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大业与哀伤的开始

    在一路急行军之后,这一百多号人终于在半夜之前赶到了凤翔山。到达凤翔山之后,也没有人有心情做饭,纷纷倒在地上就睡了。

  但是第二天一大早,众士兵就在魔武的大喝声中被赶起来操练。从这一天开始,他们开始知道什么才是真正魔鬼式的训练,也是从这一天开始,他们才发现当初被他们背地里咒骂过无数次的星狂原来是多么的柔情似水。

  每天早操之后,请学就会派这些人出去四处招募士兵。方法很简单,只要走到人群密集的地方大喊:“有份工作包吃包住,月薪一个金币。”就自然会有无数人蜂拥而至,连广告都省了。

  而那兰罗就在这些人中挑选看起来精明能干的,加入到自己的供应总队,并在稍加训练之后,开始让他们负责“前进军”的采购。他同时还制定了一系列的后勤与供应条例,并将这些条例总结成一本书——《后勤,军队的血管》。这是西部大陆第一本对军队后勤补给进行全面阐述的专著。

  那兰罗还在自己的供应总队中,挑选一些最精明能干,又有一定商业经验的人组成“前进军商团”。这些人所负担的责任不仅仅是采购,还有为“前进军”进行投资、贸易获利的责任。这样做不但可以让“前进军”的资产不至于只出不进,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意义就是,他们的存在,可以迷惑别人的耳目,使别人产生“前进军”的大规模采购活动,其实只是某商团的大型贸易活动的错觉。这对于目前力持低调的“前进军”来说,无疑是十分有利的。

  每天,魔武在练兵,那兰罗在办内务,而请学无疑是最忙的,不但要处理另两支部队送过来的文件、帮助白木组建训练通信营,又要训练自己的亲卫队,晚上还要开设“中层指挥官训练班”。简直是忙到死啊!

  而依维斯则天天只作一件事情,那就是和莫问、璐娜、小叮当一起嬉戏。不过,依维斯要是哪天心情好的话,就会带着莫问一起去亲卫队看看,训练一下将来要保护自己的亲卫队。

  日后,这支由三个顶尖高手合力打造的亲卫队不但在“永久中立之地”的战场上所向披靡,还成为对抗魔族的一支劲旅。

  三个月后,魔武的近卫军团训练程度优良率达百分之九十三,白木的通信营初现雏形,请学的亲卫队则成为了全人类第一支全部掌握古魔法秘密的部队。这主要是请学的功劳,在教授这些人古魔法的时候,请学倾囊相授,毫无保留。他恨不得这些人一夜之间将古魔法的奥秘完全勘透,这样就不用再怕什么魔族进攻了。

  而成绩最好的无疑是那兰罗的供应大队。

  “三个月来,供应大队共招募成员三千六百名。现今留在总部的人员为两千名,派往左路军团八百人,派往右路军团八百人。另,在供应大队还设有‘前进军商团’,人数共六百零三名。除三十七名留在总部以外,其他皆派驻外地。

  这个月,供应大队所作的工作如下:一、采购。

  共采购战马五万一千六百零九匹。其中超甲等战马九匹,每匹三钻石币,共耗费资金二十七钻石币;甲等战马五万一千六百匹,每匹二十金币,共耗费资金一万零三百二十钻石币。同时购买了三万套甲等战马重甲,每套重甲三十金币,共耗费九千钻石币;两万五千套甲等战马轻甲,每套十三金币,共耗费三千二百五十钻石币。

  已经分配给左路军团甲等战马三万匹,超甲等战马两匹,右路军团甲等战马五千匹,超甲等战马一匹。同时,左路军团获得分配甲等战马重甲两万套,甲等战马轻甲一万套;右路军团获得分配甲等战马重甲三千套,甲等战马轻甲两千套。总部尚余甲等战马一万五千匹,超甲等战马六匹,甲等战马重甲七千套,甲等战马轻甲八千套。

  至于粮草方面,我们共采购粮食两万吨,每吨粮食十金币,共耗费两千钻石币;草料五万吨,每吨四金币,共耗费两千钻石币。总部尚有粮食储备六千吨,草料储备一万三千吨,其他已经分配给左右路军团。

  装备方面,共购买甲等战士重甲七万套,每套十五金币,共耗费一万零五百钻石币。甲等战士轻甲三万套,每套八金币,共耗费两千四百金币。

  武器方面,我们一共购买甲级长剑五万把,每把六金币,共耗费三千钻石币。购买甲级长枪五万支,每支九金币,共耗费四千五百钻石币。长弓三万把,每把十二金币,共耗费三千六百金币。优良箭支七百万支,每支五铁币,共耗费三十五钻石币。所有武器均已按照原计划分配完毕。

  以上采购活动一共花费五万零六百三十二钻石币。

  第二、贸易。

  在进行以上采购行动的同时,供应总队‘前进军商团’进行了试营业,参与了战马、粮食、装备三方面的贸易。前后一共获利一万零六百三十一钻石币。

  第三、投资。

  ‘前进商团’在三个月内已经在‘永久中立之地’各地共购买大型草料厂七家,农场九十三个,甲等战马甲作坊三十一个,甲等轻甲作坊二十四个,甲等重甲作坊十六个,超甲等长剑作坊一家,甲等长剑作坊二十一个,甲等长弓作坊十九个,甲等长枪作坊二十六个,超甲等长刀作坊一个,甲等长刀作坊二十三个,箭支制造作坊九家。并购买马厂四家,丝绸厂十一家,林木厂九家,船厂一家,酒馆两百三十四家,旅馆一百四十三家,杂货铺九百四十二家。参股银行九家,控股两家。

  投资共耗费资金三十三万六百八十五钻石币。

  另,各种差旅公关杂务费用共耗费三百一十四金币。

  综上所述,我军尚余资金十二万九千钻石币。其中分发左右路军团各三千钻石币作为军团流动资金,总部尚余十二万三千钻石币。”这就是那兰罗交给请学的述职报告。随着述职报告的还有一大袋契约书。

  “天啊……”看到这张简洁的报告书,请学禁不住轻轻惊呼起来。这张报告书表明“前进军”不仅拥有了整整十万大军的全部所需,而且还在整个“永久中立之地”铺下了极为庞大的财产网络。

  或许,目前来说,“前进军”还不能算是全“永久中立之地”最大的军团,但肯定已经是“永久中立之地”最大的财团。现在“前进军”的雇员起码是他的军队人数的百倍以上。

  甚至可以大胆的这样说,从今往后,只要“前进军”还在“永久中立之地”,那么无论它发展到什么规模,它的信息灵通程度,后勤保障可靠程度都绝对是整个“永久中立之地”的第一位。

  另一方面,请学也为那兰罗的花钱能力所震惊!

  整整五十万钻石币啊!请学曾经天真的以为这些钱就是用到统一整个大陆的那一天也无法用完,但是他没有想到那兰罗只花了三个月时间就用得只剩下了不到十三万钻石币。

  “厉害啊!”请学不得不在心里暗暗赞道。到底是曾经在大世家做过的人,出手不凡啊!

  后来,请学曾经好奇地问那兰罗,为什么他做生意这么厉害,当年自己做生意的时候却会那么落魄?对此,那兰罗的回答是:“我只会做大生意,做不了小生意。”

  * * * “我们现在应该开始准备赶往阿尔斯山了。”看到已经万事俱备,请学便对依维斯说道。

  “好吧。”依维斯懒洋洋地说道。当初从卡洛特平原回来时的锐气,似乎已经在这么多天尸位素餐的日子里磨得七七八八了,现在依维斯什么事都只是说“好吧”,从来不愿意发表什么意见。请学知道他是在生闷气,但是现在这种情形,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准备了一个星期以后,“前进军”的总部再次开始迁移,这次的目标是阿尔斯山。

  临走前,依维斯将魔武的近卫军团编外的六百多人也留在了璐娜的故乡,并指定了一个千夫长,这样就一共有将近九百人驻守在这四个村子了。这些士兵训练都已经十分精良,完全不会比任何正规军差,绝对不是那些盗贼军或佣兵团可以比拟的,而且他们的装备也远胜过那些人。所以,这些村庄相对来说还是很安全。

  因此,依维斯这次彻底离开的时候,村长们虽然依依不舍,但是也没有人敢说他违反了契约。

  依维斯的近两万大军开始全速往南移动,另外两支部队也在相差不到三天的时间内同时往阿尔斯山全速移动。

  十天后,三路人马齐聚离阿尔斯山不到一百里的天眼山。至此,“前进军”初步形成。

  在全军会合的当天,“前进军”全军高层会议召开。这一天距离上次“前进军”会议刚好三个月零十九天。

  这是“前进军”大战前的最后一次全体会议。之后,大战就要正是开锣了。

  “各自先报告一下自己军队的情况吧。”请学率先发言。

  “左路军团参赞维拉报告,我左路军团兵员共一万一千六百三十四名,其中战斗人员一万名整。包括重骑兵八千名,轻骑兵两千名。装备齐整,后勤充足。训练优良率为百分之九十一点四三。”维拉首先站起来,说道。

  “右路军团参赞索特报告,我右路军团兵员共一万一千三百四十六名,其中战斗人员一万名整。包括长枪兵七千名,弓箭兵三千名。装备齐整,后勤充足。训练优良率为百分之九十。”之后是索特站起来报告。

  接下来理应是魔武报告,但是站在依维斯身后的魔武却反应迟钝,迟迟没有站起来,即使是大家都瞪着他,他也全无知觉。直到站在依维斯旁边的莫问暗地里扯了扯他的衣袖,魔武才反应过来,慢吞吞地站了起来。

  “近卫军团没有问题。”

  请学看着他,无奈地又将目光转向那兰罗。那兰罗于是将在述职报告中说过的东西重新报告了一遍,自然是不可避免地引起了一片惊呼声。尤其是首次知道“前进军”财政情况的维拉和索特更是瞪圆了眼。

  “通信营一共两千三百人,信鹰四百只,装备齐整,后勤充足。”最后发言的是书记官白木。

  “现在我军总的情况我想大家已经很清楚了。我军现在共有战斗人员三万一千人,训练程度已经和正规军无异,而我们的后勤也绝对没有问题。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下我军以后的战略步署。

  “就目前来看,我军在天眼山的驻扎在一个星期内就会引起天翼盗贼团的高度重视。虽然对于具体的行军打仗我并不是很在行,但是我个人认为最好能够在一个星期内能够有所行动。请问诸位军团长有什么高见?”请学说完,目光注视着星狂。

  “我们这些人当中,当属星狂军团长对兵法最为精通,在卡纳亚共事时,这一点就为大家所共知。所以,我建议这次的阿尔斯山战役由星狂军团长任总指挥。不知道总统领意下如何?”风杨清楚对于这次作战的总指挥官,请学心里很属意星狂,所以才有此番言论。

  “好吧。”依维斯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其实当年在卡纳亚共事的几个月里,依维斯就十分清楚星狂到底有多少分量,打这种程度的仗对星狂来说完全没有难度。虽然依维斯表面上好像还是在和请学赌气,装作一副不经意的样子。但是,在这样原则性的问题上,依维斯心里可是没有半点马虎。

  “既然如此,那就请星狂军团长讲一下他的作战方案吧。”请学说着,笑着看了星狂一眼。

  “既然大家都这么说,那我就当仁不让了。”星狂也笑呵呵地站了起来,走到墙边,挂起一幅作战地图。见到星狂这样,请学心知他是有备而来,笑得越发开心了。

  “大家请看,这是我这三个月里请专人绘制的这一带方圆五百里的详细军事地图,待会还会有详细分图……大家请看,这里是阿尔斯山,而这里就是天眼山。”星狂说着,将手里的教鞭指着地图上的两个点。

  “天翼盗贼团在阿尔斯山经营近十年,防御设施等都比较齐备,而且它的据点地势险要,惟有一条小路可通,骑兵根本无法进入,更不用提作战。也正是因为如此,据我的调查,天意盗贼团在阿尔斯山上有长枪兵两万左右,重步兵一万左右,轻步兵七千左右,弓箭手五千左右,但是却没有一个骑兵。

  “不过,在阿尔斯山上没有骑兵,并不代表天意盗贼团没有骑兵。一支没有骑兵队的盗贼团是很难在当今乱世站住脚的。因为如果缺少骑兵部队,他们的信息收集能力、机动作战能力、预警能力与关键时刻的冲击能力能都会受到极大限制。这对于一支有一定规模的盗贼军团来说显然是不可想像的。那么,他们的骑兵队究竟在哪里呢?”说到这里,星狂故意停下来,扫视全场。

  “就是在这里,在天眼山和阿尔斯山之间,有一片大约四十平方公里的小型平原。就是在这一带!”说着,星狂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

  “这里地势平坦,道路宽敞,很适合骑兵作战。人们都知道天翼盗贼团的总部是在阿尔斯山,但是却没有太多人知道天翼盗贼军在这里有一支部队。这支部队就是天翼盗贼军的骑兵队,主要是进行信息的收集和配合山上主力部队的作战。据我调查,他们的人数在四千人左右,全部都是轻骑兵。”

  听到这里,风杨吐了一口气,他已经基本知道星狂要怎么做了。

  “恐怕我要去做诱饵了。”风杨心想。

  “这四千人虽然并不是天翼盗贼军的主力,但是对他们却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这支骑兵队是他们的眼睛和耳朵,如果丢掉了这支骑兵队,那么他们就会变成瞎子和聋子。而购买战马又是很耗费财力的,要是他们失去了这支骑兵队的话,那么他们恐怕没有本事在短期内再建立一支同样规模的骑兵队。这在危险环伺的‘永久中立之地“来说,是极度危险的。”

  “你的意思是,他们一定会死保这支骑兵队?”请学插言道。

  “死保倒也不一定,但是如果不用死他们也能保住,而且还能抢得一大批财富的话,相信他们……”星狂说到这里,不再说下去,只是嘿嘿的阴笑。

  “直接把你的作战方案提出来吧。”依维斯说道。

  “是。”星狂一敬礼,接着说道,“首先,让右路军团派出两千枪兵、五百弓箭兵打扮成海罗佣兵团的样子,行军的时候刻意散漫一些,着装也不要整齐。另外有五六十个人穿着要十分华丽,看起来像是海罗商人。然后再携带一百箱黄土,表面铺上金银珠宝,绫罗绸缎。箱子要装潢得十分豪华。

  “右路军团另外的八千将士则在离这块平原十里外埋伏待命。等到那些骑兵队出兵劫掠的时候,枪兵队就组成圆阵,将箱子围在中央,同时发出蓝色响箭。右路军团其他人马就马上出发,赶到战场支援被围困的两千五百士兵。然后对这四千骑兵进行反包围,但要围而不歼。同时,发出红色响箭通知已经埋伏在天眼山二十里外的近卫军团和离战场五十里的我们。

  “之后,我们就和近卫军团同时出动。近卫军团直捣天翼老巢,拿下阿尔斯山。而我们左路军团则埋伏在战场附近,只要发现天翼盗贼军的主力前来增援,就马上出击,将他们一举击溃。这就是我的全部计划。”星狂有些得意地拍拍手,说道。

  “但是星狂军团长凭什么确定天翼盗贼团一定会派主力下山增援呢?”右路军团参赞索特问道。

  “维拉,你要记住他们是盗贼!盗贼看到一百箱金银财宝的话,是不会无动于衷的。”星狂得意洋洋地说道。

  “嗯,很好,只是右路军团会有一些风险。”请学赞赏地说道。

  “这种垃圾盗贼军就是右路军团独力也可以将他们全部消灭,更何况只是拖延时间?依我看,没有什么太大的风险。”星狂赶紧给风杨戴高帽子。

  “不是你的左路军团做诱饵,你当然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啦。”莫问毫不留情地讽刺道。星狂闻言脸上一红。

  “风杨愿意接受这个任务。”倒是风杨主动地站出来道。

  “总统领你看呢?”请学歪过头看着坐在那里若有所思的依维斯。

  “好吧。”依维斯意兴阑珊地说道。

  “打完这仗还会有多少仗呢?”依维斯心里已经在想这个问题。当然,他对于星狂的计划是很赞成的。虽然连依维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对兵法的了解到底有多少,但是当年读了那么多西龙的兵法书,至少现在可以让他轻而易举的知道,星狂的这种打法,是快速解决天意盗贼团的最好办法了。

  “具体作战时间是什么时候?”风杨问道。

  “明天早晨。”星狂说道。

  * * * 会议结束之后,人们都各自忙去了,连璐娜和小叮当都帮忙收拾去了,只有依维斯和莫问两个仍然留在帐篷内。

  “莫问。”依维斯突然叫道。

  “什么事?”莫问本来已经坐到旁边的椅子上闭目养神,听到依维斯的话,赶紧睁开眼睛。一睁开眼睛,他就看见依维斯递过来一个东西给他看。看到依维斯手里的这个东西,莫问说话就有些结巴了,“依维斯,你这是……这是……?”

  “我记得明天就是十一月了,本来想明天再给你,但是明天要打仗,恐怕就没有好气氛了。每次碰到打仗,我的心情都不是很好。”依维斯笑笑说道。

  “那……谢谢了!”莫问有些惊喜地将依维斯手里的东西接了过去,这是一个小小的雕塑,雕的正是莫问。说实话,雕得并不很好看,但是却是花了依维斯很多心思才刻成的。依维斯刻了好多次之后,才有这样的效果,虽然还是不很好看,但是比起被丢掉的那些已经好很多了。毕竟,他不是艺术家。

  “这是我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礼物。”莫问说这话时,显然有些激动。是他的师父告诉他,他是十一月的第一天出生。但是,他的师父仅仅告诉他他出生于这一天而已,并没有为莫问的生日做任何事。自来到西部大陆之后,莫问才慢慢知道原来过生日是应该收到生日礼物的。

  在十五岁的生日即将到来的这几天,莫问有时候也会莫名其妙地渴望自己能够得到一份生日礼物,但是,他只是想想而已,并没有真的想过有人会送礼物给他。而现在,他却收到了一份生日礼物,他的第一份生日礼物。

  “以后每年我都会给你生日礼物。”依维斯笑着说道。

  “谢谢!”莫问的兴奋之情已经写在脸上。说完,莫问专心致志地望着自己手里的雕塑。虽然不是很好看,但是莫问很喜欢,越看越喜欢。

  “今年大概没有人记得我的生日了。”依维斯的生日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跟他提起,连璐娜都没有。本来,依维斯并不是太在意这些的,但是现在,看着莫问这样欢喜的样子,依维斯却不知道为什么感到一丝落寞。他因而突然记起一个人,他觉得要是她在,无论如何,她是会记得他的生日的,因为,与她在一起的每一个生日,她都会送他生日礼物,会为他过生日,唱生日歌。

  2017年10月31日的这一天,依维斯突然又开始思念一个女子。

  这被他压抑近一年,以至于连他自己都误以为已经过去的思念一旦在他的心里再次发芽之后,就以不可抵挡的速度开始蔓延。或许,有一个悲剧也是正从这一天开始的。

  

第十章 大业与哀伤的开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