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巧取豪夺

    “终于到了。”莫问看着不远处由花岗岩砌成的城墙,说道。

  “这就是约合城吗?”依维斯看去,不以为然地说道。约合城在“永久中立之地”的中部已经算是数一数二的大城了,但是在见惯大场面的依维斯看来,还是嫌小了些。无论是比埃南罗的卡纳亚,还是卡洛特平原的城墙,这座在“永久中立之地”中部赫赫有名的城池都显得有点小家子气了。

  这二十多天里,星狂和风杨带着他们的军队在“永久中立之地”四处驰骋,有如入无人之境,至今已经横扫小型势力无数。求援的信像雪花一样飞向黑衫佣兵团的指挥部。

  而且黑衫佣兵团收到的消息远不止如此。

  在阿尔斯山脉,“前进军”公然竖起大旗,大模大样地招兵买马。每个士兵的月薪居然有一个金币之多,但是在这些都不算是最要命的。

  最要命的消息就是,据传言,“前进军”的首领——普兰斯第一武者达修的惟一入室弟子,曾任埃南罗帝国士官学院武技总教练依维斯将带着武技与他不相伯仲的名为莫问的人亲赴约合城。所以,这些天来,约合城内一天到晚都忙着整军备战,一副大战即将来临的样子。更谈不上出兵援助其他势力了。

  从前,约合城虽然盘查森严,但是城门还是大开的,而现在却是城门紧闭,而且黑衫佣兵团还将所有在外执行任务的佣兵全部召回,并不惜为此付出高昂的违约金。由此可知依维斯他们虽然只是两人,但对黑衫佣兵团造成的压力却是不亚于十万大军。

  “城下何人?”城上士兵已经许多天不见有人出现在在约合城前了(谁都知道这里将要发生大战,谁还吃饱了没事往城里跑?),故而有些紧张地大声喝道。

  “我叫依维斯。”依维斯说道。

  “你叫什么?”城上那士兵惟恐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

  “我叫依维斯。”依维斯又重复一遍道。

  “你……你是哪个依维斯?”那士兵虽然听了那名字,心里有些害怕,但是见城下这两人长得都眉清目秀的,也不像什么杀神。所以才敢大起胆子追问道。

  “‘前进军’总统领依维斯拜见黑衫佣兵团团长!”依维斯见那士兵这样罗嗦,干脆一下子把什么都说得清清楚楚。

  “不要问那么多,再问我就一剑把你这城门轰破!”莫问见那士兵仍然伸出头来,好像还要追问的样子,于是不耐烦地喝道。

  “两位请稍等,我现在就去通报团长。”那士兵被莫问刚才那一声喝得头昏脑胀,赶紧拱拱手跑下城去。

  “是三位!居然敢看不到我小叮当,信不信我一脚踢开你的城门?”小叮当举起拳头,愤怒的像城头上抗议道。但是他尽管喊得很大声,城墙上却没有人作出任何反应。此时离城门还有数十米,城墙又有挺高,大家又都心慌意乱的,谁听得到城下一个小孩的郑重抗议声。

  却是依维斯和莫问被他逗得轻声笑了起来。

  ***“请问哪位是依维斯大人?”这时候城门上走出来一个满面虬须的粗黑大个,站在城楼上瓮声瓮气地问道。

  “我就是。”依维斯走前几步,说道。

  “‘前进军’与黑衫佣兵团远来无冤,近来无仇,不知道依维斯大人今日为何要前来挑衅?”看着黑大个一副粗鲁的样子,说起话来倒是像个书生一样文绉绉的。

  “挑衅?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来挑衅的?”依维斯有些奇怪地问道。

  “这个……那依维斯大人突然到访是何用意?”那粗黑大个一下子被依维斯反问得几乎不知道说什么好。依维斯此次前来,只带了一个少年和一个小孩,从常规的角度来说,确实谈不上挑衅。

  “你是不是黑衫佣兵团的首领?”依维斯大咧咧地问道。

  “在下正是黑衫佣兵团团长沙迦。”那粗黑大哥冲着城下的依维斯拱了拱手,说道。

  “那好吧,既然你是黑衫佣兵团的首领,那我就告诉你吧,我和莫问是来投靠沙迦大人你的。”依维斯笑了笑,说道。

  “你、要、投、靠、我?”沙迦一字一顿地重复道。

  “老大,你不是说真的吧?”事前莫问从来没有听依维斯跟他说过这些,所以这时候他也是吸了一口凉气,极度愕然地对依维斯说道。

  “正是。”依维斯说道。

  “不是吧?这种谎都说得出口?”沙迦一边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城下的依维斯,一边在心里想到,“这种谎言也未免太低级了吧?”

  “怎么?沙迦大人嫌弃我们二人才能微薄,不愿意收留么?”依维斯看城墙上呆若木鸡的沙迦一言不发,又问道。

  “呃……”沙迦彻头彻尾的傻了。他虽然看上去是个傻大个,但是其实心思细腻。要不然,他也不会去修炼魔法,还进入了三、四流位,也不可能率领有三万大军的黑衫佣兵团呢。

  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候,沙迦傻了,是真的傻了,傻得连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不过,只要是正常人,在这个时候恐怕是没有不傻的。

  “依维斯,你不会是真的要这么做吧?你现在可是‘前进军’的总统领,上千家企业的老板,几万人的老大啊!居然千里迢迢跑来投靠这么个一看就是个白痴的家伙?”莫问见依维斯一脸严肃的样子,以为他要当真了,禁不住走前几步,附耳劝道。

  “你看着就是了。”依维斯没有过多解释,只是轻声地说道。

  “既然你有心投靠,沙迦当然是求之不得,但是不知道依维斯大人可有什么东西表示你投靠的诚意?”沙迦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当然有。”依维斯说着又走前一步,笑道,“我打算将黑衫佣兵团团长之位抢来献给沙迦大人,以表我投靠沙迦大人的诚意。”

  “啊……但是我现在已经是黑衫佣兵团的团长啊?”沙迦又被依维斯弄糊涂了。他开始怀疑自己跟依维斯说的是不是两种语言,要不然两个人怎么都沟通不了呢?

  “所以,我现在就打算取下黑衫佣兵团团长的人头,来献给沙迦大人以表我真心投靠。”依维斯完全不理旁人,兀自说道。

  “哦……”莫问这时候终于明白了依维斯的意思,长长呼出一口气。他起先还以为依维斯真的要拖着喜欢自由自在的自己来投靠这个傻大哥呢,那岂不是亏大了?

  “看来,依维斯大人还是来挑衅的啊?”沙迦再傻,到这个时候也不可能不明白依维斯的意思了,他冷笑道。

  “沙迦大人误会了,不是挑衅,是挑战。”依维斯说话间,笑着看了莫问一眼。

  接下来的一切,几乎是在一眨眼间发生的。莫问拨剑,直冲城门,接着,就听得“锵”的一声,城门轰然倒地。

  之后,莫问收剑,回到依维斯身边,还若无其事地拍拍身上的灰尘。

  “酷……毙了!来,莫问哥哥快给我签名,就签在我衣服上。”小叮当禁不住手舞足蹈地大叫道。

  “团长,怎么办?”一个站在沙迦旁边的分队长好不容易才把嘴巴给合拢,转过脸问沙迦道。

  “你问我我问谁啊?”沙迦在心里暗吸了一口凉气,按照这样的手段,要拿自己的人头岂非小事一桩。

  “依维斯大人,你倒是说句真心话,你到底想怎样?”沙迦鼓了很大的勇气,才敢在城墙上探出头问道。他实在是太害怕莫问下一剑的目标就是自己的脖子。

  “我对沙迦大人仰慕已久,无论如何也是要和沙迦大人在一起共事的。”依维斯说道。这摆明是假话,但是那又如何?现在有谁敢说他的话是假的?

  “我们约合城实在是太小,装不下依维斯大人这样的大才啊。”沙迦明知道依维斯是在说屁话,但是也只好苦着脸和他周旋。

  “既然如此,那就只好让沙迦大人委屈委屈,跟着我啦。”依维斯随意地说道。说着,又看了一眼莫问。莫问马上将剑拔出一半,两人之间合作得十分默契。

  但是莫问拔剑之后,心里却有点不舒服,这样自己岂非成了他的爪牙?

  “以后你有这种事,我也给你当爪牙。”依维斯跟莫问虽然相处时间不算太长,但是对什么都写在脸上的莫问的脾气早就了如指掌。

  “这还差不多。”莫问笑笑,说道。说完,就挺直身子,心甘情愿地当起依维斯的爪牙来。

  “依维斯大人,能不能容我跟我的兄弟商量商量?”沙迦在城墙上想了想,问道。

  “好,我等你。”依维斯说道。

  ***“大家都看到了,现在这种情形,你们说降还是不降?”沙迦走下城墙,黑衫佣兵团一干高级将领紧随其后。下了城墙以后,沙迦就发话了。

  众将都沉吟起来。降吧,他们拼杀了半辈子得来的基业就这么丢了,实在是有些可惜。不降吧,城外那两个杀神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啊。

  “先问问他投降的条件再说吧。”一个稍微老成持重的将领提议道。

  “对,对,对。”其他诸将听他这么说,也纷纷附和道。

  “好吧。”沙迦在心里幽幽叹了一声,说道。他知道,这些将领已经都倾向于投降了。他们都被城下那两个人吓破胆了,已经没有什么斗志了。但是自己又何尝不是呢?想到这里,沙迦在心里又自嘲的笑了一声。

  “请问依维斯大人,如果我们投诚的话,可以得到什么保证?我们黑衫佣兵团又需要做什么?”沙迦重又走上城墙,问道。

  “我保证黑衫佣兵团全体成员及其家属的生命财产安全,还保证全约合城所有居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并且保证上述所有人的人身自由。”依维斯先说道。

  “那我们又需要做什么?”沙迦要的就是依维斯的这个保证。他们这支佣兵团的绝大多数成员,包括许多高级将领都是农民出生。从来就没有要统一“永久中立之地”的野心,也知道自己没有那个能力。只是想占着一座城池,好好地过消遥自在的日子。因此,这么多年来,黑衫佣兵团从来不曾对外用兵,只满足于拥兵自保。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黑衫佣兵团在约合城置下了许多产业,也拥有不少资财,他们最希望保全的除了自己与家人的性命以外,当然就是这些资产了。既然依维斯可以保证一点,那其他的也就无关轻重了。

  “很简单,我给你三个保证,你还我三个条件就行了。一、毁城,二、裁员,三、调军。”这三点都是依维斯临出发前和请学商量好的。风****也正是按照这三点要求招降其他的小型势力的。

  “能不能劳烦依维斯大人说详细些?”沙迦又道。

  “将约合城城墙全部拆毁,黑衫佣兵团淘汰老弱一半,剩下的一万五千精锐调往‘前进军’总部,所部依然由沙迦大人统领。与其‘前进军’他部一视同仁,薪金每个月一个金币。被淘汰的那些老兵,我们‘前进军’愿出每人十个金币作为安抚。”依维斯说道。

  “哦。”沙迦沉吟一声,又道,“请容我与城下的兄弟商量一下。”

  “你们看如何?”沙迦问那些高级将领道。

  “我们本来就没有争雄天下之心,在这乱世之上虽然侥幸生存,但是却没有一刻感到安宁,晚上连觉都睡不好,生怕被人进攻。现在既然遇到依维斯这样的人,不如就依附他罢了,还可以保我们下半生富贵。”一个将领道。

  “是啊,我的意思也是这样。兄弟们出来卖命,都只是为了混两口饭吃,现在既然他能够给我们这样的待遇,就算降了他倒也未尝不可。”另一将领说道。

  “难道我们就这么眼睁睁地将经营了十几年的基业白白送给那个依维斯?”有一将领反对。

  “我也反对,虽然佣兵惟利是图没有错,但是一仗都不打就投降,身为一个武者,我无法接受这种侮辱。”另一将领附和道。

  “再说了,要是那个依维斯反悔怎么办?到时候我们城也毁了,军也裁了,我们拿什么抵抗,那不是将我的脑袋拱手送给他吗?”又一个将领振振有辞地说道。

  “他们两个要是想要你的人头现在就可以拿,还用等到毁城之后?”这时候,沙迦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说道。

  众将一听,都知道沙迦有了主意,也就没有再继续争论下去。

  “唉,这样的乱世,我带着你们南征北战,千辛万苦才觅得此地安定下来,要毁掉这基业,要说心痛,最心痛的是我!”沙迦边说,边有些激动地挥着手。众将见状,默默无语。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在这样的乱世之中,站在这里的人没有一个可以绝对保证约合城千千万万百姓还有你们的家属的性命。我沙迦不能,你们也不能……这些年来,我带着你们抵抗别人的进攻有多少次了……有二十几次了吧?说实话,这么多年来,我也累了。今天就算不是这个依维斯,以后也会有别人可以攻破我们约合城的城门。”沙迦说着,苍凉地一笑,众将这时才发现他们跟随多年的团长已经不再是当年龙精虎猛的小伙子,已经显出一丝苍老之态了。

  “我们降吧!希望我们跟着的人没有错,希望他能够保住我们三万兄弟,希望他们保住我们数十万家属。在这个乱世,我们是时候投靠一个比我们强大的人了。兄弟们,黑衫佣兵团的日子到头了!我沙迦从今天起,也不再是你们的团长了。想降的降,不想降的走,大家都好自为之吧。”说到这里,沙迦默默无语地背着双手走上城墙。

  “团长!”一众将领都是沙迦数十年前起家的老兄弟,拼到现在能活下来都殊为不易。数十年并肩作战下来,这些人与沙迦的感情自不待言。此时此刻,个个淆然泪下,也全是真情流露。

  沙迦是真不想听到自己的部下有这样的哭声啊!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在这个乱世,有谁不曾哭泣,即使是他们这样手上拿着武器的人!

  “依维斯大人。”沙迦在城墙上,沉重地喊了一声。

  “你们是怎么决定的?”依维斯问道。

  “我们……降!”沙迦说了好久,才说出最后一个字。

  “沙迦大人放心,依维斯以名誉保证,一定遵循刚才所许之诺言。”依维斯见沙迦满面凝重,眼含悲凉,知道此时的沙迦心中必是苦痛无比,所以也好心安抚道。

  但是沙迦的悲凉之意却丝毫没有引起另外一个人的共鸣。

  “好无聊哦,你说星狂他们煞有介事地打什么打?我们两个到处逛一遍,不就统一天下了吗?还用得着养那么多人舞刀弄枪的装模作样么?”莫问头脑简单地说道。

  如果请学在场,一定会认真地教育道:“话不能这样说,真正上战场的话,单个武者的威力就不是你所想的那么夸张的。单凭个人的武勇,最多也就是看能不能想办法干掉敌军的首脑,借以瓦解敌人的士气。但是凡是强大的势力,不可能没有厉害的武者。就算一个不行,人家来一堆,也足以让你无法伤害主帅。而且真正厉害的统帅根本就不会给你可以刺杀他的机会,你的个人武勇又有什么用呢?要是一个不小心中了人家的埋伏,还反而会在千军万马中力尽而死的。而且真正有战斗力的部队,就算是主帅身亡,依然可以继续作战。到时候,你照样要死在乱军之中。当然,如果是像传说中那样天神级的战士又另当别论了,但是问题是你们虽然很厉害,但是还不至于能到那种级数!

  “所以最后我们总结起来呢,虽然说超级武者的个人英勇对于双方的胜负有很大的影响力,但是真正最后决定胜负的还是要靠双方冲锋陷阵的士兵。”

  但是,现在在莫问眼前的是依维斯,而不是请学。所以莫问没有机会听到正面的意见,倒是被依维斯的一个超级歪曲事实的理由给蒙蔽了,并且一直深信不疑。

  “不行,那样很多人会失业的。”依维斯说道。

第五章 巧取豪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