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人无伤狼意,狼有伤人心

    

  圣历2119年12月1日,西部和东部共和国的元老院同时收到魔族的挑战信。白色的封皮上印着一个用魔族黑色血液涂成的叉号,这也是魔族惯用的也是最严重的挑战信号。

  ……我族在过去的战争中成了战败者,这场战争我族所有的参与者都输得口服心服,但是,当时我族的81名长老还在闭关修炼当中,他们并不知情,因此,他们坚决地要求要和依维斯一战,否则,他们便要再度挥兵进攻人族。而这是朕和你们都不愿意看到的。

  佛都略微皱了皱眉头,对方的语气除了威胁之外再没有别的意味。

  朕身为魔皇,自往日一战之后,痛定思痛,毫无恋战之心,不过,虽百般劝阻,但却无济于事,81名长老的势力不是区区一个朕就可以压制得住的,而,朕身为一族之皇,也不得不跟随着他们出战……

  佛都摇了摇头,想不到魔皇佐拉这么无赖,明明要参与其中,还要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根据他们的意见,此战假如我们获胜,过去我们和你们人族所立下的一切协议也只能作废,而且,我们也要求得到公平地对待,我们要到你们生活的空间去生活!如果我们输了,那我们无话可说,从此以后,永不再犯!

  看完之后,佛都忍不住怒哼一声:“什么狗屁道理!都是些反复无常的家伙!”接着,佛都对整件事情进行了一番思索:首先,如果依维斯应战,那么他将要面对81大天使级高手,赢了固然是好,但万一他输了,怎么办?谁还有能力来捍卫人族?其次,如果依维斯不应战呢?以他现在的生活状态,这并非是不可能的,这样一来,战争就不可避免了。

  想到这里,佛都额头上有微汗渗出。人族在经济还有其他各方面都有了发展,但是,在战斗力方面却几乎停滞不前。并且,即使不顾及这些,只考虑对方有了81名长老,就已足以把整个人族闹得天翻地覆了。到那个时候,人族拿什么与魔族对抗?

  “不知道东部又有什么反应?他们也应该收到了魔族的挑战书,天行会想到什么对策?”苦思无计之下,佛都喃喃自语道,眼神里充满了担忧。

  ***********

  这个时候,天行和耶律齐在收到信之后,正在商量之中。

  “这可怎么办啊?当初我们逼走了依维斯,现在对方要和他进行决斗,否则就要发兵攻打我们,我看依维斯会记仇,他一定不会应战,报复我们。”耶律齐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颓然坐在椅子上,“这次完了,全完了!”

  “镇定一点。”天行强自镇定着,“其实,这未尝不是好事一件。对方是挑战依维斯,又不是挑战我们,如果依维斯不应战,导致引发了战争。那么,他就会引起整个人族的反感,另一方面,魔族本来就对他没有什么好感,到时,两边不讨好的他可就会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并无处藏身。我相信他不会愿意如此。”

  “真的?”耶律齐眼里燃起一丝希望,语气却依然犹疑。

  “我什么时候说错过?当初,也是因为我的主张才使依维斯自动辞去总统领的职务,并顺利地平息了那场风波。”天行语气笃定,显得胸有成竹。

  “那倒也是。”耶律齐面色沉重地点了点头,他实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好相信天行的判断。

  “一旦依维斯出去跟那81个魔族长老打,即使是输,那也可以大伤魔族的元气,他们便会失去入侵人间的本钱。”天行脸上流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要是赢了,那就不必说了,你我仍然可以稳坐钓鱼台,你继续当你总统领,我则继续做我的特别顾问。”

  “听起来好像不错。”耶律齐唯唯诺诺地说道。

  “什么好像?本来就很好。不过,这件事情还会有更深一层的用途。”天行冷笑两声。

  “什么用途?天行特别顾问,我愿闻其详。”

  “当依维斯应约去接受挑战,他势必会将璐娜留下来,那么,我们就可以逼杀璐娜。”天行咬牙切齿地说道。

  “杀……杀璐娜?”耶律齐并非胆小之辈,但是,听天行这么一说,他的脸色还是立刻变得苍白,说话也结结巴巴的,“这……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您该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一点小事就吓成这样,你怎么成得了大事?”天行用手指对着自己指了指,一脸的肃杀,“正所谓无毒不丈夫,想成大事,想真正地摆脱依维斯的影响,就必须大刀阔斧,毫不留情。嘿嘿,只要璐娜死了,依维斯就必死无疑。”

  “为什么?”耶律齐托着脑袋想了许久,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璐娜死了,依维斯就一定会死。

  “如果依维斯在与魔族长老的决斗之中输了,那魔族长老们一定会杀了他,以绝后患。而我们杀掉了璐娜,就等于是杀死了妖怪王,那么,归根到底,我们是有功无罪,人们一定会对我们百般歌颂。”天行眼神里透射出一缕缕邪恶之光。

  “要是依维斯赢了呢?他一回来岂非会把我们都杀了?”耶律齐顾虑重重。

  “要是依维斯赢了,嘿嘿!”天行再次发出阴森森,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他回来一看,璐娜死了,以他至情至性之个性,一定会当场自杀殉情,上一次,他不就是在不言山被他最爱的女孩阿雅杀死的吗?到时候,我们的权位一样会变得更稳固。我们所需要做的只是给依维斯安上各种各样的缢号,让他享受死后的盛名而已。”

  “太对了!”耶律齐用手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真是太对了!这些东西我就是想一辈子,把脑袋都想破了也想不出来,特别顾问您可真是神机妙算啊!佩服,太佩服了!不过,万一依维斯他先杀了我们再自杀呢?”

  “这就要看你敢不敢冒险了,你是想一辈子活在他的阴影下,还是博一博,成就千古伟业?”天行一副坦然的样子,“我们输的机会微乎其微,绝对不会超过百分之一。”

  耶律齐沉默不语,如果没有生命危险,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但是,目前的情况却很可能对自己生命有碍。他虽然贪图功名,但是,却还不想因此而丢了性命。

  天行也不催促他,只是气定神闲地望向门外,说道:“你看那秀丽江山,那广阔天空,如果我们能够全部拥有那该会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然而,这一切只因有一个依维斯,他挡在我们面前,他不经意地夺去了本应属于我们的一切。而一旦他消失了,整个寰宇大陆就清净了,就将会全部是属于我们的。佛都?他根本抵挡不住我们前进的步伐!前进军?依维斯一死,军心势必大乱,击败他们也就轻而易举……”

  “特别顾问,您不用再说了,我豁出去了!与其苟且偷生,永远躲在别人的阴影下,不如博一博!”耶律齐咬牙切齿,双手紧攥成拳头,脸色涨得通红,说道。

  “我早就知道你一定会选择一条正确的道理的。”天行脸上满是自信十足的笑容。

  “不过……”耶律齐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刚才挺得笔直的身躯马上又矮了下去,“依维斯那几个朋友,杨秋、魔武、莫问可都不是好惹的家伙,要是日后他们寻仇,那我们拿什么去对付他们?”

  “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都不是我的对手!”天行断然说道,“更何况我们有雄兵百万,连依维斯都死了,还会怕区区这几个虾兵蟹将?”——将三个武技和自己相差无几的人说成是虾兵蟹将,恐怕有史以来也就只有天行一个而已。

  “好!我全听您的,豁出去了。”耶律齐底气十足地粗着嗓子嚷道。

  天行笑了笑,一句话也没有说,心里却想:只要依维斯一死,这个寰宇大陆还有谁阻挡得了自己的脚步呢?就连耶律齐也不过是自己手中的一颗棋子罢了,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他已经打定主意要不择一切手段得到所有的一切。

  **************

  十天后,天行、耶律齐、佛都三人一齐来到“人间仙境”。

  “如果一战可以平息战火,避免战争扩大化,荼毒生灵,我何乐而不为呢?”依维斯一口应承道。

  “不过,这样太辛苦你了,而且,现在璐娜又怀孕了,恐怕很难离开你呢!”天行显得很诚恳。

  “为大事者不拘小节!到时璐娜有诸位照顾,我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依维斯虽然天资聪明,却怎样也想不到天行背后正在算计自己。也许,这就叫做百密一疏吧!

  “依维斯,您可真是我们人族的救星啊!”耶律齐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如此为公而忘私,古今罕见!我耶律齐简直是五体投地,无地自容。”

  “我不过是做我分内之事罢了,不值得耶律齐总统领如此夸奖。”依维斯摆摆手,他向来不喜欢听别人的奉承之语,现在也不例外。

  “依我看,万万不可!依维斯,你万万不可赴约!”佛都忍了好久,终于还是憋不住了,张口说道,“对方是81个,你是孤身一人,这场决斗从一开始就不公平,我们没有什么理由答应他们。他们要发动全面进攻就来吧!只要依维斯你再度复出,以我们人族现在的兵力应付他们绰绰有余,又何必这么冒险呢?而且,万一……万一你输了,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那我们怎么办?没有你,以后怎么可能对付得了魔族?依维斯,还有你们两位,此事千万要想清楚,不可轻下决定,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依维斯天下无敌,岂会害怕区区81个魔族杂碎?”耶律齐立刻反驳佛都道,“佛都,你也忒小看他了吧?”

  “这不是小看不小看的问题,这关系整个人族的生死存亡。”佛都说着看了依维斯一眼,“也关系到你们一家,依维斯,你无论如何要慎重!”

  “佛都,虽然老夫也不想依维斯只身涉险,不过,就凭那81个长老的功力应该还不足以对现在的依维斯生命构成威胁。”天行此时竟然反过来斥责佛都。

  “这简直是在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耶律齐气咻咻地说道,“佛都,想不到你胆子这么小。别说是81个,就是810个、8100个,依维斯也完全可以应对自如。”

  佛都看了看天行,又看了看耶律齐,对他们的冷讽热嘲理也不理,转向依维斯,说道:“依维斯,就算你不为你自己想想,也应该为璐娜还有你的孩子想想,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大家别争了!”依维斯的眼睛里散发出浓浓的爱意,凝视着他的爱妻,“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既然大战势在难免,那就让我一个人来解决吧!我要让我的孩子一出生便只看到一个充满和平的人间,而不是一个血肉模糊的战场。”

  璐娜眼神里也充满了柔情万种,“我支持依维斯的决定,因为我相信他一定能够战胜魔族,全身而退。”

  “可是,我们完全可以用别的办法……”

  依维斯朝佛都摇了摇头,“这是最好的办法。”

  佛都只好无可奈何地长叹一声,看着天行和耶律齐的表现,他总觉得这件事情必有蹊跷,而且,没有他们表面上所说的那样简单,然而,他却又找不到证据。

  “璐娜,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又要借走你的依维斯了。”看着依维斯正一步步地依照自己的计划走下去,天行心情大为舒畅,笑着对璐娜说道。

  璐娜只是恬静地一笑,并没有答话,即将成为母亲的她,看起来是那么的漂亮和善良,浑身似乎散发着一种月亮般皎洁的光芒。

  “依维斯,你们可真幸福!”天行又说道。如果说上一句他是在开玩笑,这一次说完之后,却是不自禁地触动了他内心的某部分。年少时就发誓如果不立下一番功业,就不娶妻生子的他一直以来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依维斯的幸福让他嫉妒不已,也更加坚定了他陷害依维斯的决心。

  “依维斯,决战时间是新年的第一天,也就是圣历2120年1月1日,地点是神圣之城近郊。”

  “倒是个好地方啊!够宽广,而且周围又没有什么人,不会伤及无辜,不错,不错。”依维斯神态自若,连声说道。

  “依维斯,你果然是宅心仁厚,过去老夫一直误会你了,现在老夫跟你说声对不起!希望你不要介怀!这一次,你战胜了魔族长老之后,只要你愿意,你依然可以回来当你的总统领,我们也不会再逼你杀璐娜了。”天行一副窝心掏肺的样子。

  以天行这么爱面子的人,怎么可能轻易向别人低头呢?他一定是另有目的。正所谓旁观者清,佛都心里直犯嘀咕。

  “总之,这一次就全指望你了。”天行伸出手,拍了拍依维斯的肩膀,后者则点了点头。

  **************

  “人间仙境”会晤的三天后,依维斯、璐娜、魔武偕同天行、耶律齐、佛都一起来到东部总统领府,远离尘世甚久的依维斯和璐娜见到整个大陆现在的模样,自然也免不了凭空生出许多感慨。而第二天,依维斯即将和魔族81长老决战的消息使东、西部大陆都几乎沸腾起来。不仅报纸争相报道,而且,还有激进派上街游行,抗议魔族背信弃义,擅自挑起争端,同时,强烈地声援依维斯。总之,各种各样的表现形式,应有尽有。

  自从依维斯隐居之后,人族还从来发生过没有如此震动人心的消息,这使天行忍不住又是一阵妒忌。

  佛都则觉得这个消息不该大肆宣传,在这样情况下,会给依维斯带来莫大的压力,而且,很可能会引起人族骚乱,被对方趁虚而入。不过,好在天行他们并没有把决战地点公布出去,否则的话,到时候难免有些好奇的人跑到那里去看热闹。

  而对于依维斯本人来说,倒是无所谓,人们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不会有任何好的影响,也不会有任何负面影响。在此期间,魔武曾经问依维斯要不要通知杨秋和莫问,依维斯拒绝了,“该知道时他们自然会知道,不必了。”魔武也只好作罢。

  与此同时,杰伦、风杨、星狂三人也都发信给依维斯,说他们要去神圣之城观战,为他们的总统领助威。不过,也被依维斯以如下理由拒绝了,“你们三个人过于引人注目,一旦行动,很可能有更多的人去神圣之城,从而造成不必要的伤亡,另外,为预防魔族同时发动侵略战争,你们也应留在各自军中,稳定军心。”三人虽然不愿,但在依维斯的劝说之下,不得不打消了原来的念头,留守原地。

  圣历2120年12月25日,距离依维斯和魔族长老决战不到一个星期,人类的示威游行愈演愈烈,冲动的人们竟然在大肆谴责魔族之余,破坏了很多公共设施,公众的无理智由此可见一斑。

  对此,天行和耶律齐却是幸灾乐祸,因为公众的行为越是激烈,依维斯便越不可能中途退出挑战。佛都虽尽力劝阻,并派出军队维持秩序,但是,面对着被仇恨烧坏脑袋的人群却无可奈何。

  依维斯对于人类的骚动并非没有耳闻,但他对此置之一笑,因为他认为,那些人的狂热在决斗之后自然会平息下去,实在没有必要为他们耗费精力。此时,他正百无聊赖地坐在房间里,将脚架在凳子上,半闭着眼睛。他的爱妻璐娜则躺在床上,鼻息均匀地睡着了。

  “依维斯。”此时,一个微小的声音传了过来。

  依维斯倏地睁开眼睛,马上下意识地将手指放在嘴唇上,示意对方小声一点,不要惊醒了璐娜,然后,轻手轻脚地走出去。

  “佛都,有什么事吗?”依维斯一边向床上的璐娜望了望,一边轻声问道。

  佛都望着依维斯和璐娜一眼,脸上现出羡慕的神色,然后,略显沉重地点了点头,“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说说。”

  两人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下。“究竟是什么事呢?佛都。”坐定后,依维斯问道。

  “我老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佛都满面忧色,“依维斯,这次决斗你真的有必胜的把握吗?”

  “尽力而为,我只能说我和他们谁都没有必胜的把握。”依维斯坦率地答道,“但我想我会活着回来,因为这里有两个人在等着我。”

  “没有必胜把握你还去?你就不怕……”佛都显得很焦急,朝璐娜那个方向努了努嘴。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别无选择,璐娜也别无选择。”依维斯轻轻用手拢了拢满头的白发。

  “你可以不去的,没有冒险的必要,我真的有很不好的预感……”

  “佛都,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但是,我意已决。”依维斯打断佛都,说道。

  “依维斯,也许有些人心中的想法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有些人你必须加以小心提防。而你虽然把一切都看得透彻,但是,人心却是一直在变化着……”佛都摇了摇头,意味深长地说道。

  “你是说天行前辈和耶律齐?”依维斯毫不介怀地笑了笑,见到佛都并没有回答,情知他所指的正是他们两个,“虽然他们功利心可能是重了点,但是,还不至于在这种情形下弄什么伎俩。况且,现在的我,孓然一身,还会有什么是他们所要得到的呢?”

  “也许他们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就是想你不要活在这世界上。你就相信我这么一次,好吗?你不要去!”佛都一本正经地望着依维斯,“不错,以前因为某些利益冲突,我是欺骗过你,甚至还曾参与到陷害你的行列中,但是,现在我已把你看成最好的朋友,最佳的人族领袖,人族不能没有你,因此,我不希望你出事。”

  “佛都,过去的那些恩恩怨怨我早就忘记了,你也不用放在心上。我不是不相信你,只不过,有些事情,无论如何都必须去做,至于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那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了。”依维斯正色道。

  “不!现在仍然可以控制,你可以退出,我们可以马上向魔族宣战。”佛都坚持道。

  “不可以。”依维斯坚定地摇了摇头,“我不可以退出,与其让整个种族陷入战争,不如我一人前去。”

  “你不会因为他们在报纸上大肆宣扬了这件事情而觉得骑虎难下,非去不可吧?”

  “当然不是,一件事情做与不做,只在于我自己,别人影响不了我。”

  “那你……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佛都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以前,在依维斯推行新政体,甚至在依维斯救走风杨离开卡纳亚时,佛都都为依维斯那种一旦下定决心就会义无返顾地去做的行为折服不已,但是,此刻的他倒宁愿依维斯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然后让自己一劝,就会改变初衷。

  依维斯执拗地望向天际,悠悠说道:“佛都,你看,那云朵虽然变幻多端,有时像狗,有时如马,有时什么都不像,但是,变化的仅仅是它的表面形状,它的本质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就连风,无处不在,但是,却又没有人可以抓得住它,但是,它也有某种固定的东西。人也一样,有些东西是别人无法改变的,包括你,也包括我。”

  佛都无言,因为他知道依维斯的决定已不可能改变,依维斯和魔族长老一战势在难免,他站起身,果断地迈开了步伐,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他不知道面对自己身后这个绝世天才的将会是什么,但他知道肯定不会是好事。他宁愿自己的预感是错的,他宁愿天行和耶律齐都是诚心诚意地只想击退魔族,而没有打着别的主意。

  

第八章 人无伤狼意,狼有伤人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