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名声大噪

    近一个小时候后,西边的地平线扬起一片灰尘。看到之后,两军都开始欢呼,他们都以为自己的援军到了。

  但是当军队的服装慢慢被看清之后,盗贼们的欢呼声渐渐消失。来人穿的全部是整齐的军甲,肯定不是盗贼军。

  而刚刚相反,风****的两千五百人的欢呼声却是更加高亢了,冲在最前面的不就是索特参赞吗?

  “这是什么人?是不是海罗人的援兵。我们还是快撤吧!”沙曼这时候,是真真正正的开始害怕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可就真要跑了。

  “统领不必惊慌,他们不一定是海罗人的援兵,也有可能是其他势力的人。我们是骑兵,要跑快得很,但是要是我们走后,这笔财宝被他们抢走了,那头领来的时候,我们怎么交待啊。所以,我看我们还是见机行事,不要急着逃跑吧。”獐头鼠目的人说道。

  “好吧,那我们就再等等!”想到一百多箱已经到嘴边的财宝又被别人抢走之后头领的脸色,沙曼不得不按照獐头鼠目的人的建议行事。

  果然不出那獐头鼠目的人所料,那些士兵真的没有直接攻击或者包围沙曼的骑兵队,而是朝着“海罗佣兵团”狂奔而去。

  “杰伦,你小子果然有点眼光啊!”沙曼用力拍了拍那獐头鼠目的人,哈哈大笑着第一次喊出他的的名字。

  “多谢统领夸奖。”杰伦有些漫不经心地说道,仍然牢牢着注视着对方的行动。

  但是很快,沙曼的笑脸就消失无踪了。原来那支“其他势力”的军队已经和“海罗佣兵团”会合了。很显然,他们是同一支军队。

  本来按照星狂的原计划,他们是应该包围这支骑兵队的。但是风杨看到敌军也站在那里不动,并未有一骑一人脱队,就知道敌人肯定也事先约好了援军,否则他们不会那么傻乎乎地站在那里等。考虑到这一点,风杨临时决定合兵一处,等到敌人的援军到来之后,视敌人的援军数量再制定后面的作战方案。

  风杨可不想让自己辛辛苦苦练出来的一万精兵,在这里被人当成诱饵吃掉。

  “我们不用怕,我们是骑兵,只要他们没冲过来,我们就不要跑。头领的援军应该很快就来了。”杰伦看到沙曼凶狠地转过来的脸,镇定地说道。

  “******,我要是还信你,我还不如去****。”沙曼鄙夷地骂了杰伦一声,慢慢调转他的战马。

  “统领!”杰伦伸手牵着沙曼的马缰,试图说服他镇定下来,“这里有一百多箱财宝,我们只要等到头领的援军来就行了。”

  “就是一万箱财宝也要有命才能享受。”沙曼用马鞭抽开杰伦的手,大声骂道。但是杰伦仍然不肯松手。

  “统领,你看!”正当两人争执间,有一个盗贼骑兵指着东边扬起的比刚才要大上好几倍的浮尘,大叫道。

  “是援兵!是援兵!统领,头领率援兵来了!”杰伦也站在马上去看。片刻之后,他跳下马来,在陆地上欢喜地大叫道。

  “援兵?”沙曼有些怀疑地眯起眼睛去看,果然看到一片比刚才更加遮天蔽日的浮尘。

  “是援……兵!”等到确定自己不是眼花之后,沙曼挥舞着长刀大叫道。

  “啊……呵!”盗贼们也纷纷看到了那片浮尘,很快连大地的震动都感觉到了。

  * * * “风杨大人,他们来得可真快啊!看这气势人数好像比我们要多好几倍。”索特有些担心地说道。

  “不要怕!全部人员统统下马,结成超密集圆阵!七千长枪兵全部站在外围。”风杨冷静地说道。

  “还有三千弓箭兵呢?”索特问道。

  “我叫你专门定做的超级大盾带来了没有?”风杨问道。

  “带来了。”索特说道。他原来一直不理解风杨要他买那种要由十六块盾牌组成的超级大盾干什么?那样的盾需要在临战前组装,而且极其笨重,要四个人双手扶持才可能拿稳。那还怎么战斗?现在,他终于开始佩服风杨的深谋远虑了。

  “剩下这三千弓箭兵就负责用这些大盾将我们通通围起来。”风杨说道。

  “是!”索特一敬礼,就要去一边安排。

  “发红色响箭。”风杨又说道。

  “是。”索特又答了一声,赶紧跑下去准备了。

  很快,那些枪兵就从马匹上拿出那些专门定做的大盾开始工作起来。

  “沙曼,是不是吃亏了?”看到耷拉着脑袋骑着马的沙曼,那头领笑着说道。他说这话,似乎是早就料到沙曼会吃亏一样。

  那头领看起来四十上下,鼓鼓的肌肉,精光暴射的双眼说明他正当盛年。

  “是啊,大头领。我没想到他们那些海罗人作战居然那么顽强!”沙曼下马红着脸答道。

  “我早就跟你说过你的骑兵队只能用来预警,是不能够单独作战的,你偏不信。现在把自己的家底拼光了,高兴了吧。”头领说道。原来,天翼盗贼军是由好几支盗贼团合并而成的,而沙曼的骑兵队就是自己入伙的时候带进来的。怪不得头领看见货物还在,就依然可以笑呵呵的。不是自己的东西不心疼啊。

  “好了,你的人骑着马,太高了,让我们都看不见敌人。快叫他们让开,让我们上去吧。”头领说完沙曼,就对沙曼挥挥手,说道。

  “是,头领。”沙曼赶紧低着头,爬上马,跑回去。

  当他重新回到阵前的时候,他几乎傻了。当了一辈子强盗,打了一辈子仗,还真没有看见过这种阵势。只见“海罗佣兵团”的阵地上,居然被近五米高的“盾牌墙”围住了。

  “这是什么名堂?”沙曼目瞪口呆地问道。

  “统领,我看我们还是快撤吧,我看肯定有阴谋。”看到风****摆出这样的阵势,杰伦嗅到了一些不正常的味道,开始感到事情可能不那么简单,于是劝沙曼道。

  “你去死,刚才我们才几千人,你不让我撤,现在我们有将近四万部队,你反而要我撤退,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就算他们有这个奇怪的盾牌阵又有什么用?一定会被我们打败的。”沙曼完全不理会杰伦看起来莫名奇妙的建议。

  “头领,你看他们布阵的样子,根本不像是普通的佣兵团,到更像是大国的正规军。还有,你有没有注意到?刚才天上一支蓝色响箭便来了将近八千援军,而刚才又放了一支红色响箭,敌人肯定还会有援兵来的。”杰伦忆起了刚才被他所忽视的一些情形,有些着急地说道。

  “什么蓝色响箭,红色响箭的?你放什么狗屁?”沙曼骂道。

  “响箭是埃南罗军队在战场上常用的一种通信工具,它的作用……唉,一言两语说不清,统领你还是让我当面和大头领说吧。”杰伦知道跟有勇无谋的沙曼是不可能解释得清的。相对来说,老辣的大头领就要精明得多,跟他或许能够将事情讲清楚。

  “你敢看不起老子?”沙曼说着一马鞭抽在杰伦的身上,“你要是敢去,我就把你的腿和你的马腿一起砍下来。”

  “统……领!至少要把先前的战斗经过与他们曾经有一批援军来援的事告诉大头领吧!”杰伦大喊道。

  “滚!”沙曼又是一遍,然后便对部队大喊一声,“兄弟们,往两边撤,让大头领上来收拾这帮小子。”

  “是!”众骑兵刚才冲得已经是胆战心惊了,所以此时巴不得退出战场。

  “唉!”杰伦见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只得无奈地将马鞭丢在地上,“今天要跟这群饭桶死在一起了。”

  * * * “世上还有这样的盾阵?这群海罗人样子做得挺好看的。就是不知道打起来行不行?”大头领率领部队来到最前线之后,有些惊讶地说道。

  他还是依照沙曼给他的情报称呼风****为“海罗佣兵团”。

  尽管惊讶,但是大头领的脸上还是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显然,他对自己的部下的作战能力有充足的信心。

  “老大,该怎么打?”站在大头领旁边的一个头目模样的人问道。

  “先围起来。”大头领说道。

  “是!”那头目拱拱手,答道。

  很快,大头领带来的两万长枪兵、一万重步兵就开始对风****实施包围,而另外两千轻步兵与五千弓箭兵就围绕在镇定自若的大头领身边。剩下的三千轻骑兵则在这些部队的后面随时等着风****的溃散,然后冲上前去收拾战场。

  “看来,这个大头领可比刚才那个大老粗要厉害得多了。”风杨想着,知道不可以掉以轻心。

  在大头领踌躇满志地布阵围困风****的同时,星狂的左路军团也正在全速赶往战场,随行的还有请学和他的亲卫队。

  这个时候,他们距离战场的距离只有半个小时多一点。

  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帝国士官学院的优等生是不是能够在这半个小时内挡住纵横阿尔斯山脉十数年的老盗贼的进攻。

  十分钟左右后,盗贼军的合围完成。

  大头领一挥左手,一万重步兵夹杂在两万长枪兵之间,缓缓向前推进,步履虽然不可能像正规军团那样齐整,但是相对盗贼军来说,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同时,大头领的七千弓箭兵和轻步兵也一起往前推进。

  包围圈慢慢缩小,风****周围的面积被挤压得越来越少,空气似乎也被这三万部队挤得浓缩在一起。在这井然有序的进攻面前,风****年轻的士兵们不得不从刚刚胜利的欣喜中清醒过来。站在前排的枪兵握着长枪的手已经微微有些发汗。

  但是,他们的心中仍然没有丝毫害怕。并不是因为前面有插在泥土中近半米,高有近五米的超级大盾挡着,也不是因为刚刚已经赢得了一场小型的胜利。而是因为,在此时此刻,他们的最高长官与他们一样下马和他们站在一起,手端着长枪从盾牌间特意留下的缝隙里伸出长枪准备作战。

  “所有的人都尽量紧贴着盾牌,把所有的装甲都脱下来,覆在战马的身上。”风杨一边端着长枪不住地张望盾牌外的情形,一边大声叫道。

  “是!”众士兵齐声答道。

  “好在那兰罗舍得花钱,买的全是埃南罗的甲等战马,要不然等一下弓声一响,万箭齐飞,这些战马给我在里面乱跑起来可就什么都完了。”风杨看着那些一动不动像雕塑一样站在原地的战马,在心里不由得感激起那兰罗来。

  “发射!”随着大头领的长刀出鞘,他身旁的五千弓箭手终于发动攻击了。万箭齐发,在沾满灰尘的风中“嗖嗖”的地飞向已经密成像铁桶一块的风****。

  由于盾牌太高,而且超级大盾是半弧形的,加上他们所组成的是超密集型的队伍,所以风****几乎是完全被圆盾给围了起来,只有阵形中间可以看得到一点天空。站在阵中的士兵甚至都感到天似乎黑了很多,而中间那惟一的一点空,又被零零落落的弓箭兵扛着一些相当于普通盾三四倍左右的大盾在地上挡住。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尽管是五千久经沙场的盗贼弓箭兵的一轮齐射,但是在风****内几乎没有造成什么伤亡。大部分的箭都被高高的半弧形超级大盾牌挡住,而偶尔落下的一些箭,也被地上的大盾挡去一大半。只有寥寥的几支箭落在战马的背上,但是也被战马身上的装甲挡住。

  “好像没有什么用?”大头领旁边的人看到风****完全没有动静,于是对大头领说道。

  “管他有没有用,反正我们就站在这里先是射他三十轮,把我们的弓箭射完为止。我就不信射不死这些躲在乌龟壳里的海罗人。”大头领无所谓的笑笑,命令他的弓箭兵继续射击,而其他部队原地待命。

  “唉!对方明明是在这里拖时间,等援军来救,我们不速战速决,居然还站在这里傻乎乎地射箭。这样的大盾阵,弓箭怎么可能造成什么杀伤……枉费时机!”杰伦这时候发现自己过于高估了大头领的智慧。

  “强盗就是强盗,只是一群乌合之众!我怎么会跟这么一群废物在一起?”杰伦在内心无奈地叹息道。

  “射吧,射吧,最好是射上三十轮,把你们的弓箭和时间都射光。到时候就让星狂那家伙把你们全都收拾了。”风杨一边紧紧地贴近盾牌,一边在心里默念道。

  其实,他就是不设这个盾阵,明刀明枪地和盗贼军大对攻,他也未必就撑不了半个小时。说不定,玩一把命,把这些亡命之徒击溃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但是,风杨抱有的想法是,现在他的手里所有的家底就只有这一万人,他决不能让他们做不必要的牺牲。

  要是手里有十万人那又不同了。有十万人当然可以非常大方地冲出三万人马和他们大打对攻,大涨我方士气,用士兵的血战成就他风杨的威名。

  但是风杨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打现在这样的盗贼军就是打败了二十万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更重要的是,现在还不是用士兵的鲜血成就自己勇将名声的时候。现在,他手下士兵的数量比自己的虚名重要,关于这一点,风杨比谁都清楚。所以他宁愿老老实实地躲在盾牌阵后面,不紧不慢地等着星狂的来援。

  * * * 一轮,两轮,三轮……十轮,二十轮,三十轮……

  风杨目瞪口呆地看着从盗贼军飞过来的漫天的箭。

  “盗贼原来不过如此。”风杨有些扫兴地在心里骂道,自己刚才高估了那个看上去精明的家伙了。难道他不知道弓箭对自己的盾阵完全没有作用吗?这样一轮一轮地射,除了浪费时间和箭支以外,还有什么作用呢?难道他看不出自己是在等援军吗?要不然会这样傻傻地让他打?

  “报告大头领,弓箭手的箭已经射光了。”弓兵队的统领跑过来跟头领报告道。

  “嗯。”大头领对那统领点点头,又开始教训旁边的头目们,“看到没有,仗就应该这么打。不要每次看到敌人,就像发qing的蠢猪一样只知道往前冲,要这样先用弓箭手射击,射击完之后,再往前冲。这个时候,敌人的有生力量已经被我们消耗得差不多,而且士气也因为一直被我们压着打而低落,现在冲上去肯定是必胜无疑,知道吗?”

  “是,是。”头目们纷纷惟惟诺诺地答道。他们这个头领年轻时候曾经在某个学院当体育老师,后来由于偷看女生洗澡而被开除,之后才上山落草为寇。虽然当强盗当了这么多年,但是职业习惯依然不改,只要一有机会,他就会抓紧时机对手下大大说教一番。

  “嗯……知道就好了。但是不要光嘴上懂,以后要在实践中活学活用,举一反三才行,知道吗?”那头领看到手下们都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满意地说道。

  “好了,现在命令长枪队和重步兵逼近敌阵。”头领以老师的身份教育完属下之后,带着比当强盗多得多得满足感命令道。

  “是。”旁边得头目们赶紧一齐跑下去传令,生怕被他再教育。

  “当年就是因为怕被老师念才跑上山来当强盗,没想到当了强盗居然还被人念。这世道到底有没有一份职业是比较清净的啊!”一边跑,众头目一边在心里说道。

  “好了,敌人的弓箭射完了,大家快穿上装甲。”风杨赶紧小声命令道。很快,他的命令就被白木的通信营特训的传令兵以最快的速度传达了下去。

  终于,两军只隔着一层盾阵了。一边是自以为胜券在握,士气高昂的盗贼军,一边是已经将盔甲重新穿好,严阵以待的风****。

  白刃战开始了,准确地说,是盗贼军的白刃战开始了。因为他们是的的确确地面对白刃。盾牌的缝隙里不但有长而锐利底部插进土里的长枪分成上下数层朝天怒刺,使他们不敢轻易逼近一步。还有可以灵活刺击的长枪在这些朝天怒刺的枪林里随时准备刺死那些胆敢穿进枪林的盗贼。

  而对于风****来说,这就不算是白刃战了。因为他们自始至终都觉得敌人的武器离自己那么远,强大的盾阵将敌人刀兵之上的阴森之气全数抵挡在外。

  “蠢材,重步兵负责挡住里面伸出的长枪,长枪兵负责清除不动的超长枪。把兵力集中在一个地方,只要打开一个缺口就好了。难道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蠢材!蠢材!”看到自己的部下一片乱糟糟的样子,大头领心烦意躁地叫道,“******,强盗就是强盗,除了抢劫什么都不会。”

  大头领话音刚落,就看见站在旁边的盗贼都用怪异的眼光看着他,那目光仿佛在说,“老大,你现在跟我们是同行!”

  “大头领,你在这里喊没有用啊,要不要传令兵把你的话传下去?”一个年纪稍大的盗贼站出来打破僵局道。

  “还传个屁啊,阵形都乱了,让他们都退回来,退回来!”大头领此时已是十分情急,所以也顾不得保持他那“为人师表”的“风范”了。

  “难道我们不抢这些财宝了吗?”那年纪稍大的盗贼问道。

  “退回来听我讲清楚,重新结阵再打啊!”那大头领刚刚还觉得这家伙有点小聪明,知道在头领尴尬的时候出来插话,没想到也是个废物。所以情急之下,竟极度有辱斯文地踢了那人的屁股一脚。

  “是,是,属下这就去传令。”那盗贼被踢得屁股十分之痛,只好像袋鼠一样又蹦又跳地跑下去传令。站在大头领身后的轻步兵看到他这个滑稽的样子,都忍不住大笑起来,几乎忘却了这是充满杀气的战场。

  “笑个屁啊,再笑等一下就让你们这些饭桶下去做盾牌。”大头领恼怒地对后面的轻步兵大声骂道。那些轻步兵赶紧收住笑声,装出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在那个袋鼠传令兵的传令之下,刚才被风****打得手忙脚乱的盗贼们赶紧一窝蜂地往回跑,要是不知道的人看到那情形还以为是溃退呢。

  “撤退的时候要井然有序,要保持队形。******,平时叫你们训练就知道去赌博,搞女人。”大头领已经完全用自己的言行证明他当年的决策是多么的英明。

  他当一个强盗的天分的确远远超过当老师的天分。

  在花了整整十分钟才让盗贼军们明白自己不是在溃退之后,大头领才开始拿出他作为一个老师的耐心开始重新安排列阵。

  就在他要再一次发表长篇大论的时候,大地突然颤抖起来!

  决不是一般的微微的颤抖,而是剧烈的充满死亡气息的颤抖!当大头领不敢置信地和众多本来就惶恐不安的盗贼们一起往西边看的时候,他看到了他不敢相信的东西。

  对于他们这样的盗贼军来说,即使有二十万之多,在这样的平原,遇到这样的情况,面对他们都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

  平原之上的步兵仓卒间遇到骑兵,只能意味着一件事,那就是他们很幸运地被死神选中了。无数的战史已经彻底证明了这一点。更何况,眼前他们所碰到的是满山遍野训练有素、队形齐整的重骑兵。

  * * * “援军!”索特第一个高声叫道。

  “啊……”风****中马上一片欢腾声。

  “撤去巨盾,弓箭兵保护战马,长枪兵跟我一起冲出阵去,杀他个片甲不留。”风杨果断地大叫道。被这样的垃圾盗贼军压着打了这么久,现在终于可以出一口窝囊气了。

  “杀!”由远及近的喊杀声与风****的喊杀声合成一片。

  即使是正规军,在这样的威势之下,也只有崩溃一途。更何况像他们这样的盗贼军。

  “逃啊!”盗贼军“哗”的一下再也不理他们的小头目大头目的呼叫,各自抱头鼠窜起来。他们不比正规军,能逃出命去就万事大吉了,全不用考虑什么军法,反正到时候再换一家不就行了。到哪里不是混饭吃?只是打份工而已,现在这个时候就没有必要拼命了吧。

  但是人的双腿就是再快,又怎么跑得过甲等战马的四条腿。很快,依维斯的一万披着黑色铠甲的骑兵还有请学的一千亲卫队就像死神的镰刀一样,迅速而猛烈地洗劫着这片草原。黑色所过之处,一切的生命随之消逝,没有人能幸免。

  “统领,我们怎么办?”站在稍后的骑兵队胆战心惊地问沙曼道。他们这些人跟着沙曼都跟了近十年,所以在这个时候还是不舍得抛下他们的统领独自逃命去。就强盗来说,这已经算是义气到极点了。

  “还能怎么办?跑啊!”沙曼说着,一拍马头就要往回狂奔。

  “统领,你要跑到哪里去?”杰伦这时候,策马冲上前来,问道。

  “还能去哪里?回老巢咯。”沙曼说道。

  “老巢?老大,你看看别人的阵势,这是什么?这是什么?你以为我们面对的还是从前那些乌合的佣兵团,那些怕死的商团队吗?这是正规军!三军齐备的正规军!而且还有一流的统帅!”杰伦有些激动地拉着沙曼的手,大声说道,“面对这样的敌人,你以为我们的老巢还在吗?吃饱了没事人家为什么要把我们的人都引出来?就是白痴这个时候也应该知道我们的老巢现在已经被人抄了。说不定,人家正在那里摆庆功宴呢!”

  “杰伦,杰伦,我当年在野地里救你的时候,就知道你这个人不简单。现在,现在这个时候,你得你得救救我了呀。你说……你说我们现在怎么办?怎么办啊?”沙曼一听杰伦的话,傻了,眼看泪水就要哭出来了。

  “现在只有投降了,正规军应该不会乱杀俘虏。”杰伦想了想,说道。

  “好,好,降就降,听你的,什么都听你的,只要你保证我们不会死就行。杰伦,你跟我保证,好不好?”平时看起来豪迈无比的沙曼这时候和一个可怜虫没有任何区别。

  杰伦看着这个外强中干的上司,冷笑了一下,心想,“我杰伦和你们不也是一样吗,只是区区一个降卒,哪里有什么本事保证你们的性命?”

  但是看着沙曼苦苦哀求的样子,杰伦还是不得不闭上眼睛,点头应道,“好吧,我跟你保证,你们不会有事的。”

  “这次算是我还你的,以后我跟你就互不相欠了。”杰伦冷冷地对半跪在地上的沙曼说道。

  “好,好,好,什么都听你的,都听你的。”沙曼惟惟诺诺地说道。

  “叫你的手下全部下马,把武器和盔甲全部丢在地上,集合到马群的前面,坐在地上。”杰伦说道。

  “是,是,是。”吓破胆的沙曼赶紧吩咐的手下按照杰伦说的做。

  盗贼军于是一个个下马,把武器和盔甲都丢在地上,集合到马群的前面,坐在地上。接着,杰伦又从一个人身上撕下一块白布插在枪支上,高举着站在队伍的最前列。

  果然,每一个冲到他们前面的黑色骑兵看到他们这个样子,都没有一个人上来攻打他们,而是反过身去剿杀别的土匪。

  “杰伦,你说得真对,他们真的没有杀我们啊!”沙曼看到那些杀气沉沉的黑色骑兵纷纷在他的身边打了个圈就走开,并没有伤害他们,于是兴高采烈地对杰伦说道。

  杰伦一言不发,他知道这些盗贼们个个都像沙曼一样为保住自己的性命而兴高采烈。他们永远不能理解作为一个骑士此时此刻内心的感受。因为,他们之中没有一个骑士,也本不该有一个骑士,除了自己这个异类以外。

  “我杰伦从来没有在战场上战败过,从来没有!”杰伦在心里暗暗地呐喊道。杰伦忍辱负重在这样的一支盗贼军中担任军师,一是为了报沙曼的恩,二是希望能够有机会将这些散漫无序的盗贼改造成能征善战的战士。然后统一整个“永久中立之地”中部乃至整个“永久中立之地”,之后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回到基欧去报仇雪恨。

  但是现在杰伦发现自己原来只是做了一个梦,一个三岁小孩都不应该做的傻梦。

  “我怎么会想到依靠这样一群强盗?”杰伦苦笑着摇摇头,看来自己真的是想报仇想疯了。

  这场完全一边倒的战争,在星狂军和请学的亲卫队的大肆砍杀中,很快就结束了。除了投降的三千骑兵队以外,三万两千盗贼军全部阵亡,无一幸免,这里面包括那个好为人师的大头领。不知道他在地狱是不是可以给死神做家教。

  这三万两千人中,至少有两万五千人是被星狂杀掉的。因为只要在阵前丢下武器投降的盗贼军,风****和亲卫队都会略过他们去追杀其他反抗的,而星狂军团就会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律格杀勿论。站在马上拿枪冲锋的感觉确实是很惬意的,杀起人来当然也顺手得多。

  只不过,那三千席地而坐的降卒实在是降得太彻底了,连星狂军团的人也找不到理由下手。

  星狂军团的人之所以这么嗜杀,与他们的统帅当然是有着必然的联系。无疑,这种程度的屠杀事先肯定是获得了星狂的首肯,甚至很可能是星狂亲自授意的。当然,这些事情到如今已经无法追查了。历史学家们所知道的 ,只是自从这一仗开始,星狂的“狂帅”之名开始名扬天下。

  

第二章 名声大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