人越老,便会越难再形成新的观念,但是,可能也正是由于难以形成,因此一旦形成便很可能会终其一生不变,灰袍老人现在对很多事情早已不在乎,然而,对某些事情却比年轻时更为执著。

  六年了,他离开大陆已经将近六年。如今看来,这个大陆已换了一副模样,与他以前所见的截然不同。但是,他仍然固执地在各个他曾经去过的角落里寻找着过去遗留下来的蛛丝马迹,盼望可以从中找到一点旧时的回忆。

  “剑!”行人从他的身边走过,指指点点,习惯于和平的他们早已把武器当成一种稀奇的东西了,于是,偶尔见到难免会显得有些惊讶。

  剑,灰袍老人赖以生存的东西,支撑起他的整个人生,然而,现在在人们的眼中竟已变成一件装饰,一种古怪的东西。灰袍老人望了望腰胯间那把已变得陈旧然而绝对锋芒不减的剑,脸上浮起落寞的笑容。

  “他们怎么样了呢?”这六年当他在修习武技的时候,他都可以像以往一样全神投入,但是,每当他收功之后,他就情不自禁地想起他们。灰袍老人这一生的回忆不多,于是,他便只能反反复复的回忆,用次数的多来弥补自己的不足。

  “原任总统领依维斯已卸任,现在,东、西两部分别由耶律齐和佛都掌管……”不知道从那里传来了这样的声音。依维斯?!灰袍老人心头一震,举目望去,却只见熙熙攘攘的人流,而刚才那声音也消失其中。

  “依维斯?他现在怎么样了?”灰袍老人喃喃自语道。当年的他由于身负重伤而回到死神之渴望的沙漠里修炼,现在,不但伤势已经痊愈,而且,功力较之从前也大有增进。

  “客官,您要点什么?我们这里的美酒远近驰名,更有上等佳肴,包管你吃得饱喝得香。”当灰袍老人沉着脸,步入一间客店的时候,店小二陪着笑脸上前问候。

  “我不想喝酒,对什么上等佳肴也没有兴趣。”灰袍老人闷声答道。

  “那您是想住房了?我们这里有上等房,上等房每天一个银币,还有中等房,中等房……”

  灰袍老人目光一转,挥手打断了店小二滔滔不绝的介绍,“我也不想租什么房子,只想向你打听一件事情。”

  “客官想打听什么呢?”出乎灰袍老人意外的是,店小二竟然依旧是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丝毫没有不耐烦之感。要是换在以前,那简直是不可能的,而事实上,在问话之时,灰袍老人也已经做好了被店小二粗鲁拒绝的准备。而他是不能被拒绝的,拒绝就代表着有人流血,有人死,在他的世界里,没有其他道理可言,除了剑。

  “我想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大事,特别是有关依维斯的事情。”灰袍老人抚mo着剑柄,心里想:这世道真的已经变了吗?

  “您是说前任东、西部共和国总统领啊?”店小二的表情有些错愕,盯着灰袍老人,就好像盯着一件古董,“您是从哪里来的?关于他的事情可是妇孺皆知,怎么可能不知道?”

  灰袍老人点头沉默不语,他感觉到他的剑在呼唤着他的手,有些人非但不能被拒绝,而且还不能被人讽刺。

  “据说他的妻子璐娜的心是妖怪王变化而成,而他又不愿意杀了她以绝后患,因此,他没有连任第二届总统领。”店小二简略地说道,语气中带着一点点惋惜,“不过,我们可没有忘记是他给我们带来和平生活的。”

  灰袍老人又点了点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剑的激越声音在慢慢平息下去,店小二浑然不觉自己已在鬼门关前逛了一圈又回来了。

  “至于新任的总统领,东部共和国是耶律齐,而西部共和国则是佛都,另外,还有一个特别顾问,他的名字叫天行。”店小二继续介绍道,看他的神情,似乎还意犹未尽,想继续阐述下去,“不过,客官,我还要招呼别的客人,不能再多耽搁了,请您多多原谅!”

  灰袍老人嘴里嘀咕着,“天行?又是这个家伙?”他甚至没有向店小二道谢,就自顾自地出了店门,走到大街上。忽然,他毫无征兆地腾空而起,引来周围人的一阵惊叹。

  这个大陆确实已不再是以前的大陆。飞行在空中,灰袍老人默默想到,在他的脚底下是苍蝇般大小的房屋,尘埃般密密麻麻的人群,而他的上方则是湛蓝如海一样的天空。然而,这些他都无心细赏,一个只有自己的人,没有必要再看景物,他只想着马上飞往他此行的目的地——阿尔斯山。

  **************

  “阿尔斯山。”灰袍老人从天而降,换在六年前,他一定会马上飞进去,但是,现在,他倒宁愿让门卫代为通传。

  “您是谁?来找哪位?”门卫毕恭毕敬地问道。

  灰袍老人淡淡一笑,“我找依维斯。”

  门卫忍不住多打量了灰袍老人一眼,突然,心头一震,身体略微向后倾斜,口里说道:“您……您就是传说中的杨秋前辈?”

  灰袍老人颇感惊讶,他实在想不到六年来居然还有人记得他,而且,这个人还是一个普通的门卫!“没错。”

  “我从来没有见过您,但是,依维斯总统领经常提起您,并要我们时刻谨记你可能会随时驾临此地,因此,刚才见到了您,才认出来了。”门卫半弯着腰解释道,“请跟我来。”——事实上,依维斯是担心以杨秋的性格如果和门卫一言不合,很可能会大动杀戒,所以才千叮咛、万嘱咐门卫们都要记得杨秋这么一个人。

  杨秋微微一哂,跟在门卫的身后走进去。

  走过一条长长的甬道,然后,又转了五六个大弯,来到庭院。院子里种着几棵树,秋风之中偶尔有几片黄叶飘落。树下放着几张石凳,石凳上坐着的正是杨秋一直记挂着的人——依维斯和璐娜。

  “杨秋前辈?!”依维斯惊喜交集地望着杨秋,站起来。

  “杨秋爷爷!”璐娜像一个小女孩一样蹦蹦跳跳地奔向杨秋,一把抱住了他,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六年了,你们也都长大了。”杨秋脸上也洋溢着笑容。

  “您的伤势怎么样了?”白发少年仍记挂着故人昔年的伤势。

  “早就好了!”杨秋笑道,“我这身子骨还健壮着呢!”

  “那晚辈就放心了。”依维斯神情大为放松,并同时吩咐侍卫去请莫问过来。

  “杨秋爷爷,您在沙漠里过得怎样?还像过去那样,每天出去寻找食物、水,然后练功吗?我好想你啊!看到你真的很开心哩!”璐娜早已欢天喜地地说开了,骤然遇到杨秋,使她有一种回到过去的感觉,兴奋得难以自制。

  “除了这样还能怎么样?”杨秋盯着璐娜,“倒是你,许久不见,你都从小女孩变成小妇人了,时间过得真快啊!我都已经老了。”

  “哪有啊!在璐娜的心中,杨秋爷爷你是永远年轻,永远也不会老的。”璐娜调皮地眨着眼睛。

  “岁月不饶人啊!”杨秋微微一叹,抚剑,又是一阵默然,“剑老,人也老。”

  “不过,岁月虽然可以使一个人的年龄增加,也可以使一个人的容颜变老,但是,只要心灵是年轻的,便可以永葆青春。”依维斯接嘴道。

  “你所说的只不过是一种主观感觉罢了,改变不了客观现实。”杨秋眉毛往上一扬,说道,“不过,依维斯,也许你是对的,当一个人无法改变现实的时候,那他只有用自己的想法去使客观现实转化成为他所想要的模样。”说完之后,杨秋和依维斯相视一笑。

  “依维斯,我在路上听说了你卸任的事情。你以后准备何去何从?”顿了一顿,杨秋问道,“还有,这件事情是不是跟天行有关?”说到“天行”时,杨秋的语气中透出一股浓烈的杀气。

  “去什么地方都一样。”依维斯答道,“这是我和璐娜共同的选择,与任何人都无关,我们只想要平静,不想再有这人世无谓的纷争。”

  “那你是想继续留在这里了?” 说话的同时,他望向依维斯,后者颔首称是。杨秋略一低头,知道依维斯是不愿意自己向天行寻仇。本来,以他的性格,他是非报仇不可,但是,既然依维斯和璐娜都毫发无伤,而且,又渴望平静,他不想打乱他们,便打消了那个念头。要不是这样,恐怕又会发生一场大乱。

  “既然你们已无心留恋尘世,我倒可以给你推荐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对于你们两人来说,我想是最合适不过了。”杨秋继续说道。

  “什么地方?”

  “‘人间仙境’!”杨秋一字字地说道,“那里曾是你的父母一起居住过并度过一生中最快乐时光的地方。”

  依维斯点了点头,脑中幻出一副父母两人一起走在一条布满着绿草的小径上,母亲赤着双脚走在前面,父亲洛河则帮她提着绣花鞋子,不疾不徐地跟着她的后面的画面。

  “是个不错的地方。”依维斯说着望了璐娜一眼,后者则咬着下唇,坚定地点了点头,“依维斯,我们就去那里吧!”

  “当然,这只是一个提议。”杨秋笑道,“璐娜,今晚你可要煮饭给你的杨秋爷爷吃了,好久没有吃过你煮的饭,现在想起来,连口水都几乎流出来哩!”

  “好啊!”璐娜抿着嘴唇点了点头,脸上尽是灿烂的笑意。

  *************

  圣历2115年12月1日。

  “总统领,您真的要走?”星狂用无助的眼神望着依维斯,说道。

  “是的,我和璐娜,以及魔武一起去‘人间仙境’,星狂,风杨,你们好好保重吧!”依维斯眼睛里闪烁着豁然无累的笑意。

  “哼!都怪那个天行,还有耶律齐他们,不然的话,您也不会走。”星狂顿了顿足,接着,又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哎!总统领,那您就放心地走吧!我和风杨会小心地看好这里的。”

  “莫问大人,您也要走了?”星狂又转向莫问,问道。

  “我要跟着我师傅去沙漠里苦修。”从莫问的语气之中实在分辨不出他的内心到底是在想什么,有没有对即将到来的别离感到伤感。

  “又不是生离死别,干吗弄得这样凄凄惨惨的呢?”依维斯依旧是满面笑容,别离难免伤感,但伤感又于事何补?那么,倒不如以潇洒的态度去面对它。

  “以后,这里就只有我和风杨两个人孤零零地留在这里了。”星狂可怜兮兮地说道,“依维斯总统领,莫问大人,魔武大人,你们要记得经常回来看看我们啊!”

  依维斯、莫问、魔武相视而笑。

  “杨秋前辈,总统领,璐娜夫人、莫问大人、魔武大人,你们珍重!”风杨则尽管内心也是激动莫名,但还是保持着镇定自若的姿态,说道。

  即将离别的各人俱是点了点头。当风杨因为觉得依维斯和杨秋、莫问两人还有一些话要说的时候,他拉着星狂走了出去,而此时,星狂却是一步三回头,眼中满是恋恋不舍的神情。

  “杨秋前辈、莫问,保重!”

  “依维斯、璐娜、魔武,你们也保重!”

  道别时,各人心中似乎有无数的话要说起来,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凝神对望了许久之后,只是互相点了点头,说了几句最为惯用的对白,然后,就各自启程往自己的目的地而去。也许,这是生怕更多的言语会勾起更多的离愁别绪;又或者,彼此都能够体会到别人的感觉,根本不需要言语来加以说明。

  从此,人去山在,阿尔斯山不再是往时的阿尔斯山,“人生如一梦尔!”半空中,依维斯想起这样一句话。

  ***************

  “历史上最伟大的在世者”依维斯,和其妻子以及挚友魔武在“人间仙境”的难陀山定居。当这个消息传出后,整个人族一片哗然,甚至有些人还举行了游行,向新一届的元老院成员示威,抗议他们逼走了依维斯。不过,没过多久,这场风波由于两方当事人都保持沉默而渐次平息。然而,在许多人的记忆中,依维斯仍然是人族无可取代的领袖,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救世主!

  圣历2119年10月1日,依维斯、璐娜、魔武来到难陀山已经将近四年了。在这里,每一次,当依维斯拿起父亲留下来的秘籍时,他总会不知不觉地沉浸在其中。经由那本书,他的心和父亲洛河的心越来越紧密地联合融汇在一起,而随着他对秘籍的了解越来越深,依维斯的武技也在与日俱增。此时魔武的武技虽也在提升,但他却明显地感觉到依维斯离自己越来越远了,甚至就连杨秋,也有类似的感觉。

  在此期间,依维斯一次又一次地体验到什么叫做绝对宁静。“人间仙境”的确名不虚传,就连一向对风景缺少鉴赏能力的魔武,第一次步入时也情不自禁地说了这样一句话:“虽然现在不是春天,但我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了!”

  依维斯和璐娜每天都生活在极度幸福的旋涡中,感受到了妻之间弥足珍贵的恩爱和幸福。

  “依维斯,有时候走在路上,我常常会觉得你的父母就在我的背后望着我,他们带着慈祥的微笑,手牵着手,亲密地走在一起。”有一次,璐娜这样说道,“每当这样的感觉泛上心头,我就会更加珍惜我们之间所拥有的一切。”

  白发少年微笑着开始向璐娜述说自己心中的想法,“他们一定是非常恩爱的。”他断言,至于母亲后来为什么会离父亲而去,他并不想探究,因为那已经是遥远的过去了。

  与此同时,依维斯也体会到了母亲离开父亲时那种强烈的依依不舍而又无可奈何的感情,“他们俩都很痛苦,我猜想母亲在离开的时候一定是左右为难的,而父亲在确定母亲离去时,同样伤心欲绝啊。有时候,我似乎可以听到他那声嘶力竭的哭喊声。”

  有时,璐娜也会突然提起莫问和杨秋,语气之中满是留恋和怀念,因此,依维斯总会时不时地带着璐娜去找他们。不过,最近由于璐娜怀孕,行动多有不便,因此,他们已有好几个月完全互相来往了。

  “依维斯,我们的小孩在踢我哩!”有时,璐娜会带着些许痛苦但更多的是甜蜜的表情对依维斯这样说道。

  每当这个时候,依维斯总会轻轻地抚mo着璐娜的小腹,笑容中流露出一个即将为人父的骄傲和满足。

  而在这四年当中,离开依维斯的人类社会在经济等各个方面虽然还保持着前进,但是,其增长速度根本就难以于依维斯在位时相比拟,而且,在这样的发展之中似乎也隐藏着某种不稳定的因素。照西部共和国总统领佛都私下里所说就是:“现在仍然能够保持进步不过是因为依维斯以前打下的基础,是以一种惯性在前进着,而这种惯性总有一天会因为摩擦力过大而停止。并且,到时候,人类社会的前进就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这番话被传了出去,佛都被其反对者暗地里戴上了怀旧派的帽子,贬斥他一味沉浸过去,完全没有考虑到将来。

  东、西部共和国特别顾问天行在这四年中威风八面,因为虽然佛都和耶律齐名为总统领,但是,很多关键的事情、重要的决定却都要受到天行的控制。这在耶律齐方面是半推半就,在佛都方面则是因为反抗无效。甚至,有好几次,佛都几乎因此而想辞职不干,但是,一想到如果自己辞职,天行等人就更加可以为所欲为,佛都只好又强迫自己打消了退出的念头。

  总的来说,这四年是天行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依维斯离开大陆之后,已没有人的光芒可以和他相提并论,他得到了一切他所想得到的东西。而这四年却是佛都一生之中最为郁闷的四年,以前,在埃南罗的时候,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且,他的哥哥辛夷可以说是对他言听计从;后来,当依维斯成了总统领,他也没有利用他的权力来压制佛都,而是让他充分地发挥他的才能;但是,现在就不同了,天行这个人好大喜功,还常常以一己之好恶来评定事情的优劣,根本就听不进别人的意见,基本上,佛都没有什么机会展露自己的才华。

  此外,无论是东部共和国还是西部共和国,被划分为行省的各部分也有被原来的君主回收的迹象,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和源已经在耶律齐的默许之下逐步回收云梦国的国土,虽然在表面上依然称之为行省,但其治理权却掌握在和源手中。

第六章 挥手洒脱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