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注定失意的凯旋

    

  圣历2120年12月31日。一年的尽头,东部最隆重的节日,很多人家都点起了灯笼,让那抹红色在黑夜里闪耀,使他们自己的快乐变得更加快乐,同时,也温暖着其他夜归人的心灵。

  在这个时候,依维斯就要出发到神圣之城去了。每逢佳节倍思亲,很多外出的人都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回家与家人团聚,然而,依维斯却要告别璐娜——人间他唯一的亲人而去。离别总是最伤人的,何况是在这个时候离别呢?

  “依维斯……”璐娜欲言又止,她轻轻地抱着自己的肚子,一阵阵阵痛,大概是肚子里的小孩在挣扎着要出来看看这个世界了吧!然而,璐娜只能忍住,不动声色的,她怕自己的表现会影响依维斯的心情,使他在决斗中分心。她希望他凯旋而归。

  “璐娜,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夜色之中,依维斯一颗心既飘向神圣之城,又对璐娜感到依恋不舍。此刻,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尽快结束决斗,回来看璐娜。他并没有发现璐娜有什么不正常的表现,因为,璐娜掩饰得太好了!然而,假如璐娜告诉他,她感觉他们的孩子就要出来了,依维斯会不会因此而留下来呢?谁也不知道。

  “那你小心点。”璐娜勉力露出一丝笑容。

  “我不会有事的,倒是你,要小心点。”依维斯回应了璐娜的微笑。

  璐娜没有说话,因为她已经说不出话来,她疼得想嚷、想放声大哭,但她拼命地压抑住了。她笑了,不可思议的笑!那笑就好像是夜空中的星星,竭力地在黑暗中闪烁着。

  “依维斯,该出发了。”说话的是天行,他和佛都、耶律齐、若炎一起走了过来。

  依维斯点了点头,望了望璐娜,心中一动。他从璐娜的衣袋里掏出手帕,在她的额头上抹了抹,帮她拢了拢头发。然后,紧紧地抱了璐娜一下,他感觉到璐娜的身体在发抖,他以为璐娜是舍不得他离开,于是说道:“璐娜,我会尽快回来的。”

  “依维斯,该走了。”天行催促着,内心非常激动,因为他感觉到他的计划就要实现了,但他尽量装出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他知道想成功就必须忍受。

  “依维斯,我跟你去。”一直默默无言的魔武开口说道。

  “不,你留下来。”依维斯想也没想,坚决地说道。

  “你必须让我跟你去,多一个人便多一分力量,而且便于接应。”魔武以一种前有未有的倔强,说道。

  “如果你当我是朋友,你就留下来,帮我照顾璐娜。”依维斯的语气没有丝毫的犹豫。

  “如果在以前,你对我说这句话,无论什么我都会答应你。”魔武十分坚定地摇了摇头,撇了撇嘴,“但是,现在不行,如果你当我是朋友,那你就该让我跟着你去。”

  “依维斯,让魔武去也好,他也是一片心意嘛!不要辜负了。”还没有等依维斯做出反应,天行便插嘴道。依维斯走了之后,如果魔武也走了,那他就可以为所欲为,而不用再多费周折,这就是他的想法。

  “是啊,如果你最后受了重伤,也许他可以背你回来呢!”耶律齐也马上心领神会,说道。

  “魔武,你还是留下来陪璐娜姑娘吧。”佛都虽然没能洞察到天行的用心,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天行如此着急地催依维斯带着魔武赴约,一定有阴谋,因此,他便刻意地和他们抬杠。

  依维斯揉了揉鼻子,无言,他依然不想魔武跟着自己去,但是,他想不出拒绝的理由。

  “不!我一定要去!”魔武斩钉截铁地说道,“依维斯,你让我跟着你去,否则,除非你杀了我,不然,我一定会尾随而去。”

  “是啊!依维斯,魔武这么诚心诚意,你就让他去吧!”天行皱着眉头看了佛都一眼,心想迟早得做掉这小子,老是搅局,老是要坏自己的好事。

  “魔武,恕我直言,你去不去都是一样的,倒不如留在这里,静候佳音。”佛都苦劝道,“而且,你一走,可就没有一个比较亲近的人在璐娜身边。”

  “让我去!以后无论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魔武拍着胸膛,没有理会佛都,也没有理会天行,“而且,以前我顺从你那么多次,你就不能也顺从我一次吗?”

  “好吧!走吧!”依维斯不想再拖延下去,无奈之下,点了点头,掉头而走,他不敢回头看璐娜,因为他怕一看自己就舍不得走。魔武心满意足,跟在背后,疾驰而去。两人迅速消失在夜幕之中,他们不会看到背后有人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但,依维斯却完全可以感受到璐娜炽热的目光完全汇聚在自己身上。

  ****************

  圣历2120年1月1日,神圣之城,近郊。

  踏入战场,依维斯感到一种强烈的黑暗力量扑面而来,他的剑似乎想从鞘中飞出,他的心跳也在加速,但那并不是因为紧张,更不是因为害怕,那仅仅是因为觉得终于遇到对手了。

  魔武被他强留在外面。这一次,魔武并没有反对,因为他知道自己进去只是徒增依维斯的负担罢了,帮不了他什么忙。

  “依维斯,如果你赢了,你就赶快回去,我会帮他们收尸。”他说。

  当时,白发青年红润的脸上掠过一丝神秘的笑意,“如果我死了,你帮我收尸,帮我照顾璐娜。”而,魔武并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此刻再说什么依维斯你一定会赢的,一定会活着出来都是多余的,他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一脸木然地席地而坐。但当依维斯的背影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外时,他喃喃自语道:“依维斯,如果你死了,我也不会活着。”

  一个人没有朋友不一定了无生趣,不过,一个原本极端孤独,但现在已习惯了有朋友的人,突然没有了朋友,却不会再找到活下去的理由。有些人活着有很多理由,所以,当其中的某个因素消失时,他们顶多只是痛苦一阵子,然后,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活下去,甚至活得更好。这种人无疑是幸福的,相对于这种人来说,魔武是不幸的。过去,他可以承受依维斯死去,但是,现在,他已无法再承受了,因为唯有看到依维斯,他才会觉得生命才有意义。

  “你来了!”魔皇佐拉的声音使依维斯的思绪重新被拉回现实之中。

  “是的。”依维斯没有一句多余的话,他的指尖在轻轻地动着,和剑呼应着。

  “我想你一定听过‘生死无极’吧!”魔皇佐拉冷笑着,他想利用语言来扰乱依维斯的心绪,削弱依维斯的斗志,“听说,你的父亲洛河当年就是因此而死。”

  依维斯平淡如故,满头白发和白衣随风飘舞,上面缀有清晨特有的轻盈、纯净的露珠。他知道自己的父亲不是因为敌人的阵法而死,而是心碎而死,但,他并不想辩解,不为什么,只因为,没有必要。

  “今天你也将会死在这个阵法里面,和你当年父亲一样。”佐拉笑不出来,因为依维斯的丝毫不为所动,然而,他还是坚持说道,“大概,这就叫宿命轮回吧!”

  但,依维斯只是静静地站着,刚才加快的心跳已经渐渐恢复正常,就连呼吸也已如平常般均匀,他在调节着自己进入最佳状态之中。

  “当然,也有人说你父亲之死是因为你的母亲。”佐拉内心有点发虚,“不过,都是一样,最终都是死。”

  “你们是来谈论陈年往事的还是来决斗的?”依维斯终于再度开口了,那语气是那样的平静、冰冷,如同寒冬里光滑的水面。

  佐拉脸色变了几变,挥挥手,连同他在内,81个魔族高手立刻摆成“生死无极”大阵——自古以来,弱者对付强者最有效的阵法。

  黑气骤升,热风四起,这是来自地狱的呼吸,把人间清新的风隔在外面。顿时,依维斯感觉置身其中就仿佛是在酷日下的沙漠,喉干舌燥。

  依维斯嘴角绽露出一丝微笑,如同朝阳照临大地。当他的指尖终于和剑接触到一起的时候,一道光芒如同天外的彩虹一样划破黎明前的昏暗。

  “知我者,谓我心忧。”——“生死无极”第一式。

  两种光芒互相纠缠着,就好像两条巨龙在嘶咬着,用它们锐利的爪互相扭绞着,这强光简直胜过日月星辰,使周围顿时呈现出一片晃眼的明亮空间。强大的气流使50里外的神圣之城的城墙也在回响着,发出雷鸣般低沉的声音。

  “生死无极”的威力不停地攀升,光芒之中似乎翻滚着无数朵白云。无数柄足以穿透一切的利刃,如同暴雨一样倾泻而下。依维斯喘了喘气,即使是将自己的“擒天七式”中防守能力最强的“冰封天下”发挥到极致,也仍然感到十分吃力。他那本来飘动的白衣已变得如同铁板般坚硬,凝聚在他的身上,一动不动,甚至有向他的肌肉插入的趋向,就连头发也一根根如同铁丝一样竖立着,压力之大几乎可以将他的头颅刺破。

  “依维斯,抵抗是没有用的,束手待毙吧!”佐拉得意地笑了笑,黑色而丑陋的面目此刻更显狰狞。

  依维斯咬了咬牙,他早就料到对方阵法威力巨大,但是,事实还是令他颇为吃惊,在阵法甫一发动之际,自己已经很难支持下去,怎么应付接下去的战斗呢?此时,一阵刺耳的嘶响从耳际响起,依维斯感觉到自己的左腿一松,几乎跌倒在地,低头望时,鲜血已染红了自己的裤子。

  果然厉害!依维斯无暇细想,冷冷地一笑,奋力催起全身功力,真气源源不断地从脚底下直冲脑门,而后,散布全身,霎时之间,鲜血被依维斯用内力止住,他身体周围光斑闪动,并且,凭借着自身的气力,硬生生地将对方的81股力量震了开去。

  佐拉大吃一惊,虽然一击便令依维斯负伤,但是,依维斯的功力似乎比自己预料中要厉害得多。在81个大天使级高手的围攻之下,居然可以用自身的功力将己方震开,这一份功力又岂是用匪夷所思可以形容?照这样看来,今天,就算己方赢了,也势必是伤亡惨重,很难有余力再发动对人族的攻击。当初的如意算盘一下子被现实无情撞碎,佐拉脸色微变,心里忍不住有些懊悔。不过,随即,他又给了自己另外一个解释,只要击败了依维斯,那么,人族肯定会对魔族产生一种莫大的畏惧感,到那个时候,或者,可以凭此来要挟他们,得到自己所想要的东西。而且,到了这种地步,他也别无选择。如此一想,佐拉精神复又大振。

  “知道厉害了吧?”佐拉挥手攻出一拳。

  依维斯冷冷地撇了撇嘴,为了抵挡对方的进攻,不得不把真气遍布全身。然而,这么做虽然形成了最强的防御,但也使自己内力消耗过大。

  既然一味的防御是不可能的,倒不如索性放手一博,与对方拼进攻!依维斯意念一动,凌厉的剑气在他脚下的地面划出无数道裂痕,颗颗沙砾从地上激射而起。

  佐拉感受到依维斯剑气之强劲,脸色微变,口里却笑着说道:“你想和我们同归于尽,可没那么容易!”

  “生死无极”大阵之中,佐拉居于统帅位置,四周的功力经由他的方向以一泻千里之势向依维斯冲去。尘沙大作,百里之内,混乱一片,魔族长老们拼命地压向依维斯,打算趁他看不清楚周围景物的时候,给他以致命一击。

  依维斯星目流转,精光四射。他剑锋一带,利用对方一侧的攻势去对付另一侧的攻势。魔族长老们哪里分得清东南西北,一时之间,虽然情知不妙,硬生生地回收了不少功力,但由于去势过急,两股巨力撞在一起,发出轰然一声大响,两侧的魔族长老各自胸口一紧,分别飞速后退了十几丈,才总算卸去了大部分的力量,站在那里,兀自气喘吁吁,心惊不已。

  依维斯则借着那股力量,急射向天空,在空中一个鹞子翻身,暂时脱离了“生死无极”大阵的控制范围。但是,虽然利用了对方急于杀死自己的念头,使对方自相攻击,不过,依维斯深知,凭他们的修为,自己顶多只能消耗他们的一部分功力,并不能使他们有所伤亡。

  佐拉略一皱眉,随即,马上作出指示,阵形又一变。

  依维斯如同落叶般飘旋而下,锐利无匹的剑气似乎能一直穿透到地核里去。在空中的时候,他已经思虑清楚,以自己的功力对抗81个大天使级高手,希望能一举将他们打败是很不现实的,倒不如攻其一端,先消解对方一部分实力再说。

  “这就是你的那招‘自制之疯狂’吗?”佐拉冷然一笑。在决战前,他早就对依维斯进行了一番彻底地剖析,因此,依维斯一出招他便已看得真切非常。

  这一次,依维斯并没有感到诧异,对方是有备而来,他早就一清二楚了。然而,重要的不是招式,而是人,招式是死的,而人是会变化的。依维斯剑锋一转,光芒四射,刚好在这个时候,一粒沙子从他眼前悄然落下,依维斯双脚脚掌交叉互踩,人如雄鹰般展翅而飞,强大的气流伴随在他周围,像是要将整个天空都掀下来。依维斯用剑尖对准沙子铿然一弹,那粒沙子立刻便如流星般急射而去。虽然仅仅是一粒沙子,但是,经由依维斯内力催发,其威力和杀伤力都完全不亚于任何武器,一旦被击中,势难再生。

  佐拉双眼紧紧地盯住沙子的来向,心知仅凭阵中任何一个长老硬接这颗沙子,恐怕连一点肉屑都不会留下。那么,81个联合将它荡开是否可能呢?佐拉也没有把握,不管如何,现在只能尽情一博了。

  双方都将各自功力提升至最高层,集中在那颗沙子之上。“咝”,尖锐的声音几乎可以将在场者的耳膜刺破,那小小的沙子竟被炸出无数个部分,五颜六色,纷纷扬扬地散落各处。

  “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办法!”佐拉狂笑一声。

  依维斯急坠而下,事到如今,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想趁对方立足未稳之际继续施压,使他们没有向自己出招的空隙。

  “‘问苍天,何怒之有’!”

  一股巨大的哀怨、愤恨不平之气布满了周围,万物含悲,风云为之变色,81个魔族高手眼神里满是抑郁的神色,,他们仰天而望,双手向天打开,嘴里念念有词。空气忽然变得潮湿一片,仿佛连苍天也为他们的遭际感到内疚,从而无法自制。

  依维斯收敛心神,将己身内力全部强敛在身体内部,以自我为中心,准备将“生死无极”大阵打开一个缺口。几乎所有的阵法都是如此,只要先灭其一端,其余各部也会随之被打乱。

  可是,“生死无极”再一次让依维斯无功而返,他那疾刺的剑锋被对方荡开,发出的功力在阵中消失无踪。依维斯心里一动,想止住自己倾斜的身体,但是,却被对方如同旋涡般的力量吸了进去。无可奈何的他只好再度催发功力直贯手中长剑,而后,松开长剑,准备凭借长剑的反弹之力使自己的身体脱离对方吸力的控制。

  果然,依维斯的身体不再顺着对方的旋涡而吸进,而是向相反方向而去,依维斯大为放松。但是,立刻,他便察觉到很不对劲,对方的前一股吸力是被自己消除了,不过,自己却似乎在被另一股吸力吸住。而依维斯背对着那股吸力,已难以再度发力,无奈之下,只得强运身体内部真气,即使被对方击中,也可减少受伤害的程度。

  “拿命来!”佐拉大声狂笑,他的眼前已出现依维斯被震得粉碎,连一根头发也没有留下的景象。

  “砰!”天崩地裂般的响声过后,只见依维斯单膝着地,紧紧按住前胸,强自忍受着胸口的疼痛。半晌过后,他“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刹时变得苍白无比。

  “依维斯,这一次我看你还能往哪逃!”佐拉笑声震天。

  依维斯报以一笑。此时,眼中骤然出现璐娜身影,似乎在笑语盈盈地说着什么,轻轻地招着手。我不可以输!依维斯咬了咬舌头。

  “轰隆,轰隆!”依维斯感觉到脚下的地在移动着,热气在自己的脚底下阵阵渗来,而且,有越来越加剧的迹象。依维斯迅速运气强自将身形拔高50来丈,迅速向神圣之城方向飞去。佐拉和他的同伙们立刻紧追而去,想趁依维斯重伤还没来得及调整时将他击毙。

  “哗啦!”一种火红的液体从他们刚才鏖战的地方喷射而出,最高之处足足有30来米,其蔓延之快令人心惊胆寒,土地被覆盖,草木悉数被溶解。

  “岩浆?”魔族高手们相顾失色,要不是刚才跑快一步,现在焉有命在?

  原来,在此地下面本来是一座火山,当年,神族在此修建神圣之城的时候,光明之神和黑暗之神偕同神族族长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将人间最大的三座山再配上神界的黏合剂,运来此地将火山封住,而此火山在神族修建神圣之城之后还不曾爆发。但现在,由于依维斯和魔族高手对决之时,震力过于巨大,导致原先封住火山口的重重岩石被震碎,因此,岩浆便直冲出来。几万年的沉寂,一旦爆发,岂是儿戏?不过几分钟时间,决斗场地的周围已然形成一片岩浆的洪流。

  依维斯从未见过此物,低头往神圣之城望了望。幸亏神圣之城的城墙高且稳固,不然的话,接下去的战斗恐怕双方都要一直在空中进行,而毫无落脚之地了。

  魔族高手们几乎全被吓出一身冷汗,直至现在,仍然惊魂未定,依维斯连忙趁机运气疗伤。谁知,胸口一阵剧痛,丹田处隐然作疼。他眼前一阵发黑,几乎昏倒在地。

  “依维斯,刚才算你命大,不过,你仍然要死。”回神过来的佐拉双手一挥,魔族高手跟着一拥而上。

  依维斯面色赤红,呼吸浊重,也不再想调息养伤,只想和他们拼个你死我活,这样,即使他一人不敌身亡,也能大大打击魔族实力,使他们不敢轻易出兵,荼毒人类。他擦去嘴角边的斑斑血迹,凄然一笑。战斗从早晨一直进行到现在,再加上受伤非浅,他已是精疲力竭,假如不是一直记挂着璐娜,内心有一股强大的求生意志,恐怕一开始就落于下风的他早就死于非命了。

  一只落了单的大雁从远处飞来,发出一阵阵哀鸣。依维斯抬头望去,只见残阳如血,暮风四起,无比凄清,跟那热烈的岩浆形成强烈的对比。他用力睁开眼睛,双手护住城墙,一阵凉意直透骨髓,他忍不住颤栗了一下。

  “杀!”佐拉一声令下,81个身躯直往依维斯撞击过去。

  依维斯分不清楚是整座神圣之城在剧烈地摇晃着,还是自己因为受到对方的猛烈冲击而脚步蹒跚。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生死无极”最后一式,也就是威力最为巨大的一招。

  天昏地暗,地动山摇,魔族高手们一齐发出疯狂的笑声。那笑声盖过了一切的声音。地上的岩浆也被震得四处飞溅,仿若夜空中灿烂的焰火。

  冷傲的眼神扫过一切,依维斯双手一张,将刚才丢出去的剑吸了回来。那剑经过岩浆的洗炼后变得通红如血。当依维斯握住剑的时候,手里有一阵烟雾袅娜而出.他咬了咬牙,忍住那烫手的疼痛,将剑轻轻上挑,一股剑气破空而起。

  “为伊销得人憔悴”——擒天七式最后一式。依维斯的嘴唇抖动着,想起自己一生中爱过的两个女人——阿雅和璐娜。依维斯浑身变得通彻如玉,身上似乎散发出一缕青绿色的寒光,连剑也被这缕寒光所贯通,发出如同冰块撞到钢铁一样的锐响。

  “最后的考验来了!”佐拉一字字地说道,“依维斯,让我们来终结你吧!”

  浓烟忽聚忽散,夹杂着颗颗火星。巨响使所有参与战斗者的耳朵都暂时失去作用。一瞬间过后,如同有80个星球同时爆炸一样,碎屑横飞,万紫千红。

  安静,死一样的安静!浓烟渐渐消散,天边的微风吹过来,湛蓝的天空一碧如水。依维斯仍然站着,一只手扶着剑,另一只手扶着城墙。

  城墙上赫然只剩下他与佐拉!

  “大元神?!”佐拉的眼中写满了惊恐和惶然。他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无法相信依维斯竟在最后关头突破了自己,达到了只存在于传说中,但至今为止无论是神族、魔族还是妖怪族都没有一个可以达到的“大元神”境界!这怎么可能?!

  依维斯不动声色地望着佐拉。

  “你为什么不杀了我?”佐拉盯住依维斯,他的双手已不知去向,只剩下两截空荡荡的布在风中飘荡着。

  依维斯怜悯地笑了。整天谋划着进攻人类,夺得一席之地的佐拉无疑是可怜的!

  “你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佐拉大声嚷道,“为什么?”

  “要是你死了,魔族就会大乱。”依维斯抛下这句话后,头也不回地飞走了。

  佐拉望着依维斯远去的背影,顿觉万念俱灰。

  “轰隆!”神圣之城的城墙在佐拉的身后颓然倒塌,尘埃四起。这号称从古至今最为坚固的城池变得支离破碎。

第九章 注定失意的凯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