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永劫轮回

    

  璐娜如同一朵苍白的小花,疲惫而带着幸福地看着身边小小的生灵。他是她和依维斯的爱情结晶,他是他们生命的延续。璐娜轻轻地触碰着他的双手,他是那么的柔软、那么的脆弱,就好像春天里嫩绿的草儿。

  璐娜开始想象着这小孩将会慢慢长大。他将学会爬,在地上一步一步地靠近自己的脚边,用他那还没有长出牙齿的口咬着自己的裤卷,而自己把他轻轻地抱起来,搂在怀中,哄着他。

  然后,他又继续长大,有一天,他终于可以直立行走了,转动着他那如同紫水晶一样亮闪闪的眼珠看着这个美丽的世界。她和依维斯将会带他出去玩,他们走在前面,他在后面举起两只拳头,气喘吁吁地追着,厚实的脚板踩在地上发出浑浊的声音,他追不上,他就会哭,而她则会停下来,看他一眼,伸出双手,他高兴了,跑过来,扑进她的怀中,然后,用拳头捶打着她,怪她怎么可以抛下他,而依维斯则在一旁笑着,白发随风飘舞。

  她继续想着。岁月如梭,小孩终于变成一个少年,他的模样就好像自己第一次见到依维斯时的样子:脸上带着一丝笑意,然而,眼神却时时不经意地流露出忧郁。长大的他想寻找更广阔的世界,像一只渴望飞翔的小鸟。而自己一方面想让他拥有自由,但是,一方面却又放心不下他,常常陷入矛盾之中。依维斯会劝自己,但自己却会依然无法放心。矛盾产生了,他和自己吵架,自己气得大哭,泪水像滂沱的大雨。他负气出走,然而,最后仍然回来,然后,又是负气出走,又是回来,再一次负气出走,再一次回来……终于,有一天,他长大了,而自己和依维斯老了,坐在房间里,互相依偎着,感叹着似水流年,取暖炉里的柴火在“毕剥、毕剥”地响着。

  “如果有来生,我依然希望能和你在一起。”那时,她会说。

  “我也一样。”依维斯将这样答道。

  ……

  璐娜的脸上挂满着幸福的泪珠,“夫君,你快点回来,这是我们的孩子噢!”她念念有声,然而,回答她的只有黑暗的幽空。

  ***********

  “天行前辈,您来了?”佛都一直守在璐娜的门口,隐然觉得会有事发生的他不敢轻易离去。

  天行点了点头,面色不善。耶律齐也是如此,若炎则有点手足无措,他还不知道他的师傅和耶律齐究竟是想来这里干什么。

  “璐娜需要休息……”

  “她已经休息够了。”天行黑着脸,一把将佛都推开,抬步走进去。

  “你想干什么?”跌倒在地上的佛都嚷道。

  “不关你事,识相点就走一边去。”耶律齐答道。

  现在,天行就站在璐娜的面前,用凶狠的目光逼视着她。璐娜下意识地将身体缩了缩,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孩子。

  “天行前辈……”

  “璐娜,你必须自杀!”天行说道。

  “你想干什么?你疯了?”佛都大惊失色,挺身而出挡在璐娜面前。

  “佛都,你走开,我这是为了整个人族。”天行冷冷地说道。

  “你不过是在找借口!”佛都逼视着天行,“你利用依维斯去跟魔族高手决斗,自己却躲在背后暗算人家的妻儿。”

  “这不叫暗算。”天行一笑,轻轻挥手,一指点中佛都的昏睡穴,“不过,现在,我不用再找什么借口,也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了。”

  一旁的若炎脸色变了,他现在才明白天行的意图。

  “璐娜,现在,你可以引剑自刎了。”天行解下腰胯的剑,放在璐娜的床头。

  “不!”璐娜摇了摇头,“我不死!我要等依维斯回来。”

  “为了依维斯,也为了整个人族,你必须自杀。”天行一字一顿地说道。

  “为什么?”

  “你难道忘了你的心是妖怪王幻化而成的吗?”

  “我当然记得。”璐娜咬了咬嘴唇。

  “那你也知道妖怪王的危害性了?”天行努了努嘴,“他的存在会影响到依维斯,削弱他的功力,并且,影响他的意志。璐娜,不管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依维斯是属于整个人类的,不是属于你一人的,如果你真正爱他,你就必须自杀。”

  “我爱他。”璐娜点了点头,“但我不能死,要死也要等他回来才死。”

  “他要是回来了,你还会去死?他也不会让你去死,因为,他已经被蛊惑了,而现在需要我来解救他。”天行的胡须一抖一抖的。

  “我不死,我要和他一生一世,他也没有被蛊惑。”璐娜顽强地摇头。

  “你不死也得死!这事由不得你了。”天行恶狠狠地说道,忽而,脸色又变得和缓,语气无限温柔,“如果你不自杀,我只能先把这婴儿处理掉,呵呵,你自己看着办吧!是你死还是婴儿去死,随便你挑。”

  “不要!”璐娜紧紧地搂着婴儿,“他是我和依维斯唯一的结晶,他不能死,你不能杀他,求求你,不要杀他。”

  天行将长剑塞在璐娜的怀里,“我也不想杀他,他还这么小,这么可爱,皮肤又这么洁白娇嫩,实在是不该死,不过……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我知道……”璐娜点了点头,但猛然又摇了摇头。

  “快点动手吧!不要再拖了,时间不等人。”天行催促道。

  “你让我再见依维斯一面,然后我就去死。”璐娜哀求道,语气凄婉至极,“我一定守信用,一定!”

  “别痴心妄想了!见到了他,他便不会让你去死,你也不会舍得去死,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天行恶狠狠地注视着璐娜,就好像一只饿狼在注视着他的猎物。

  璐娜满脸是泪,无奈地将剑举到自己的脖子上,留恋地望了望她那刚刚出生的孩子,“妈妈我就要走了,以后……”她泣不成声,手臂在颤抖着,“以后你就要和爸爸相依为命了,你会想念妈妈吗?你一定要听话!”怀中的婴儿伸了伸脚,似乎在表明自己已听懂了璐娜的话。

  璐娜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孩子。那可爱的小腿,竹笋般的指头,小巧玲珑的鼻子,圆圆的眼珠,小小的头上有一小簇头发在轻轻地抖动着。璐娜越看越觉得肝肠寸断。

  “依维斯,我要走了,你一定要好好地爱这个孩子,像爱我一样爱他。”璐娜哭得天昏地暗,点点珠泪滴打在被单上,蔓延开去。她的心也好像这泪水一样,散落一地。

  “别再拖延时间了。”天行嚷道。

  “当啷”一声,长剑坠地,璐娜的手在颤抖着,仰头可怜兮兮地望着天行,“你会放过我们的孩子,对吗?”

  天行点了点头,“身体里面有妖怪王的是你,不是他,他是无辜的纯种人族,我不会杀他。但如果你再这样拖延下去,我只好亲自动手杀了他。”

  “我不拖延,我不拖延了。”璐娜连忙从地上捡起长剑,架到自己的脖子上面,只需要轻轻一抹,她立刻就会消失,像散去的花香。

  天行眼巴巴地看着,喉结不自觉地在吞咽着唾沫,他的手在不自觉地抓着自己的衣服。

  “不行,不行,我做不到,我实在做不到。”璐娜两眼泪水狂流,她又怎么舍得她的孩子还有依维斯呢?她望着天行,“你帮帮我,你杀了我,杀了我,行吗?”

  “我不杀女人!”天行冷然道,“耶律齐,你来?”

  “我……”耶律齐用手指指向自己,张开的嘴巴好久也合不上去,“……我也不杀女人。”

  天行皱了皱眉,望了望若炎,若炎神色大变,后退了好几步,“我是师傅的徒弟,我也不杀女人。”

  “你自己动手吧!”天行说道,他本来最想看到的就是依维斯最喜欢的人在自己面前自杀的景象,他觉得那一定很美妙,鲜血将会染满床单,流到孩子的脖子上,孩子将会被吓得哭起来。他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

  “我……”璐娜紧紧地闭上双眼,那剑显得那么沉重,她颤抖地用双手扶着长剑,感觉到剑身散发出一阵阵寒气。

  “璐娜,快点下手吧!”天行的语气中有着语言无法表达的刻毒。

  璐娜的眉睫毛下闪出一滴泪水,顺着脸庞滴打在剑锋上,晶莹而动人。“依维斯!”她带着哭腔狂喊一声。至死,她也没有怨过依维斯,没有怨他为什么要去决战,而不好好地陪着自己和孩子。她只恨命运!得不到的始终是得不到,即使得到了仍然要失去,上天是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太多的幸福吧,所以,就选择在这个时候让自己死去。

  “依维斯,我的最后一个愿望是希望你和我们的孩子,好好地活着,不要忧伤,不要绝望。”璐娜在内心默默地祈祷着。

  剑,终于动了,从脖子上划过,像一根船浆划破了平静的湖面,鲜血垂流而下。璐娜倒在血泊中,她的手慢慢松开剑柄。临死时,她望了若炎一眼,嘴里好像在呢喃着什么。

  若炎回避了她的眼神,他不忍面对,也不知道如何反抗他视若亲父的师傅。

  这时,化为璐娜心脏的妖怪王本来可以保全自己,从璐娜胸口跳出来,复原成他的真身。但是,当他感觉到璐娜身上的血液变冷,血管在收缩时,他只有死念:璐娜已死,这茫茫大陆唯一令自己记挂的女人已死,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他不想再孤孤单单毫无挂念地过下去,于是,他义无返顾地选择了死。

  “大事已成!”天行狂笑不止,“耶律齐,从此之后,这寰宇大陆的广阔土地还有茫茫众生便都是属于我们的了。”

  “是啊!天行特别顾问。”耶律齐喜难自禁却又脸色惨白地答道,他现在是既高兴,又害怕。高兴的是计划正在逐步进行,害怕的是要是依维斯回来了该怎么办?事情真的会如天行所料想的那样进行吗?

  面对着血的事实,若炎只感到极端绝望,他无法理解他师傅的所作所为。男人之间的事情为什么要牵涉到女人?既然如此渴望完整地得到这片大陆,为什么不明刀明枪地和依维斯一战?若炎不明白。也许师傅是出于妖怪王的危害性考虑,出于为使整个人类的安全不受任何威胁的考虑。但是,任凭他怎么劝服自己,怎么为他师傅辩解,他都无法使天行的形象在自己的心目中重新树立起来。

  难道过去我跟着师傅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我在不知不觉中做了帮凶?我是个罪人?我的双手沾满了别人的鲜血?若炎痛苦地望着倒在地上,正在逐渐失去温度的璐娜。他不敢回答自己,他怕自己会发疯。如果可以的话,他真希望这一切事情都是假的,或者,自己完全没有看到,然而,没有看到就可以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吗?

  若炎几乎跪倒在地,他想起璐娜临死前望自己的那一眼。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娇弱的女子在自己面前死去,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或无动于衷,这是自己的错吧?

  昏倒在地的佛都,让若炎内心的自责更趋严重,手无缚鸡之力的佛都都敢于挺身而出,而自己呢?看着惨剧在面前进行,只顾在内心挣扎,不敢施以援手。

  我还是人吗?我不是人!若炎痛苦万分。

  “耶律齐,把这孩子杀了,以绝后患。”天行朝地上的长剑努了努嘴,对耶律齐说道。

  “我……不能杀小孩。”耶律齐面如死灰,不停地往后退。虽然热中名利,但是,杀害一个手无寸铁,几乎连一点意识都没有的小孩他却还是做不到,恶人,也有胆子小的时候。

  “那你能杀什么?”天行眼中发出一丝幽绿的光,望着耶律齐,“那你还能做什么?”

  “我……”耶律齐张口结舌。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也不敢回答,因为他知道此刻杀气大盛的天行,是什么事情也做得出来的。他突然感到很后悔,觉得自己好像不停地在坠落,坠落到某个不知名的黑暗空间,并且,已无法抽身远离。为什么我要加入?我不是过得好好的吗?耶律齐自问道。

  “快点动手!”天行恶狠狠地下令道。其实,他自己也没有勇气杀死那个婴儿,过分邪恶的他在极端纯洁的婴儿面前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难堪和恐惧。他想让自己去摆脱,可是,他做不到。

  耶律齐往后退了几退,缩在阴暗的墙角,瑟瑟发抖,呆滞地望着天行。

  “师傅……”若炎好不容易才张开口说道,“让我来吧!”

  天行笑了一笑,“若炎,还是你最听话,以后,你就顶替耶律齐的位置吧!”

  若炎点了点头,从地上拾起长剑,在说完话的那一刹那,他的心仿佛被某种东西照亮了,他终于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

  若炎靠近婴孩,小心翼翼地伸手将婴孩抱在自己的怀中。婴孩的嘴角往上噘了噘,他在笑,小小的他好像明白了什么。若炎将剑放在婴孩的脖子上,他看到师傅脸上的笑意像一朵花一样绽开了。若炎向窗户旁边走了几步,举起长剑,他知道自己只需要轻轻地一刺,这个房间里,就又会有一条生命、一条幼小无助的生命消失。

  “师傅……”若炎望着天行。

  “什么?”

  “对不起……”说完之后,若炎用剑在窗沿上一弹,身体急射而出。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他选择了不再服从他的师傅,他选择了拯救一条生命。

  “竟然敢背叛我?”盛怒的天行奋力凌空拍出一掌。

  若炎感到背后风声甚急,但是,他不想躲。如果师傅想杀我,那就杀吧!他想着,只顾加快速度向前飞去。掌力打在若炎的身体上,发出一声闷响,半空之中,若炎晃了几晃,似乎是要摔倒下来,但最终,他还是稳住了,强忍着内伤,继续往前急飞。

  “小杂种,以后再收拾你!”天行狠狠地顿了顿脚,他不是不想追,而是感觉到依维斯就快要回来了,他可不想被依维斯撞个正着,然后,顺手杀了自己。

  他带着耶律齐离开房间,当然,他也不会留下佛都在这里,因为,他担心佛都的存在无论死活都会使依维斯的理智得到一定的恢复,从而,使自己的目的无法达到。

  ***************

  “璐娜,我回来了……”依维斯跌跌撞撞地冲进房门,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不详的感觉令依维斯一阵昏眩。

  抬眼望去,房间里只剩下璐娜静静地躺在床上,那清秀的身影,那紧闭的双眼,还有苍白的嘴唇,一切都是那么的凄美动人。

  “璐娜……”依维斯心志大乱,紧紧地拉着、拽着璐娜。他感到她的双手是那样的僵硬、冰冷,简直就像一块冰,而那冰在霎时之间掉在自己的心上。

  “为什么?”依维斯仰天长哭,血泪如同瀑布般倾流而下,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理智,“为什么你要舍我而去?”

  依维斯颤抖着掰开璐娜的双手,拾起长剑,鲜血兀自从剑尖缓缓流下——这是璐娜的鲜血。从小到大,无论是面对多少强敌,甚至是当阿雅的剑刺向他的时候,依维斯都没有如此绝望过。然而,即使是一个平常人,当他正沐浴在幸福之中、正准备迎接更大幸福的时候,突然遭遇到这样的打击,难免肝肠寸断、不能自已,更何况用情极深的依维斯呢?

  过去的生活片断一个接着一个地在依维斯脑海里重演着。依维斯记得第一次见到璐娜,那时,她的身边还有永远唧唧喳喳,像小鸟一样的叮当。那时,她的笑容很灿烂,没有掺杂一点杂质。接着,是她在无可奈何之下,痛定思痛终于离开他时所写的那封信,依维斯早就已经完全地感同身受到她在写信时那种盖过一切的哀痛和苦苦的爱慕。每一次,当他想到这里,他总会忍不住自责。后来,他们终于在一起了,很幸福。

  “我有了。”依维斯想起璐娜告诉自己有了孩子时的景象,她笑得就好像三月怒放的花。

  “有什么?”依维斯愣愣地问。

  “傻瓜。”她说,指了指自己的腹部,噘了噘嘴巴,“就是有了。”

  “噢……”当时,依维斯假装沉重地叹了一声。尔后,看到璐娜一副苦恼的样子,他便立刻地把她抱起来,高高地举上头顶。她笑着,只有幸福的人才可能笑得那样美丽。

  然而,现在,一切都消逝了,幸福就好像夏天的骄阳被乌云遮住,幸福是那么的短暂。依维斯狠狠地将剑丢下,将璐娜的双手、双腿轻轻拉直,尽量让她看起来如同平时睡觉时的模样。“我爱你,深深地爱着你,你知道吗?你听到了吗?”他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视线,但是,他毫不介意,他默默地用手将璐娜的头发拢好,然后,拉上被子盖住她的身体。

  “璐娜,我赢了,我打败了他们,我回来了。”依维斯握着璐娜的双手,喃喃地说道,“你高兴吗?一定是的,因为我又看到你在笑!”

  “你知道吗?刚才,我几乎输了,好在,那时,我想起了你,是你给了我力量。”依维斯将璐娜的双手放进自己的怀中,他的喉咙发干,嘴巴泛出苦味,他的心在默默地啜泣着。

  “你累了?你为什么不说话?噢,我也好累,好想睡觉,舒舒服服无牵无挂地睡一觉。”依维斯神经质地笑了笑,这一生,似乎一直在对抗命运,可是,最终还是不得不屈服,这是多么巨大的无奈?“做人好累,一出生就要那么辛苦。不过,遇上你真的很幸运、很幸福,你是我生命唯一的最大的幸福。”

  “哈?我很傻吧?”依维斯忽而高声笑了笑,忽而又低声地笑着,“我真傻!”此刻的他,早已忘记他与璐娜之间还有一个小孩子了,但就算记得又如何?失去了璐娜,孩子对他还有什么意义呢?而之所以热爱着那个孩子,不过是因为他是所爱的人生的罢了,而现在所爱的人已经死了,孩子继续活着又如何呢?依维斯的绝望就好像当年他的父亲洛河抱着他的时候的绝望一样彻底。

  “哈哈哈哈……”依维斯松开璐娜的双手,仰首而望,眼神里充满了抑郁和无尽的失意。他捶胸大笑,那笑声凄厉非常,如同杜鹃啼血,满是辛酸、满是哀怨。屋顶上的尘灰飘然降落在他的身体上,似乎是想埋葬他满腔的失落。

  刹那过后,笑声中断,如同琴弦断去。依维斯全身经脉尽断,而他的心——璐娜给他的心也在顷刻之间碎成灰烬。他静静地躺到璐娜身边,双手紧紧地揽着她,嘴角绽露出一丝苦笑,阖上了眼皮……

  ****************

  死神之渴望。

  风吹动沙子,发出“沙沙”响声,远远看去,整个大漠就好像黄色的波涛在进行着起落有致、日复一日的移动。据说,在沙漠中生活的人,也终会变得像沙漠一样无情,一样的无坚不摧。

  而,杨秋和莫问在人们的心目中代表的正是这样一种形象,非但冷漠,而且冷酷。

  然而,他们真的是冷酷无情吗?真的是任凭斗转星移、物换人非也可以无动于衷吗?

  “杨秋前辈,这是依维斯的儿子。”衣衫褴褛的若炎,满身是血,脸色发白,从干燥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声音。他颤巍巍地将手中的婴孩递在杨秋的手中。

  莫问静静地站在一旁。他的心在歇斯底里地喧腾着,就好像夜里大漠的沙尘暴,铺天盖地地席卷着地面的一切。

  “洛河?!”几十年前的一个画面猛然地冲击着杨秋的头脑。那时,依维斯的父亲,那个心碎的人,将一个婴孩交到自己的手中。

  “这是依维斯的儿子。”若炎倒在地上,口里吐着白沫,重复道。

  杨秋面色惨变,迅即大笑不已。不用问,不用去证实,他也可以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莫非,这就是所谓的命吗?”

  莫问无语,望向苍天。只有苍天才是最无情的吧,因为它永远可以对这人世间发生的任何事情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那你呢?”杨秋看着手中的小孩,他像极了当年的依维斯。

  “我?”若炎勉力地笑了,然后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多年前,洛河也是这样死去的……杨秋觉得自己应该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死法,应该早已习惯了从别人的手中接过一个小小的婴儿。然而,为什么有些东西变了,有些东西却仍然可以这样重复着?

  “莫问,走吧!”

  两条身影逐渐消失在滚滚黄沙中。大漠的风沙在喧腾起舞,“呼呼”作响,如同一只沉睡的巨兽。见证着命运轮回的它们是在欢呼,还是在悲号,谁也不知道,谁也无法解释……

  圣历2120年1月4日,梦之尽头。

   -全书完-

  

第十章 永劫轮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