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海罗富商?

    第二天,也就是圣历2017年的十一月的第一天,“前进军”一切已经准备妥当。被星狂称为“风暴”的作战行动正式开始。

  大军一路路的开始按部就班出发。

  “收到一封来自卡纳亚的信,是千里加急件。”正准备和请学莫问一起出去督战的依维斯看到白木气喘吁吁地往这边跑来。

  “西龙?”依维斯看到信封上的署名,有些奇怪地说道。说着,他就打开西龙的信。看完之后,依维斯站在原地呆住了。

  请学和莫问看到依维斯这个样子,都很奇怪。但是又不好到依维斯的手里去拿信看。

  “今天就烦请总军师代为督战吧。”依维斯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回军帐。

  “但是……”请学看依维斯的表情,就知道无法改变他的主意,但是还是忍不住说道。

  “我现在的情绪,不适宜督战。”依维斯仿佛知道请学的心意,头也不回地说道。

  “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请学有些狐疑地揣测道。

  “我会看着依维斯的。”莫问看到请学苦恼的样子,安慰道。虽然莫问对请学好感不太多,但是莫问至少知道请学是依维斯的师兄,所以说道。

  “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请学又道。

  “什么事?”莫问回过头问道。

  “麻烦你帮我暂时带领我留下的一千亲卫队。”莫问不是“前进军”的人,请学无权命令他,所以用商量的口气说道。

  “你还是把你的亲卫队一起带走吧。真要出什么事,还不知道谁保护谁呢?”莫问笑着说道。

  “嗯……”沉思了片刻,请学点点头,“那我走了,麻烦你看着依维斯。”请学也不再说话,转过头就走了,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这个莫问说话永远是这么直接,这么不留情面。”虽然明知道莫问说的全是真话,但想到自己一片关切之情却被他说成这样,请学多少都有点生闷气。

  这一边,请学和依维斯的心情好像都被弄得不大好。但是另一边的星狂却是意气风发得很。

  “左路军团待命!”

  “右路军团在总部领取五千战马之后,其诱敌部队已经出发,目前离目的地八十里。主力部队也已出发,离目的地还有七十里。”

  “近卫军团凌晨行军,现在已埋伏于阿尔斯山二十里外!”

  斥候不断地将各军团的情况报上来。

  听完斥候的报告,星狂满意地点点头。但是表面上看起来镇定自若的他,此时心中其实犹如大海波涛一样汹涌澎湃,无论如何压制都无法平静下来。最后星狂不得不将脸转向墙上的地图,才勉强没有让部下看出什么异样来。

  “这就是指挥千军万马的感觉吗?我真的是这数万大军的统帅吗?”星狂仍然有些不敢相信,一次次地在内心质问着自己。一年半前,他还是个连百骑长都不将他放在眼里的军需官,但是现在,他却已经是千军万马的统帅。这种对比,任谁都会难以自己的。

  ***在这世上,就好像在伤心的人绝不止一个一样,在高兴的人也绝不止一个。有另一个,不,准确些说应该是一堆人才对,目前也同样处于兴奋的状态中。这些人就是天翼盗贼团的斥候兵。

  右路军团诱敌部队出发两个小时后(这些诱敌部队都是坐着轻甲战马的,长枪就放在马鞍上),已经到了离天翼盗贼团的分部只有五十里的地方了,这是天翼盗贼团骑兵队的常规预警巡逻范围。

  “你看,你看,有多少个箱子?”

  “至少有八十个。”

  “不,至少一百三十个。”

  “你们猜箱子里都装的什么呢?”

  “当然是金银财宝了,你看那箱子多贵重,难道里面装黄土不成?”说这话的盗贼当然想不到,他所说的居然是事实。

  “我看也是,海罗人最有钱了。上次杰罗他们那个小队袭击了一个海罗小型商队,就抢到了价值足足二十个钻石币的货物。”

  “不要傻看了,我们快回去通知副头领吧。”

  这次诱敌部队由风杨亲自领队,另外七千五百人反而交给了参赞索特。风杨之所以这样做正是为了鼓舞士气,跟头头站在一起,士兵们无论如何是要感到安全很多的,就算去死,有一个军团长垫背的感觉也是很不错的。

  冷眼观看的风杨看到这样的斥候兵来了一队又一队,他数了数,前前后后一共遇到了十三队。

  “有多少人?他们到底有多少人?你们查清楚了吗?”天翼盗贼团的副头领也就是骑兵队的统领已经一连听到十三队斥候兵向他报告说有一条十年难得一遇的大鱼正游过他们的领地。

  “押送人数大概是两千五百人左右,都是轻骑兵,看装扮好像是海罗人的佣兵团。装备优良,但是训练好像严重不足,行军时队形很混乱。”十三支斥候的报告几乎都是一模一样。

  “怪不得这一阵右眼皮老是跳,原来是要发财了!海罗那帮阔佬除了赚钱,就只会在海上和基欧人兜圈子。在陆地上走路都站不稳,哪里会打仗?这次这笔横财我们是不想发都不行了!哈哈哈哈!”天翼盗贼团副头领得意地哈哈大笑着下了一个决定。

  “你们飞报阿尔斯山,要头领派人下来接应这批价值连城的财物,以免在路上被人抢走。”副头领对跪在面前的一队斥候兵说道。

  “是!”那斥候兵赶紧飞奔而出。

  “兄弟们,跟着我上,抢到这笔巨财,大家就都可以退休回家当地主了。”那副头领对着麾下的众骑士一挥手上的巨斧,说道。

  “啊……”盗贼团全军发出欢呼。然后在他们的统领的带领下,欢乐地向死亡前进。

  大约一个小时后,四千盗贼骑兵就出现在诱敌部队的面前。

  ***“我们走得太快了,错估了敌人的反应能力,比预定的时间快了一点。”风杨在心里默念道。

  “军团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旁边的士兵看见飞奔而来,气势汹汹的盗贼骑兵,有些心慌地问道。虽然训练精良,但是训练就是训练,跟真正的作战完全是两码事。这两千五百士兵绝大多数都是第一次真正踏上战场,所以都难免有些胆怯。

  “发蓝色响箭,下马布阵。”风杨举起长枪,高声叫道。不用传令,他的声音已经被这两千五百人清晰地听到。

  看到主帅这么镇定自若,士兵们的情绪也就安稳了下来,平素的训练在这时就开始展现效果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原本散乱不堪的队伍,就集合成了一个圆阵,严阵以待。

  两千枪兵在外围成一个圆,圈内是马匹,箱子和五百弓箭手。同时,发出蓝色响箭。

  “军团长发信号了,我们快冲!”索特这时候才行军三十里,离风杨的诱敌部队还有三十里路左右。看到响箭之后,赶紧命令部队全速前进。

  敌军的四千骑兵开始慢慢组成一个包围圈,风杨纹丝不动。他巴不得他们慢慢围,围上十天半个月才好。十分钟后,包围圈形成,那副头领开始对风杨部队喊话。

  “前面的商团,你们已经被我们包围了,就凭你们是不可能打败我们赫赫有名的‘天意盗贼团’的,只要你们放下武器,留下财物的话。我沙曼愿以一个超级大盗的荣誉向你们保证,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生命。”

  “我们是海罗火焰佣兵团,我是团长风杨,我们护送的这一批是流云城艾和家的货物,难道你们也要抢吗?”风杨胡乱编造道。

  “火焰佣兵团?你们谁听过?”沙曼回头问他的属下们。

  “大概是新成立的佣兵团吧。”属下们纷纷摇头。

  “不过海罗艾和家可是鼎鼎大名的超级大富豪啊,据说他们富可敌国啊!”有一个年纪稍大有些阅历的骑兵说道。

  “我们抢的就是鼎鼎大名的超级大富豪!”沙曼听到“超级大富豪”五个字,眼里就发光。

  “听着,我们赫赫有名的‘天意盗贼团’抢的就是鼎鼎大名的艾和家。你们最好是快点把财物交出来,否则沙曼大爷变了主意,就要你们全部都横尸当场。”沙曼大声叫喊道。

  “这事小弟拿不了主意,能不能让我跟艾和家的人商量一下,再答复如何?”风杨大声答道。

  “统领,他们现在在外围的两千人全部是枪兵,里面还有大概五百弓箭兵。海罗人虽然战斗力是出了名的差,但是我们要是强攻的话,由于兵种相克,还是会有比较大的伤亡的。反正头领就要带人来增援了,我们不怕拖。”沙曼旁边看起来一个獐头鼠目的人说道。

  “嗯,有道理。”沙曼点点头,说道。

  “好吧,那沙曼大爷大恩大德让你们商量商量,但是要尽快决定!否则,就算沙曼大爷我等得,我手里得斧头也等不得,我手下的弟兄也等不得。”沙曼挥舞着斧头耀武扬威地说道。

  “多谢沙曼大侠宽容,我们一定尽快给出答复。”风杨故意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答道。说完,就跟身后几个装扮成海罗商人的士卒开始假装商量起来。

  “索特,快点来啊,我可不想我辛辛苦苦训练的军队有什么太大的损失啊。”在心里,风杨却暗暗说道。

  十分钟过去了,沙曼仍然看见那个佣兵团团长在和那些海罗商人商量。间或还会有大声的叫骂声。

  “******,我有点忍不住了。”沙曼摸摸斧头,小声骂道。

  “这些财物一定贵重无比,海罗商人舍不得也是情理之中。况且,这些海罗人虽然不足虑,但是我们要是现在出击,即使胜利,也一定有所损伤。到时候,万一有其他势力的人出来乘火打劫的话,我们岂不是就危险了?我看统领还是再多些耐心才是。”那看来獐头鼠目的人又建言道,“而且,头领的援军应该已经出发了吧。”

  “那就再等五分钟。”沙曼咬牙切齿地说道。

  那人说得没错,天翼盗贼军的援军确实已经出发,而且不是一点援军,而是几乎全部出动,只留了五千轻步兵看家。

  一百箱金银珠宝,这对于任何一个盗贼来说,都是不可抵御的诱惑。没有哪个盗贼会眼睁睁看着一百箱金银珠宝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过,而不过去揩油水的。

  而在“前进军”的左路军团驻地,星狂也一扬手,“左路军团全军听令,即刻全速向阿尔斯山开进!一个小时内赶到埋伏点。”

  五分钟又过去了。

  “弟兄们,向着财宝冲啊!”沙曼和他手下的兄弟再也等不下去了,他挥着巨斧对他手下早就不耐烦的弟兄大声呼喊道。

  “抢啊……”盗贼军中爆发出一阵震天动地的大叫。

  “严阵以待!”本来在和旁边士卒假装争吵的风杨见盗贼军终于忍不住发动攻击,转过头来望向盗贼军,平静地说道。这声音虽然不高,但是却在盗贼军震天动地的叫喊声中被全军清晰地听见。

  ***盗贼军的队伍像山洪爆发一样向着两千五百士兵冲过来。

  他们是盗贼,所以没有正规军那样严整的队形。但是常年劫掠的生涯,让他们比正规军多上十倍以上的临场经验,使他们熟知战场的规则。他们看似各自为战,但是如果眼尖的话,就可以看见其实在这一片混乱之中还是暗暗隐藏着一些战斗的规律,这就是盗贼的规律——不顾一切的劫掠,但是要保住生命。

  作为一个职业的强盗,保住自己的性命与夺取别人的财富是他们最大的专长。他们没有太多的操练,几乎每一次的操练都是在战场中进行,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厮杀中进行。

  尘土飞扬,遮天蔽地,灿烂的阳光也被弄得显得有些灰蒙蒙的。每一把刀、每一支枪、每一支箭都渴望鲜血。大地也恐惧得微微颤抖。

  战马在飞速地奔驰,弯刀在风里蜂鸣。站在最前排的士兵几乎可以清晰地看到盗贼的脸,他们个个挥舞着可以曾饮无数人鲜血的弯刀。

  但是这两千五百人却已经没有一个害怕,因为他们的统帅——风杨站在了队伍的最前列!一个不怕死的统帅,是不会有怕死的士兵的!

  “放箭!”等到强盗们接近射程之后,风杨果断地将手中的长枪一挥!

  一支支长箭,准确地射往张牙舞爪的盗贼骑兵们。尽管他们已经熟练地分散开来,但是还是有三四成直的长箭直接射进了盗贼军的胸膛,这就是军队与盗贼的区别!

  只是第一轮射击,盗贼军就已经损失了将近两百骑,看到自己的身旁的骑士纷纷倒下,盗贼军显然都有些惊讶。这样的整齐、精湛、高准确率的箭法,绝对不是一支普通的海罗佣兵团可以做到的。

  尽管他们有些惊讶,但是催促战马冲刺的频率丝毫没有减低。因为,在战场上厮杀多年的强盗们知道,在弓箭手面前迟疑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被长箭刺穿胸膛!

  在弓箭手的第二轮射击完成之后,盗贼军们就已经冲到了圆阵前。圆阵一共由五排枪兵组成,他们每排之间的距离不到二十厘米。

  前两排枪兵蹲跪在地上,紧紧握住手中的长枪,让无数来不及刹住战马的盗贼军命丧当场。而后三排的长枪兵在一起拥上前来,带着稍短的长枪及时挑死那些侥幸逃脱的盗贼。

  与此同时,弓箭兵的第三轮攻击也已经开始了。

  “怎么会这样?这真的是海罗人的佣兵团吗?”起先冲得最快,但是冲到长枪前不得不停住的沙曼看着自己纷纷倒下的手下,不禁在心里纳闷地想,“海罗人不是应该被吓得四散奔走,然后被我们大肆砍杀的吗?怎么会这么训练有素。”

  在沙曼思考着时候,他的手下还在不断死去,这根本就是一边倒的战斗。密不透风的长枪圆阵让盗贼军根本无机可乘。无论多有气势的冲锋在这四五米的长枪面前都是徒劳。

  一时被财宝蒙住了双眼的强盗们开始慢慢有所觉悟,他们根本是在跟一支正规枪兵队作战。就算是四千正规军骑兵,也根本就没有机会。骑兵对枪兵的先天不足,在这时显露无遗。

  更何况,他们这支盗贼军骑兵队根本就不是正规军队的骑兵队。他们只是负责预警、收集信息与在敌人被冲垮之后负责大肆砍杀而已,像这样坚强的攻坚战他们何曾打过?

  “退!”沙曼终于觉悟了,率先往回狂奔。其他的盗贼军也赶紧跟着他往回跑。他们现在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快点跑出那些该死的弓箭兵的射程。

  “停!”在第六轮弓箭齐射之后,风杨微笑着扬手说道。

  “哦……”两千五百人一齐发出欢呼声。在几个月前他们还只是一群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对于在战场上厮杀的勇士还只能仰视。但是,从这一刻起,他们也成为在战场上厮杀过的勇士了。最重要的是,他们是胜利者,尽管这只是一场小小的胜利,但是对于这些第一次上战场的人来说,即使是小小的胜利也是值得纪念的。

  看着狼狈逃走的盗贼军,风杨微微摇着头,他没有想到这些盗贼军居然这么不能打。在开仗之前,风杨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忐忑的。在埃南罗,他见过太多埃南罗骑兵队的猛烈攻击。要是让自己这些初上战场的两千五百士兵来面对那样的四千骑兵的话,他还真是没有什么信心。

  但是眼前这些盗贼军除了会傻乎乎地挥着刀往前冲以外,几乎什么都不懂。没有事先的投枪,没有弓箭攻击,只是傻傻地冲。碰到正规的枪兵队,这样的骑兵部队就是一万也只有死路一条。

  “******,你们这些王八蛋怎么探的消息,这根本就是正规军队的枪兵队,你们居然说什么海罗的佣兵团。我非砍了你的脑袋不可。”逃离风****的射程之后,沙曼清点了一下人数,发现刚才来回不到十分钟的冲刺路程,除去受伤的,光战死的就有近千名。刚好沙曼看到身边有个斥候,于是拿出战斧来,作出要砍死他的样子。

  那斥候见状,赶紧跑到后面躲起来。沙曼也没有追他,只是站在原地,想到刚才的情形,心里直后怕。要是自己刚才晚些撤,不出三十分钟,自己这支骑兵队就要全部送给眼前这两千五百“海罗佣兵团”了。

  “会不会今天是我们变成了大水鱼?”沙曼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

  “统领不用担心。他们现在这个阵形虽然防守力很强,但是移动力很差。现在我们就这样跟他们耗着,等到头领带兵赶到的时候,就该我们报仇了。”那獐头鼠目的人又建议道。

  “要是他们敢动的话,我们就冲过去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沙曼听到这人的建议,又高兴起来,刚才的担忧也抛到九霄云外了。

  于是,两军就这样默默地对峙着,谁也不主动进攻。两军都在等待,两军都相信胜利最后一定是属于自己这一方。然而,战争不可能都双方获胜。

  

第一章 海罗富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